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是女儿身,但自家这位堂姐“巾帼不让须眉”,武道上生猛的一塌糊涂。王冲在她手中从来走不过三招。

    打那是打不过了,那就只能是逃了,偏偏自家这位堂姐长袖善舞,交游遍天下。她的闺蜜多不胜数,遍布整个京城。

    王冲跑哪里,都逃不过她那些闺蜜的耳目。关键,王冲还不知道一路上经过,哪个站在路边买脂粉的女子就是他的闺蜜。

    最糟糕的是,自己这位堂姐特别喜欢管闲事,尤其是喜欢管自己的闲事。按照她的说法,她一直想要家里有个弟弟,可惜,大伯、大伯母那边不如她的愿。

    所以,堂姐就喜欢把自己当成他的弟弟,反正都是姓王,一个爷爷生的。而且,她还不喜欢自己叫她堂姐,而是要叫她“二姐”,就好像两个人是一个母亲生的一样。

    王冲每次见她都头大。

    王冲跟着那群损友叛逆的时候,没少被她堵过。一路上拎猴子一样拎起来,什么脸都丢光了。

    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了,又是自己至亲的堂姐,王冲也只能乖乖服软。

    “怎么?没有事情,就不能找你?”

    王朱颜闻声抬起头来,眼神很是不善。王冲看到这威胁的目光,心里咯噔一跳,连连摆手:

    “没有,没有,哪有的事!”

    心中却笃定,自家这位二姐无事不登三宝殿。她在大理寺外拦截自己,肯定必定是有什么事找自己。

    王朱颜这才满点的收回了目光,依旧低头继续修着她的指甲,一言不发。自家这位堂姐不说话,王冲便也不敢贸然搭话,乖乖坐在那里,等着她自己提起。

    “最近两天,听说你出息了啊,跑到广鹤楼把姚家的姚风给修理了一顿!”

    王朱颜一边修着指甲,一边语带讥讽道。

    王冲这边还没回答,旁边一束目光看过来,却是旁边的红衣女子听到这句话,一脸惊奇的看着王冲,就好像是第一次看到他一样。

    “二姐哪里话。那姚风在我大哥、二哥手里吃了亏,又打不过他们,就利用马周一个小混混来对付我。我也是气愤不过,所以才闯去广鹤楼找他,发生了一点点小小冲突而已,算不上多大的事。”

    王冲硬着头发道。

    他心中也是阵阵发麻,就知道昨天的事情没那么容易结束。虽然打架的是他们两个后辈,但牵扯进的却是姚、王两家。

    更别说姚家上面那位老头子居然借题发挥,居把这件事情捅到皇宫内庭,告到天子那里去了。

    在大唐帝国,姚、王两家都是参天的大树,门生、故旧遍天下。

    这件事情不知道牵动了多少世家、门阀、大族,引来了多少关注,在朝堂里早就引起轩然大波了。

    要不是这样,大伯父也不会昨天气得跑到自己家登门问罪了!

    但王冲知道,这还仅仅还是开始。

    这不,堂姐王朱颜就已经亲自过来拦截自己,问“口供”了。但王冲知道,这一切还仅仅只是毛毛雨,接下来,找自己的人只会更多。

    “哼!小小的冲突?你倒是会说啊!”

    王朱颜抬头看了王冲一眼,冷笑一声:

    “那姚风被你打得鼻青脸肿,姚家的老爷子把我们家都告到圣皇那里去了,你还说是小小的冲突吗?这是小小的冲突吗?”

    “二姐,这真是冤枉啊!”

    王冲叫起了撞天屈:

    “你想想,那姚风多大,我多大。我那点三脚猫功夫,还能把他揍了?这不是笑话吗?真要有这本事,我还能被二姐你一只手揪着,提进马车里不成?”

    一旁的红衣女子点了点头,她在旁边也看得出来,王冲的武功确实不是很高明。别说姚风,恐怕姚府的护卫都比他强得多。

    “……再说了,姚广异在那里,那里到处都是他们的护卫。该怎么说,说黑说白,往好里说,往坏里说,还不是由着他们?”

    王冲接着道,一脸的委屈:

    “依我看,所有人都知道姚家的人老谋深算。他们恐怕早就知道我要过去,故意等在那里陷害我。我也就是气愤不过,闯进去,掀了姚风的桌子而已。说什么把痛捧了一顿,这不是信口雌黄吗?”

    “真的?”

    王朱颜终于抬起头来,盯着王冲,显然是信了几分。

    “当然是真的。二姐,别人不知道我几斤几两。你还能不知道吗?我也就是每天拎拎鸟笼子,斗斗狗,哪来的闲功夫练功,又怎么可能是姚风那种武道天才的对手?”

    王冲道。这句话倒也不算错,因为出手的基本是王家小妹,王冲根本没出什么手。

    “算你说得有几分理,那姚风在京里同辈之中向来是年轻翘楚。就凭你干的那些事,以你的那点能耐,还真不可能对付得了姚风。”

    王朱颜思忖着,终于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他的说法:

    “好了!我这一关算是你过了!——上次你给我的这把指甲挫倒是不错,还挺好用的。其他还有什么好东西没?”

    王冲望着王朱颜手里,自己上次讨好她给她弄的指甲锉,心里翻了个白眼。自家这堂姐,真当他是机器猫的兜,掏不完,用不光啊?

    这指甲锉才多久的事,也太得陇望蜀了吧?

    “什么?等一等!朱颜,你说手里这京城里独一无二的指甲锉是堂弟发明的?”

    王冲这里还没说话,旁边,那名坐在王朱颜旁边的红衣女子立即忍不住了,一脸惊奇的目光,不停的打量着王冲。

    “是啊!怎么?你这小蹄子想要老牛吃嫩草,看上我这小弟了?”

    王朱颜满脸揄揶道。

    “臭丫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姐姐我哪里老了!”

    红衣女子笑骂道,自己说着忍不住格格笑了起来。

    “少来!我还不知道你,一路上净盯着我手里的指甲锉,眼馋了吧?算了,便宜你这小蹄子,——拿去吧!”

    王朱颜翻了个白眼,葱指一抛,将手里小小的指甲锉朝红衣女子抛了过去。

    “格格,谢朱颜姐赏!”

    后者嘻嘻哈哈,也不在意,玉手一抄,抢在手里,如获至宝。

    王朱颜手里的东西,即不是绝世宝剑,更不能增长武功,对于男人来说根本不值一钱,但她们几个姐妹可是一直眼馋的紧,没想到,最后还是白白便宜了自己。

    红衣女子想到这里,便喜笑颜开,紧紧把那小巧的指甲锉收进怀里。

    “即然知道姐姐我已经赏赐,还不给我滚下车?难道还想让我把这小堂弟也一起赏赐给你呀?”

    王朱颜没好气道。

    “那敢情好啊!姐姐我求之不得!”

    红衣女子笑嘻嘻的说着,妩媚的在王冲脸上瞥了一眼,但还是打开车门,款款的从马车里走出。

    ——她的地方已经到了,王朱颜只是捎她一程而已。

    “二姐,那女人是谁啊?”

    王冲扫了一眼红衣女子离开的方向,心中大感吃不消。自家二姐交的那些闺蜜那是一个比一个火辣,一个比一个前卫。

    那红衣女子临走的时候,眼睛还依依不舍,热切的简直好像恨不得从他身上挖两块肉下来一样。

    “越国公的女儿,怎么,你想她的主意啊?”

    王朱颜讥笑道。

    “哪能啊!……嘿嘿,二姐,刚刚那出戏我演的还不错吧!”

    王冲笑嘻嘻道。

    王朱颜突然不说话,盯着王冲看了几秒,神色一冷,突然砰的一声关上马车上,然后一把揪住王冲的耳朵。

    整个人和之前比,仿佛突然换了一个人。

    “臭小子!知不知道你惹出多大的祸事?”

    “不要告诉我说,你是偶然出现在那个广鹤楼。也不要跟我说你和姚风是因为马周的事情。我不想听这一套。如果让我知道你是因为胡闹,替家里惹下这么大的祸事,我就先打断你的腿!”

    王朱颜盯着王冲,神色冰冷无比,就好像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王冲认识她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她这么严肃、生气。

    车厢门里,里面除了两人之外,再没有其他人。

    王冲迟疑了片刻,没有再隐瞒。

    “二姐,你信我吗?”

    王冲坐直了身躯,一脸认真的神色。

    “我要是不信你,就不会带越国公的女儿来给你做证,替你向外面传话,擦屁股了。”

    王朱颜冷着脸道,神色依旧没有丝毫好转。

    “好!我说!广鹤楼,我是故意混进去的!姚风也是我让小妹故意揍他的!甚至姚广异和我父亲的那场会面,也是我故意破坏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经心设计的。”

    王冲正色道。

    “为什么?”

    王朱颜一脸的疑惑,她真的想不通为什么王冲要这么做。

    “姚家对我们王家心怀不轨,我不能让他们得逞!这件事,我没法细说,但过段时间你们就明白了。”

    王冲认真道。

    “什么!!”

    王朱颜脸色微变,一脸凝重道,“这件事情你确定?”

    王冲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这件事情我信你!”

    王朱颜脸上变幻不定,居然没有再追问下去。

    “你不问?”

    王冲惊讶了。

    “不必了!”

    王朱颜笑了,摆了摆手,神色好看了许多:

    “你或许有些顽劣,但也仅仅只是顽劣。我们是一家人,我相信,你再怎么样,也绝不会害自己家人的。”

    “二姐……”

    王冲看着堂姐王朱颜,心中有些感动。虽然淘气,虽然顽皮,虽然闹出很多事情,但他确实从没有想过要害这个家。

    能明白这一点的,只有自己的堂姐王朱颜。

    虽然被自家这位堂姐在外面堵过很多次,但最多也就是斥责了她几句,最后,还是让他去了。

    这次和姚风的事情被姚家那位姚老爷子捅到圣皇那里,所有王氏一族的人都被牵连进去,在京城里引起轩然大波。

    但这么大的事情,堂姐什么都没问,就凭一句话就相信了自己!

    王冲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几天,族里是鸡飞狗跳。不说我父亲,就是大姑、大姑父、小叔,还有你几个堂哥那里,也是暴跳如雷,被你气得不轻。我现在只是打了个头站而已。即便我不出现,他们也会来找你的。”

    王朱颜一脸郑重道:

    “越国公的女儿长袖善舞,有她出面。京城里,关于你的事情就会消解很多。这也是我拉她过来找你的原因。至于,大姑和大姑父那里,今天你这翻话,我会一并告诉她。只要你确定,你和姚风的事情,确实不是私怨,这件事情无论如何,我都会想办法帮你兜住。”

    “二姐,谢谢你。”

    王冲感谢道。堂姐王朱颜和大姑、大姑父他们关系极好,大姑一直认为堂姐很有主见,对于她的意见极为尊重,也能听进去。

    有堂姐出面,大姑那里倒是好交待。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三章 姊弟演戏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三章 姊弟演戏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三章 姊弟演戏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三章 姊弟演戏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十三章 姊弟演戏】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少爷快跑,天敌驾到最新章节

        他是地产大亨A市财阀的独子,多金帅气,是女人蜂拥而上的少爷。
        她是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贴身随从,身兼保镖,司机,秘书,厨师,临时女友等众多身份。
        他嚣张高傲,风流成性,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无法无天却独怕一人。
        她表情稀少,严格自律,足智多谋,手握他大大小小众多罪证
        父母安排相亲,啥?太土!你去!
        公司要求业绩,啥?太烦!你上!
        贼匪要来绑架,啥?太凶!你揍!
        集团来了单纯漂亮的小职员,与他偶遇连连,等等,这么特别,我来!
        她陪了他十七年,最终没将喜欢了他十五年的心说出口。
        她想,这个花花大少也猜不到。
        只是,看着他兴高采烈的说遇见了真爱,那个女孩不贪财不贪色,单纯又简单。
        她为什么感觉坚强的心有点痛呢?

  • 长生仙最新章节

        人只有变强,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林亦在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了这个道理,所以他一步一步,凝脉、筑基、御物、问道,直到长生境,而后化凡为仙,带着九大圣宝投入了茫茫宇宙。

  • 老子是唐三藏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变成了唐三藏……被如来要求西天取经,可是孙悟空是个母猴子是个什么情况!?白龙马不是白龙马,变成了娇滴滴头上定个犄角的小龙女又是什么鬼!?都是女的这倒也罢了,猪八戒你怎么叫猪萌萌,也是女!的!?好吧,贫僧表示这些还能接受,可是尼玛西游系统是个怎么回事!?

  • 万古神皇最新章节

        夺阴阳,破乾坤。武道世界万年一个大轮回,堪破轮回方有机会脱离这个世界。传说,武道世界之上,乃是无尽空间,那里才是初始之地。这是一个少年奋起的成长史,冲击武道,长生永恒。――各位多多支持,拜谢。

  • 天残缺最新章节

        师姐成为江南名妓,师兄人格分裂,师父意外死亡,家园被毁,少年携控心术奇书《天残决》行走江湖,步步危机,步步算计, 看似清纯的少女,人格分裂是师兄,异常友爱的朋友,谁才是最后的BOSS,谁才是最后的赢家?

  • 超级黄金戒最新章节

        遭到女友背叛,被公司炒鱿鱼的都市小白领任长生,巧获神秘五行灵戒,开始由小人物逆袭震惊世界之路。

  • 万能修理铺最新章节

        天泽偶然获得了一个ps系统,从此变为了修理大师,世间的一切都在他的修理范围之内,小到一根针,大到航空母舰,统统都不是问题。除了修理物品外,活物同样也可以修理(注:只修理美女)。    “姑娘,你想修修眼睛?”    “没问题,这里有冰冰的、幂幂的、baby的,你随便选一个吧!保准给你修的一模一样。”    “姑娘,你想隆胸?”    “那先脱了衣服哥哥给你瞧瞧。”    妹子虽然脸红耳赤,但还是羞羞答答地解开了衣衫。js330

  • 豪门继承人最新章节

        叶小秋只知霍式集团继承人性格冷厉能力卓绝,却不知他竟是个流氓无赖……霍斯年:叶小秋,怎么说我也救了你,难道你不应该以身相许报答一下?叶小秋:你休想!霍斯年:你竟敢不答应,那就……那就我以身相许好了。眼看着儿子沉溺于温柔乡的霍老夫人终于坐不住了:霍斯年你还记不记得自己是继承人,承担着无数人的责任?!以为是黑暗深渊,没想到是温暖宠爱;以为是梦幻的爱情故事,没想到是一场人性的考验……

  • 一代商娇最新章节

        &#;&#;穿越,她成了无亲无故,被债主逼死的苦逼大小姐,为了躲债只得落荒而逃。
        &#;&#;生活,她没多大要求,只要能吃到好吃的,她就心满意足——当然,作为职场女性,咱在古代也得有份工作,养得活自己不是?
        &#;&#;爱情,她的要求也不高,男的,活的,帅的,没老婆没小妾的,愿意一生一世只爱她一个的……咳,就成!
        &#;&#;至于钱,没关系,咱自己挣!有句话怎么说的:女人能顶半边天!
        &#;&#;只是,在现代乏人问津的她,怎么穿越过来,就成了大家争抢的对象了?
        &#;&#;东家欸,你总是这么关心你的女下属,我真的很尴尬呀!
        &#;&#;安大哥欸,你既不谈婚也不成家,成天价儿的跟在我身边,这真的合适吗?
        &#;&#;睿王欸,你想方设法把我划拉到你身边,天天往我房里钻,你的大小老婆同意吗?
        &#;&#;还有那个敌国太子……起开起开,小心我泼你一脸白面粉!
        &#;&#;至于谁是真命天子?哼,谁看谁知道!

  • 腹黑王爷的绝色宠妃最新章节

        他是大离的混世王爷,凶残狠绝,腹黑暴虐,一计退敌千里。她是千年不死的狐狸精,穿越异世,直接掉到了他的床上,缠绵中刀剑往来,抬手间,生死一线!为了活命,她选择百依百顺,却在关键时刻,绝地反击,逃之夭夭!一场火,他容颜俱毁,一场阴谋,她名誉扫地,大婚前夕,她露宿街头一身吻痕,大婚当日,她大闹洞房讨要休书,却被皇上下旨嫁与了那个大火里死里逃生的残废王爷

  • 仙尘逸事最新章节

        孤苦无依的少年林小七,见遍了世事无常。自从踏上修真路的那一天,他就知道妖魔神仙无一不是踏着他人的尸骨成尊的。世人鄙夷妖魔时,林小七与一妖狐结为兄弟。别人以为他与妖兽同流合污,他又毫不犹豫的击杀心怀叵测的妖怪。他天资聪颖,且福缘深厚,在上古神龙赠与的战甲帮助下,一路斩妖除魔,终有一日登仙界……

  • 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

        陈林本是普通农民,在某天爷爷突然消失了,留下一本秘籍...从此陈林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金钱,美女一览如云,无数女人投怀送抱,无数金钱收入囊中。咦?原来美女,金钱,权利都是唾手可得的?

  • 医女有毒最新章节

        她一根金针判人生死,成就一世锦瑟,他半子布局握定乾坤,笑看万里江山。
        夏半黎被侯门嫡母所害,沦为戏子,受尽屈辱而死,她穿越时空而来,只用手中的金针,谋一个江山为娉。女人要狠才活得精彩!
        入侯门,斗小妾,拍死嫡母让她还嘣哒,恶毒嫡姐一巴掌拍飞了,别在眼前闹。手执一根金针,她仰头笑靥如花,挽着七王爷的手,不求连城璧,但求一世狼狈为奸,并肩权掌天下。

  • 寿衣倌手记最新章节

        大学毕业后我继承家业成了一名寿衣裁缝,直到一具熟悉的尸体闯入我的生活,失踪五年的父亲终于有了线索,我踏向大漠寻找至亲,却被引入死地死里逃生,蜃景中出现的少女脖颈上挂着原本属于父亲的物件,却是一场空,早已去世的爷爷替正当年的我留下一具空棺,一套贴身寿衣,似在咒我早亡,躺入空棺,穿上寿衣,我发现了另一个惊天秘密……

  • 僵尸道长最新章节

        本是一场美满的婚礼,却变成了阴阳两隔,为了复活爱人,龙元踏上寻找僵尸始祖将臣的道路,一路披荆斩棘,降妖伏魔,然而整个阴谋却慢慢浮现……

  • 系统之屠仙灭神最新章节

        六年隐忍,一朝爆发。在开启了屠仙灭神系统之后,李牧神踏上武道无敌一途,他发誓这一辈子不会再受人欺辱,他定要让世间所有人都畏惧他!怕他!臣服他!    “从今以后,欺我者,杀!辱我者,杀!抢我女人者,杀!拦我无敌路者,杀!杀!杀!”

  • 凤临九天:陛下狠狠虐最新章节

        历代忠烈之士,却被冠以卖国求荣之名到底谁是害她满门抄斩到底是谁要让她背负千古骂名她到底如何翻身……

  • 狙猎神王最新章节

        铁血柔情!
        硬汉崛起!
        ****************
        【在亿万位面的亿万世界,我的身影都出现过。每一次,我都看到,位面守护者、世界之主,在我的脚下匍匐颤栗!】
        //咳咳//
        被口水呛醒,才发现是浮梦一场,
        我是白起,知道我的人,又称我为猎杀者;
        我的出现,就意味着——死神来了!
        位面的最高掌控者为神王!
        而我的使命就是:狙猎神王!

    本章内容提要:
    ...    虽然是女儿身,但自家这位堂姐“巾帼不让须眉”,武道上生猛的一塌糊涂。王冲在她手中从来走不过三招。     打那是打不过了,那就只能是逃了,偏偏自家这位堂姐长袖善舞,交游遍天下。她的闺蜜多不胜数,遍布整个京城。     王冲跑哪里,都逃不过她那些闺蜜的耳目。关键,王冲还不知道一路上经过,哪个站在路边买脂粉的女子......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