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家伙好快的反应!”

    王冲皱起了眉头。

    姚家人的反应比他想像的还要快得多。

    “那两个人从我们离开家里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跟踪了。不过那时候我们还无法肯定。但是现在已经基本可以确定,他们是冲着我们来的了!”

    孟隆凑近耳边低声道,声音非常的肯定。

    王冲沉默不语,心中却是汹涌起伏。

    广鹤楼上,自己和小妹破坏了姚广异的计划。虽然王冲已经尽可能的小心,并且不引起人怀疑。

    但是姚广异老奸巨滑,疑心极重,难道自己在广鹤楼的行动已经引起他怀疑了?所以才派出姚风来跟踪自己?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恐怕就大大的不妙了。

    王冲还不想在这个时候早早的引起他们的注意!

    “两位大师,你们会经文吗?”

    王冲心中一动,突然回过头来,看着两名身毒大和尚道。

    “经文?”

    两名僧人大为诧异,不明白王冲为什么会问起这个。不过,两人还是如实回答:

    “这个还是略知一点。”

    开什么玩笑,身毒的僧侣若是不会经文,那天下就没有会经文的和尚了。王冲这番话相当于问母鸡会不会下蛋。

    “太好了,那可不可以请两位大师为我念一段经文?”

    王冲一拍手掌,笑嘻嘻道。

    两名胡僧心中莫名其妙,不明白王冲为什么会这个时候让他们念经。不过,达成了海德拉巴矿石的协议后,两人心中却了一件大事。

    帮王冲念一段经文也只是小事一桩。

    “当然可以。”

    两人爽快道,声音一落,立即为王冲唱起了一段梵音经文。

    ……

    “这小子到底在做什么?”

    “开什么玩笑?他一大清早出门,就是为了找这两个和尚,替他念经吗?”

    当前方的街道上传来梵音禅唱的声音,街角的地方,两名姚府的护卫面面相觑,目瞪口呆,有种被戏弄的感觉。

    王冲一大早的出门,神神秘秘的,两人还以为抓到了什么重要的信息。没想到搞了半天,居然是在找两个胡僧念经玩。

    这也太离谱了吧!

    两人完全无法明白,这些纨绔子弟脑袋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说什么来着?我就说这小子狗改不了吃屎,公子太高看他了吧怎么样,没说错吧?你自己看看,这小子有哪点值得我们这么浪费精力的?好好的一大清早,全被这小子白费了。”

    为首的姚府疤脸护卫满肚子的怨气,看到王冲在远处嘻嘻哈哈,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满腹的

    “这个,也不能这么说吧。老爷和公子肯定是有他们的想法。”

    另一名护卫吱唔道,满脸的尴尬。

    “想法?嘿!你是说这个吗?依我看,老爷和公子就是太小提大作了。一个半大的孩子而已,能掀起多大的风浪?”

    为首的疤脸护卫道,一脸的嗤之以鼻:

    “而且真要跟踪,不是应该跟踪他那个小妹吗?广鹤楼的时候,你不是也在吗?这小子只是个陪衬,真正厉害的是他那个小妹。那才是我们真正应该跟踪的目标。”

    另一名护卫嘴唇张了张,想要说出反驳的话来,但却发现自己无言以对,根本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只得到:

    “再看看吧,再看看吧。说不定还有什么其他的发现!”

    “看?还看什么?浪费了一上午不够,难道还要再浪费一下午吗?你想等就等,反正我是不奉陪了。”

    疤脸护卫一脸不耐道。

    另一名护卫嘴唇张了张,欲言又止。目光掠过远处,却见两名胡僧已经结束了禅唱,王冲身子一躬,已经将两名胡僧请进了自己的马车,正往王家府邸的方向去了。

    看样子是准备把两名胡僧请到家里唱!

    “诶!”

    第二名护卫叹息一声,终于打消了心中的念头:

    “还是算了吧!公子有言在先,任何消息都要及时回报。我们还是回府中去汇报消息吧。”

    两人说着一起悄无声息的转身离去。

    “公子,他们已经走了。”

    马车上,孟隆放下车厢尾部的暗帘,扭头对一旁的王冲道。他仔细看了很久,那两人确实没有跟上来。

    “很好,那我们现在去大理寺!”

    王冲微微一笑,似乎料到。

    “希聿聿!”

    烈马长嘶,缰绳一带,整辆马车便调过头来,在十字路口一拐,猛然拐入了另一处岔道,向着中土大理寺的方向驶去。

    ……

    大理寺是京城负责所有狱讼,以及契约纠纷的地方。

    但这个地方最重要的作用,还是关于契约的公证和备案。任何契约一旦在这里公证,就具有很大效力,等于整个大唐帝国为此背书。

    因此,不管契约的哪一方,都不敢轻易的违反。

    对于许多第一次打交道,还不熟悉对方底细的商人来说,到大理寺来备案是最好的选择。甚至连许多大食、西域、突厥、乌斯藏、新罗等国的胡商,到京城的第一件事情,也是选择去大理寺公证、备案。

    兵贵神速,京城里巨商富贾大多,王冲也怕夜长梦多,中途再出现什么变故,所以急急的拉着两人到大理寺公证。

    而对于两名身毒的胡僧来说,有大理寺公证,这样也等于多了一层保障。

    ……

    “呼!终于成功了!”

    王冲扫了扫手中的契约,从大理中走出来,心中轻松了很多。

    “两位大师,多谢了一个月内,我必然会付给你们300钧矿石的钱。但同时也希望你们能够信守诺言。”

    王冲转过头来道。

    “那是自然。神明在上,我们身毒人是绝对不会背弃诺言的。”

    小路旁的大槐树底下,两名僧人一脸的认真。

    初见的时候,两人本来对眼前的少年是有些排斥的。也并不认为他是两人在中土寻找的合适伙伴。

    但是这一趟下来,两人对王冲的感觉已经截然不同。

    这个少年的思路和普通人完全不同,那个所谓的“销售代理权”他们到现在都还有点没弄明白。

    而且,他的身份似乎比两人想像的还要尊贵许多,这一点,两人在大理寺里的时候就感觉出来。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对于海德拉巴矿石在大唐的销售来说,却是一个极好的消息。

    “两位大师,我们就在这里分别吧。如果有事,到时候我们再联系。”

    王冲看着两人道。

    “嗯。”

    两名胡僧点了点头,迈开步子,大步离去。

    看着两人消失在另一个方向,王冲慢慢的收回了目光。

    “……接下来,就是想办法怎么弄到90000两黄金了!”

    王冲心中喃喃自道。

    虽然从两名身毒胡僧那里要来了海德巴拉矿石的代理权,但是接下才是真正头疼的时候。90000两黄金不是个小数目。

    王冲一个月才几锭银子的月例,如果用月例来还,王冲恐怕一辈子都别想凑齐这笔钱。

    “头疼啊!还是先回去再说”

    王冲拍了拍脑袋,转身向自己的马车走去。

    “轱辘辘!”

    一阵隆隆的马车声传来,王冲才刚走了几步,眼前一花,一辆青铜色的马车突然横亘在他身前,正好横插在他和马车之间。

    王冲一怔,下意识的抬起头来。马车上一朵看着有些熟悉的青铜花饰立即映入眼帘。看到这朵青铜花饰,王冲好像被人抽了一巴掌,脸色煞的一白。

    “不好!”

    王冲脸色一变,刚想转身逃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一只羊脂白玉般,透着阵阵芳行的手臂仿佛灵蛇般从马车缝隙伸了出来。

    这只手臂的速度看着并不快,但是以王冲的能力居然闪避不了,只一下,就被狠狠的揪住了耳朵。

    “小兔崽子,看见姐姐,还想逃?”

    雅致的马车厢里,传来一个女子傲气的哼哼声,听起来得意洋洋,似乎对于自己一把就揪住了王冲的耳朵非常的自豪。

    “亲爱的堂姐,别抓了,别抓了,我不逃了,不逃了……”

    王冲被那白玉般的葱指揪住,扭了一圈,整个耳朵通红,火烧一样,痛得直哼哼。

    “你叫我什么来着?”

    马车里的女子不满的哼了一声,隐隐还可以听到一阵格格的声音,似乎马车里不止一个人。

    “我错了。二姐,二姐!”

    王冲见风使舵,连忙改口。没有小妹在这里保驾护航,就靠申海、孟隆两个,绝对不是自己这个“二姐”的对手。

    事实上,恐怕就算小妹在这里,也绝对不敢对自家这位“二姐”出手。最大的可能就是自己贴上去,粘在她身上,一脸孺慕,“二姐”、“二姐”的腻声叫个不停。

    “这还差不多!”

    马车里,那女子满意的点点头,手指一提,马车门轰隆一声打开,王冲感觉自己就像一个风筝一样,被提进了马车里面。

    就像是从一个世界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一样,王冲眼前看到了满目的红色。

    “你们两个不用等了,都回去吧。王冲这小子我带走了!”

    电光石火间,耳畔传来那女子对着申海、孟隆颐指气使的声音,说完马车便轰隆隆的上路上。

    王冲定下神来,这才注意到进了另一个人的马厢里。这是一个巨大的,以红、粉二色为主,明显具有女孩子特色的宽大马车厢。

    地毯是红色的,就在自己的对面,王冲看到了一名身材丰腴的,端庄大气,看起来大约二十四、五岁左右的年轻美女,正低头修理着自己的寇红的指甲。

    在她旁边,一位身材婀娜的红衣女子玉指轻捂,看着自己格格格的笑。

    王冲不认识旁边的红衣女子,但被人这么盯着笑,心中也是尴尬的很。

    “二姐,你找我?”

    王冲看着那正修指甲的年轻美女,硬着头皮道。

    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堂姐了。

    自己这位堂姐,就是那种任何人看到都会忍不住从心里产生一种大姐姐般感情的人,并且忍不住想要去靠近她。

    但是这些人里面绝对不包括王冲。

    和其他人不同,只要看到这位“大姐姐”,王冲就会忍不住产生一种“害怕”逃跑的冲动。

    在这个世界,能令王冲害怕的女人不多。

    偏偏自家这位堂姐就是其中之一。

    王冲最叛逆的那段时间,连自己母亲都管不住。但偏偏,在自家这位堂姐面前,王冲就像落在如来佛手掌里的孙猴子,怎么都翻不起什么浪花来。

    在中土神洲,世家大族当权利达到鼎峰,就会追求人丁兴旺。王家也是如此。不算自家同母所出的兄弟姐妹,那些叔叔、伯伯、姑姑生的子女都是一大堆。

    自己这位堂姐就是大伯所出的第二个女儿。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二章 堂姐王朱颜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二章 堂姐王朱颜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二章 堂姐王朱颜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二章 堂姐王朱颜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十二章 堂姐王朱颜】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仁心圣手最新章节

        一门驻颜益寿的奇术,一双起死回生的圣手,再加上那口妙用无穷的神秘黑鼎,终有一日,悬壶济世的小青年会天下无敌、举世无双!

  • 娇妻难追:顾少的千金宠妻最新章节

        六年前她抛下一切抛下他无故失踪,六年后她重现在他眼前,却发现他性情大变。rn她只想找出暴力事件背后的真相,竟不小心落入他精心布置的陷阱。rn他将她囚禁在怀,笑容邪魅而危险:“林乔,你以为我还会放过你第二次?”rn小女人微微一笑碰上他的唇,得意地看着他露出的一丝慌乱:“不然,你要把我怎么办?”rn顾宸铭捏起她的小脸,言简意赅:“结婚!”

  • 警妻有毒最新章节

        她是许半夏,消失十年,再次回归时,已是顶着她人的记忆,换了副容颜之人。茫茫人海中她与他在一场案件中相邂逅,然而她却忘了他。他也没有认出她,只是觉得她与他要寻之人,回眸一笑之间有些相似。他是沈流年,京城有名的太子爷,叛逆中带着戾气,却在遇见许半夏后,甘愿为她化为绕指柔。见到她心口上的疤后,越发确定她就是她。之后的日子他步步为营,只为把寻了十年的幼妻圈回自己的羽翼中。房间内,他搂着她的细腰,头枕在她的胸口处。语气深沉:“这次你若妄图从我身边离开,就先挖了我的心!取走我的命!”她面颊贴着他蓬松的发,低声轻喃:“离开你,我怎么舍得。”

  • 茅山力士最新章节

        跳出六道轮回的双面修罗,带着一身怨念的三生尸煞,痴情的影魔,凶毒的苗蛊...
        鬼由人生,人又何须畏鬼?
        是因为真正可怕的不是鬼,而是人心!

  • 农家有女宠上天最新章节

        昔日的高级白领女强人,如今的农家闺女懒丫头,田笛都接受了;可她不敢相信,这个世界真可怕,村民太疯狂,八卦比天大,媒婆都成了人贩子!生活技能从零学起,砍柴?烧火?种地?持家?抱歉,她不会!最让田笛崩溃的是,如何和一个面瘫的汉子过日子?田笛,“养家糊口?”汉子,“有我!”田笛,“发家致富?”汉子,“有我!”田笛,“生娃?”汉子,“有我……”田笛,“你这么厉害咋不上天?”汉子面无表情的打量她半晌,“你想上天?”田笛噗……KO!

  • 主神建设游戏最新章节

        主神建设流,石唐获得残破的梦幻龙界心核,开启了创造世界的光荣使命,用梦幻塑造现实,驾临诸天万界。js330

  • 所爱隔山海最新章节

        黎明尔跟甄爱是在泰国曼谷相遇的。他恰巧帮过她,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再次见面,她已经换掉了从前的容貌,而他却被好友害得一无所有。而她却选择倾尽所有,带他走出人生困境。

  • 最强红包最新章节

        【本年度最火小说】从一个神秘人手中获得一部天道神机,秦文瞬间从一名普通的屌丝变为学校中的风云人物。与此同时,各种机遇不断来袭,偶然间救了女同学、凑巧认识了美女护士、碰巧帮助了腹黑女、恰巧邂逅了冷艳杀手、顺手帮助美艳厨娘解围……

  • 重返九六:上校缠上身最新章节

        人生可以重来,苏豆蔻决定她再也不要当包子了。虐渣男,揍极品,拆白莲,发家致富奔小康。当然最好还能拐个男神小鲜肉了,谁知道小鲜肉没拐着,却睡了一个老腊肉还是军营里一个万年老腊肉。苏豆蔻揉着腮帮子表示,老腊肉太老,不好下口。老腊肉面无表情,嫌他老?那他可要身体力行的告诉她什么叫做姜还是老的“辣”。

  • 神医师傅求带走最新章节

        现代女佣兵夏琳琅一朝穿越,还没等回过味来,就差点被亲爹打死“逆子!逆子!你给我滚出去!”夏琳琅对此表示,“你让我滚我就滚,那我不是很没面子?”谁知会遇到白衣飘飘的神医……“师傅师傅,求带走,求包养!”

  • 灵武天穹最新章节

        灵道?人人皆修,唯我独登巅峰。救世?沦为灭世,大义视作无情。试问!身负天罪又如何?逐落下界又如何?五数之载,我必卷土重来!平镇四界,傲视鸿蒙!漫途征战一世,终却醒悟千番!这世间种种,不过…一纸淡泊。乱世争锋千百度,无休止于天穹间!

  • 冥妻威武最新章节

        因为自己欠下的风流债,最终被女鬼缠身。逃命的途中。竟然阴差阳错地成了摸金校尉!不仅拉帮结派,家缠万贯,还跟着貌美如花的…

  • 血棺重生逆天妃最新章节

        天之娇女遭白眼狼陷害沦为他人修炼的炉鼎,借尸还魂醒来竟置身在血棺之中,关键是!压在她身上邪魅嗜血的妖孽是谁?卧槽……诈尸?某女暴怒,敢调戏她?千年僵尸又如何,推倒再说!傻子、废物?她浅笑!这一世,她会将那些欺她、辱她、害她,谋夺她身份的人渣统统踩在脚下,千倍奉还。世人皆知她是傻子怪物,任意欺辱,唯独他慧眼识珠,对她纠缠不休!气得她忍不住多吃了几个小笼包,害得肚子圆滚滚的一天比一天大……

  • 倒霉诡事最新章节

        一个倒霉蛋,当他遇上了一个阴阳眼女孩,成就了倒霉的最高境界——活见鬼。

  • 指镌星空最新章节

        作为物质构成的人类,与反物质构成的鬼魂不相容。rnrn未来地球的组织开发的一种吸收鬼魂能量的仪器,被一个普通少年获得。rnrn都市里的灵异杀人案件,名胜古迹中隐藏的牛鬼蛇神,远古森林里的战争阴魂,数之不尽的危机蛰伏在前方……rnrn现实与理想的冲突,情感与利益的矛盾,在逆境中互相依赖,那一次你与我紧紧握住的手,将是跨越无数个星系,也再难分开。rn

  • 武灭阴阳最新章节

        大道万千,执掌其一可通玄,
        术法多变,参悟其源是不凡。
        有情无情,只在心中一念间,
        苍海云巅,生死由我不由天!
        这是一个盛世,也是一个末世!
        这是一个妖孽层出的纪元,也是无数天骄湮灭的年代!!
        先天源师,惊天动地!天脉之血,逆转生死!
        黄金圣城,威慑四方!寒魔之森,冥气滔天!
        无尽海上,漂浮着无数古老的秘密,在那终极之地,究竟是否有着答案!
        猪脚陈天,先天绝脉,得老祖残灵相助,开启修行之路……

  • 农门贵女:绝品小厨娘最新章节

        坐拥数百万粉丝的美食大V,竟然因为误食毒蘑菇而一命呜呼。死而复生,却成了脏兮兮的农家小厨娘,还被强行拉上了花轿,要给地主家的傻儿子冲喜!脸上笑眯眯,内心mmp。奋起的大V自然是以美食征服世界:清焖莲子,玉带虾仁,花蓝桂鱼……虽为厨娘,却走上了人生巅峰!但是等等,这个傻儿子夫君怎么会摇身一变,成了自己原本的男神——那个传说中帅死的王爷?

  •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最新章节

        师妹我来了……苏浩走进都市,却有一个漂亮总裁师妹在等着他照顾!

    本章内容提要:
    ...    “这些家伙好快的反应!”     王冲皱起了眉头。     姚家人的反应比他想像的还要快得多。     “那两个人从我们离开家里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跟踪了。不过那时候我们还无法肯定。但是现在已经基本可以确定,他们是冲着我们来的了!”     孟隆凑近耳边低声道,声音非常的肯定。     王冲沉默不语,心中却是汹涌起伏。     广鹤楼上......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