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飒飒!

    离大堂越近,王冲心中便越是紧张,大抵越是失去过的人,才越知道珍贵。

    前一世的自己,浑浑噩噩,对什么事情都不关心,对什么事情都不上心。很难想像,仅仅只是前去吃个饭,居然就会让自己感到紧张。

    “这应该就是近乡情怯吧。”

    王冲心中暗暗道。抬起头,两扇狮首的大门屹立,前面就是家里吃饭的大堂了。

    王家并不是什么王侯大家,没有那么森严的法度,但却也是将相之家,娘亲虽然没有立下那么多的条条框框,但大家族的规则还是有的。

    家中子女众多,不论是谁,包括父亲在内,只要还在京城,每周就必须有一次聚餐。所有人聚在一起,围着一张大桌子,开开心心的吃饭。

    这是王冲禁足之后的最后一天,也是七天以来,也是家里的第一次聚餐。不过王冲在意的并不是这个。

    没有意外的话,这个时候,父亲已经从外面回来了。父亲因为官职的原因,每天早出晚归,就算是自己这个儿子,也不是想见他,就能立即见到的。

    而等那件事情发生之后,父亲很快会离开京城,返回军营驻地。以后恐怕至少半年多的时间自己都见不到他。

    如果想要阻止那件事情,改变家族的命运,这次家里的聚餐就是最好的机会,也是最后的机会。

    不过,父亲会相信自己吗?

    王冲想起自己,顿时沉默了。

    种花得花,种豆得豆,前一世,他自认是所谓的穿越者,玩世不恭,游戏人生,做了太多的荒唐事。

    在最开始的那段日子,他想着在这个世界游侠任性,在外面天天夜宿,结交了大量的狐朋狗友。

    小妹说的那个“马周”就是其中的一个。

    前一世的王冲,性格直来直去,没那么多花花肠子。总想着大家是朋友,坦承相交。哪里想得到,这些和自己一样的二世祖心思那么深,表面上和你称兄道弟,背后插你一刀。

    这些家伙打着自己的旗号,在外面胡作非为。甚至最后闹出了光天化日,强抢民女的事情。

    别的事情也就算了,但是“强抢民女”实在是太过份。连领兵在外,对自己一向很少管束的父亲都看不下去了,知道这件事情后勃然大怒,连夜从驻地赶来回来。

    王冲也因此被关了七天的禁闭。

    在这件事情上,父亲对自己是彻底的失望了。当初自己穿越之后,虽然很长一段时间叛逆反常,净干出些出格的行径,但还没有堕落到这种地步。

    但是强抢民女……

    这已经挑战到了父亲的底限,从此以后,父亲对自己也就彻底的放弃了,不再理会。

    王冲也是在这件事情之后很久才知道了。被马周那些混蛋打着自己的旗号阴了一把,王冲也是郁闷的不行。

    但是这些事情没法去说,如果不是自己识人不明,又怎么可能被人阴上一把。以父亲、母亲此时此刻的心情,无论自己说什么,恐怕都是不会去听的话。

    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又能干出什么,说出什么正经的东西呢?

    想到这里,王冲心中苦涩无比,自己种下的苦果还得自己吞下啊!

    “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这么混蛋下去了。无论如何,都必须改变自己在父亲心中的印象。”

    王冲心知肚明,要想改变父母心中的成见,这次的家族聚餐就是最后的机会。无论如何,一定要让他们明白,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自己了。

    要慢慢赢回他们对自己这个孩儿的信心。

    王冲深吸了一口气,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少爷!”

    狮首的大门紧闭,看到王冲走过来,大门口的两名健硕的劲装护卫立即躬下腰身,低头行礼。

    这两人虎背熊背,站在那里仿佛门神铁塔一样,一看就知道是战场上的劲卒。

    “辛苦你们了。”

    王冲在两人身旁停了一下,诚恳道。

    他认得这两名护卫,他们是父亲王严从军营里面挑选出来,留在府邸的。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前一世的时候,王冲根本就没关心过这些护卫叫什么。直到家中发生大变,所有的护卫、家丁都散了,只有这两名护卫,带着其他几名家丁不离不弃,一直紧紧相随。

    直到那一场大乱潮来临,这两名护卫也像其他成千上万的人一样死在了里面,临死都在尽忠职守。

    那个时候,王冲才深深的记住了他们的名字,一个叫做申海,一个叫孟隆,是府中最忠实的护卫。

    “少爷?”

    两名护卫盯着王冲,眼中大为惊异。这位少爷以前的时候,从来都是眼高与顶,桀骜不驯,根本不与他们这些护卫说话。

    这次居然会主动跟他们打招呼,这还是生平头一次啊!

    两个人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奇!

    王冲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笑了笑,也没有解释。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自己以往的形象太差了,想要一朝一夕之间改变是很难的。

    不过,迈出了第一步,就会有第二步,迟早有一天,他们会发现自己确实变了。

    两只手按在狮首门环上,王冲大力一推,走了进去。大门吱哑声,在大堂房间里非常的响亮。

    “好香!”

    王冲走进去,还没看清楚,鼻中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令人垂涎欲滴的菜肴香味。巨大的房子里,一张可供十几个人吃的大桌子摆着,上面摆满了二十多个丰盛的菜肴。

    “好久没吃到这么丰盛的饭菜了。”

    被这股香味一勾,王冲也感到腹中饥饿了。仔细回响,自己禁闭七天,饭菜可是一直清淡的很,哪里有这么丰盛。

    不过,虽然菜肴丰盛,但大堂里的气氛却不是很对。

    王冲心中微惊,抬头扫了一眼,立即看到那张大大的长桌子旁边,坐着的父亲、母亲,两个人面沉如水,谁也没看自己。

    饭桌上虽然香气盈动,但两个人谁也没有动。只有旁边的大胃王小妹,埋头在桌边,一只手拿筷子,一只手端着碗,张开嘴巴使劲狂吃,只看到那两只冲天羊角辫在桌子旁边颤动,只见辫子不见人。

    王家小妹生平两大嗜好,一个是好吃,一个是贪玩。

    王冲第一次见到她吃饭,也差点被她吓死。这哪里还是一个小女孩,分明是一头饥饿的巨兽。

    不过想想她的惊人力气,王冲后来也就释然了。

    在家族里,只有小妹一个人是可以不按饭点吃饭的。不过,以往小妹吃饭的时候,饭碗都是吃得叮叮铛铛作响,但这一次,只看到她的嘴巴张得大大的,但没有一点声音传出,分明是知道气氛不对。

    整个大堂里,死一般的沉寂。

    “你!死!定!了!”

    小妹端着饭碗,一边得意洋洋的狂吃海吃,一边远远的丢过来一个同情的眼神。她已经可以看到到自家小哥悲惨的命运了。

    小女孩虽然单纯,但却也因此特别记仇,她可没忘记自家小哥之前骗她的事!

    王冲没空理会自家惹得人牙痒痒的小妹。他心知肚明,父亲、母亲虽然放了自己出来,但这件事情还根本没有过去。

    “爹,娘!”

    王冲没有像往常一样,一声不吭坐到餐桌旁,直接像驼鸟一样埋头吃馁,而是绕了个圈,绕过吃饭的桌子,在自己父亲、母亲身侧停了下来。

    一旁的小妹看着王冲的举动,嘴巴都张大了。

    自己这小哥这是在干什么?不知道爹爹、娘亲正在怒火上吗?这个时候走过去,这不是找死吗?

    但是更令王家小妹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这次的事情,我知道错了。以后,我就会和以前的那些人一刀两断,不会再和他们往来了。”

    王冲低着头道。

    “啪哒!”

    王家小妹举着筷子,看着自家一脸认真的小哥,惊得下巴都要掉地上了。这是怎么回事,自家小哥居然会主动认错了。

    她没听错吧?

    赶紧擦了擦眼睛,王家小妹发现自己真的没有听错。

    大堂里,压抑、沉重、凝固的像石头一样的气氛突然松动了一下。餐桌上的主位上,一个穿着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罗衫,梳着云鬓,看起来端庄、典雅的中年美妇人脸上动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抹惊诧到极点的神色。

    这孩子,居然会主动认错了?

    赵淑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了这些事,她已经说过他多少遍了,但是他却完全听不进去,关禁闭,杖打也完全不在乎。

    有时候,赵淑华都觉得自己这个母亲的极其失败,这让私底下她感觉非常的沮丧,只是在子女面前从不表现而已。

    但是这一次,他居然会主动道歉认错了。难道这孩子真的变了?

    这一刹那,赵淑华心中有些失态了。

    她希望自己的孩子是真的变了,但又怕这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毕竟,他以前的表现实在太差了。

    “你这个逆子!你还知道错了吗?”

    一声冰冷的声音,却是王冲的父亲王严在旁边说话了。王冲的父亲面相威严,目光如炬,端坐那里,有如枪扎一样,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礼记》中说“父慈子孝”,但王冲却感觉到相当大的压力。而王冲心知肚明,这其实还是父亲收敛了一身气息的结果。

    “你这是什么话,难道冲儿就不能浪子回头吗?你不是也听到他认错了吗?”

    赵淑华本来还担心王冲是哄自己开心的,但听到王父的话,立即就不乐意了。妇人不得干政,这是朝廷的规矩,赵淑华从来不干涉王父在政治、军事上的事。

    不过,王父经常领军在外,这个家里,四个孩子,还有佑大的府邸基本都是王夫人在操持。在教育几个孩子方面,王夫人赵美人拥有绝对权威。

    王父虽是战场上统兵一方的大战,在这方面却也影响不到王夫人。

    王冲虽然低着头,但是察言观色看得清清楚楚,父亲王严虽然依旧脸色冰冷,正眼都没瞧自己,,但是神色却微微舒缓,并没有之前那么刻板、紧崩了。

    很显然,自己的道歉并不是一点作用都没用。

    “父亲教训的是,冲儿以前实在是太顽劣,太糊涂,令父亲、母亲担心了。以后,冲儿一定会改过从新的。”

    王冲低头道。

    一句话,说得王父、王母同时抬起头来,两人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讶。这逆子之前的道歉就算了,但这次被自己训斥居然没有顶嘴,这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一次还是偶然,两次就未必了。难道这逆子真的变了,知道错了?

    “冲儿,别听你爹的,赶紧坐着。一家人吃饭的时候,板着个脸像什么样。”

    王母赶紧吩咐道。

    王冲嗯的应了一声,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规规矩矩的,垂眉低目,一动不动。王父、王母还没动筷子,王冲便也不动。

    这翻举动落在王父、王母眼中,又是惊异不已。

    “这孩子真的变了。”

    这个时候最欣慰的莫过于王母赵淑华了。

    谁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

    可惜这孩子的表现实在太让人伤心了。难道自己的祈祷应验了,这孩子真的懂事了?

    这一刻,赵淑华几乎要喜极而泣。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章 再世为人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章 再世为人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章 再世为人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章 再世为人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章 再世为人】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山村小神农最新章节

        倒霉小子进山谋生路,一声惊雷,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村里的俏寡妇、美娇娘、小村姑,都争着要跟他一起发家致富……

  • 孤王寡女最新章节

        野史云:她有七段姻媒嫁过三夫十为寡妇,令无数王侯国君为之疯狂,是一个能使正常男人陷入情障却不敢沾惹的女人。墨九说:“一派胡言!”她是墨家传人,命定钜子,懂机关,善巧术,会奇门遁甲,一不小心闯入异世。碰到“判官六”!六碰九,好吧,大家就一起乐吧!

  • 本王在此:谁敢放肆最新章节

        王爷折扇轻挑美人的下巴,诱惑道:“美人,跟本王回家,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花不完的锦帛钱财!”  美人吓得摆手啰嗦,扑倒在地:“王爷,你就饶了奴家吧,王妃会杀了我,奴家再也不敢出来露肉了!”  王爷气恼道:“你们都怕那个泼妇?就不怕本王杀了你们吗?”  美人和一干随众整齐摇头:“王爷,宣王府当家作主的是王妃!”  王爷卒,要回家休“妻”…

  • 大刁民最新章节

        一个武力值彪悍的大哥李弓角如虎南下,一个大智近妖的二哥李徽猷似隼北上,唯困于昆仑读了二十年等身书的大刁民持才入仕,开始了他不一般的人生,纵身仕途,居然一步一步揭开了三兄弟非同一般的身世之迷……书友群:210967935,微信搜索公众号“仲星羽”或直接加“zhong-xing-yu”,欢迎所有喜欢大刁民的书友加入催稿。js330

  • 男神校草,深吻99次最新章节

        徐可恩觉得自己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事就是将顾盛白扑倒。  死皮赖脸强吻加幻想YY他。  ……片段一:“同学,打球呢,这天气闷热的了,需不需我帮你买买饮料之类的,或者是递一下毛巾。”当徐可恩头脑发热跟顾盛白搭话时,却换来礼貌疏离的“不用”二字。而她没出息的捂脸跑了。    片段二:“我叫徐可恩,跟你同届的,还有,我……我喜欢你。”第二次见面,徐可恩下意识就跟顾盛白表白了,可没等顾盛白有所反应,她又捂着脸跑了。    片段三:“我能追你吗?”第三次见面,徐可恩脸皮厚厚的追问,得到的是沉默。

  • 重生为庶:冷面公子不好撩最新章节

        宋清和嚎啕的声音震彻了整个陶府,她几乎已经感受不到双眼的温度,只觉得滚烫无比,似有一把热火灼烧着她的眼眶,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模糊不堪。

  • 爹地,我妈咪不在家最新章节

        她十八岁那年被绑架,他与她错过。一年后,他与她再度相遇发生一夜情却意外怀孕,可孩子的存在只是羞辱。六年后,她带着孩子重回A城,可孩子已是她的骄傲。

  • 矜华策最新章节

        原本生于南地的婉约女子,在江湖风云、爱恨情仇中,一朝浴血成魔,与如同误闯入人世的鬼魅的他,一齐开启了人间血祸。繁华落尽,蓦然回首,此生已走至尽头。这一世,不过是一场爱与恨、权与利的角逐。

  • 绝世功德系统最新章节

        叶枫魂穿异界,带着功德系统附身于同名之人身上,从此开启了行善积德的修炼道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惩奸除恶,但叶枫为此有点烦恼,只不过帮了点小忙,各种绝色美女纠缠不清,一个个非要以身相许,我又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 弃妇当家:农门小娇娘最新章节

        前世混得风生水起,知名木雕师许悠悠,一朝穿越,倒霉下堂拖儿带女。一穷二白不要紧,亲戚极品没关系。凭手艺吃饭,靠头脑发家,就算齁成咸鱼也翻身!竹马来追,“对不起,靠边站,别妨碍姐赚钱!”前夫再遇,“帮忙搭路做生意可以,其他免谈!”什么?之前和离有苦衷?那也要等姐修完大明宫再说。知道大明宫么?武则天最爱的大明宫,抵三个凡尔赛四个紫禁城,盛唐盛世恢宏灿烂气势磅礴——

  • 将军如修罗,待嫁公主好怕怕最新章节

        她一心复仇潜藏入宫,却稀里糊涂成为了公主的代嫁新娘。传言她的丈夫是一国大将,神似修罗,满手鲜血,可这丰神俊朗美少年又是何等人物?大仇未报,她绝对不会简单沦陷。少枫:人人说我神似修罗,面目狰狞,娘子觉得一下如何呢?秦嫣然披着狼皮的羊。

  • 相思西游之大圣追爱记最新章节

        “吾乃佛祖座下二弟子金蝉子。”“呵!区区一个佛祖,吾乃齐天大圣!一个性情肆意,横行三界,无视六道的至尊强者,偏偏入眼的是一个旁人看来毫无能力的小和尚。从此之后,地崩山摧也好,沧海桑田也罢,生命的意义,就是护着小和尚。一个历经磨难,渡过红尘,最终却发现,渡得了这纷乱,唯独渡不过心中人。原本说好的要普度众生,连自己都普度不了,又谈何众生?可是两人不悔。高山深谷,鸿沟巨壑,相信总有一片小小的角落是属于他们的。

  • 挑战恶魔男团最新章节

        “还给我!”肖凌嘴角上扬,把玩着手里的玉坠,轻蔑地说:“我不!你能怎么样啊!”方晴空抬腿一脚揣在了肖凌的下半身,趁着肖凌弯腰同时,抢过玉坠就跑。“很简单,就这样而已!”方晴空清脆的嗓音回荡在风中。一段由一个玉坠相遇的故事,一段在汗水和热血中挥洒的青春,一段守护自己心中净土的真情。她有着旁人听起来颇为神秘的身份,全身充满着元气的少女,只要有她在,整个世界都将被她点亮。

  • 仙君当道:魔妃狠有料最新章节

        “念儿!你终究还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呵!是嘛!”到底是我逃不出你的手掌心?还是你在我专门为你准备好的舞台上唱了一出戏呢?镜虚子,净玄?你是太高估了自己?还是太低估了我?人类太过自私,仙人太过自以为是,而神族置身事外,不顾生灵死活,妖族一直被唾弃摒弃的命运,魔族誓要破了这人世的格局。然而,战争没有解决任何问题,人还是自私,仙还是自以为是,妖还是低等地位,魔还是人们的噩梦,神也依旧置身事外男主有变身癖!身份多重!人格多重!女主强大无比!隐藏颇深!

  • 最强修仙归来最新章节

        修仙称帝,强势归来,看我如何壮大家族事业,异能加持,装逼打脸,看我如何揽尽天下珍宝。

  • 永无止境的绿洲最新章节

        一则看似谣言的重要提醒,却是让土石拥有了新型基因——蜘蛛外皮肤,并且在经历了一系列的变故后,成为了永无止境的一员;战斗在武侠江湖、高科技混战、仙幻风骨、神魔宇宙等各种奇异的位面中,一边寻找着失散的同伴,一边向着所有的游者的共同目标迈进,那就是,寻找那隐藏在永无止境中的绿洲。

  • 嫡女医妃:腹黑王爷宠不停最新章节

        顾菀真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会穿越到一本小说的炮灰身上。外貌不佳、性格跋扈、长辈不喜、姐妹暗害。这就是附送的穿越大礼包。她兢兢业业的虐渣翻身,忽然发现离王成日跟在她后头如影随形。顾菀真表示,这个本质上腹黑冷血心狠手辣的小说原男主,她不敢要,更不敢惹!卫离看着她步步退后,勾住她的腰一把搂在怀里,薄唇边笑意温柔,“小丫头,本王不是君子,你既敢脱我的衣裳,就不要妄想逃跑。”

  • 漫威中的奶妈最新章节

        无端端被丢到漫威的世界,又无端端的获得了一本dnf的魔法书。    正在唱歌的她穿着纯白的服饰,头上戴着装饰着十字架的帽子。    “无论世间黑暗有多深,也无论哪里需要光芒,我都会一直保护正在战斗的你们,我会引导正义的圣光并与你们同行!”    “哎?圣光?踢了踢了,这奶有毒,队长快点踢了!”    奶妈:“??????”

    本章内容提要:
    ...    秋风飒飒!     离大堂越近,王冲心中便越是紧张,大抵越是失去过的人,才越知道珍贵。     前一世的自己,浑浑噩噩,对什么事情都不关心,对什么事情都不上心。很难想像,仅仅只是前去吃个饭,居然就会让自己感到紧张。     “这应该就是近乡情怯吧。”     王冲心中暗暗道。抬起头,两扇狮首的大门屹立,前面就是家里吃饭的......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