“魏皓,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的身份比较敏感,暂时不方便出面!你就先帮我顶着。”

    王冲一边喝着茶,一边撇开话题道。

    “知道!你是担心姚风对吧,放心,这里的事情交给我,绝对没问题。”

    魏皓拍拍胸脯道。

    虽然对王冲的卖剑计划还持保留意见,但是说起其他方面,魏皓是当仁不让的。兄弟是干什么的?兄弟就是这个时候来帮忙的。

    姚家虽然权势涛天,但魏家也不是什么吃素的。一个堂堂国公,也用不着对姚家太过忌惮。

    “可不止是姚风……”

    王冲笑了笑,他做下的事情何止是广鹤楼那事。姚广异要是知道是自己坏了他的事,恐怕皮都得扒掉自己的。

    王冲借助魏皓家的青凤楼来卖剑,也是不想在计划成功之前太引人耳目。否则的话,姚家来给他添添堵,警告警告那些来看剑,还是足够他烦了。

    “不说这些了,来,喝茶!”

    王冲给魏皓满了一杯,一边喝着茶,一边眼睛瞟着栏杆外。

    第一天卖剑,吸引的人群并不是很多。仅凭这点人是做不了什么大事的。

    不过好在,王冲也没指望第一天就能把剑成功卖出,所以也并不着急。

    “有人来了!”

    突然,魏皓开口道。

    王冲心中一动,抬起头来,目光眺过凭栏,顺着魏皓的目光看过去,只见远处人群骚动,一大群人浩浩荡荡,正从街道的另一头,往青凤楼的方向走来。

    这些人分成三股,明显是属于三个不同的势力。但彼此又并不分开,显然都是“同道”。

    “不好,是京城程家、黄家和鲁家的人。这些人恐怕是来踩场子的!”

    魏皓出身富贵,府里出入的都是名流,再加上魏家也有打铁的铺子,因此那这三大铸剑世家的人一出现,他立即就认了出来,一时间禁不住眉头狂跳,心中大为不安。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看对方那气势,魏皓可不认为人家是来买剑的。

    “怕什么?”

    王冲看了一眼,放下茶杯,淡淡道:

    “京城有京城的规规,就算是铸剑世家的人也不敢乱来。——这些人肯定以为我们是外地的世家、豪门,跑到京城来销售武器,捞过界了!不过,我们本来就是京城的,这条规矩对我们不管用,你怕什么?”

    “啊!还有这个。”

    魏皓一脸惊讶。他对这种东西完全是一知半解,不知道里面还有这样的道道。

    “你确定吗?”

    “嗯。”

    王冲点了点头。上一世活了一辈子,什么都见识过,什么都经历过。虽然外表只有十五岁的年纪,但他知道的东西比魏皓多多了。

    而且,上一世动荡的时候,他接触过一个铸剑老人,因此对这里面的规矩知道的清清楚楚。

    “这可不妙了,他们肯定是误会了。我得赶紧去跟他们解释一下?”

    魏皓焦急了。

    “不用了,我还有用得着他们的地方。”

    王冲一只手扣着茶蛊盖子,淡淡道。

    “啊?”

    魏皓呆住了,看着王冲,脑海里完全反应不过来。

    也就在魏皓发呆的那么一会儿,程、黄、鲁京城三大家的人就已经到了青凤楼的门下。一群人仰着头,看着楼门上悬着的黑布包裹的剑。

    “哼!卖剑的呢,也不来个人吗?”

    一名身宽体胖,看起来很是蛮横的汉子斜着眼,双手环抱,瞟一会儿楼门,盯一会儿门内,说话带剌,一副“我就是来挑事”的样子。

    “这位爷,您要买剑吗?”

    青凤楼内,早有一个黑衣的年轻小厮低头腰猫奔了出去。

    “这是你的剑?”

    那名身宽体胖的汉子斜着眼道。在他说话的时候,所有程家、黄家、鲁家的人全部都看着。

    汉子叫黄蛟,是京城黄家的人。京城里的世家有打铁的,有卖剑,自然就有负责对外挑事,砸场子的,而这个黄蛟就是其中最出名的。

    京城富庶,是天子脚下,经常会有不按规矩的人跑到京城来卖剑抢生意。这种事情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为了让人懂规矩,也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所以黄、程、鲁这些世家里自然就有一些像黄蛟这样的角色。

    “不是,这是我家主人的!”

    “哦,听说你们家的剑六百两一把,还是黄金?”

    黄蛟抱着手臂,说话的时候满脸的讥笑。在京城黄、程、鲁三大铸剑世家面前卖剑,简直是班门弄斧。

    “是!”

    小厮低着头,依然陪笑。

    “把你们的剑拿下来,让我看一看!”

    黄蛟毫不客气道,神情依旧满是讥讽:

    “要是看得满意,说不定大爷我就买了!”

    周围黄、程、鲁三家都是跟着一脸讥讽的看着。这是京城里的世家对付外地势力常用的手法,借着买武器的借口看刀看剑,到时候再用力一刀砸下去,在人家的刀剑上砸出一个缺口,砍出一个豁子,甚至直接劈成两爿,到时候那么多人看着,自然是丢人现象。

    这就是砸场子!

    在刀剑的制造方面,还很少有很超过京城黄、程、鲁、张等几家的!

    “对不起,我们的剑只能买,不能看,也不能摸!”

    小厮躬着腰,依然带着笑脸。

    “什么,不能看?连摸都不能?”

    “嗯!”

    一瞬间,黄蛟,包括黄、程、鲁三家全部的人在内,所有人都愣住了。六百两黄金一把剑,这可不是白银,更不是铜钱,居然连摸都不能摸一下,这种事情简直前所未有闻!

    三大世家来的时候,可压根没想到。

    “不能看,连摸都不能摸一下?”

    黄蛟再次道,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京城里卖剑,无不是想尽办法让众人看尽,极尽所能在众人面前夸耀。

    这家倒好,卖这么贵的剑,居然连碰都不能碰一下。

    “不能。”

    小厮的声音一如继往的平静。

    “你家主人是谁?把你家主人叫出来!我倒要看看,倒底什么剑,居然碰都不让人碰一下。”

    黄蛟恼怒道。

    “不知道!”小厮的声音硬的就像块石头。

    “不知道?什么意思?”

    黄蛟怔住了怒笑道:

    “是不知道你家主人在哪里,还是不知道你家主人是谁?”

    “不知道我家主人是谁。”

    小厮的回答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不止黄蛟,所有人都愣住。

    “放狗屁!哪有不知道自家主人是谁的!”

    黄蛟勃然大怒:

    “好!不想说老子就不问。那我问你,你们家的剑有什么好处?凭什么敢标六百两黄金的价格?”

    “不知道!”

    “钢材呢?是用哪里的矿石做的,你也不知道吗?”

    “不知道!”

    “那有多锋利呢?能砍入几毫呢?”

    “不知道”

    ……

    小厮的回答一如既往,声音没有丝毫的变化,似乎永远都只会说那三个字“不知道”。这是王冲的意思,除了六百两黄金一两外和不能看不能碰这两句话外,其他一概不用回答。

    “不知道,不知道……,除了不知道,你还知道什么?”

    黄蛟都被这小厮快气疯了,怒笑道:

    “没有金刚钻,就不要揽那个瓷器活!卖刀剑的,哪有不让人看的?不能看,不能摸,真当你是公侯府的千金吗?——哗众取宠!”

    哄!

    听到黄蛟的话,和几大铸剑世家的人怔了怔,随即哄堂大笑起来。就连外面围观的人群也跟着哄笑起来。

    “我说什么来着,这就是一哗众取宠的小丑。我说的没错吧。”

    黄蛟一手指着小厮,对着众人哈哈大笑,眼神中满是轻视。

    “来之前,我还担心京城里是不是来了什么砸场子的厉害家伙!现在一看,我们恐怕是杞人忧天,操心过虑了。黄蛟虽然说的难听,但这件事情他并没有说错,这一家就是在哗众取宠!”

    一名程家的人不停的摇头,眼神不再如之前那般充满敌意,眼神充满了不屑。几大铸剑世家是绝对不会使用这种方法,故弄玄虚的。

    京城程家只要打上自己的名号,那就是招牌,用不着这么装神弄鬼的。很显然,这家没什么“真本事”!

    另外几家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神也是一样,真正有本事的,是不怕别人看自己的刀剑的。不但不怕,还巴不得别人多看,多摸,多见识自己的刀剑厉害。

    像这家这样的,还真是没有。

    在众人看来,就像黄蛟说的,这一家就是在哗众取宠。这样的刀剑,卖得出去才怪。

    “青凤楼是吃酒的地方,居然跑来这里卖剑。而且价格也标得这么高,看起来,这完全是门外汉啊!我们之前高看他了!”

    鲁家的人也是一脸轻视。

    青凤楼雕梁画栋,装饰堂皇,极上档次,在京城里绝对是最顶级的几家酒楼之一。在这里消费的人非富即贵,大部分都很有来头。

    对方在这种地方卖六百两黄金一把的剑,几家一开始还真以为来了什么厉害的对头,跑到这里砸场子。

    不过现在看来……想多了!

    众人一发现“真相”,策略就完全不同了。

    “散了吧,散了吧,这家什么都不知道,哗众取宠而已!都散了吧!”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王八旦,乱坏规矩!浪费我们时间!”

    “青凤楼的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黄、程、鲁三家的人自感没趣,骂骂咧咧着四散走开,一边走,一边开始不耐烦的驱赶青凤楼前其他凑热闹围观的路人。

    “这些混蛋!”

    魏皓在楼上听得分明,气得一拍桌子,怒站起来:

    “在京城卖把剑而已,关他们什么事。嘴巴里不干不净的,真以为黄、程、鲁几家顶了天去了。我就不信,还收拾不了他们!”

    魏皓从小和王冲一起长大,穿一条开裆裤的交情,唯一的,也是最珍视的就是这个好朋友了。

    被人当着自己的面骂自己的哥们,这让魏皓心里一百个的不舒服,简直是怒火腾腾。京城程家、黄家、鲁家的招牌响亮,但是对魏皓没用。

    魏国公府出身的公子又哪里会把这种铸剑的世家放在眼里。

    “等一等!”

    一只手从旁边伸出拉住了魏皓,王冲神情淡定,远不像魏皓那么激动:

    “一点小事而已,何必动怒?由他们去吧,反正他们也要散了。”

    王冲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嚼着茶叶。这是他在穿越前的一个习惯,喝完茶水以后,嚼吃茶叶。

    到了这个时空,王冲也保留了下来,权当是对以前生活的怀念吧。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十八章 四大铸剑世家的轻视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十八章 四大铸剑世家的轻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十八章 四大铸剑世家的轻视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十八章 四大铸剑世家的轻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十八章 四大铸剑世家的轻视】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我的青春留不住最新章节

        一次失恋,一次分手,改写了他的未来人生;
        一次聚会,一次阴谋,让他人生低潮几乎绝望;
        热血,兄弟情谊在残酷的现实中支离破碎,前路让他迷茫;
        青春,或许逃避一切踏上北漂是另一条路,却卷进更大漩涡;
        兄弟,能否再聚?人生的大骗局,他还能相信谁?
        他,只是一个小人物,却因此改写了一个时代的潮流!
        一个小人物的崛起,能否改写一个大时代的潮流?

  • 首席的致命情人:抵死不承欢最新章节

        “你想逃?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过我顾家大少爷的手掌心!”他阴翳的说,带着玩世不恭的笑。青江顾少,只手遮天。艺术世家的小提琴公主,还不如一只小鸟自由。十日缠绵,画地为牢,他对她的好,她全都视而不见。一朝沦落,万劫不复,她对他的恨,他早已加倍偿还。

  • 金主溺爱:萌妻上门,请签收最新章节

        “你这个混蛋,放开我!”她激烈的挣扎,却招来他无情的掠夺,残酷的占有。她想逃离,却在他似有似无的柔情下渐渐沦陷……直到有一天,真相揭露,她才知道,原来所有的柔情,都不过是陷阱……当她离开,他才发觉,在他的心里,她到底有多重要。只可惜,一切,都不能再回头……

  • 阴魂不散:霸道尸夫求放过最新章节

        她是天煞孤女,幽冥死气与身俱来,谁领养她谁死,为救领养自己的老人,她答应嫁给僵尸!rn然,满月下突如其来的婚礼,教堂内满座的僵尸,让她吓得逃婚了!rn  后,不慎跑进了墓地,婚戒跌落出来,不偏不倚地戴到了某只僵尸手上,然后…她就被带到了一个魔怔的僵尸世界!rn当她踏入地狱之门,众僵尸整齐列队,鸣鼓欢呼:欢迎来到死人的世界!rn

  • 新娘秘书最新章节

        大多数女孩一生难有登台机会,婚礼台是唯一的天赐,哪怕这天烟花灿烂,过后落花成灰,也要演一出惊艳镇魂的大剧。
        婚庆公司的米筱竹,看多了这样的剧目。
        她以为自己的婚礼不会去和别人攀比,却发现不比不行了,只得成为勇士,为尊严而战,为一场梦幻般的奢华婚礼。
        新娘秘书——婚庆界最新潮的职业,“米立方新娘秘书工作室”成立了。
        你说,除了智商高、情商高、德商高,又漂亮又贤惠又可爱又孝顺之外,我还有什么优点?米筱竹发问。
        马凡笑眯眯:你还有个优点是自信,没心没肺的自信。
        一系列好玩的故事。
        打造美丽新娘,狂虐吃瓜群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有些不可能,恰恰不可思议的发生了;有些可能,偏偏注定没有结果,围观一笑。

  • 街角处的相逢最新章节

        我的爱情,就像跳针的CD,不断重复播放,
        那一段曾经拥有的美丽回忆,
        而我,也不断温习,
        你带给我的心伤。
        ============
        这些故事里,都有一首歌曲作为我的灵感,或许我会插在其中,也或许我会留到最後在写出是哪首歌曲给我的感动。
        希望各位在看这些故事时,能够带给你们一些和我相同的感动。
        茉於2003年5月

  • 绝品郎中最新章节

        开个小诊所,看看病,救救人,价格公道,为人低调,左邻右里都说杨凡是个好青年。杨凡也想如此平平淡淡,奈何现实总是相反的,渐渐出现的人,出现的事让人发现,平素言语不多的小郎中还有鲜为人知的一面。杨凡说:穿上白大褂我可以是天使,脱了之后我也可以是恶魔!

  • 诡道传人最新章节

        一双鬼眼,看破阴阳。阴诡奇术,大杀四方。诡才出世,诸神避让!一场车祸让他失去了至亲之人,头七夜本想与亲人做最后的告别,不料却等来了恶鬼。几年后,他化身诡门少主,风度翩翩,才冠无双,凭阴诡奇术,绝顶聪明,走上了复仇之路。而在大仇得报之际,他却忽然现,原来这背后另有阴谋!官方书友群号:49o856541龙雅人继《我是鬼捕》最新力作,不可错过!js330

  • 万宝真仙最新章节

        文青版:我骑白鹿来,炼宝觅长生。    白话版:穿越修仙界十二年,从拜入修仙大派到成为妖魔入侵的炮灰,就职镇守弟子这一天,陈白鹿终于觉醒了自己的金手指。能够穿越到一款仙侠游戏之中,用凡俗的黄金换取无穷无尽的修仙资源,于是,他陈白鹿终于踏上了通天之路!    道门境界划分:炼气,筑基,金丹,元婴。    企鹅群:三六一八零六四六3618o646欢迎新老书友捧场js330

  • 绝代肃王妃最新章节

        南华大陆,强者为尊,权力争斗,阴谋暗藏,尔虞我诈,祸心深埋,无虐不欢。
        十年前一场阴谋,换来后生跌宕的人生生涯,在爱情面前,仇恨到底该不该放下?!

  • 凌云帝国最新章节

        他,一个身世显赫而又帅气非凡的极品贵族少爷,从出生到特训再到步入校园,最后到走上人生巅峰。他驰骋校园,纵横商界,雄途天下,他的一生充满了血雨腥风。
        他,风情万种,风流倜傥,一生尽处于美女娇妻的温柔乡中。手挽红颜,挥剑天下。“待我雄途天下,还你一个世界。“是他对娇妻的许诺,他的一生充满了传奇。
        他从一出生就注定不是一般之人。他从十岁开始便踏上了雄途天下的道路。金鳞岂非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他奇遇玄门,终休得更高境界,一个新的世界帝国正在悄悄崛起…

  • 超级兵王在校园最新章节

        爱国爱家爱师妹,防火防盗防林风。    善泡妞,会学习,懂医术,练武功……他是白狼部队“狼王”特种兵,他是特种兵中的全能高手,奇葩天才!    重生成纨绔学生,林风依旧玩世不恭,让冰霜校花脸红,让美女老师头疼………    本书QQ讨论群:235977581

  • 军妻鲜嫩:权少宠上瘾最新章节

        叶晴被自己最信任的闺蜜设计,迷迷糊糊把易水城军门里赫赫有名的太子爷权绍添给吃干抹净,从此,她过上了东躲西藏的日子,还被一纸婚约绑住了所有自由。婚后,男人眯着星眸,扫着她矫捷婀娜的身姿,邪魅一笑,“今晚,良辰美景,适合‘运动’。”她一听之下霸气回应,“运动就运动,谁怕谁!”

  • 重生之诱宠成婚最新章节

        温芮这只通身缭绕黑气的倒霉乌鸦有一天突然死了,又活了过来,重生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吊炸天的金手指,反而把她的记忆搅成了一摊烂泥。商界都称沈渊是只笑面狐狸,表面温润君子,内里心黑无色。狐狸先生遇到乌鸦小姐,盯的却不是乌鸦口中的肉。温芮:“沈总,据我所知,沈氏并不缺这块地。”n沈渊淡笑:“但沈氏好像缺一个老板娘。”n

  • 玄原武神最新章节

        身份卑微,如何屹立纹修巅峰。战天斗地,斩妖除魔,一路逆天修行。任敌手三千,不敌我手中三尺青锋。

  • 锦绣田园:弃妇也逍遥最新章节

        大婚当天被弃,她成功被安上了弃妇的头衔。可惜她已不是那个好骗又冲动的蠢货。种地做地主,经商做老板,且看一个弃妇的逆袭之路。

  • 农门第一女村官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肖遥成了傀儡里正,且看被阴谋包围的芝麻小女官的虐渣史,斗村霸斗族长亲人,周旋在商贾之间险中求生机,建第一大村,创造出属于她的一世辉煌。  当精明不择手段的肖遥遇上的闷骚毒舌叶舟会擦出什么火花?  “两个选择,帮我,或者被我放血。”  面对脖颈间的匕首,叶舟只是往前一步,直接把人抱起,“叶某选择先睡你再帮忙。”

  • 极品修仙神豪最新章节

        天降‘神豪修仙系统’,不仅有花不完的钱,竟然还可以依靠完成任务来修仙,卢靖岂止是不淡定,简直兴奋的跳脚。    这一下好了,卢靖要逆天了。    于是,卢靖玩着玩着,一不小心就成了世人眼中的神豪,玩着玩着,一不小心就成了长生不老的仙尊,玩着玩着,一不小心妻妾成群,左拥右抱。    这样的人生,简直不要太酸爽了。    欢迎加入极品修仙神豪,群号码:306146814

    本章内容提要:
    ...    “魏皓,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的身份比较敏感,暂时不方便出面!你就先帮我顶着。”     王冲一边喝着茶,一边撇开话题道。     “知道!你是担心姚风对吧,放心,这里的事情交给我,绝对没问题。”     魏皓拍拍胸脯道。     虽然对王冲的卖剑计划还持保留意见,但是说起其他方面,魏皓是当仁不让的。兄弟是干什么的?兄......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