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妹不止是说,而且还要做。王冲可是知道她的恐怖能力,真要让她含愤一击,只怕马周立刻就得死。自己的计划也就夭折了。

    “小妹,别急!”

    王冲拍了拍自家小妹的肩膀,连忙安抚住了她,“这种小事还是让我来处理。别忘了,我们可是有约定的,你该不会不听我的吧?”

    “啊!”

    小妹大为泄气,心中矛盾不已。她可是知道,自家小哥被关了七天禁闭可都是这个叫做马周的王八旦害的。

    以她的性格,敢害自己的家人,碰到他早就是一拳打死了。但小哥的话又不能不听。

    “那好吧。”

    小妹低下头来,还是选择了顺从。

    王冲这才笑了起来。这才是自己记忆中的小妹,和前世一模一样

    “马周,以前的事就算了,但你打着我的旗号,在外面光天化日,强抢良家妇女,该不会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吧?”

    王冲淡淡道,说着瞥了马周一眼,这一眼冷如骨髓,不知道为什么看得众人心中惊悚,惶惶不安,就好像是另外一个人一样。

    “这下事情大条了!”

    “这小子居然知道了?”

    “马勒戈壁,到底是谁告诉他的?”

    ……

    今天的王冲给众人的感觉好像开了窍了,居然什么都明白了。一干纨绔子弟纷纷向后退去,感觉今天的事情难以善了了。

    另一侧,马周的脸上错愕、意外,难以置信,但是最后慢慢的变得平静,甚至连捂着脸颊的右手都松了下来。

    说实话,马周真的没有想到王冲居然会突然变得这么精明。好像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他一样。

    以前做的那些事情统统被他识破了。

    “王冲,这可是你自找的!”

    马周阴沉着脸,狠声道。

    王冲千不该万不该当着这么多兄弟的面打他一个耳光,这让他面子上怎么挂得住?

    更不该揭破这件事。他要是聪明的话,知道这些事情就算了,用不着说出来。撑死了,以后不往来就是了。

    大家虚与委蛇不是很好吗?

    难道,他以为叫他一声“冲少”,就真的是众人的“头”了?

    马周居高临下,冷冷的盯着王冲,毫不掩饰眼中的讥讽和不屑。

    “完了,马周发火了!”

    “开玩笑,躲远点,马周发起火可不是开玩笑的!”

    “上一次马周可是废了一个灌骨境的贵族子弟。王冲更加不堪,还只不过是灌血境,惹怒马周这回有苦头吃了!”

    ……

    在最开始的意外、错愕之后,一干恶少脸上都露出幸灾乐祸,看好戏的样子。

    马周是混蛋,可众人也不是傻子。若是没有三分本事,谁会认他做头?

    这家伙可从来都不是个善茬啊!

    众人都已经预见到了王冲被马周揍得满地走牙的样子了。

    马周现在心里很不痛快,非常的不痛快。

    王家这个小少爷只不过是他手底下的一个小傀儡而已。现在这小傀儡居然想骑到他头上来威风了。

    马周哪里受得了?

    咔嚓嚓一阵清脆的骨骼声从马周身上传来,骨骼深处,血液仿佛溪流潺潺,一股强大的力量随即从骨骼深处跟着爆发出来。

    “灌髓境”!

    马周的实力达到了元气四阶,接引元气,浣洗骨骼的地步。相比王冲这种元气三阶还在灌血境界的小少爷,那实在是强大太多了!

    “即然不抬识举!真是自找苦吃”

    马周狞笑。

    “是吗?”

    王冲冷笑,眼中毫无顾忌。马周一怔,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的王冲给他的感觉非常怪异,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来不及细想,马周跨步进身,身如电转,猛的一拳砸了过去。咔嚓,一声清脆的骨骼声,马周似乎听到王冲身上骨骼碎裂的声音,然而还没等马周高兴,四周就传来一阵阵的惊叫:

    “马,马……马少,你的鼻子!”

    周围一名名恶少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纷纷盯着马周的鼻子,就好像马周的鼻子上有什么恐怖的东西。

    “我的鼻子怎么了?”

    马周心中讶然,脑海里刚刚闪过这个念头,立即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疼痛。鼻腔里火烧一样,酸甜苦辣各种味道连同灼热的鲜血一起喷涌了出来。

    “我的鼻子!”

    马周猛的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这声音又尖又响,听得众人毛骨悚然。只一刹那,马周终于明白,自己听到的那一声咔嚓声不是王冲,自己的鼻子碎了。

    鼻子那里的骨头是人全身最软的地方,也是最脆弱的地方。

    马周鼻子那里挨了那么一拳,立即浑身酥软,捂着鼻子就像虾一样跪倒在地上,丧失了战斗力。

    马周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这一拳是怎么挨上的!

    马周自己都不明白,更别说其他人。在众人的眼里,只看到王冲好像往旁边走了半步,然后马周一拳就击空了,同时王冲的一拳也砸到了马周鼻子上。

    见鬼了!

    众人也不是第一次和王冲待在一起了,他有几斤几两,众人知道的清清楚楚。一个元气三阶灌血境的居然吊打了元气四阶灌髓境的?

    这结果完全不对啊!

    “下手可见狠啊!”

    看着马周的惨状,众人一个个头皮发麻。有几个直接就撒丫子跑了。

    “马周,这两巴掌是替以前那些被你欺压的人赏给你的!”

    王冲抓起马周的头发,啪啪就是两个耳刮子。马周这种人空有一身蛮力,论意识和技巧,和他比可是差远了。

    “就算是欺行霸市也要有个度,居然敢强抢妇女……不知道我生平最讨厌这种事吗?”

    说着啪啪就是两个耳光,这两巴掌马周嘴里牙齿都掉出来了。

    “小哥,打得好!打得好!”

    十岁的小妹在旁边欢呼雀跃,大为泄恨。虽然不能亲自动手,但看着小哥对付这家伙也是很过瘾的。

    王冲打了两拳,感觉心中的怒气也消解了一些。不管这一世还是上一世,王冲最讨厌的就是那些欺压妇孺的人。马周这家伙打着自己的旗号去干这种事情,真是王冲不忍受。

    因为这种理由被父母关禁闭,更是耻辱。所以王冲下手,又重又狠!

    “啊!王八旦,你会付出代价的!”

    马周红着眼睛,气得浑身颤抖。

    啪!

    王冲猛的一脚踢在马周跨下,冥冥中似乎有什么破碎的声音。痛得后者哀嚎一声,捂着裆部倒了下去。

    整个人脸色煞白,额上冷汗如雨,只听到抽气的声音,听不到呼气的声音。

    “马周,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姚风狼狈为奸。姚风利用你来对付我。你狗仗人势,真以为自己也算是个东西?”

    王冲走过去,盯着身下马周冷冷道。

    马周只是一个没什么背景的小角色,就凭他一个人,如果没有人指使,哪里那么大胆子敢戏弄自己?

    只看马周吃惊的神色,王冲就知道自己猜对了。整个京城里,有这么欲望驱使的也就是一个姚风而已。

    姚风虽然和自己没什么过节,但是他却和自己的大哥、二哥有过矛盾。马周只能是受他驱使。

    “王冲,你也别得意!你在我面前耍什么横,有本事就去姚家少爷面前耍威风啊?是!我是打着你的旗号在外面抢了女人又怎么样?这一切都是姚公子指使的,你有事情就冲姚公子去啊!”

    马周梗起脖子,怒叫起来。

    “嘿,马周,你以为我不敢吗?”

    王冲等的就是这句话,要进去广鹤楼,还得这位“仁兄”领路才行。

    “有本事你就带路吧。我倒要看看,这件事姚风怎么说。”

    王冲冷笑道。

    哗!

    马周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眼睛里寒光一闪,流露出刻骨的怨毒:

    “王冲,你要是是个男人就跟我了。谁不敢去谁就是乌!龟!王!八!旦!”

    此仇不报非君子!

    他对付不了王冲,就让姚风替自己来对付他吧!

    ……

    事情比王冲想像的还要顺利,有了马周带路。王冲很快就到了广鹤楼。

    只见纤陌交通的闹市中心,一座八角的楼阁,飞檐斗拱,气派非凡。楼阁总共分成四层,红色的烫金灯笼顺着八角一层层垂挂下来,看起来美伦美奂。

    故地重游,看到这座熟悉的建筑,王冲心中感慨不已。

    前世他再回到这座广鹤楼的时候,这里早已是一片废旧残破了,角落里到处都是布满灰尘的蛛网,早已不复昔年的富庶、热闹。

    这是王家命运的转折点!

    前世的父亲一直到死,念念不忘的都是这座广鹤楼。王冲也因为这个原因,一而再,再而三的回来这个地方,在这座广鹤楼的废址前驻足观看,回想往昔。

    “如果没有那件事,一切都会不一样吧!”

    王冲暗暗道。

    如今一切都回到了原点,自己终于有了替父亲阻止这一切,挽救这一切的机会。只是这一切,父亲却已经不知道了。

    “王冲,有胆子就跟我进来吧!”

    另一侧,马周已经跟广鹤楼里的护卫交涉完毕,怒气冲冲的冲着王冲招手。广鹤楼里现在下了禁客令,除了姚府和齐王的人,其他谁也不能进去。

    不过,马周不同。他是姚广异的人,和姚府的护卫们打过照面。如果说王冲还能通过一个人进去,这个人只能是马周了。

    “怎么,怕了吗?”

    马周冷冷道,生怕王冲反悔。

    “哼,废话少说,带路吧。”

    王冲冷冷道。

    从时间上来看,父亲应该已经进入广鹤楼了。能不能成功,就看今天。深吸了一口气,王冲带着小妹,迅速的踏进了广鹤楼。

    只有真正进入了广鹤楼,才能知道这座酒楼里面有多么的热闹,堂皇。每一个层都有两百多个座位,里面坐无虚席。

    王冲看得分分明明,这些人基本都是姚广异和齐王的人。还有几个是以前跟随宋王的人。

    在蒙蔽父亲这件事情上,这些背叛宋王的人也是“功不可没”。在这件事情上,姚广异可谓花尽了心思。

    不过这些马周显然是不知道,他也没看出这里有什么“不同”,只是一个劲的催促,生怕王冲反悔,临时退缩。

    “走啊!快走啊!”

    “小子,你该不会是退缩了吧!”

    ……

    马周吃了这么大的亏,哪里肯善罢甘休。只愿借姚风的手狠狠教训王冲一顿。

    “催什么催,你以为我怕了?”

    王冲露出一副被激将的样子,心中却是阵阵冷笑。也幸亏有马周这层关系。这家伙要是知道广鹤楼里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只怕借给他十个胆子都不敢带到这里来。

    衣袍一撩,王冲跟着马周往上走去。

    一个痞子,两个十几岁的少年没有惊起任何的注意。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六章 君子报仇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六章 君子报仇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六章 君子报仇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六章 君子报仇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六章 君子报仇】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捡个大神做老公最新章节

        大学刚刚毕业,就失恋的杨夭夭没有想到,不过是一梦醒来,自己怎么就会多了个麒麟儿子。
        没错,各位看官,你没看错。就是麒麟儿子,还是上古第一神兽----麒麟神兽所幻化的哦。
        无语问天的杨夭夭仰身长啸:不要啊,我还是未婚少女啊。
        某狐狸大神,温和含笑:夭夭,你终于同意和我结婚了吗?
        结婚?和你个九尾狐,不要。
        夭夭傲娇冷哼,等本姑娘修炼成仙,再收你做个宠物好了。

  • 禁忌之果(BL)最新章节

        在亘古的一段禁忌之恋~
        在现代的一段错误~
        时间~是否能证明皇帝对男子的爱?
        亦或著证明的只是一段伤害?

  • 浅婚惊爱最新章节

        一夜巨变,她从富家千金,变成人见人厌的私生女,落魄街头。他,豪门太子爷,冷傲狂狷,却独宠她一人。“做你的秘书,这是要潜了我的节奏吗?”她嘴角扯动,灵动的眼神紧紧盯着他。“潜不潜,这辈子,你都只能是我的人。”他吻住她的唇,宣示主权。一纸浅浅的婚约,却经不住风吹雨打……“离婚吧。”临别时,他面前的,只有一张薄薄的纸,让男人彻底震怒。“敢跑?天涯海角都把你抓回来!”

  • 狐狸先生带剧毒最新章节

        天然呆vs腹黑男。不过是不小心说了句毒花狐狸的坏话吗,为什么就天天设计各种捉弄诱惑她?长的好看就可以随便诱惑人吗?再诱惑她,她就当真了。都说长的好看的人有让人喜欢的天分,池慕海这种长的好看又优秀还会做饭的男人都不能称为天分了,这叫过分。

  • 王国血脉最新章节

        作为最业余的穿越者,泰尔斯一缺乏理工素养,二不是兵王杀手,三没有芯片系统,只能在王国最肮脏、贫穷、罪恶的角落里苦苦挣扎,苟且偷生。    直到那天,他被带到王座之前。腐朽的王国积重难返,分裂的世界动荡不安,被掩盖的历史波诡云谲。    从最卑贱的乞儿到最尊贵的血脉,再到世界的公敌,禁忌王子的传奇从此开始。    “王者不以血脉为尊,血脉却因王者而荣。”    一个文科生挣扎在异世界的奇幻故事。书友群:397147168(王国秘科)518977o26(夙夜乌衣卫)。    催更者木有小丁丁!js330

  • 异世狂神最新章节

        他杀人不眨眼,一刀屠尽千万人。    他有情有义,血染满怀不曾悔。    以血为衣骨为梯,兄弟为左臂,红颜为右膀,漫漫征程我为尊,楚南狂傲指天,大吼一声:可敢一战!    这是一个现代佣兵之王穿入异界的热血之旅!    群:174786597js330

  • 傲娇鬼夫别缠我最新章节

        我被亲叔叔卖给一只厉鬼,他躺在棺材里要和我冥婚。我不从。偏偏我还有双所有鬼怪都窥伺着的眼睛,亦是他当初上琼壁下黄泉所求。他是冥界地府的三殿下,杀兄弑父,心狠手辣,可偏偏对我情根深种,专爱霸宠。我以为能和他守白头,他却一夕之间放火屠村。我眼睁睁看到自己最亲之人惨死眼前…

  • 系统战尊最新章节

        【火爆新书,爽文不虐主。】强者为尊,实力至上?废话!老子是废柴,穿越来的废柴!天赋垃圾?没关系,我有那啥……修为难进?没关系,我有那啥……炼药?你就别逗我了!我还是有那啥……那啥是什么?《采花神功》呗!没听说过吧!效果嘛……嘿嘿,你懂的……书友群:479291508js330

  • 总裁的私宠法则最新章节

        “喂喂,你恢复理智,长这么好看,什么女人没有……”她双手抵住他不断压迫过来的身躯,努力让自己“以理服人”。男人掐住她纤细地腰身,冷酷无情:“今天能上到这一层来的,只有一个人……我的解药。”一场有心的阴谋让她成为他的“解药”,为了保护重要的家,她委屈求全。随叫随到,不分场合,不分时间的索取。好听的“解药”说到底就是他的私人玩物。明明他的眼里她的尊严那样可笑,却在一次次“她是我的”维护声中渐渐滋生了断不开的情素。

  • 豪门夜宠:恶魔的枕边玩物最新章节

        亲爱的,我等你很久了——这是他打开门后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可是先生,我认识你么…
        她只是在酒店帮朋友替班罢了,被派去送杜蕾斯不说,还莫名其妙地失了身。谁知道那个恶魔一样冰冷的男人,竟然是她实习公司的总裁大人。
        哈,面试当天就升职为总裁贴身秘书。秘书就秘书吧,还贴身。不让她迟到,不让她回家,不让她和别的男人有来往;陪吻,陪浴,陪暖床……她这哪里是秘书,根本就是全职女友嘛!
        终于,她坠入了恶魔的爱情陷阱。可是她不知道,自己只不过是另一个女人的替身……
        我想了她七年。作为补偿,我只好用七十年来爱你了,你看可以吗?

  • 冷婚甜爱最新章节

        他为了安慰爷爷而娶她,她,又怎么会因为真爱而嫁给他呢?一场充满利益的婚姻,开始就不单纯,经过还会纯洁吗?至于后果,那或许只有天晓得!

  • 第一宠婚:前夫求放过最新章节

        新婚夜,他扼住她的喉咙,声音冷如寒谭,“听说你爱我?!”“不爱。”她轻轻摇头,“可,我爱赵太太这个身份。”“好极了,千万别爱上我!”这不过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始料未及的是,还未来得及分道扬镳,一场意外便将他们永远隔绝。传闻,赵北渊命中带煞,孤星转世,克死两位妻子,一双儿女。传闻,赵太太无视家族声誉大胆出轨,是赵北渊开车撞死了她。再见面,他猩红着眼,将她困在墙角,“赵太太,别来无恙。”她弯了弯唇,笑颜逐开:“赵总,你搭讪的方式真是奇葩。”转眼间,她已然退出一丈,挽着另一个男人的臂弯,撒娇嗔骂:“老公,我们回家吧。”

  • 大道独尊最新章节

        本是平凡少年,却被逼走上修仙之路,苍云争霸,踏破九天,成就无上大道巅峰,他却说其实,我只想则一城,寻一人,笑看云卷云舒而已。

  • 墨羽笙箫传最新章节

        笑看世间恩与仇,兄弟情义跃千愁,红颜相伴在左右,千金之子人难留,得天独厚乾坤镜,扶摇直上九重天,坐看风起云雨时,欲破天宇神难留。看一代天骄如何登顶巅峰,独步天下。

  • 浮荒纪最新章节

        十三年前,域外神秘之体降落,顷刻覆划禁区。十三年后,一少年从中走出,此后,纪元颠覆,万古轮回,生生不息!

  • 快穿之但求一死最新章节

        带着苦难的记忆开启崭新的人生?那是不可能的。目睹过人心的浅薄、世态的复杂、命运的无常后,有多少人还能重新拾起对生活的热情、对生命的热爱?死亡是一场深重的心理创伤,有的人,却依旧不得不背着十字架再度前行。

  • 重生八零之种田撩夫最新章节

        身负深仇的苏然重生回到了八十年代,处在人生的转折点上,与夏城的这场婚姻变局,决定了自己一辈子的命运,两个家庭的幸福。是维持下去,还是离婚走人?都要把上辈子害自己的人,受到该有的惩罚。

  • 战皇最新章节

        落魄的皇朝储君,被人陷害,贬为扫墓下人。意外得到始皇绝学,从此踏上至尊之路,高歌猛进,踏天而行。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九天十地,惟我独尊!一代少年,逆境重生,绽放光华,普照浩瀚河山,成就太古战皇!

    本章内容提要:
    ...    小妹不止是说,而且还要做。王冲可是知道她的恐怖能力,真要让她含愤一击,只怕马周立刻就得死。自己的计划也就夭折了。     “小妹,别急!”     王冲拍了拍自家小妹的肩膀,连忙安抚住了她,“这种小事还是让我来处理。别忘了,我们可是有约定的,你该不会不听我的吧?”     “啊!”     小妹大为泄气,心中矛盾不已。她......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