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夫人心中对王冲期待有多大,这个时候失望就有多大。这种情绪不止是针对王冲,还有自己。

    养不教母之过,如果不是自己一味对王冲太过姑息,又哪里会闹到这种地步。

    “娘亲,对不起。孩儿知错了!”

    王冲跪在地上,低下头来,心中自责不已。虽然他这么做,完全是为了父亲,也是为了王家,王冲也并不认为自己错了,但是在这件事情上,母亲却是完全不知情的。

    王冲也没有办法向他说明,一切还要等到半个月后才行,只有父亲自己发现姚广异的阴谋,母亲才会明白自己的一片苦心。

    “娘亲,这件事情小哥根本没错!”

    突然,一个有点执拗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声音银铃般清脆。听到自家的小哥不断认错,明明受了委屈还不说,王小瑶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

    虽然很怕娘亲,但王小瑶更看不得自家小哥受委屈。

    “这件事情明明就不是小哥的错,为什么要说小哥错了!”

    王小瑶执拗盯着自己的母亲,一脸不服气道。

    “你说什么?”

    王夫人吃了一惊,瞪大了眼睛,随即被王小瑶气得浑身发抖,“你还敢顶嘴!”

    “小妹,快别说了。”

    王冲也吃了一惊,连忙拉了拉自家小妹的小手。但是这一次,居然被小妹甩开了。

    “哼,为什么不能说。”

    王家小妹牛脾气犯了,这次完全不听王冲的了,“那个姚风指使马周陷害小哥强抢民女,我和小哥去教训他,难道这样也错了吗?”

    “什么?你说是姚家的姚风让指使马周来害你哥哥?”

    王夫人这次真的吃惊了,看看跪在地上的王冲,又看看一脸执拗,梗着脖子的王小瑶,很显然,这件事情她并不知情。

    “当然!我亲眼所见!马周那家伙都承认了!”

    王小瑶理直气壮道。

    十岁的小女孩思想想当单纯,她到现在为止,还以为王冲带她到广鹤楼去教训姚风是为了报仇。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在这件事情上,他是完全支持自己小哥的。

    王夫人本来怒不可遏,但这个时候突然怒气平息了不少,怔怔的看着两兄妹说不出话来。王冲强抢民女的事,王夫人本来也是不信的。

    自己的孩子或许顽劣不堪,不服管教,或者游手好闲,喜欢跟些不三不四的人交往,但王夫人相信,他再怎么样的恶劣,也不可能恶劣到这种地步,干出这样的事情的。

    之所以教训他,是因为不管王冲有没有做,他强抢民女的名声已经出来了,连带的王家的清誉也受到了影响。

    而外面的人是不会在意真相如何的,他们只会知道这件事情是王冲干的,而王家是王家的子孙!

    “真的?”

    王夫人道,却不是看向王小瑶,而是望向跪在地上的王冲。

    “嗯。”

    王冲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虽然他并不是为了报仇才是广鹤楼的,但小妹这么说也并不算是错。

    “诶!”

    王夫人深深的叹息一声,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王冲两兄妹闯出这么大的祸,牵涉到姚王两家,甚至捅到当今圣上那里去了,按道理不能不狠狠的教训一顿。

    但是姚风利用马周设计暗害王冲,弄得王冲在京城名声扫地,王冲气愤不过,带着小妹上广鹤楼去教训他,这又是情理之中。

    王夫人虽然不喜欢王冲兄妹到处惹祸,但夫君毕竟是镇守边陲的将领,王夫人同样也不希望自己生出孩子是个畏手畏脚,毫无性格的懦夫。

    从这一方面,王夫人内心其实是并不认为王冲兄妹的行为有什么错的。

    “起来吧!”

    王夫人叹道,“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向你大伯父解释说明的。只要这件事情不是你的错,就算圣上问起来,我们也算有个交待。”

    “多谢娘亲。”

    王冲站起来,心中长长的松了口气。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小妹,王冲心中也不禁感谢无比。

    这个时候,王冲也不由暗暗庆幸这次行动幸好带上了小妹,要不然这件事情还真不好怎么解决。

    “咯咯,不错吧!”

    看到自己的小哥看过来,王家小妹毫不谦逊的抬起了自己傲骄的小脸。王冲咧嘴一笑,赶紧偷偷翘起一个大拇指,满足自家小妹的骄傲心理。

    到底是自家小妹,没白疼!

    “……不过,这件事情虽然是姚风的错,但你们两也太不像话了。”

    就在这个时候,耳中再次传来母亲赵淑华的声音。听到母亲的声音,两兄妹脸色顿时垮了下来。

    “特别是你,一个女孩子家,跟男孩子一样跟人打架,像什么样子?”

    王夫人目光一转,看着刚刚跟自己“顶嘴”的王小瑶,再次数落起来。

    “是,瑶儿知道错了!”

    王家小妹臭着脸,一脸“就知道会这样子”的样子,低着头,脚下无聊的乱踢,对于自家娘亲的话,完全是左耳进,右耳出。

    “以后再有这种事情,告诉你小哥,你不去!他要是敢多说,告诉我,我打断他的腿……”

    王夫人没有放过这个“家教”的机会,继续唠叨着。

    王家小妹圆溜溜的眼睛开始东瞟西瞟,明显心不在焉,想要开溜。

    王冲看到这一幕,心中失笑,已经知道她想要干嘛了。

    “娘,我肚子好饿啊,要不我们先去吃饭吧。”

    王家小妹两只小手突然按着肚子,一副可怜兮兮,委屈至极的样子道,说着肚子里还传出咕咕的声音。

    王夫人心肠一软,但很快又板起了脸色,“吃饭的事情一会儿再说,以后不许再跟人打架了。”

    “咦,快看,那边是谁来了?”

    王家小妹突然抬起头,瞪大了眼睛,一脸惊奇道。趁着母亲惊诧回头的刹那,王小瑶一拉自家的小哥,撒丫子就跑:

    “小哥,快跑!”

    王冲失笑,甩开手臂,就像事先演练过无数次一样,跟着自家小妹撒丫子就跑。身后,传来王夫人气愤至极,怒不可遏的声音:

    “王小瑶!你敢跑,我要关你三天禁闭!”

    ……

    广鹤楼的事情,王冲暂时算逃过一劫了。

    一大清早,打探到了两名身毒胡僧的消息。

    王小瑶果然被关了三天禁闭,王冲过去找她的时候,已经见不到了。而王父虽然说晚上的时候回来处置他们,但一直到深夜都没有动静。

    没有意外,父亲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调回边陲,一切都和上一世一模一样。

    王冲躺在床上,双手交叉,枕在脑后,却怎么也睡不着。

    白天的事情再次浮现在脑海,两个身毒胡僧居然早早的返回故地,这是王冲怎么也想不到的。

    “不应该的,难道大唐和乌兹钢真的就有缘无份吗?”

    王冲躺在床上,感到深深不甘。

    以自己的情况,想要空手套白狼,积累一笔初始的巨大财富,乌兹钢是最好的机会。虽然并不是说错失了这个机会,王冲就找不到其他的替代方法了。但是任何的其他赚钱机会与之相比,都要逊色许多,要不然,王冲也不会下意识的就想到“乌兹钢”了。

    不止如此,乌兹钢还拥有另一重,特殊的意义。

    上一世,大唐错过了这个机会,最后使得乌兹钢被敌人所用,结果成千上万的大唐精锐倒在了乌兹钢武器的刀下,血流成河。

    这对大唐是个巨大的打击!

    王冲对此印象深刻,因此才会特别的耿耿于怀,想要改变这一切。

    这一世,乌兹钢还刚刚出世,名声不显,这是极好的利用的机会。王冲本来以为可以利用好这个机会,即为自己积累一笔财富,也可以为中土神洲谋利,没想到还是失败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因为我重生的原因,大唐最后连一丁点的乌兹钢都得不到吗?”

    王冲躺在床上,心中隐隐有些不对,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是被自己忽略掉的。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王冲从不认为利用别人的长处有什么错。脑海中,王冲把上一世关于乌兹钢的事情仔仔细细的又过了一遍。

    上一世,王冲分明记得是有个家族接触过这两上身毒的胡僧,并且从他们手中以高价购买了一些乌兹钢,如果这两个身毒僧人现在就回去了,岂不是说,那个家族买不到乌兹钢,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王冲心中此起彼伏,百思不得其解。

    “不对!”

    不知过了多久,王冲突然想到了什么,心中一惊,猛然从床上一跃而起:

    “那两个身毒胡僧只会梵语,不会中土的语言,大金牙一个丁点梵语都不通的人,怎么会和他们说过话,而且还说他们怪里怪气?”

    王冲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身毒位于西域以西,距离中土遥远,那里的僧人很少会到中土来。

    即便过来,那些过来的身毒僧人大部分也是会中土语言的,在沟通方面没有问题。但是这两个身毒的僧人不同,他只会梵语,其他一概不会,就连塞外的胡人和西域的诸胡也听不懂他们的话。

    正因为这一点,使得根本没人知道他们要干什么,更加没人知道他们卖的是乌兹钢。所以乌兹钢矿石的事情曝露之后,前世才会引起这么大的哄动。

    曾经有人说过,如果大唐会梵语的人不是那么凤毛麟角,如果当时有人能询问那些身毒僧人,如果海德拉巴的乌兹钢能够为大唐所用,那么大唐的国力将会截然不同,变得更加的强大。

    大金牙说他们说话阴阳怪气,他如果没有见过他们,是不可能这么过的。

    “不对,大金牙见到的是吐火罗的僧人,根本不是身毒的僧人!”

    王冲脑海里思考了一遍,想起前世的一个典故,突然之间明白过来。吐火罗和身毒庇邻,那里也信奉佛教,并且建造了巨大的佛陀卧像,极其壮观,而且经常有不少吐火罗僧人到中土来传经传教。

    由于大唐对极西之地的国家很少了解,所以这个时代,经常有人把吐火罗的僧人和身毒的僧人混为一谈,甚至直接认为吐火罗就是身毒,身毒就是吐火罗。

    大金牙说这些人是说话阴阳怪气,这分明说的就是吐火罗啊!

    想到这里,王冲心中一片大喜,原来的郁结顿时一扫而空。如果大金牙见的不是身毒的僧人,也就是说那两个身毒僧人还在大唐,还在这里,换句话说,自己还有机会!

    这一刹那,王冲感觉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舒张,心中一片愉悦。

    大金牙虽然给了王冲一个错误的消息,但是王冲也并非毫无所得。

    “白玛瑙珠宝铺。”

    王冲想起了大金牙说的那个地方。

    吐火罗距离中土遥远,那里的僧人前往大唐的时候,都是搭乘的某些西域昭武人的马车。王冲前一世的时候就知道,这些人马都是固定的,只有某些特定的昭武人,才会搭乘这些僧人。

    身毒和吐火罗庇邻,前来大唐也只有一条道。如果能多白玛瑙珠宝铺那里问到吐火罗僧人的行踪,那就一定也能问到两名身毒僧人的行踪。

    想到这里,王冲再也坐不住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七章 王冲的发现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七章 王冲的发现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七章 王冲的发现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七章 王冲的发现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七章 王冲的发现】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俏婢升职攻略最新章节

        尊贵嫡女一朝逢难,伤重失忆,论为婢女。在算计重重的后院,举步艰难的守护爱人血脉,在暗嘲汹涌的后宫之中维护善弱正宫。一生爱慕、婵娟相伴、啼血付出。

  • 快穿:npc都爱我!最新章节

        施光知狗血的被雷劈中而狗带了!更狗血的是她和一个傲娇、腹黑又没有节操的系统成立了契约!从此她的使命就是:以女配之姿,斗白莲,虐女主,扑倒男主,扑倒男主!修仙界斗嫡姐,女尊夺嫡大战,西方世纪吸血鬼各种世界的穿越,禁欲师傅、腹黑王爷、神秘公爵、霸道总裁系统在手,男神我有!

  • 我的极品女友2最新章节

        桃花运到,挡也挡不住!钟小闲先在机场捡了一个俊俏表妹,接着又遇到美艳女上司。一时间,美女投怀送抱,艳遇接连不断!然而一个个巨大的危险已经悄然而至……

  • 神医农女的一亩三分地最新章节

        现代中西医双料博士意外重生在异时空的小农女身上。吃不饱穿不暖?住着没顶的观景房?没事!咱有双手和头脑,外带附送的空间。缺啥买啥,盖个新屋不愁住。嗯,这个面瘫男是个壮劳力,就勉为其难的收入家门。可为毛这男人会惹上那么多麻烦?“尼码,你不是孤苦无依的伤兵吗?”某女怒了。

  • 战争天堂最新章节

        各位狂热的虚拟游戏玩家们:对千篇一律的线性剧情感到厌倦了吗?想要尝试真正的开放世界游戏吗?玩腻了只能扮演一名角色的Rpg?想要在虚拟现实中率领部下,体验统御千军的快感吗?欢迎来到大规模开放式杀戮游戏“战争天堂”。现在预(收)约(藏),即可获得测试资格。js330

  • 步步星途最新章节

        一个是风度翩翩的晚年英雄,能带给她更为传奇的人生;一个是优质帅哥,能带给她安稳平和的人生;在现实的大都市中,连婚姻都是那么的功利……叶幸儿,上帝的幸运儿,能否追寻内心,找到自己想要的幸福呢?幸儿小姐仿佛我们身边的一个朋友,在大都会中沉沉浮浮,也会寂寞,也曾经伤痕累累,后来,遇见他,爱上他,生命仿佛才有了意义。穿上他的水晶鞋,从此成为他的灵魂伴侣。

  • 皇太女绯闻录最新章节

        当身边至亲之人接连毙命,江山被谋易主,自小养尊处优的太女殿下沦为暖床妓子,供人玩赏的舞姬且背上敌国奸细的罪名。真相猝不及防的揭开,伤痛溶于学骨。假死三年,再次出现时,一身凤袍晃眼,再见竹马之时,摒弃心中生根之情,嘴角轻挑,只道一句:“红颜不复”

  • 日久生情:霸道老公好凶猛最新章节

        她一不小心看了他的身体,然后……“陆先生,你可不可以节制一点!”顾微微揉着腰扁着嘴哀求,这个男人表面禁欲系,实际上天天对她耍流氓,体力还惊人的好!“节制?难道你刚刚还不够享受?”某人说着眯了眯眼,作势准备再来一次,“那就解锁一下新姿势吧……”

  • 嚣张小师妹:皇叔,撩够没!最新章节

        他是不可一世的皇叔,更是叱咤沙场的战神,南朝上下男女都仰慕的男人。偏偏傲家有个妞儿,视他如粪土,不小心碰到就要去泡澡几天几夜。于是,某男开始犯贱了。将她压在身下,冷眸一眯:“你的怪癖,只有本王才能把它医好。”

  • 恶魔游戏最新章节

        一次诡异的车祸,让楚天星等12个人各自有了神奇的超能力,同时也被迫加入了一个残酷的杀戮竞赛——恶魔游戏。半年之内优胜劣汰,只能有一个胜者活下来。每个人都必须不断杀戮才能增强自己的实力,才能保护自己和家人。在身家性命和亲情道义之间,每个人都面临着艰难抉择。而当最后,历经重重磨难的楚天星终于可以和游戏策划者面对面时却绝望的发现,这一切只是一个惊天阴谋的小序曲……

  • 空间农女:神秘夫君宠上我最新章节

        带着空间穿越异世的钟巧儿,捡了个神秘长工,不仅帮她种田发家,还帮她斗极品亲戚,甚至负责日常逗她开心。rn她感叹,“这没事干的日子,好无聊啊!”他抱着她轻功一施,“走,揍人去。”rn她杀人,“你说是毒死他好?还是暗杀好?”他直接一把火,把人家里烧精光,“……”rn她过腻田园生活,“有比田园生活,更刺激有趣的生活?”他抱人上马,“我带你打怪去……”rn这是个小农女和神秘长工,携手种田,一路打怪的爱情故事。rn

  • 名门强婚,不乖娇妻哪里跑最新章节

        他是生性淡漠的霍家大少,惜字如金,雷厉风行;而她,只是安家平凡被利用的一棵棋子。安慕宁以为,嫁到霍家后,自己的人生会有所不同,却不料结婚当晚,他叫了另一个女人的名字。虽为夫妻,但他们互不干涉。只是不知从何时起,心,渐渐失落……

  • 穿越之偷个男神当老公最新章节

        “小姐,你怎么没有洞房,你就挂掉了啊?”“不能便宜了小三啊!”“生过娃再死,也可以的”“你大爷的,你才死了”她是现代神偷,却穿越到凤家大小姐身上,新婚之夜,太子却和小三洞房。她擅闯洞房,抓起鸡腿,边啃边说道:“我是来看现场直播的,你们继续,不要停,到时候给你们打赏花花、豆豆什么的。”

  • 红牌太监最新章节

        现代的女杀手,穿越成了古代女扮男装的太监,却意外地在皇宫里混得风生水起。

  • 不吃何以赢天下最新章节

        一场意外车祸,让二十四世纪歌坛天后(二百斤小胖妞)穿越到了月半王朝。rn在这里,每个人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获取权利值!rn初到月半王朝,烤鱼大餐来一份。rn小有名气,炸鸡烤鸭来一份。rn香味四溢,外酥内嫩,可以说色香味具全。rn斗智抱歉,你智商太低,有拉低我的智商的可能。rn斗勇抱歉,在美食面前,你能忍住,已经算是勇气可嘉了。rn吃的比猪还多依旧能瘦早已不是梦想,来到月半王朝,看天后如何变女王。

  • 贴身保姆最新章节

        堂堂魁梧男儿,武术奇才,居然阴差阳错地成了一位家庭保姆。贴身照料衣食住行,贴心慰藉情感空虚。妩媚瑰丽的大小姐,冷艳窈窕的女警,绝色多情的校花……看他如何纵横情场商场和江湖战场,征服黑白两道,大显风流本色,都市激情等着你来体验。rn

  • 小春日和最新章节

        这是一本描写异位面世界,以日本为舞台的奇幻小说。战败后的国家百废待兴,一个来历成谜的青年人回到祖国,发誓要借助占领者,将这个国家积累了无数年的罪恶与阴云涤荡干净。也许天真,也许无望,但是他毫不踌躇地前行,无所畏惧。前路有无数艰难险阻,也有偶然穿破黑暗之后的晴空,纵使付出再多代价,看到那片晴空之后也能满足了吧……

  • 驭兽魔妃倾天下最新章节

        “小女子感谢公子救命之恩。”“姑娘,你可知道救命之恩要如何报答?”“不知,”“笨蛋,以身相许呐!”……原以为你是真心爱我,熟料只是为了灭我魔教,毁我族人……得魔教教主之女可得天下,呵呵,若是真心,这天下送你又如何!“傻瓜,被骗了你还有我,”心灰意冷的夏千晴正欲跳崖,没想到身后有人抱住她。“若非黄泉白骨,我定守你百岁无忧!”“乖,别哭,我为你撑腰,如若你不喜欢,我们现在就去灭了那个渣渣替你报仇!”男子在夏千晴身边低喃。“你不是哑巴么,怎么会说话了?”夏千晴擦干眼泪一脸惊讶。“因为你啊,这辈子只想说给你一人听……”

    本章内容提要:
    ...    王夫人心中对王冲期待有多大,这个时候失望就有多大。这种情绪不止是针对王冲,还有自己。     养不教母之过,如果不是自己一味对王冲太过姑息,又哪里会闹到这种地步。     “娘亲,对不起。孩儿知错了!”     王冲跪在地上,低下头来,心中自责不已。虽然他这么做,完全是为了父亲,也是为了王家,王冲也并不认为自己错了......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