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是女儿身,但自家这位堂姐“巾帼不让须眉”,武道上生猛的一塌糊涂。王冲在她手中从来走不过三招。

    打那是打不过了,那就只能是逃了,偏偏自家这位堂姐长袖善舞,交游遍天下。她的闺蜜多不胜数,遍布整个京城。

    王冲跑哪里,都逃不过她那些闺蜜的耳目。关键,王冲还不知道一路上经过,哪个站在路边买脂粉的女子就是他的闺蜜。

    最糟糕的是,自己这位堂姐特别喜欢管闲事,尤其是喜欢管自己的闲事。按照她的说法,她一直想要家里有个弟弟,可惜,大伯、大伯母那边不如她的愿。

    所以,堂姐就喜欢把自己当成他的弟弟,反正都是姓王,一个爷爷生的。而且,她还不喜欢自己叫她堂姐,而是要叫她“二姐”,就好像两个人是一个母亲生的一样。

    王冲每次见她都头大。

    王冲跟着那群损友叛逆的时候,没少被她堵过。一路上拎猴子一样拎起来,什么脸都丢光了。

    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了,又是自己至亲的堂姐,王冲也只能乖乖服软。

    “怎么?没有事情,就不能找你?”

    王朱颜闻声抬起头来,眼神很是不善。王冲看到这威胁的目光,心里咯噔一跳,连连摆手:

    “没有,没有,哪有的事!”

    心中却笃定,自家这位二姐无事不登三宝殿。她在大理寺外拦截自己,肯定必定是有什么事找自己。

    王朱颜这才满点的收回了目光,依旧低头继续修着她的指甲,一言不发。自家这位堂姐不说话,王冲便也不敢贸然搭话,乖乖坐在那里,等着她自己提起。

    “最近两天,听说你出息了啊,跑到广鹤楼把姚家的姚风给修理了一顿!”

    王朱颜一边修着指甲,一边语带讥讽道。

    王冲这边还没回答,旁边一束目光看过来,却是旁边的红衣女子听到这句话,一脸惊奇的看着王冲,就好像是第一次看到他一样。

    “二姐哪里话。那姚风在我大哥、二哥手里吃了亏,又打不过他们,就利用马周一个小混混来对付我。我也是气愤不过,所以才闯去广鹤楼找他,发生了一点点小小冲突而已,算不上多大的事。”

    王冲硬着头发道。

    他心中也是阵阵发麻,就知道昨天的事情没那么容易结束。虽然打架的是他们两个后辈,但牵扯进的却是姚、王两家。

    更别说姚家上面那位老头子居然借题发挥,居把这件事情捅到皇宫内庭,告到天子那里去了。

    在大唐帝国,姚、王两家都是参天的大树,门生、故旧遍天下。

    这件事情不知道牵动了多少世家、门阀、大族,引来了多少关注,在朝堂里早就引起轩然大波了。

    要不是这样,大伯父也不会昨天气得跑到自己家登门问罪了!

    但王冲知道,这还仅仅还是开始。

    这不,堂姐王朱颜就已经亲自过来拦截自己,问“口供”了。但王冲知道,这一切还仅仅只是毛毛雨,接下来,找自己的人只会更多。

    “哼!小小的冲突?你倒是会说啊!”

    王朱颜抬头看了王冲一眼,冷笑一声:

    “那姚风被你打得鼻青脸肿,姚家的老爷子把我们家都告到圣皇那里去了,你还说是小小的冲突吗?这是小小的冲突吗?”

    “二姐,这真是冤枉啊!”

    王冲叫起了撞天屈:

    “你想想,那姚风多大,我多大。我那点三脚猫功夫,还能把他揍了?这不是笑话吗?真要有这本事,我还能被二姐你一只手揪着,提进马车里不成?”

    一旁的红衣女子点了点头,她在旁边也看得出来,王冲的武功确实不是很高明。别说姚风,恐怕姚府的护卫都比他强得多。

    “……再说了,姚广异在那里,那里到处都是他们的护卫。该怎么说,说黑说白,往好里说,往坏里说,还不是由着他们?”

    王冲接着道,一脸的委屈:

    “依我看,所有人都知道姚家的人老谋深算。他们恐怕早就知道我要过去,故意等在那里陷害我。我也就是气愤不过,闯进去,掀了姚风的桌子而已。说什么把痛捧了一顿,这不是信口雌黄吗?”

    “真的?”

    王朱颜终于抬起头来,盯着王冲,显然是信了几分。

    “当然是真的。二姐,别人不知道我几斤几两。你还能不知道吗?我也就是每天拎拎鸟笼子,斗斗狗,哪来的闲功夫练功,又怎么可能是姚风那种武道天才的对手?”

    王冲道。这句话倒也不算错,因为出手的基本是王家小妹,王冲根本没出什么手。

    “算你说得有几分理,那姚风在京里同辈之中向来是年轻翘楚。就凭你干的那些事,以你的那点能耐,还真不可能对付得了姚风。”

    王朱颜思忖着,终于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他的说法:

    “好了!我这一关算是你过了!——上次你给我的这把指甲挫倒是不错,还挺好用的。其他还有什么好东西没?”

    王冲望着王朱颜手里,自己上次讨好她给她弄的指甲锉,心里翻了个白眼。自家这堂姐,真当他是机器猫的兜,掏不完,用不光啊?

    这指甲锉才多久的事,也太得陇望蜀了吧?

    “什么?等一等!朱颜,你说手里这京城里独一无二的指甲锉是堂弟发明的?”

    王冲这里还没说话,旁边,那名坐在王朱颜旁边的红衣女子立即忍不住了,一脸惊奇的目光,不停的打量着王冲。

    “是啊!怎么?你这小蹄子想要老牛吃嫩草,看上我这小弟了?”

    王朱颜满脸揄揶道。

    “臭丫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姐姐我哪里老了!”

    红衣女子笑骂道,自己说着忍不住格格笑了起来。

    “少来!我还不知道你,一路上净盯着我手里的指甲锉,眼馋了吧?算了,便宜你这小蹄子,——拿去吧!”

    王朱颜翻了个白眼,葱指一抛,将手里小小的指甲锉朝红衣女子抛了过去。

    “格格,谢朱颜姐赏!”

    后者嘻嘻哈哈,也不在意,玉手一抄,抢在手里,如获至宝。

    王朱颜手里的东西,即不是绝世宝剑,更不能增长武功,对于男人来说根本不值一钱,但她们几个姐妹可是一直眼馋的紧,没想到,最后还是白白便宜了自己。

    红衣女子想到这里,便喜笑颜开,紧紧把那小巧的指甲锉收进怀里。

    “即然知道姐姐我已经赏赐,还不给我滚下车?难道还想让我把这小堂弟也一起赏赐给你呀?”

    王朱颜没好气道。

    “那敢情好啊!姐姐我求之不得!”

    红衣女子笑嘻嘻的说着,妩媚的在王冲脸上瞥了一眼,但还是打开车门,款款的从马车里走出。

    ——她的地方已经到了,王朱颜只是捎她一程而已。

    “二姐,那女人是谁啊?”

    王冲扫了一眼红衣女子离开的方向,心中大感吃不消。自家二姐交的那些闺蜜那是一个比一个火辣,一个比一个前卫。

    那红衣女子临走的时候,眼睛还依依不舍,热切的简直好像恨不得从他身上挖两块肉下来一样。

    “越国公的女儿,怎么,你想她的主意啊?”

    王朱颜讥笑道。

    “哪能啊……嘿嘿,二姐,刚刚那出戏我演的还不错吧!”

    王冲笑嘻嘻道。

    王朱颜突然不说话,盯着王冲看了几秒,神色一冷,突然砰的一声关上马车上,然后一把揪住王冲的耳朵。

    整个人和之前比,仿佛突然换了一个人。

    “臭小子!知不知道你惹出多大的祸事?”

    “不要告诉我说,你是偶然出现在那个广鹤楼。也不要跟我说你和姚风是因为马周的事情。我不想听这一套。如果让我知道你是因为胡闹,替家里惹下这么大的祸事,我就先打断你的腿!”

    王朱颜盯着王冲,神色冰冷无比,就好像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王冲认识她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她这么严肃、生气。

    车厢门里,里面除了两人之外,再没有其他人。

    王冲迟疑了片刻,没有再隐瞒。

    “二姐,你信我吗?”

    王冲坐直了身躯,一脸认真的神色。

    “我要是不信你,就不会带越国公的女儿来给你做证,替你向外面传话,擦屁股了。”

    王朱颜冷着脸道,神色依旧没有丝毫好转。

    “好!我说!广鹤楼,我是故意混进去的!姚风也是我让小妹故意揍他的!甚至姚广异和我父亲的那场会面,也是我故意破坏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经心设计的。”

    王冲正色道。

    “为什么?”

    王朱颜一脸的疑惑,她真的想不通为什么王冲要这么做。

    “姚家对我们王家心怀不轨,我不能让他们得逞!这件事,我没法细说,但过段时间你们就明白了。”

    王冲认真道。

    “什么”

    王朱颜脸色微变,一脸凝重道“这件事情你确定?”

    王冲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这件事情我信你!”

    王朱颜脸上变幻不定,居然没有再追问下去。

    “你不问?”

    王冲惊讶了。

    “不必了!”

    王朱颜笑了,摆了摆手,神色好看了许多:

    “你或许有些顽劣,但也仅仅只是顽劣。我们是一家人,我相信,你再怎么样,也绝不会害自己家人的。”

    “二姐……”

    王冲看着堂姐王朱颜,心中有些感动。虽然淘气,虽然顽皮,虽然闹出很多事情,但他确实从没有想过要害这个家。

    能明白这一点的,只有自己的堂姐王朱颜。

    虽然被自家这位堂姐在外面堵过很多次,但最多也就是斥责了她几句,最后,还是让他去了。

    这次和姚风的事情被姚家那位姚老爷子捅到圣皇那里,所有王氏一族的人都被牵连进去,在京城里引起轩然大波。

    但这么大的事情,堂姐什么都没问,就凭一句话就相信了自己!

    王冲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几天,族里是鸡飞狗跳。不说我父亲,就是大姑、大姑父、小叔,还有你几个堂哥那里,也是暴跳如雷,被你气得不轻。我现在只是打了个头站而已。即便我不出现,他们也会来找你的。”

    王朱颜一脸郑重道:

    “越国公的女儿长袖善舞,有她出面。京城里,关于你的事情就会消解很多。这也是我拉她过来找你的原因。至于,大姑和大姑父那里,今天你这翻话,我会一并告诉她。只要你确定,你和姚风的事情,确实不是私怨,这件事情无论如何,我都会想办法帮你兜住。”

    “二姐,谢谢你。”

    王冲感谢道。堂姐王朱颜和大姑、大姑父他们关系极好,大姑一直认为堂姐很有主见,对于她的意见极为尊重,也能听进去。

    有堂姐出面,大姑那里倒是好交待。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三章 姊弟演戏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三章 姊弟演戏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三章 姊弟演戏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三章 姊弟演戏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十三章 姊弟演戏】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凤血江山最新章节

        四洲分裂,各主其国,东璃海岸一场盗与官的阴谋,引出了四百年后的又一乱主。通幽谷,皇家疑,诛忠臣,揭竿起,换国姓,搅四洲。鸳鸯梦,火涅?,乱世情,或辗转,携手行,或恩仇,持剑立。

  • 诱宠萌妻:腹黑老公太嚣张最新章节

        为不嫁给楚家那傻子,杜岚岚随便找了个人就扯证了。新女婿第一次上门:当他优雅的从劳斯莱斯上走下来时,她忍不住问:“你的?”他笑了笑“租的!”。站在一堆贵重的聘礼,她又忍不住问:“你买的?”他又笑了笑“赝品。”她又指指那一字排开的保镖,“那、那这些人呢?”他继续微笑:“群演。”看着娇妻蠢萌可爱的小模样,腹黑总裁很是得意:不嫁楚家那傻子?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你傻还是我傻……蠢萌小娇妻VS腹黑大总裁,孰胜孰负?嘿嘿,各位看官且看着吧!

  • 老婆乖乖,把门开开最新章节

        一夕之间,父母离世,哥哥自杀,她因身世不明被扫地出门。她穷困潦倒,翻身无望。借酒作歹阴错阳差之下与他一夜缠绵,事后劫了他的财还偷了他的种。他难耐怒火将她抓到身边,日防夜防,没想到萌娃当道,他直接成了外人!某男拍门:“老婆乖乖,把门开开……”萌宝:“不开不开就不开,爸爸没回来!”

  • 鬼师最新章节

        我叫吕岩,天生霉像,去捡个垃圾,都捡到一个带有冤魂的珠子不过正因为这颗珠子,我的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 婚情几许:老婆,劫个婚最新章节

        在顾月汐眼里,吃穿住行没有钱重要;恩怨情仇没有钱重要;道德情操也没有钱重要。容昀谦问道:“那我呢?”顾月汐面露难色,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容昀谦只好使出杀手锏,掏出现金、支票,银行卡……顾月汐双眼一亮:“当然是你重要啦!”

  • 黄河浮尸最新章节

        黄河禁忌古老相传,空荡荡的鱼骨庙里暗藏何种玄机?黄河边不为人知的捞尸人;金沙地里长生血树上的人参果;龙角滩下,神秘墓穴里葬着何人尸首,九龙背棺,是谁承受得起如此大礼?铁疙瘩上记录的密语:甲子轮回禹王出,八千浮尸巡江游……黄河里的血咒该如何破解?消失的人,会在哪里出现?黄河里最恐怖的绝非诸多灵异禁忌,而是比河水更加深不可测的人心!想象力的终极,黄河流派集大成之作,邀你前来见证!

  • 龙探水最新章节

        我是专门在水中捞宝的水耗子,爱上一个在船屋中带孝的女人,交往以后才知道她身犯白虎煞,犯了水上行当的大忌讳.......

  • 无尽逆天最新章节

        如果不是龙岩城破,如果不是父死国灭,边城倾其一生,也不过是俗世间的一位太子罢了。只是轮回轻启,宿命难逃,一个勉根的废材,就那样,踏上了征天之路。灵兽王者的血脉在沸腾,极致灵宝的锋芒在闪烁!所有的背叛,我边城都要将之踩在脚下。和共工称兄道弟,为后羿鸣冤昭雪,救太阳于炽阳宫中,女娲也为之倾倒。佛祖是我弟子,师父是我徒弟!谱写一曲荡气回肠的无尽逆天之歌!

  • 重演星辰最新章节

        我只是把自己心中的星辰描写出来,本作更新稳定,偶有爆发,人品绝对坚定,TJ是不存在的。各位可以放心的看,放心的养。本作属于爽文,所以主角肯定是要大杀四方的。拒绝郁闷。为道之士莫入。星辰变同人,情节紧凑,观看请入内。

  • 炮火最新章节

        抗日烽火的锤炼成长,内战硝烟的艰难抉择,抗美援朝的浴火之战!刘海用行动表明了自己对国家民族的忠诚,在战火中演绎了一个炮兵的传奇!

  • 神话纪元最新章节

        异世界和地球发生融合,蛮荒神灵和人类文明都对彼此的世界虎视眈眈,然而世界规则的不同,皆都素束手无策。  武道开始兴起!

  • 霍爷强宠最新章节

        上一辈的恩怨,牵扯到这辈人身上。那个男人说:“想走?”那个男人说:“这辈子你注定只能是我的女人!”那个男人说:“喜欢我吗?”这是属于霍爷与叶可爱之间的小浪漫。这是一篇慢文,越到后面越精彩。

  • 鬼王最新章节

        曾经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是盗墓人,在每个夜晚,都有他们神秘的身影。这本书讲述了他们的所见所闻。

  • 盖世帝尊最新章节

        华夏第一盗墓王魂穿异世,修逆天神功,觉醒魔神之力,统一万界,至尊无敌。这是一个奶娃的成长史,彪悍、刺激、张狂、

  • 妖皇最新章节

        眼前女子身材火辣,双手捂住玉峰,轻轻扭动身体,薄纱撩动,站在马小天面前,毫无羞涩之感,简直勾魂摄魄,是个男人见了都得喷鼻血。尤其是她身上只披了一层薄纱,灯光照射下,两颗樱桃都看的清清楚楚!

  • 万界最牛主角最新章节

        【火爆热文,击杀主角】天降系统,成为主神选中者,江峰开始万界之旅;盗取天道气运,抢光主角的机缘妹子。谁是真正的天命之子?我是!做一个春风荡漾的反派,立志成为一名合格的强者!………………………………………………………………PS:可能会写狐妖小红娘、成龙历险记、环太平洋、金刚狼等最新电影,斗破苍穹我为帝,诛仙转里我为仙,花千骨里我为魔,狐妖小红娘里我为王,遮天位面、神墓里屠天、生化危机、成龙历险记、战狼1,战狼2,红海行动,扶摇、唐人街探案2,最新电影世界,没有进不了的,只有想不到的,一切尽在唯我独尊

  • 长嫂难为:全能农女发家史最新章节

        21世纪的全能军医阿九,殉职穿越到大周朝,成了小农女叶红,面对那些极品渣渣,她毫不客气地提醒:“我是阎罗殿走过一遭的人,死时胸前堵着一口压不下去的气儿,气不顺,脾气就暴,不好惹,你们还想像以前一样奴役我压迫我别说门了,连窗户都没有!不知死活的,就放马过来,老娘一巴掌把你们拍到墙上想抠都抠不下来!”某男专业甩锅:“拙荆脾气暴不好惹,我是个惧内的,不敢休妻再娶个贤良淑德。”叶红冷笑:“哼,算你识相!”

  • 神医帝凰:误惹邪王九千岁最新章节

        她,华夏国顶尖女军医,一朝穿越,成为国公府痴傻二小姐;他,来自异界的神秘人,陷入黑洞,化身人人畏惧的假太监。当女军医嫁给假太监,又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与激情?“夫君,听说你容颜不老?”“夫君,听说你武功绝高?”“夫君……呜……放开我,这样不得体!”

    本章内容提要:
    ...    虽然是女儿身,但自家这位堂姐“巾帼不让须眉”,武道上生猛的一塌糊涂。王冲在她手中从来走不过三招。     打那是打不过了,那就只能是逃了,偏偏自家这位堂姐长袖善舞,交游遍天下。她的闺蜜多不胜数,遍布整个京城。     王冲跑哪里,都逃不过她那些闺蜜的耳目。关键,王冲还不知道一路上经过,哪个站在路边买脂粉的女子......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