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先别高兴的太早了。小叔在天柱山,他那里可不是我能交待的。他现在是军务缠身,下不来。但是也很说,你自己要有准备。”

    王朱颜道。

    王冲顿感头大,家大业大,家族兴旺的麻烦就在这里。一旦出了事情,各方面都来了找麻烦。

    “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王冲道,心中大感棘手。

    都怪自己以往纨绔子弟的恶劣形象太过深入人心了,虽然这件事跟王冲完全是为了家里,但小叔他们是不会知道的,也不会像堂姐她们那样,完全保留对自己的信任!

    不过好在这件事情可以拖一拖,只要拖过一段时间,等到事情真相大白也就没事了。

    王朱颜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

    “对了,刚刚那两个和你一起从大理寺里走出来的胡僧是怎么回事?”

    王朱颜突然想起了什么,盯着王冲,心中警惕大起:

    “你该不会又家里惹祸了吧?”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的事!”

    听到王朱颜提起这件事,王冲双手抱头,斜倚着车厢壁,全身放松下来。这件事情,他本来也是要去找自家堂姐,如今堂姐自己问起,那就更好。

    “没有,没有你带他们到大理寺做什么?”

    王朱颜越想越不对劲,说到最后,声音俱厉。

    大理寺是什么地方,那是主刑狱、诉讼的地方。没有事情,谁会跑这地方?这小子该不会是故态萌发,和姚家的事情还没有平息,又惹下了什么麻烦吧?

    想到这里,王朱颜看向王冲的目光顿时如临大敌。

    “这个,其实也没什么了。就是,就是欠了他们一点钱。”

    王冲笑嘻嘻道。

    “真的只是欠了点钱?”

    王朱颜一脸狐疑。

    “真的。”

    王冲认真道。

    “吁!”

    听到只是欠钱,王朱颜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多少?十两,还是二十两?”

    一边说着,一边从袖里子里拿出银锭了。

    “这个……恐怕有点不够。”

    王冲有点不好意思。

    “多少?你该不会是欠了人家一两黄金吧?”

    王朱颜吃惊道,但还是掀开自己的座位,从下面拿出一片金叶子来。王朱颜的父亲是王氏一族的长子,比起王冲的父亲王严来,在金钱方面相对要宽裕一些。

    王冲再次摇了摇头。

    “你该不会欠人家十两黄金吧?”

    “一百两?”

    “王冲!不要告诉我你欠了人家一千两黄金!”

    ……

    说到后来,王朱颜咬牙切齿,彻底的不淡定。一千两黄金恐怕王氏一族倾家荡产,把所有的家产都搜刮了,都给王冲凑不出这个钱。

    “都不是!是90000两黄金!”

    王冲摇摇头,双掌伸出,比出一个石破天惊的手势。

    “什么!!”

    王朱颜浑身剧震,被王冲说的这个数字惊的花容失色,俏脸煞白。王冲在广鹤楼闯下大祸,被姚家老爷子告到圣皇那里,她也只是心中不悦,有些生气而已,但听到王冲欠了人家90000两黄金这么多的钱,整个人都惊得失态了!

    把王氏一族上上下下全部卖了,看能不能凑出这个钱?

    恐怕连一个零头都不头。

    “哈哈,二姐,我骗你的呢!瞧你吓得,我怎么可能欠人家那么多钱”

    就在王朱颜脸如寒霜,就要气得破口大骂的时候,王冲突然站了起来,笑嘻嘻道。

    “逗我玩的?”

    王朱颜懵了,“这么说,你没有欠人家这么多?”

    “当然没有。”

    王冲笑嘻嘻道,摊了摊手。

    “臭小子!你最好没有,要不然我非宰了你不可!”

    王朱颜恨恨的威胁道,心中却是如释重负。

    这小子吓他一跳,还真以为他欠了人家那么多!

    “不过,有件事情还真想请二姐倒帮忙。那两个胡僧想炼点铁矿石,但又人生地不熟。我看着有利可图,就想赚点差价。二姐你交游广阔,看能不能介绍一个好一点武器大师给我?”

    王冲笑嘻嘻道。

    武器大师是这个世界的一个特殊职业,他们给武器附加的力量、速度、敏捷铭文能够使得武器威力变得更加强大。

    这些武器大师地位很高,一般人请不动。王冲还只能麻烦堂姐王朱颜。不过这些,却不能对堂姐明说。

    “你带那两个胡僧到大理寺就为了这事?”

    王朱颜睁大了眼睛。

    “那你以为还能是什么?”

    王冲笑嘻嘻的反问道。

    “如果这点事那还是没问题,你二姐我这点门路还是有的。”

    王朱颜顿了顿,有些惊奇的看着王冲:

    “臭小子,看不出来,你整天在外面鬼混,居然连这些胡僧的门路都能混上”

    王冲想赚点外快,她倒是一点也不反对。至少,说明这小子是长进了。

    “嘿嘿,二姐,那这件情就拜托你了!你先忙,我就不打扰你!”

    王冲嬉皮笑脸,说着,拉开马车门,在堂姐的笑骂声中跳下车去。

    “臭小子!给我长进点,别再给我惹事了!”

    远远的,堂姐王朱颜的声音还从马车里传来。

    “知道了”

    王冲站在大街上,背朝着马车,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

    等着堂姐的马车渐渐远去,王冲这才收回目光,咔嚓嚓活动了一下脖颈,眼睛里透露出明亮的光芒。

    “看来这件事情还是要谨慎点!堂姐向来胆大,但才透了一点口风,就把她吓得不轻了。要是告诉他是真的,而且在大理寺备了案,抵赖不了!那岂不是完蛋?”

    王冲心中暗暗道。

    90000两黄金的事,王冲本来是准备合盘告诉堂姐的。但还好临到最好随机应变,马上改口。

    要不然,估计又要惹出很大的麻烦。

    活动了一下手脚,王冲目光转动了一下,很快迈开步子,大步朝着不远处,一棵枝叶茂盛大槐树下的马车走去。

    “少爷!”

    马车门打开,从后面探出来两张熟悉的面孔来,正是申海、孟隆。王朱颜在大理寺门口截住王冲的时候,明确说过要两人回去。

    但看起来,两人不但没回去,反而一直悄悄的跟在后面,并没有走开。

    “嗯”

    王冲点了点头,似乎对于两人的出现一点也不意外:

    “走,去八神阁!”

    说罢,王冲一头跳上了马车。刚刚在堂姐马车上的时候,他突然想明白了一些问题。

    王冲突然知道该去哪里筹集九两万黄金了!

    “驾!”

    长鞭一扬,马车一拐,立即驶进了一条和王朱颜截然不同的道路,向着八神阁的方向驶去。

    ……

    八神阁,堂丽堂皇,威严壮丽之处绝非广鹤楼可比!

    在京城里,对于普通平民来说,那完全是属于他们高不可攀,只能仰望的存在!

    原因很简单,因为八神阁是不对外开放的。

    在大唐,只有那些权贵的子弟才能够进入。它是京城里所有世家纨绔溜狗斗鸡,胡天花地,享乐的地方。

    听说,甚至连一些皇室的皇子和公主都会偶尔出现在这里。

    八神阁里等级森严,规矩极多。虽然都是十几岁的小孩子或者少年,但是根据各自的出身三六九等,分成了很多个不同的“小圈子”。

    一个圈子里的人看另一个圈子的人,都是颐指气使,高高在上。王冲受另一个世界的熏陶,王冲不喜欢这一点。

    所以前世,王冲去过几次后,就再也没有去过,也不想和这些人打交道。

    王冲之所以和马周那些玩在一起,也是这种思想的结果。

    不过这一次不同,90000两黄金不是个小数目,王冲要想筹集资金,获得海德拉巴矿石的销售权,再没有比八神阁上这些公主、少爷们更好的对象了。

    “冲少爷,到了!”

    正在默默契出神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申海的声音。

    王冲心中一怔,回过神来,这才发现马车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停了。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先下去!”

    王冲推开门,刚刚走下马车,一阵嘈杂的声音立即仿佛洪水一样倾泄而来。

    “八神阁到了!”

    王冲抬起头来,一眼就看到了一座山恋般巍然的紫红色建筑。说是建筑,其实是一栋栋的楼宇,共同围成了一片巨大的庭院。

    这些庭院飞檐斗拱,檐牙高啄,看起来非常气派。

    这里就是八神阁了!

    王冲扫了一眼,立即看到了八神阁前数以百计的奢华马车。这些马车极尽华丽,一辆辆如同军队般排成整齐的列阵,给人一种排山倒海,很是壮阔的感觉。

    王冲心知肚明,这些马车每一辆代表着大唐帝国的一个显赫世家。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些马车,但是这一次的感觉却极其不同。

    “……这可都是钱呐!”

    王冲哈哈大笑,迈开步子,往前走去。

    还没有靠近八神阁,一阵嘈杂声音立即洪水般渲泄而来,仔细的听去,可以分辨出许多的吆喝声、酒令声,斗狗声、逗鸟声、喝骂声……,一阵阵听起来热闹非凡。

    王冲亮出自己的令牌,一路熟门熟路的穿过八神阁的门庭、走廊,沿着一条楼梯,噔噔噔直奔三楼。

    王冲步伐很快,倒也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到了!”

    王冲微微一笑,踏上三楼。眼前人头攒动,人群密密麻麻,一张张上好做工、极其精致的圆桌星罗横布的铺满三楼。

    这里是八神阁的世家纨绔们聊天、喝酒、玩乐的地方。

    一大群人聚在一起聊天打屁,谈女孩,侃得不亦乐乎。

    “魏小年那家伙应该就在那里了!”

    王冲微微一笑,顺着人群的目光望向了三楼的东南角。那里人群拥簇,喝彩连天,俨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王冲分开人群,挤了过去。就在八神阁三楼的东南位置,王冲看到了一片用栏杆刻意围出来的擂台。

    擂台上,两名十几岁的锦衣少年正在“擂台”上兔起鹘落,激烈的搏打在一起。这两个人一个是圆脸的少年,年纪和王冲差不多。

    而另一个年纪明显要大得多,足有十六七岁,而且武功也要高得多。每每出手,轻轻一拨,就能把那圆脸少年推飞出去,引得满堂的喝彩。

    倒是那圆脸少年,虽然实力不及,但却悍勇异常,虽然一次次的摔飞出去,但依旧勇猛不减,一次次又扑过去,扑打在一起。

    “这小子还真是一点没变啊!”

    王冲望着那圆脸少年,心中笑了起来。那一次次被调戏、摔飞在地的圆胖少年自然就是他认识的魏皓魏小年了。

    魏皓是他的真名,“小年”是他的小名。

    “……如果我不出现,你小子恐怕要啃两个月的白萝卜了吧。”

    王冲看着场中的魏小年,心中嗤笑不已。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四章 八神阁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四章 八神阁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四章 八神阁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四章 八神阁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十四章 八神阁】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御灵世界最新章节

        诸天十方,星河为界。
        万古上行,独尊玄灵。
        【玄灵】者,荒兽之魂魄,藏于灵窍之中,以血气孕养,外可御敌,内可聚力,千变万化,通天彻地。
        一代玄宗遭同门陷害,战死于云峰之巅,当他再次醒来之时,竟然重回到百年之前,灾变还未开始,浩劫还未降临。
        这一次,纵然千难万苦不回头。
        这一世,纵然万劫焚身不低头。
        ……
        ????????????
        【紫木:企鹅书友群:6683483, 微信号:hlyxlihong,欢迎大家!】

  • 空鸠之歌最新章节

        缘分就是这么奇怪,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在世界的另一边遇到我这辈子的最爱。
        可是,命运最喜欢和我们开玩笑。
        在匆匆分别之后,他以那样的身份出现在我的面前。
        而我,也终究走不出爱情的迷宫。
        我和干瑾之间的爱情,永远就像乘坐旋转木马,仿佛我永远也抓不住。
        我是艾西,我是一只在天空飞翔的鸠,我寻找着我的爱情。
        可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停下来 。

  • 城门开启之时最新章节

        新婚当天新娘神秘失踪。为了找到新娘讨说法,“我”和我的两个好朋友一起踏上了寻妻的征途。在火车上认识了同路的天才画家魏易一行人。按照日记上的记录,我们开启了一道又一道古老而又神秘的古城大门。然而就在“我”以为自己离真相不远了的时候,才发现一个更大的阴谋在等着“我”……

  • 第十三只眼最新章节

        我小时二逼淘气,曾惹下一段祸事。为此,我和中了大乐透一样,牛逼轰轰的有了三条影子。一黑,一红,一蓝。我没少拿这事儿得瑟,虽然这三条影子只有我一个人看得见。一日夜里,红色影子离开我的脚下,向着漆黑夜色狂奔而去。。我一看,急了,拔腿就追!你丫跑了我拿啥得瑟!跟我这么久了,要走也得打声招呼吧!点点渔火的河畔旁,我追到了我的红色影子。正跟在一个穿着黑色衣裳的男人身后。男人抱着一只大大的玻璃罐子蹲在地上,右手在地上摩挲着找什么。我向前两步,气喘吁吁的搭话,“这么晚了摸石子干吗?”男人没有抬头,每往罐子里放一颗‘石子’,便轻数一下。一只、二只、三只、四只……十二只?男人的声音变得迟疑。把罐子里的东西倒出,又数了一遍。一只、二只、三只、四只……十二只……“数啥呢?”

  • 都市之时间主宰最新章节

        土豪你印堂黑嘴唇紫,看来时日不多,想要续命么?来我这里买时间吧,你有多少钱我就可以给你多少时间,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嘿哥们,想要结婚没钱买车买房?不要紧,把你的时间卖给我我吧,你有多少时间我就可以给你多少钱,豪宅豪车任你选。    这位同学,想撩妹缺钱啊?来签了这份交易契约吧,你想要的一切马上就有了。    --------------------    有人说我是天使,也有人说我是恶魔,其实我只是一个时间商人,嗨美女,我看你肤白貌美,我妈刚好缺个儿媳妇,跟我回家不?js330

  • 重生之名门毒妇最新章节

        相门嫡女夜九歌被阴毒皇帝欺骗了感情,被亲妹妹篡夺了后位,最后只得到了一杯御赐毒酒……不想再次睁眼开的时候,竟然重生回到了年少之时,这一世她立誓要将所有的仇人一一除之!前世欺我、辱我、负我者,一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心狠手辣,你们必将喝下我亲自酿下的毒酒!

  • 养狐为祸最新章节

        狐狸、蛇、刺猬、黄鼠狼在民间被称为四大保家仙,在山里见着要绕着走,不然就会惹祸上身。    那天进山,我捕了一只白狐狸,没听长辈的劝阻,将狐狸捆回了家,结果当天晚上狐狸爬上了我的床……js330

  • 婚非得已:总裁见我太妩媚最新章节

        声名狼藉的女狗仔傍上传媒大亨,瞬间酷炫狂霸吊炸天!“你身份低微、貌不惊人、言行粗鄙,究竟如何捕获总裁大人芳心的?”“总裁见我太妩媚,强了我。我见总裁太妩媚,强了回去。一来二去,总裁大人食髓知味。”“能不能说简单点?”

  • 下一秒时光最新章节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就像你这辈子所有的好运都被拿来遇见他?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就像你愿意打破一切的禁忌去爱她?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就像你初见她就知道这辈子会沦陷?
        &#;&#;她说,暖暖,这世间的一切我都可以不要,我只想和你一起回家。暖暖,我们回家好不好......
        &#;&#;他说,顾歆暖你好好躺着不要动,等我回来找你。
        &#;&#;好,我等你,可是,我已经等不起你了。
        &#;&#;他说,顾歆暖,你这辈子,下辈子,你的永生永世都只能爱上我,你是我的。
        &#;&#;其实沈绫川,我只有一个愿望,你可不可以再爱我一次?

  • 娘子,别跑最新章节

        蔺浅一朝穿越,不是皇妃公主,也不是豪门望族,爹爹去世,母亲下落不明偏偏还有个腹黑王爷,每日里都在算计怎样扑倒她等她失了心,妄想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时候,噩耗从天而降,她家王爷竟要迎娶别国公主蔺浅仰天长叹,段还念,你等着!

  • 憨夫萌娃来种田最新章节

        凌霜万万没想到本来要死的她竟然穿越了!还是被三两买回来的媳妇!更狗血的是相公是个鳏夫!还带个孩子!潘维新老实巴交一农民,话不多还能干,实则是头腹黑狼!公婆没有,爷奶叔伯婶子各个极品!从此锅碗瓢盆鸡飞狗跳的日子来了,相公腹黑,爷奶奇葩,亲戚极品,凌霜素手一挥:极品再来闹,统统送去见阎王!

  • 红尘笔记最新章节

        鲜花、掌声、蛋糕?你以为人生只有这些?那你就错了也许我也曾经相信过。可是这些相信都在我被我妈廉价卖掉崩塌。从此我只有黑暗和男人,我周旋在各色的男人之中努力的笑着,如同摇尾巴的狗一样围在他们身边谄媚着,我的人生好像是从十四岁开始,但它未开始就已结束……

  • 决战第三帝国最新章节

        秦川,一个从没上过战场的教授,一个考古学家,因为元首的黑科技回到了第三帝国并成为一名普通的德国士兵,一名一直被战友认为只会拖后腿的士兵……且看秦川该怎么挑起这个大梁!

  • 剑吞苍穹最新章节

        厄云,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却意外死去,灵魂却被一位大能扔到了诡秘的修真界。
        而附体之人却身负灭门阴谋以及强大的先天灵宝创世之珠,这一切将由厄云担负。
        十大至强先天灵宝,厄云注定走上一条逆天之路。
        先天五行灵根是强大的根源!
        蓬莱遇万恶之源,真元变异,是强大的手段!
        源自至强先天灵宝斩空神剑的传承剑诀,不修元婴,修剑婴,是强大的必然!
        修真界无真正的剑修,我便成为剑修,仙亦为剑仙,神亦为剑神。
        八大门派?我蜀山就是第九大门派!
        仙界!无为仙,狂王仙,武神仙,兵圣仙,幽冥仙,夜帝仙,幻灵仙。厄云便是最强之剑仙!
        什么?你们魔界和妖界要联手进攻我们仙界?没问题,我们仙界就出两人,杀不光你算我仙界输!
        一剑在手,斩尽群仙!

  • 抱紧系统大腿搞事情最新章节

        系统让我搞事情我能怎么办?  麻麻他开挂了!前三世界已定——天龙世界做皇帝,大秦世界当国师,聊斋世界为天帝。

  • 极品流氓最新章节

        说她胸罩下面美不美……女人的至阴之气是抑制主角体内魔气的唯一途径,因此主角成立了一个十数美女组成的“玉女军团”……

  • 穿越时空之抗日猎人最新章节

        一个王牌全能型狙击手,为了复仇亲手毁去了参军时的誓言。在自杀时闪电把他的灵魂带到了1929年的华夏。为了保护家人他毅然参军,为了复仇他开始像猎人一样寻找起猎物。一个人,一条枪,一个团队,完美演绎了堂堂华夏男儿热血精神和不屈不挠的爱国情操,小鬼子,这里不欢迎你们,滚出去!

  • 凤临天下:朕的废后谁敢动最新章节

        她尊为皇后,他却讨厌嫌弃,大婚之夜,残忍一语:“你是朕的耻辱!”侧妃处处陷害,他罚她酷刑,差点致死。但她一一忍下,步步为营,运筹帷幄,将胸中那熊熊的复仇火焰,化作绕指的温柔!当他将真心交付:“乐儿,不管朕有多少女人,你永远是最得朕心的那个!”她嘴角蕴起嗜血的残忍:“谢谢,可你却不是得我心的那个人!”

    本章内容提要:
    ...    “你也先别高兴的太早了。小叔在天柱山,他那里可不是我能交待的。他现在是军务缠身,下不来。但是也很说,你自己要有准备。”     王朱颜道。     王冲顿感头大,家大业大,家族兴旺的麻烦就在这里。一旦出了事情,各方面都来了找麻烦。     “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王冲道,心中大感棘手。     都怪自己以往纨绔子弟的恶......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