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皓,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的身份比较敏感,暂时不方便出面!你就先帮我顶着。”

    王冲一边喝着茶,一边撇开话题道。

    “知道!你是担心姚风对吧,放心,这里的事情交给我,绝对没问题。”

    魏皓拍拍胸脯道。

    虽然对王冲的卖剑计划还持保留意见,但是说起其他方面,魏皓是当仁不让的。兄弟是干什么的?兄弟就是这个时候来帮忙的。

    姚家虽然权势涛天,但魏家也不是什么吃素的。一个堂堂国公,也用不着对姚家太过忌惮。

    “可不止是姚风……”

    王冲笑了笑,他做下的事情何止是广鹤楼那事。姚广异要是知道是自己坏了他的事,恐怕皮都得扒掉自己的。

    王冲借助魏皓家的青凤楼来卖剑,也是不想在计划成功之前太引人耳目。否则的话,姚家来给他添添堵,警告警告那些来看剑,还是足够他烦了。

    “不说这些了,来,喝茶!”

    王冲给魏皓满了一杯,一边喝着茶,一边眼睛瞟着栏杆外。

    第一天卖剑,吸引的人群并不是很多。仅凭这点人是做不了什么大事的。

    不过好在,王冲也没指望第一天就能把剑成功卖出,所以也并不着急。

    “有人来了!”

    突然,魏皓开口道。

    王冲心中一动,抬起头来,目光眺过凭栏,顺着魏皓的目光看过去,只见远处人群骚动,一大群人浩浩荡荡,正从街道的另一头,往青凤楼的方向走来。

    这些人分成三股,明显是属于三个不同的势力。但彼此又并不分开,显然都是“同道”。

    “不好,是京城程家、黄家和鲁家的人。这些人恐怕是来踩场子的!”

    魏皓出身富贵,府里出入的都是名流,再加上魏家也有打铁的铺子,因此那这三大铸剑世家的人一出现,他立即就认了出来,一时间禁不住眉头狂跳,心中大为不安。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看对方那气势,魏皓可不认为人家是来买剑的。

    “怕什么?”

    王冲看了一眼,放下茶杯,淡淡道:

    “京城有京城的规规,就算是铸剑世家的人也不敢乱来。——这些人肯定以为我们是外地的世家、豪门,跑到京城来销售武器,捞过界了!不过,我们本来就是京城的,这条规矩对我们不管用,你怕什么?”

    “啊!还有这个。”

    魏皓一脸惊讶。他对这种东西完全是一知半解,不知道里面还有这样的道道。

    “你确定吗?”

    “嗯。”

    王冲点了点头。上一世活了一辈子,什么都见识过,什么都经历过。虽然外表只有十五岁的年纪,但他知道的东西比魏皓多多了。

    而且,上一世动荡的时候,他接触过一个铸剑老人,因此对这里面的规矩知道的清清楚楚。

    “这可不妙了,他们肯定是误会了。我得赶紧去跟他们解释一下?”

    魏皓焦急了。

    “不用了,我还有用得着他们的地方。”

    王冲一只手扣着茶蛊盖子,淡淡道。

    “啊?”

    魏皓呆住了,看着王冲,脑海里完全反应不过来。

    也就在魏皓发呆的那么一会儿,程、黄、鲁京城三大家的人就已经到了青凤楼的门下。一群人仰着头,看着楼门上悬着的黑布包裹的剑。

    “哼!卖剑的呢,也不来个人吗?”

    一名身宽体胖,看起来很是蛮横的汉子斜着眼,双手环抱,瞟一会儿楼门,盯一会儿门内,说话带剌,一副“我就是来挑事”的样子。

    “这位爷,您要买剑吗?”

    青凤楼内,早有一个黑衣的年轻小厮低头腰猫奔了出去。

    “这是你的剑?”

    那名身宽体胖的汉子斜着眼道。在他说话的时候,所有程家、黄家、鲁家的人全部都看着。

    汉子叫黄蛟,是京城黄家的人。京城里的世家有打铁的,有卖剑,自然就有负责对外挑事,砸场子的,而这个黄蛟就是其中最出名的。

    京城富庶,是天子脚下,经常会有不按规矩的人跑到京城来卖剑抢生意。这种事情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为了让人懂规矩,也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所以黄、程、鲁这些世家里自然就有一些像黄蛟这样的角色。

    “不是,这是我家主人的!”

    “哦,听说你们家的剑六百两一把,还是黄金?”

    黄蛟抱着手臂,说话的时候满脸的讥笑。在京城黄、程、鲁三大铸剑世家面前卖剑,简直是班门弄斧。

    “是!”

    小厮低着头,依然陪笑。

    “把你们的剑拿下来,让我看一看!”

    黄蛟毫不客气道,神情依旧满是讥讽:

    “要是看得满意,说不定大爷我就买了!”

    周围黄、程、鲁三家都是跟着一脸讥讽的看着。这是京城里的世家对付外地势力常用的手法,借着买武器的借口看刀看剑,到时候再用力一刀砸下去,在人家的刀剑上砸出一个缺口,砍出一个豁子,甚至直接劈成两爿,到时候那么多人看着,自然是丢人现象。

    这就是砸场子!

    在刀剑的制造方面,还很少有很超过京城黄、程、鲁、张等几家的!

    “对不起,我们的剑只能买,不能看,也不能摸!”

    小厮躬着腰,依然带着笑脸。

    “什么,不能看?连摸都不能?”

    “嗯!”

    一瞬间,黄蛟,包括黄、程、鲁三家全部的人在内,所有人都愣住了。六百两黄金一把剑,这可不是白银,更不是铜钱,居然连摸都不能摸一下,这种事情简直前所未有闻!

    三大世家来的时候,可压根没想到。

    “不能看,连摸都不能摸一下?”

    黄蛟再次道,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京城里卖剑,无不是想尽办法让众人看尽,极尽所能在众人面前夸耀。

    这家倒好,卖这么贵的剑,居然连碰都不能碰一下。

    “不能。”

    小厮的声音一如继往的平静。

    “你家主人是谁?把你家主人叫出来!我倒要看看,倒底什么剑,居然碰都不让人碰一下。”

    黄蛟恼怒道。

    “不知道!”小厮的声音硬的就像块石头。

    “不知道?什么意思?”

    黄蛟怔住了怒笑道:

    “是不知道你家主人在哪里,还是不知道你家主人是谁?”

    “不知道我家主人是谁。”

    小厮的回答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不止黄蛟,所有人都愣住。

    “放狗屁!哪有不知道自家主人是谁的!”

    黄蛟勃然大怒:

    “好!不想说老子就不问。那我问你,你们家的剑有什么好处?凭什么敢标六百两黄金的价格?”

    “不知道!”

    “钢材呢?是用哪里的矿石做的,你也不知道吗?”

    “不知道!”

    “那有多锋利呢?能砍入几毫呢?”

    “不知道”

    ……

    小厮的回答一如既往,声音没有丝毫的变化,似乎永远都只会说那三个字“不知道”。这是王冲的意思,除了六百两黄金一两外和不能看不能碰这两句话外,其他一概不用回答。

    “不知道,不知道……,除了不知道,你还知道什么?”

    黄蛟都被这小厮快气疯了,怒笑道:

    “没有金刚钻,就不要揽那个瓷器活!卖刀剑的,哪有不让人看的?不能看,不能摸,真当你是公侯府的千金吗?——哗众取宠!”

    哄!

    听到黄蛟的话,和几大铸剑世家的人怔了怔,随即哄堂大笑起来。就连外面围观的人群也跟着哄笑起来。

    “我说什么来着,这就是一哗众取宠的小丑。我说的没错吧。”

    黄蛟一手指着小厮,对着众人哈哈大笑,眼神中满是轻视。

    “来之前,我还担心京城里是不是来了什么砸场子的厉害家伙!现在一看,我们恐怕是杞人忧天,操心过虑了。黄蛟虽然说的难听,但这件事情他并没有说错,这一家就是在哗众取宠!”

    一名程家的人不停的摇头,眼神不再如之前那般充满敌意,眼神充满了不屑。几大铸剑世家是绝对不会使用这种方法,故弄玄虚的。

    京城程家只要打上自己的名号,那就是招牌,用不着这么装神弄鬼的。很显然,这家没什么“真本事”!

    另外几家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神也是一样,真正有本事的,是不怕别人看自己的刀剑的。不但不怕,还巴不得别人多看,多摸,多见识自己的刀剑厉害。

    像这家这样的,还真是没有。

    在众人看来,就像黄蛟说的,这一家就是在哗众取宠。这样的刀剑,卖得出去才怪。

    “青凤楼是吃酒的地方,居然跑来这里卖剑。而且价格也标得这么高,看起来,这完全是门外汉啊!我们之前高看他了!”

    鲁家的人也是一脸轻视。

    青凤楼雕梁画栋,装饰堂皇,极上档次,在京城里绝对是最顶级的几家酒楼之一。在这里消费的人非富即贵,大部分都很有来头。

    对方在这种地方卖六百两黄金一把的剑,几家一开始还真以为来了什么厉害的对头,跑到这里砸场子。

    不过现在看来……想多了!

    众人一发现“真相”,策略就完全不同了。

    “散了吧,散了吧,这家什么都不知道,哗众取宠而已!都散了吧!”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王八旦,乱坏规矩!浪费我们时间!”

    “青凤楼的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黄、程、鲁三家的人自感没趣,骂骂咧咧着四散走开,一边走,一边开始不耐烦的驱赶青凤楼前其他凑热闹围观的路人。

    “这些混蛋!”

    魏皓在楼上听得分明,气得一拍桌子,怒站起来:

    “在京城卖把剑而已,关他们什么事。嘴巴里不干不净的,真以为黄、程、鲁几家顶了天去了。我就不信,还收拾不了他们!”

    魏皓从小和王冲一起长大,穿一条开裆裤的交情,唯一的,也是最珍视的就是这个好朋友了。

    被人当着自己的面骂自己的哥们,这让魏皓心里一百个的不舒服,简直是怒火腾腾。京城程家、黄家、鲁家的招牌响亮,但是对魏皓没用。

    魏国公府出身的公子又哪里会把这种铸剑的世家放在眼里。

    “等一等!”

    一只手从旁边伸出拉住了魏皓,王冲神情淡定,远不像魏皓那么激动:

    “一点小事而已,何必动怒?由他们去吧,反正他们也要散了。”

    王冲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嚼着茶叶。这是他在穿越前的一个习惯,喝完茶水以后,嚼吃茶叶。

    到了这个时空,王冲也保留了下来,权当是对以前生活的怀念吧。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十八章 四大铸剑世家的轻视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十八章 四大铸剑世家的轻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十八章 四大铸剑世家的轻视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十八章 四大铸剑世家的轻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十八章 四大铸剑世家的轻视】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偏爱蛮妻最新章节

        传闻,尉皓辰尉太子爷,家世好、身材好、长相也好,那张脸比女人还要美腻。传闻,尉皓辰性格孤僻,追他的女人无数,他却通通拒了,是个不近美色的禁谷欠系美男。传闻,尉皓辰手段狠厉到变态,认定的事情,绝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否则……某一天,传说中的太子爷强行把她掠到了身边。他强行让她扮演他已经去世的妹妹。也承诺会给予她,她想要的好处。最初,他给她钱!之后,他帮她虐前男友、虐白莲花!最终,他宠她竟然宠上了瘾。只是说好的做妹妹呢?被吃干抹净是怎么回事?多出来的小红包是怎么回事?至于那些传闻……江羽楠:情报中心,咱能不能做朋友了?说好的禁谷欠呢?

  • 敢问妖从何处来最新章节

        身为勿家大少爷,本是吃穿不愁,前途不愁,可他偏偏选择出家,获法号忘尘。作为和尚,本是念经修佛,修身养性,可偏偏蹦出个妖十二来。
        自此,他再也无法修佛,再也无法做一个和尚。爱上一个妖怪,是上天跟佛祖对他的考验,即使前方万丈深渊,他也无怨无悔。
        可他们忘了,世界上最伤人的四个字是情深缘浅!
        美男暖床良宵度,吃斋念佛两不误。
        有情人做快乐事,粉身碎骨又如何!
        Ps:本书一天一更,绝不弃坑。腐女萌妹子们,欢迎入坑o(≧o≦)oPs:附上一枚,有事随时来找我>_<

  • 冷媚天下最新章节

        她是灵魂不灭的神练者在无尽的岁月中,不断上演着重生、死亡、重生……她是世人倾羡的不灭,可当故人老去,沧海变幻,长生,究竟是幸还是劫?

  • 剑逆苍穹最新章节

        剑道天才,强势崛起,终成一代剑神!    一指诛神皆寂灭,我以我剑逆苍穹!    -----------------js330

  • 重生日本做游戏最新章节

        林彦重生了,重生在了一九八零年三月末的日本东京秋叶原。    这个年代的秋叶原,还只是个电器街,并不是后世的宅文化圣地。林彦重生后的家里,经营的也是电器修理铺,而非女仆咖啡厅。    重生在这个陌生国度,陌生时间,陌生城市的林彦迷茫了。两眼一抹黑的他,茫然四顾,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最后,他放弃了扣紧时代脉搏,抓住时代机遇,努力赚钱称霸日本称霸世界的雄心壮志。在艰难中做下了这么一个痛苦的决定——享受生活,混吃等死。js330

  • 天马行空四部曲最新章节

        传说,唯美爱情,华丽史诗,神秘世界,一首玄幻征战的宇宙之歌,唱响多维空间。空山灵雨的节奏、叹息的风、闲逸飘悠、无拘无束、飙高震荡、峰回路转里的韵之动。大道,哲道,武道,破道,且看是谁成为忧伤霸主,拾起宇宙链子。是谁成为绝代逍遥王?潇洒一世之上!天道任行,不世出,千古风流人物。天马行空!磅礡气势!钜力万钧!js330

  • 胭脂王爷最新章节

        &#;&#;蜚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在新帝登基后,他终究难逃一杯毒酒的命运,
        &#;&#;于是,前尘,尽毁。
        &#;&#;自此后,朝堂多了一个风流不羁的王爷,
        &#;&#;厚厚的胭脂水粉,掩盖了他原本清俊的容颜,也掩盖住了他的隐忍和不甘。
        &#;&#;他要的很少,不过是渴盼人生中能有一个凝眸,一声关注
        &#;&#;他给了他这一个凝眸,给了他一声关注,于是,他甘愿为他擦去脂粉,再不做这胭脂王爷
        &#;&#;

  • 我的狼人女友最新章节

        相恋了十年的女友,在某一天,向我坦白了一个天大的秘密,然而她还没说完,一只变色龙怪物突然出现了,女友更是当场变身,十年同床共枕的身边人,居然是

  • 那个影帝,我养你最新章节

        一对相看两厌的青梅竹马,分别12年后,他已是闪闪发光的巨星影帝,和新剧女主角传着绯闻,她却成了大魔王编剧的小奴隶助理,招惹着娱乐圈所有能招惹的麻烦。一个史上最不太平的剧组,四个性格迥异的年轻人,经历了换角、绯闻、艳照、代笔、造假、封杀等一系列风波,在各自前往梦想的道路上发光发热。这是一个成人世界的童话故事,是一场虚伪和真实的较量,也是一场逐梦和追爱的旅程。

  • 最强食神系统最新章节

        原本味觉失灵厨艺道路暗淡的陈少哲,有朝一日忽然得到最强美食系统的帮助。打脸不肖徒儿,怒斥黑心老板,从此开个小店悠然赚钱,让全世界的人都膜拜在自己的厨艺之下。rn“他是东方美食界的食神,他是全球美食界的教父,他就是20xx年蓝星年度风云人物——陈少哲。”rn——《时代周刊》

  • 至尊黄金眼最新章节

        本是一事无成的屌丝林然,没想到意外获得了有异能的左眼。从此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收美女,赚财富,林然忙的不亦乐乎。

  • 都市之至尊修仙最新章节

        二十年前,天龙大陆年轻辈最杰出的天才被其恋人毒害,含恨而逝。二十年后,地球上一座孤坟突然开裂,凌昊破棺重生。他身怀最强功法,诛神灭魔,誓要复仇。为求最强,他一双拳头敢与上苍叫战,逆天崛起,终成至尊狂神。

  • 乒乓球的11种爱情技巧最新章节

        伊依作为一名初出茅庐的解说员,立志要解说好每一场比赛。  不过……现实往往与之相反。  伊依:喂!男神,醒醒啊!现在是比赛!  伊依:男神让着点对手,别让对手输的太难看。 冠军乒乓球手只好在赛场上乖乖的让了两局。  青春与梦想不会散场,愿每一个人的一生都享受在绚烂的青春中。

  • 亿元大单最新章节

        两个亿!两个亿的室内外装修项目!江东装饰行业几家有实力的装饰公司眼睛发红垂涎三尺,为了争得这块诱人的超级大蛋糕,各路人马纷纷杀出,种种奇招纷纷祭出……

  • 篮坛大金刚最新章节

        当龙金刚冒充“金刚”在纽约帝国大厦塔尖“打飞机”的时候,没有人知道他其实原本只想成为一名武者

  • 邪少的黑道公主最新章节

        她豪门公主、年仅17岁、却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夜韵”里的顶级成员。她说“人不狠站不稳”他,“暗魅”的帮主,心狠手辣。两个原本互不相干的黑帮,却因为一次行动牵扯到一起。她的任务是他,但两家却是世家,他更是哥哥的挚友。最主要的原因,她。。下不了手!没想到被组织反将一军,她救下他,却被带回组织。背叛组织的人,只有一条路—死?落唯

  • 重回九零末:小媳妇太难追最新章节

        修安前世受尽屈辱而死,醒过来之后,却发现重回到了1999年,也就是十八岁的时候。为了不走前世的老路,她经历重重险阻离开了小山村。  想要奋斗,可是没钱;想要努力;又所投无门!  修安奔斗的历程很艰苦,好在运气很好,遇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顾韩。他带着修安过上了最向往的生活,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开心农场!  顾韩不止一次的庆幸,自己的好心肠,娶到了这世上最好的媳妇!

  • 神医毒后:相门嫡女不好惹最新章节

        现代妇科骨干医生顾宛央一朝穿越,竟然成为一满月就被送到小山村寄养的相府嫡女!突然有一天,相府派人迎她回府,据说是因为某个不怕死的男人登门求了亲……这男人颜好条顺地位高,自然是要紧紧抱牢。什么??竟然有人想要抢男人?看老子不挨个收拾!!有白莲花扑来,打!有绿茶婊暗送秋波,砸!还有母老虎来抢,烧吧!可是王爷,不要这样冷冰冰地样子好不好,笑一个……

    本章内容提要:
    ...    “魏皓,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的身份比较敏感,暂时不方便出面!你就先帮我顶着。”     王冲一边喝着茶,一边撇开话题道。     “知道!你是担心姚风对吧,放心,这里的事情交给我,绝对没问题。”     魏皓拍拍胸脯道。     虽然对王冲的卖剑计划还持保留意见,但是说起其他方面,魏皓是当仁不让的。兄弟是干什么的?兄......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