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大人。”

    王冲行了一礼,对于旁边的鲍宣则是视若不见。

    “三公子。”

    卢廷看着王冲,一脸微笑。他早到了一会儿,广鹤楼里发生什么事他早打听清楚。虽然王冲的父亲王严雷霆大怒,觉得王冲闯了大祸,但卢廷倒没觉得这事有多大。

    姚广异是齐王的人,王严是宋王的人,双方本来就不对路,私底下冲突很正常的。反倒是宋王那里,若是知道王家十五岁的小子教训了姚家的姚风,不但不会责怪,还会非常欣喜,劝阻王严责罚一双子女。

    “三公子不必担心。不就打伤了姚家的公子吗?等我回去,告诉宋王,保管你们兄妹无事。”

    卢廷嘿嘿笑道。

    “真的?”

    王家小妹眼睛一亮,立即信以为真,逗得卢廷哈哈大笑。

    王冲听得心中一暖,这位卢大人虽然前世曾指证过父亲,但在这件事情上,他也只是被利用了,说了自己看到的东西,本心倒是不坏。

    “卢大人是君子之风,晚生佩服。只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卢大人还需要防备被小人利用才好。有些人表面上忠秉正直,道貌岸然,私底下却折节叛变,投降齐王,为了五斗米而折腰,大人可要防备些个才是啊!”

    王冲道。他这翻话虽然是对卢廷说的,但目光却是一直盯着旁边鲍宣,说得后者神色大变。

    “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卢廷也不是愚笨之人,脸色一变,立即顺着王冲的目光望向身边的鲍宣。

    和父亲不同,卢廷要聪明得多。

    宋王身边大量的部属投靠齐王,父亲不清楚,但是卢廷是知道的。听着王冲的话似乎意有所指,又联系鲍宣突然破例邀请自己到广鹤楼,以及老总管突然出现,卢廷突然感觉出了什么,看向鲍宣的目光瞬间变了脸色。

    卢廷会被人利用,完全是因为没有防备。君子眼中,人人都是君子。从内心,卢廷是压根没想过鲍宣会叛变的。

    但是一趟广鹤楼之行,简简单单的吃顿饭,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却由不得卢廷不多想。

    “臭小子,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卢,卢兄,你别听他胡说八道……”

    鲍宣被王冲打了个措手不及。

    他开始还很镇定,但看到卢廷渐渐变得严厉的眼神,顿时心神大乱。

    “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这件事情说的绝对不是鲍宣。

    他做这件事情本来就心虚,卢廷又是那种性格正直,眼神犀利直指人心的人。被王冲一个小孩突破道破秘密,加上卢廷的洞察,鲍宣猝不及,顿时心神大乱。

    “鲍宣,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

    卢廷的目光冰冷无比。

    他开始还是将信将疑,但现在,却是确定无疑。王冲只是一个小孩子,说的话不能完全当真。但鲍宣的反应已经完全说明问题了。

    他不是什么三岁小孩,还分得清什么是真话,什么是假话。

    “嘿,鲍大人,劝你一句,‘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宋王和齐王之间最赢谁输,现在说还太早。小心身家压错人!”

    王冲上前一步,毫不客气道。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舒服,本来还以为要费很多唇多,想不到这卢廷比他想像的还要厉害,自己只是给他提个醒。没想到,他直接就追查出了真相!

    “卢,卢兄……,别听他胡说。齐王有什么不好?”

    鲍宣冷汗涔涔,越说越乱,终于说不下去,扭过头来,挤进人群,仓皇离去。

    卢廷却没有在意,回过头来望向王冲。

    “嘿,‘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三公子果然不愧是九公子嗣,说话别出心裁,与人不同。”

    卢廷一脸赞赏道。

    这个十五岁的少年给他感觉非常特别,不可以等闲视之。

    王冲却是一笑,所谓“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在他穿越之前的那个世界不过是很普通的寻常而已,但是在这个世界,卢廷显然没有听说过,感觉很是新颖。

    “大人谬赞了。”

    王冲淡淡道,神情落落大方,不卑不亢,落到卢廷眼中,更为奇异。

    “卢大人,小子还有事,就先告退了。”

    王冲躬身道,点头即止。

    这是第一次见面,王冲不想说得太多。只要让这位卢廷卢大人留个好印象,让他知道自己并不是真正的纨绔子弟就可以了。

    拥有着上一世的记忆,王冲再清楚不过了。眼前这位看似不起眼的卢大人,在宋王身边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他所看到的,听到的,经历到的一切,几乎都会和宋王提起。

    前世的时候,曾经出过一件事情,某个大臣的小妾过生日,这件事情连那位大臣自己都忘了,但结果这位大臣的小妾却在生日那天惊奇的收到了宋王送的一件礼物。

    这是生日当天唯一的一件礼物!

    事情发生后,所有人都百思不得其解。宋王连见都没见过他的小妾,怎么可能知道他的生日。

    直到后来这位大臣一拍脑袋,才无意中想起来,以前曾经无意中向卢廷提起过一次。

    这件事情发生后,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卢廷卢大人在宋王身边拥有非凡的地位。凡是他知道的事情,几乎十有八九都会告诉宋王。

    王冲对这件事情印象很深,所以记得。

    在宋王那边留个好印象,以后对自己做事会非常方便。这也是王冲主动和这位卢大人打招呼,在他面前留下好印象的原因。

    “小妹,我们走吧。”

    王冲招呼了一声自家小妹,登上来时的马车,径直往王家宅邸缓缓驶去。

    “有意思,好有意思的世家子弟。”

    卢廷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丝奇亮的光芒。一直到这对兄妹离开,这才转过身来,想了想,召了一辆马车,也没进广鹤楼,径直往宋王府的方向驶去。

    ……

    与此同时,姚家的府邸!

    “啊!”

    **声中,姚风慢慢醒转,只觉得浑身每一根骨头都在剧痛。这两兄妹下手极重,姚风这一回载到家了。

    “醒了!”

    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姚风一惊,转过目来,这才发现房间里还有一道宽厚的身影,背对着自己,站在窗前。

    “父亲!”

    姚风挣扎着,从床上站起,走了过去。

    “今天的事情,关于那个王冲,事无巨细,详详细细,全部告诉我!”

    姚广异的声音冷冷的,听不出表情。

    “王冲?”

    姚风怔住了。他实在没想到父亲在自己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居然就是询问那个王冲。以父亲的身份地位似乎用不着对这种人物在意吧?

    不过姚风深知父亲的脾气,听到询问,不敢反抗,忙把把事情的经过详详细细说了一遍。

    姚广异听完脸上阴晴不定,长久没有说话。

    “这么说,这对兄妹之所以能够闯进来,完全是因为那个马周?”

    姚广异道。

    “是的!”

    姚风声音刚落,啪!一个耳光重重的扇到了姚风脸上,姚风的半边脸孔立即高高肿了起来。

    “父亲?!”

    姚风捂着自己的左脸,看着眼前的父亲,整个人都惊呆了。他长这么大,父亲还是第一次这么打他。

    “畜生!你知不知道,你坏了我多大的好事!为了今天这件事,你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心思!”

    姚广异神色狰狞无比,怒不可遏。广鹤楼里,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不好发作。但现在没有一个人,姚广异终于爆发出来。

    “噗通!”

    姚风脸色一变,噗通一声双膝跪倒在地上。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父亲发这么大的脾气。

    姚广异心中却依然怒气难消。

    王冲、王小瑶兄妹的事情,他回来之后,越想越不对劲。

    然而姚广异怎么也没想到废尽心思,千般谋划,所有的事情全部都思虑周全。然而没想到,千算万算,居然废在了京城的一个小混混身上出了纰漏!

    马周?

    那算什么东西!

    放在平常,在他们这样的人眼里恐怕连只蚂蚁都算不上。但是宋王和齐王,两位皇亲贵戚,朝廷里的领袖大佬,居然会因为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混混而动荡。

    传出去,这简直就是个笑话!

    “我们姚家本来可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就因为你,就因为那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的马周,就因此全部化为泡影!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对我们姚家是多么大的损失,你知不知道齐王对这件事情有多看重?我可是向他一再保证,绝对不会出纰漏的!”

    姚风开始还觉得这一巴掌非常的无辜,但听到后来,陡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白,而且越来越白,不过数息之间,浑身颤抖,冷汗如雨。

    “爹,孩儿错了。这件事情孩儿根本就不知道!”

    姚风心中惶恐不已。

    齐王那边计划对付宋王的事,他绝非不知道。要对付宋王,最重要的就是离间宋王和王家。

    而要想离间宋王和王家,关键就是离间王严和宋王,这是王家最容易着手的地方。

    这么重要的事情,姚风本来以为要很久的,他怎么也没想到,这种事情执行的居然这么快。

    自己在广鹤楼上一场宴饮,居然无意之中破坏了父亲这么重要的事情。

    “……这件事情也不能完全怪你!”

    看到姚风惶恐的样子,姚广异心中又不禁一软。他毕竟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而且说到底,这件事情上自己也有错。

    为了对付王严,自己刻意的封锁消息,连自己的儿子都没有告诉。广鹤楼上那么多齐王的宾客,很多人可能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有一得,必有一失!

    如果自己事先告诉了姚风,又哪里会发生这种事情。

    姚广异虽然特意的安慰,但姚风心中却依旧感到深深的不安。他深深的知道这件事情有多么严重。

    齐王那边要是怪罪下来,那不是父亲一个人能担待得住的。

    “爹,那现在这件事情岂不是完全失败了?”

    姚风想到的是齐王。

    父亲在齐王那里一再承诺,这件事情绝对万无一事。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齐王那里还不知该如何暴怒。

    和宋王不同,姚风可是深深知道,齐王那边是绝对无法容忍属下无能的。

    “失败?”

    听到姚风的话,姚广异冷冷一笑,反倒突然安静下来:

    “我姚广异定下来的计策,哪有那么容易失败?即然和王严在广鹤楼上撕破了脸皮,那就换一条计策,换成苦肉计就是了。”

    “啊?”

    饶是姚风并非什么愚笨之人,但听到“苦肉计”三个字,也不由呆住了。在这一方面,他还完全跟不上自己的父亲。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二章 洞察秋毫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二章 洞察秋毫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二章 洞察秋毫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二章 洞察秋毫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二章 洞察秋毫】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蜜爱宠婚:总裁的心尖萌妻最新章节

        她被教授当出气筒,他秒速赶来,身后跟着向她赔礼道歉的全校领导人员。她被贵太太鄙视,他秒速赶来,直接买下整个商场。她被暗恋的男人利用,他秒速赶来,强抓她回别墅。“大叔,我结婚了,传说我老公又老又丑还发育不完全,但我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魂。”她颤栗了双眸,一步步往角落退。他拿出那本崭新的结婚证,薄唇微掀:“老婆,传言都是假的,我今天才知道,原来你这么爱我,接下来,我们可以要小宝宝了!”数月后,她扶着酸痛的腰,忍无可忍地喊:“离婚!我带着孩子过!”“我也想要孩子。”抬起她的小下巴,他笑得邪逆又放肆,“不如,再生一个,刚好够分。”

  • 太古魂帝最新章节

        苍茫冥河,阴阳两隔。rn人死,便化为冥魂,堕入冥魂之界。rn……rn陈广为冥魂大帝,统御冥界三千年,却遭亲信行刺,魂飞魄散于冥魂大殿的王座上。rn他誓要夺回王座!rn凭借圣物阴阳戒,陈广重回人世间,收集强者魂魄,培养精锐鬼将,待到阴兵八千万,重回冥界斩贼首。rn人间天才喜装逼,陈广一拳来打爆:下去之后给本帝带句话,我陈广必将重回冥魂之界,登临王座!

  • 夜深沉茶微凉最新章节

        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难熬的,所以放弃黎明,同样也不想再待在黑暗当中。今生只想守护珍惜她的人,潇洒肆意过这一生,与朋友知己把酒言欢,笑傲这天下

  • 宠婚撩人:霸道老公请温柔最新章节

        一个承诺,他守了十五年,她忘了十五年。他是人尽皆知的魔鬼,深不可测。她不过是父母双亡的落魄女,但却被他宠爱入骨。他救她于水火,给她无尽的宠爱,但同时也将她带进了自己充满危险和纷争的世界里。当所有真相浮出水面,她想要离开,无奈却被他霸道禁锢……夏南柯秀眉轻蹙,“傅云深,我们已经没关系了,放开我!”某男闻言邪魅地一笑,满眼暧昧道:“没关系?你昨晚可不是这么说的。”某女顿时羞红了脸,“傅云深,你流氓。”某男霸道将其推倒,“你不就喜欢我流氓么……”

  • 官路飘香最新章节

        奇遇一场,身怀绝技!看这乡村小子,如何在官场上潇洒、群芳众艳中快乐邻家小妹、高中女生、美女领导、还有京师下来的军官靓妞……众多美女,咱们的主角如何巧旋花丛……有乡村留守困惑……有官场风云争斗……有野恋情场泡妞……一路荆棘一路花香……有伟人说过:”所谓政治,就是让对手下来,咱们上去!”

  • 偷香最新章节

        穿越到三国附身到曹府家奴身上的单飞,一心只想做个成功人士。不想白富美和巅峰人生难以兼得,高富帅阻挡他融资的前行。不甘心阴差阳错的屌丝身份,凭借似是而非的远见和渊博的考古知识,单飞在成功的道路上注定要逆袭出不一样的精彩人生!不一样的三国故事,不一样的墨氏群雄,一样的还是我们墨门从未失去的热血憧憬!书友qq群23056655验证消息——起点用户名。

  • 御兽农女在种田最新章节

        末世女带着记忆投胎穿越,御兽能人竟然只能在穷乡僻壤种田?本少女不服!自带手指怎么可以只种田?本少女要发财!要致富!要种种果树养养兽顺便踩踩极品亲戚揍揍奇葩无赖,在山水之间悠闲自在地淘金圈钱!快哉快哉!

  • 恶魔典籍最新章节

        &#;&#;上古之战中半神莫迪纳斯与恶魔之王所罗门.伊格纳兹在救世之战中同归于尽,半神陨落,而所罗门.伊格纳兹被莫迪纳斯打碎了躯体,灵魂散落了阿诺德世界的各处,从此阿诺德世界迎来了长久的安宁,而恶魔们则蛰伏在魔古山脉以东沉眠。
        &#;&#;许多年后曾在上古之战中为所罗门.伊格纳兹服务的天启四骑士相继觉醒,开始谋划所罗门.伊格纳兹的复生计划。
        &#;&#;他们假意发动战争但其真实目的却是收集恶魔之王的残破灵魂以及他残存的意志,妄图复活恶魔之王卷土重来。
        &#;&#;虽然这场战役终究以失败告终,但恶魔们的爪牙已经找到了恶魔之王残存的意志,他们将恶魔之王的意志封存在一本用恶魔语写成的书籍之中。
        &#;&#;故事至此拉开了序幕...
        &#;&#;

  • 鬼游天下最新章节

        我以前也不相信世界上有鬼,直到……我低头看见自己尸体的那一刻。城隍庙偶遇道士,枫树林救出替死鬼姐妹,青云观中的老顽童仙人,再到结识妖族小玄猫、于阴曹幽冥担任阴差一职……我飘荡于天地,纵横于阴阳。以鬼魂的身份,融入这千奇百怪的灵异世界。

  • 农门小辣妻最新章节

        瑾俞悲催的穿越了,厨王的荣誉一天都没有享,就得了爹残娘傻的一家。家徒四壁不说,刚刚退婚又被逼婚;望着四面漏风的茅草屋,想着欠下的巨款;瑾俞只想说:故事都是骗人的,谁说穿越都是豪门贵族来着

  • 通房丫头要上位最新章节

        本是候门贵女,一朝祸临,举家为奴。为保护最爱的亲人,沈香婉不得不使出百般手腕,上媚主子,下贿奴才,在后宅中争保一席之位。好不容易混的各方面都顺风顺水了,那个费力扶上位的少主子,却画风突变,开始想方设法要把她诱上榻……作者微信号:v58868666888,验证主角名或书名

  • 将军三嫁最新章节

        一个他不要的女人居然成为了抢手的香饽饽,宋瑾瑜表示这些人还真是喜欢捡他剩下的。  无奈一张圣旨,那个他之前千方百计摆脱掉的女人居然又变成了他的夫人,这特么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圣心已决,断无反悔。  宋瑾瑜装死表示天要亡他。  慕容金也很头疼,听说她这次要嫁的人和她当年有所牵扯,可是为什么她一点都想不起来?  喂!她身边的男子都是个顶个的英雄好汉,纯爷们,那个长着一张比女人还漂亮面孔的小白脸真的是男人吗?  慕容金表示怀疑!  内忧外患的,这次容不得她不嫁。  之前种种,她真的想不起来了,这人既然这么渣,那就大不了和离呗。  宋瑾瑜暴走:“你以为我想娶你?那叫迫于无奈!”  慕容金挠头:“没事,我有军功,大不了以后拿军功和陛下换一张和离书!”  宋瑾瑜一

  • 我的世界有只鬼最新章节

        作为一个妹子,我的愿望是想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于是求来一道桃花符,室友却在当夜离奇死亡,空下来的房间,我要用来填满心仪的帅哥,没想到住在我隔壁的竟然是一只帅鬼,马不停蹄的不肯放过我……我和一只男鬼合租的爆笑生涯正式开始了。

  • 打工的年轻人最新章节

        上世纪90年代初,刚走出校门的王瑞雯、方建立、刘东亮、魏强等农村年轻人奔赴沿海城市打工,他们一没学历二没技术,用强健的体力换取低廉的报酬。方建立敬佩王瑞雯,把情感埋在心底,回乡接受了家人安排,相亲结婚。刘东亮带领一帮人管理果园,手下人与当地人打架,把人打伤,刘东亮站出来承担了责任,被判刑劳教一年。。。面对个人感情与前途命运,在纠结迷茫中拼搏。。。

  • 戈壁之爱最新章节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你们!有我们!  在塞外的风景里,最美的是你们!是我们!

  • 纵古横今最新章节

        内容简介:北宋与西夏两国间兵戈不止,无数江湖中人也以各自的方式投身到旷日持久的国战之中。北宋武林高手李擎苍在一次刺杀西夏国将领的行动中,恰逢西夏将领获得外星文明留下的遗物。李擎苍与其交手时无意中触发外星遗物的能量,被黑洞吞噬,使李擎苍挣脱时空的羁绊,穿越到了现代。且看北宋豪杰在现代世界中如何靠着一身古武绝学从一届身无分文,举目无亲的平头百姓如何成长为一个纵横四海,叱咤风云的英雄传奇。

  • 恶毒原配重生记最新章节

        宋伍儿是个蠢货,所有人,包括她亲娘都这么说。她的夫君——堂堂真龙之子,英俊非凡,文武双全的夺嫡热门,最后却因无子而惜败。至于为什么无子……额……是她下的手!!

  • 三世重缘最新章节

        第一世,乞讨为生。梦里遇奇得傲世神功,最终却也凄惨陨落。第二世,是叱咤风云的黑道教父,奈何惨遭最信任的兄弟毒害。第三世重生在异世,不为其他,只为纵横!追逐那两世而不得善终的情缘!在这以斗气魔法为主流的异世大陆,他拥有独一无二的灵力。在此,将如何主宰沉浮?如何找寻深爱了三世的女子?

    本章内容提要:
    ...    “卢大人。”     王冲行了一礼,对于旁边的鲍宣则是视若不见。     “三公子。”     卢廷看着王冲,一脸微笑。他早到了一会儿,广鹤楼里发生什么事他早打听清楚。虽然王冲的父亲王严雷霆大怒,觉得王冲闯了大祸,但卢廷倒没觉得这事有多大。     姚广异是齐王的人,王严是宋王的人,双方本来就不对路,私底下冲突很正常的。......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