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大人。”

    王冲行了一礼,对于旁边的鲍宣则是视若不见。

    “三公子。”

    卢廷看着王冲,一脸微笑。他早到了一会儿,广鹤楼里发生什么事他早打听清楚。虽然王冲的父亲王严雷霆大怒,觉得王冲闯了大祸,但卢廷倒没觉得这事有多大。

    姚广异是齐王的人,王严是宋王的人,双方本来就不对路,私底下冲突很正常的。反倒是宋王那里,若是知道王家十五岁的小子教训了姚家的姚风,不但不会责怪,还会非常欣喜,劝阻王严责罚一双子女。

    “三公子不必担心。不就打伤了姚家的公子吗?等我回去,告诉宋王,保管你们兄妹无事。”

    卢廷嘿嘿笑道。

    “真的?”

    王家小妹眼睛一亮,立即信以为真,逗得卢廷哈哈大笑。

    王冲听得心中一暖,这位卢大人虽然前世曾指证过父亲,但在这件事情上,他也只是被利用了,说了自己看到的东西,本心倒是不坏。

    “卢大人是君子之风,晚生佩服。只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卢大人还需要防备被小人利用才好。有些人表面上忠秉正直,道貌岸然,私底下却折节叛变,投降齐王,为了五斗米而折腰,大人可要防备些个才是啊!”

    王冲道。他这翻话虽然是对卢廷说的,但目光却是一直盯着旁边鲍宣,说得后者神色大变。

    “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卢廷也不是愚笨之人,脸色一变,立即顺着王冲的目光望向身边的鲍宣。

    和父亲不同,卢廷要聪明得多。

    宋王身边大量的部属投靠齐王,父亲不清楚,但是卢廷是知道的。听着王冲的话似乎意有所指,又联系鲍宣突然破例邀请自己到广鹤楼,以及老总管突然出现,卢廷突然感觉出了什么,看向鲍宣的目光瞬间变了脸色。

    卢廷会被人利用,完全是因为没有防备。君子眼中,人人都是君子。从内心,卢廷是压根没想过鲍宣会叛变的。

    但是一趟广鹤楼之行,简简单单的吃顿饭,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却由不得卢廷不多想。

    “臭小子,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卢,卢兄,你别听他胡说八道……”

    鲍宣被王冲打了个措手不及。

    他开始还很镇定,但看到卢廷渐渐变得严厉的眼神,顿时心神大乱。

    “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这件事情说的绝对不是鲍宣。

    他做这件事情本来就心虚,卢廷又是那种性格正直,眼神犀利直指人心的人。被王冲一个小孩突破道破秘密,加上卢廷的洞察,鲍宣猝不及,顿时心神大乱。

    “鲍宣,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

    卢廷的目光冰冷无比。

    他开始还是将信将疑,但现在,却是确定无疑。王冲只是一个小孩子,说的话不能完全当真。但鲍宣的反应已经完全说明问题了。

    他不是什么三岁小孩,还分得清什么是真话,什么是假话。

    “嘿,鲍大人,劝你一句,‘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宋王和齐王之间最赢谁输,现在说还太早。小心身家压错人!”

    王冲上前一步,毫不客气道。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舒服,本来还以为要费很多唇多,想不到这卢廷比他想像的还要厉害,自己只是给他提个醒。没想到,他直接就追查出了真相!

    “卢,卢兄……,别听他胡说。齐王有什么不好?”

    鲍宣冷汗涔涔,越说越乱,终于说不下去,扭过头来,挤进人群,仓皇离去。

    卢廷却没有在意,回过头来望向王冲。

    “嘿,‘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三公子果然不愧是九公子嗣,说话别出心裁,与人不同。”

    卢廷一脸赞赏道。

    这个十五岁的少年给他感觉非常特别,不可以等闲视之。

    王冲却是一笑,所谓“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在他穿越之前的那个世界不过是很普通的寻常而已,但是在这个世界,卢廷显然没有听说过,感觉很是新颖。

    “大人谬赞了。”

    王冲淡淡道,神情落落大方,不卑不亢,落到卢廷眼中,更为奇异。

    “卢大人,小子还有事,就先告退了。”

    王冲躬身道,点头即止。

    这是第一次见面,王冲不想说得太多。只要让这位卢廷卢大人留个好印象,让他知道自己并不是真正的纨绔子弟就可以了。

    拥有着上一世的记忆,王冲再清楚不过了。眼前这位看似不起眼的卢大人,在宋王身边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他所看到的,听到的,经历到的一切,几乎都会和宋王提起。

    前世的时候,曾经出过一件事情,某个大臣的小妾过生日,这件事情连那位大臣自己都忘了,但结果这位大臣的小妾却在生日那天惊奇的收到了宋王送的一件礼物。

    这是生日当天唯一的一件礼物!

    事情发生后,所有人都百思不得其解。宋王连见都没见过他的小妾,怎么可能知道他的生日。

    直到后来这位大臣一拍脑袋,才无意中想起来,以前曾经无意中向卢廷提起过一次。

    这件事情发生后,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卢廷卢大人在宋王身边拥有非凡的地位。凡是他知道的事情,几乎十有八九都会告诉宋王。

    王冲对这件事情印象很深,所以记得。

    在宋王那边留个好印象,以后对自己做事会非常方便。这也是王冲主动和这位卢大人打招呼,在他面前留下好印象的原因。

    “小妹,我们走吧。”

    王冲招呼了一声自家小妹,登上来时的马车,径直往王家宅邸缓缓驶去。

    “有意思,好有意思的世家子弟。”

    卢廷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丝奇亮的光芒。一直到这对兄妹离开,这才转过身来,想了想,召了一辆马车,也没进广鹤楼,径直往宋王府的方向驶去。

    ……

    与此同时,姚家的府邸!

    “啊!”

    声中,姚风慢慢醒转,只觉得浑身每一根骨头都在剧痛。这两兄妹下手极重,姚风这一回载到家了。

    “醒了!”

    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姚风一惊,转过目来,这才发现房间里还有一道宽厚的身影,背对着自己,站在窗前。

    “父亲”

    姚风挣扎着,从床上站起,走了过去。

    “今天的事情,关于那个王冲,事无巨细,详详细细,全部告诉我!”

    姚广异的声音冷冷的,听不出表情。

    “王冲?”

    姚风怔住了。他实在没想到父亲在自己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居然就是询问那个王冲。以父亲的身份地位似乎用不着对这种人物在意吧?

    不过姚风深知父亲的脾气,听到询问,不敢反抗,忙把把事情的经过详详细细说了一遍。

    姚广异听完脸上阴晴不定,长久没有说话。

    “这么说,这对兄妹之所以能够闯进来,完全是因为那个马周?”

    姚广异道。

    “是的!”

    姚风声音刚落,啪!一个耳光重重的扇到了姚风脸上,姚风的半边脸孔立即高高肿了起来。

    “父亲?!”

    姚风捂着自己的左脸,看着眼前的父亲,整个人都惊呆了。他长这么大,父亲还是第一次这么打他。

    “畜生!你知不知道,你坏了我多大的好事!为了今天这件事,你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心思!”

    姚广异神色狰狞无比,怒不可遏。广鹤楼里,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不好发作。但现在没有一个人,姚广异终于爆发出来。

    “噗通!”

    姚风脸色一变,噗通一声双膝跪倒在地上。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父亲发这么大的脾气。

    姚广异心中却依然怒气难消。

    王冲、王小瑶兄妹的事情,他回来之后,越想越不对劲。

    然而姚广异怎么也没想到废尽心思,千般谋划,所有的事情全部都思虑周全。然而没想到,千算万算,居然废在了京城的一个小混混身上出了纰漏!

    马周?

    那算什么东西

    放在平常,在他们这样的人眼里恐怕连只蚂蚁都算不上。但是宋王和齐王,两位皇亲贵戚,朝廷里的领袖大佬,居然会因为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混混而动荡。

    传出去,这简直就是个笑话!

    “我们姚家本来可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就因为你,就因为那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的马周,就因此全部化为泡影!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对我们姚家是多么大的损失,你知不知道齐王对这件事情有多看重?我可是向他一再保证,绝对不会出纰漏的!”

    姚风开始还觉得这一巴掌非常的无辜,但听到后来,陡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白,而且越来越白,不过数息之间,浑身颤抖,冷汗如雨。

    “爹,孩儿错了。这件事情孩儿根本就不知道!”

    姚风心中惶恐不已。

    齐王那边计划对付宋王的事,他绝非不知道。要对付宋王,最重要的就是离间宋王和王家。

    而要想离间宋王和王家,关键就是离间王严和宋王,这是王家最容易着手的地方。

    这么重要的事情,姚风本来以为要很久的,他怎么也没想到,这种事情执行的居然这么快。

    自己在广鹤楼上一场宴饮,居然无意之中破坏了父亲这么重要的事情。

    “……这件事情也不能完全怪你!”

    看到姚风惶恐的样子,姚广异心中又不禁一软。他毕竟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而且说到底,这件事情上自己也有错。

    为了对付王严,自己刻意的封锁消息,连自己的儿子都没有告诉。广鹤楼上那么多齐王的宾客,很多人可能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有一得,必有一失!

    如果自己事先告诉了姚风,又哪里会发生这种事情。

    姚广异虽然特意的安慰,但姚风心中却依旧感到深深的不安。他深深的知道这件事情有多么严重。

    齐王那边要是怪罪下来,那不是父亲一个人能担待得住的。

    “爹,那现在这件事情岂不是完全失败了?”

    姚风想到的是齐王。

    父亲在齐王那里一再承诺,这件事情绝对万无一事。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齐王那里还不知该如何暴怒。

    和宋王不同,姚风可是深深知道,齐王那边是绝对无法容忍属下无能的。

    “失败?”

    听到姚风的话,姚广异冷冷一笑,反倒突然安静下来:

    “我姚广异定下来的计策,哪有那么容易失败?即然和王严在广鹤楼上撕破了脸皮,那就换一条计策,换成苦肉计就是了。”

    “啊?”

    饶是姚风并非什么愚笨之人,但听到“苦肉计”三个字,也不由呆住了。在这一方面,他还完全跟不上自己的父亲。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二章 洞察秋毫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二章 洞察秋毫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二章 洞察秋毫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二章 洞察秋毫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二章 洞察秋毫】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我的绝美女校长最新章节

        特种军医回归都市,成为大学校医,惨遭绝美校长霸占,成为软饭男友!给校花做人工呼吸,她居然要以身相许?美少妇以病为由,天天骚扰?“军花,别这样,大家都是成年人,你这样倒追,我把持不住!”

  • 神探BOSS作死指南最新章节

        颜昱谨,提到这个名字悠婉婉会大骂他变态,无耻,会被雷劈。结果真劈了,还把他劈成了自家的狗,顺道余雷也劈了劈嘴贱的她。两人的生活从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桩桩奇怪案件开始围绕在他们的周围。颜昱谨变成狗后,做出了许多作死的行为。悠婉婉为了让他老实,只能顶着女汉子的身躯好好虐一虐这曾经自大的BOSS。由此,他们身上的诡异事件还未揭开,颜昱谨的狗生就受到了下属的强劲威胁……

  • 阴婚悱恻最新章节

        我捡到一个漂亮的手镯,最近便一直有好事发生,当晚便做梦和人成亲,古代的礼堂里,到处张灯结彩,但,和我成亲的却是鬼不是人,我被送进一具漆黑的棺材里,周围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惊惧之下皮肤传来冰凉的触感,我浑身颤抖,听到耳边传来森冷的声音,“子陌,我等你很久了。”我一觉醒来,梦境竟然带到了现实,我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房间里还弥漫着一股异味……我看了一眼手上的手镯,它竟然摘不下来,接下来更是有层出不穷的怪事发生……

  • #灯火已阑珊最新章节

        所有的今日事
        都一点一滴
        成了往事
        如风一般
        是  飘流四方  彻底遗忘
        还是深深眷恋  难以忘怀??

  • 神医之娇娘种田最新章节

        她穿越成一个小小农女。她要争取过上小康生活。rn偶尔极品亲戚上门斗一斗,她翘着二郎腿,就是不服输。rn精彩的家长里短,看她如何开阔一个属于自己的新天地来。rn她可是要当地主婆的美女子。rn

  • 套路总裁轻点爱最新章节

        心有所属的赵夏暖被迫和沐氏集团的总裁商业联姻,痛苦不堪。她的妹妹赵冬寒决定要破坏这场联姻,成全姐姐与心爱之人。她给未来姐夫下药,还把一个头牌牛郎送上他的床。不想,计划出现纰漏,牛郎被扔了出来,她却被拽了进去。片段一:赵冬寒:沐易臣,你到底想干什么?沐易臣:你!片段二:沐易臣:我们好久没上床了,过来!赵冬寒:别,昨晚不是还……了吗?沐易臣:宝贝你忘了?昨晚我是在“沙发”上办的你!

  • 惊悚乐园最新章节

        这是超越维度的游戏。 亦是追寻真理的竞逐。 未知的封印,鬼神的赌局…… 数据的抗争,人类的救赎…… 在那个连接着现实的虚拟世界——意识决定我们,意识选择我们,意识决定了我们的意识。 现在,丢掉你的恐惧。 丢掉你的私心杂念、疑问和拒信……解放你的思想。 欢迎来到,惊悚乐园。

  • 超人类进化最新章节

        在一次自大的山区徒步旅行中,失足受伤的宋安然,偶获外星人黑科技,生命支持系统,从此走上了不一般的强化身体的进化之路,他的生活也变得愈加丰富多彩!    愈强大的宋安然,陡然现地球好危险,我想去火星!js330

  • 扁鹊传人在都市最新章节

        他是庸医痛恨的眼中钉,亦是病人眼中断人生死的神,更是美女路上的最佳伴侣。他呆萌校花来者不拒,冰山御姐照单全收,纵横都市翻云覆雨!他重情重义,亲人,兄弟,女人,我当一生守护。    且看扁鹊传人,妙手悬壶闯花都,开启一段纵横都市的奇妙人生。

  • 鬼说风云最新章节

        他只是普通人,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一份能吃饱的工作。只是最近年轻貌美的妻子却一直闹腾离婚,他只是单纯得以为妻子又是买不起一件奢侈品的抱怨,毕竟以前也有过这种现象。可是当他回家时,却亲眼见到妻子和一个陌生男人躺在家里的床上,做出那苟且之事。他恨恨地对他们做出声讨,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妻子和她的野男人竟然胆大包天,合力闷死了他……

  • 秘制甜妻:柏少,要抱抱!最新章节

        十年前,他犹如天神般的降临,救她于水火。
        十年后,他犹如魔鬼般的折磨着她的身心,让她全部的爱恋化为乌有。
        等到再相见时,他欺身上前,双眸中闪过一丝邪魅:“我说过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你要我做的已经做了,你还想干嘛?”她恼怒的瞪着他问道。
        “干……你。”他嘴角扬起一抹邪魅。
        “……”

  • 嫡女为谋最新章节

        作为现代特种兵的队长,一次执行任务的意外,她一朝穿越成了被心爱之人设计的沐家嫡女沐纤离。初来乍到,居然是出现在被皇后率领众人捉奸在床的现场。她还是当事人之一?!她岂能乖乖坐以待毙?大殿之上,她为证清白,无惧于太子的身份威严,与之雄辩,只为了揪出罪魁祸首果断杀伐。“说我与人私会秽乱宫闱,不好意思,太子殿下你亲眼瞧见了吗?””“说我与你私定终身情书传情?不好意思,本小姐不识字儿。”“说我心狠手辣不知羞耻,不好意思,本小姐只知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从此她名噪一时,在府里,没事还和姨娘庶妹斗一斗心机,日子倒也快活。却不料,她这一切,都被腹黑的某人看在眼里,记在了心里……

  •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最新章节

        一个:三十三重天里受万众敬仰敬畏的天兽王中之王,用极美的容颜和果决冷酷的处事风格谱写了属于他的一代传奇,传称毒舌无耻不要脸的他是一朵盛开在佛陀天里万年不败的奇葩。另一个:天外天娲皇宫中的九天娇女,拥着沉鱼之貌誓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女娲后人。当她碰上三十三重天里人人都不敢轻易招惹的他,一个是与生俱来拥有高贵血统的女娲后裔,一个是打破只有上古神兽才能问鼎佛陀天的传奇天兽,一曲唱在大洪荒和后洪荒之后的天歌正在开启……他说:“本尊能登苍穹九天之鼎,必然也能问鼎你心中最高最珍贵的那个位置!”

  • 万空道仙最新章节

        二世为人,淳朴少年如何在陌生世界里觅得仙机?
        入得道门,修为低微怎样在道法天地中脱颖而出?
        几段情愫,荡气回肠谁人陪独行少年共证道成仙?
        一个漫漫修道路上风云际会的传奇故事……

  • 终极地球任务最新章节

        火星上有一座4000年前外星人遗留下来的基地,基地智脑的底层程序库中有一段关于地球的最高程序“地球终极任务”,在某一天,它被启动了……很荣幸,某大学应届毕业生郝云成为了克拉姆星人行走地球的代理人,从此,一个小萝莉走进了他的生活,她的插科打诨和变态的异能协助他走向人生巅峰,然而随着基地任务谜团的逐步解开,他陷入苦恼之中,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顺从?反抗?

  • 甜妻来袭:BOSS,别闹!最新章节

        “小东西,过来!”“不要!”某人邪笑靠近,“你跟着我,我给你你想要的一切,包括帮你打脸。另外……我有求必应。”渣前夫觉得净身出户太便宜了她,打算毁了她的名声,再踹出家门。她爬窗逃走,却撞上她平时避之唯恐不及的大BOSS。某女吓得逃之夭夭,却被某人抓住,“女人,吃了熊心豹子胆?连我的儿子都敢偷。”“我什么时候偷你儿子了?”某女心虚。

  • 本尊独孤剑魔最新章节

        【魔血沸腾!持独孤剑魔传承系统,再创无敌剑道巅峰,为剑成魔,为剑疯魔,为剑入魔】  剑是凶器,剑术,乃杀伐战技!  不是诗人莫论诗,道逢剑客须呈剑!  江家嫡子江诚死前重生,得独孤剑魔所传剑魔系统,学魔剑,执魔剑,成新一代无敌剑魔。  我有一剑,会战诸神;我有一剑,颠覆一切!  鼓锣响彻,黄沙漫漫,魔剑所指,千军破!

  • 花都最强医神最新章节

        八年监狱归来,女友背叛,对待女友男人,一,要么我用这一百多万找人修理你,二,要么我收拾你,算是给你的医药费。欢迎加入老月书友群:435751008

    本章内容提要:
    ...    “卢大人。”     王冲行了一礼,对于旁边的鲍宣则是视若不见。     “三公子。”     卢廷看着王冲,一脸微笑。他早到了一会儿,广鹤楼里发生什么事他早打听清楚。虽然王冲的父亲王严雷霆大怒,觉得王冲闯了大祸,但卢廷倒没觉得这事有多大。     姚广异是齐王的人,王严是宋王的人,双方本来就不对路,私底下冲突很正常的。......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