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无疑是这段时间吃得最开心的一顿饭。

    饭菜上笑声不断,王夫人满面春风,喜形于色,席上不断的给王冲夹菜,王冲碗碟里的饭菜高高的,都快放不下了。

    而王父也不再如之前那么古朴、严肃,在王夫人的督促,主动给王冲夹了一筷子。

    “三哥,你厉害!”

    看到这一幕,王家小妹早就惊呆了,从桌子底下递过来一个眼色,对自家的小哥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本来以为自家小哥这次是再劫难逃了,王家小妹已经做好了目睹人间惨剧的准备。没想到,三言两语,爹爹、娘亲不但没有责罚,但而欢声笑语,对三哥赏罚有加,甚至就连父亲都给三哥主动夹菜。

    就连王家小妹都忍不住心里醋意大发,她在家里这么久,都没怎么享受过这种待遇。

    “爹爹,不管,我也要!”

    王家小妹气鼓鼓的,把自己的大碗一推,推到了王父面前。

    “你一个女孩子家家,像什么样子!”

    王父板着脸,说得王家小妹委屈不已,小眼眶里眼泪直打转。看得王夫人在一旁又好气又好笑:

    “给!娘亲夹给你!”

    “哥也给你夹一筷子!”

    王冲在一旁看得暗笑,也给自家小妹夹了一筷子。

    “谢谢哥。”

    王家小妹破涕为笑,又欢快的吃起来,浑然把之前那茬忘得干干净净。

    一家人吃得开开心心。

    “父亲,听说你要去见姚大人?”

    王冲低头吃饭,状似不经意的突然问道。

    餐桌上的气氛顿时一变,微微有些僵滞。王夫人连忙向王冲打眼色,王家小妹也吓得碗筷悬在了空中。

    在家里,谁都知道,王父是不喜欢谈公务的。也不喜欢家里人插手。

    “你从哪里听到的?”

    王父抬起头来,不动声色道。王冲看得清清楚楚,父亲的眉头目光越过餐桌,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显然对他提到这个有些不喜。

    王冲心中咯噔一跳,但却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说。这件事情对他非常重要,如果不能改变这件命定的事情,那他之前的苦心就全白费了。

    “孩儿是在父亲和娘亲说话的时候,无意间听到的。”

    王冲硬着头皮道,心中紧张不已。成与不成,就看接下来的一翻话了。

    “哦。”

    王父眉头动了动,这才想了起来,这件事情他好像是偶然向夫人赵淑华提过一次。不过也仅仅只是一次,没想到居然被王冲听到了:

    “不错,是有这么回事。你为什么会问到这个?”

    王冲之前良好的表现发挥了作用,王父并没有发怒,反而让他继续说下去。显然是慢慢把他当做一个大人看待了。

    一个即将加入训练营,准备登上战场的人,确实不适合再当成小孩子。

    “姚大人一向和父亲不和,而且没有往来。这次却会主动约父亲见面,孩儿觉得他居心不良,恐怕别有用心。”

    王冲斟字酌句着道。

    王冲知道父亲最不喜家里的人插手他的公务,这翻话本来不应该由他这个十五岁的孩子说出来,但是王冲却不能不说。

    前一世的时候,那位姚大人姚广异就是以公务的名义,邀请一向没什么交情的父亲去赴会交谈。

    父亲其实也并不是没有提防,如果姚广异在会上说出什么话,大力拉拢也就罢了。父亲一定会严辞拒绝。偏偏这个姚广异狡猾之极,席上什么都没说,就是拉着父亲喝酒,尽聊些无关痛痒的东西。

    之后,姚广异又故意主动把这件事捅给了宋王知道。

    宋王是皇室宗亲,参议兵部,是宗室里面少有掌握实权,能在兵部说上话的人。因为爷爷的关系,宋王对父亲宠信有加。

    父亲王严年纪轻轻就能达到现在这个地方,成为地方的实权统兵大将,宋王功不可没。

    父亲“瞒着”宋王和敌对的,效忠齐王的姚广异私下密会,宋王如何能不生气?

    若是平常还没什么。

    但偏偏宋王和齐王在朝堂里现在明争暗斗,势同水火,宋王在朝堂上的门生、故旧,更是被齐王拉拢了几十个,纷纷倒戈过去,造成宋王在朝堂孤家寡人,孤堂难鸣的情况,影响大为下降。

    这些事情对宋王剌激很大,造成他因此非常多疑。父亲这时候和姚广异私底下见面,宋王的感受可想而知。

    更要命的时,父亲生性刚直,不懂变通,明明知道宋王怀疑,还说姚广异联系自己什么都没聊,两个人就在那里喝了一下午的酒。

    两位敌对的朝廷重臣私下见面,却什么也没聊,只是喝酒,这种事情宋王哪里会相信?

    父亲的这翻说辞,不但没有解释清楚,反而使得宋王认为父亲不止背叛了他,而且还在叛投齐王之后,故意在他面前羞辱他。

    再加上后来姚广异后来故意误导宋王,在边陲弄出的一系列手段,使得宋王对父亲误会更大。

    连带的也认为王家见风使舵,看到他不得势,一起投靠了齐王。

    所谓爱之深,恨之切,宋王和王家几代的交情,关系最近,用心最多,扶持也最多,因此对于王家的“背叛”越发的不能接受。

    这件事情对他打击很大,甚至比那几十个信赖的门生、故旧的叛投还要让他难以接受。宋王对王家彻底的失望。

    爷爷在世的时候,宋王还顾念了几分情谊,只是剥夺了父亲的兵权。等到爷爷去世,没有了宋王的庇护,齐王便对王家大力打压。

    短短几年之内,曾经显赫的王家便彻底的退出了大唐帝国的官场。

    而失去了宋王这个积极进取的主战派,没有人可以抗衡齐王,大唐帝国的战略便由硬而软,向内收敛。最终造成了后来的祸患。

    可以说这一场变故不止是对王家,对宋王,乃至对整个朝廷都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三方都是这场变故的输家,甚至就连齐王自己,也并不是最后的赢家。

    这件事情的影响如此之深,所以王冲记得清清楚楚。

    整个王家,整个朝廷的命运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改变的,而父亲一直到死,都为此耿耿于怀,说自己生平最大的错误,就是接受了姚广异的邀约,没有在宋王面前解释清楚。

    这件事情王冲记得清清楚楚。

    前世的时候,王冲浑浑噩噩,拒绝接受一切,对这个家庭也没什么感情。等到后来惊觉,珍惜这个家庭,想要改变什么的时候却已经晚了。

    对于王冲,这同样是一件至深的遗憾。

    上一世也就罢了,但这一世,即然知道这件事情的走势,王冲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熟视无睹的。

    这件事情,他一定要阻止!

    只是,这些事情王冲却是不好对父亲明说的。

    “这件事情,你小孩子就不必掺和。为父自有主张。”

    王父淡淡道,脸上却没有太大表情。

    姚、王两家的祖上有隙,但那毕竟是前朝的事情,而且隔了很久,至于他和姚广异之间,反倒并没有太大的冲突。

    王父倒也并非不知道宋王和齐王的事情,他有心不见,但又担心双双撕破脸皮,抬头不见低头见。

    毕竟,两人之间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冲突。

    大不了,如果姚广异想要拉拢他,他到时候表明立场,严辞拒绝就是了,让他彻底的死心,也好一劳永逸。免得他这次拒绝之后,姚广异那边还不死心,死缠滥打,也是麻烦。

    王冲察言观色,心中暗暗焦急。

    父亲是典型的军人,领兵打仗、战场杀敌真不见得逊色姚广异。但是论起勾心斗角和政治手腕,父亲和姚广异比就真的差的太远。

    双方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姚广异吃透了父亲的性格,故意设置这种陷阱。如果父亲还抱着这种“只要我光明正大,其他什么也不怕”的心思,到时候恐怕会措手不及,在姚广异手上栽个大跟头。

    那时,再后悔可就迟了。

    “冲儿,竟然你父亲说了,你就不要多说了。赶紧吃饭。”

    “知子莫若母”,王夫人察言观色,王冲心里打得什么注意一眼就看出来,连忙冲他打眼色。

    自己夫君的性格她再清楚不过了,他是最讨厌在饭餐上讨论公务的,能容忍王冲在饭餐上说这么没有发脾气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一句“为父自有主张”其实已经说明了他的态度,这件事情已经定调,就此打止了。王冲若是再说下去,恐怕真的要触怒王父了。

    王冲心里暗暗着急,母亲的意思他哪里不知道。但是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弄不好,这里的一切,这里的大堂,连带整个王家和大伯父那里,都会跟着灰飞烟灭。

    整个王家会彻底的扫除出大唐的政坛。父亲不知道姚广异的手段,现在还没的提防他,王冲却不能不提醒。

    哪怕因此触怒父亲,被父亲责罚,他也是必须要做的。

    “父亲,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孩儿觉得,这件事情会不会通知一下宋王,让他提前知道一下,有这么回事……会比较好一点。”

    王冲斟酌了许久,想来想去,终于换了一种折中的方法,委婉的提出了自己的建议。直接阻止父亲是不行的,父亲又不是三岁小孩,过于执拗只会触怒他。

    王冲只能想出一种纡回的路线,不说姚广异,而从宋王身上着手。

    “大人的事,你就不必掺和了。”

    王父神色冷冷的,从桌上站了起来:

    “你们先吃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竟是饭也没吃完,转身就走。

    王母回头埋怨看了王冲一眼,王冲心中只能叹息。知道仅凭自己一夕的表现,想要完全赢得父亲的信赖难于登天。

    “但是他至少还是没有发火。”

    王冲心中暗暗道。

    看起来,这一顿聚餐是“不欢而散”了。但是王冲心知肚明,以往以父亲的性格,自己这么顶撞他,恐怕早就是勃然大怒了。

    这次仅仅只是神色不悦,已经是相当不错了。看起来,自己之前的一翻说辞,还是多少发挥了一些效果,并不是完全没有作用。

    只要父亲能在和姚广异见面之前,提前通知宋王,那自己的一翻苦心就不算是白费。这件事情必须是父亲亲自去做才行,就算自己代劳也是不行。

    “要做成这件事情,恐怕是少不了马周了!”

    王冲忧心忡忡。

    父亲的性格太过崛强,一旦做好了决定,就不会轻易更改。仅凭自己三言两语想要让他改变心意是不可能的。

    这种性格,也使得他上辈子吃亏很多,以致被对手们利用。

    王冲在饭餐上试探失败,只能另外再想办法,从别的地方入手了。无论如何,这件事情都是一定要阻止的。

    找了个由头,匆匆和母亲、小妹告别,王冲很快离开了房间。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章 王家的危机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章 王家的危机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章 王家的危机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章 王家的危机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章 王家的危机】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逆袭之千金归来最新章节

        单纯是难能可贵的幸运,复杂是浴火重生的历练。无所谓好与不好,活着即是美好。

  • 灵石仙尊最新章节

        一个石迷,偶得奇石。石施实心,清明通透。至诚至信,妖魔勿近。
        一石在手,什么都有。仙品奇宝,说造就造。纵横宇内,不服推倒。
        博学万能,道证仙尊。

  • 我的荣誉勋章最新章节

        二战军迷,意外穿越!太平洋上,抗日传奇!

  • 冷王追妻:废材三小姐最新章节

        顶级特工重生在异世,再睁眸,锋芒尽显!传说侯府嫡女风无忧天生废柴,懦弱无能,遭世人唾弃!风无忧冷笑,敢说她无能,分分钟戳瞎他们的狗眼!继母狠毒,她就比继母更狠毒,明清十大酷刑见过没,她不介意挨个儿给继母来一遍!嫡姐伪善,她就撕下她的假面具,爱装白莲花?那就将你卖到青楼,让你装个够!各路美男争相求爱,为踏入她家大门,恨不得挤破了脑袋,风无忧冷眼看淡俗世,只是,这个翻窗的男人是谁,你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喂!!

  • 全球逼婚:腹黑老公别想跑最新章节

        bingo!逼婚成功。她被自家妹子坑走了未婚夫,郁闷之下消遣豪赌,却不料竟然意外和一枚纨绔大少发生了一夜情!唔,既然如此,那就勉强拿这个男人当老公好了,起码颜值够分是吧什么?夫妻义务!不要啊啊啊啊……某男邪魅一笑:“老婆,是不是该生个孩子了?”

  • 心机原配的虐渣手册最新章节

        丈夫宋先生出轨,沈姿恨自己没长小三顾望尔那一张美艳无双的女神脸,而事实证明,人不能毫无根据的瞎想,万一……实现了呢?  从有钱原配一朝变成负债无数的小三,还被她重生前的一帮好友疯狂寻仇!带着无限怨念,她决心要解决这两个致命难题。首先,做好从前顾望尔消极怠工的女主播,以此赚钱。其次,帮助一众原配踢掉渣男,以此赚大钱。最后,死死抱住隔壁大律师的大腿,保命!  前两条都做的风生水起,唯独最后一条……  女主播:我爱你!  男律师:既然爱怎么不敢进我卧室。  女主播:我把你的清白看的比我命更重要!  男律师:呵呵!

  • 阿迪斯的勇者传说最新章节

        简介:二十年前的魔族侵略战,以魔王的失败而告终,但是,这场延续自1200年前魔神之战意志的战争,以封印的破坏而宣告重新开始,五位封印魔王的神圣勇者在寻找著自己的继承人,新的勇者成长起来!他们寻找上古的神兵利器,修习来自神灵的大破灭魔法,一步步踏上了不归的勇者之路┅┅

  • 九霄武帝最新章节

        天才少年为报血脉被夺之仇,融合域外灵魂后,踏上逆天修行路。以日月炼体、借星辰养魂!    万族林立,血脉争霸,少年踏破九霄,令万帝俯,引美人折腰!js330

  • 天冥歌之点黛吟最新章节

        她是蛟鱼族的七公主,三千宠爱于一身,天真烂漫,活泼自由;他是冥界之王,黑暗主宰,冥界敬畏,人界惧怕,天界忌惮;他们的交集起于折磨着她日日不能安稳入睡的梦境,梦里,她背后的图腾火热,笔直插入心口的利剑引起的剧痛,都在冥冥中指引她去寻找一个前世今生的答案。于是,她踏上了去往人间的旅途,这一路惊险刺激,状况连连,故事多多,可是等等,这个身着黑袍的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一路走来,怎么就偏跟着自己不走了?为毛她一有危险他就能出现,甚至貌似对自己的梦了解颇多那邪魅的眉眼,高挺的鼻梁,禁欲的嘴唇……这,真的是传说中的冥王吗?时间长了,感觉被这样一个人时刻保护着也不错……然而,当真相一层一层的显露,才知道原来,他们早已经有了三生三世的羁绊,而那一剑的痛原来不止是梦境,所有的

  • 夺天神帝最新章节

        远古洪荒自传承以来,一共出现过十种尊神体仙体。每一尊神体仙体皆为天地所生,一旦完全成长起来,可以轻易成为一方霸主。白林,一个生有早智的妖孽少年,带着曾经在仙灵深处逝去的荣耀,继承夺取天地大势的强悍神体,以无比可怕的冷酷之姿,君临天下!

  • 闪婚厚爱,竹马归来最新章节

        她急于找一个男人嫁了,却没想到一头就跳进了他早就挖好的坑。一纸婚书,他宠她入骨,她却拒绝爱情。得知真相后,她荡漾:“就算两小无猜,也保不齐青梅长成红杏”竹马反扑:“作为我的床上用品,你敢出墙试试……”

  • 藏王最新章节

        当你静静的打开这本书,
        呈现在你的眼前的是一个波澜壮阔的史诗。
        书中的那些跳跃的文字,
        蕴藏着一个个封印的宝藏!
        他的心中,藏着一个乾坤世界,
        心有多大,天地就有多宽广!
        让我们一起来启程,乘风破浪,一起去探秘吧......

  • 奕临天下最新章节

        提九尺刀,拥十万众,立不世功。谁还能不忘初心,不负初恋,不窥神器?权臣难当:进,亢龙有悔。退,身无立锥。夫婿难为:妻,低眉藏心机。妾,弦歌易断绝。异姓兄弟,跋扈难制。同族兄弟,争嫡夺嗣。且看他如何从嘻嘻哈哈的大男孩,成长为铁血无情的一代枭雄。

  • 万气本宗最新章节

        天地玄黄,万气本宗;度修万劫,证我神通。天地惊变,异域崩毁,乱象频生,这是人才辈出的年代,这也是天才如流星,闪耀不过片刻的时代,我不做天际的流星,我只做恒星,光耀万古。天生万气,我为至尊!

  • 山村小神医最新章节

        “杀手神医”陆凡回到家乡。面对着嫂子妹妹被欺负的困境,父母大哥失踪的秘密,还有那传说中仙人的踪迹。陆凡以一手绝妙的医术和出神入化的功夫解决所有难题。可是,他本一心追求大道,为何总有许多美女环绕在身边?该怎么办?在线等!

  • 校花的贴身兵王最新章节

        绝世兵王回归都市,修炼“九死玄功”,救美女一次,就需要和美女亲密接触一次。亲密接触九次,修为提升一级。绝色女总裁、傲娇大小姐、娇艳美校花、极品小萝莉、清纯双胞胎、诱人小护士、飒爽女警官……纷纷要求袁宁的保护。袁宁大呼:我也是被迫的啊啊啊……多年后,袁宁获得俩称号,一个是“超级护花王”,一个是“超级猎花王”。

  • 农门医女:王爷请上座最新章节

        她本是专业素质极强的军医,一夕意外,穿越到一千多年前的赵家村,变成了寡妇萱娘。寡妇门前是非多,遭人非议,克夫,勾引男人……种种脏名,家中还有歹毒的婆婆,心思莫测的嫂子,以及一直想要占有她的哥哥……她在尸堆里醒来,无意中卷入命案,在村里的生活举步维艰。但她向来无所畏惧!佛挡杀佛!她只想在这个时代安身立命,不过如此而已!只是,为什么那个不受宠的王爷开始经常出现在她身边?“等有朝一日,我若坐上那个位置,你必为后。”

  • 剑逆九天最新章节

        体内有寒疾的少年李亦因爷爷被害,前去云华宗修炼,为治疗体内寒疾需寻得神石冰魄血煞。然正值妖魔当道,冰魄血煞被镶嵌于上古神剑长漓之上,长漓剑关系天下苍生,李亦当心系天下还是“择一池荒老,我愿为你散尽痴魂。”  “问苍天,怜悯天下众生,为何独我一人心伤。”  “他日若殇魂重生,我定随你三生,”  “长漓剑出,我愿与魔随行,伴你生生世世,不管尘世恩怨,哪怕地老天荒。”

    本章内容提要:
    ...    这无疑是这段时间吃得最开心的一顿饭。     饭菜上笑声不断,王夫人满面春风,喜形于色,席上不断的给王冲夹菜,王冲碗碟里的饭菜高高的,都快放不下了。     而王父也不再如之前那么古朴、严肃,在王夫人的督促,主动给王冲夹了一筷子。     “三哥,你厉害!”     看到这一幕,王家小妹早就惊呆了,从桌子底下递过来一个眼......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