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飒飒!

    离大堂越近,王冲心中便越是紧张,大抵越是失去过的人,才越知道珍贵。

    前一世的自己,浑浑噩噩,对什么事情都不关心,对什么事情都不上心。很难想像,仅仅只是前去吃个饭,居然就会让自己感到紧张。

    “这应该就是近乡情怯吧。”

    王冲心中暗暗道。抬起头,两扇狮首的大门屹立,前面就是家里吃饭的大堂了。

    王家并不是什么王侯大家,没有那么森严的法度,但却也是将相之家,娘亲虽然没有立下那么多的条条框框,但大家族的规则还是有的。

    家中子女众多,不论是谁,包括父亲在内,只要还在京城,每周就必须有一次聚餐。所有人聚在一起,围着一张大桌子,开开心心的吃饭。

    这是王冲禁足之后的最后一天,也是七天以来,也是家里的第一次聚餐。不过王冲在意的并不是这个。

    没有意外的话,这个时候,父亲已经从外面回来了。父亲因为官职的原因,每天早出晚归,就算是自己这个儿子,也不是想见他,就能立即见到的。

    而等那件事情发生之后,父亲很快会离开京城,返回军营驻地。以后恐怕至少半年多的时间自己都见不到他。

    如果想要阻止那件事情,改变家族的命运,这次家里的聚餐就是最好的机会,也是最后的机会。

    不过,父亲会相信自己吗?

    王冲想起自己,顿时沉默了。

    种花得花,种豆得豆,前一世,他自认是所谓的穿越者,玩世不恭,游戏人生,做了太多的荒唐事。

    在最开始的那段日子,他想着在这个世界游侠任性,在外面天天夜宿,结交了大量的狐朋狗友。

    小妹说的那个“马周”就是其中的一个。

    前一世的王冲,性格直来直去,没那么多花花肠子。总想着大家是朋友,坦承相交。哪里想得到,这些和自己一样的二世祖心思那么深,表面上和你称兄道弟,背后**一刀。

    这些家伙打着自己的旗号,在外面胡作非为。甚至最后闹出了光天化日,强抢民女的事情。

    别的事情也就算了,但是“强抢民女”实在是太过份。连领兵在外,对自己一向很少管束的父亲都看不下去了,知道这件事情后勃然大怒,连夜从驻地赶来回来。

    王冲也因此被关了七天的禁闭。

    在这件事情上,父亲对自己是彻底的失望了。当初自己穿越之后,虽然很长一段时间叛逆反常,净干出些出格的行径,但还没有堕落到这种地步。

    但是强抢民女……

    这已经挑战到了父亲的底限,从此以后,父亲对自己也就彻底的放弃了,不再理会。

    王冲也是在这件事情之后很久才知道了。被马周那些混蛋打着自己的旗号阴了一把,王冲也是郁闷的不行。

    但是这些事情没法去说,如果不是自己识人不明,又怎么可能被人阴上一把。以父亲、母亲此时此刻的心情,无论自己说什么,恐怕都是不会去听的话。

    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又能干出什么,说出什么正经的东西呢?

    想到这里,王冲心中苦涩无比,自己种下的苦果还得自己吞下啊!

    “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这么混蛋下去了。无论如何,都必须改变自己在父亲心中的印象。”

    王冲心知肚明,要想改变父母心中的成见,这次的家族聚餐就是最后的机会。无论如何,一定要让他们明白,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自己了。

    要慢慢赢回他们对自己这个孩儿的信心。

    王冲深吸了一口气,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少爷!”

    狮首的大门紧闭,看到王冲走过来,大门口的两名健硕的劲装护卫立即躬下腰身,低头行礼。

    这两人虎背熊背,站在那里仿佛门神铁塔一样,一看就知道是战场上的劲卒。

    “辛苦你们了。”

    王冲在两人身旁停了一下,诚恳道。

    他认得这两名护卫,他们是父亲王严从军营里面挑选出来,留在府邸的。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前一世的时候,王冲根本就没关心过这些护卫叫什么。直到家中发生大变,所有的护卫、家丁都散了,只有这两名护卫,带着其他几名家丁不离不弃,一直紧紧相随。

    直到那一场大乱潮来临,这两名护卫也像其他成千上万的人一样死在了里面,临死都在尽忠职守。

    那个时候,王冲才深深的记住了他们的名字,一个叫做申海,一个叫孟隆,是府中最忠实的护卫。

    “少爷?”

    两名护卫盯着王冲,眼中大为惊异。这位少爷以前的时候,从来都是眼高与顶,桀骜不驯,根本不与他们这些护卫说话。

    这次居然会主动跟他们打招呼,这还是生平头一次啊!

    两个人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奇!

    王冲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笑了笑,也没有解释。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自己以往的形象太差了,想要一朝一夕之间改变是很难的。

    不过,迈出了第一步,就会有第二步,迟早有一天,他们会发现自己确实变了。

    两只手按在狮首门环上,王冲大力一推,走了进去。大门吱哑声,在大堂房间里非常的响亮。

    “好香!”

    王冲走进去,还没看清楚,鼻中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令人垂涎欲滴的菜肴香味。巨大的房子里,一张可供十几个人吃的大桌子摆着,上面摆满了二十多个丰盛的菜肴。

    “好久没吃到这么丰盛的饭菜了。”

    被这股香味一勾,王冲也感到腹中饥饿了。仔细回响,自己禁闭七天,饭菜可是一直清淡的很,哪里有这么丰盛。

    不过,虽然菜肴丰盛,但大堂里的气氛却不是很对。

    王冲心中微惊,抬头扫了一眼,立即看到那张大大的长桌子旁边,坐着的父亲、母亲,两个人面沉如水,谁也没看自己。

    饭桌上虽然香气盈动,但两个人谁也没有动。只有旁边的大胃王小妹,埋头在桌边,一只手拿筷子,一只手端着碗,张开嘴巴使劲狂吃,只看到那两只冲天羊角辫在桌子旁边颤动,只见辫子不见人。

    王家小妹生平两大嗜好,一个是好吃,一个是贪玩。

    王冲第一次见到她吃饭,也差点被她吓死。这哪里还是一个小女孩,分明是一头饥饿的巨兽。

    不过想想她的惊人力气,王冲后来也就释然了。

    在家族里,只有小妹一个人是可以不按饭点吃饭的。不过,以往小妹吃饭的时候,饭碗都是吃得叮叮铛铛作响,但这一次,只看到她的嘴巴张得大大的,但没有一点声音传出,分明是知道气氛不对。

    整个大堂里,死一般的沉寂。

    “你!死!定!了!”

    小妹端着饭碗,一边得意洋洋的狂吃海吃,一边远远的丢过来一个同情的眼神。她已经可以看到到自家小哥悲惨的命运了。

    小女孩虽然单纯,但却也因此特别记仇,她可没忘记自家小哥之前骗她的事!

    王冲没空理会自家惹得人牙痒痒的小妹。他心知肚明,父亲、母亲虽然放了自己出来,但这件事情还根本没有过去。

    “爹,娘!”

    王冲没有像往常一样,一声不吭坐到餐桌旁,直接像驼鸟一样埋头吃馁,而是绕了个圈,绕过吃饭的桌子,在自己父亲、母亲身侧停了下来。

    一旁的小妹看着王冲的举动,嘴巴都张大了。

    自己这小哥这是在干什么?不知道爹爹、娘亲正在怒火上吗?这个时候走过去,这不是找死吗?

    但是更令王家小妹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这次的事情,我知道错了。以后,我就会和以前的那些人一刀两断,不会再和他们往来了。”

    王冲低着头道。

    “啪哒!”

    王家小妹举着筷子,看着自家一脸认真的小哥,惊得下巴都要掉地上了。这是怎么回事,自家小哥居然会主动认错了。

    她没听错吧?

    赶紧擦了擦眼睛,王家小妹发现自己真的没有听错。

    大堂里,压抑、沉重、凝固的像石头一样的气氛突然松动了一下。餐桌上的主位上,一个穿着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罗衫,梳着云鬓,看起来端庄、典雅的中年美妇人脸上动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抹惊诧到极点的神色。

    这孩子,居然会主动认错了?

    赵淑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了这些事,她已经说过他多少遍了,但是他却完全听不进去,关禁闭,杖打也完全不在乎。

    有时候,赵淑华都觉得自己这个母亲的极其失败,这让私底下她感觉非常的沮丧,只是在子女面前从不表现而已。

    但是这一次,他居然会主动道歉认错了。难道这孩子真的变了?

    这一刹那,赵淑华心中有些失态了。

    她希望自己的孩子是真的变了,但又怕这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毕竟,他以前的表现实在太差了。

    “你这个逆子!你还知道错了吗?”

    一声冰冷的声音,却是王冲的父亲王严在旁边说话了。王冲的父亲面相威严,目光如炬,端坐那里,有如枪扎一样,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礼记》中说“父慈子孝”,但王冲却感觉到相当大的压力。而王冲心知肚明,这其实还是父亲收敛了一身气息的结果。

    “你这是什么话,难道冲儿就不能浪子回头吗?你不是也听到他认错了吗?”

    赵淑华本来还担心王冲是哄自己开心的,但听到王父的话,立即就不乐意了。妇人不得干政,这是朝廷的规矩,赵淑华从来不干涉王父在政治、军事上的事。

    不过,王父经常领军在外,这个家里,四个孩子,还有佑大的府邸基本都是王夫人在操持。在教育几个孩子方面,王夫人赵美人拥有绝对权威。

    王父虽是战场上统兵一方的大战,在这方面却也影响不到王夫人。

    王冲虽然低着头,但是察言观色看得清清楚楚,父亲王严虽然依旧脸色冰冷,正眼都没瞧自己,,但是神色却微微舒缓,并没有之前那么刻板、紧崩了。

    很显然,自己的道歉并不是一点作用都没用。

    “父亲教训的是,冲儿以前实在是太顽劣,太糊涂,令父亲、母亲担心了。以后,冲儿一定会改过从新的。”

    王冲低头道。

    一句话,说得王父、王母同时抬起头来,两人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讶。这逆子之前的道歉就算了,但这次被自己训斥居然没有顶嘴,这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一次还是偶然,两次就未必了。难道这逆子真的变了,知道错了?

    “冲儿,别听你爹的,赶紧坐着。一家人吃饭的时候,板着个脸像什么样。”

    王母赶紧吩咐道。

    王冲嗯的应了一声,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规规矩矩的,垂眉低目,一动不动。王父、王母还没动筷子,王冲便也不动。

    这翻举动落在王父、王母眼中,又是惊异不已。

    “这孩子真的变了。”

    这个时候最欣慰的莫过于王母赵淑华了。

    谁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

    可惜这孩子的表现实在太让人伤心了。难道自己的祈祷应验了,这孩子真的懂事了?

    这一刻,赵淑华几乎要喜极而泣。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章 再世为人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章 再世为人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章 再世为人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章 再世为人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章 再世为人】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金主难搞:一言不合就压倒最新章节

        拍戏时,顾筱是高冷花瓶;拍完戏,她就是蠢萌女汉子。但金主就爱她这口。终于有一天,顾筱亲眼撞见金主和新欢进行不纯洁的事情。顾筱大惊,我得赶紧找后路,家里还有个小奶娃要养呢。于是她买股票、买基金、买房子……金主冷笑,一言不合就拆掉了她的所有后路!金主:我就是你的后路,你还想找谁?顾筱:(我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小奶娃:妈咪,让我和爸比相认好不好?

  • 狂妃难驯:逆天炼魂师最新章节

        跳个楼居然从21世纪跳到异世大陆,倾月表示很郁闷。丑女,废物,窝囊到一无是处?哔了狗!老娘穿越自带装逼技能,所有一切不可能皆有可能,不服?憋着!一手炼魂术,横扫异界风生水起,偶尔炼炼神丹驯驯神兽使使毒计给人生增添点乐趣,小日子过得不要太滋润装逼格言之一: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腥风血雨!装逼格言之二:我胸虽然小,但是手感好。某男贼笑两声:是吗,我摸摸。某女:……你还要不要脸。某男:要脸干嘛,要娘子就行了。

  • 妃常难追:王爷,拒不受恩最新章节

        郁唯楚一直觉得,她的主子喜欢男人,上至太子,下至侍从。  为报答主子的救命之恩,她都十分努力的为他粉饰太平,并且为他默默搭桥牵线。  “ 太子是本王的皇兄。”  她女扮男装,言笑晏晏,“唔……那也是一种美好的爱情。”  男人凝着她,淡淡反驳,“本王比较喜欢主仆间的爱恨情仇。”  她笑的更是不怀好意,“这简单,只要王爷您一句话,要多少个下属都行。”  男人沉默片刻,蓦然欺身而上,他压住了她震惊而微张的唇,眉眼深邃。  “既然如此,那就从你开始。”

  • TFboys捕获萌神殿下最新章节

        为了母亲的手术费和自己的学费,童默默决定为神秘的陈叔叔做事,接下了去desire酒吧偷拍王俊凯的任务。很不幸,任务失败,在被王俊凯现场抓包的同时,她原本平静的生活注定开始波澜起伏……“给你三秒钟,立刻滚出我的视线!”王俊凯冷冰冰地瞪着童默默,双目中再也寻不回曾经的温柔,但她又怎知,他不顾一切地让她离开他的身边,只是为了将她从舆论的漩涡中推离。“凯爷,对不起……”童默默早已泪眼花花,蓦然转身离开,她以为,一往情深的爱恋早已不复存在。当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过后,你还能看着身上已然结痂的伤痕,对它说,“还能回到从前”吗?有没有这样一个人,可以让你舍弃一切为她痴狂。

  • 异香密码:拼图者最新章节

        他们都说我是万里无一的姑娘,绝色之貌,绝顶聪明,还有许多常人望尘莫及的能力,比如在血淋淋的命案现场捕捉凶手留下的气息
        所以我成了乾州市公安局的编外刑侦顾问,会参与刑案的侦破过程
        很多警察都是我的朋友
        他们并不知道,我最初接近他们的目的,是想借用他们的系统和网络还有强大的技术力量,来调查我自己谜一般的身世
        我觉得我的身世里有一种阴寒的东西

  • 刀不语最新章节

        有人问我,什么是江湖?我想了想,想到的是桌前的一壶浊酒,是残阳下远去的身影,是月下的一座坟茔,是此时此刻手中燃烧殆尽的香烟。那人又问,江湖在哪?我笑了笑,抬头看向窗外,那里有着无数个江湖。一个人就是一个故事,两个人便是一个江湖。

  • 道气武最新章节

        一位痴于武道,资质平庸的少年,以大毅力,大勇气,大智慧,以武为起点,探索道途……敢爱敢恨,行事冷酷,却心持公正,杀戮无数,却问心无愧,只因心中有杆秤……秤天、秤地、秤众生……js330

  • 末世之软包子打忠犬最新章节

        &#;&#;末世来临,她只觉得自己变成了丧尸的美食
        &#;&#;好好的糖包子每天提心吊胆
        &#;&#;生怕被可怖的丧尸啃掉包子皮
        &#;&#;明明是炽手可热的治愈系异能
        &#;&#;怎么好像有些不太对劲的情况发生?
        &#;&#;暗恋的学长不见踪影
        &#;&#;从哪里蹦出来的这个忠犬少年?
        &#;&#;“糖包子,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不喜欢你,那么那个人肯定不是我!”
        &#;&#;这么绕老绕去的,她听不懂啊喂!
        &#;&#;“糖包子,你这辈子都可以安心当你的包子,让我来保护你。”
        &#;&#;哎呀呀,她确实很需要保护的说...
        &#;&#;“糖包子,只要是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去做。”
        &#;&#;好像,她也有点动心了呀!

  • 婚后试爱:总裁,请止步最新章节

        相恋三年的男友意外身亡,她从此只想随便的找个男人嫁了。可事后她才知道,她嫁的男人不是别人,竟是她死去前任的亲哥哥,全市首屈一指的尊贵男人!“除了爱情,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他对她说。她微笑,“刚巧,我也是。”一个被情所伤,一个为爱执着,当死而复生的英俊首长出现在她面前,当从国外惊艳归来的初恋介入他们的婚姻……一场不死不休的阴谋与纠缠,愈演愈烈。

  • 医女轻狂:王爷,撩完请负责最新章节

        人前,她是弱冠少年,一张巧嘴辩群英人后,她是绝艳妃子,一副容颜闹群芳她,惊华艳艳,他,呵护翼翼待尘埃落定之时,她拉住了他,笑里藏刀道:王爷,撩完奴家,可是要负责的

  • 女王嫁到:国民男神请签收最新章节

        原本是阳光开朗天之骄子的钟黎遭到自己同父异母哥哥陷害失明,遇到了悉心照料自己的何汀雨,俩人缱绻情深却遭反对,何汀雨被迫带着肚子里的孩子离开出国。再次回来相见,却是钟黎和另一个女人的订婚典礼,已然恢复视力的钟黎对何汀雨竟好像从未相识过。命运弄人,成为小有名气设计师的何汀雨竟要为钟黎的未婚妻设计婚纱,多次的接触中,钟黎好像在慢慢重拾记忆里的刻骨铭心……

  • 无尽天魔最新章节

        主角方正如何由废柴成神,大家一起来见证。

  • 炮火最新章节

        抗日烽火的锤炼成长,内战硝烟的艰难抉择,抗美援朝的浴火之战!刘海用行动表明了自己对国家民族的忠诚,在战火中演绎了一个炮兵的传奇!

  • 医品至尊最新章节

        丁宁,一个来自西南边陲小镇的少年,却怀揣逆天医术,开九窍,战流氓,泡美女,打造豪门,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成就医道至尊。http://www.ddxs6.com

  • 奇门相师最新章节

        九天玄女生青囊,太昊伏羲创八卦,一为风水,一为易经,合而为相术。神农炎帝尝百草,轩辕黄帝出内经,一为药理,一为经络,合而为医术。再加上千术、星术,被称四大玄门,又称奇门!九星连珠,天降极煞,苍乞抚孤,人养天命。茫茫都市中,人情冷暖,古迹玩宝,阴阳命理,风水玄宗。孤苦伶仃一条虫,遇水乘风化蛟龙,人情事物皆不懂,饮水一瓢奏国风!

  • 反转修真时代最新章节

        星际时代突然遭遇修真文明,科技与仙法激烈交锋,理念与文明殊死冲突,强者的伟大,是建立在弱者的尸骸之上?还是为保护弱者流干鲜血?黑暗森林难道是必然的归宿?强者重回少年,誓要反转这个时代!

  • 首席总裁夜夜欢最新章节

        她从未想过,那个宠她至无边的男人有一天会亲手推她至深渊。满是刑具的床上,厉司爵捏着她的下巴冷笑道。“从头到尾我都在耍你,要不是为了报仇,你以为就凭你有什么资格做厉太太。”后来,她也曾想过证明自己,可在那男人眼里,连呼吸都是错的。“再逃,我不保证下一次,你的哪个好哥哥尸骨无存。”“那我死呢?”

  • 韩四当官最新章节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  一旦学有所成,便能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韩四不通经史,不谙子集,无缘科举,想光宗耀祖,只能去捐一个官!  PS:作者人品坚挺,已有《韩警官》、《朝阳警事》等书完本,各位书友可放心收藏,读者群:978418538,欢迎各位兄弟姐妹加入。

    本章内容提要:
    ...    秋风飒飒!     离大堂越近,王冲心中便越是紧张,大抵越是失去过的人,才越知道珍贵。     前一世的自己,浑浑噩噩,对什么事情都不关心,对什么事情都不上心。很难想像,仅仅只是前去吃个饭,居然就会让自己感到紧张。     “这应该就是近乡情怯吧。”     王冲心中暗暗道。抬起头,两扇狮首的大门屹立,前面就是家里吃饭的......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