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袭面,从宋王府出来,王严心中却一点也不轻松。

    王冲说的话在他脑海中翻来覆去。

    王严不得不承认,在三子王冲这件事情上,自己恐怕是错怪他了。“江山易改,本性难易”,王严一直以为这个逆子故态萌发,到处在给自己招惹是非。

    但今天的事情,如果不是王冲提醒,王严恐怕还不知道,宋王已经因为自己和姚广异的事情产生了不满。

    王严是个纯粹的军人,但这并不是说他什么都不懂。做人臣的最忌讳的就是“为上者讳”,为“为上者忌”。

    宋、王两家几代的交情,如果因为自己不小心说错了一句话而灰飞烟灭,那真的就是罪过大了。

    不过,尽管如此,王严还是很难完全相信王冲说的话。

    “怎么可能?姚广异在设计陷害我?”

    王严抬头望着天空,心中唏嘘不已。王冲说姚广异在陷害自己,但王严还是不太相信。

    他和姚广异最多只是普普通通的见次面,喝一次酒,席上什么都没有聊。姚广异又怎么可能陷害他?

    难道说喝次酒,见次面就是陷害?

    ——那这也未免太容易,太荒谬了吧?

    王严摇摇头,心中百思不得其解。正在思忖的时候,突然一阵“蹄哒哒!”的马蹄声远远的从大街上传来。

    王严心中一动,抬起头,立即见到一匹如龙黑马正朝这里疾驰而来。

    “前面可是王严王将军?”

    马背上,一名背后插旗的黑髥将军,远远厉喝道。

    “正是!什么事?”

    王严目光一凝,神色威严。

    “兵部有令,着将军即刻返回驻地!”

    黑髥将军面沉如水,手腕一抖手,射出一只红色的箭令。随后二话不说,调转马头,转身疾驰而去,蹄哒哒迅速的消失在风中。

    王严把那红色的箭令抄在手中,当看到箭令上加急的“火”字,瞬间变了脸色。

    军令如山倒,兵部调令上的这个“火”字,意思是十万火急。也就是说他在接到箭令的刹那,就必须马不停蹄,即刻的赶往驻地。

    “第三件事情!”

    王严看着手中的箭令,心中泛起万丈波澜。

    他才刚刚见过宋王,连宋王府的台阶都还没有跨过,就真的接到了兵部的调令。时间和王冲说的丝毫不差。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王严实在不明白王冲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王严心中的疑惑现在是越来越多,越来越重。姚广异,王冲……这里面有太多太多的谜团。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件事情了……”

    王严心中暗暗道,想起王冲说起的那件“后撤五十里”的事。胡人入侵的事情在他的驻地,已经很多年没有发生过了。

    王严也不明白,三子王冲为什么要那么郑重的要求自己遇到胡人入侵的时候,后撤五十里。

    这件事情怎么都让人感觉莫名其妙。如果是以前,王严绝对不会当回事。但是现在,王严就不得不仔细思考了。

    “不管怎么样,等到了边陲,一切就自然水落石出了!”

    将箭令收入怀中,王严走下宋王府的台阶,没有返回王家府邸,而是直接往驻地的方向而去。

    ……

    “郑元叛变了!”

    几乎是在王严离开的同时,宋王府内,宋王脸色一沉,说出来另一翻截然不同的话来。有一句话他没有据实跟王严说,宋王府里其实根本没有王严的那封书信。

    但那封书信确实送到了宋王府无疑。

    “又是一个变节投靠齐王的!”

    老总管的脸色也不太好。王严的书信到达宋王府之后,是被宋王帐下一个叫郑元的幕僚带走的。这段时间,已经有太多背叛宋王,投靠齐王的了。

    毫无疑问,郑元也是其中的一个。

    “混帐东西!我待他们不薄,他们却这样对我!”

    宋王捏紧拳头,脸色愤怒不已。他绝不是生性多疑的人,但是现在,齐王到处劝说他身边的人。

    他身边的人见势不对,纷纷倒戈。以前很多他非常信任的人,都投靠到了齐王那边。形势如此,由不得宋王不怀疑。

    “可惜了王严了,王家对我忠心耿耿。现在看起来,在这件事情上,我是错怪他了。”

    宋王心中惭愧道。

    “殿下不必自责。姚广异是齐王的心腹。王严在这个时候和他在广鹤楼密会,是谁都会生疑,也怪不得殿下。不过,王家是不是清白的,现在说这句话还太早。王、姚两家的小孩虽然在酒楼冲突,但是难道就不能是在施展苦肉计,欲盖弥彰吗!——殿下该不会忘了当年周畅旧事吧?”

    老总管开口道,毫不动容。

    “嗡!”

    听到这句话,宋王瞬间变了脸色。周畅之事是当年先帝时的旧事,因为这件事,朝廷里不知道贬了多少官员,就连宋王的父亲,当年的老宋王都受到牵连,在天牢里蹲了三个月,差点出不来。

    宋王府一脉,当年因为这件事情差点被夺爵!

    因此,宋王印象很深!

    “你是说……”

    宋王脸色动了动,原来舒展的眉头又皱了起来,沉思不语。

    “老奴什么都没有说。殿下宅心仁厚,王家如果忠心不二,那自然是好事。但是殿下却不能不防。毕竟,人心隔肚皮。若是王家在这件事情里确实被冤枉了,到时候殿下要怎么样补偿他们都可以。但现在,还不宜妄断结论。”

    老总管淡淡道。

    宋王宅心仁厚,但是做为宋王府的老管家,服侍过几位殿下,他见识过太多朝堂上的勾心斗角、阴谋诡计了。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做为宋王府的老管家,他永远只忠于宋王的利益。

    “呵呵,要想知道真相,这还不容易?”

    宋王沉默片刻,突然笑了起来。

    “殿下是说卢大学士?”

    老总管似乎早已猜到。

    “嗯。卢大学士不是和鲍宣一起去了广鹤楼吗?这件事找他问问,再清楚不过了。”

    宋王郑重的点了点头,脸上现出尊敬的神色。他已经得到消息,卢廷已经在外面等着。

    “参见宋王殿下。”

    片刻之后,一道人影走了进来。卢廷一身白色文士长袍,对着大殿上方的宋王,深深一礼。

    “卢学士,听说你也去了广鹤楼?”

    宋王道。在朝堂里有一个人他绝不会怀疑,那就是卢廷。这不仅仅是因为卢廷性情秉正,绝不会背叛他。

    而且还因为卢廷曾经救过他的命。

    那个时候,他还不是宋王,也还远没有现在的身份地位。因为一件事情,他被怀疑要谋逆造反,牵扯进了叛党之中。

    当时,九公正好被派往边陲,对付突厥汗国。此时战事正酣,根本鞭长莫及。而整个朝廷上下,人人自危,根本没有人为他说话。

    此时只有刚刚升任大学士的卢廷一人,冒着触怒新皇,和被污为乱党的危险,据理直谏。

    甚至一路追逐新皇到后宫,以额触柱,差点撞死在后宫之中。

    正是因为卢廷的死谏,引起新皇重视,重新审理,宋王才洗脱了嫌疑,救回了一命。

    这件事情因为发生在后宫,所以知道的人不多。而卢廷也从来宣扬,更没有在宋王面前提起过。宋王还是从新皇那里才知道这件事情的。

    从此以后,对于卢廷,宋王都极为敬重。也非常乐意听取他的意见!

    “嗯。鲍宣邀我去的。不止是去了,而且还在那里遇到一件挺有趣的事情。这件事,即便殿下不问,我也是要说的。”

    卢廷一脸微笑道。

    “哦?快跟本王说说。”

    宋王眼中光芒一闪,突然也来了兴趣。

    他深知卢廷的性格,能从这位清誉大学士嘴里说出来的趣情,绝对不一般!

    “殿下应该知道王家兄妹和姚家公子姚公在广鹤楼发生冲突的事了吧?”

    卢廷笑道。

    “嗯,知道,但并不是很清楚。莫非卢学士说的事情和他们有关。”

    宋王好奇道。

    他本意是找卢廷来问姚广异和王严的事情,但这个时候听卢廷说两家小孩之间的事情,反倒一时忘了这件事。

    卢廷也不隐瞒,就把在广鹤楼外打听到的两兄妹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特别是王冲和鲍宣之间的对话,说的特别的详细。

    至于宋王关心的王严的部分,反倒是被卢廷一笔带过了。

    宋王开始还只是饶有兴趣,当做逸闻趣事一般来听。但是后来,却完全被吸引了。

    “这么说鲍宣也已经背叛到齐王那里了。”

    宋王的脸色又难看不少。本意是问王严的事情,没想到,却无意又发现了一个叛变的鲍宣,对于宋王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打击。

    “呵呵,殿下如果是烦心鲍宣事情,其实大可不必。这段时间叛变殿下的,鲍宣不是第一个,也绝不是最后一个,殿下又何必为了这种事情心烦。”

    卢廷淡淡笑道,倒并不像宋王那么心烦:

    “树倒猢狲散,要走的,终究留不住。留下的,终究不会走。”

    “那些投靠齐王的,如果还留在这里,终究是个祸害,还不如让他们离开。就像那王家三公子王冲说的,‘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比赛还没结束,宋王何必气馁?这也是我这次回来,想要特别对宋王殿下说的。”

    “殿下身边这么多的部属,以我看来,论眼界、见识,反倒不如那个十五岁的王冲了。”

    听到卢廷的话,宋王不由笑了起来。就连旁边脸色紧崩的老总管,脸色也好看了一些,对于那个没怎么打过交道的少年有了一些好感。

    “‘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呵,说得好!说得好!卢学士说的对,何止是鲍宣这些人不如那个王家三子,就连本王也远远不如。王严生了个好儿子啊!”

    宋王笑了起来,对于王家那个素未谋面,但却妙语连珠的十五岁的少年突然有了许多的好感。在他现在这种处境,几乎于“众叛亲离”,却能多一个看起来少不更事的小孩那里听到这样支持的话,再没有比这更让人欣慰的了。

    一旁,看到宋王露出笑颜,卢廷心中也松了口气。

    他服侍宋王多年,太清楚他现在的处境有多么艰难。内心中,非常希望他能迈过这一关。

    “呵呵,说起那个王家三子?卢大人似乎对他青睐有加啊?”

    宋王看着卢廷,突然笑道。

    “正是!”

    卢廷也不避讳,当着宋王的面,坦然承认:

    “那王冲小小年纪,有如此眼界、见识,着实是不简单。假以时日,必然前途不可限量,或为朝廷肱股大臣也不一定。宋王和王家素来交未,王家出了麒麟子,宋王未来必定又多一大助力。这难道不是可喜可贺吗?”

    “卢大人对那王家兄妹评价居然这么高?”

    宋王双眉一扬,真的意外了。

    “殿下,那王冲如果仅仅只是识破鲍宣的伪装,那也仅仅只是有几分黠智。这种人虽然稀少,但京城里也是一抓一大把。而且,即便没有这件事情,想必殿下心中对鲍宣也应该早已起疑吧?”

    卢廷道。

    “难道还有别的原因?”

    宋王皱起了眉头,大为不解。

    “虽然看起来,那王家兄妹因为马周的事,坏了姚广异和王严的会面。但我总感觉,这件事情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

    卢廷迟疑了很久,才开口说道。

    “什么?!”

    宋王悚然一惊。就连旁边气息如渊的老总管也卧眉般苍眉一扬,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卢廷虽然没有明说,但就连他也知道,如果这对兄妹是故意去广鹤楼破坏的,那一切就完全不同了!

    如果这是真的,那卢廷对这两兄妹的评价那就一点都不高了。不但不高,反而低了。

    “卢学士,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宋王坐直了身躯,一脸正色道。卢廷说起这件事,他一直是当做小孩子之间的事情,但是这个时候,感觉却完全不同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四章 卢廷的耳边风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四章 卢廷的耳边风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四章 卢廷的耳边风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四章 卢廷的耳边风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四章 卢廷的耳边风】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警花撩人:刑侦顺便结个婚最新章节

        在警队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牲口用。干警察没有什么光鲜的,要时刻怀有忧患意识,警察工作如履薄冰,如临深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万劫不复。且看几个刚刚走出大学校园的女孩子怀揣着各自的梦想走进警队,她们在号称只有男人才能生存的警队里将会发生怎样的故事?一个个离奇曲折的案件,罪犯谜底也许就在你身边,准备好跟随她们一起去探寻案件真相了吗?

  • 死亡日记最新章节

        人生就像固定了终点的旅途,每时每刻都在走向死亡。传说有这样一本奇书,它记载了世间每个人的出生与死去。守护着奇书的使者,就潜藏在我们的身体里,静静的等待着。当那时刻来临,绚丽的华尔兹在你眼前起舞,死神的镰刀应声而落!任何人,都无法躲避,不能逃脱!这就是生死的账册,死神的日记——《DeathBook》!

  • 傲世倾狂最新章节

        她,21世纪的天之骄子,明艳动人;黑暗下的王者,冷酷无情;家族里的天才宠儿,温暖纯真。。。然而惊才绝艳的她却死于亲情友情之下。。。机缘,她穿越异界,灵魂附身于当世闻名天下的废材-----夜家九少。。。前世的背叛,今世的阴谋迫害,她冷心冷情。。。只为心中那一抹渴望,她契神兽,炼丹药,霸龙炎,闯沉沦,破鸿沟。。。看她如何以废材之流崛起,站万世之巅峰!
        女主很强很腹黑;男主很强很腹黑;魔兽很强很腹黑;女配该虐往死虐;男配很强很专业.......
        玄幻 女强 不虐心 绝对爽文
        长篇古装重生文《逆天改命之第一妖妃》同期更新,女尊强文,求支持

  • 混元洞天最新章节

        &#;&#;少年苏灿为逆天改命,沉寂十年,忍受冷嘲热讽,饱尝人情冷暖。一朝爆发,冲天而起,威势席卷天下。手持利剑,斩尽不平;执掌天珠,开天辟地。

  • 强势入寝:总裁索爱成瘾最新章节

        言蹊只是发善心带一个被人欺负的傻子回家,不料吃个饭变成了留个宿,留宿又变成了长住。朝夕相处中有些感情不受控制的滋长,他是孩子,也是男人,她沉沦且挣扎。就在她开始接受这份不平常的感情时,大年夜,喧嚣的街上他突然走失。再见时,他已经MT总裁。“多谢你几个月的照顾!”男人递过支票,神情清贵冷淡。言蹊轻笑,“不客气。”她以为从此陌路,纠葛却已经开始,不死不休。

  • 上仙留步,有只狐妖爱上你最新章节

        当顽皮小狐妖爱上不知情为何物的酷帅男神仙……“即使上天入地,我也要捕获男神。”小狐妖双眼冒着星星、握拳宣誓。……真的会那么简单么?我们拭目以待……

  • 天降宋云珠最新章节

        占据各种促进早熟资源的青楼二少爷白殊路是个傻白甜,单纯好不做作简直如同淤泥之中的一朵巨型白莲花,光彩照人,徐徐生辉——宋云珠觉得自己穿越前的二十多年不但白活了,还造了很大的孽,让她遇到这么一朵奇葩,还被他死死缠上,她一定是睁开了假眼!看到了假的白二少爷。

  • 星辰武帝最新章节

        九界征战,众帝陨落。星辰大帝的一缕残魂融入到了神器星辰古珠之中,坠落凡尘。薛昊本是没有武印种子的武道废柴,意外得到星辰古珠加持,从此执掌通天之力,战神斗魔,横扫九天!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最新章节

        一份兼职合同,让叶帆成了冰山女总裁的冒牌男友,只想赚点小钱,过安逸日子的他,从此身边美女如云,风波不断。    “那啥……美女,男友转职老公,额外加钱不?”    【烧饼微信号:bakedrolls】    【新浪微博:霉干菜烧饼】    【VIP粉丝群:140731508(群管理会审核,需要有乐VIP后台截图或掌阅订阅截图)】

  • 主公在上最新章节

        带给你不一样的三国猛将!当你一个人落难的时候,性命危急需要有人来救的时候,你最想谁来救你,是关羽、还是张飞?“主公在上,受属下一拜!”无数三国猛将跪在你脚下,俯首称臣、任你调遣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 山海纪最新章节

        太古末年,人与妖打破十万年的和平共生,爆发大战。两族生存的山海界承受不住法力的破坏,支离破碎。山海界化成无数位面散落混沌,山海之心亦是下落不明。  传说当山海之心再现世间,位面将得以重聚,古老的山海世界更将再续辉煌。而拥有山海之心者,将成为唯一的神主……

  • 逆天神帝最新章节

        一个出世便被视为凶星的孩子,一柄诸天万界坠落而来的妖剑,一句铿锵铁血的誓言!一个血染的传奇,仗剑而生!

  • 嫡女重生:一品药香夫人最新章节

        她,识人不清被歹人所骗,家族惨遭灭门。上天给了她重生的机会,这一世她一定要复仇哪怕不择手段!他俊美非凡,却病体孱弱,惹得她对他频频怜惜。却没想到他是披着羊皮的狼,一口一口的将她吞之入腹。“娘子,今晚我们洞房好不好……”顾雨龄睨了他一眼“你身子弱,需要补补。”“今晚试试就知道为夫的身子弱不弱了。”

  • 萌妻十八岁最新章节

        超级都市IP大赛参赛作品,亲爱的,投一票吧!
        他正在授奖,突然之间,漆黑一片,应急灯之下,她仓皇逃窜——
        当舞台再次点亮,当他张口欲言,顿时间,后台传出一位女子的尖叫声。
        他于拥挤之中,鸣响汽笛,她轻如飞燕,掠过他的视线,在他的豪车之上,刻下深深的一道痕迹。
        她辗转于地产之间,兜兜转转,终究落入他的“虎口”,他狼吞虎咽,一点不剩。
        恋上她,他已成狂,而她已成真命天女。
        恋上他,她已成痴,而他——

  • 捉个神仙当夫君最新章节

        白天,一个混迹都市的三流捉妖师
        凌夜,一个想要找回前世记忆的神秘男人
        当这样的两个人相遇
        并组合成为捉妖界最负盛名的搭档
        日积月累,日久生情,搭档变成爱人
        在一次次斩妖、除魔、捉鬼之后
        凌夜终于找回属于自己的身份记忆
        白天:啥?凌夜,你竟然是神仙?
        新书《捉个神仙当夫君》欢迎品读!也欢迎亲们加入读者群:或以方便探讨交流!

  • 剑凌九界最新章节

        恩怨情仇,为的只是一个真相!对得起自己,屠戮天下负心汉!

  • 高升最新章节

        刘荣轩的笔杆子不错,在通过选调生考试之后,被巫溪县委宣传部选中,成为了宣传科的一名干部。然而,自以为有一支生花妙笔的他出师不利,到宣传科之后被同事阴了一次,把第一次任务搞砸了,因此接下来的几个月只让他干些打扫卫生的活儿,不过,他没有放弃,自己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抓紧时间学习,通过看报纸了解政策,看领导的讲稿来推测领导的施政方略等等。从而获得了一个机会,刘荣轩抓住了这个完美地表现了一次,一跃而成为了县委宣传部的笔杆子,受到了领导的赏识,渐渐地成为政坛上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 倾国女帝:娘亲带带我最新章节

        她本是仙域威名赫赫的阮芷大仙帝,器道阵道双修,却因好友设计受业火缠身之苦,肉身化为灰烬,唯有元神侥幸逃脱。再睁开眼睛后她竟成了小世界里的痴傻废物顾倾国?不光一夺舍就被贼人强要,就连最差的凡品灵根都没有,开什么玩笑?万幸她还有一剑——谁若犯吾,吾自一剑斩之!且看她如何翻云覆雨,重回仙域巅峰!只是……这肚子里的娃儿到底是谁的?顾倾国一脸懵逼。

    本章内容提要:
    ...    寒风袭面,从宋王府出来,王严心中却一点也不轻松。     王冲说的话在他脑海中翻来覆去。     王严不得不承认,在三子王冲这件事情上,自己恐怕是错怪他了。“江山易改,本性难易”,王严一直以为这个逆子故态萌发,到处在给自己招惹是非。     但今天的事情,如果不是王冲提醒,王严恐怕还不知道,宋王已经因为自己和姚广异......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