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冲却并没有仔细解释。

    “我知道无论我说什么父亲都不相信,但是有几件事情,父亲很快就会知道。第一件事情,只要父亲走出广鹤楼,宋王必定召见,而且派出的人马很快就到。第二件事情,父亲见过宋王,兵部的调令马上就到,父亲很快就必须赶回边陲驻地!”

    “这两件事情是真是假,是孩儿胡说八道,还是确实如此,到时候父亲一辨就知。”

    王冲沉声道。

    上一世,父亲和姚广异见面之后,几乎是前脚刚出广鹤楼,后脚马上就被宋王召见。这个消息是姚广异故意捅给宋王知道的。

    这也是姚广异安排的计策,前后衔接,使得父亲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思考。

    而之后,姚广异和齐王利用在兵部的关系,把父亲当天就调回了边陲,使得父亲彻底的失去了在宋王面前辩解的机会!

    这之后,便发生了胡人入侵的事情。

    这件事情本来不是多大的事,胡人没有明显的边界观念,入侵的胡人造不成太大的威胁,以父亲的能力,完全可以轻易击溃。

    但是在关健时刻,姚广异的兵马却突然出现,杀入进来。胡人故然是轻易击溃了,但却给外界造成了两人,甚至姚、王两家联手的假象。

    宋王正是因为这件事情,勃然大怒,认为王家彻底的背叛了他,投靠了齐王!

    这些事情王冲都记得清清楚楚。但是王冲却并没有说的太多。

    现在这个时候,无论说什么父亲都是不会相信的。说得太多,只会适得其反。但是等到姚广异离开营地,带着数地大军突然出现在父亲领地的时候,那么用不着自己多说,一切都会明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信任也是一点点累积的!

    只要自己先说中一件事情,再说中另一件事情,父亲就会慢慢明白,自己绝非信口开河。

    只要他按照自己说的,在侦察到胡人入境的时候,提前主动后撤五十里,那么王家就真正的躲过了这一劫。

    自己的一翻苦心也就不算是白费。

    但是在这个时候,王冲却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点破的!

    听到王冲的话,王严呆住了,就连什么都不懂的王家小妹也一样呆住了。她确实自己小哥说的每一句话他都懂,但连在一起,她却一句也不懂。

    实在是王冲说的东西太过神奇,近乎于不可能!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王严反应过来,刚想要怒叱几句,但看到王冲一脸郑重的神色,又不由迟疑了。看起来,王冲不像是在胡说八道。

    哪个做父亲的不是望子成龙?就算内心深处再对王冲怎么失望,但是内心深处,王严依然对王冲有着一丝期盼,希望这个孩子是真的长大了。

    但是王冲的话,无论如何,实在过于匪夷所思!

    宋王他刚刚见过,按照惯例,短期内两人绝不可能再见,更别说是一出广鹤楼门口就召见。至于兵部的调令,连他这个兵部的将领都不知道的事情,王冲一个小孩子又从何知道?

    更别说王冲甚至还严格“规定”了这两件事情发生的时间!

    ————这简直是无稽之谈!

    “父亲,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是这次孩儿带小妹到广鹤楼,绝非无理取闹。姚广异包藏祸心,已经为父亲设下陷阱。父亲和他见面的事情,就是他主动捅给宋王。父亲如果不信,到时候宋王召见,必定问起姚广异的事情。”

    “如果孩儿错了也就罢了,如果孩儿对了,……请父亲无论如何,一定要说姚广异想要招揽你,但已经被你拒绝!”

    “拜托了!”

    王冲说着,跪了下去,匍匐于地,深深的行了一礼。

    整个王家只有他一个人深深明白,王家现在正在面临什么样的危险。到现在,他已经做了他所能做的一切努力。

    现在,王冲只希望父亲能记住现在所说的话。

    “够了!”

    王严呆了呆,随即雷霆大怒: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不嫌给我丢人现眼吗?马上给我滚回家去,如果让我发现你还在外面鬼混,招惹是非,我就打断你的腿!”

    “小哥,别再说了!”

    王小瑶浑身瑟缩,吓得直发抖。父亲现在的脸色非常难看,而且非常吓人。她长这么大都很少看父亲生气到这个样子。

    “是!孩儿明白。”

    王冲朝自家小妹递过去一个安抚的眼神,从地上站了起来,并没有再试图触怒自己的父亲。

    做到这里,已经足够了。透过窗户,在外面汹涌的人群里,王冲看到了两道熟悉的身影。

    这两个人到了,宋王那边也该差不多了。接下来,是对是错,父亲应该很快就会明白!

    或许王冲最后的驯服发挥了作用,王严的脸色明显好了一些。

    “都给我回去!今天的事情回去再说!”

    王严衣袖一甩,阴沉着脸,二话不说,沿着楼梯,转身往外走去。

    王冲一言不发,紧跟在父亲后面,父子三人一起走出了广鹤楼。

    ……

    大街上人群密密麻麻,广鹤楼是京城有名的高档酒楼,出了这样的事情早就吸引了不知道多少人的注意。

    “咦,王兄!你怎么在这里?”

    父子三人刚出广鹤楼,人群里突然传来一声招呼。王严扭过头来,却见人群中两道熟悉的人影正望了过来。

    “鲍大人!卢大人!”

    王严心中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转身这二人走了过去。这两人一个“鲍宣”,一个“卢廷”,都是朝廷的大夫。

    不过,两人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个身份,和王严一样都是宋王身边心腹的部属。

    “两位大人,你们怎么在这里?”

    王严走过去,和两人寒喧起来。

    “呵呵,今日难得鲍兄破例,主动邀我到广鹤楼相聚。这可是千年难得一回,你说我岂能不来?”

    卢廷说到后来哈哈笑了起来。

    卢廷和鲍宣都是朝廷的文士,也是宋王身边的幕僚。不过两人除了公事之外,平常倒是少有私交。鲍宣主动相邀,一起到广鹤楼这种高档消费的地方相聚,这还是头一次。

    王冲站在身后,一直没有说话。

    不管是卢廷,还是鲍宣,对于这两个人的出现王冲一点儿都不意外。在前世的时侯,这两个人同样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前一世的时候,父亲和姚广异密会,就是这两个人在宋王那里扮演着重要的人证角色。两个人当朝的学士大夫,到广鹤楼宴饮,结果却发现广鹤楼闭门谢客,里面统统都是齐王的人,其他任何人进不去。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地方,王严却独自一个人在里面和姚广异会面。

    这样的话传回宋王那里,结果可想而知!

    这件事情当年在京师闹得沸沸扬扬。但是王冲却知道,这件事情还有另外一重真相。这是他上一世在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很多年,当一切都已经变得不重要了之后,才无意中探知道的。

    关于这件事情,还有另外一个无人知道的“真相”:

    卢廷是被利用的,真正的主谋是现在正站在旁边,一言不发的鲍宣。正是他故意邀请卢廷到广鹤楼,目睹了父亲和姚广异的闭门密会。

    没有人知道他早在这场会面之前,就已经投靠姚广异和齐王。

    他先是按照姚广异的意思,把两人会面的消息捅给了宋王,然后才请的卢廷。卢廷清正廉明,从不说谎。在这件事情上,他是最好的利用对象。

    宋王正是因为卢廷的证词,才会对信任多年的父亲产生怀疑!

    王冲可以看得出来,鲍宣的脸色不是太好看。他本来是邀请卢廷作证王严背叛姚广异的,但却无意中反被王冲利用,成了见证王严和姚广异决裂的证人!

    “如果鲍宣出现在这里话,那宋王身边的那位老总管……也应该出现了吧!”

    王冲心中暗暗道。

    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如果鲍宣出现在这里,那么宋王府的老总管也该出现了。

    “王将军!”

    就像是回应着王冲的心声,轰隆隆地动山摇,一辆巨大、华丽的青骢大马车从街头缓缓驶近,巨大青铜车轮上是代表着皇族身份的衮龙浮雕。

    马车的车帘撩开,从里面探出一名面容严厉古板的老者,那老者双手拢在袖里,脸上漠无表情,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磅礴的气息,令人感觉深不可测:

    “宋王有请,请跟我走吧!”

    老者眼帘微说,淡淡的说完这句就扭过头去,眼睛目视前方,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一瞬间满场寂静,鸦雀无声!

    “老总管!”

    王严心神剧震,几乎是下意识的扭头望向身后的三子王冲,仿佛见鬼了一般。

    王冲真的说中了!他才刚刚走出广鹤楼,宋王居然真的派人来请他了!而且还是身边最贴身,身份最高的老总管!

    这一刹,王严心中一片惊涛骇浪,满脸的不可思议!

    做为宋王十几年的部属,王严比谁都明白,在宋王府里,老总管的身份太特殊了。他几乎是看着宋王长大的,因此也极得宋王的信赖。

    如果只是寻常的召见,根本用不着他出马!

    但是让王严更震动的是,这一切,王冲是怎么知道?

    这甚至比宋王突然派人来请他还让他吃惊!

    “难道这只是巧合?”

    王严心中此起彼伏。王冲知道宋王要召见他不奇怪,毕竟他是宋王一系的人,双方迟早是要见面的。

    但是王冲能算中宋王召见他的具体时间,这才是真正不可思议的。

    这一刹那,王严脑海中此起彼伏,脑海中闪过无数的念头。

    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明白,这个顽劣不化,整天就知道和一班狐朋狗友鬼混的逆子,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情?

    “你们两个现在就给我回去!今天的事情,等我回去之后再行处置!”

    来不及多想,马车上,老总管已经在催促了。王严登上青骢马车,迅速的消失在宋王府的方向。

    王冲看着父亲消失的方向,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父亲离去前震惊的眼神他看得清清楚楚,毫无疑问,自己的计策正在发挥作用。

    父亲正在动摇!

    但是王冲知道,这一切还仅仅只是开始。等到父亲见过宋王之后,他就会明白自己这个“逆子”或许顽劣,或者劣迹斑斑,但在这件事情上,自己一件也没有骗他!

    “小哥,怎么办?等爹爹回来,我们就死定了!”

    王父一走,王小瑶立即六神无主的抓住王冲,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她到现在还记得父亲说过要回来之后收抢她的话。

    她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但也怕了自己父亲发火的样子!和王冲不同,就算借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跟王冲在父亲面前忤逆。

    看到自家小妹惶急的样子,王冲不由笑了出来。自己这个小妹还真是傻的可爱啊!

    “放心。父亲不会回来的,我们不会有事的。”

    王冲淡淡一道。

    “啊?!”

    王家小妹惊讶的抬起头来,看着自家的小哥,脑袋里完全转不过弯来。

    “别想多了,你信我就是了。”

    看到自家小妹呆萌的样子,王冲忍不住笑嘻嘻,伸手在她脸上掐了一把。

    父亲虽然说是要回来收拾他们,但是王冲却知道,父亲这次进入宋王府之后,很快就会被兵部调往营地。

    这一点,他确认无疑。

    收拾了一下心情,王冲很快向着卢廷和鲍宣走了过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一章 王冲劝父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一章 王冲劝父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一章 王冲劝父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一章 王冲劝父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一章 王冲劝父】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鸿蒙玄修最新章节

        一个聪明绝顶的QH大学生,机缘巧合之下遁入异世,他天赋异禀,得到上天的眷顾,身负万年难得一见的圣灵之体,却又是世人所艳羡的五行俱全,在诱拐一只百余种神兽灵魂合体的奔驰后,他们一人一兽很牛叉的横行在异世,且看一个经常徘徊在牛A与牛C的不世奇才,如何在修真界一步步登顶,缔造一段万年不变的传说……

  • 乡野小神医最新章节

        张振东是个充满正能量的放牛娃。虽然家徒四壁穷困潦倒,但小人物却有着大大的梦想,凭着一身异能,带领着贫困的桃花村村民奔向小康,走出大山,冲出城市,走向世界!这是一部乡野少年神医的奋斗日记。

  • 大学除灵师最新章节

        大学中总有无数的传说,一个个故事,世上真的有鬼有仙,看一组奇怪的组合如何破除一个个传闻。

  • ★☆·深海恋人·☆★{End}最新章节

        在海底的深渊有著奇异的人鱼王国,有位公主想到人类世界生活。当她踏进人类世界,会制造出多少笑话呢···
        〔P.S∶我的年龄不大,所以想像力可能不太丰富。请见谅^·^」

  • 一世情缘最新章节

        公孙伊泽当日用药物控制邓璐璐的神智,她却在潜意识中反抗,仗着自己高深的功力强力化解药物,才让自己最终保留了一丝自己的感觉,避免了完全成为他的傀儡,在危急之际神智错乱的放过了皇帝。而后她又不功力自己虚弱强行运用混沌大法,本就不扎实的根基被彻底摧毁,不但武学尽废,整个人更是陷入昏迷中再也没有醒来,并且身体日渐衰弱下去,即便有皇宫不间断的好药材养着,也一日不如一日。沐南南唯一的希望,就是邓璐璐的师父正天道长能带着昆仑山玄门总坛的灵药早日赶来,给璐璐一条生路。

  • 六十年代白富美最新章节

        夏晓意外重生到六十年代,成为了生产队的一枚小知青。因缘得了个空间,灵泉玉水,养鸡种菜,却不敢用。现下人人面黄饥瘦,她若把自己养成白富美,不得作死。夏晓仰天长叹,这真是另人心酸的惊喜啊!Ps:已有完本书《雍正小老婆》、《贵女拼爹》、《重生之幸福向前看》交流群号:225833259。js330

  • 同心珏最新章节

        那是历史上五代十国的最后一页篇章。
        南唐末年、北宋初年。
        一国之殇、两国之仇。
        他与她身在局中,分属南北。
        ●逐鹿中原两心同,问鼎天下一珏穷●
        得之可得天下的同心珏指引着他们相遇相知相疑相欺……
        -
        一个时代的终结,最不缺的便是漫天的血色。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最难寻的便是不移的真心。
        生死一瞬奈何桥两头,最后方知何为贵何为轻。
        一次次的博弈中,究竟是谁输了阵,又是谁输了心?
        >>>>>>>>>>>>>
        已有完结长篇《宫箫吟堇香》欢迎大家去戳!

  • 名门霸爱:暖婚总裁吻上瘾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面,她正大闹前男友的婚礼。  在众目睽睽之下,她强吻了他。  第二次见面,是在她公司  他说:你要报复,而我正好需要一个妻子,我们各取所需怎么样?  第三次见面,他带着聘礼而来:嫁给我舅舅或者嫁给我,你自己选!  新婚夜,某女悲愤不已:传闻你不是弯的吗?  某男剔着牙意犹未尽:就在刚才不小心被你掰直了!

  • 荣凰最新章节

        有道是自古红颜多薄命。传说蛮荒之国凤冥有一公主,倾城美貌,温柔贤德,能占卜通灵,可昌盛国运,然灵体反噬,难以高寿。龙熙国王慕其名,为坐乱世霸主之位,派温润如玉的二皇子登门求娶,强结秦晋之好。一场有预谋的和亲就此展开……这是一个当骗子遇上另外一个骗子的故事。js330

  • 我的娇美女老师最新章节

        被校霸殴打,遭小混混欺辱,却招来校花同桌的冷嘲热讽……这一刻让我明白,懦弱换不来同情,只有实力才是王道。从此我逆境崛起,以不屈的意志,坚韧的性格,锻造属于我的荣耀青春。

  • 都市之星宿神探最新章节

        花季少女为何满手鲜血?富家千金为何露宿野外,双性律师为何屡屡知法犯法?不良恶少为何频频行侠仗义?藏身在阴影中的黑手究竟是人是鬼?连环凶杀案又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一切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是规章的缺失还是现实的无奈?神探Mr赵将带你走进这个城市不为人知的一面

  • 秦皇遗墓:长生冢最新章节

        在周朝时期,我国北方有一个少数民族的政权,名鬼方。相传鬼方人擅长巫蛊天相之术,曾窥得长生之妙,也因此遭中原诸侯国窥觊,而被灭族。长生之谜,也跟着消失。不过,鬼方国在正史中并无记载,只在山海经、周易等书中偶有提及,再者便是民间传说与野史杂谈,考古界一直都无法确定是否有这样一个国家存在过。但在这些记载中,无一不昭示着他们的神秘。传闻中秦皇当年派人寻找鬼方长生之秘,在寻到后,却并没有将秘密揭开,反而将负责寻找之人尽数杀死,不久后,他自己也死于沙丘宫。此后长生之谜再次被封存,直到两千年后,被一伙盗墓贼所发现,而其中的秘密却与一只黑猫有关。我们的故事便是从我家的一只老猫开始的……

  • 正道潜龙最新章节

        一件枪案,  一名卧底横死街头。  ……  一位办案人,  曾在庄严的国徽下宣誓。  ……  命运的路口,一位孪生兄弟粉墨登场,引出一段孤独且热血的故事……  梦回1998!  兄弟还在,青春还在,我们从这里再次扬帆起航,铸就下一个辉煌!

  • 仙界盗墓贼最新章节

        当计明披着星空下穿越轮回的光辉降临在这个仙神来往的大时代,他望着眼前处处隆起的仙坟搓了搓手。“开墓是一门艺术,让无数蒙尘的明珠重现光明。”这是一个倒斗的地球穿越者在仙界干回老本行,并一步步被人称之为魔的故事。“啖食众生者是魔行?”仙界的人摆摆手,“不,计明出现便是魔行。”———“倒自己的斗,让别人无斗可倒。”——计明

  • 帝王燕:王妃有药最新章节

        她是绝世无双的药学天才,手握药王宝鼎,一朝穿越,竟成御药房最卑微的小药奴。医师刁难,公主欺辱,连未婚夫都上门要退婚?不怕,药鼎在手,天下我有。顶级药方信手拈,珍稀药材随手拿,惩刁奴,斗细作,治皇帝,救太子,惊才艳艳,闪瞎众狗眼。一道圣旨,药奴变成靖王妃,得无边宠溺,尊不可犯。等等,权倾朝野的靖王殿下不是说好的禁欲系吗?世人言,王妃有药。然而……

  • 至尊邪神最新章节

        无意中吃了条来自仙界的恶虫,这货无所不知,叶欢从此跟它走上了一条没皮没脸的康庄大道。“东方仙帝,你怎么在肚皮上纹个女妖精啊?堂堂九天仙帝,能不能注意点影响?”“彩霞仙子,你如果晚上再失眠,可以找我嘛,我的安魂魔音是整个九界唱得最好的!”“还有你,灭天魔君,能不能少吃点人肉豌豆?天天放臭屁,打不赢就想把老子熏死吗?”……这是一个令无数痴女、怨女、仙女、魔女为之倾情的牛逼拉风的传奇故事。

  • 溺宠毒妃太嚣张最新章节

        一朝江山动乱,她毅然披上嫁衣出嫁。她聪慧过人,指点江山,一身医术超绝,治好太后郁疾。一次次为他化解危机。他是一国之主,身边美人无数,皆对他奉承谄媚,唯独她,一次一次将他拒之门外,自命清高。他霸气凛然,偏要将她禁锢,折磨凌辱,只为在她心中烙下自己的印记。最终却因一句“她是狐女”而将她施以火刑。他运筹帷幄,一场生死棋局,掌握了他和她的命运。到最后却发现,自己手中最得意的棋子,却原来是此生挚爱。一世算计,一世苦恋,到头只换她国破家亡,情碎心死。浴火重生,她化身第一美人,重新踏入暗战纷争的宫廷,重新回到他的身边,踏上了举步维艰的复仇之路。

  • 诛天至尊最新章节

        阻我者,天也;恨我者,天也;弑我者,天也……然而我亦为天!

    本章内容提要:
    ...    王冲却并没有仔细解释。     “我知道无论我说什么父亲都不相信,但是有几件事情,父亲很快就会知道。第一件事情,只要父亲走出广鹤楼,宋王必定召见,而且派出的人马很快就到。第二件事情,父亲见过宋王,兵部的调令马上就到,父亲很快就必须赶回边陲驻地!”     “这两件事情是真是假,是孩儿胡说八道,还是确实如此,到......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