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争气的东西!”

    看到姚风的神情,姚广异忍不住骂了一句。这孩子虽然天赋惊人,但是计谋、心思方面,还远远没有得到姚家的真传。

    别说自己上头老头子的真传了,恐怕连自己的一成都不到。这也是他迟迟没有将家族的大权交手给他的原因。

    “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就叫欲盖弥彰?”

    “啊!”

    姚风跪在地上,似乎想到了什么,身躯一颤,露出恍然的神色。

    姚广异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王严那边,虽然被很多人看到,我和他针锋相对,撕破脸皮。但我们也可以说成是故意这样做的。宋王那边,被我们拉拢过来这么多的属下,现在早就是草木皆兵,疑神疑鬼。只要我们继续执行原来的计策,煽动、扩大他心中的怀疑,到时侯再在边陲给他以致命一击,到时候他依然会深信不疑。”

    “背叛还好,见风使舵本来就是人的本性。但是像宋王这样的人,如果发现自己故意愚弄、欺骗,你知道那会是什么样的情景吗?”

    姚广异阴气森森,说到最后,即便姚风也感到不寒而栗。

    “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在这种计谋、人性上,自己和父亲还差得太远了。在这一方面,姚风也只有跪在地上聆听的份。

    “王严性格耿直,过于死板,这次宋王召见,只要他一句应对不好,或者一句话说错,或许都用不着我亲自出马,这件事情就可以尘埃落定。”

    姚广异目光深邃,似乎穿透了姚府,望到了更远的地方。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来,把姚风从地上搀扶起来:

    “起来吧,这件事情你就不必担心!——为父另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交给你去做。”

    “什么?”

    姚风大为讶然,还有什么事会比宋王和齐王,以及父亲正在计划的这件事情更重要?

    “王家那对兄妹,老是让我觉得有些不安。今天的事情,如果是偶然的也就罢了。也算不了什么太大的事。怕就怕这一切根本不是偶然的。”

    姚广异的眉头深深的皱着,似乎为此纠结了很久。

    “他们?”

    姚风失声道,他万万没想到,父亲所谓更重要的事情居然是这个:

    “他们两兄妹才不过十几岁,难道父亲以为他们还能识破你的计划?”

    姚风感到感以置信,他怎么也没想到以父亲智慧、手段,居然会担心两个还不到十五岁的小孩。

    “他们十几岁,不也一样打晕在广鹤楼吗?”

    姚广异脸色阴沉道。

    “可是,这根本不同”

    一码事归一码事,姚风承认王家那个小女孩实力确实强的可怕,但是要说这几个半大的小孩有这么厉害,在智慧能和自己父亲姚广异相抗衡,看破连他们父亲王严都没看破的局,姚风是无论如何都不相信的。

    “没什么不同,你照做就是了!”

    姚广异冷冷道。

    “好吧!”

    姚风本来想要拒绝,但沉吟片刻,突然又答应下来。

    王家的老大、老二也就罢了,他的实力不如他们,吃了亏也就算了。但是现在,连这老三、老四两个小孩子也骑到了他的脖子上。

    广鹤楼,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丢的人太多了。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即便没有父亲的命令,这两兄妹他也是要想办法对付的。

    “这件事情,希望我是多想了!”

    听到姚风改变,姚广异的脸色好看了不少。虽然广鹤楼的事情功败垂成,但还有一个边陲可供他大做文章,发挥余力。

    那两兄妹即便聪明透顶,广鹤楼的事情是他们故意去破坏的。姚广异也不相信,他们会在不久之后的边陲妨碍到他们。

    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无论如何,在出了广鹤楼的事情之后,他都要小心一点:

    “你给我记住,不管怎么样,你都给我好好的盯住他们,如果有什么消息,立即通知我。”

    “是!”

    姚风点头道。

    ……

    通往宋王府的巨大马车里,王严正襟危坐,不动如山,然而心中却是一片繁乱。

    他脑海中思来想去的,都是王冲在广鹤楼上说的那两件事情。

    对于王冲说的这两件事情,王严本来是一件都不相信的。但是事实摆在面前,由不得他不信。

    他才刚刚见过宋王不久,宋王就真的又派使者来了。而且时间恰巧就是在他走出广鹤楼的刹那。

    ——这一切完全被王冲说中了!

    王严不明白王冲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但这并不是关键,王严在意的还是另一件事情。

    “不知道宋王找我,是不是真的是关于姚广异的事情?”

    王严心中暗暗道。

    他生平行事堂堂正正,不论做什么事情,都问心无愧,无一不可对人言。和姚广异的会面,只是一场普普通能的宴饮,酒席上也没有谈什么重要的事情。

    宋王府和王家几代的情谊,王严并不认为宋王会真的为了这种事情来找自己。

    “不管怎么样,是真是假,一会儿就知道了。”

    王严深吸了一口气,撩开车帘,走了下去。

    不远处,一座巨大的宫殿,辉煌壮丽,大门匾上“宋王府”三个金色大字耀眼夺目。

    王严跟在一丝不苟的老总管后面,穿过一条条花园、走廊,进入了宋王府的殿内。

    宋王府的正殿一片空旷,王严走进去的时候,寂静的大殿里,一条硕大的人影踞坐上方,岳峙渊临,散发出一股天生的尊贵、优雅的气息,正是大唐帝国举足轻重的宋王殿下。

    “微臣王严,参见宋王殿下!”

    王严走上前去,单膝行礼,洪亮的声音,在整个大殿回响。

    大殿里空荡荡的,除了宋王之外,其他另无一个人。

    宋王把自己裹身在大殿上方的黑暗里,一动不动,谁也不知道他在这里待了多久。

    久久的,王严都听不到宋王的回应。抬起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王严感觉今天的宋王似乎和平常不太一样。

    “哦,王严啊,你来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宋王恍然惊醒,似乎这才意识到王严的存在。

    王严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头,今天的宋王看起来似乎满腹心事。

    “是!殿下,您找我?”

    王严开口道。

    大殿上一阵漫长的沉默。宋王不说话,王严便也默默的等待。说实话,他到现在都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样重要的事情,需要宋王为什么会派老总管来召见自己。

    而且是这么急!

    “听说……姚广异邀你在广鹤楼宴饭?”

    宋王迟疑了很久,才开口道。这句话似乎费尽了他很大的力量,声音异常的沉重。

    “轰!”

    一石激起千层浪,听到宋王的话,王严心中骤然之间,禁不住泛起万道波澜。

    姚广异!

    王冲说的时候王严还不相信,然而王严没有想到,宋王派老总管找他,居然真的是因为姚广异!

    他和姚广异之间只是一场普普通通的宴饮,根本没有什么。而且还有王家和姚府几代的情谊在,王严绝不相信宋王会因为这种事情怀疑自己。

    但是事实摆在面前,被王冲说中了,宋王真的因此对自己产生了疑心。

    王严心中沉重无比。

    “是!”

    王严开口道,没有丝毫的迟疑。这件事情他问心无愧,自问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那,姚广异找你,都聊了些什么?”

    宋王迟疑着,继续问道,声音中似乎有些异样的味道。

    听到宋王的话,王严心中波动的更加剧烈了。

    第二件事!

    这已经是王冲说中的第二件事情了!王严心中复杂,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三子王冲在他心中一直是个顽劣的逆子形象,广鹤楼的一翻言语,对于王严来说,完全是无稽之谈。

    然而现在,王严已经不敢再这么想了。

    “姚广异想要招览我,但已经被我拒绝了!”

    王严开口道。

    放在今天之前,王严绝不会这么说,但是当意识到宋王已经因为姚广异对自己产生怀疑之后,王严已经不敢再那么想了。

    “吁!”

    大殿里一阵长长的吐气声,原本紧崩的气氛,随着王严这句话突然之间松驰了不少。就像一张拉到大满的强弓,突然松驰弓弦一样。

    “原来如此。”

    王严听见宋王的声音在大殿上方说道,声音轻松不了,就好像卸下了千斤重担一样。

    “其实,这件事情我之前已经通知过殿下了。”

    王严心中一动,突然开口道。

    “哦?”

    大殿上,宋王健硕的身影猛然坐直了,第一次露出意外的神色:“你之前通知过我?”

    “并非当面秉报,而是一封书信。按道理,这封书信应该昨天就已经送到了宋王府,难道殿下没有看过?”

    王严比宋王更意外道。那天吃饭的时候,王冲提到希望自己提前通知宋王,王严虽然觉得没有必要,但还是写了一封书信。

    但是没想到,看起来宋王居然完全没有收到。

    “郑总管,你出去查一查。”

    宋王皱起了眉头,第一次感到了蹊跷。

    气息磅礴,看起来深不可测的老总管匆匆离去。只是一会儿,便重新返回,快步走到宋王身边,低语几句。

    王严虽然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却看到宋王的脸色明显变得柔和、好看了许多。王严心中也不由暗暗庆幸,自己总算当时听进了王冲的话,给宋王写了一封信。

    否则的话,恐怕百口难言。

    “确实有这件回事。只是最近事多,忘了去看。这倒是我疏忽了。”

    宋王微微笑道:

    “呵呵,不提这个了。将军难得回京,想着我们好久才难得一聚,所以我才特地叫老总管过去接你。怎么样,军营里面还好吧?”

    宋王话声一转问起了军营里的事情,一边说着,一边从座位上站起,走了下来,却是一个面色红润,充满皇族气派的中年人。

    他的面容亲切,充满了亲和力,一切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托殿下的福,一切无恙!”

    王严是个典型的军人,听到宋王问起边陲的事情,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大殿里的气氛顿时亲密了许多。

    宋王府和王家几代情谊,说到尽兴处,两人都不住大笑了起来。

    足足待了两个时辰,王严才从宋王府离开。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三章 姚广异的怀疑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三章 姚广异的怀疑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三章 姚广异的怀疑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三章 姚广异的怀疑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三章 姚广异的怀疑】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笑仙盗最新章节

        我贪?笑比豺狼差的远。我怯?留下小命好修仙!我滑?鬼狐在前怎敢炫?我贱?神魔当面你在前!!又有谁真正懂我?我仁!江湖道义让你担!我义!不抢仙缘只骗钱!

  • 暗夜狂妃最新章节

        一个女军人悲催穿越到一个胆小懦弱,人尽可欺的废物身上。她很懒很自私,自带黑暗物质,装傻,演戏,斗毒姐,踩渣男,偷抢杀……却一不小心被邪物美男缠上:“小东西,还想逃?嗯?”她轻轻抬眸,笑得一脸邪魅……

  • 女神的特种兵王最新章节

        火辣的美女酒吧老板,俏皮刁蛮的富家小姐,文静清纯的学生妹……一代顶尖兵王在征服冷艳女总裁的路上,打败情敌,血战黑帮,智斗高官,玩转花都。

  • 嫡女归来最新章节

        前世,她是受人欺凌的相府嫡女,同父异母的庶妹为占她的姻缘,设计毁她清白。庶妹风光大嫁,而她却只能一纸卖身契委身为妾,她处处忍让,最终却只落得满门皆亡。命丧黄泉之际,她终于认清庶妹与夫君的真实面目。如今重生归来,且看她怎么虐渣男,惩庶妹,将那些本该属于她的,一一拿回来……

  • 危情婚宠:宝贝,乖一点最新章节

        一纸强制婚约,还是娃娃的她成了他的未婚妻。  成年后,她嫁给了身价排名世界第一的男人。  这个世界,只分他要的,他不要的。前者他掠夺,后者,他摧毁。  她一直觉得,她是后者。可事实上却是……婚后,她看见床就腿软!  “我动,或者你坐上来,自己动,选一个。”男人盯着她,如同笼中猎物。  “我,自己动…”阎娃娃眨巴着灵动的大眼。“躲不了,不如掌握主动…逃!”  可是,事实告诉她,这个男人有多凶猛……  她是他磨人的小妖精,是他捧在手心呵护的娃娃妻……  这是一个女主彪悍的心酸成长史,同时,也是一代豪门巨头的惨痛追妻血泪史。  对于追妻路,豪门巨头阎傲只能这么说:不作死,就不会死。

  • 我真不算明星最新章节

        足球解说中,王聪歌唱的最好;歌手中,王聪相声说的最好;说相声中,王聪小品演的最棒;小品行当中,王聪编剧最牛;嘘!!!忘了说了,其实我还是一个大作家!!!!js330

  •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最新章节

        三百年前,她死于战场,三百年后,她应劫重生。刚刚出世,内丹被夺,记忆全失,后被他收于篱下。什么?他是神君?什么?他法力高强?他简直就是厚脸皮的鼻祖好吗?洗澡不关门,睡觉要她陪,还想让她给他当坐骑?请问如何逃离霸道(残暴)神君的掌控?在线等,挺急的。

  • 不良灵探最新章节

        你即使是收获了全世界,如果没有人与你分享,你将倍感凄凉。有些人喜欢分享成功,有些人喜欢分享心情,可我认识一个人,他分享的是死亡!我追查了他七年,甚至连他名字都不知道,亦如他在笔记中写下的独白。我是暗夜的行者,拿着死神的镰刀,收割灵魂是我的荣耀,我在黑暗中窥探光明,嘲讽着那些追逐我足记的凡人。我来,我见,我征服!

  • 活在民国最新章节

        爸爸曾经教导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能无故杀人,不杀无辜之人,不欺凌弱小,不仗势作恶,做人要保有原则。  李思末怒目瞪着这些个接二连三送上门来作死的贱人们,握爪表示,人若犯我,我必回之!人若欺我,我必欺之!人若杀我,我必杀之!  李世杰扶额,闺女,咱们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淑女啦?  李思末嘟嘴叉腰表示:一切能吃、能喝、能用的东西,统统都是我的!宁抢错,莫放过!  某人表示,我长的好、吃的少、会打架、会挣钱、会做饭、还会暖被窝,绝对是民国六好优质男,抢我、抢我、快抢我!  *******作品书群257753341

  • 明星校草太霸道最新章节

        什么明星四王子?什么本校最帅的美男,全都是人渣!!!夏雪真心觉得自己的生活太过悲催,为什么就让她遇到了乔煜宸这样品行恶劣的男生?除了长得好看一点,然后吉他弹得好一点,身材好一点,他到底哪里好??“乔煜宸,你这个吊死鬼离我远点!!”她惊恐的看着一步一步逼近自己的乔煜宸,指尖颤抖。而他却笑的一脸的悠闲自得,长臂一捞将她揽入怀中,双臂环在她的腰身上,贴着她的耳朵,低声言语,“你不说我是吊死鬼嘛?那就让我吊死在你身上好了……”

  • 重生之种田悍妻最新章节

        村里家徒四壁的穷兄弟花光积蓄买了一个丑媳妇,却是一个拥有穿越而来的杀手,从此只有不但把自己变成了最漂亮的媳妇,还带着相公发家致富,赚钱买地,成为豪绅。

  • 三行情书:席先生宠妻如命最新章节

        慕安自从上了大学就发现桃花太旺盛,究竟到了哪一种程度呢?吃饭、跑步、图书馆、上课都会遇到帅哥搭讪,最要命的是就连禁止男生入内的女生宿舍也会遇到!为了避免这些桃花,她从中选择了一个最帅的的当老公,没有想到还挺管用。那些桃花再也没有出现过。“席辰你这个心机男,当初为什么变个花样的靠近我?”某日慕安终于发现这些帅哥好像都是自己的枕边人,可怜她还向席辰以此来炫耀自己的魅力,想想真是囧大了!“变个花样?我不过是换个衣服而已,没有想到你脸盲这么厉害?”席辰一副无辜的样子。婚后,席辰各种花式宠妻,频频上娱乐头条。可是好景不长,一张离婚协议书就把慕安扫地出门。“席辰,你等着,就算有一天你跪下来求本姑奶奶,也不会看你一眼!”慕安拖着她那一堆名牌们出门,边走边吼道。

  • 重回九零萌妹奋斗记最新章节

        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上辈子的林西没有。重生归来,林西只想放聪明点,守护住自己爱的人。rnrn只是,怎么一不小心,就成为人生赢家了呢?rnrn别的不说,钱财她有了,亲情她有了,只是爱情吗?赵蒙这个人实在是太犟了,总觉得她是妹妹。rnrn不过没有关系,林西对于收服哥哥那是胸有成竹,他最爱的人,一直都是自己,这一点林西是有自信的。rnrn林家这群人,怎么还不消停?林西决定好好和他们玩玩,才能了结上辈子的怨与恨。

  • 重生之名媛巨星最新章节

        一场车祸害死了她的闺蜜,她幸运捡回一条命,灵魂却附在了闺蜜的身上,当一切已成定局,她决定用闺蜜的身份,完成她的心愿,发誓要站在娱乐圈的最顶端,把欺负过她的人,通通踩在脚底下。众人都以为每天光鲜亮丽的站在闪光灯下的女人就是他们的安慕曦,却不知早就已经换成另一个人。他是被科学家作为残次品丢弃在垃圾场的机器人,却被其学员捡回家,他被赋予了人类的情感,重新回到这个世界,并成为A市最大娱乐公司的老板,他发誓,他要证明自己不是一个废物。两个毫不相干的人在尔虞我诈的娱乐圈相遇,她因戴着闺蜜的脸处处遇险,他以老板的身份多次相救,随着事情的发展,一些令人窒息的阴谋渐渐浮出水面,原来她所有的努力,竟然都是一个笑话,连最亲最爱的人,她都已经看不透了………

  • 至尊邪神最新章节

        无意中吃了条来自仙界的恶虫,这货无所不知,叶欢从此跟它走上了一条没皮没脸的康庄大道。“东方仙帝,你怎么在肚皮上纹个女妖精啊?堂堂九天仙帝,能不能注意点影响?”“彩霞仙子,你如果晚上再失眠,可以找我嘛,我的安魂魔音是整个九界唱得最好的!”“还有你,灭天魔君,能不能少吃点人肉豌豆?天天放臭屁,打不赢就想把老子熏死吗?”……这是一个令无数痴女、怨女、仙女、魔女为之倾情的牛逼拉风的传奇故事。

  • 升级强势穿越:狠辣庶女最新章节

        进入系统轮回,只愿为你重修此缘。江如熙的男友李嘉涵在车祸中为救她而昏迷不醒,却被一个系统缠上,说只要通关就能和李嘉涵再续前缘。系统中她是夏家庶出小姐,他是十王爷。她为与他相见拼命打怪升级,他为皇位不惜一切……

  • 乾坤千机图最新章节

        蒲秀才入道观,得先天灵宝——天阙笔。偶遇狐仙,进入图中妖界,搅风搅雨,引出上古天机隐秘……“快逃,妖怪追上来了。”“跑不快,哎呦,等我画一匹马先。”“画啥马啊,画老虎吃了他们。”“…………”书中有兄弟,有妹子,有热血,有友情,杀熟也杀生,欢迎入坑。

  • 男主为何那样精分最新章节

        时又宁与储修初相遇时,他是个年轻沉稳很靠得住的伟光正。    然而没多久……    这男人满面桃花地挑起她的下巴:“女人,你看起来很可口。”    待时又宁这颗老心脏被这小崽子撩拨的心猿意马时,    他偏偏又……    一脸无欲无求出尘如仙:“你能不能别靠着我?”    时又宁:……    哦,这男人为何那样精分!    这是一个开篇女主精分、后期男主精分、大家都有第二张面孔就看谁最后掉的精分小故事(错误,划掉)    其实这是一个打打怪、恋恋爱的甜宠文!!!!!如果不是欢迎来砍作者!

    本章内容提要:
    ...    “不争气的东西!”     看到姚风的神情,姚广异忍不住骂了一句。这孩子虽然天赋惊人,但是计谋、心思方面,还远远没有得到姚家的真传。     别说自己上头老头子的真传了,恐怕连自己的一成都不到。这也是他迟迟没有将家族的大权交手给他的原因。     “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就叫欲盖弥彰?”     “啊!”     姚风跪在地上,似乎......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