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街上人来人往,王冲坐在马车里,撩开窗帘,放眼望去,许许多多碧眼红须的胡人穿梭其中。

    王冲看了一眼,分辨出了许多鹰视狼顾的突厥人;身材悍小,但极其好斗的乌斯藏人;外貌和汉人相似,但气质却截然不同的新罗人、高句丽人;还有身材高大,骨骼,红发、褐发、金发的西域人,大食人,条支人……

    看到这些来自各个地区的胡人,王冲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不管是在任何一个平行世界,大唐永远都是那个最自信的大唐。

    它永远以那种最开放的态度,去迎接着整个世界。即便是在和那些诸胡战斗的时候,大唐也没有完全排斥过些胡人。

    在这个时空,它就是当之无愧的世界中心。只可惜……

    王冲心中一痛,很快回过神来。

    朱雀是胡人聚集最多、最厉害的地方。如果想要找那两个西域“身毒”的僧人,这里就是最好的地方。

    不过,王冲到这里,却不是为了要碰运气。运气是最不可靠的东西,王冲要找的是另外一个人。

    在整个朱雀街,包括京城城东的所有区域,要说对于那些番、胡的了解,没有能超过那个人的了。

    前世的大唐,曾经因为自己的“傲慢”,而错失了这种珍贵的“乌兹钢”,在大唐境内留下的乌兹钢,寥寥无几。

    本来,这是可以极大壮大大唐国力的。

    王冲就是要来纠正这个错误。

    “师夷长技以制夷”,这是自己来的世界,一个叫魏源的人说的话。人有夷狄之分,技术却没有,乌兹钢更是如此。

    只要能够改变前一世的那种悲剧,王冲并不在乎他是来自于哪里的。

    “驾!”

    马车一拐,载着王冲兄妹拐进了一条不起眼的弄巷之中。

    “哟,这不是冲少爷吗?”

    王冲带着小妹刚刚走进去,一张笑容可掬的胖脸立即从柜台后面抬起头来。那胖脸汉子对着王冲裂嘴一笑,立即露出一颗金色的门牙来,看起来非常显眼。

    这是一间典当行,虽然看起来门可罗雀的样子,而且还只有胖脸汉子那么一个人在里面。

    但王冲却知道,面前的家伙富的流油。

    “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说的这家伙。他不做别的,就专门做京中的胡人,以及纨绔子弟们的典当生意。

    谁要是缺银子、少细软的,都到这里来典当。特别是那些胡人,异乡为客,基本上都会捉襟见肘,免不了要到这里来拿东西典当。

    因为这个原因,胖脸汉子对京城里胡人的消息最是灵通,人送外号“大金牙”。

    王冲在京城里“游手好闲”,净交些马周这样不三不四的朋友,不过,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好处。

    “大金牙”就是王冲认识的这种有用的“朋友”。

    虽然有些肉痛,不过王冲咬咬牙,啪的一声,翻掌将一锭银子压在了桌上。“大金牙”从来都不是免费的,要让他开口,还得每次“割点肉”才行。

    “买几个消息,有几个身毒来的胡僧到了京城。光头,大袈裟,很好认。我想知道他们在哪里?”

    王冲开口道。

    “嘿嘿,冲少爷果然豪爽,真不愧是九公的子孙。……嗯?身毒的僧人?冲少爷找他们做什么?这些家伙说话怪里怪气,动不动就劝别人信教。冲少爷还是少和他们打招呼。”

    “而且,冲少爷如果是想找他们,也已经迟了。这些家伙几天前就已经返回身毒了。”

    大金牙眉开眼笑,一边摸着银锭,一边低头跟王冲说话。

    “什么?”

    听到这句话,王冲心中咯噔一跳,猛的睁大了眼睛,“回去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王冲虽然料到这两名僧人已经到了大唐,但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两个胡僧居然早已经回去了。

    “是啊,是坐城西白玛瑙珠宝铺昭武人的马车回去的。冲少爷如果找他们有什么事的话,从城西出去,沿着大道往西,一路说不定还有机会追上他们。”

    大金牙道。

    王冲摇了摇头,出了京城,一路往西,便是茫茫的山岭和沙漠,三日的路程,足够他们走出玉门关了。

    天地那么大,哪里去找一辆载着两名胡僧的马车?

    大金牙这翻话,纯粹是安慰他而已。

    “多谢了。”

    从典当铺出来,王冲心中说不出的失落。这乌兹钢终究还是有缘无份啊!

    “走吧!回家去!”

    两兄妹登上了马车,离开了典当铺。

    ……

    回到王家宅邸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整座宅邸里灯火通明,但却反而越发的寂静。

    “站住!”

    当王冲两兄妹蹑手蹑脚的推开大门,准备返回各自的房间的时候,突然之间一声冰冷冷的暴喝从大堂上方传来。

    “糟了!”

    两兄妹身躯一僵,缓缓的转过头来。却见大堂上方,两点灯火亮起,灯火中一张冷若寒霜的脸庞缓缓浮现,正冷冷的盯着兄妹二人。

    “娘,娘亲!”

    王小瑶浑身一个激灵,怯生生的转过头来,叫了一声。

    “母亲!”

    王冲也是满脸的不自在。在外面转了一圈,特意跑到大金牙那里,就是想要避过母亲。没想到,还是被母亲逮着了。

    看着母亲满面寒霜的样子,不知道等了多久,很明显,广鹤楼的事情“东窗事发”了。

    “你们两个混帐东西,我问你们,你们今天都到哪里去了?”

    王夫人冷冰冰的神情,令人望而生畏。

    两兄妹都是头皮发麻。在王家,王父虽然生性严厉,但大部分时间都出征在外,管不到两人。

    真正管束两兄妹的,还是母亲赵淑华。

    别人家是“慈母严父”,王家却是“严母慈父”!和母亲比起来,父亲王严算是相当的“慈爱”了。

    “去了……我们去了一趟广鹤楼!”

    王冲心里发怵,知道瞒不过,硬着头皮说了出来。

    “去了一趟广鹤楼?你们仅仅只是去了一趟广鹤楼吗?”

    王夫人猛的一拍檀木桌,声色俱厉。

    砰!

    王冲膝盖一软,不再争辨,猛的跪倒了下去:

    “对不起,娘亲,这件事情是我错了。”

    王冲知道母亲在生气什么,不管是这辈子,还是上辈子,王冲最看不得的就是母亲伤心失望。

    虽然外表看着严厉,但是经历过上一世,王冲深深知道,其实内心深处她和其他人一样的脆弱,也一样的深深爱着这个家。

    因为失去,所以珍惜。

    上一世,当母亲瘦弱的身躯缓缓倒在自己面前的时候,王冲痛彻心扉。也因此在这一世重生的时候,王冲就暗暗发誓,无论有什么样的理由,都不能惹母亲生气,让她如为自己伤心、流泪。

    “错了,你仅仅只是错了吗?”

    王夫人气得浑身发抖:

    “你自己胡闹也就罢了,居然把你小妹也带到广鹤楼里去胡闹,你知不知道姚家的姚老爷子那里已经把我们家告到陛下和你爷爷那里。这件事情已经在京城引起轩然大波!”

    “你大伯父白天早上一散朝,连家都没回,就气得亲自到我们登门拜访,质问我们家到底要做什么,是不是要害死整个王氏一族!”

    “什么!”

    王冲浑身一震,猛然抬起头来,心中大吃一惊。前世的时候,他根本没有参与过这件事。所以根本不知道,姚家的姚老爷子居然会把自己和小妹告到圣上那里,甚至连大伯父都跑过来登门质问了。

    “怎么会?”

    王冲喃喃自语,心中掀起一片惊涛骇浪。原本以为,姚广异想要陷害父亲,离间父亲和宋王,按道理应该不会把这件事情闹大,至少不应该捅到当今天子那里的地步。

    但是王冲发现自己低估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姚家的姚老爷子。

    如果说姚广异是老狐狸,老奸巨滑,那么这个老狐狸完全是姚家的姚老爷子手把手一手带出来的。

    他在朝堂上那些翻云覆雨的本事,和姚老爷子比起来,甚至还不到姚老爷的十分之一。王冲记得清清楚楚,在前世的时候,姚老爷子有个子侄贿赂朝廷官员,结果这个魏姓的官员到圣皇那里把他的子侄给告了。

    本来,在官场上,朝廷大员出了这种事情,基本上政治生涯也就到头了。

    但是最后的结果,姚老爷子手腕通天,结果不但没事,反而告发的那位官员被贬官免职了。至于那位子侄,自然也是无罪释放,事情不了了之。

    王冲对这件事情印象非常深刻,不管前世还是今生,都听自己的父亲和大哥、二哥他们提过很多次,所以尽管根本就没见过这位姚老爷子,但王冲对这位姚家的老爷子却有很大的忌讳。

    他的做事手腕高深莫测,完全不可以按常理来揣度!

    王冲知道在这件事情上,自己只注意姚广异,却忽略了姚家那位隐于幕后的姚老爷子了。姚家老爷子和自己的爷爷素来不对付,两人是政治上的对手,这种关系从前朝就开始了。

    而且姚风深得姚老爷子的宠爱,前世的时候,姚家老爷子甚至为了这个亲孙子到圣皇那里去求官。他会做出这种事情一点都不令人意外。

    仔细思考,姚老爷子会为了打击自己的爷爷小提大做,把这件事情捅到圣皇那里去,倒一点都不令人意外。

    真正令王冲意外的是大伯父!

    大伯父和自己父亲的关系一向不是很好。和父亲不同,大伯父并不是武将,而是在朝廷任职,他的地位很高,权利极大,爷爷的门生故旧,以及昔日在朝中的影响,几乎都被大伯父继承。

    因此,对地位不如自己的父亲王严,以及其他几个兄妹,很是有些高高在上,瞧不起的味道。

    王冲的其他几个叔叔和姑姑,都是逆来顺受,但王冲的父亲王严,他是军人,性格耿直,所以很多时候都是当面顶撞,发生过冲突。

    所以大伯父和父亲的关系最不对,王冲从上一辈子就不喜欢他,只是没想到,这次因为自己和小妹的事,他居然会亲自登门问罪。

    “……还不会?”

    王夫人却比王冲想像的耳尖的多,听到他的自言自语,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大伯父和你父亲的关系你不是不知道,他本来就不喜欢你父亲,再过段时间就是你爷爷七十大寿,当着这么多的叔叔、伯伯,还有你爷爷门生故旧的面,你是想要你父亲名声扫地,颜面无存。”

    说到最后,王夫人心中气苦,眼眶通红,几乎要落下泪来。

    昨天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的孩子终于懂事了。但是没想到今天就闯上广鹤楼,带着小妹把姚家公子打了一顿。

    涉及到姚、王两家,这不是小事。何况姚家背后的那位老爷子还亲自把自家的公公告到了圣皇那里!

    她这个做母亲的难辞其咎。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六章 轩然大波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六章 轩然大波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六章 轩然大波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六章 轩然大波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六章 轩然大波】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嫡女凰医最新章节

        她降临在逐鹿争雄的年代,勾心斗角,血流成河;
        而他本就是天之骄子,权利谋势,运用自如。
        初见她时,她豆蔻年华,盈盈美目顾盼生辉,一双素手血染如霜;
        再见她时,她古灵精怪,桃花媚眼如水如波,两只玉手倾尽天下;
        他一见倾心,再见倾情,三见动情动爱难以抽离。
        而她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对不起,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回到那个世界。
        她回身,一脸绝情写的决绝,却不料刚走出一步就被人从身后抱住。
        你怎么忍心丢下我。
        她终于忍不住,眼泪像洪水一样倾泻而出。
        那你的天下又该如何?
        整个天下也不及一个你重要。
        爱深,便是情深;思及,便是想及。
        动情动爱的人若是深陷其中,便再不能全身而退了。

  • 一宠成婚:妖孽总裁别太坏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竟发现自己走错了房间,睡错了人!她脸颊坨红:“小舅舅,我可是你的甥媳妇!”男人邪媚勾起嘴角:“小舅舅再好听,能有老公叫的勾人?”从此过上一段她逃他追的婚后生活,可是再遇,她却宣布要跟别的男人结婚。他说:“听说你要结婚了,既然这样,那么就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女人强势堵住门口:“该还的都还了。我不记得还欠你什么?”男人轻笑不以为然,淡定从容的从身后拉出一个小包子。小包子满脸憋屈:“妈妈,抱歉,我腿短没跑赢。”某女:“……”

  • 总裁老公,请节制!最新章节

        她与人合谋,设下桃花陷阱后逃之夭夭,却不知她惹上的神秘男人不仅是财阀少董,还是特种兵!几年后再度相遇,她成了他洗白的工具,双双上头条!“女人,当初你毁了我的婚姻,现在不是该还我一个婚姻了?”男人伸手擒住女人禁锢在怀中,这一次绝对不会让她再度逃离。慕怜歌有三个梦想:逃离他,逃离他,逃离他!席城斯有三个梦想:娶了她,娶了她,娶了她!

  • 玉色生香最新章节

        名不见经传的衰男在一块神奇的玉佩的帮助下人生发生了逆转,站在了人生的巅峰之上,受到了众多美女的青睐,经历了尔虞我诈、明枪暗箭、三步之中必有一坑之后,以为能够享受美好的生活,殊不知他已经卷进了可怕的阴谋当中

  • 【嘘!别回头】最新章节

        恐怖!恐怖!恐怖!
        有多恐怖?架、恐、怖!
        你曾经一个人留在漆黑的办公室里加班吗?
        如果有,一定要看。
        如果没有,那更要看。
        奉劝胆子小的人
        有老公的找老公
        有男友的找男友
        有妈妈的找妈妈
        家里没人就抱洋娃娃
        如果都没有
        那赶紧关上电脑睡觉去
        每个人都有三把火
        什麽时候会被吹熄
        没人知道
        你准备好了吗?
        嘘!千万别回头

  • 神魔十字架最新章节

        希望喜欢的大大可以对我投投票 多谢了^^

  • 神级控偶师最新章节

        “传言您对您的人偶很有自信,认为她是独一无二的,为什么呢?”林奇:“因为只有我能赋予人偶生命,给予她灵魂!”“能简单谈谈吗?”林奇:“你见过有人偶能让你躺着提升实力的吗?你见过有人偶不用你出手就把巅峰强者踩在脚下的吗?”“您的意思她可以?”林奇:“不,我的意思是……她们可以。”林奇:“毕竟,我的人偶可不止一个。”目前每天两更,中午12点和晚上8点,如果以后更新有变,会在这里说明的。js330

  • 中原盗墓王最新章节

        民国十二年,在以父亲为首的洹洛帮带领下,北派七大帮向邙山深处——那个传说中的古墓进发,却没预料到人马几乎全折了进去。十年后,日本已侵占东北三省,随着二爷爷的逝去,各种力量风起云涌,而我也被卷了进来。从此,踏上了不一样的征途,诡异的千年血尸,蛊雕,无头青铜人,九阴悬棺,黄泉古树……将一一呈现。而那个传说中的古墓里到底有什么……

  • 极宠军婚:甜心,亲一个最新章节

        一个亲吻;一个拥抱;一个电话;一个肩膀;一句爱我;一次约会;一碗鱼蛋;一盒便当;一趟海边;一场大雨;一个寒冬;一个炎夏;一段道路;一条马路;一次小吵;一程公车;一直挽手;一直信任;一直包容;一直了解,一个你,一心一意。爱就是这么简单。

  • 倘若那天最新章节

        爱若晚霞,爱若朝阳,浮生若梦……

  • 穿越农家,拐个王爷当夫君最新章节

        夏兮桔本是现代中医世家的传人,从小到大,有家族的庇护,她一路顺风顺水,没有一点挫折的她仿佛连老天爷都嫉妒了,年纪轻轻就殒了命,还穿越成了古代农家的一个新婚寡妇。被指克夫命的她处处受挫,娘家弃她如草芥,夫家当她是牛马。她忍气吞声,终脱离苦海,待有朝一日,锦衣加身,引来无数近亲远戚。她冷笑一声,大手一挥:关门,放狗。有钱的日子过的好不惬意,走在街上都能顺便救个大美男,本以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却没想到,浮屠还没造成,自己就先引来了杀身之祸。某天,某腹黑王爷发话。“把那个丑丫头抓到奴隶市场卖掉。”结果夏兮桔糊里糊涂的进了奴隶市场,某腹黑王爷及时出现。“丑丫头,我这次救了你,咱两就扯平了。”夏兮桔狂点头,本以为之后两人再无交集。可她又再次华丽丽的进了奴隶市

  • 疯狂测试员最新章节

        “在没有武器和工具的情况下,你徒手能干掉一只什么样的动物?”“没有武器和工具?我……应该能打赢一只野猪吧。”“野猪?成年野猪体重可以达到半吨,爆发状态下的野猪甚至可以与老虎一战,你确定自己真能打赢一只野猪?”“这……我想我或许能打赢一头狼吧……”“你确定自己能打赢楼下那只守门的狼狗吗?”“这……我应该可以打赢一只普通的狗,嗯……小狗,不过这与我应聘游戏测试员有什么关系吗?”……大多数人都卑微的活着,憧憬着5%的快乐,在90%的平淡中忍耐着5%伤痛,这就是现实世界里100%的平凡人生,这也是人们沉迷于游戏的世界的原因。一份意外的游戏测试员工作让楚云开始告别了卑微和平凡……

  • 唐谋天下最新章节

        九转十世,投胎皇家。命运给了他一个尊贵无比的太子身份,也给了他一个残酷无情的生活环境!那就是他不得不面对的坑爹现实:他爹是李治,他娘叫武媚。群号:.欢迎大家进群讨论。

  • 凰医倾世:辣手毒医五小姐最新章节

        她是伴生魂印魂灵都没有的沐家废物五小姐,成亲之日一封休书,被活活气死,现代古武医学世家天才穿越至此,势必要让曾经欺辱她的人付出千百倍代价,废物?你见过修为九星魂师的废物?没有魂师天赋?不好意思,在下只是有完整的冰神传承而已。
        一双素手操控天下,活死人肉白骨,杀人救人一念之间,万千强者争相追随,甘愿臣服麾下至死不渝,风云起,江山动,成就倾世之名……

  • 捡个汉子来种田最新章节

        当代农学院的学生一朝穿越成农女,身上背着克夫命,家里穷的叮当响!这些咱都不怕,老公没有山里捡,发家致富搞起来!只是没想到,捡来的美男竟然是……

  • 逆天奶爸最新章节

        缘于一枚看守天道图书馆的狐狸小仙,陈扬的崛起,从一条神奇肚兜开始。都市花丛行,漂亮妖精能镇宅,谁才是陈朵儿中意的后妈?且看咸鱼奶爸携美同行,如何呼风唤雨,妖孽女儿又如何名扬四海。

  • 诛神逍遥录最新章节

        哥刚打完麻将,却被强行穿越到了异世,开始了不一样的修仙之旅,斩仇敌,寻逆天宝物,收绝强灵宠时,我以为我造化无边,却不想一张无形的巨网正向自己笼罩而来。
        三百万年前的混沌道果何等霸道,打破仙界,斩杀仙人,差点让天地重归混沌,却下场凄惨。百万年前的绝世强者离商一夜,统一离商界,收服天下各族,威震各界,却神秘失踪。
        果种植于世间,于千百世轮回中进行培养,汇聚天地造化,终成混沌道果,服之可突破仙界桎梏,化仙为神。
        ****************

  • 绝色倾城之天才召唤师最新章节

        一个杀手,与异界毫无牵扯。一朝穿越,从此飞黄腾达。神兽丹药,别人是求之不得。可她,不要别人还硬塞。什么?缺个男人?不不不,那玉树临风、人见人爱的冷酷王爷就天天追着她跑,就跟嚼过的口香糖粘在墙上一样,怎么抠也抠不下来。好吧!如此她就认了。可这大婚之日竟然被人持剑闯入,那一抹白衣被血色染红,却仍旧站立场中,寒剑落在她的颈脖。那一刻她却是笑了,手掌紧握身边之人,“死又何惧?黄泉相伴,我们还是夫妻。”“可笑我为你执剑成魔。九生九世,却抵过一个他,一个我从来不放在眼里的他。”

    本章内容提要:
    ...    朱雀街上人来人往,王冲坐在马车里,撩开窗帘,放眼望去,许许多多碧眼红须的胡人穿梭其中。     王冲看了一眼,分辨出了许多鹰视狼顾的突厥人;身材悍小,但极其好斗的乌斯藏人;外貌和汉人相似,但气质却截然不同的新罗人、高句丽人;还有身材高大,骨骼,红发、褐发、金发的西域人,大食人,条支人……     看到这些来自......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