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法明说。这只是一种感觉。那王家的兄妹,我回来的时候特意调查了一下,在京城据说名声不是太好,算是京城里的纨绔子弟之一,无法无天,净干些不三不四的浑事。据说不久之间,还干出了强抢民女之类的事情。如果真的是这样,也就罢了,但我的接触却完全不是这样子。”

    “还有那王耿直,他的性格殿下也知道。他是纯粹的军人,对于政治方面,反应迟缓,几乎一窍不通。要不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去和姚广异见面了。在这件事情上,微臣感觉他是纯粹被利用了。”

    “倒是那王家兄妹,王耿直看不穿的事情,他们兄妹倒是明白人。广鹤楼上的那一出,看似是挑衅姚风,但我感觉却是冲着他们父亲王严去了。姚广异素来有善谋之名,如果他知道自己的计谋被两个小孩识破,恐怕死都不敢相信。当然,这也只是我一个的感觉,真相如何,现在说还为时过早。”

    卢廷淡道。

    大殿里静悄悄的,宋王脸上第一次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卢廷虽然说是自己猜测,是个人感觉,但宋王太熟悉他了,如果没有一点点把握,他是绝对不会这么说的。

    但是,姚广异是什么人?

    两个十几岁的小孩居然识破了这个老狐狸的计谋……

    这怎么可能!

    宋王和老总管互相对看了一眼,主仆二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深深的不可思议。这已经近于妖孽了!

    “……殿下,如果仅仅是这样就罢了。但是此子后来那翻话,‘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微臣感觉其实也是对殿下说的。一个局外人,能看穿局内人看都穿不穿的事,这翻眼界、见识,急智,手段,这哪里是寻常智士能够比得上的。更何况,他还仅仅是十五岁而已啊!”

    卢廷感慨道。

    最后才说出了他对那个少年看重的真正原因,这个孩子太年轻了!

    宋王听完,久久不语。必须要承认,卢廷的话对他造成了很大的震憾。宋王两家是非常亲密,但九公一脉也仅非王家一支。

    而且以宋王的身份、地位,也不可能一直关注几个十几岁的小孩子。但是如果这几个小孩子像卢廷说的那样,有如此的能力,那就不是宋王可以等闲视之的了。

    “卢大人的意识,想要我见见这个王家小子?”

    良久,宋王抬头道。

    他本来是召卢廷来询问王严的事情,但是现在,这已经不重要。毫无疑问,卢廷也倾向于王严在这件事情上是清白的。

    “那倒不必。”

    出乎意料,卢廷摆摆手,居然否认了:

    “殿下忘了,不久就是九公的七十大寿。到时候,所有王氏子孙都会一起过去。殿下到时候去见见也不迟。毕竟,现在一切还只是我的猜测,真相到底如何还未可知。”

    “也好。”

    宋王笑了起来,并不反对:

    “难得卢大人对那王家三子这么看重,而且就凭那句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本王也不得不赏。郑总管,马上去府库里挑样东西,给我送到王严府上去。”

    “是,老奴遵命!”

    老总管躬着身子,恭声道。

    “等一等!”

    宋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犹豫了一下,道,“时间也不早了,还是迟一点,等到明天再送过去吧。”

    卢廷看到宋王眼中掠过的一抹阴翳,心中叹息一声,知道宋王对于王严还是有些没有完全相信。不过这一次,卢廷却什么也没有说。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生”,王严到底有没有叛变,王家和齐王之间有没有勾结,广楼鹤上到底是怎么回事……,随着时间的过去,迟早会水落石出的。

    “……至于鲍宣和郑元,我对他们不薄,他们却在这个时候暗害我,背弃我去投靠齐王。如此忘恩负义之徒,不予惩处,难泄我心头之恨!我对付不了一个齐王,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鲍宣和郑元吗”

    “岭南和漠北那边不是还缺几个学士吗?就让他到那里去终老吧!”

    说到后来,宋王眼中一片森森。

    朝堂之争,危机重重,如履薄冰,一言定生死……,这些绝不仅仅只是说说而已。宋王虽然现在“众叛亲离”,但也还不到虎落平阳的地步。

    老虎不发威,就会被人当做是病猫。以往的他,实在太过仁慈了,才会被这么多人背叛。

    但是现在,宋王不想再忍了。

    唰唰唰,提起笔,宋王匆匆写就了一封奏折。谁也不知道,就在这数笔之间,就已经注定了鲍宣和郑元两个人的未来。

    但这一次,不管是老总管,还是卢廷,谁都没有说什么。甚至就算是齐王那边,恐怕也做不了什么,更不可能为了一个鲍宣、郑元和宋王赤膊上阵,撕个头破血流。

    这就是血淋淋的朝堂政治!

    ……

    马车轱辘!

    王冲并不知道宋王府中发生的事,也没有去在意。坐在回来的马车上,王冲脑海中此起彼伏,开始思考另外一些东西。

    父亲的事情,该做的都已经做了。等到不久之后,姚广异领兵出现在父亲的军队辖区的时候,一切就该真相大白了。

    接下来,该是实施自己的第二步计划的时候了。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广鹤楼上的事情,已经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小妹天生神力,但遇到姚风加上一大群姚府的打手,也不禁闹了个手忙脚乱。

    前一世的经历,也充分的说明了这一点。如果不是兵力不够,自己又何至于最后兵败,闹到那种地步。

    要想实现自己的夙愿,要改变王家和大唐的命运,自己就必须像姚风一样,积聚自己的势力,建立自己的班底。

    只有拥有强大的力量,有众多的追随者,才能改变这个危机四伏的帝国

    但是要做到这一切,首先就必须得拥有庞大的财力,富可敌国的财力!

    “有钱能使磨推鬼”,越是有才能的人,就越是桀骜不驯。没有足够的利益驱动,谁又会为人效命呢?

    更别说,自己还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孩!

    只是自己从哪里才能弄到那么庞大的财富呢?

    王冲坐在马车里,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王家并不是什么巨富之家,也没有什么可以发财致富的产业。在这一方面,家里是完全指望不上的。

    王冲只能是自己想办法。

    “一定有什么办法的,一定有什么办法的……”

    王冲轻敲着手指,脑海里此起彼伏,把上一世的事情仔仔细细的思考了一遍。没有什么发财的门路,就只能是想一些赚钱的机会了。

    还好王冲掌握上一世的全部记忆,在这方面还是有些优势的。

    “有了!”

    突然之间,王冲眼睛一亮,想起一件事来:

    “乌兹钢!对,就是乌兹钢!”

    原本沉闷的心情一扫而空,王冲心情突然变得轻松起来。

    “乌兹钢”是一种珍贵的花纹钢,刀剑炼成的时候,表面的花纹行云流水,非美的美妙,同时乌兹钢还是所有钢材中最好的武器炼制材料,没有之一!

    在王冲来的另一个平行时空,“乌兹钢”还拥有另一个名字“波斯刀”或者“大马士革弯刀”!

    这种材料炼制的武器,位列古往今来世界三大名刀之首!

    更重要的是,乌兹钢的储量是非常有限的,挖完了就彻底就没有了。

    在后世,一把真正的“大马士革弯刀”常常能卖到数百万,甚至千万美元之巨!而且是有价无市!

    在这个世界,乌兹钢同样如此!

    王冲之所以记得这种钢材,并不是因为他的珍贵,而是因为它的锋利。以乌兹钢锻成的兵器锋利无比,可以轻易的撕裂、断裂那些极其珍惜的名刀、名剑!

    在锋锐程度上,乌兹钢炼制的武器是最锋利的,没有之一!

    王冲来的那个时空,曾经有科学家做过试验,结果发现乌兹钢武器的刀刃上拥有无数大大小小,肉眼难见的纳米级锯齿,这些数量繁多的细小锯齿一起共同构筑了乌兹钢锋利无匹的传说。

    装备了乌兹钢武器的骑兵,很容易将对手连人带甲,一起斩段!死状极其惨烈!

    而乌兹钢刀刃上的细小锯齿,则容易使得对手伤口撕裂,大出血,在短短时间内流失大量的血液,并且无法有效止血。

    很多本来只是一些很小的伤害,也因为这个原因变成重伤。

    这种种原因加起来,使得一支装备了乌兹钢武器的部队拥有令人谈虎色变的,极其可怖的杀伤力。

    而他们的对手,往往死伤惨重!

    不过乌兹钢虽然如此珍稀,但王冲却知道,现在却恰恰是它最不值钱的时候。如果没有意外,现在正是它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产地海德拉巴山脉挖掘出第一批的矿石的时候。

    这第一批海德拉巴的乌兹钢矿石,正由一批批“身毒”的僧人挟带往世界各地,黑衣大食、西域、大唐、突厥汗国、新罗帝国……

    (身毒也就是“印度”或者是“天竺”,但它第一次传入中国的名字却是身毒。语出《资质通鉴》,为西汉武帝时命名。)

    这些珍稀的乌兹钢矿石名声初显还要一年以后,真正名扬世界还要十年,而等到最完美的锻造乌兹钢的“海德拉巴法”出现,还要二十年。

    而最后,不过超过三十年,海德拉巴山脉就会挖尽它的最后一块矿石。

    那是海德拉巴的最后一块乌兹钢矿石,也是全世界的最后一块!

    这就是乌兹钢的现状!

    这种矿石并不是无穷无尽的,而是全世界的稀有的,并且极其有限。但是这个时候,这个世界还没有人知道。

    王冲仔细回想脑海中的记忆。从时间来算,这两个僧人应该已经到了大唐,对于西域以外的人,大唐人向来是极少关注的。目前还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两名长相怪异的身毒僧人,更别说是他们身上的乌兹钢了。

    如果自己这个时候去找到他们,就不定就能发一笔意外的横财。

    想到这里,王冲心中忍不住怦怦直跳。

    虽然时空不同,但王冲却深深知道,乌兹钢锻造的武器在这个世界也同样是无数帝国将相、权贵名流、武道强者梦魅以求的东西。

    乌兹钢武器华丽的造型可以衬托将相名流的身份地位,而对于一名武道强者来说,一柄乌兹钢的武器也能大在的提升他们的实力。

    为了这些珍稀的武兹钢武器,这些人都是愿意倾家荡产,付出所有的!

    如果自己能拿下那两个“身毒”僧人身上的乌兹钢,将来可以得到的好处可想而知。想到这里,王冲再也忍耐不住了。

    “小妹,有没有兴趣跟我出去逛逛,找几个人?”

    王冲猛然回过神来,扭头望向一边的小妹。

    “啊,还逛?”

    王小瑶睁大了眼睛,吃了一惊。她可是记得父亲说过,如果他们还出去乱闯,就打断他们的腿。

    “怎么,怕了?”

    王冲道。

    “哼,我才不怕呢!”

    请将不如激将,王家小妹果然上当。王冲嘿然一笑,带着小妹这个免费的“大保镖”转头向那些西域胡人聚居的地方而去。

    “劳驾!去朱雀街!”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五章 发财的机会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五章 发财的机会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五章 发财的机会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五章 发财的机会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五章 发财的机会】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万古剑神最新章节

        天下最风流的剑客,名曰沈三公子。rn  天下最有名的剑法,唤作万藏剑经。  rn  天下最强大最神秘的地方,是为弃剑山庄。

  • 美女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作为一个胸襟宽广的伟男子,沈重山的目标是:我身边的女人只有睡过的和不愿意睡的,我的敌人只有跪下的和即将跪下的。且看一个武力值爆表的男人,如何在这滚滚的红尘里收尽美女,横刀天下。

  • 山村逍遥小神医最新章节

        马小冲重生在一个小山村,意外获得龙虎异能,一夜之间成为妙手小神医。开挂种田,日进斗金,办公司,做大佬,带乡亲致富。美女村长、富家千金、女董事长、女明星……一大波美女汇聚到他家,都想成为他家的女主人。

  • 无乔不成抒最新章节

        &#;&#;顾家有女初长成,才貌冠绝动皇城。
        &#;&#;美人如画隔云端,许嫁谁家少年郎?
        &#;&#;皇朝国公府嫡女顾若抒的婚事,暗含着皇城两种势力之间的博弈。谁都没有想到,最后却是被架空的燕北王宋乔娶了她。
        &#;&#;为何,她违背父命,独独选中了他?
        &#;&#;为何,他仅见过她几面,偏偏就把她牵挂?
        &#;&#;其实,世间没有那么多为什么,无非是缘分早已注定。
        &#;&#;从此,两人执手赴燕北,入北漠,主皇朝,比肩天下,共同走过一次次风浪,讲诉无乔不成抒的故事。
        &#;&#;ps:本书两人的感情线大部分甜,经常撒糖,甜死人不偿命。偶尔小虐,权当增添情趣。
        &#;&#;想到知道更多的剧情,请加入七七的根据地群:一起闹磕闹磕。或者加七七:七七等着你们哦

  • 暴力阴阳师最新章节

        由于地府失误,生死簿上龚旭的信息被不小心涂抹,导致人间本应善终的龚旭意外车祸而死。为了弥补,阎罗王派新任鬼差柳薇来到人间善后。    岂料,本为九命金仙的柳薇舍弃一条命换回了龚旭的命之后,却意外造就了龚旭的阴阳眼。一个普通的死宅因此开始了不一样的人生,柳薇也因为一时心中柔软,收了一个白痴徒弟。    身居地府鬼差之职的猫师傅,偏偏要讲科学,而自幼接受唯物主义教育的龚旭却偏偏迷信,师徒之间注定要碰撞出火花。    耳濡目染了猫师傅的强大之后,龚旭决定成为一名出色的阴阳师。    法术?法宝?本尊靠的是拳头!    天上地下,师傅的爪子排第一,老子的拳头排第三,排行第二的,是师傅的美貌……和智慧。js330

  • 武侠朋友圈最新章节

        季阳的QQ号里突然多了一个叫武侠朋友圈的分组,接踵而来的是:丹药,古董,武功,兵器,甚至还有武侠小说里面的美女。    ——    书友群: 261388959    群名称:太极鱼    欢迎添加!!js330

  • 龙女传奇之天机到了最新章节

        &#;&#;恶人恶灵你别笑,谁要敢把坏事做,我定前来惩罚你;
        &#;&#;不管人间或地府,无论他朝又异世,我都要把你找到;
        &#;&#;作恶多端下场坏,替天行道消灭你,我的身份要记牢;
        &#;&#;天庭神界龙公主,人间正义女儿身,我的名字叫天机。

  • 女主播最新章节

        作为主播界的一股清流,宋瓷遭遇算计险些出事,紧要关头获救,却仍和陌生男人有了一晌贪欢……

  • 人王风暴最新章节

        我为人王,当统御万民!我为人王,当震慑万族!我为人王,当斩仙灭神!我为人王.........!js330

  • 阴阳女仙最新章节

        我遇到鬼压身,被男鬼所吻。据说死亡之吻可以让人看得见鬼物,自此我进入了一个古怪的世界。姑姑说我十八岁有桃花煞,孰不知,自那天起,我夜夜被鬼压!

  • 大魏女探最新章节

        平安扣也称怀古、罗汉眼,可祛邪免灾,保出入平安。她到底没能如前世母亲的愿,空有怀古之名,却无平安扣之福,最终死于非命。重生后翻阅史册,史中记载,前朝白家之女怀古,成婚前夕,突得急病而亡。她不平,不解,亦无答案。今生仍有怀古之名,却成为作幕侍从,再非世族贵女。为查得前世被杀真相,也为查得前世父兄在她死后过得如何,她毅然女扮男装,孤身上京,自此羊入狼群,开始努力求生存求真相的再世之旅。

  • 火影之最强焱遁最新章节

        原本下肢瘫痪的青年,变成了一名身体完好的少年。  他将会有着怎样的改变?  死神世界里的山本元柳斋重国,在火影世界竟成了他的守护魂灵!  瞳术至高?木遁最强?尘遁无敌?  魂灵拥有的能力都变成了火影世界的能力!  火遁,炎遁,焱遁!  当火焰达到极致,火将能抹灭一切!

  • 重生之十三公主最新章节

        上一世,她被迫和亲,远赴异乡,身死异地。她恨,恨自己懦弱,恨皇室无情,恨命运多变。这一世,她重新归来,重生到八岁之时。步步为营扩建自己的势力,用灵活的头脑打败比自己年长的所有人。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把弄朝政,维权弄势,只为不让自己重走上一世的旧路。

  • 时来孕转:总裁欺妻49天最新章节

        为了夺回父亲的遗产,洗刷冤屈,夏安安涅槃回归,却不想意外救了一只小包子。“你救了我,我让我爹地以身相许!”结果附赠了一只大包子。婚后,大魔王宠妻如命千依百顺——“老板,不好了!夫人把女一的脸打肿了!”“老婆,手疼不,体力活让我来!”“少爷,夫人要把房子给拆了!”“还不去帮夫人找拆迁队。”虐起狗来,大魔王甚至连亲儿子都不放过——“粑粑,谢谢你给宝宝买的狗狗。”“那是给你妈妈的。”夏安安就觉得这日子太惬意了,想重操旧业。“老公,这个剧本我喜欢,可以接吗?”陆魔王瞥了一眼其中的船戏,假装淡定,“可以。”拍摄现场,夏安安扶着酸痛的小蛮腰,陆庭黎,可以你大爷!!!再然后,夏安安的所有船戏,都是这位大爷亲自上阵……

  • 玄天丹帝最新章节

        无敌天道,任我行尊,手掌天地,外化乾坤,一介废材,步步高升,打怪升级,战斗中提取法之奥妙,他告诉自己:李承志你就是未来王者!美人在怀,坐享天下情乐,看云卷云舒,只做最强王者,愿与心中的你相守相伴!

  • 道影都魂最新章节

        男主秦浩,父母离奇车祸死亡,年仅五岁成孤儿,他怀疑这场车祸不是意外,从此命运发生改变,幼小的心灵暗藏复仇计划。机缘巧合被师傅带上山习武,云峰之巅,艰苦岁月,都被刻苦练功所冲淡……转眼十三年,年少轻狂的他带着复仇之心从返都市,却偶遇女主孙梦然和许婷婷,两位女主却成了他生命中不可割舍的女人。其间仇家‘梦海成’等人为了除掉他这一祸根,暗藏杀机,使出各种手段,但秦浩却越挫越勇。在俩女主的帮助下扎根,在朋友的帮助下事业起步,在自己的能力上击败仇家。青春、阳光、狂野、智慧、爱情的赢家,商界的风云人物,他…就是秦浩……

  • 活人祭祀最新章节

        村里新建了一座桥,但是最后一根桥墩却怎么也立不起来,因此村长请来了一位风水先生,他一进村子,便说我们村子是白虎乱抬头,要是想立起这个桥墩,必须得用活人的命来祭祀……相传陶匠最后一件陶品,用自己的血代水做陶,陶瓷的纹路如留声机盘的纹路,留下自己的声音,只有寻找到这件陶瓷,方可……

  • 炮灰农女重生记最新章节

        第一世,赵素月为人筹谋,助人夺得皇位,最终却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落了个惨死的下场。重来一世,赵素月借尸还魂。她自深山农女到山中大王最后成了潜藏在漩涡深处最锋利的匕首,一步步往上爬。她在明敌在暗,她在暗中步步为营,将上辈子所受之屈辱加倍讨回。终以天下为红妆,觅得良人。——  赵素月:你娶我吗?卫炙:有何好处?赵素月:天下江山为红妆,可足够?

    本章内容提要:
    ...    “我没法明说。这只是一种感觉。那王家的兄妹,我回来的时候特意调查了一下,在京城据说名声不是太好,算是京城里的纨绔子弟之一,无法无天,净干些不三不四的浑事。据说不久之间,还干出了强抢民女之类的事情。如果真的是这样,也就罢了,但我的接触却完全不是这样子。”     “还有那王耿直,他的性格殿下也知道。他是纯......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