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重地,是什么人在打闹!”

    王严放下酒杯,双眉一扬,神情不怒而威。

    沙场征伐的武将眼晴里掺不得沙子,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最不喜欢的就是枉顾法纪,违法作乱的人。

    京师重地,天子脚下,居然有人在广鹤楼闹事,简直是肆无忌惮,无法无天!

    王严说着,右手一按,似乎就要起身察看。

    对面,姚广异见状顿时目光一凝,连忙安抚:

    “呵呵,王兄,你我都是朝廷领兵的大将,些许小事哪里又用得着你我去插手?来,来,来,继续喝酒!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一边说着一边还举起了酒杯,示意王严继续座下,不必理会。开玩笑,这次的聚会他谋会许久,第一次有效,第二次就难说了。

    如果让王严起身离开,他的一片苦心就全白费了。

    “这……好吧。”

    王严虽然不愿,但看到姚广异举起酒杯,也只能坐下。

    姚广异见王严放弃了起身察看的念头,心中一松,拿过酒壶,继续给王严添酒。不过内心之中,姚广异也暗暗纳闷。广鹤楼是什么情况他比谁都清楚,现在楼里面全部都是他的人。

    自己怎么可能打得起来?难道说有人闯进来了?

    为了今天的计划,他早就做足了安排。广鹤楼里铜墙铁壁,一只蚊子都飞不进来。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能在他的广鹤楼里闹事?

    “如果让我知道是谁在广鹤楼里坏我好事,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碎尸万段!”

    姚广异狠狠的握紧了拳头,眼底闪过一丝凌厉的光芒。这次的计划关系到齐王和宋王两位皇亲贵胄之间的争斗,也关系到整个朝廷的大局。

    姚家依附齐王,涉身其中,绝无退路。这个关口,谁敢坏他的计划,谁就是姚家的死敌。

    以姚家如今在朝廷里的威望,以及齐王的影响,要想让一个世家灰飞烟灭,鸡犬不留绝对不会太难!

    “王兄!”

    姚广异想了想,还是决定继续安抚一下王严。这位的性格宁直不弯,过于刻板,若是不安抚住他,只怕他还是会想起身查看:

    “京城重地,世家纨绔,权贵子弟多得很,打打闹闹免不了,只要不闹出人命就可以了。再说广鹤楼自己也有一些高手护卫,一会也就平息了,闹不起来……”

    话声未落,砰!又是一道身影炮弹一般从广鹤楼上飞出,狠狠的砸在街上,接着便是第三道,第四道……

    霎那间,姚广异陡的变了脸色。

    ……

    “小妹!羚羊挂角!”

    “小妹仙鹤梳翎!”

    “……猿猴摘桃!”

    ……

    广鹤楼三楼的雅间里,王家小妹打人如挂画,把周围的姚府高手以及京城的年轻俊杰们就像皮球一样踢飞出去。

    王家小妹懒癌入骨,练功的时候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会的招式更是少得可怜,但偏偏对自家的小哥言听计从。

    当那天生的恐怖神力配合上王冲前世一辈子积累下来的眼界、见识和经验之后,一切顿时截然不同。

    整个房间里,除了姚风还是抵挡住王家小妹三拳两招外,其他人完全抵挡不住。只一会儿的功夫便被打得哀鸿遍野。

    雅间四周墙壁一个个窟窿,千疮百孔。王家小妹的神力把这些人踢飞不出,还直接皮球一般飞出广鹤楼,飞到大街上去了。

    “臭丫头!”

    姚风越打越心惊,也越打越愤怒,一双眼睛都红了。

    王冲两兄妹,一个十五,一个十岁。说实话,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但是没想到就是在这两兄妹身上碰到了硬茬。不但搅黄了他的聚会,而且连他自己都被打伤了。

    “别管这小丫头,抓住王冲!抓住那小子!”

    姚风厉声大喝。他看得清清楚楚,如果不是王冲,这个小丫头根本不是自己一群人的对手。

    而且看她言听计从的程度,只要擒下王冲,这小丫头也绝对会束手就擒。

    嗡!

    听到姚风的话,三四个从外面赶过来的姚府护卫舍弃看似最厉害的王家小妹,直扑王冲而去。

    嗖,王冲脚下一滑,就像泥鳅一样,迅速的闪过了这几人的扑击。他的力气不够,这房间里哪一个他都不是对手。但是前世的眼界、见识毕竟放在那里,仅仅只是自保逃命还是绰绰有余的。

    “小妹,听我的,速战速决!倒挂金钟!”

    王冲听得清清楚楚,门外噔噔噔的木板脚下密集如雨,正迅速的往这里赶来。这些都是姚家的高手。

    广鹤楼里现在是铜墙铁壁,到处都是姚广异安插的高手。这些人开始还没在意,但现在一旦打起来,立即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这种情况是不适宜久战的,必须速战速决。否则的话,等到这些人赶过来,自己和小妹就算三头六臂,也是抵挡不过。

    “好咧!”

    王家小妹响亮的应了一声。她是越打越剌激,全身都兴奋的发抖。她虽然以前也打过架,但哪里有这么带劲。

    那些人高马大的姚府高手,还有姚风他们就像是自己往自己的拳头上送一样,一拳一个,简直跟玩一样,一屋子的人几个呼吸就被她摆平了一半!

    “小妹!就是现在,灵蛇摆尾!”

    王冲瞅准一个时机,指挥自家小妹直取姚风。

    姚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他早早就注意王冲的动静。“灵蛇摆尾”只是最粗浅的招式,王冲想让王家小妹用这招来对付,只能是妄想。

    轰!

    姚风脚下一晃,踏步欺身,一个“腑下捶”主动攻击王家小妹。不料锤落处,空荡荡的,居然打偏了。

    “不好!”

    姚风心中一沉,顿感不妙。王家小妹这招“灵蛇摆尾”似乎和正常的完全不同,差了七八分的距离。

    往往只有招式炼的火侯不到的人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姚风高估了王家小妹招式熟悉的程度,也低估了一个十岁女孩的懒癌地步。

    这一份疏漏放在平时也就罢了,但在这个时候是要人命的。

    这个念头脑海,姚风刚想要抽身后撤,但已经来不及了。一只瘦小的右腿从姚风后脑绕过,狠狠的劈打了下来。

    轰隆!

    就像被一只无形巨槌击中,姚风身躯倒下,就像木桩一样狠狠的砸在房间地板里。那一格格的地板,就像狂风过境一样被姚风的身躯砸的四分五裂。

    嗡,王家小妹神威凛凛,狠狠的扳过姚风的双手,一把跳到了他背上,捏得他的骨骼咔嚓作响。

    “少爷”

    “姚公子!”

    ……

    雅间外,密集的脚步声戛然而止,一堆赶过来的姚府高手,连同房间里留下来的世家贵公子看着姚风背上王小瑶,一个个满脸的惊恐。

    姚风姚公子绝不是什么弱者,相反,他天赋惊人。即便老爷姚广异也赞不绝口。谁也没有想到,以姚风的修为居然会栽在一个半大的小女童手里!

    “谁敢伤害我的公子!”

    在最初的惊恐之后,门外一大群的姚府高手一股脑冲了进来。

    “抓住那个小子,他王家的公子!用他来换公子!”

    一名周家的贵公子指着王冲厉声大喝。

    听到这话,王家小妹勃然大怒。

    “谁敢伤我哥,我就杀了这个你们什么少爷!”

    王家小妹把手一拧,就听到一阵咔嚓的骨骼粉碎声。她天生神力,这一含愤出手,差点把姚风整条手臂都拧下来了。

    饶是姚风硬气,也不禁惨叫出来,脸色煞白,疼的额头上冷汗都出来了。这王家小妹对自家小哥言听计从,也关心、在意的紧。

    真要让这小丫头拧下了自己的手臂,自己恐怕以后前途尽毁。

    “住手!统统给我住手!”

    姚风心中又急又气。他生性高傲,加上天赋惊人,从来没有吃过什么大亏。这次栽在几个半大的小孩手里,颜面丢尽。

    “王冲,你们到底想做什么?我就不信你们王家这么大的胆子,敢在这里对我动手。告诉我,不管今天怎么样,我都要你们王家给个交待。我倒要看看,你父亲王严怎么个说法!”

    姚风满面的鲜血,半个脑袋都砸进了地板。他心中又羞又气,以他的修为,整个京城同辈之中能胜他的寥寥无几,偏偏身上这半大的女童算上一个,让他心中又是羞愤,又是无奈。

    形式比人强,这王家小妹年纪虽小,但实力比他还强,由不得他不服。只是吃了这么大亏,他是绝计不会甘心的。

    打不过这小丫头,但以姚家的家世和影响对付王冲、王小瑶两兄妹背后的王家还是可以的。

    “你真不知道?”

    王冲眯着眼睛,看着地上的姚风,眼中大有深意。不过看着姚风一脸茫然的神色,终于确定,这件事情恐怕姚风真的不知道。

    姚广异对付父亲王严,为了隐秘,除了少数人外,居然连亲生儿子姚风都瞒过了,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王冲也只能感叹老狐狸在这件事情上的决心和毅力。

    虽然姚风并不知情,不过这并不妨碍王冲的计划。老狐狸姚广异故然不是个东西,但这小狐狸也不是什么好鸟!

    马周那件事情就可以看出他的险恶用心。

    “小妹!”

    王冲目光一闪,大步走了过去。即然确定姚风什么都不知道,王冲也就懒得跟他多说了:

    “……不用留手,给我拆散他的骨头!”

    “你敢!”

    一群人,包括地上的姚风全都大惊失色。

    “好咧!”

    在满屋的大惊失色声中,王家小妹童稚的声音格外的清脆。对于自家小哥的命令,王家小妹是从来都不去思考的,更不会去怀疑。

    即然小哥说了要揍人家,那肯定是有揍人家的理由。

    轰隆,在满屋骇然失色的目光中,王家小妹那恐怖的小手高高举起,然后一拳击下。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虚空,震得整座广鹤楼都隆隆颤抖。

    ……

    “风儿!”

    广鹤楼的地下一层,当楼上接二连三的抛出人来,姚广异开始还不在意,一个劲的安抚对桌的王严,说“没事没说”。

    但当姚风的声音传出,姚广异猛然一惊,忍不住霍的站起来。

    从第一个人被抛出到现在,姚广异全部听得清清楚楚。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连儿子姚风也卷了进去。

    姚风什么修为他清清楚楚,京城里能超过他的世家子屈指可数。而且广鹤楼明里暗里他不知道安排了多少高手。能够在重重包围中还打伤风儿,其修为之强可想而知。

    而且姚家就风儿这么一个男丁,最近,他还准备大力扶持,让风儿开始接手自己的衣钵。如果风儿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姚家岂不是绝后了,他又如何去姚家的列祖列宗交待?

    想到这里,姚广异再也坐不住。

    “王兄,恕罪了!”

    说完这句话,姚广异浑身衣袍抖动,一股磅礴的金色光焰从脚下喷薄而下。轰隆隆,只见光芒一闪,房间上方现出一道巨大的窟窿,姚广异居然是震破地板,直接往广鹤楼三楼而去了。

    ……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九章 越闹越大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九章 越闹越大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九章 越闹越大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九章 越闹越大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九章 越闹越大】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妃常有谋最新章节

        她是公主代姐和亲,成全了姐姐,却不想自己掉进了火坑。大婚当夜,新郎官扔下她去了书房;没过几天又遭人暗算;还差点被人在冷宫烧死。事与愿违,你以为她会就此认命?才不是!
        她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照沟渠怎么了,大不了她把沟渠填上!苏瀛,你给老娘听好了,今天你对我爱搭不理,明天可别哭着来找我!某男人邪魅一笑,怎么会?孤王从来都是说一不二!五年后,她站在皇城之上,睥睨城下骑着战马的他,小样,还不是乖乖来找我了!只听某男人哭丧着脸说道:老婆大人我错了,你快回来吧,家里孩子等着你喂呢!

  • 书呆男神,快吻我!最新章节

        八年时光,带着一身光芒的池魏回国,却发现一直喜欢的校花才女已然不复存在,令他怅然若失,但偏偏自己的妹妹对她弟弟一往情深,导致他与她之间剪不断理还乱,又偏偏自己在感情上是个一根筋死磕到底的人,纠结万分,最后一咬牙一拍板,直接求婚,“陆唯安,我们结婚吧。”他就不信了,以他如今的魅力,还征服不了一个奶茶店老板娘,可没想到婚后,这个池总经理夫人却起了当经纪人的念头,为此引发一系列事件,又因此,过去的种种随之浮出了水面,令池魏不禁愕然

  • 龙飞魄武最新章节

        “北风吹,北风凉,谁家娇妻守空房。有困难,我来帮,我住隔壁我姓王。”每当有美女追问王斌其中的奥秘之时,王斌只是笑了笑说自己也姓王。仰慕他的都叫他斌哥,不喜欢他的都叫他老王。虽然穿越成一个小农民,第二天又是做了小家丁,可王斌的小日子却是滋润的很。没事遛遛狗腿,喝喝花酒,泡泡美女……时不时还要在异界弘扬一下老王精神。什么,你说一个小农民哪来那么大的本事?一本顶级功法,一条千变万化的雷龙便是他的资本,男的保准一个圆润一个跪,女的保准一个萝卜一个坑。什么,你说修炼需要时间,初期太嚣张会挨揍?须知斌哥乃神人也,不嚣张不爽啊!

  • 总裁攻妻步步为营最新章节

        “你喜欢我什么?”  “财大气粗。”沈眉妩老实道。  “嗯?财大器粗?”他眯眼逼近。  沈眉妩将自己剥得一丝不挂,送给了池慕寒。  从落魄名媛变成池慕寒的隐婚太太,她用了一夜的功夫。  ??  半年后,他将他们的婚讯通告全城。  接踵而至的是一桩桩凶险意外……  她恍悟,她这个人人艳羡的池太太不过是他用来保护心上人的挡箭牌。  可当她提出离婚时,为何他要把离婚协议和她的睡衣一起撕了?  “我把池太太的位置还给她,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怀了我的种还想跑,我能满意?”

  • 我的情人是天使最新章节

        这个故事算是有点童话
        有点梦幻
        不过它算是爱情故事
        所以我将它归在言情中喔
        天使变成情人
        有可能吗
        天使爱上凡人
        真的吗

  • 尸兄,请留步最新章节

        买杯奶茶都能遇到鬼,我这运气也真是X了狗。什么?想挖我眼珠子泡茶?想吞我魂魄炼小鬼?还想拉老娘陪葬!?呵呵哒,别着急,你们一个一个来,我有尸兄我怕谁!?

  • 溺宠娇妻:霍少请节制最新章节

        一纸奸杀令,让她不得不攀附上了那个站在云巅、在龙城呼风唤雨的男人。他让她下海坐台,一脚将她踏进泥里,他亦可以赎她留在身边,双手将她捧入云端。他订婚的那一刻,她终于精疲力尽,决然转身,谁知命运又将他们紧紧地缠绕在一起。

  • 十月蛇胎最新章节

        一场重病,让我怀胎十月,孩子他爹是条蛇:东北出马仙,一个女弟马的真实故事新书求暖,大家喜欢的话,有钻石、有票票的都投给银花吧,打滚卖萌!js330

  • 茅山奇才最新章节

        他阴生灵体,四岁那年他身附煞气,恰遇一游方老道救治被其收为门下内门弟子,若干年后他以一把青罡剑斩杀厉鬼大妖,以门传灵符灭杀四方鬼寇,勇斗僵尸,智斗千年妖狐,茅山一代奇才,暴力女警爱上他,美女总裁霸占他,地府阴神崇敬他,妖魔鬼怪惧怕他……

  • 冥界临时工最新章节

        一个小小的地狱临时工在度假期间做了些人神共愤的事女鬼,女神,仙女甚至死神全部

  • 仙尘最新章节

        《仙尘》是托钵村夫创作的古典仙侠作品,情节文笔俱佳,融魔、武、侠、情、军事战争和诗词为一炉。把一群诸天世界修仙者的形象鲜活地呈现在读者眼前;把修仙者从凡尘到诸天仙界的历程清清楚楚地展现给读者朋友。
        从凡尘征战到仙路纷争,以至到超越诸天,本书以托钵僧和李诗剑二人的修仙历程为主线,串联起众多修仙者的故事,月有阴晴圆缺,仙有悲欢离合。仙情如世情,仙尘似红尘。主线之外,另设副线,有大纲不套老路,妙想之处,真情文字,是为可观。

  • 修仙归来当奶爸最新章节

        五百年前,陈曦被空间裂缝吞噬,进入修仙界。  五百年后,他历经磨难重回地球,才发现地球只过去了五年。  ……  旧庭外,佳人在侧,烛影摇红。  一两清风,半盏明月,桃花依旧笑春风。  ……  等等,  这谁家的孩子?!怎么在叫我粑粑?  看着眼前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陈曦有些懵逼了。  ……  修仙归来,从奶爸做起!  这一世,不争王,不称霸,只求平平淡淡,做个宠妻狂魔、护娃奶爸!

  • 中国阴阳先生最新章节

        中华大地,奇人辈出。华东一带乃道家根基,道门弟子本领高强,精通阴阳捉鬼术;华北地区古老的手艺人居多,他们心灵手巧,可化腐朽为神奇;西南周边,传承着巫蛊,炼尸,驱邪之术。更有一代僵尸道长威震八方;而东北一带,则有着中华大地最神秘强大的三大职业,出马,出道,出黑;出黑者,阴阳先生也;

  • 源控大师最新章节

        有个不正经老头,弹指之间,拐了个地球大学生,要他争个天下第一。那大学生爱哭鼻子,木头脑袋对情不开窍。有个两重人格阴晴不定的义姐偏偏爱敲他脑袋。北境皇朝有个魅惑冷血的公主偏偏爱上他……待得他开了窍,却是物是人非!

  • 盛世娇医:农家娘子会种田最新章节

        她不过想跳崖忘掉负心汉,又不是想回炉重造,咋滴就重生了?重生不可怕,带着前世的记忆不可怕,变回襁褓中的婴孩也不可怕;可怕的是她不仅瞎了,还大小便失禁!她华丽诞生,她爹强势散家财,她爷携一家老小回穷乡,从此过上丰富多姿的‘美好’生活!阴伯母,坑伯父,斗欺男霸女的土地主,与沉县老大夫比拼医术,结交江湖侠盗还找那个谁,报仇雪恨,呃!只是,为什么她会被带歪,不仅忘了仇恨,还和那个谁颠暖倒凤,生猴子。

  • 神医毒妃,王爷尝个鲜最新章节

        他,是南照杀人如麻,叫人闻风丧胆的病秧子王爷;rn她,是国公府跋扈蠢笨,任人玩弄的痴傻三小姐;rn一朝穿越,痴傻小姐逆袭医毒双绝的“鬼手天医”,各路牛鬼蛇神缠上身。rn她避他如蛇蝎,他缠她如藤蔓。rn她只好扮猪吃虎坑他、虐他、刺激他、每次撩完就跑。rn他只能猎捕她,宠溺她,诱惑她,找准时机办了她。rn这个毒妃有点甜,王爷要不要尝个鲜?rn已有完结文《神医萌妃,王爷约不约》,坑品保证,多多支持!

  • 汉末之吕布再世最新章节

        并州飞将吕奉先,身长九尺,膂力过人,手中一杆方天戟,就是天下无双。    书友群:241529011

  • 宠妻成瘾:陆先生,求放过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苏韵失身失恋又失业,遭到了经纪人和未婚夫的毁灭性背叛。走投无路下,她找到他,那个站在金字塔顶尖的男人。一场交易,她成了他的妻。婚后,她努力扮演好陆太太这个角色,处心积虑,步步为营。终于,她重回事业巅峰。也终于,他对她说:“陆太太,戏该杀青了。”但他不知,她入戏太深,难以自拔。她留下交易时许诺为他生的孩子,独自一人离开。再归来时,她已无需再仰望他。而他却步步紧逼,不愿放手

    本章内容提要:
    ...    “京城重地,是什么人在打闹!”     王严放下酒杯,双眉一扬,神情不怒而威。     沙场征伐的武将眼晴里掺不得沙子,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最不喜欢的就是枉顾法纪,违法作乱的人。     京师重地,天子脚下,居然有人在广鹤楼闹事,简直是肆无忌惮,无法无天!     王严说着,右手一按,似乎就要起身察看。     对面,姚广异见......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