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鹤楼三层的雅间里,一群气质出群,看起来非富即贵的年轻公子聚在一起,都在向坐在上首主人位置的一名锦衣华服,气质高雅的青年讨好的敬酒。

    “姚公子,请!”

    “姚公子,我敬你一杯!”

    ……

    众年轻公子你一言,我一语,颇多恭维之词,看起来都唯后者为首是瞻。姚公子谈吐风雅,是京城新贵,再加上家世渊深,即便在众公子之中,也是即为出挑。

    “诸位不必客气,今日姚某作东,诸位勿必尽兴!”

    锦衣华服的青年大袖飘飘,手握酒杯向众人回礼,他神情恬淡,举止落落大方,显示出不一般的风度和气质,即便是在众公子之中也是鹤立鸡群。

    京城姚府在威名赫赫,乃是齐王嫡系。公子姚风贵为姚府长子,未来继承姚氏一族的地位和影响,也是非同小可。

    因此,今日虽是公子姚风第一次相邀,众人也是欣相往会。

    众人觥筹交错,几杯下来,气氛热闹非凡。

    雅间上座,姚风微眯着眼睛,不着痕迹的扫了周围一眼,心中欣喜,暗暗点头。

    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借着父亲的威风和姚府的金字招牌,姚风把京城中那些有名望的公子都招到了广鹤楼。

    这是众人第一次聚会,对于姚风来说,这也是自己招买人心,竖立威望的机会。只要能够招买这些贵公子的心,以后京城诸公子领袖中必然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更重要的是,父亲已经答应自己,只要自己能够收服这些贵公子,建立自己的班底,令他们为我所用,日后就会逐渐放开权利,让他接受家族的事业。

    这无异于确认了他的家族继承人的位置!

    因此对于姚风来说,这一次的聚会重要!

    宴会上其乐融融,姚风可以看得出来,众人是曲意奉承,对他这个姚府公子还是很人面子的。不过仅仅这样还不够。姚风决定再刻意拉拢几分:

    “诸位,能坐在这里的,都是我姚风的兄弟。以后大家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公子,公子,……马周带了两个人来了!”

    雅间的木门打开,一名广鹤楼的管事行色匆匆的闯了进来,打断了姚风的说话。

    “怎么回事?惶惶张张的?”

    姚风皱了皱眉,心中虽然有些不悦,但并没有轻易的表露出来。

    “不是说了,这个时候不要来打扰我吗?——告诉马周,让他一会儿再来。”

    姚风沉声道。

    “我说了”

    管事神声嗫嗫道,犹豫着还是说道,“可是,……他已经闯进来了!”

    声音一落,房间里顿时一片安静。

    姚风原本只是有些不快,但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心中有些愠怒。马周只是他名下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卒,这样一场重要的聚会,若是因为这种无名小卒而破坏,姚风绝对饶不了他。

    “姚公子,要不……”

    一名锦衣公子试探着道。

    “不必了!”

    姚风没等他把话说话,就毫不犹豫的拒绝了道:

    “诸位,出了点小事情,是姚风失礼了。——张管事,把这个给他,告诉他聚会结束之后,我会亲自去见他。”

    姚风说着手掌一抖,将腰上的一块黄金令牌扔了过去。

    姚风很少动用自己的令牌,除非是某些大事的时候。马周如果识趣,见到这面令牌应该明白自己的心意。

    若是再不识抬举,破坏了自己的好事,那可就怪不得他了!

    “姚公子,何必这么麻烦?我们直接进来不就行了!”

    一声冷笑从门外传来,轰隆一声,大门推开,王冲脚下带风,陡然从门外强行闯了进来。

    “王冲?!”

    看到门外闯进来的身影,姚风浑身剧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万万没想到,进来的居然是一个自己绝对没有想到的人。

    “怎么,姚公子,不欢迎?”

    王冲微微笑道,对于姚风震惊的表情非常满意。他也不待姚风吩咐,一句话说罢直接在姚风对面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看到王冲的举动,姚风的眼角抽搐了几下,强忍住了心中的不快,微微笑道:

    “王公子哪里的话,来者是客,姚某还不至于不欢迎。”

    毕竟是大家族的子弟,一举一动都大度优雅,远非寻常世家可比。这一刻,就连王冲也不得不佩服几分。

    在前一世,姚风在京城诸公子领袖中占领一席之地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至少论城府和外在的风度就不是一般人可比。

    不过可惜,王冲这次来就是要捣乱的。而且现在的姚风,还远没有达到后世那种显赫的成就和地位。

    “嘿,小妹,快来!这里有人请客做东,好多好吃的,三哥可是从来不骗你的!”

    王冲也不回头,冲着身后招手道。

    “真的吗?”

    随着一个稚嫩清脆的声音,就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一张圆圆的小脸从王冲身后的木门外探出头来,大大的眼睛扑闪扑闪,好奇的盯着房间,很快满在那一桌子美味佳肴上。

    “哇,真的耶!”

    小女孩满脸的惊叹,自顾自的跨过门槛,走了进来,坐在王冲的旁边,抓过一根香气四溢的鸡腿,闷头狂吃起来。

    至于满堂的宾客,直接被她无视。她才不管那么多呢,即然自家小哥说可以,那就可以。

    其他的,她才懒的多想呢。

    “嗯,好吃!真好吃!……”

    王家小妹天生大胃王,人小“肚量”可不小,一整块大鸡腿,三两下吃完了。一边吃还一边啧啧有声,吐出来的骨头干干净净,连骨髓都嚼碎了。

    广鹤楼的菜肴色、香、味俱全,蒸、煮、烤、烧、灼、烹在京城之中赫赫有名,极其精细。

    虽然平常在家里,也是美味佳肴,但又哪里比得上广鹤楼那么考究。王家小妹“龙心大悦”,只觉自家小哥果然不错,索性放开了肚量,吃得津津,满手满嘴的油。

    进来房间才那么一会儿,她就已经干翻了两个盘子。如此吃相,如此“海量”,看得对面的姚风眼皮直跳。

    他倒不是在意这几个“盘子”,广鹤楼就是他家的,想吃多少都没问题。但是这两兄妹明显是来捣乱的。

    若是让这王家小妹坐在桌子边上吃下去,谁还下得去筷子?这聚会迟早得要搅黄了,事实上,姚风已经感觉到宴席上气氛的变化了。

    若是平常的时候也就罢了,但这可是他招买京中诸公子,初试啼音的聚会,对他非常重要,怎么可能因为这两个毛头小娃娃就这么搅黄了?

    “令妹还真是率直可爱啊!王公子,来者是客,不如这样,今日姚某做东,替王公子在广鹤楼另外再安排一桌宴席。所有的吃喝,一应消费全部算在姚某头上,你看这样如何?”

    姚风依然没有表露丝毫的不快,反倒依旧是谈笑风生,好言相劝,似乎一点也不知道王冲兄妹是来捣乱的。

    这份风度看在在座的诸公子眼中,也是暗暗佩服不已!只凭这点,就可以看出姚府的门风,在京城之中不是寻常人家可比。

    王冲一直在观察姚风神情变化,姚风眼角的抽动根本瞒不过他。知道自己的策略,已经发挥了作用。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一个人在房间里房间里喝酒,哪里能比得上这里热闹呢?听闻姚公子向来大度,应该不会介意在房间里加上我们两兄妹的位置吧?”

    王冲哪里那么好说话。他好不容易再借助马周混进广鹤楼里,若是被姚风三言两语说话,那一翻苦心岂不白费?

    “我倒要看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

    王冲心中冷笑。他就是来激怒姚风,不管这位姚公子有多深的心机,也不管他有多能忍,最后,王冲都要让他成功的爆发出来。

    听到王冲的话,姚风终于变了脸色。他好言相劝,没想到王冲油盐不进,摆明了不想离开。

    “王公子,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我这里好像没有邀请你吧?姚某并非小气之人,不过恐怕不得不邀请你离开了。”

    姚风眼中已经有了怒火。

    “嘿,我当然知道你没有邀请,但我却不能不来啊!要不然,那岂不是不给姚公子面子吗?”

    王冲冷笑道,说罢抓过旁边一名宾客身前的酒瓶,拔开塞子,毫不在意的尝了一口,赞道:

    “好酒!”

    饶是姚风好涵养,但此刻被王冲剌激的一张眼皮也狂跳。

    什么叫做我没请,你却不能不来?

    我姚风还需要你来给面子吗?

    若不是顾忌在座那么多的权贵公子,姚风哪里会和他一个小孩子废话,早就把他轰出去了。

    “马周你个王八蛋,居然把人给我领到这里来!我要扒了你皮!”

    姚风心中也是怒火腾腾。

    他心知肚明,自己和王家最小的儿子没有打过交道,就算做了什么他也绝不可能知道。王冲兄妹找上这里,只可能是马周那混蛋泄露了消息!

    不过现在却不是追究这些事情的时候!

    “王冲,我最后再问一次,你真的是要和我做对吗?”

    姚风厉声道。

    说什么离不离开,给不给面子都没有意义。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王冲就是来跟他搅乱作对的。

    “哼,姚风,这就叫一报还一报!”

    王冲手中的酒杯一掷,啪的一声砸在地上,四分五裂。

    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这就叫图穷匕现!

    一场宴会到这里,顿时变得剑拔弩张。就算再愚笨的人也看得出来,这两兄妹就是冲着姚风来的,成心让他不痛快。

    只是有一点众人还不明白,这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敢和姚风做对?要知道,在京城中,姚府可不是普通的人家。

    “王冲?你是京城王家的人?”

    一声惊呼,宴席上一名贵公子终于反应过来,认出了王冲的身份。

    “不错!”

    王冲回答的相当爽利。

    听到这个答案,房间里所有人顿时变了脸色。难道这对兄妹敢和姚风作对,就连姚府的帐都不买,原来居然是王家的人。

    若只是一个王严也就罢了,大唐帝国武风隆盛,这样的将军不知凡几。但是在京城中,所有人都明白,王家上面还有一个老爷子。

    那一位才是真正令人忌惮的存在!

    “原来是九公的后人!失敬了。”

    “不知老爷子安好!”

    “我是京城魏家的人,父亲魏犁曾蒙老爷子照顾,一直惦念。王少若是回去,请跟老爷子说声,就说京城魏犁希望老爷子有空的时候,能够大驾光临!”

    ……

    一群人看向王冲两兄妹的目光立即判若两人,变得尊敬无比。在上京城“九公”这两个字代表着一种独特的地位,连带的王冲两兄妹也变得不一样了。

    原本以为这只是一场普通的闹剧,但如果是隐居四方馆里的那位九公要和姚家做对,那一切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趟浑水不是什么人,什么世家都能趟的!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七章 激怒姚风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七章 激怒姚风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七章 激怒姚风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七章 激怒姚风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七章 激怒姚风】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谈情说案之与子偕刑最新章节

        程安玖,大龄女汉子,是二十一世纪重案组刑警队的一姐,在一次出勤缉捕毒贩的过程中壮烈牺牲了,意外穿越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大夏朝,还成了两个毛头小子的“单亲”母亲……关键是连孩子爹是谁,她都不知道!看着两张粉嫩可爱的小包子脸,程安玖掩面泪奔。为啥前人做下孽要她来承受?每天水里来火里去的,只为了撑起一个家,养活一对小包子,哪知道有一天孩子爹出现了,说要带俩娃认祖归宗……早干嘛去了?现在还敢来抢劳动成果,都给老娘死远点儿!

  • 军婚撩人:染指黑化痞子妻最新章节

        黑化的小护士遇到了特种兵精英。rn小护士要杀人,兵哥哥要抓人。rn道不同,怎么办?rn平了他。rn第一次:rn“叶护士,总有一天我要将你捉拿归案的。”rn“程先生,这个搭讪的理由已经不流行了。”rn第二次:rn“叶护士,如果我看上了你怎么办?”rn“抱歉,我不喜欢大叔。”rn第三次:rn“程先生骨骼不错。”rn“谢谢夸奖。”rn“如果做成人体骨架一定是一件完美的作品。”rn他们的爱情:你有病,我正好有药。

  • 红颜旧最新章节

        她本是莫国的公主莫晓雨,是智勇双全的莫国战神,可她一人的骁勇善战终是守不住破败的家国。山河破碎,父王自尽,爱人被杀,她独自坚守到最后一刻,直至城门被破。凌国忌惮她的能力,定要将她处死,危机时刻,她的孪生姐姐莫曦微替她从死。从此,她褪下戎装,换上华服,将一身英气削减,变成了莫曦微,随其他俘虏一同跟凌国君王回宫。为了复国,她以身侍君王,在凌国后宫浮沉,步步为营,成了一名玩弄权谋的女政客……

  • 倾世皇妃有点毒最新章节

        五年荆棘之路,她竭尽全力助渣男登上皇位,最终落得个剖腹剜心的下场,全家被冠上莫须有的罪名赐死。天意怜悯,她重回十六岁,她一心守护家人,徐徐开辟血路,势要讨回前世所有孽债!这一世,身旁却有良人相护,携手共赴倾轧诡谲。

  • 宠爱无度,殿下的专宠甜心最新章节

        有那么一个人,她不仅是一个顶级吃货和花痴还是一个顶级受宠的小公主!有那么六个人,他们不仅是待人嗜血冷酷的神秘少年,还是六个超级会宠人的翩翩暖男!当六位少年与受宠公主在一起只会宠上加宠,没有最宠,只有更宠!“你们六个不觉得太宠她了吗?”某铁杆粉丝不满地嘟嘴嚷嚷。“不觉得,我们只觉得好像宠她宠少了一点!”六个节操已经掉完的少年眸中闪过宠溺,异口同声地说。“那万一哪天她仗着你们的宠蹬鼻子上脸欺负无辜咋办?”铁杆粉丝泪奔,脸上挂上一幅“我知道你们是公平”的表情。“那只能自认倒霉。我们反正是不会做主的。”六个少年耸耸肩,脸上是一副“她受宠她最大”的无奈表情。粉丝彻底死心,心是哇凉哇凉的!好吧,你们赢了,我认输!

  • 变身本子漫画家最新章节

        当人们高兴的翻阅着本子内八块腹肌少女,津津有味的观看着里番内手臂比腿还粗的女性时……苏仙儿得知这一切,毅然提起画笔。“这个世界的工口就由我来拯救!”js330

  • 总裁先生,太太闹离婚最新章节

        四年前,她为他生下女儿,成了他名义上的妻子。她痴心一片,却换来他的冷言相击,“夏梦曼,我不可能爱你,带着你的野种,滚!”她伤心欲绝,本以为,从此以后,两个人再无交集。四年后,女儿生病,巨额的手术费,逼的她不得不再次找上他。“靳修哲,想离婚是吗?签下这份协议,和我再生一个儿子,我们从此……一刀两断,再无关联。”这一次,他却不肯了,“夏梦曼,你以为这场婚姻,你想不要就不要了?做梦!”

  • 婚内燃情:慕少宠妻甜蜜蜜最新章节

        后妈羞辱她,他云淡风轻的将人扔到池塘里,冷漠的叮嘱:“我老婆还是个孩子,你不要欺负她。”猥琐男对她耍流氓,他不动声色的把人胳膊卸掉,霸气的宣布:“敢占我女人便宜,吃了熊心豹子胆!”同事陷害她,他面无表情的命人下达解雇书,放话出去:“谁敢欺负她,就是和我为敌!”……传闻,慕家二爷,不近女色,十足的禁欲系男人,唯独对自己的老婆宠上天,疼入骨。作为他的老婆,一定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傅书瑤:“传闻都是放屁,我一点都不幸福。”“你不幸福?看来是我不够努力。”当天晚上,傅书瑤浑身酸痛地咬着被角嘤嘤哭泣。

  • 娇女当家:农门小地主最新章节

        沈书玉穿了,成了爹残娘弱,还要被卖的小村姑。面对一堆极品极品亲戚,沈书玉表示,再没有比这更惨的了。然而,你以为她沈书玉怕了?不不不,作为新新女性,她咋能被这点困难打到!且看她如何利用空间灵泉,右手斗极品,左手赚钱养家,领着一家人走向康庄大道。这突然冒出县令大人是闹哪般?看她太辛苦送她一个芝麻官美男撑腰?额,好像小了点?小剧场某县令:小玉儿,听说你嫌弃本官小?沈书玉:大人,您不小,真的,一点都不小!某县令:哦?这样说,小玉儿对本官挺满意,不如这就试试如何?说罢,某玉就以抛物线状被丢到床上。第二天某玉扶腰控诉:大人,小女子昨日是说您官不小,您真的误会了!!!

  • 豪门危情:冷爷女人谁敢娶最新章节

        直到新闻被爆开——辛安,那个嫁给江城商界权贵,女人心目中完美男神冷弈溟的女人,竟然是趁着闺蜜出国,爬上了闺蜜未婚夫的床!人人都说她未婚先孕、私生活狼藉,不择手段设计圈套,这才成了冷太太。却只是表面风光。没看到新婚当晚,新郎就去见了初恋女友?辛安:“我厨艺绝佳,会撒娇能暖床,肤白貌美大长腿,还能生猴子,他们凭什么说我徒有虚名?”冷爷将她逼在车内狭小的空间里,嗓音沙哑性感:“酒店,还是这里?”辛安恼怒:“我跟你说正事呢!”冷爷凤眸微眯,一把将人压住吻过来:“夫人就多生几个猴子,证明给那些人,你是不是有名无实的冷太太……”——他初次见她,就要定了她,迫不及待的想要霸占她。

  • 我从天上来最新章节

        我从天上来,落地桃花开;他日飞升去,帝血溅仙台!

  • 都市之天蓬至尊最新章节

        指点鸿钧收弟子。教会盘古开混沌。传授女娲造人术。要求伏羲教世人。主张炎黄争夺天……你医术高明?不好意思,华佗是我徒弟。你书法厉害?不好意思,王羲之得我真传。你是赛车高手?不好意思,星际冠军是我教出来的……天蓬至尊重生地球,踩纨绔,斩敌人,蔑视规则,吊打一切不服。这是一个霸气、打脸的故事。PS:书荒的朋友,可以去看豆豆精品老书《超级红包神仙群》。

  • 重生逆袭:商门女财主最新章节

        世人皆知,傅家娇女与人有染活该小产,不甘心谋害表妹子嗣,最终死在牢中……老天怜惜,她重活一遭,抛却红妆,投身商场,成就一段传奇。她报复故人,算计爱人,最终却难逃情网。前世今生,纠纠缠缠,不过一缕相思。

  • 地府升职记最新章节

        主角进入阴间,当上阴差后的升职加薪之路。

  • 半城纱最新章节

        同为公主,为什么一个就是高高在上的金枝玉叶,而另一个就是任人践踏的草根庶民?母妃惨死,驸马退婚!上一世她爱了便爱了,可今生为什么还要遇见如此让她恼火的人,重回深宫,虐驸马!斩仇人!可一段段谜团解开之后,她又该何去何从?

  • 七星震天最新章节

        前世尽苦楚,今生凌巅峰,哪怕前方荆棘满地,我苏晨也定会开出属于我的路。不求千古流芳,只盼一世无悔。如今世界选择我,那我便改了这世界,星空之上有吾身影,那便逆天改命,守佳人,护天下,和兄弟们集七星之力创大陆神话。

  • 太子妃上位手册最新章节

        上一世她眼看就要黄袍加身,登基为女帝了,谁知睡了一觉竟然回到了十五岁。她再次女扮男装沦为太子伴读,不过这次不一样的是太子竟然识破了她的女儿身。想到上一世被太子坑惨了的境遇,她决定换个姿势来对付难缠的太子。当太子把宝藏送给她的时候,倪叶叶觉得她离成功近了一步当太子把虎符交给她的时候,倪叶叶觉得胜利就在前方!当太子把后位交给她的时候,倪叶叶只想踹开太子,自己称皇!为什么这个太子甩不开?她只想干掉太子,而不是被他压啊!

  • 占个山头当大王最新章节

        在武道为尊的世界里,武者挥手间可开山裂石,抬腿间可挪移千里。这天,一个少年看上了一座山头,占据山头,号称大王。从此,这座山头成了人人向往的圣地,在这里,至尊满地走,神兽多如狗,号称天才的摇篮,和平的避风港……天呐,我看到了什么,至尊在种地,神兽在看门!一定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

    本章内容提要:
    ...    广鹤楼三层的雅间里,一群气质出群,看起来非富即贵的年轻公子聚在一起,都在向坐在上首主人位置的一名锦衣华服,气质高雅的青年讨好的敬酒。     “姚公子,请!”     “姚公子,我敬你一杯!”     ……     众年轻公子你一言,我一语,颇多恭维之词,看起来都唯后者为首是瞻。姚公子谈吐风雅,是京城新贵,再加上家世渊深......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