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风,你派马周害我!如今,我们也是一报还一报!”

    王冲跨蹲在姚风背上,在小妹的帮助下,使劲了全身力气,左右开弓,狠狠砸向姚风,一双拳头净往姚风的脸上招呼,打得姚风鼻青脸肿。

    王冲也是心中恨极。这姚家老小大的在下面设计暗害自己父亲,小的使绊让马周对付自己。一大一小没一个好东西!

    如果不是自己重新回到了十五岁,王家就毁在了他们手上。

    “这一拳是帮我大哥的!”

    “这一拳是为我自己的!”

    ……

    王冲铁拳如雨,卯足了力气。饶是姚风境界修为远超王冲,但是终究是血肉之躯,而且王冲前世统领做作三十载,军中什么样的酷刑都了如指掌,知道哪里最软,哪里最痛,哪里最禁不住打气。

    姚风开始还硬气,不想在两个小孩手里颜面大失,咬着牙关不出声。但几拳下来,却赫然发现王冲力量虽小,远不如其妹,但打起来却疼了十倍不止,终于忍不住哀嚎起来。

    “小畜生,你敢!”

    轰隆,地面震颤,姚广异从底下震破地板而出,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场面。饶是姚广异心机深沉,喜怒不形于色,但看到姚风的惨状,也忍不住气得怒发冲冠。

    姚风的处境,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两个小畜生,给我拿命来!”

    姚广异神色铁青,身躯一振,猛的往王冲、王小瑶两兄妹扑去,一只右手箕张,五指之中光焰凝聚,化为一轮小太阳,散发出磅礴的威压,往王冲、王小瑶两兄妹罩去。

    王家小妹虽然也号称神力无双,但在这股磅礴的光焰面前,也有如云泥之别,黯然失色。

    “小哥!”

    王家小妹神色一紧,吓得脸色都白了。她生性胆大,天不怕地不怕,但那也是和同龄相比,哪里比得上姚广异这种沙场名宿。

    “住手!谁敢动手,我先杀了这小子!”

    光焰扑面,王冲看不清房间里的情况,更看不清出手的是谁。不过这并不妨碍王冲掣肘对手。

    锵,袖子里小刀一弹,一柄锋利的剑刃立即抵住了姚风的脖子,往里一勾,一圈淡淡的血迹立即渗了出来,眼看着再往里几分,姚风姚公子就真的要死在王冲这个十五岁的小孩子手里了。

    嗡!那浓烈的光焰在距离王冲两兄妹还有几尺的地方戛然而止。剌目的光焰后方,现出姚广异铁青的脸色。

    “姚广异!!”

    王冲心中狠狠一震,这才看清楚对自己下手的人是谁!前一世他只见过姚广异几次,这世却还是第一次见他。

    姚广异目光阴挚,和记忆中的一样,都是一副枭雄的样子。

    “小畜生,你要是敢伤了我家风儿,老夫必将你碎尸万段!”

    姚广异脸色铁青,神色阴沉的可怕。如果眼光可以杀人,王冲只怕早死了无数回了。

    “嘿嘿!是吗?”

    王冲冷笑,他最恨人家要挟了,更别说要挟他的还是姚广异这个家伙:

    “你要我碎尸万段,我就要你绝子绝孙。我倒要看看,你们家姚风是不是铜筋铁骨,挡得住我这把小刀。”

    王冲说着小刀刀刃往里一勾,一缕血线渗出,勾得姚广异、姚风父子二人脸色白了。

    “不要!”

    姚风失声惊呼。

    “公子!”

    周围众人也是大惊失色。王冲、王小瑶两兄妹是王家子嗣,本来这最多也就是小打小闹一场,两人不可能敢害自家公子性命的,毕竟两家的关系摆在那里。

    但是看到王冲的样子,所有人这才发现,这个王冲比他小妹还要疯狂,完全不可以常理去揣度。

    这种事情他疯狂之下是完全干得出来的。

    “小畜生,你敢!”

    姚广异双眼怒圆,浑身颤抖,气得牙都要咬碎了。

    “逆子!还不给我住手!”

    一声雷霆般的声音在房间内炸开,就在姚广异身后不远的地方,一道威严而熟悉的身影,如岳峙渊临,矗立在房音里。

    “父亲!”

    “爹爹!”

    ……

    王冲心中一喜,和王小瑶一起叫了出来。

    “逆子!看看你干得好事!”

    王严看着两兄妹,脸色比姚广异还要难看。他一生最讨厌的就是那些忤逆枉法的人。之前和姚广异在地下雅间喝酒的时候,还说起京师重地,是在哪里些人在这里胡闹。

    然而,王严万万没想到,在广鹤楼里惹事生非,打架斗殴人居然是自己的一对儿女!

    王冲却没想那么多,看到父亲出现,王冲心中兴奋不已。只要能把父亲吸引出来,破坏他和姚广异的这场会面,那自己的辛苦就是值得的了。

    “父亲,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样。”

    王冲连忙解释道:

    “是姚兄和姚府的人先动手的。”

    “住口!”

    王严厉叱,神色震怒不已,“你实在太令我失望了!枉你母亲和我还以为你浪子回头,迷途知返。想不到你终究还是本性难改!——你实在太令我失望!”

    整个雅间鸦雀无声,王严名声太盛,在王严的威严下整个广鹤楼里的人都噤若寒蝉。王小瑶更是吓得小脸苍白,身躯瑟缩。

    从小到大,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爹爹发这么大脾气。王小瑶隐约感觉到,自己是闯大祸了。

    王冲知道妹妹的感受,握了握她的手掌,内心之中一片黯然,刚刚升起的一点喜悦也早已荡然无存。

    做了这么多,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只是为了化解家族的危机,结果在父亲心目中,原来自己还是那个顽劣的逆子!

    王冲心中只觉得一片苦涩。

    “是!父亲教训的是。孩儿知错了!”

    王冲低下头来。

    “错?什么错?明明是他们先动手的……”

    王家小妹立即不服道。她向来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父亲。父亲王严一出现,立即吓得小脸煞白,噤若寒蝉。但是听到哥哥王冲委屈的声音,心中立即非常的不服气,甚至为哥哥顶撞父亲。

    她虽然很怕父亲,但更不愿意哥哥王冲受委屈。明明哥哥什么都没做到,为什么要认错!

    这些人以多欺少,难道还是他们的错吗?虽然不知道哥哥为什么要对付这些人,但王小瑶深信小哥这么做绝对有他的理由。

    “住口!”

    王严勃然大怒。

    “小妹,别说了……”

    王冲连忙拉了拉妹妹的手。虽然被父亲误会,心中有些难受。但是只要计划成功了。其他的一切也就无所谓。

    出了这种事,众目睽睽,姚风被自己和小妹揍个半死,就算姚广异再老奸巨滑,再能言善辨,也不可能把父亲和他拉扯到一块。

    就算是傻子,知道了今天发生的事,也不可能误会父亲和姚广异勾结,叛变齐王了。王冲可以感觉得出来,姚广异明显是知道了这点,所以才会显得特别的愤怒。

    至于父亲王严那里……

    总有一天,他会明白自己的苦心的。

    王家父子你一言我一语,姚广异红着眼睛,却在一旁忍不住。这两父子一唱一和,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在演戏。

    “小畜生,还不给我放开风儿!”

    “姚广异,你给我住口!”

    一声厉喝,天摇地动,王严脸色阴沉,终于也忍耐不住了。

    再怎么样也是自己的孩子,但姚广异当着自己这个父亲左一右“小畜生”,右一句“小畜生”的,把王严这个做父亲的置于何地?

    姚广异的行为已经踏过界了!

    虽然份属同僚,但是王严也用不着对姚广异客气,自家的子女怎么打怎么骂,怎么管教,那都是自己的事。还轮不到姚广异这个外人来教训!

    嗡!

    声音一落,姚广异也顿时变了脸色。两人互相瞪着对方,小小的斗室之中因为两位大唐将军之间的几句话顿时剑拔弩张,充满了味!

    两位朝廷的领兵大将一发怒,房间里其他人都是噤若寒蝉,不敢动弹。

    所有的姚府护卫都露出了忌惮的神色。

    王冲看到这一幕,心中微微安慰。父亲终归还是向着自己的!不过这个时候,王冲还不向让父亲和姚广异冲突。

    “姚广异!想要你儿子,还给你!”

    王冲没有给两人冲突的机会。王冲熟知后世的走向,虽然姚广异不是个东西,但现在这个时候,两家还不到彻底决裂,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

    砰,王冲将姚广异一推,暗中使了个手法,没等姚风开头,在他后背穴道按了一下,将他按昏过去。

    “打虎不成,反被虎咬”,这种事情王冲是绝计不会去干的。姚风的实力远比自己高强,若是就这么把他放了,一会儿还不知道闹出多少事来。

    姚广异身形一晃,连忙把自己的儿子姚风接住。

    “王严,看看你教的好儿子!”

    看着怀中被王家兄妹揍得鼻青脸肿的姚风,姚广异心都在滴血。今天的计划他准备许多,邀了许许多多的部属和齐王幕僚,事先要做足了功夫,没想到被王家两个乳臭未干的半大的孩子给坏了计划。

    姚广异现在还不能确定这对父子是不是窜通着来,一起给自己演戏的。但是不管怎么样,自己的计划是彻底的流产了。

    当初自己可是给齐王打了包票的,等齐王知道这边的消息,指不定会对自己如何失望,连带着甚至怀疑自己的能力!

    想到这里,姚广异更加的心痛。

    “王严,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这件事情就算是告到陛下那里,我也一定要让你们王家给我儿子一个交待!”

    姚广异盯着王严,恨声道。即然计划已经失败,那就没有必要再虚与委泥了,姚广异抱起儿子,带着一群姚府的高手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姚广异一走,王严脸色立即沉了下来。

    “逆子!还不给我回家去!还嫌在这里不够给我丢人现眼吗?”

    王严盯着王冲,寒声道。目光一转,又落在了王小瑶身上:

    “瑶儿,你太让我失望了。以后少跟着你三哥,否则迟早跟他一样学坏。——回去之后给我禁足三天,一步也不许踏出房门!”

    “爹爹!”

    王小瑶急的叫了起来。不出门可以,但在那么小的房间里关禁闭,还不把她憋死。

    “不许讨价还价,这件事情没得商量!”

    王严寒着脸道。

    王冲听着心中一片黯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自己刚刚和马周闹出强抢民女的丑闻,就又在广鹤楼上和姚家公子大打出手,要想改变父亲心中对自己的印象恐怕更难。

    但是不管父亲相不相信自己,有件事情王冲一定得说:

    “父亲,我知道现在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但有一件事情请你一定要记得!等到父亲返回边陲驻地之后,如果发现胡人越境,请你记得一定要先后撤五十里!一定!”

    “什么意思?”

    这翻话莫名其妙,哪怕王严正是怒火腾腾的时候,听到这话也不由一怔,也不由下意识的脱口问了一句。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章 狠狠教训姚风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章 狠狠教训姚风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章 狠狠教训姚风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章 狠狠教训姚风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章 狠狠教训姚风】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最新章节

        直播火葬场烧裸女。在学校毕业后,我参加了殡葬行业,了解到殡葬业的很多秘闻,同时也遇到了很多恐怖诡异的撞邪事。给大家讲述极其不一样的恐怖见闻,以及殡葬业里的忌讳……奔放程序员的最新力作。还是老约定:把悬念和恐怖进行到极致一天保底双更,让大家看到嗨。本人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3930136275官方群:110165607等更新的朋友可以看看我另外两本书,完结作品《阴间那些事儿》httpwwwheiyancombook20125《阴间之死后的世界》

  • 魔血战神最新章节

        他出生于庞大的不坠夜族,却因特殊的体质而受尽嘲弄。他会就此沉沦吗?流着魔血的圣体少年,一枚古老的神秘号角,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是龙,注定将翱翔天际!蛟龙出海,天地动荡!不管圣、魔,正、邪,看我一声怒吼碎苍天!

  • 亡国赋最新章节

        她在战乱中诞生,他是天朝太子南宫离,与她青梅竹马他说野丫头,我喜欢你,当我的太子妃可好?
        她点点头子离,我愿意嫁给你。
        可是命运却使他们不能在一起。
        在伤心之余她结缘于竹毓,一个经天纬地的男儿。他许她一生一世,与她永不分离,但他,却没有做到……
        在她最痛苦的时候是他,夏朝皇帝赫连睿,一个被别人称为鬼才的人,一直陪着她直到生命的尽头,但她的心已经给了别人,再也没有他。
        她的一生有甜有苦有酸有辣,文字再好,却道不尽离人泪。

  • 极品透视神医最新章节

        美女想治病?好,先把衣服脱了!贪官污吏想治病?不好意思,小爷心情不爽!当实习医生华长琪获得透视之瞳,踏上神医之路的同时,却发现自己的透视神眼还有着一个巨大的副作用……

  • 风水大术士最新章节

        山、医、相、命、卜统称玄学五术。
        葬者,乘生气也,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风水之法,得水为上,藏风次之。
        风水即术士,这是一个关于强者重生的故事。

  • 情深不负最新章节

        总裁的床不是那么好爬的,安易揉着自己的小腰,声泪俱下。失身就够恼怒的了,可是却被不要脸的大魔王围追堵截!“吃干抹净就想跑?”大魔王第101次抓回逃跑的小女人后黑着脸。“我们只有一晚,而且我还想不起来了。”安易耍赖。“是一整晚。”冰山魔王冷冷地瞪过来,伸手将她扔在床上:“戒指在这里,我是来求婚的。”看着眼前人冷冰冰的面孔,安易咽咽口水:“你确定这不是威胁?”总裁嘴角勾起邪魅微笑,欺身而上:“这才是威胁!”

  • 异界之书最新章节

        很多人认为,我们的宇宙和世界是独一无二的,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在宏观宇宙当中,世界是由许多不同的维度所构成的,在现实维度之外,还有许多其他维度的世界。每一个世界都有着截然不同的规则和构造,世界与世界之间被时空之墙所分隔,使得不同法则下的不同维度世界之间不会生交集。然而,利用一种被称为召唤术的神奇法术,人们将异度空间的生物召唤到现实世界中来。具有这样力量和知识的人,被称为召唤师。而异界之书,便是记录召唤术知识的载体。请小心面对你接下来所看到的一切,因为它们很有可能将带你走进一个出你想象之外的世界。js330

  • 皇陵守墓人最新章节

        在抗日战争结束两年后,中国军队在秦岭的山脚下,忽然抓到一个日本兵,围绕着这个日本兵发生了一系列诡异的事情。王宣教授经过数十年研究后发现秦始皇陵隐藏着惊天秘密,他带领四名学生,深入巴蜀深山的一个小县城内,开始了诡异无比的探索秦皇陵之旅。

  • 圣剑魔渊最新章节

        圣光大陆本是一个被人们称之为神佑的大陆,他们感谢神留在了天地间元素,让他们得以修炼,变得更为强大可以对抗妖魔邪物。直到那天,天空一声惊雷过后,一座通体黝黑死气沉沉的巨塔破土而出,直破苍穹!魔族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几乎就要将人类灭绝!坐落在大陆各方的六大圣殿站了出来,他们带领着人类守卫住了最后的领土。一名家族庶出的旁系少年,为救母加入骑士圣殿,从此奇迹与磨难便时刻伴随他左右,在这人类六大圣殿与魔族巨塔的较量中,他能否成功拔出那石中剑?加更规则:每天晚上七点之前100推荐票加更一章,200收藏加更一章,1000点击加更一章。js330

  • 家有刁夫初养成最新章节

        初见时,她的婢女误以为苏城是登徒子,踹了他一脚,谁知这家伙赖床不起,生生讹了她两支千年人参。她在商界驰骋风云,势头正猛的时候,却不停的被他下绊子。不光断了她的财路,还掐了她的桃花。逼婚无果,他不要她,她偏要用追夫三十六计将美男收入囊中!婚后,只听她兴奋的大叫道:“夫君,我又穿越了,这次是男的,男人!”他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娘子,你不过是穿错了为夫的衣衫。”

  • 求神最新章节

        这片天地,是被周天虚弥星阵封印的世界,融入轮回大道吞噬众生。数百万年来,唯一的盘古大神,破开星阵,逃了出去,但星阵未毁,轮回之力与日俱增。奈何,从此仙界再无神,轮回大道仍不灭,寻仙问道已无力,何处求神破苍天。

  • 闻诡神算子最新章节

        我是个神算子,除了能够帮人算命,更是可以帮鬼算命,我当道士这些年间,遇到过很多恐怖阴事,嘘,我的故事有些吓人,你们想知道的话,就进来看看吧

  • 降妖谱最新章节

        传奇玩家王夜,带着剑圣记忆穿越入【降妖谱】世界灾变前夕,附身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儒生身上。云王造反在即,洪荒水魔突破封印。远古时代巫妖二族试图重返人间。十二道远古镇狱神符重新现世。大巫、妖神、天魔、佛陀、神仙纷纷现世。为守护挚爱,王夜不得不重新拿起长剑。吾心通日月!吾气贯乾坤!吾修身炼心以大道义铸就浩然正气,吾当掌控三界慑服万魔!

  • 魔武天下最新章节

        魔法世界谁称霸青春少年无敌魔  一个生活在小山村的少年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走出大山  然而路途并没有他想的那么轻松被人算计掉入魔法深渊  奶奶为什么断定他不会使用魔法的呢  奶奶又是什么样的人呢  她在大陆到底是什么地位呢  他是怎样进入消失在大陆近百年的龙谷  又是怎样和强悍骄傲的龙族结为兄弟的  他的每一个女人都是那么漂亮他是怎么和她们一个个认识的呢他将会上演什么样的传奇呢

  • 科技抽奖大亨最新章节

        江远仰天:“求老天赐给我个系统吧,什么代价都可以!”  老天:“叮,您的系统已经上线,现在发布任务:30天内建立一个估值10亿美元的企业,失败就短10公分。”  江远:“......我可以反悔吗?”

  • 重生九零撩夫忙最新章节

        上辈子的应颜,是父母眼中的坏孩子,老师眼中的坏学生,被渣男贱女利用一世,一世凄凉,一世悲哀。rn这辈子,她强势回归,不仅要洗清身上所有污点,带领母亲致富奔小康,更要虐到蹦跶的渣渣们怀疑人生。rn本来决定冷心冷肺,除了至亲不对任何人侧目,可她是怎么被这个神秘而强大的男人缠上了身?rn邪魅慵懒的声音在耳侧响起:“女人,你偷了我的心,就是我的人!要逃?休想。”

  • 疯语者最新章节

        知名摄影师唐寻鹰收到莫名的信件,参与到了一场阿勒泰探秘金矿之旅中,组队后却发现团队里的人五花八门,一群带着猜忌上路的旅人们进入无人区后才发现等待他们的不仅仅是大自然的恶劣,还有一系列无法解释的超自然力量如影随形。这场金矿之旅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神?到底有没有魔?“我”到底疯了吗?这一次,请原谅玉松鼠,这次吓到了你们!

  • 绝品大相师最新章节

        洞房花烛夜,却被总裁老婆扫地出门。他是西方君主,也是摸骨算命先生。背负血仇,龙潜都市。左手冷艳女总裁,右手狂野女警花,脚踩富家狂少。内外武学双独步,成王道路骸骨铺。一条黑暗多舛的道路,且看他如何加冕称王。

    本章内容提要:
    ...    “姚风,你派马周害我!如今,我们也是一报还一报!”     王冲跨蹲在姚风背上,在小妹的帮助下,使劲了全身力气,左右开弓,狠狠砸向姚风,一双拳头净往姚风的脸上招呼,打得姚风鼻青脸肿。     王冲也是心中恨极。这姚家老小大的在下面设计暗害自己父亲,小的使绊让马周对付自己。一大一小没一个好东西!     如果不是自己......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