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先别高兴的太早了。小叔在天柱山,他那里可不是我能交待的。他现在是军务缠身,下不来。但是也很说,你自己要有准备。”

    王朱颜道。

    王冲顿感头大,家大业大,家族兴旺的麻烦就在这里。一旦出了事情,各方面都来了找麻烦。

    “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王冲道,心中大感棘手。

    都怪自己以往纨绔子弟的恶劣形象太过深入人心了,虽然这件事跟王冲完全是为了家里,但小叔他们是不会知道的,也不会像堂姐她们那样,完全保留对自己的信任!

    不过好在这件事情可以拖一拖,只要拖过一段时间,等到事情真相大白也就没事了。

    王朱颜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

    “对了,刚刚那两个和你一起从大理寺里走出来的胡僧是怎么回事?”

    王朱颜突然想起了什么,盯着王冲,心中警惕大起:

    “你该不会又家里惹祸了吧?”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的事!”

    听到王朱颜提起这件事,王冲双手抱头,斜倚着车厢壁,全身放松下来。这件事情,他本来也是要去找自家堂姐,如今堂姐自己问起,那就更好。

    “没有,没有你带他们到大理寺做什么?”

    王朱颜越想越不对劲,说到最后,声音俱厉。

    大理寺是什么地方,那是主刑狱、诉讼的地方。没有事情,谁会跑这地方?这小子该不会是故态萌发,和姚家的事情还没有平息,又惹下了什么麻烦吧?

    想到这里,王朱颜看向王冲的目光顿时如临大敌。

    “这个,其实也没什么了。就是,就是欠了他们一点钱。”

    王冲笑嘻嘻道。

    “真的只是欠了点钱?”

    王朱颜一脸狐疑。

    “真的。”

    王冲认真道。

    “吁!”

    听到只是欠钱,王朱颜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多少?十两,还是二十两?”

    一边说着,一边从袖里子里拿出银锭了。

    “这个……恐怕有点不够。”

    王冲有点不好意思。

    “多少?你该不会是欠了人家一两黄金吧?”

    王朱颜吃惊道,但还是掀开自己的座位,从下面拿出一片金叶子来。王朱颜的父亲是王氏一族的长子,比起王冲的父亲王严来,在金钱方面相对要宽裕一些。

    王冲再次摇了摇头。

    “你该不会欠人家十两黄金吧?”

    “一百两?”

    “王冲!不要告诉我你欠了人家一千两黄金!”

    ……

    说到后来,王朱颜咬牙切齿,彻底的不淡定。一千两黄金恐怕王氏一族倾家荡产,把所有的家产都搜刮了,都给王冲凑不出这个钱。

    “都不是!是90000两黄金!”

    王冲摇摇头,双掌伸出,比出一个石破天惊的手势。

    “什么!!”

    王朱颜浑身剧震,被王冲说的这个数字惊的花容失色,俏脸煞白。王冲在广鹤楼闯下大祸,被姚家老爷子告到圣皇那里,她也只是心中不悦,有些生气而已,但听到王冲欠了人家90000两黄金这么多的钱,整个人都惊得失态了!

    把王氏一族上上下下全部卖了,看能不能凑出这个钱?

    恐怕连一个零头都不头。

    “哈哈,二姐,我骗你的呢!瞧你吓得,我怎么可能欠人家那么多钱”

    就在王朱颜脸如寒霜,就要气得破口大骂的时候,王冲突然站了起来,笑嘻嘻道。

    “逗我玩的?”

    王朱颜懵了,“这么说,你没有欠人家这么多?”

    “当然没有。”

    王冲笑嘻嘻道,摊了摊手。

    “臭小子!你最好没有,要不然我非宰了你不可!”

    王朱颜恨恨的威胁道,心中却是如释重负。

    这小子吓他一跳,还真以为他欠了人家那么多!

    “不过,有件事情还真想请二姐倒帮忙。那两个胡僧想炼点铁矿石,但又人生地不熟。我看着有利可图,就想赚点差价。二姐你交游广阔,看能不能介绍一个好一点武器大师给我?”

    王冲笑嘻嘻道。

    武器大师是这个世界的一个特殊职业,他们给武器附加的力量、速度、敏捷铭文能够使得武器威力变得更加强大。

    这些武器大师地位很高,一般人请不动。王冲还只能麻烦堂姐王朱颜。不过这些,却不能对堂姐明说。

    “你带那两个胡僧到大理寺就为了这事?”

    王朱颜睁大了眼睛。

    “那你以为还能是什么?”

    王冲笑嘻嘻的反问道。

    “如果这点事那还是没问题,你二姐我这点门路还是有的。”

    王朱颜顿了顿,有些惊奇的看着王冲:

    “臭小子,看不出来,你整天在外面鬼混,居然连这些胡僧的门路都能混上”

    王冲想赚点外快,她倒是一点也不反对。至少,说明这小子是长进了。

    “嘿嘿,二姐,那这件情就拜托你了!你先忙,我就不打扰你!”

    王冲嬉皮笑脸,说着,拉开马车门,在堂姐的笑骂声中跳下车去。

    “臭小子!给我长进点,别再给我惹事了!”

    远远的,堂姐王朱颜的声音还从马车里传来。

    “知道了”

    王冲站在大街上,背朝着马车,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

    等着堂姐的马车渐渐远去,王冲这才收回目光,咔嚓嚓活动了一下脖颈,眼睛里透露出明亮的光芒。

    “看来这件事情还是要谨慎点!堂姐向来胆大,但才透了一点口风,就把她吓得不轻了。要是告诉他是真的,而且在大理寺备了案,抵赖不了!那岂不是完蛋?”

    王冲心中暗暗道。

    90000两黄金的事,王冲本来是准备合盘告诉堂姐的。但还好临到最好随机应变,马上改口。

    要不然,估计又要惹出很大的麻烦。

    活动了一下手脚,王冲目光转动了一下,很快迈开步子,大步朝着不远处,一棵枝叶茂盛大槐树下的马车走去。

    “少爷!”

    马车门打开,从后面探出来两张熟悉的面孔来,正是申海、孟隆。王朱颜在大理寺门口截住王冲的时候,明确说过要两人回去。

    但看起来,两人不但没回去,反而一直悄悄的跟在后面,并没有走开。

    “嗯”

    王冲点了点头,似乎对于两人的出现一点也不意外:

    “走,去八神阁!”

    说罢,王冲一头跳上了马车。刚刚在堂姐马车上的时候,他突然想明白了一些问题。

    王冲突然知道该去哪里筹集九两万黄金了!

    “驾!”

    长鞭一扬,马车一拐,立即驶进了一条和王朱颜截然不同的道路,向着八神阁的方向驶去。

    ……

    八神阁,堂丽堂皇,威严壮丽之处绝非广鹤楼可比!

    在京城里,对于普通平民来说,那完全是属于他们高不可攀,只能仰望的存在!

    原因很简单,因为八神阁是不对外开放的。

    在大唐,只有那些权贵的子弟才能够进入。它是京城里所有世家纨绔溜狗斗鸡,胡天花地,享乐的地方。

    听说,甚至连一些皇室的皇子和公主都会偶尔出现在这里。

    八神阁里等级森严,规矩极多。虽然都是十几岁的小孩子或者少年,但是根据各自的出身三六九等,分成了很多个不同的“小圈子”。

    一个圈子里的人看另一个圈子的人,都是颐指气使,高高在上。王冲受另一个世界的熏陶,王冲不喜欢这一点。

    所以前世,王冲去过几次后,就再也没有去过,也不想和这些人打交道。

    王冲之所以和马周那些玩在一起,也是这种思想的结果。

    不过这一次不同,90000两黄金不是个小数目,王冲要想筹集资金,获得海德拉巴矿石的销售权,再没有比八神阁上这些公主、少爷们更好的对象了。

    “冲少爷,到了!”

    正在默默契出神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申海的声音。

    王冲心中一怔,回过神来,这才发现马车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停了。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先下去!”

    王冲推开门,刚刚走下马车,一阵嘈杂的声音立即仿佛洪水一样倾泄而来。

    “八神阁到了!”

    王冲抬起头来,一眼就看到了一座山恋般巍然的紫红色建筑。说是建筑,其实是一栋栋的楼宇,共同围成了一片巨大的庭院。

    这些庭院飞檐斗拱,檐牙高啄,看起来非常气派。

    这里就是八神阁了!

    王冲扫了一眼,立即看到了八神阁前数以百计的奢华马车。这些马车极尽华丽,一辆辆如同军队般排成整齐的列阵,给人一种排山倒海,很是壮阔的感觉。

    王冲心知肚明,这些马车每一辆代表着大唐帝国的一个显赫世家。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些马车,但是这一次的感觉却极其不同。

    “……这可都是钱呐!”

    王冲哈哈大笑,迈开步子,往前走去。

    还没有靠近八神阁,一阵嘈杂声音立即洪水般渲泄而来,仔细的听去,可以分辨出许多的吆喝声、酒令声,斗狗声、逗鸟声、喝骂声……,一阵阵听起来热闹非凡。

    王冲亮出自己的令牌,一路熟门熟路的穿过八神阁的门庭、走廊,沿着一条楼梯,噔噔噔直奔三楼。

    王冲步伐很快,倒也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到了!”

    王冲微微一笑,踏上三楼。眼前人头攒动,人群密密麻麻,一张张上好做工、极其精致的圆桌星罗横布的铺满三楼。

    这里是八神阁的世家纨绔们聊天、喝酒、玩乐的地方。

    一大群人聚在一起聊天打屁,谈女孩,侃得不亦乐乎。

    “魏小年那家伙应该就在那里了!”

    王冲微微一笑,顺着人群的目光望向了三楼的东南角。那里人群拥簇,喝彩连天,俨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王冲分开人群,挤了过去。就在八神阁三楼的东南位置,王冲看到了一片用栏杆刻意围出来的擂台。

    擂台上,两名十几岁的锦衣少年正在“擂台”上兔起鹘落,激烈的搏打在一起。这两个人一个是圆脸的少年,年纪和王冲差不多。

    而另一个年纪明显要大得多,足有十六七岁,而且武功也要高得多。每每出手,轻轻一拨,就能把那圆脸少年推飞出去,引得满堂的喝彩。

    倒是那圆脸少年,虽然实力不及,但却悍勇异常,虽然一次次的摔飞出去,但依旧勇猛不减,一次次又扑过去,扑打在一起。

    “这小子还真是一点没变啊!”

    王冲望着那圆脸少年,心中笑了起来。那一次次被调戏、摔飞在地的圆胖少年自然就是他认识的魏皓魏小年了。

    魏皓是他的真名,“小年”是他的小名。

    “……如果我不出现,你小子恐怕要啃两个月的白萝卜了吧。”

    王冲看着场中的魏小年,心中嗤笑不已。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四章 八神阁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四章 八神阁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四章 八神阁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四章 八神阁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十四章 八神阁】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奈何夜雪残碎最新章节

        豪门中真实与虚假的利益关系,被隐藏的所谓真实,是刻骨铭心的疼痛。她可以温柔似水,也可以冷若冰霜,她是曾经叶氏的挂名千金叶流漓,七年后,她成了my集团董事长的掌上明珠沐言碎雪,同时还是碎雪宫宫主。黯夜门门主厘浅夜,在a市呼风唤雨。为了付若灵,他夺了她的宫主之位,曾想过她的各种反应,独独没有想到她只是决然离开。黯夜门与碎雪宫共同隶属于“噬”,两边的领导人在沐言碎雪没有回国之前从未见过面,然而相遇之后就是纠缠不清。

  • 剑绝录最新章节

        四大凶剑、灭绝苍穹!
        为封印四把凶剑,修真界终于决定联合起来寻找能够破解封印的封剑者。而这时,为了解决千年来的斗争,西方魔法界也派出了两大年轻魔法高手。四位剑手将如何在这样的环境中,保持自己的封剑之道呢?请看,剑·绝·录
        PS:觉得还可以看的话....就在会客室回应一下吧.....回应比投票还能鼓励我 (泣)

  • 我的两个美女房客最新章节

        华善由普通男子变成一个俊美的年青男子重回阔别两年之久的都市,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从未食过人间烟火的水仙在绚丽多彩的城市中又会发生什么事?乞丐服饰在大明星秦可欣的代言下,现已是什么样的状态?敬请期待!VIP的兄弟姐妹们,请豪情的拿出鲜花支持一下大信吧,你们的支持是我的动力!

  • 农家俏厨娘最新章节

        有朝一日薛橙莫名穿越到过去,不是公主不是妃,可偏偏落进一个农家小丫头的身体里,穷乡僻壤可以忍,可是这么差的伙食让人怎么忍?还好薛橙平时没事喜欢捣鼓做饭,在这条件有限的小村子里,薛橙决定撸起袖子大干一场,领着文弱夫婿脱贫致富。可就在事事看似都顺心的时候,一起命案让身边人的身份慢慢付出水面,她独身一人进皇城,誓为蒙冤的人讨回个公道

  • 幸孕暖婚:悍妻有毒最新章节

        初次相见,他成了她的猎物。她认出了这个是G市商业界的罗刹,眼光精准的猎人,跺一跺脚就会让华南商界颤抖的商家掌权人。本以为从此相见是路人,却是事与愿违。知道他被母亲逼婚,她似笑非笑的说:"你要娶,我要嫁,不如我们就凑一对。""就凭你。"商祁华冷笑:"爷我图你个子够矮,飞机场够平?""还是说我图你瑕疵必报,表里不一。"她娇媚一笑,给了他一记心照不宣的眼神:"就凭我能征服别的女人所不能征服的。"

  • 庶女医妃:腹黑鬼帝追妻记最新章节

        苏云璃,苏家又瘸又懦弱的庶女,被嫡姐和恶奴欺辱,死于非命。清眸睁开,一切重来!瘸腿?千年鲤珠锻造金刚腿。懦弱?灵兽白狐伴她左右,毒药双绝!洞房花烛,他将她压在身子下,红帐翻涌。云璃看着身上的男子,巧笑嫣然:“王爷,你那方面……不是不行吗?”战墨衍邪肆一笑,手中动作霸道不容置疑:“行不行,娘子自己体验……”

  • 剑语灵咒最新章节

        咒术师是这片星空下最为强大也是最荣耀的职业,传说中化神境界的咒术师可以感悟天地大道,言出法随,挥手间天崩地裂,日月无辉,真正达到了出神入化、一念成神的大自由境界。身世神秘的少年叶秋寒一心向往咒术修行,却因资质不佳,修行缓慢。后来,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代剑仙李青白的传承,从此踏上逆天崛起之途!

  • 高能虐狗:警花娇妻宠上天最新章节

        顾夕颜发誓,她一定要将那个名叫“暗夜”的黑道组织一网打尽,当然,也包括那个叫陆承勋的男人陆承勋也发誓,他从来没遇见过这么固执的女人,三番五次跟自己作对不说,还老是拿那种“他不是好人”的眼光看他一场家族安排的联姻,让顾夕颜不得不嫁给陆承勋,她委屈,愤怒,甚至是嫌弃,他明明就很是一个黑老大,她可是正直勇敢的人民警察,两个人的身份相差也太“悬殊”了好吧所以当警花遇上黑老大,她决定了她要,离婚!

  • 山村俗人最新章节

        周文在自家院子发现一股神秘泉水,竟然具有滋阴壮阳的神奇功效……

  • 御剑仙瑶最新章节

        一位如蝼蚁般的山野少年,
        一条漫长而充满艰险的修炼道路,
        一个充满奇幻却精彩的修真世界。
        当经过岁月的沉淀,且行且歌的他终于御剑于九天云中,俯视众生。

  • 豪门重生之黑暗千金最新章节

        前世,心爱的人用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害她家破人亡!亲人惨死!家族倾覆!重生一世,她浴血归来,智斗渣男,手撕小三,誓要手刃仇人,让他们血债血偿!她步步为营,本以为已经机关算尽,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在这场角逐中把心输给这个突然闯入她生命的妖孽男人。

  • 东追西捕——魔头张君19天亡命录最新章节

        人们不会忘记,2000年9月1日18时6分湖南常德市发生惊天大劫案4名持枪歹徒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杀死7人杀伤5人经公安部高级刑侦专家认定此属建国以来第一刑事大案。湖南公安诱蛇出洞,重庆民警张网以待。如今,魔头张君及其团伙骨干成员早已被法律永远地钉在了耻辱柱上,还有追随他的几名情妇也受到了应有的制裁。湘渝公安民警大智大勇无私无畏的奉献精神却永载史册,成为不朽的丰碑,激励来者,鞭策后人。

  • 灵帝魔尊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多元的世界。人族,鬼族,妖族,魔族,神族,分列其中。每个种族都有着自己的控制范围,大家互不侵扰,过着宁静而安逸的生活。太尊元年,有神石从太空飞来,纷纷落往世界的各个角落。世人引神石之气入体,竟得一乎寻常之能力。后称“灵气”。世间不知有多少修行强者,穷极一生,都梦想着能够拥有一块属于自己的神石碎片。一切杀戮,也从此开始。

  • 夫君给撩,王妃已上线最新章节

        原以为一生一世不相离,可谁又知天命,懂命理死渣男为了心里的那抹白月光将她毒害!重生而来,她却成了白月光,成了心尖宠这一生,美男环绕,富贵荣华可唯独你,才是心里那抹避不开的身影他为权,她为仇既然注定此生遇见,那便执手相持爱恨交接,甜宠暖苏看重生王妃如何降服傲娇王爷

  • 定制爱情最新章节

        一场精心设计的阴谋,她从姐姐未婚夫秦墨洲的床上醒来,面对千夫所指,她失去了梦想失去了心爱的男人甚至失去了自己的身份。当她终于得知真相,怒不可遏地找上他——他却没有丝毫愧疚,反而微笑起来:“你问我为什么,亲爱的,因为我爱你啊。但你的心实在是太自由了,所以我只能折断你的翅膀,把你关在这世上最豪华的笼子里。”

  • 废材重生:娇妃,太惹火最新章节

        她原是二十一世纪顶级修真家族成员,穿越成了穹洲大陆离陵国的二公主凤汐,是疆场上令人闻风丧胆的战神将军。只是二十岁那年遭人陷害,不但身上的火腾凤血被褫夺,更是祸及世上唯一疼爱她的母妃。一遭重生,她再次穿越,成了与离陵国敌对的秦泽国将军府四小姐,且看她如何步步为营,将前世所有的一切耻辱加倍奉还!只是,某只妖孽整天撩她是怎么回事?“泥奏凯,别挡本姑娘的复仇之路!”“宝贝儿乖,要虐谁,你说我做!”

  • 前路何愁不识君最新章节

        何瓯在重点班过着水深火热的高三生活,直到遇见了一个清秀的男生,好像可以看到底的一汪湖水……

  • 惹火甜妻:老公大人,宠上瘾!最新章节

        “老公,呜,不要了…”    “宝贝,乖…过来…”    俊美矜贵的男人手里端着一碗药,低声诱哄道。    一不小心,乔绵绵把云城身份最尊贵显赫的男人墨夜司睡了。    很快,全城的人都知道不近女色的墨少娶了个心头宝回来,捧手里怕掉了,含嘴里怕化了。    婚后,墨太太忙着拍戏,虐渣渣。    墨先生忙着宠老婆,宠老婆,还是宠老婆。    下属:“少爷,少夫人今天打了影后程菲菲一巴掌,把人家都打哭了。”    冷艳禁欲的男人皱起了眉头:“又打架了?不像话!告诉她,以后这种事情交给我,别把自己手弄痛了,我心疼。”    下属:“少爷,外面传言少夫人嫁给了一个糟老头子。”    隔天,国民男神墨夜司便召开了全球记者会,高调宣布:“乔绵绵,我老婆。她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

    本章内容提要:
    ...    “你也先别高兴的太早了。小叔在天柱山,他那里可不是我能交待的。他现在是军务缠身,下不来。但是也很说,你自己要有准备。”     王朱颜道。     王冲顿感头大,家大业大,家族兴旺的麻烦就在这里。一旦出了事情,各方面都来了找麻烦。     “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王冲道,心中大感棘手。     都怪自己以往纨绔子弟的恶......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