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夫人心中对王冲期待有多大,这个时候失望就有多大。这种情绪不止是针对王冲,还有自己。

    养不教母之过,如果不是自己一味对王冲太过姑息,又哪里会闹到这种地步。

    “娘亲,对不起。孩儿知错了!”

    王冲跪在地上,低下头来,心中自责不已。虽然他这么做,完全是为了父亲,也是为了王家,王冲也并不认为自己错了,但是在这件事情上,母亲却是完全不知情的。

    王冲也没有办法向他说明,一切还要等到半个月后才行,只有父亲自己发现姚广异的阴谋,母亲才会明白自己的一片苦心。

    “娘亲,这件事情小哥根本没错!”

    突然,一个有点执拗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声音银铃般清脆。听到自家的小哥不断认错,明明受了委屈还不说,王小瑶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

    虽然很怕娘亲,但王小瑶更看不得自家小哥受委屈。

    “这件事情明明就不是小哥的错,为什么要说小哥错了!”

    王小瑶执拗盯着自己的母亲,一脸不服气道。

    “你说什么?”

    王夫人吃了一惊,瞪大了眼睛,随即被王小瑶气得浑身发抖,“你还敢顶嘴!”

    “小妹,快别说了。”

    王冲也吃了一惊,连忙拉了拉自家小妹的小手。但是这一次,居然被小妹甩开了。

    “哼,为什么不能说。”

    王家小妹牛脾气犯了,这次完全不听王冲的了,“那个姚风指使马周陷害小哥强抢民女,我和小哥去教训他,难道这样也错了吗?”

    “什么?你说是姚家的姚风让指使马周来害你哥哥?”

    王夫人这次真的吃惊了,看看跪在地上的王冲,又看看一脸执拗,梗着脖子的王小瑶,很显然,这件事情她并不知情。

    “当然!我亲眼所见!马周那家伙都承认了!”

    王小瑶理直气壮道。

    十岁的小女孩思想想当单纯,她到现在为止,还以为王冲带她到广鹤楼去教训姚风是为了报仇。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在这件事情上,他是完全支持自己小哥的。

    王夫人本来怒不可遏,但这个时候突然怒气平息了不少,怔怔的看着两兄妹说不出话来。王冲强抢民女的事,王夫人本来也是不信的。

    自己的孩子或许顽劣不堪,不服管教,或者游手好闲,喜欢跟些不三不四的人交往,但王夫人相信,他再怎么样的恶劣,也不可能恶劣到这种地步,干出这样的事情的。

    之所以教训他,是因为不管王冲有没有做,他强抢民女的名声已经出来了,连带的王家的清誉也受到了影响。

    而外面的人是不会在意真相如何的,他们只会知道这件事情是王冲干的,而王家是王家的子孙!

    “真的?”

    王夫人道,却不是看向王小瑶,而是望向跪在地上的王冲。

    “嗯。”

    王冲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虽然他并不是为了报仇才是广鹤楼的,但小妹这么说也并不算是错。

    “诶!”

    王夫人深深的叹息一声,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王冲两兄妹闯出这么大的祸,牵涉到姚王两家,甚至捅到当今圣上那里去了,按道理不能不狠狠的教训一顿。

    但是姚风利用马周设计暗害王冲,弄得王冲在京城名声扫地,王冲气愤不过,带着小妹上广鹤楼去教训他,这又是情理之中。

    王夫人虽然不喜欢王冲兄妹到处惹祸,但夫君毕竟是镇守边陲的将领,王夫人同样也不希望自己生出孩子是个畏手畏脚,毫无性格的懦夫。

    从这一方面,王夫人内心其实是并不认为王冲兄妹的行为有什么错的。

    “起来吧!”

    王夫人叹道,“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向你大伯父解释说明的。只要这件事情不是你的错,就算圣上问起来,我们也算有个交待。”

    “多谢娘亲。”

    王冲站起来,心中长长的松了口气。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小妹,王冲心中也不禁感谢无比。

    这个时候,王冲也不由暗暗庆幸这次行动幸好带上了小妹,要不然这件事情还真不好怎么解决。

    “咯咯,不错吧!”

    看到自己的小哥看过来,王家小妹毫不谦逊的抬起了自己傲骄的小脸。王冲咧嘴一笑,赶紧偷偷翘起一个大拇指,满足自家小妹的骄傲心理。

    到底是自家小妹,没白疼!

    “……不过,这件事情虽然是姚风的错,但你们两也太不像话了。”

    就在这个时候,耳中再次传来母亲赵淑华的声音。听到母亲的声音,两兄妹脸色顿时垮了下来。

    “特别是你,一个女孩子家,跟男孩子一样跟人打架,像什么样子?”

    王夫人目光一转,看着刚刚跟自己“顶嘴”的王小瑶,再次数落起来。

    “是,瑶儿知道错了!”

    王家小妹臭着脸,一脸“就知道会这样子”的样子,低着头,脚下无聊的乱踢,对于自家娘亲的话,完全是左耳进,右耳出。

    “以后再有这种事情,告诉你小哥,你不去!他要是敢多说,告诉我,我打断他的腿……”

    王夫人没有放过这个“家教”的机会,继续唠叨着。

    王家小妹圆溜溜的眼睛开始东瞟西瞟,明显心不在焉,想要开溜。

    王冲看到这一幕,心中失笑,已经知道她想要干嘛了。

    “娘,我肚子好饿啊,要不我们先去吃饭吧。”

    王家小妹两只小手突然按着肚子,一副可怜兮兮,委屈至极的样子道,说着肚子里还传出咕咕的声音。

    王夫人心肠一软,但很快又板起了脸色,“吃饭的事情一会儿再说,以后不许再跟人打架了。”

    “咦,快看,那边是谁来了?”

    王家小妹突然抬起头,瞪大了眼睛,一脸惊奇道。趁着母亲惊诧回头的刹那,王小瑶一拉自家的小哥,撒丫子就跑:

    “小哥,快跑!”

    王冲失笑,甩开手臂,就像事先演练过无数次一样,跟着自家小妹撒丫子就跑。身后,传来王夫人气愤至极,怒不可遏的声音:

    “王小瑶!你敢跑,我要关你三天禁闭!”

    ……

    广鹤楼的事情,王冲暂时算逃过一劫了。

    一大清早,打探到了两名身毒胡僧的消息。

    王小瑶果然被关了三天禁闭,王冲过去找她的时候,已经见不到了。而王父虽然说晚上的时候回来处置他们,但一直到深夜都没有动静。

    没有意外,父亲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调回边陲,一切都和上一世一模一样。

    王冲躺在床上,双手交叉,枕在脑后,却怎么也睡不着。

    白天的事情再次浮现在脑海,两个身毒胡僧居然早早的返回故地,这是王冲怎么也想不到的。

    “不应该的,难道大唐和乌兹钢真的就有缘无份吗?”

    王冲躺在床上,感到深深不甘。

    以自己的情况,想要空手套白狼,积累一笔初始的巨大财富,乌兹钢是最好的机会。虽然并不是说错失了这个机会,王冲就找不到其他的替代方法了。但是任何的其他赚钱机会与之相比,都要逊色许多,要不然,王冲也不会下意识的就想到“乌兹钢”了。

    不止如此,乌兹钢还拥有另一重,特殊的意义。

    上一世,大唐错过了这个机会,最后使得乌兹钢被敌人所用,结果成千上万的大唐精锐倒在了乌兹钢武器的刀下,血流成河。

    这对大唐是个巨大的打击!

    王冲对此印象深刻,因此才会特别的耿耿于怀,想要改变这一切。

    这一世,乌兹钢还刚刚出世,名声不显,这是极好的利用的机会。王冲本来以为可以利用好这个机会,即为自己积累一笔财富,也可以为中土神洲谋利,没想到还是失败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因为我重生的原因,大唐最后连一丁点的乌兹钢都得不到吗?”

    王冲躺在床上,心中隐隐有些不对,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是被自己忽略掉的。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王冲从不认为利用别人的长处有什么错。脑海中,王冲把上一世关于乌兹钢的事情仔仔细细的又过了一遍。

    上一世,王冲分明记得是有个家族接触过这两上身毒的胡僧,并且从他们手中以高价购买了一些乌兹钢,如果这两个身毒僧人现在就回去了,岂不是说,那个家族买不到乌兹钢,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王冲心中此起彼伏,百思不得其解。

    “不对!”

    不知过了多久,王冲突然想到了什么,心中一惊,猛然从床上一跃而起:

    “那两个身毒胡僧只会梵语,不会中土的语言,大金牙一个丁点梵语都不通的人,怎么会和他们说过话,而且还说他们怪里怪气?”

    王冲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身毒位于西域以西,距离中土遥远,那里的僧人很少会到中土来。

    即便过来,那些过来的身毒僧人大部分也是会中土语言的,在沟通方面没有问题。但是这两个身毒的僧人不同,他只会梵语,其他一概不会,就连塞外的胡人和西域的诸胡也听不懂他们的话。

    正因为这一点,使得根本没人知道他们要干什么,更加没人知道他们卖的是乌兹钢。所以乌兹钢矿石的事情曝露之后,前世才会引起这么大的哄动。

    曾经有人说过,如果大唐会梵语的人不是那么凤毛麟角,如果当时有人能询问那些身毒僧人,如果海德拉巴的乌兹钢能够为大唐所用,那么大唐的国力将会截然不同,变得更加的强大。

    大金牙说他们说话阴阳怪气,他如果没有见过他们,是不可能这么过的。

    “不对,大金牙见到的是吐火罗的僧人,根本不是身毒的僧人!”

    王冲脑海里思考了一遍,想起前世的一个典故,突然之间明白过来。吐火罗和身毒庇邻,那里也信奉佛教,并且建造了巨大的佛陀卧像,极其壮观,而且经常有不少吐火罗僧人到中土来传经传教。

    由于大唐对极西之地的国家很少了解,所以这个时代,经常有人把吐火罗的僧人和身毒的僧人混为一谈,甚至直接认为吐火罗就是身毒,身毒就是吐火罗。

    大金牙说这些人是说话阴阳怪气,这分明说的就是吐火罗啊!

    想到这里,王冲心中一片大喜,原来的郁结顿时一扫而空。如果大金牙见的不是身毒的僧人,也就是说那两个身毒僧人还在大唐,还在这里,换句话说,自己还有机会!

    这一刹那,王冲感觉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舒张,心中一片愉悦。

    大金牙虽然给了王冲一个错误的消息,但是王冲也并非毫无所得。

    “白玛瑙珠宝铺。”

    王冲想起了大金牙说的那个地方。

    吐火罗距离中土遥远,那里的僧人前往大唐的时候,都是搭乘的某些西域昭武人的马车。王冲前一世的时候就知道,这些人马都是固定的,只有某些特定的昭武人,才会搭乘这些僧人。

    身毒和吐火罗庇邻,前来大唐也只有一条道。如果能多白玛瑙珠宝铺那里问到吐火罗僧人的行踪,那就一定也能问到两名身毒僧人的行踪。

    想到这里,王冲再也坐不住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七章 王冲的发现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七章 王冲的发现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七章 王冲的发现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七章 王冲的发现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七章 王冲的发现】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九霄圣主最新章节

        千古王朝第一奇才,在逃亡中被天外飞仙打入神威绝地。
        巧得传承道图转世轮回,以音乐之道重入修行界。
        君临乱世安天下,道破天机定乾坤。
        一只獒一把刀一曲长歌,却杀出了一段永生不灭的旷世神话。
        飞仙何所惧,行者亦平凡;天机震寰宇,一刀破九天。
        QQ交流群:134472884

  • 心情语最新章节

        只是写写心情

  • 位面手机最新章节

        手机中被装入一个根本不存在的app,开启位面穿越之旅……    打脸,收集宝物和美眉,制霸现实和各个影视剧位面……    【穿越位面的,不止你一个……】js330

  • 将军:夫人在您的身体里最新章节

        他是战场上百战百胜的战神不过是在河边洗个澡而己就被一个女人的灵魂占了他的身体令他愤怒的是这个女人还嫌东嫌西于是战神大人炸毛了她是21世纪的一个孤女生长于孤儿院却聪明灵俐调皮在又一次捣蛋后她穿进了一个古代男人的身体里从此两人共用一个身体……二十一世纪的少女与异世界里的战神将军,两个灵魂在一个身体里,且看他们如何相爱相杀…

  • 黑曜魔石最新章节

        “征服世界?这种小事值得我苦心经营这么多年么!”萨尔德似是打开了话匣子,已完全不在乎眼前的这个敌对势力的存在,“二十年,我已经等了二十年了!二十年前,当我从死亡边缘爬了回来时,我就在想:为什么世人的命运都要由众神来主宰?众神站在高高的云端,却看着下面的人在辗转哀嚎,这不公平!为什么我们不能主宰我们自己的命运,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掌控众神的命运?是的,我不光要掌控尘世,我还要推翻众神!我要让那神都臣服在我的脚下,他们的命运由我说了算!而实现这个目标的其中一环便是利用魔神!”小说预告片:v.youku.netdI4oTy4.htm1B站av22286o6js330

  • 傅先生,旧生难再续最新章节

        被继母算计,静歌爬上了景城最矜贵男人傅言深的床。

  • 梦里蔷薇开最新章节

        安柒柒是十七岁时遇见周墨铭的,彼时的安柒柒深陷泥沼却固执骄傲。二十三岁的周墨铭带着霸道与深情,插手她的灰暗人生,打破她的画地为牢,予她阳光,施她恩泽。她于周墨铭是手掌里的蔷薇,他于安柒柒是供奉于心的天神。

  • 神婆蛊事最新章节

        米神婆婆离世,她继承遗志,开天眼,收灵狐,降鬼怪……一幢幢离奇的杀人案件,和出神入化的降鬼经历,她以为都是真实,醒来却发现是梦一场,但梦醒时刻,却更加让她毛骨悚然,还有更多恐怖的事情向她袭来……

  • 亲爱的王爷殿下最新章节

        大洵王爷周瑾云因为一场意外穿越至自己陌生的二十一世纪,意外的遇见了与自己去王妃一模一样容貌的乔薇薇,暂时与其同居。其过程他还阴差阳错的成为了周家大少爷,卷入了他们家族之间的明争暗斗,以及联姻...
        且在这过程中,关于乔薇薇和蛮柠柠是否为转世,以及王妃之死这两个问题有着很深的疑惑。
        在谜团逐渐揭开的同时,原本与他在生活中相看两厌又似欢喜冤家的乔薇薇在与他相处的过程对他暗生情愫而他却对这段感情后知后觉...
        不料与他婚礼当天,因为意外,乔薇薇魂穿至周瑾云的朝代成了西蛮公主赫兰乔乔.
        但两人却可惜的将与对方的美好记忆全数遗忘。
        自此,换了身份,容貌却依旧未变的她,在这架空的时代与他展开了一段全新的故事...
        关于折扇,究竟还藏着什么秘密呢?
        两人究竟能找回关于彼此的那一段记忆吗?

  • 猛鬼宠物商店最新章节

        街口有家宠物店,幌子是个鬼字。店主说:“有心的人,比无心的鬼更可怕……”

  • 一生一世笑皇图最新章节

        他爬上她的床:“你想不想得到我的身体?”她无情推拒:“不想,请滚!”却蓦然被他压住:“那就只能我来得到你的身体了!”他,北辰皇朝众皇子中,最善凌虐人心的——恶魔。她,21世纪里,充满恶趣味臭名昭著的——变态。当恶魔遇见变态,还组了个队成了夫妻,其他人就只能倒血霉了……【听说是有爱宠文】:北辰邪焱:“暗恋,是世上最怯懦的情感,不过是人性的深处藏着自卑,因为怕被拒绝,所以才默不敢言。”夜魅:“你想说什么?”北辰邪焱:“我想说,如果你真的喜欢我,不妨说出来,何苦暗恋?”夜魅:“抱歉,我并不暗恋你!”北辰邪焱:“那好,我暗恋你。”【又仿佛是虐文】:洞房花烛。他气度优雅,似高贵的神祗,撩起她胸前墨发:“...

  • 神级大工匠最新章节

        因涉嫌走私文物,大伯入狱后自杀身亡,留下的古董行随之倒闭,林风一夜之间从准富二代变的一贫如洗,就在这时,林风外得到儿时玩具中的黑色石块,激活了匠心系统,获得神奇的鉴宝能力,从此林风游走在各大鉴宝行当之中,与各种美女暧昧不断……

  • 快穿之我成为“女主”的那些年最新章节

        苏亦涵长相好、气质佳、头脑聪明,但偏偏没有女人缘。每次交往到最后都是以“你是个好人,可是我们不合适”为结尾。某天他被绑定了一个叫做“男配逆袭上位”的系统,从此在各个世界中穿梭,为了成为男主,顺利脱单而奋斗。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自己发现自己可能拿错了剧本。因为他觉得自己取代的可能不是男主,而是女主……

  • 宫惑最新章节

        岐国二十一年太子夙羟迎娶太子妃胡毋氏大婚之日,胡毋氏突然失声而后,胡毋氏连怀三胎,均胎死腹中产第四女时,夙羟平宫乱继位,亲入产房,目睹女儿嘴角带笑来世赐长女名为四平,封胡毋为后四平七岁,胡毋王后遇刺身亡据赶往的宫人说,听得失声十年的哑后一声暴喝,而刺杀的太监自尽当场。目睹母亲遇刺的四平公主精神失常而这一切的背后,究竟是怎样不为人知的隐秘?

  • 撩妻承婚,腹黑老公严肃点最新章节

        女主版:富养十八年,黎湘最后发现自己竟然是当年被抱错的孩子。养父母怨恨她,亲父母疏离她。爱了十八年的男人从始至终都不爱她。哪怕,她曾怀过他的孩子。为救同胞亲弟,与养父协议,冒名顶替嫁入豪门,与旧爱朝夕相对。他携旧爱观她一身狼狈,将她置身豪门漩涡。男主版:在霍天擎的眼中,黎湘就是一个诡计多端的女人。他娶她,是为了报复她,报复她的欺骗与背叛,也为了应付家中长辈的催婚。可是为什么,黎湘却跟印象中的他越来越不像。直到,他亲眼看见她抱着一个孩子,那个孩子,管她叫妈妈。

  • 小妖逆天记最新章节

        修道目的何在?延年益寿,抑或是证得大道,成仙拜神?童柯、邵峰、蒙生三个身份离奇的少年,因机缘巧合走到一起,成立了妖帮,走上一条搅动人、魔、神三界的修道之路,解开了人族、魔族和神族的关系之谜。人神有何之别,神魔有何之分,人魔有何不同?觉醒过来的人们惊讶地发现,亘古笃守的真理,居然是天地间最大的谎言、最毒的阴谋、最恶的骗局!于是,在蒙生、童柯、邵峰的带领下,走上了一条旷古未有的逆生、逆世、逆天之旅!

  • 最强至尊兵王最新章节

        中国有一支不存在特种部队,没有番号,没有驻地,更没有身份。他们是中国最强的战士,兵中之王,而其中最强的士兵被誉为‘龙首’,人称人间兵器。天煞命格,一生独行,背负潜龙行动远走他乡,为国之刃,撑起中华脊梁。好男儿自当一世忠一国,一生爱一人!

  • 绝品兵王最新章节

        特种部队精英暗夜小队队长莫寒,在某次执行任务中突然发疯,显示出了严重的暴力倾向,违背军纪,被专业心里辅导师定性为战争创伤后遗症,考虑到其个人单兵作战极强,病发的危害性太过恐怖,建议送到封闭的精神病院强制治疗,并清除其全部档案资料。

    本章内容提要:
    ...    王夫人心中对王冲期待有多大,这个时候失望就有多大。这种情绪不止是针对王冲,还有自己。     养不教母之过,如果不是自己一味对王冲太过姑息,又哪里会闹到这种地步。     “娘亲,对不起。孩儿知错了!”     王冲跪在地上,低下头来,心中自责不已。虽然他这么做,完全是为了父亲,也是为了王家,王冲也并不认为自己错了......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