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了。我找你有事,找个地方坐下说话。”

    王冲拍了拍魏皓的肩膀道。

    “好!在这里等我一下!”

    见王冲说得正式,魏皓也收了笑容。他和王冲是发小,从小一起长大,知道王冲从来轻易不会开口向人帮助。

    而且八神阁他向来不喜来,这次出现在这里,肯定是有事!

    “高飞!老子的彩头一毛都不许少。一会儿乖乖缴上来,要不然,以后别想在京城里混了!”

    魏皓抛过去一只袋子,拉着王冲转身就走。

    八神阁上的世家子弟都是有头有脸的,要是耍赖,谁也丢不起这个人。魏皓倒也不怕他们耍赖。

    “对了,王冲,跟你郑重说件事情?”魏皓突然道。

    “什么?”

    王冲回头,讶然道。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以后能不能不要叫我魏小年?”

    魏皓压低声音,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看得王冲不由哈哈大笑:

    “臭小子!想都别想!——”

    “……”

    ……

    八神阁上,热闹非凡,魏皓拉着王冲,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你这家伙,早上哪里去了?听出你出关,我一大早去你家,结果你娘说你不在。想见你一面,还真是不容易啊。”

    魏皓满头大汗,坐在座位上喝了一口八神阁上特供的西域石榴汁,一边大大咧咧道。

    “上午有事,出去了一趟。”

    王冲微微笑道。

    耳中听着魏皓的报怨声,王冲心中涌过一阵暖暖的感觉。只有失去过,才知道珍惜。

    眼前这看似平凡的一幕,只有王冲才知道这一切有多么的弥足珍贵。

    魏皓永远都不会知道,上一世的这个时候,自己已经和他决裂了。

    上一世的自己,对于这个世界有很生的陌生感。包括父母、兄弟、姐妹,当然也包括魏皓。

    对于那个时候的自己来说,魏皓是王冲的好兄弟,好哥们,但却并不是自己的。特别是自己关禁闭的那七天。

    魏皓这个所谓的“好兄弟”,却连看都没来看自己一下。这算什么好兄弟?好朋友?好哥们?

    恐怕酒肉朋友都比这好一点吧?

    从那以后,王冲就和他彻底决裂了。再也没有和他见过。

    只有很久之后,王冲才知道,原来当自己关了七天禁闭的时候,魏皓却因为自己的关系,同样被家里关了七天的禁足。

    当时的自己,名声太差,魏皓的父亲严禁他和自己来往。但一向顺从的魏皓,这次却为了自己和他的父亲顶撞了。

    这彻底激怒了他的父亲,也为魏皓自己招来了一顿毒打!

    那七天,他其实是躺在床上的。

    但魏皓却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说过,连提都没的提过。直到过了很久之后,当那一场大崩乱来临,两个很久没见面的兄弟聚首,王冲才知道了这一切。

    王冲同时还知道的是,那个在王家蒙难之后,躲在幕后,一直偷偷帮助自己的神秘人,不是别人,就是魏皓。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王冲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朋友,什么是真正的兄弟。

    只可惜,等到王冲幡然醒悟的时候,一切都已经迟了。世界崩毁,神洲不存,这个时候又何况是一个魏皓?

    当魏皓最后在自己面前伤重死去的时候,王冲忍不住痛哭失声。

    这辈子自己做的最错的一切事情,就是失去了一个真正的朋友,兄弟!这是王冲心中的痛,也是王冲一辈子的遗憾!

    “好兄弟!放心吧,这一世,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放开你了。”

    王冲看着眼前大大咧咧,侃侃而谈,什么都不知道的魏皓,心中暗暗道。

    “……说起来,这次姚风的事情你可是闹的很大。可惜那家伙武功太厉害,我不是他对手,要不然,我非得和你一起去不可。说起来,姚风这家伙也太过份,居然利用马周来对付你。”

    魏皓砰的一砸桌子,愤愤道:

    “马周那王八旦我早就跟你说过,这家伙就是个混蛋、地痞,他跟你混在一起肯定是有企图。现在你信了吧?”

    “信了,信了。”

    王冲微笑,看着自己兄弟抱怨的样子,心中涌过阵阵暖流。这不是他第一次听到这翻抱怨,但是这一次的感觉却特别不同。

    一世人两兄弟,这样平常的一幕,已经有太久太久没看到过了。

    “……兄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猫与老鼠不可能混到一块,鱼不可能离开它生少的水里,鸟不可能像虫豸一样在地底下打地洞。脱离了我们出身的环境,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马周的事情就是一个例子,你以后就不要再和马周他们那些人混在一起了。”

    “听兄弟一句话,以后多来八神阁玩玩。在这里,我们的出身都一样,我们这些人以后都是要继承家里产业的,大家多接触接触,玩一玩,对于以后总会有好处的。”

    魏皓絮絮叨叨,语重心长道。对于兄弟,魏皓从来就是那个可以两肋插刀的存在。

    王冲性格叛逆,和马周那伙人走得越来越近,越来越远,魏皓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为此也是操碎了心。

    这并不是魏皓第一次和王冲说起马周的事情,在魏皓看来,王冲恐怕又不会听进去,然而王冲这一次的反应却出乎他的意料。

    “好!”

    王冲斩铁截铁的,只说了一个字。

    “好?”

    魏皓一下懵了,伸出的一根手指定在空中,舌头底下快翻出来的一大段长篇大论,顿时半句也吐不出来了。

    好?这就好了?

    魏皓睁大了眼晴,有点反应不过来。

    自己以前跟他说了那么多次都没有用。这次一次,他就听了?

    这怎么可能?

    魏皓眨了眨眼睛,脑子有点反应不过来。

    “你以后不会再和马周那伙人去混?”

    “嗯”

    “你以后跟我经常来八神阁?”

    “嗯。”

    王冲微笑着再次点了点头。

    魏皓眨了眨眼睛,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王冲,你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魏皓上下打量着王冲,一脸的惊奇。现在的王冲和以前完全不同,以前的王冲是绝对不会到八神阁来的。

    更加不可能听从他的建议。

    而且现在的王冲,从容镇定,整个人的气质感觉和以前也完全不同,感觉就好像变了一个要一样。

    “哈哈哈!好家伙你终想明白了!兄弟我真心替你高兴!”

    魏皓突然想到了什么,狠狠的拍了一下王冲的肩膀,一脸高兴道。

    王冲被马周陷害,关了个七天禁闭。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在魏皓看来,王冲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变化,明显是因为马周的原因。

    王冲是真的醒悟了!

    再没有比这个,更让魏皓高兴的了。

    “呵呵。”

    王冲只是一笑。他知道魏皓在想什么,不过真实的理由,王冲是不会去说的。王冲这次来还有另外的任务。

    “差不多了。”

    王冲心中微微笑道,看向人群的某处。就像回应着王冲的心声,人群沸沸扰扰,一阵喧闹。

    还没有看见人,却有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提前传了过来:

    “哟!这不是王冲王少爷?”

    声音充满了讥讽、冷嘲的味道。人群分开,只见一个十五六岁的银冠少年,穿着白色云纹锦衣,披着轻裘,手里一把桃花扇子,昂首阔步,满脸鄙弃的从远处走来。

    在他身后,一大群人嘻嘻哈哈,紧步相随。

    “苏柏!你来做什么?”

    看到这个人,魏皓脸色大变,霍的站了起来,眼神中透露出深深的敌意:

    “这里不欢迎你,马上给老子滚!”

    魏皓一个箭步横身挡在王冲前面,心中满是担心。苏柏是苏国公的儿子,苏国公和姚家走得很近。

    王冲刚刚才得罪姚家。这苏柏只怕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哼,魏皓你装什么装,这里又不是你家开的。老子为什么就不能来?而且,我有说了是来找你吗?王冲,你说是不是?”

    苏柏说着,眼神冷冷一扫,望向魏皓身后的王冲。

    王冲扫了一眼苏柏身后低着头的高飞,他心中肚明苏柏就是那高飞找来的。那高飞对付不了魏皓和自己,就把苏柏搬来当救兵。

    或者更直接一点,这高飞本来就是苏柏安排用来坑害魏皓的。苏柏的计划失败,当然忍不住出来找碴。

    不过,王冲却没有兴趣和他计较这个。

    “苏柏,你们来得正好。借点钱给我吧!”

    王冲抬头看着苏柏,淡淡道。

    此言一出,周围十丈之内突然一片安静。原本嘻嘻哈哈,一脸热闹的人群看着王冲满脸的错愕。

    就连站在王冲身前,一副老鹰护小鸡般的魏皓都呆住了。

    借钱?

    王冲要找苏柏借钱?这是什么情况?

    王冲难道不知道苏柏最讨厌的就是他吗?而且以苏家和姚家的关系,苏柏怎么可能会借钱给他?

    “哈哈哈王冲,你疯了吗?你凭哪只眼睛觉得我会借钱给你?”

    在短暂的错愕之后,苏柏终于忍不住仰头爆笑起来。在他身后,众人也忍不住跟着轰笑起来。

    “这小子疯了吧!”

    “居然以为少爷会借钱给他!”

    “我看他是早上的瞌睡还没睡觉吧。净在这里说胡话!”

    ……

    一群人跟着起哄,满是满是嘲讽。

    王家的子嗣王冲居然向敌对的苏国公世子借钱?今天的八神阁再没有比这更可笑,更滑稽的事情了。

    这小子也未免太一厢情愿了。

    听着四周的哄笑声,魏皓心中也是尴尬的要死。

    “王冲,你到底在干吗?”

    他到现在都不认为王冲是真正的。以苏柏和王冲的关系,王冲是绝对借不到钱的。

    “二分息!一个月!按天计算!到期,本息一起结算!”

    王冲哂然一笑,身体往后一仰,只是简简单单的说出了这句话。刹那间,整个大厅一片寂静。

    就连其他桌的王公子弟,世家纨绔听到这句话,也被吸引过来,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咝!

    一阵阵倒抽冷气的声音,就连苏柏都瞪大了眼睛,就好像第一次见到王冲一样。

    王冲的话言简意赅,但京城里的世家纨绔谁都明白他的意思。二分的利息,按天计算,一个月后就是六十分的利息,十两的银子就会变成十六两!

    王冲这利息比高利贷都要疯狂的多!

    “王冲,你疯了!”

    魏皓陡然变了脸色,回过头猛的抓住王冲的手臂,手指紧张的都快扣到王冲的肉里了。

    “缺银子,你跟我说就是了。为什么要向他们借高利贷!”

    魏皓一直以为王冲是开玩笑,但是现在看起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六章 借鸡生蛋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六章 借鸡生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六章 借鸡生蛋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六章 借鸡生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十六章 借鸡生蛋】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最新章节

        楚琏只不过看本小说而已,醒来就变成了小说里的毒妇原配。
        老公就是小说里的绝世男配!这么好的男人,楚琏果断接手。
        洞房花烛夜,忠犬老公竟然黑化!把楚琏一个人扔在新房。
        新婚三天,忠犬老公就抛妻从军!
        得!就算是一个人还是要过日子。
        收拾家宅,孝敬长辈,做做生意,顺便开拓商道,小日子过的不要太逍遥。
        忠犬老公突然战事不利,瞧瞧还不是要求到她这里,罢了,小女子勉强千里救夫。

  • 劈天斩神最新章节

        大劫将至,魔界、鬼域欲破封印,威胁人类生存。
        而这背后,究竟还隐藏着怎样的惊天阴谋?
        少年逸尘,拥有神秘血脉,体内寄存帝尊灵魂。
        修《大五行诀》,得无极剑,聚星辰之力,拥造化之功。
        凤翔九霄飘然影,龙腾天际踏无痕,
        心系苍生解厄难,劈天斩神傲苍穹。
        不是种马,不是单纯的打怪升级。
        一样的玄幻,不一样的精彩……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劈天斩神》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冥婚夫君:鬼夫大人来亲亲最新章节

        我叫叶七,出生的时候,正是父亲的头七,母亲也因为生我的时候难产而死,村子里的人都说我是扫把星,现在到好,好不容易把我拉扯大的爷爷也死了,更奇葩的是,我无缘无故的有了一个月的孩子。

  • 雪落云廷最新章节

        "北宋年间,小段幼年时因一桩冤案,家人被满门抄斩,后得西夏王昔日恋人收留,拜师学艺。帮官府勘破一系列奇案维持生计的同时,同时邂逅了三位性格各异、来自江湖朝堂的男子。四人共同行走江湖,结下了一段不解之缘。rn雅舍三位小姐溺毙断桥;新品胭脂竟含剧毒;rn万柳山庄里,众目睽睽下四件兵器接连失踪,rn看似毫不相干的人一一被杀,缠绕断发的七胜刀;rn神出鬼没的嗜血邪教,死因离奇的多位京官……rn且看段尘如何抽丝剥茧勇破奇案,众美男谁能破冰成功赢得美人心。"rn

  • 黄河浮尸最新章节

        黄河禁忌古老相传,空荡荡的鱼骨庙里暗藏何种玄机?黄河边不为人知的捞尸人;金沙地里长生血树上的人参果;龙角滩下,神秘墓穴里葬着何人尸首,九龙背棺,是谁承受得起如此大礼?铁疙瘩上记录的密语:甲子轮回禹王出,八千浮尸巡江游……黄河里的血咒该如何破解?消失的人,会在哪里出现?黄河里最恐怖的绝非诸多灵异禁忌,而是比河水更加深不可测的人心!想象力的终极,黄河流派集大成之作,邀你前来见证!

  • 钻石千金:哥哥别太坏最新章节

        当苦逼穷学生突然成了富可敌国的公主殿下。当十八线小替身一转身成了娱乐圈最炙手可热的女神明星。当最默默无闻的她突然成了无数女孩梦想成为的人。替父还债的姜烟雨,突然有一天获得了逆袭的人生!哼,帅哥算什么?给我成打的来!角色算什么?想演什么就演什么!哥哥挑眉笑了笑:“哦?想要成打的帅哥?”她还没来得及拔腿逃跑,就被摁倒!“哥我错了·······”“晚了,是得好好教教你家规了!”

  • 女人坞最新章节

        林家三女因不同的原因回到娘家,或遭背叛抛弃、或因婆媳不合而离婚、或未婚先孕。林母在愤怒、伤心之后面对现实,与三个女儿共同抚养外孙。其间,大女儿与前夫间纠葛不断、斗智斗勇,争子夺子,阴谋阳谋层出不穷;二女儿不断寻找新恋情,新欢旧爱你方唱罢我登场,精彩纷呈;三女儿为了生计费尽心机成为名流富商的女人,在物欲中迷失自我……最终四个女人彼此依傍搀扶,以血浓于水的亲情以及对孩子的强大母爱走出困境。

  • 绝世杀神最新章节

        一代强者带着神秘的紫塔重生在小镇少年身上,修练逆天功法,豢养神级灵宠,屠魔卫道,傲视天下!刀锋所向处,战威无可敌!

  • 平阳阴事铺最新章节

        四代掌柜,百年传承;命运将一群各行各业的逗逼侠撮合在了一起,他们去了各形各色的地方,组团干着各种各样逗逼的事情。。。

  • 展翅吧乌鸦最新章节

        讲述了一个少年,在肩负起强大的力量和重大的使命后,与自己的命运不断抗争的故事。待到他抹去心中所有的罪恶,必将揭开这虚假的历史,把自己的民族领向浩瀚无垠的苍穹。

  • 绝世医书最新章节

        二十四年前,医修界泰斗用秘术把魂魄分成生魂、死魂,死魂留下《创世医典》只身渡劫……二十四年后,因为一张脸孔、一个名字他成了神医。rn

  • 废柴小姐逆袭妃最新章节

        穿越异世,却是不能修炼的废柴之人。家族三小姐,只是因为不能修炼,被处处欺侮。意外得到神龙的认同,签订契约。有高深师父带路,开启逆天修炼之路,废柴逆袭,谁说只有男人可以?

  • 祖狱最新章节

        远古有罪神霍乱祖狱,诸如死神,长生者,天魔神,洪荒大帝感念诸生不易,天帝遂设罪域囚笼,关押祸乱罪神。后千年,异域生物入侵罪域,大劫。罪域混乱,罪神征战,为平息战乱,祖狱天神下旨,凡立功者,可重回祖狱,得大自由。为重回祖狱,罪神奋勇杀敌,以求立功重回祖狱。其后又千年,天道有损,祖狱封闭。为避免异域生物涌入祖狱,天神截断天路。此后万年,异域生物败走,罪域逐渐被人遗忘,大战之后,罪神所剩无几。然,罪神血脉不灭。

  • 见习仙神最新章节

        人们常说,修仙修的便是太上忘情,修的便是长生不老,修的便是看破红尘。因而,张嘴定数,闭口因果,不顾苍生。因而,恶人成佛,善人沉沦,永世挣扎。若是如此,这仙我不修也罢,宁愿入魔。

  • 偷得浮生遇到你最新章节

        他,商场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全亚洲第一企业集团CEO,世界福布斯排行榜上第八位富豪!腹黑,邪魅,娟狂,酷拽,是他的代名词;花心,滥情,换女人如豪车是他的标签!一次误解,一场云雨,多少人伤怀!于是伤心欲绝,彻底消失!当她洗尽铅华,成为大红大紫年轻作家,接受万众瞩目时,他勾唇邪魅一笑,魅惑众生终于……找到你了!“唐小虞,做我的女人。”——拒绝。“唐小虞,嫁给我。”——拒绝。“唐小虞,你的孩子都承认我这个爸爸了,你还掩耳盗铃什么?”……总之,这是一个腹黑花心滥情……的大灰狼使尽浑身解数扑倒不算小白兔的“小白兔”的故事。

  • 五界风云最新章节

        万年的布局,只为等待开启之人,这一次大劫,是否能迎来最终的胜利。切看轮盘的推动者叶成,如何一步步开启天地大局,陪你一同成长!

  • 锁宫闱最新章节

        三年前,十二岁的苏璃雪在玄武门对凯旋而归的铭亲王一见倾心。三年后,当初的铭亲王已登基为帝,苏璃雪不顾父兄反对,毅然入宫选秀。满腔爱恋,一世柔情,只为十二岁那年的一见钟情。帝王心怀四海,可会为你留下小小的一隅?痴情苦,一生误,痴情只为无情苦。

  • 时钟游戏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永远不会死的时间支配者,在都市里面为所欲为的故事。简介:方修做了一个梦——梦里,他成为了一个畅游在时间长河之上的存在。他虽然不能够改变整个时间长河的流速,也无法让时间长河倒流,但是他却可以让自己在时光之中随意穿梭,跳出时间的束缚,这种感觉,简直爽爆了。“我就是上帝!”

    本章内容提要:
    ...    “先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了。我找你有事,找个地方坐下说话。”     王冲拍了拍魏皓的肩膀道。     “好!在这里等我一下!”     见王冲说得正式,魏皓也收了笑容。他和王冲是发小,从小一起长大,知道王冲从来轻易不会开口向人帮助。     而且八神阁他向来不喜来,这次出现在这里,肯定是有事!     “高飞!老子的彩头一毛都不......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