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冲摇了摇头,递过去一个安抚的眼神。

    他从来都不会贸然行事,二分的利息,按天计算,虽然算起来很高,但是只要自己能够拿下海德拉巴扩石的代理权,这一切就都只是毛毛雨。

    “苏柏,这句话不止是对你有效,对其他人也是一样。任何人,只要借钱可我。我都可以立下字据,做为凭证。”

    王冲淡淡道。他的声音并不高,但却足以听进所有人耳里。一刹那,所有人的眼神都变得微妙起来。

    八神阁里的世家纨绔们,哪一个不是出身不凡,家资丰厚?这些人从来就没有操心过吃、喝的事情。

    但是就算家里再有钱,日常的月例再多,又有谁会嫌钱多?而且,家里虽然给的钱多,但是开销也大,像魏皓,虽然家里给的钱多,但每天跟人赌斗,打赏什么之类的,身上根本就不剩下几两银子,很多时候还不够用。

    “嘿嘿,想不到堂堂九公的子嗣,居然也会穷到上八神阁来讨钱!王冲,想要钱子,用不着那么麻烦,这锭银子就算公子我赏你的了,用不着你还了”

    在开始的震惊之后,苏柏突然嘿嘿一笑,抖手翻出一锭银子,抬手就发出去,砸到了王冲面前的圆桌上。

    二分的利息,按天计算,一个月就是六成!

    王冲给出的许诺不能说不多。

    不过,苏柏刚刚却突然想到了一个重要的东西。九公一脉出了名的清廉,也就是所谓的“穷”。

    王冲这种子嗣,一个月的花销,也就那么几两银子。

    就这么几两的银子,又能产生多少利息。王冲就算开的再高也没有用,还不如大方点,给他几两银子,也好趁机奚落他一翻,图个心里痛快。

    不过出乎预料,王冲伸出食中二指,只是屈指一弹,便将苏柏那锭银子弹落地上。

    “苏柏!这么点银子连塞牙缝都不够,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王冲冷冷笑道,一脸不屑。

    “哼!嫌少,我可以再赏你一锭!”

    苏柏目光嘲讽,手掌一抖,又是一锭银子弹到了王冲面前的圆桌上。

    王冲连看都没看,哂然一笑,又是屈指一弹,将这锭银子同样弹到了地上。

    “不够!”

    王冲淡淡道,那嘲讽的目光看得苏柏心中抽搐,剌痛不已。

    “臭小子,不要太贪了。今天我心情好才赏你两锭银子。你想要多少银子,三锭?四锭还不够?难道你还想要一两黄金不成?就凭你的月例,还得起吗?”

    苏柏满脸的嘲讽。

    “一两黄金?哼,苏柏,看来你也囊中羞涩。即然这样,就不用借钱给我了。不如这样,等我一会儿借到钱,倒可以借几两金子给你花花。”

    王冲嗤之以鼻。

    一句话,说得苏柏脸色难看,整个人不好了。

    什么叫做一两黄金就是囊中羞涩

    京城里的王公子弟们就算出身不凡,但每个月的零花,少则几锭子,多则几两金子,最多也就是十几两金子而已。

    一两金子就算是他们这些王公子弟都不敢不当回事。王冲这王八旦以为自己是谁?还借几两金子给自己花花?

    真是气死人了!

    “好了,苏柏,你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原来不过如此。即然你实力不够,那还是靠边站吧!”

    王冲扶着扶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边讥讽的拨了拨手,示意苏柏不要挡路,站到一边。

    “其他人都听着,‘二分息,按天计算,借期一个月’,这句话对任何人都有效。有多少,借多少!只要任何人借钱给我,一个月后都可以从我这里得到不菲的收入!”

    “王冲,你这句话当真吗?”

    一个声音突然插了进来,却浑然不顾一旁苏柏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当然!”

    王冲淡淡道,“在八神阁上,还有说话不算数的吗?”

    “但要是时间到了,你还不起怎么办?”

    另一个声音道。

    苏柏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笑话!就算我还不起,难道王氏一族还不起吗?只要拿了我的字据、借条,还有人会担心拿不回几两金子吗?”

    王冲冷笑,一脸傲然。

    周围阵阵哄笑,确实!在八神阁里的人非富即贵,王冲虽然还不起钱,但王冲背后王氏一族却还不至于还不起钱。

    只有还有王家的那位九公在,王家就是面不倒的金字招牌。

    “好!王冲,这可是你说的。这里二两黄金,拿去吧!”

    一名世家纨绔越众而出,喜滋滋的将两片二两的金叶子扣到了桌上。他出身也算是富裕,但是谁又会嫌银子多?

    借王冲一个月,正好多赚点钱。

    “这是我的金子!王冲,记得给我凭条!”

    苏柏脸色愤怒,还没等他发飙,又是一名世家纨绔迈步而出,将几两扣到了王冲的圆桌上。

    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

    “这些王八旦,这不是跟公子做对吗?”

    苏柏的身边,众人脸色都变了。这些世家子弟这么干,等于是裸的打苏柏的脸。但是这么多人一起借钱给王冲。

    这个时候,就连苏柏都不敢站出来,与众为敌。

    “王冲,你疯了,你要这么多钱干吗?”

    魏皓把一切看在眼里,在王冲身边压低声音,心中又急又气。王冲的花销他也清楚,根本用不了这么多钱。

    他不明白,王冲借这么多钱,到底是要做什么。

    “魏皓,你别担心。我不是胡闹。我借这些钱并不是乱花,而是另有用处。等一会儿你就明白了。”

    王冲淡淡道。从旁边一名世家纨绔那里借来文房四宝,王冲匆匆几笔就写出了一张凭据。

    看到这张借条,王冲身边围拢的人顿时更多了。

    “王冲,银子交给你了。给我写一张!”

    “还有我!……”

    ……

    王冲身边顿时闹哄哄的。

    苏柏看到这一幕,脸色愤恨,转身就走。

    “公子,难道我们就这么走吗?”

    人群中,高飞挤到苏柏身边,一脸的不甘。

    但是刚刚的赌斗,就因为王冲的插手,害他损失了十几两黄金。现在要他就这么放手,心中总是不甘。

    “走?哼,我们为什么要走?”

    苏柏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王冲的方向,阵阵冷笑:

    “你没听人家说吗?二分的利息,按天计算,有多少借多少。这样送上来的机会,我们为什么要走?”

    “那公子的意思?”

    高飞迷糊了。如果不是走,那苏柏这是要做什么

    “哼,这小子不是要借钱吗?即然如此,我们就送他个大的。我倒要看看,他每个月几两银子的月例,怎么还得起数百两黄金的利息?——你现在就去找姚公子,把这里的事情告诉他。该怎么做,到时候你自然知道。”

    苏柏冷笑。

    “是,公子!我现在就去”

    高飞心中一震,陡然明白过来,心中大喜。说罢,二话不说,疾步就走。

    他们这些世家弟子,家里给的银钱不多,一般少则几两银子,多则十几两黄金。但姚风不多,这位轻轻松松借个几百两黄金出来完全不是问题。

    如果一个月后到期,王冲还不出来,这就是最好的对付王家的机会。而就算对付不了王家,这也是一个极好的赚钱的机会。

    一个月的时间,随随便便就能赚个几十两黄金,这样的好事为什么不干?!

    ……

    姚风得到的消息,远比想像中的快得多。

    “什么?那王冲在八神阁上大肆借钱?”

    距离八神阁不算太远的一座酒楼里,姚风的眉头深深的皱成了川字型。

    早上他才得到消息王冲找了两个胡僧玩,这边就传出王冲在八神阁,两边的消息完全不符。

    “是的,公子,我亲眼所见,绝对错不了!”

    高飞恭恭敬敬道,神色间充满了畏惧。

    听到高飞这翻话,姚风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你等等!”

    姚风二话不说,突然起身站起,一个转身,几步之后挑起帘子,进了内间。

    “父亲,这件事情要不要查一查,会不会有什么古怪吧?”

    姚风躬着身子,把所有的消息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等待着自己父亲请示。在这件事情上,父亲是对王冲最上心的。

    姚广异皱着眉头,沉吟不语。

    “这件事情,你们暂且不要轻举妄动。我即日就要动身前往边陲,完成对王家的最后一击,在这件事情完成之前,你们暂时不要引起王家的注意。”

    姚广异扣上领子上最后一粒扣子,一脸老谋深算的神色:

    “不过这件事情你们可以密切关注。那小子不是想要借钱吗?你满足他就是了。”

    “是,孩儿明白。”

    姚风低下头应了声,眼中却露出一丝兴奋的神色。知道父亲就要前往边陲发动对王家的致命一击。

    等到这件事情之后,将不会有人再记得他在广鹤楼上受到的耻辱了。

    “这个钱袋你拿去吧,交给苏柏就行。”

    从里间出来,姚风抓起一个沉甸甸的钱袋扔到了高飞面前。

    “是,属下这就去办。”

    高飞抓起桌上的钱袋,兴冲冲的离去。出了外面,跨上烈马啼哒哒痴驰而去。

    …………

    八神阁内,王冲现在忙得正不可开接。他每接一笔银子,就会写一张数据。

    一封封银子雪飞一般从四面八方扔过来,因此王冲的借据也就写个不停。一两,二两,三两……,这些扔过来的钱零零碎碎少则几两,多则十几、二十两。

    等到一切结束,王冲清点的时候,这些钱居然多达二百多两黄金。

    得出这个数据,就连魏皓都变了脸色。

    他虽然出身富裕,而且喜欢赌斗,但每个月的月例最多也就是十一、二两。王冲在八神阁一借,居然借了二百多两!

    哪怕对于魏皓来说,这也是个不小的数目。看着一旁挥笔的王冲,魏皓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还是不够啊!”

    王冲皱着眉头,心中暗暗发愁。

    二百两黄金虽然对付京城的世家子弟来说是一笔巨款,但对于王冲来说却根本不够。海德拉巴矿石拥有很高的价值,王冲没指望从八神阁的这些王公子弟身上就筹集到九万两黄金的巨款。

    王冲只需要五六百两的黄金,来请人帮自己提炼、打造、铭纹几柄初始的乌兹钢武器。只要能够打造出乌兹钢武器,凭借着这种武器的强大价值,王冲就要把柄慢慢的累积,积累出购买300钧海德拉巴矿石所需的巨款。

    但是现在仅仅只是二百两黄金,这距离王冲的预期还有很大的差距。

    八神阁的世家子弟们毕竟还没有掌权,每个月从家里领取的那些月例,根本就达不到王冲的要求。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七章 苏柏的算计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七章 苏柏的算计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七章 苏柏的算计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七章 苏柏的算计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十七章 苏柏的算计】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官涯无悔最新章节

        因爱生变故,弃教入仕途,身世离奇出,纷杂情感路。
        他揣着受伤的心,步入仕途,昔日园丁,转眼变身公仆。
        宦海风起云涌,如何搏浪击流?情路纷杂,何方是归处?离奇身世,徒增几许变数。
        坎坷仕途前行数载,当初所谓的尊严已经找到,只是此时已没有了期望中的快感。心中留存的却是大众无数,但他无悔曾经的冬夏春秋。
        且看主人公如何官场、情路竞风流。

  • 绝色医妃:双面王爷好霸道最新章节

        "前世,她最爱的丈夫与她庶姐联手,污她清白,害死她腹中孩子,将她兄长五马分尸。rn重生归来,她抛却天真软弱,誓要让曾经伤她害她之人血债血偿。rn不要忘记,她是西凉的北离公主,反手为云,覆手可雨。rn然而,当她在这条复仇之路上越走越远,回过头来却发现,有一个人始终陪在她身后rn原来,不论前世还是今生,他都可以为她义无反顾,牺牲一切!rn元祁,我本为了却恩怨而来rn既如此,不如,就让我来帮你争下这万里江山!"rn

  • 浅婚深爱最新章节

        苏一的身世成为了她被人诟病的根源,她是幸运的,即便被生母遗弃,生父身份不详,却有个有养父无微不至的关爱;她是不幸的,在最繁花似锦的年岁遭逢巨变;在她最落魄的时候,伸出手的却各怀鬼胎;苏一了解,想要穿上最昂贵的铠甲抵御袭击,就要承受它带来的沉重!当一切尘埃落定,苏一才从自己编织的幻想中走了出来;原来一切都只是他早就设计好的一场戏。在这场较量中,你曾是我的铠甲,却最终将成为我的软肋……

  • 超强特种兵最新章节

        一个月前,顾飞带着队友出一个普通任务,没想到遭遇意外,战友全部阵亡战友苏子萧临死前,委托顾飞照顾自己姐姐苏若怜顾飞因此回国,找到了美女苏若怜,同时还意外结识了年家的小姐,夜总会的莎莎……短短一天,顾飞身边就出现了五位美女,而这些美女,竟然全都跟那次任务,有关系……

  • 巾帼公主不在朝最新章节

        &#;&#;阴谋、仇恨、爱情、亲情交织在一起,究竟是深陷其中,亦或是抽身而出,她不知道,他也不知道,而一切更像是都注定好的,一遍遍轮回,也许谁都会在命运的长河中奋力挣扎,有的人一跃而出,而有的人只能沉入河底,任凭摆布。
        &#;&#;花开思念,月满苍穹,一人独酌月下,只喃喃道:
        &#;&#;山明月半人未全,
        &#;&#;遥举青樽醉相思。
        &#;&#;雪踏星辰寻无处,
        &#;&#;独捧三轮忆故人。
        &#;&#;“你我数次相识,你能否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好好爱你……”

  • 人间不过爱别离最新章节

        商玦用神魂跟佛祖做了个交易,当天虞山上的百里湖泊被执念铺满时,她就可以再见到消失的爱人知鹤神尊。千百年她奔波于人间到处收取执念,体会着一段段故事里的悲欢离合。佛所说的人生七苦她全都看遍,到头来方才惊觉原来都只不过是爱别离一场罢了。她望着满天星辰几度哽咽:“知鹤,我好想你。”

  • 绝世农家女最新章节

        陆小辞从小父母双逝,暂居舅舅家,因为有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本事被喻为“绝世女神童”。恰好世上女帝当道,女生可以参加科举,她便立志靠科举做官带领舅舅家脱离贫困,岂料科举路困难重重、陆家亲戚各种极品……

  • 谁的青春不叛逆最新章节

        【小时候被人贩子拐卖,买家居然是个漂亮姐姐,还跟我玩那种羞羞的游戏。】记忆中的那段青春岁月,我,还有我的兄弟们,我们一起疯过,一起闹过,一起笑过,也一起哭过,我们一起度过了叛逆的十年,热血的十年,痛苦的十年;十年青春,似刀剑,十年青春,猛如虎!

  • 惹凰权最新章节

        东元三百七十九年,天下四分,四国相抗,各守一方,相安无事。直到这一年,西国无皇子,战争一触即发……
        西国的五位公主,各自经历不同的人生,或自尽于城门下,或被敌国杀害,或逃离乱世。只有她,眼睁睁地看着国破家亡,看着亲人一个一个离去,心中滴血嘴角带笑,站在乱世中,以自己的倾国容貌和绝世智慧为利器,杀尽天下,统一四国。
        还有他,传闻中极好女色,实则深情入骨的他,终究只是她复仇的棋子。但,他无悔,能遇见她,此生足矣……
        新婚夜:
        妤寒:请四王子去穆侧妃处过夜。还有,你不要对我动心才好。
        冷央:笑话,一般都是女子追在我后面跑的。再说了,你嫁给我就是想利用我,我怎可能对你动心?
        妤寒靠近冷央,鼻尖相对,双唇间隔一毫米,吐气如兰:就凭我是蓝渠妤寒。
        冷央浑身酥麻,阵亡。

  • 完美未来最新章节

        如果你得到了一个可以连接过去的手机,你会选择改变过去吗?如果你得到了一个可以连接未来的手机,你会选择改变未来吗?

  • 嫡后归来最新章节

        废后楚云岚死于被废的当夜,再世为人,她誓要再入主中宫。

  • 我是国宝我怕谁最新章节

        有人说大熊猫咬合力仅次于北极熊,和棕熊齐平;山原奔跑速度超过刘翔平地最高;能爬上二十米以上的树;能把三四头狼当坐垫玩……丫这么一种凶残生物,居然靠卖萌为生!  还整天吃了睡,睡了吃,没有一点羞耻的觉悟。  简直没天理!  顾苍曾深以为然。  直到——他变成了一只熊孩子,吃饭“葛优瘫”,睡觉挂东南,走路滚圈圈,打个嗝儿都把一群人笑翻!  丫才发现一天24小时不间断卖萌原来这么累!  嗨呀,好气啊!  这坑爹的怂萌熊生……  群号:460202276

  • 公主最新章节

        生日那天带着最真的爱情,去见网上认的哥哥,却因此堕落红尘。在这个圈子里挣扎沉浮,看不见希望,只要有一口气,就要往上爬。要做就做整个杭城最有名的,公主。

  • 万古奇迹最新章节

        傲视凌云,亘古无双。天下之大,唯我无敌!自从上古时代以来,人族与邪灵族的仇恨已然激化,作为始皇的陈昊,镇压邪灵后,便陷入了沉睡,如今千百万年已经悄然逝去。且看陈昊从沉睡中醒来,邪灵的反扑,世界的隐秘,会如何发展?上古时代的圣皇,来到了这个璀璨的时代,且看,陈昊如何在此世傲视群雄,如何在此世睥睨天下!曾经的挚友以及意想不到的敌人,陈昊将会何去何从?
        傲视神佛不畏魔,只手遮天战众仙。
        如今相思不相见,不若天君落九霄。

  • 医妃权倾天下最新章节

        她是太子的未婚妻,却在大婚前夕被赐给双腿皆废,瘫痪在床的前战神王爷……新婚夜,本该瘫痪在床的新郎将她压在身下:“本王是要杀你灭口,还是把你毒哑?”身为华夏外科第一刀,林初九自成名后,就没有被人如此威胁过。素指轻点,一个翻身,林初九将男人压在身下:“你说,我是彻底废了你的双腿,还是废了你第三条腿?”她是风云医坛的天才医生,亦是父母皆亡,无依无靠的孤女;他是名满天下的战神王爷,亦是行走在黑暗间,让人闻风丧胆的魔君重楼。然,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我林初九不是良善的女子,更不懂矫情二字怎么写。我爱你,愿为你赴汤蹈火,背负倾国骂名,助你夺万里江山;我恨你,便要剜你的心,剔你的骨,哪怕是生灵涂炭,毁这如画江山亦在所不惜……

  • 皇屠最新章节

        大荒无疆,谁与争王?亦正亦邪,唯我无双。天地玄黄,重器无量。皇屠觉醒,皆为虚妄。少年姬无双,携皇屠神戟征战八荒。诸仙俯首,万族臣服……

  • 前方有妖气:保护我方凤先生!最新章节

        明兮明兮,你快看,这朵花说喜欢你!嗯。明兮明兮,你来听,这只乌龟也说喜欢你!嗯。明兮明兮,这头猪居然也喜欢你哎!嗯。喂,你能不能换个词回答?怎么所有动物妖物都喜欢你呀?!明兮无辜脸:琉璃,可我只爱你、只要你、只想和你在一起啊。

  • 一诺成婚:腹黑总裁别算计最新章节

        一场阴谋,一夜缠绵,让她的生活瞬间天翻地覆!未婚夫的出轨,好友的背叛,让她一步步接近那个高冷霸道的男人,发誓要逆袭人生!父亲的车祸,让她走投无路,深陷层层阴谋中。他从天而降,像天神一般拯救了她。“我该如何报答你?”“很简单,嫁给我。”一场交易,她却直接交出了全部真心谁知,天神般的男人却变成了恶魔,修长的大手捏住她的下巴,嘴角微微上扬:“苏小小,你这辈子都不可能离开我的。”

    本章内容提要:
    ...    王冲摇了摇头,递过去一个安抚的眼神。     他从来都不会贸然行事,二分的利息,按天计算,虽然算起来很高,但是只要自己能够拿下海德拉巴扩石的代理权,这一切就都只是毛毛雨。     “苏柏,这句话不止是对你有效,对其他人也是一样。任何人,只要借钱可我。我都可以立下字据,做为凭证。”     王冲淡淡道。他的声音并不高......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