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争气的东西!”

    看到姚风的神情,姚广异忍不住骂了一句。这孩子虽然天赋惊人,但是计谋、心思方面,还远远没有得到姚家的真传。

    别说自己上头老头子的真传了,恐怕连自己的一成都不到。这也是他迟迟没有将家族的大权交手给他的原因。

    “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就叫欲盖弥彰?”

    “啊!”

    姚风跪在地上,似乎想到了什么,身躯一颤,露出恍然的神色。

    姚广异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王严那边,虽然被很多人看到,我和他针锋相对,撕破脸皮。但我们也可以说成是故意这样做的。宋王那边,被我们拉拢过来这么多的属下,现在早就是草木皆兵,疑神疑鬼。只要我们继续执行原来的计策,煽动、扩大他心中的怀疑,到时侯再在边陲给他以致命一击,到时候他依然会深信不疑。”

    “背叛还好,见风使舵本来就是人的本性。但是像宋王这样的人,如果发现自己故意愚弄、欺骗,你知道那会是什么样的情景吗?”

    姚广异阴气森森,说到最后,即便姚风也感到不寒而栗。

    “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在这种计谋、人性上,自己和父亲还差得太远了。在这一方面,姚风也只有跪在地上聆听的份。

    “王严性格耿直,过于死板,这次宋王召见,只要他一句应对不好,或者一句话说错,或许都用不着我亲自出马,这件事情就可以尘埃落定。”

    姚广异目光深邃,似乎穿透了姚府,望到了更远的地方。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来,把姚风从地上搀扶起来:

    “起来吧,这件事情你就不必担心!——为父另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交给你去做。”

    “什么?”

    姚风大为讶然,还有什么事会比宋王和齐王,以及父亲正在计划的这件事情更重要?

    “王家那对兄妹,老是让我觉得有些不安。今天的事情,如果是偶然的也就罢了。也算不了什么太大的事。怕就怕这一切根本不是偶然的。”

    姚广异的眉头深深的皱着,似乎为此纠结了很久。

    “他们?”

    姚风失声道,他万万没想到,父亲所谓更重要的事情居然是这个:

    “他们两兄妹才不过十几岁,难道父亲以为他们还能识破你的计划?”

    姚风感到感以置信,他怎么也没想到以父亲智慧、手段,居然会担心两个还不到十五岁的小孩。

    “他们十几岁,不也一样打晕在广鹤楼吗?”

    姚广异脸色阴沉道。

    “可是,这根本不同”

    一码事归一码事,姚风承认王家那个小女孩实力确实强的可怕,但是要说这几个半大的小孩有这么厉害,在智慧能和自己父亲姚广异相抗衡,看破连他们父亲王严都没看破的局,姚风是无论如何都不相信的。

    “没什么不同,你照做就是了!”

    姚广异冷冷道。

    “好吧!”

    姚风本来想要拒绝,但沉吟片刻,突然又答应下来。

    王家的老大、老二也就罢了,他的实力不如他们,吃了亏也就算了。但是现在,连这老三、老四两个小孩子也骑到了他的脖子上。

    广鹤楼,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丢的人太多了。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即便没有父亲的命令,这两兄妹他也是要想办法对付的。

    “这件事情,希望我是多想了!”

    听到姚风改变,姚广异的脸色好看了不少。虽然广鹤楼的事情功败垂成,但还有一个边陲可供他大做文章,发挥余力。

    那两兄妹即便聪明透顶,广鹤楼的事情是他们故意去破坏的。姚广异也不相信,他们会在不久之后的边陲妨碍到他们。

    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无论如何,在出了广鹤楼的事情之后,他都要小心一点:

    “你给我记住,不管怎么样,你都给我好好的盯住他们,如果有什么消息,立即通知我。”

    “是!”

    姚风点头道。

    ……

    通往宋王府的巨大马车里,王严正襟危坐,不动如山,然而心中却是一片繁乱。

    他脑海中思来想去的,都是王冲在广鹤楼上说的那两件事情。

    对于王冲说的这两件事情,王严本来是一件都不相信的。但是事实摆在面前,由不得他不信。

    他才刚刚见过宋王不久,宋王就真的又派使者来了。而且时间恰巧就是在他走出广鹤楼的刹那。

    ——这一切完全被王冲说中了!

    王严不明白王冲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但这并不是关键,王严在意的还是另一件事情。

    “不知道宋王找我,是不是真的是关于姚广异的事情?”

    王严心中暗暗道。

    他生平行事堂堂正正,不论做什么事情,都问心无愧,无一不可对人言。和姚广异的会面,只是一场普普通能的宴饮,酒席上也没有谈什么重要的事情。

    宋王府和王家几代的情谊,王严并不认为宋王会真的为了这种事情来找自己。

    “不管怎么样,是真是假,一会儿就知道了。”

    王严深吸了一口气,撩开车帘,走了下去。

    不远处,一座巨大的宫殿,辉煌壮丽,大门匾上“宋王府”三个金色大字耀眼夺目。

    王严跟在一丝不苟的老总管后面,穿过一条条花园、走廊,进入了宋王府的殿内。

    宋王府的正殿一片空旷,王严走进去的时候,寂静的大殿里,一条硕大的人影踞坐上方,岳峙渊临,散发出一股天生的尊贵、优雅的气息,正是大唐帝国举足轻重的宋王殿下。

    “微臣王严,参见宋王殿下!”

    王严走上前去,单膝行礼,洪亮的声音,在整个大殿回响。

    大殿里空荡荡的,除了宋王之外,其他另无一个人。

    宋王把自己裹身在大殿上方的黑暗里,一动不动,谁也不知道他在这里待了多久。

    久久的,王严都听不到宋王的回应。抬起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王严感觉今天的宋王似乎和平常不太一样。

    “哦,王严啊,你来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宋王恍然惊醒,似乎这才意识到王严的存在。

    王严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头,今天的宋王看起来似乎满腹心事。

    “是!殿下,您找我?”

    王严开口道。

    大殿上一阵漫长的沉默。宋王不说话,王严便也默默的等待。说实话,他到现在都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样重要的事情,需要宋王为什么会派老总管来召见自己。

    而且是这么急!

    “听说……姚广异邀你在广鹤楼宴饭?”

    宋王迟疑了很久,才开口道。这句话似乎费尽了他很大的力量,声音异常的沉重。

    “轰!”

    一石激起千层浪,听到宋王的话,王严心中骤然之间,禁不住泛起万道波澜。

    姚广异!

    王冲说的时候王严还不相信,然而王严没有想到,宋王派老总管找他,居然真的是因为姚广异!

    他和姚广异之间只是一场普普通通的宴饮,根本没有什么。而且还有王家和姚府几代的情谊在,王严绝不相信宋王会因为这种事情怀疑自己。

    但是事实摆在面前,被王冲说中了,宋王真的因此对自己产生了疑心。

    王严心中沉重无比。

    “是!”

    王严开口道,没有丝毫的迟疑。这件事情他问心无愧,自问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那,姚广异找你,都聊了些什么?”

    宋王迟疑着,继续问道,声音中似乎有些异样的味道。

    听到宋王的话,王严心中波动的更加剧烈了。

    第二件事!

    这已经是王冲说中的第二件事情了!王严心中复杂,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三子王冲在他心中一直是个顽劣的逆子形象,广鹤楼的一翻言语,对于王严来说,完全是无稽之谈。

    然而现在,王严已经不敢再这么想了。

    “姚广异想要招览我,但已经被我拒绝了!”

    王严开口道。

    放在今天之前,王严绝不会这么说,但是当意识到宋王已经因为姚广异对自己产生怀疑之后,王严已经不敢再那么想了。

    “吁!”

    大殿里一阵长长的吐气声,原本紧崩的气氛,随着王严这句话突然之间松驰了不少。就像一张拉到大满的强弓,突然松驰弓弦一样。

    “原来如此。”

    王严听见宋王的声音在大殿上方说道,声音轻松不了,就好像卸下了千斤重担一样。

    “其实,这件事情我之前已经通知过殿下了。”

    王严心中一动,突然开口道。

    “哦?”

    大殿上,宋王健硕的身影猛然坐直了,第一次露出意外的神色:“你之前通知过我?”

    “并非当面秉报,而是一封书信。按道理,这封书信应该昨天就已经送到了宋王府,难道殿下没有看过?”

    王严比宋王更意外道。那天吃饭的时候,王冲提到希望自己提前通知宋王,王严虽然觉得没有必要,但还是写了一封书信。

    但是没想到,看起来宋王居然完全没有收到。

    “郑总管,你出去查一查。”

    宋王皱起了眉头,第一次感到了蹊跷。

    气息磅礴,看起来深不可测的老总管匆匆离去。只是一会儿,便重新返回,快步走到宋王身边,低语几句。

    王严虽然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却看到宋王的脸色明显变得柔和、好看了许多。王严心中也不由暗暗庆幸,自己总算当时听进了王冲的话,给宋王写了一封信。

    否则的话,恐怕百口难言。

    “确实有这件回事。只是最近事多,忘了去看。这倒是我疏忽了。”

    宋王微微笑道:

    “呵呵,不提这个了。将军难得回京,想着我们好久才难得一聚,所以我才特地叫老总管过去接你。怎么样,军营里面还好吧?”

    宋王话声一转问起了军营里的事情,一边说着,一边从座位上站起,走了下来,却是一个面色红润,充满皇族气派的中年人。

    他的面容亲切,充满了亲和力,一切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托殿下的福,一切无恙!”

    王严是个典型的军人,听到宋王问起边陲的事情,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大殿里的气氛顿时亲密了许多。

    宋王府和王家几代情谊,说到尽兴处,两人都不住大笑了起来。

    足足待了两个时辰,王严才从宋王府离开。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三章 姚广异的怀疑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三章 姚广异的怀疑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三章 姚广异的怀疑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三章 姚广异的怀疑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三章 姚广异的怀疑】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星辰伴月最新章节

        巨龙腾空,绕月盘旋,金鳞消散,星月做伴。 鸿蒙灵海,万物之主,暴乱星海,谁主沉浮。

  • 废材狂妃:极品幻灵师最新章节

        娄紫月,朱雀国人尽皆知的废物,淫乱好色,死在小倌身上,身败名裂。华夏第一杀手强势穿越,面对千夫所指,素手翻云掌乾坤。废物?百兽听她号令,妖王和她暧昧不明,炼丹强者抢着拜她为师。好色?明明是美男赖着她不放好不好?“女人,你真是桃花朵朵开!”某狐狸呲牙咧嘴,还不忘蹭她豆腐。“要你管?”她拎着狐狸尾巴威胁。狐狸炸毛,忽然狡黠一笑,扑了上来“别说话,我们生个孩子。”

  • 和女神在一起的日子最新章节

        一代兵王叶晨重返都市,守护美女总裁,勇斗各方势力。温柔多情的校花、冰冷火爆的警花、成熟迷人的御姐应有尽有。有热血、有柔情,铁血兵王玩转都市。

  • 女帝这条路最新章节

        上一世,她以长公主之身辅佐新帝,平息内乱抗击外侮。却在大婚之日被亲妹勾结了驸马逼宫谋反,国破家亡惨死收场。重活一回,她誓要将一切背叛自己的可能性扼杀于摇篮,还家国一个太平盛世。帮母后重掌六宫,助幼弟成为太子,打压小三的气焰,控制渣男的势力,在一步步实现计划的同时,却也慢慢发现,原有的命运似乎从她醒来的那一刻开始,就发生了悄然的改变。比如……这位公子,你以后该是西齐的皇帝,怎么跑到我的宫里当起了小小侍卫?这位王爷,我可以助你君临天下,你能回报我什么?这位陛下,当朕的皇夫可好?

  • 从主妇到地产商人:最美主妇最新章节

        张艾琳是一个貌美有才的村妇,原本结婚后生活幸福,一心照顾老公的饮食起居,结果一次无意中撞破了赵大贵……rn

  • 养个蛇妖做老婆最新章节

        我叫林涛,是一个中学的保安。有一天,我们学校挖出了一个古墓,然后就出事了。我被恶鬼追杀,幸亏靠着一个护身符得救。在逃亡之中,我结识了一个奇怪的老头,而且还莫名其妙地成为了他的徒弟。跟着这位师父,我历经千辛万苦才终于把恶鬼诛杀,本以为事情到此风平浪静,没想到却突然钻了一条蛇妖,还自称是我的老婆!面对随时都想着一口把我吃掉的老婆,我该怎么才能重振夫纲呢?我捏着老婆的小手,不由得陷入了深思。

  • 悍妻种田记最新章节

        力大如牛真不是她的错,拉手捏青夫君的手,睡觉伸下脚将夫君踹下床,想学人家姑娘娇羞跺脚,一脚一个大坑,夫君欲哭无泪,有个怪力妻子,啥时候才能抱上小娃娃?

  • 重生之快意人生最新章节

        主角无故重生后,利用后二十年的经历知识,改变自身命运,帮助村民致富,建设家乡……总之是一个寒门崛起的重生励志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 万能女主要翻天最新章节

        全世界都知道,世间最强大的女子是谁。她游走于诸多学术领域并取得一定成就,一手催眠疗法直接结束数家大型精神病医院的使命,创下医学领域的神话。她能治好任何人的心理病,使有自杀倾向的抑郁症病人重获新生,令精神分裂的连环杀人忏悔过往的罪恶。却唯独治不好自己。天夜里,她自杀了,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不知名时空的异国他乡,成为了一名质子、一位婴儿,几乎忘掉了前世,只知道自己有过公千柔的这个名字。

  • 重生之直播算卦最新章节

        慕卿卿上辈子惨遭好闺蜜背叛,落了一个孤独惨死的下场,没想到上天竟然给了她重新再来一次的机会,让她回到了高中时期,这一次,手握能算尽天机的系统,慕卿卿势必要逆天改命,活出不一样的人生!

  • 蝴蝶谷传说最新章节

        在上战场前,胡克尔-烈只思考一件事——怎么活下来,然后挨到战争结束回到母亲身边,陪伴她终老。战争应该是强悍的天狼族人奋斗的地方,孱弱的他不该在那。但是自从遇到了蝴蝶谷的铃,他得知将有一个传承自自己血脉的小生命会在铃的肚子里孕育成长。可这个小家伙不会认他做爸,还有可能跟着他.妈去学习怎么勾.引别的男人生孩子!他胡克尔-烈,充其量只不过做了一回播种机?光这么想想,胡克尔-烈骨血里的天狼之血就开始躁动。成家立业、然后赶紧回去把老婆孩子都抢回来的迫切倒逼着他开始了搏命的奋斗,终于在十年之后铸就了他天狼战神的铁血名号。js330

  • 求神最新章节

        这片天地,是被周天虚弥星阵封印的世界,融入轮回大道吞噬众生。数百万年来,唯一的盘古大神,破开星阵,逃了出去,但星阵未毁,轮回之力与日俱增。奈何,从此仙界再无神,轮回大道仍不灭,寻仙问道已无力,何处求神破苍天。

  • 冷少霸爱:嗜宠失忆小娇妻最新章节

        三年前,他爱她如命,她却给他戴了绿帽子,然后莫名其妙消失三年。三年后,他恨她入骨,她却忘得一干二净。冷云深举旗投降,“洛言,我们试着重新开始吧。”一场意外的邂逅,三年繁冗的纠葛,冷云深爱洛言,时光不老,情深不散。

  • 神魔契约店最新章节

        “号外!号外!良心可以论斤称、按价卖啦!”……神魔契约直卖店,没有中间商赚差价,靠谱!店家与契约者面直面交易,划算!买卖良心,当然上神魔契约直卖店,还在等什么呢?你,值得拥有。

  • 狂傲女帝:美男请上榻最新章节

        十年军装,一朝穿越,一睁眼自己竟然坐在龙椅之上。当下四面楚歌,五国皇帝对她的江山图谋不轨,更让她头疼的却是,自己被臣下议论是昏庸好色,残暴杀戮,十足的草包一个!凤曦仰天长啸,不露一手真不知道本女王大人的厉害?她搞廉洁促民生,严惩天下负心人,带领娘子大军征战天下。看,前面有美男,姑娘们上啊!

  • 农家医女:弃妇带娃好种田最新章节

        许言穿越而来成了一个带着萌娃的弃妇,因为未婚先孕招全村的人嫌弃,自主主动搬家,与猎户山伢子成了邻居。许言带领大家一起赚钱,渐渐获得了大家的好感,只是天有不测风云,有一天……

  • 外卖王子是总裁最新章节

        外卖小弟化身集团总裁,职场编辑沦为外乡姑娘,差距悬殊的两人,究竟能不能走到一起?当真心爱恋遭遇重重阻隔,当海誓山盟遭遇姐妹背叛,曾经相爱的两人,能否将爱情进行到底?

  • 绝品大相师最新章节

        洞房花烛夜,却被总裁老婆扫地出门。他是西方君主,也是摸骨算命先生。背负血仇,龙潜都市。左手冷艳女总裁,右手狂野女警花,脚踩富家狂少。内外武学双独步,成王道路骸骨铺。一条黑暗多舛的道路,且看他如何加冕称王。

    本章内容提要:
    ...    “不争气的东西!”     看到姚风的神情,姚广异忍不住骂了一句。这孩子虽然天赋惊人,但是计谋、心思方面,还远远没有得到姚家的真传。     别说自己上头老头子的真传了,恐怕连自己的一成都不到。这也是他迟迟没有将家族的大权交手给他的原因。     “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就叫欲盖弥彰?”     “啊!”     姚风跪在地上,似乎......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