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了。我找你有事,找个地方坐下说话。”

    王冲拍了拍魏皓的肩膀道。

    “好!在这里等我一下!”

    见王冲说得正式,魏皓也收了笑容。他和王冲是发小,从小一起长大,知道王冲从来轻易不会开口向人帮助。

    而且八神阁他向来不喜来,这次出现在这里,肯定是有事!

    “高飞!老子的彩头一毛都不许少。一会儿乖乖缴上来,要不然,以后别想在京城里混了!”

    魏皓抛过去一只袋子,拉着王冲转身就走。

    八神阁上的世家子弟都是有头有脸的,要是耍赖,谁也丢不起这个人。魏皓倒也不怕他们耍赖。

    “对了,王冲,跟你郑重说件事情?”魏皓突然道。

    “什么?”

    王冲回头,讶然道。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以后能不能不要叫我魏小年?”

    魏皓压低声音,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看得王冲不由哈哈大笑:

    “臭小子!想都别想!——”

    “……”

    ……

    八神阁上,热闹非凡,魏皓拉着王冲,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你这家伙,早上哪里去了?听出你出关,我一大早去你家,结果你娘说你不在。想见你一面,还真是不容易啊。”

    魏皓满头大汗,坐在座位上喝了一口八神阁上特供的西域石榴汁,一边大大咧咧道。

    “上午有事,出去了一趟。”

    王冲微微笑道。

    耳中听着魏皓的报怨声,王冲心中涌过一阵暖暖的感觉。只有失去过,才知道珍惜。

    眼前这看似平凡的一幕,只有王冲才知道这一切有多么的弥足珍贵。

    魏皓永远都不会知道,上一世的这个时候,自己已经和他决裂了。

    上一世的自己,对于这个世界有很生的陌生感。包括父母、兄弟、姐妹,当然也包括魏皓。

    对于那个时候的自己来说,魏皓是王冲的好兄弟,好哥们,但却并不是自己的。特别是自己关禁闭的那七天。

    魏皓这个所谓的“好兄弟”,却连看都没来看自己一下。这算什么好兄弟?好朋友?好哥们?

    恐怕酒肉朋友都比这好一点吧?

    从那以后,王冲就和他彻底决裂了。再也没有和他见过。

    只有很久之后,王冲才知道,原来当自己关了七天禁闭的时候,魏皓却因为自己的关系,同样被家里关了七天的禁足。

    当时的自己,名声太差,魏皓的父亲严禁他和自己来往。但一向顺从的魏皓,这次却为了自己和他的父亲顶撞了。

    这彻底激怒了他的父亲,也为魏皓自己招来了一顿毒打!

    那七天,他其实是躺在床上的。

    但魏皓却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说过,连提都没的提过。直到过了很久之后,当那一场大崩乱来临,两个很久没见面的兄弟聚首,王冲才知道了这一切。

    王冲同时还知道的是,那个在王家蒙难之后,躲在幕后,一直偷偷帮助自己的神秘人,不是别人,就是魏皓。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王冲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朋友,什么是真正的兄弟。

    只可惜,等到王冲幡然醒悟的时候,一切都已经迟了。世界崩毁,神洲不存,这个时候又何况是一个魏皓?

    当魏皓最后在自己面前伤重死去的时候,王冲忍不住痛哭失声。

    这辈子自己做的最错的一切事情,就是失去了一个真正的朋友,兄弟!这是王冲心中的痛,也是王冲一辈子的遗憾!

    “好兄弟!放心吧,这一世,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放开你了。”

    王冲看着眼前大大咧咧,侃侃而谈,什么都不知道的魏皓,心中暗暗道。

    “……说起来,这次姚风的事情你可是闹的很大。可惜那家伙武功太厉害,我不是他对手,要不然,我非得和你一起去不可。说起来,姚风这家伙也太过份,居然利用马周来对付你。”

    魏皓砰的一砸桌子,愤愤道:

    “马周那王八旦我早就跟你说过,这家伙就是个混蛋、地痞,他跟你混在一起肯定是有企图。现在你信了吧?”

    “信了,信了。”

    王冲微笑,看着自己兄弟抱怨的样子,心中涌过阵阵暖流。这不是他第一次听到这翻抱怨,但是这一次的感觉却特别不同。

    一世人两兄弟,这样平常的一幕,已经有太久太久没看到过了。

    “……兄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猫与老鼠不可能混到一块,鱼不可能离开它生少的水里,鸟不可能像虫豸一样在地底下打地洞。脱离了我们出身的环境,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马周的事情就是一个例子,你以后就不要再和马周他们那些人混在一起了。”

    “听兄弟一句话,以后多来八神阁玩玩。在这里,我们的出身都一样,我们这些人以后都是要继承家里产业的,大家多接触接触,玩一玩,对于以后总会有好处的。”

    魏皓絮絮叨叨,语重心长道。对于兄弟,魏皓从来就是那个可以两肋插刀的存在。

    王冲性格叛逆,和马周那伙人走得越来越近,越来越远,魏皓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为此也是操碎了心。

    这并不是魏皓第一次和王冲说起马周的事情,在魏皓看来,王冲恐怕又不会听进去,然而王冲这一次的反应却出乎他的意料。

    “好!”

    王冲斩铁截铁的,只说了一个字。

    “好?”

    魏皓一下懵了,伸出的一根手指定在空中,舌头底下快翻出来的一大段长篇大论,顿时半句也吐不出来了。

    好?这就好了?

    魏皓睁大了眼晴,有点反应不过来。

    自己以前跟他说了那么多次都没有用。这次一次,他就听了?

    这怎么可能?

    魏皓眨了眨眼睛,脑子有点反应不过来。

    “你以后不会再和马周那伙人去混?”

    “嗯.”

    “你以后跟我经常来八神阁?”

    “嗯。”

    王冲微笑着再次点了点头。

    魏皓眨了眨眼睛,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王冲,你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魏皓上下打量着王冲,一脸的惊奇。现在的王冲和以前完全不同,以前的王冲是绝对不会到八神阁来的。

    更加不可能听从他的建议。

    而且现在的王冲,从容镇定,整个人的气质感觉和以前也完全不同,感觉就好像变了一个要一样。

    “哈哈哈!好家伙你终想明白了!兄弟我真心替你高兴!”

    魏皓突然想到了什么,狠狠的拍了一下王冲的肩膀,一脸高兴道。

    王冲被马周陷害,关了个七天禁闭。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在魏皓看来,王冲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变化,明显是因为马周的原因。

    王冲是真的醒悟了!

    再没有比这个,更让魏皓高兴的了。

    “呵呵。”

    王冲只是一笑。他知道魏皓在想什么,不过真实的理由,王冲是不会去说的。王冲这次来还有另外的任务。

    “差不多了。”

    王冲心中微微笑道,看向人群的某处。就像回应着王冲的心声,人群沸沸扰扰,一阵喧闹。

    还没有看见人,却有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提前传了过来:

    “哟!这不是王冲王少爷?”

    声音充满了讥讽、冷嘲的味道。人群分开,只见一个十五六岁的银冠少年,穿着白色云纹锦衣,披着轻裘,手里一把桃花扇子,昂首阔步,满脸鄙弃的从远处走来。

    在他身后,一大群人嘻嘻哈哈,紧步相随。

    “苏柏!你来做什么?”

    看到这个人,魏皓脸色大变,霍的站了起来,眼神中透露出深深的敌意:

    “这里不欢迎你,马上给老子滚!”

    魏皓一个箭步横身挡在王冲前面,心中满是担心。苏柏是苏国公的儿子,苏国公和姚家走得很近。

    王冲刚刚才得罪姚家。这苏柏只怕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哼,魏皓你装什么装,这里又不是你家开的。老子为什么就不能来?而且,我有说了是来找你吗?王冲,你说是不是?”

    苏柏说着,眼神冷冷一扫,望向魏皓身后的王冲。

    王冲扫了一眼苏柏身后低着头的高飞,他心中肚明苏柏就是那高飞找来的。那高飞对付不了魏皓和自己,就把苏柏搬来当救兵。

    或者更直接一点,这高飞本来就是苏柏安排用来坑害魏皓的。苏柏的计划失败,当然忍不住出来找碴。

    不过,王冲却没有兴趣和他计较这个。

    “苏柏,你们来得正好。借点钱给我吧!”

    王冲抬头看着苏柏,淡淡道。

    此言一出,周围十丈之内突然一片安静。原本嘻嘻哈哈,一脸热闹的人群看着王冲满脸的错愕。

    就连站在王冲身前,一副老鹰护小鸡般的魏皓都呆住了。

    借钱?

    王冲要找苏柏借钱?这是什么情况?

    王冲难道不知道苏柏最讨厌的就是他吗?而且以苏家和姚家的关系,苏柏怎么可能会借钱给他?

    “哈哈哈!王冲,你疯了吗?你凭哪只眼睛觉得我会借钱给你?”

    在短暂的错愕之后,苏柏终于忍不住仰头爆笑起来。在他身后,众人也忍不住跟着轰笑起来。

    “这小子疯了吧!”

    “居然以为少爷会借钱给他!”

    “我看他是早上的瞌睡还没睡觉吧。净在这里说胡话!”

    ……

    一群人跟着起哄,满是满是嘲讽。

    王家的子嗣王冲居然向敌对的苏国公世子借钱?今天的八神阁再没有比这更可笑,更滑稽的事情了。

    这小子也未免太一厢情愿了。

    听着四周的哄笑声,魏皓心中也是尴尬的要死。

    “王冲,你到底在干吗?”

    他到现在都不认为王冲是真正的。以苏柏和王冲的关系,王冲是绝对借不到钱的。

    “二分息!一个月!按天计算!到期,本息一起结算!”

    王冲哂然一笑,身体往后一仰,只是简简单单的说出了这句话。刹那间,整个大厅一片寂静。

    就连其他桌的王公子弟,世家纨绔听到这句话,也被吸引过来,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咝!

    一阵阵倒抽冷气的声音,就连苏柏都瞪大了眼睛,就好像第一次见到王冲一样。

    王冲的话言简意赅,但京城里的世家纨绔谁都明白他的意思。二分的利息,按天计算,一个月后就是六十分的利息,十两的银子就会变成十六两!

    王冲这利息比高利贷都要疯狂的多!

    “王冲,你疯了!”

    魏皓陡然变了脸色,回过头猛的抓住王冲的手臂,手指紧张的都快扣到王冲的肉里了。

    “缺银子,你跟我说就是了。为什么要向他们借高利贷!”

    魏皓一直以为王冲是开玩笑,但是现在看起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六章 借鸡生蛋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六章 借鸡生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六章 借鸡生蛋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六章 借鸡生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十六章 借鸡生蛋】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神武大转盘最新章节

        人有三魂七魄,神魔二性混淆不分。魂即神性,为道;魄即魔性,为情。骆成,在炼化五色转盘之后,神魔二性已分。至此淬武色、凝神意、化魔象、衍臻身、九炼神通……他于浩瀚世界间,凭神魔之威破尽万般险阻,以万丈豪情上演生杀予夺。

  • 一纸宠婚:男神夜敲门最新章节

        叶梓西拖着长长裙摆准备推开休息室的门,手指一顿。rn“卧槽!”rn她这是看到了什么……rn透过细细的门缝,里面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一个剧烈挣扎,一个强势禁锢。rn叶梓西下意识的想跑,忽然一个冰凉的手掌搁在了她裸露的肩膀上。rn

  • 创世时空最新章节

        一次的意外.....
        一次永难忘记的回忆.....
        一次令人惊羡的梦幻之旅.....

  • 九月妖娆最新章节

        是谁说异世有风险,穿越需谨慎?
        她步步为营,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心惊胆颤走了一遭,为毛啥事都没有…
        南沧国入主后宫的凤位?兄弟相残,手足无情,她逃…
        赤雪国百姓相捧的神女?装神弄鬼,故弄玄虚,她溜…
        银川国太子殿下舍命相救?恩可报,情难还…
        乌衣国铁血将军步步紧逼?退无可退,无需再退…
        临月国要命还是做女皇?命得要,女皇?不做!
        美人国师勾指头?美人有毒,能逃则逃…
        拐个大夫是神医?引个公子是商豪?招个打手是少主?救个乞丐都是落难的王侯?
        这开挂的人生!这无良的天命!
        可是…她通通不要!

  • 重生之最强魔厨最新章节

        肆意挥洒激情的游戏人生,打破现实框架的无尽幻想!js330

  • 大唐异闻录最新章节

        傲慢生兵变,心厌盼救世。一个人的心开始病变,他会变的比鬼还要可怕。当一个女人凤冠霞帔等候千年,而他却早已忘记时,千年执念又该如何放下?这场战争点燃于千年之前,夙愿的羁绊促使他们再次重逢,情深不寿是她用鲜血换来的感悟。龙旂阳阳,和铃央央。命定于秦,始于唐,亡于今。

  • 百命追夫,死于美色最新章节

        什么?穿越成女尊国公主还是皇位继承人?什么?总有人想要弄死我?老天爷:给你一百条命,拿着玩去吧。李春香:我只想好好和美男谈个恋爱啊!这就是穿越女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百命不死和男神谈恋爱的故事!

  • 大明仙人最新章节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一座小破观,观中俩师徒。招摇撞骗或许有,山中神仙莫道无。    小小道士仙途在,君王几顾问长生。走尽山河邪魔尽。海外求仙大明新    这是一个道士改变天下改变大明命运的故事    QQ群576237603 问仙阁。有意见可以在群里告诉我js330

  • 农女巧当家最新章节

        山青青水灵灵,林家有女初长成,却是傻子一枚;亲爹死二娘欺,哥嫂念着把她卖了;亲娘瞎,弟瘦弱,妹妹入府给人当奴婢;这一家子还怎么活,一朝傻女醒来变聪明;左争家产右整废弃果园,顺便捡个少年完成终身大事;各位看官请备好茶水瓜子,且看她如何一步步翻身成主人。

  • 哥在日本混社团最新章节

        我叫张牧舟,日文名字叫安腾牧舟。敬请关注,我的日本生涯!
        【日版猛龙过江】

  • 独宠丑颜皇妃最新章节

        容貌倾城又如何,容貌丑陋又如何,当朝无后,后宫唯一皇妃,貌丑,吾皇却独爱之。

  • 宠妃准则:陛下,滚远点!最新章节

        柳依依穿越了,赠送了一个极品空间,她想好运终于来了。可是,为毛人家穿越除了空间还有好老公,她却是碰到了狂躁暴虐变态的七皇子?穿越第一天,柳依依被极致妖孽美男压在床上,扼住脖子往死里掐,谋杀?可是为毛他们什么都没穿?某个部位还亲密的连接着?某天,床底下翻出一大箱子的皮鞭、蜡烛、手铐。柳依依终于崩溃,内心咆哮。“不过了,什么宠妃,她不要!谁爱被虐谁去,她要守着空间过惬意生活,那谁,滚远点。”

  • 超级科技巨子最新章节

        他发明了一件超级黑科技——意想设备。能将脑海里的想象画面转换为数字化高清视频,从此一部大制作电影从原来需要几亿成本降低到了几百万,为此,他和他创办的公司也不得不以一己之力对抗来自一个行业的联合阻击,故事从这里开始……  他创办的科技公司叫“华盛”,华盛华盛意为华夏强盛,这是一个关于科技兴邦的故事。  这盛世,如您所愿。  ……  书友群:338950027

  • 娇蛮鲜妻:总裁请宽衣最新章节

        “求你,不要……”她羞红了脸抵抗。男人的声音沙哑暗沉,“不要?那是谁夹着我不放呢?”  沙滩盛宴上,她被他邪肆地压倒,美好的身子在他的身下绽放。  一夜过后,她只求他这辈子都不要再出现。  可是他千转百回地找到她,狂暴地占有她的一切。  她以为自己嫁给了恶魔,可谁曾想,这个尊傲如帝王般的男子,竟给了她一场盛世豪宠。  然而,当身世之迷浮出水面,她惊痛地发现枕边人,竟然是她的……

  • 2012末世诡局最新章节

        “布达拉宫中不断有人失踪,是和末日有关还是进入了未知的时空?为了调查布达拉宫事件,国家秘密派出了一支科考队伍前往西藏……”恩子在西藏失忆之后被一藏族人家收留,因为偶然的机会被失散的队友找到,才知道自己竟然是一名科考人员,而他没有寻找到自己遗失的记忆,却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他们的科考目的竟然是传说中的香巴拉。

  • 画蛊最新章节

        第一卷:村长的神秘死亡可以说是作茧自缚,认识了相伴一生的人,是亲情还是爱情。无意间拿到的古镜带来意想不到的命运。是无意还是指引。【第一卷完】神秘的村寨里少年诡异的怀孕,并且生下了蛇尾的婴儿,孩子的父亲是人是蛇?是一次发情的错误还是有人蓄谋已久。白衣的女子,黑衣的男人。一切阴谋都指向20年前甚至更远的真相。敬请期待第二卷【责编:夏菡】

  • 我真的是负二代最新章节

        回到了1996年的郑光威来不及欢呼、更来不及去感慨世事无常,因为他妥妥的富二代人生、即将被好高骛远的亲爹葬送,为了不至于就此沦为负二代,他毫不犹豫的投入到拯救面临牢狱之灾的亲爹的大业之中……    重获新生的亲爹竟然立了g、就此欢脱的不成样儿了,也不晓得是哪根筋儿搭错了,认定自家的亲儿子是聚宝盆、是印钞厂、是能下金蛋的小公鸡,愣是甩开膀子加油干,在花样作死的路上一骑绝尘、誓不回头了……    郑光威能怎么办?    也很绝望的啊!    但问题那是亲爹啊,为人子、心里再苦也要面带微笑!    于是为了不再沦为敢于直面惨淡人生的负二代,郑光威一猛子扎进了时代的洪流,过上了殚(坑)精(蒙)竭(拐)虑(骗)的美好生活……

  • 木叶之强化大师最新章节

        穿越火影世界,开局获得金手指。    不仅可以强化忍术,忍具,就连血继限界也能够强化。    叮:您的S级忍术风遁·螺旋手里剑强化成功→真·风遁·螺旋手里剑(SS级)。    叮:您的木叶秘术千年杀强化成功→万年杀    “系统,我没有写轮眼,我没有各种血继限界怎么办?”    叮:您1.5视力的眼睛强化成功,开启进化分支:一勾玉写轮眼,不纯净的白眼,血龙眼,红眼。    叮:您的骨头强化成功,开启血继限界尸骨脉。    叮:您的风雷双属性查克拉强化成功:获得血继限界迅遁。    以上全部略过,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小孩子恶意卖萌,没事气气人的轻松文

    本章内容提要:
    ...    “先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了。我找你有事,找个地方坐下说话。”     王冲拍了拍魏皓的肩膀道。     “好!在这里等我一下!”     见王冲说得正式,魏皓也收了笑容。他和王冲是发小,从小一起长大,知道王冲从来轻易不会开口向人帮助。     而且八神阁他向来不喜来,这次出现在这里,肯定是有事!     “高飞!老子的彩头一毛都不......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