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冲知道这是自己在这个世界最后的宿命

    “夷狄之有君,未若诸夏之亡”,这是伦语上的句子。王冲从没有想过,在这个遥远的宇宙时空,“诸夏”居然真的会“灭亡”!

    而自己就是这一幕的最后见证者!

    天空在燃烧,大地在颤抖,茫茫的死尸成山成海,流出的鲜血汇成江河。王冲甚至能看到大地处处,那升腾而起的浓浓死气,那是数以千万计的诸夏子民的匍匐的尸体!

    而四面八方,无数的异族铁骑茫茫如海,正缓缓的包围而来。

    没有人知道这些异域铁骑是从哪里来的,也没人知道他们为什么不停的毁灭这个世界,只知道十年前,这些浑身充斥着浓烈死亡气息的异域铁骑凭空出现。并且在短短几年内,摧枯拉朽,毁灭了所有的帝国!

    而整片大地,也随着这些异域铁骑的出现,空间动荡,大地也随之崩塌,毁灭!成千上万的生灵化为枯骨!

    而如今,王冲带领的就是这个世界最后的武力!

    在这片“汪洋”的中央,王冲带领着中土神洲的最后一只大军,就像浮萍一样等待着自己最终的命运。

    经历了这么多年的磨励,王冲以为自己的心已经磨炼的足够坚强。但是当这注定的一刻来临,王冲心中依旧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悲伤、痛苦和绝望涌上心来,却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自己身边的兄弟,还有这片和自己血脉相连的神洲大地的最终命运!

    “将军,请恕属下先走一步了!”

    “走到这一步,不是你的错!将军,你已经尽力了!”

    “不必悲伤!兄弟们早有这种觉悟了。我们没有丢大唐的脸!今生能和将军做伴,这一辈子,值了!”

    “将军,让我们再生再会吧!”

    “异族的崽子们,来吧!让我们再战一场!哈哈哈……”

    ……

    当一道道熟悉的身影从身边冲过,发出最后爽朗的大笑,如同飞蛾扑火般毅然而绝然的冲入对面的异族汪洋大军。

    “别了,我最亲爱的兄弟们。我很快就会来和你们相聚的”

    看着那一道道身影如同午夜的昙花般不断消息,王冲的眼中终于被泪水冲垮,虎目泪如雨下。

    王冲并不是这个世界的灵魂,事实上,如果没有意外,他应该还在另一个时空中享受着阳光和雨露,度完他的大学生活后,平平安安的过完一生。

    然而三十年前,一颗神秘的流星突然出现,把他带入这个和中国历史上的中土大唐有些类似,却又截然不同的世界,成为了一名十五岁的将门之子。

    刚刚到达这里的他,曾经叛逆,也曾经彷徨,感觉和这里的一切都格格不入,认为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

    然而一场涛天浩劫席卷天下,那些爱自己的人和自己爱的人一一死去,王冲才猛然醒悟,产生了奋进之心!

    只可惜,一切已经迟了。

    在这个世界,王冲经过了许多许多。十多年的颠沛流离,使他失去了人生最好的修炼机会,只是最后因缘际会,因为他前世玩战略游戏积累出来的军事指挥才能,才引起了几名帝国的前辈看中他。

    并尽将自己的元气灌注给他,使得他成为了浩劫中,帝国最后一位兵马大元帅,肩负中土最后的希望。

    只可惜一切已经太迟了,他已经错过太多太多的东西。虽然倾尽全力,但还是失败了!

    王冲缓缓的闭上眼睛,心中悲伤无比。

    他并不害怕死亡,只是他还不能死,他还在等待。有一个人,如果不杀掉他,就算是死亡,也不能让他安息!

    他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如果不是他,帝国绝不至于积弱到如此地步!

    王冲恨!

    只有鲜血,才能洗涮他心中无穷的恨意!

    只是对方太狡猾了,从来不轻易露头,也轻易不给王冲机会。只是这一次,当自己以身作饵出现在这片山谷绝地的时候,王冲知道他是一定会忍不住出现的。

    他已经躲藏了三十多年,但这一次在彻底胜利的时候,他绝不会再躲藏起来!

    “王冲,放弃吧。我已经和大王说过了。只要你肯投降,就饶你不死!”

    突然,一个声音远远的传来。

    就在茫茫的异域铁骑后,一道胖胖的,颤巍巍的身影小心翼翼的露出半个头来,他的目光得意洋洋,却又透着忌惮和畏惧。

    他绝不是什么胆小的人,但是天知道对面那个家伙为什么这么厉害,他虽然手头兵马不多,但却总能杀伤十倍、十余倍的对手。

    他虽然执掌中土的兵马不过短短几年,但死在他手上的异域勇士却是前面几十年的总和!

    要不是因为害怕这个家伙,他也不会躲了这么久。

    “叛徒!”

    王冲看着那道身影,眼中射出仇恨的火光。如果不是有人指点,和他们狼狈为奸,这些异域铁骑怎么可能在短短时间内造成这么大的破坏,征服这么多的地方

    而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

    “嘿嘿,王冲,你还真不愧是中土的兵法之神!一个王家混吃等死的二世祖能够成为天下兵马大元帅,还真是不可思议!如果那些老头子早三十年挑中你,把你选做他们的继承人。或者当年的王家并没有倒,说不定中土还真有机会!不过可惜,一切都已经迟了!”

    那身影得意洋洋:

    “王冲,我劝你一句话,你是个有才能的人!大王已经说了,只要你能够投靠过来,可以饶你不死!并且将你转化成他们的一员!怎么样,好好考虑考虑?”

    然而王冲根本听若未闻。

    “康轧荦山!”

    王冲一言叫出了他的本名,目中喷射出仇恨的怒火。经历了这么久,他终于等到这一刻了。这个卑鄙的家伙终于还是忍不住露头了:

    “跟我一起,为大唐陪葬吧!”

    大地轰鸣声,隆隆的声音中,一道道磅礴的光环从王冲枪体内迸射而出,刹那间,天地间仿佛多了一轮耀眼的太阳,剌得人眼睛都睁不开来。

    “后退,后退!”

    ……

    狂风浩浩,看到王冲出现,成千上万的异域铁骑爆发出一股恐慌的情绪,如同潮水般往后退去。

    “保护神使大人!”

    一些异域强者反应过来,纷纷聚集到康轧荦山身边,爆发出惊天的光环和黑焰,但是已经迟了。

    轰隆,一道令天地为之变色的炽目光芒仿佛陨星一般从天空堕下,瞬息间笼罩了数以百计的异域强者和他们中间的身影。

    “你!”

    只听一声剌耳但却短促的凄厉惨叫,那胖胖的脸庞在涛天的光焰中恐怕的扭曲着,迅速的灰飞烟灭。

    他到死了都没有想到,都已经穷途末路,到了这种时候,王冲居然还会拼尽全力向他出手!

    怨恨,挣扎,但却都敌不过那无敌的一枪!

    “终于成功了!”

    这一刻,王冲有着难言的快慰!

    父亲,母亲,还有神洲大地无数的生灵,你们可以安息了!……

    死亡扑面而来,王冲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释然的看着无数的长枪带着光焰向着自己捅剌过来。

    轰隆,最后一刹那,王冲彻底的引爆了丹田,带着周围数以千计的异域铁骑一起沉沦……

    听说人死亡前的一刻会拉得无比的漫长,想不到是真的!

    王冲惨然了笑了笑,心中却无比的平静。

    这么多年了,终于可以解脱了。只是内心深处,却又有一种深深的痛苦。电光石火间,王冲突然又想起爷爷、三叔公、父母、大哥、二哥和堂姐他们……

    如果当初自己没有那么任性该多好啊!

    如果当初自己能够及时醒悟,挺身而出,用自己兵法天赋保护这个家族,保卫这片土地该多好啊!

    如今一切都迟了!

    所有爱自己的人和自己爱的人,全部都离开了!

    所有这些自己曾经深爱,并且深爱着自己人全部都离开了。

    如果人生能够重来,他绝对不会再那么做。只可惜,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从此以后,中华大地将成为异族铁骑的猎场,千年之后,没有人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个民族叫做炎黄,有一片大地叫大唐?

    王冲心中悔恨、沮丧、还有不甘。

    “不该是这样的啊!——”

    王冲眼角流下了悔恨的泪水。如果人生能够重来一次,能够弥补那些遗憾,自己愿意付出所有,所有!

    轰隆!

    当王冲脑海中掠过这道念头,苍穹深处,突然有雷霆滚滚。当生命最后湮灭的一刻,于黑暗深处,王冲突然看到蓬勃的流星。

    这……不是当初把自己带到这个世界的流星吗?

    【宿主觉醒,启动命运能量——】

    冥冥中,一个机械的声音,不含有丝毫的感情在王冲耳边响起。

    “命运之子!他是命运之子!快阻止他!——”

    黑暗中突然传来无数异域铁骑惊恐的声音,这些不知道死亡为何物的异域生灵第一次流露出了深深的恐惧和敬畏!

    但是这一切王冲却并不知道,眼前一黑,王冲便彻底的陷入沉沦!

    ……

    “为什么要叫你穿越者?”

    仿佛一刹那,又好似过了无数个漫长的世纪,王冲突然被耳中一个好奇的声音惊醒。那声音若远若近,清脆若银铃,带着一股纯真和稚嫩的味道。

    就像一颗石子坠入湖面,刹那间王冲的意识荡开了无数的涟漪。

    是谁?这是谁的声音?

    不是说人死如灯灭吗?为什么自己还可以听到声音难道……是幻觉吗?

    “哼!”

    就在王冲思考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个不悦的冷哼,王冲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感觉身上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戳了一下。

    是手指!

    王冲立即就反应了过来。

    不对!人死了,哪里来的身体?

    难道说自己还没有死

    嗡,这个念头掠过脑海,王冲心中突然掀起一阵万丈波澜。努力的,王冲睁开眼来。很快,一阵透亮的光芒喷薄射入。

    迎着光芒,眼前的一切由暗变亮。就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王冲看到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呶着嘴,正一脸不满的看着自己。

    “叫你不理我!”

    小女孩又拿细细的手指戮了王冲一下。

    “小妹?”

    王冲不可置信的看着对面。那小女孩弯弯的眉毛月牙一般,明亮的眼睛,白里透红的皮肤,配着下面一件银红的小皮裤,看起来粉雕玉啄一般。

    只是头顶两个冲天炮仗般的羊角辫泄露了她的顽皮的本性。这不是自己那个年纪最小的妹妹又是谁?

    但是小妹不是已经……

    王冲怔怔的看着眼前,脑子里完全反应不过来。

    自己明明不是已经死了吗?他分明记得,最后一刻,为了剌杀康轧荦山,他毅然冲进了茫茫的异族铁骑之中,怎么又会在这里看到小妹?

    而且小妹好小啊,这分明是她十岁的样子。自己只比小妹大五岁,如果小妹是十岁,那自己岂不是……

    王冲将手臂抬起来,很快,王冲就看到了一双瘦小、白嫩的手臂,这是自己印象中的样子截然不同。

    一刹那,王冲说不出话来了。难道……自己重生了吗?

    王冲心中惊喜、忐忑,还有更多的患得患失。

    “小妹,掐我一下。”

    王冲突然道。

    话音刚落,王冲就看到一只柔嫩雪白的小手伸了过来,小手周围,荡起了一圈淡淡的白色涟漪。

    这淡淡的涟漪凝而不散,如钢似铁一般,给人一种极其厉害的感觉。

    “元气九阶!”

    王冲心中猛的抽搐了一下。这层淡淡的白色涟漪是元气九阶高手的象征。自己怎么就忘了,小妹从小天赋过人,是个神力无双的“大力士”

    自己让她来掐醒自己,那不是自找苦吃啊!

    “小妹,别……”

    王冲脸色一变,想要阻止,但已经迟了。咔嚓,只听一声清脆的声音,王冲就感觉自己的桡骨好像断了。

    “哎哟,小妹快松手!”

    听到王冲的惨叫,小女孩一脸的讪讪,吐了吐头,不好意思的收回手指。

    “小哥,可不能怪我。这可是你让我干的。”

    小女孩一边吐着舌头,一边道,半点道歉的意思都没有。

    王冲苦笑。果然不愧是记忆中的那个小妹啊,那天赋异禀,拔山扛鼎,摧枯拉朽的力量根本不是“等闲人”可以承受的。

    不过,揉着疼痛的手腕,王冲心中却是喜悦无比。有疼痛,有感知,能看到……,这就说明不是幻觉。

    自己真的还活着!

    “难道冥冥中,真的是上苍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吗?”

    这一刻,王冲心中五味阵杂,感慨不已。

    “三哥,不是我说你。以后少和马周那混蛋往来,那家伙不是个好东西,居然害得三哥被爹爹教训,被外面说强抢民女。我三哥用得着强抢民女吗?这混蛋!下次让我遇到,一定要狠狠的教训他一次,见一次打一次。”

    对面,小女孩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拧着眉毛,怒气冲冲的样子,两只恐怖的小手再次捏得咔嚓咔嚓作响,显然怨恨不小。

    “小妹……”

    听到小妹发出至诚的声音,王冲鼻子一酸,抱着妹妹王瑶儿,心中感动无比。

    这就是自己那个小妹,那个对自己这个哥哥爱护有加的小妹。可惜,当初的自己太过混蛋,感觉不出来,直到失去了,才感到追悔莫及。

    这一世,即然上天再给了自己一次机会,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小妹再遭遇到那些事情的。

    “小妹,谢谢你。不过不用了,马周那个混蛋,我会亲自自己对付的。”

    王冲轻声道。

    王瑶儿怔了怔,从王冲怀里抬起头来,大大的眼睛倒映着王冲的虚眼,眼中满是惊奇。自己这个三哥,今天看起来好像不太一样啊。

    看他平常吊儿郎当的,结交一群狐朋狗友,怎么也不像会说出这翻话的人。

    “对了,三哥,你还没告诉我。什么是穿越者穿越者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从来没听过?”

    王瑶儿想起了一件事,圆溜溜的眼睛盯着王冲,里面两个大大的问号。说来说去,自己最关心的事情还没说呢。

    对王冲这点,王瑶儿可是相当不满。

    “这——”

    饶是王冲脸皮厚,听到自家小妹这句话,也不忍不住摸了摸鼻子,一脸的讪讪。

    关于“穿越者”的这个梗,还是自己第一次从另一个宇宙穿越到这个世界带来时候,那时候自己心中充满怨气,对一切都不适应,谁都不认识,只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匆匆的过客,就像一个虚幻的泡影。

    正好见到自己这个扎着羊角辫,牛气冲冲,很好玩的小妹跑来找自己,叫自己“三哥”,一时童心大发,就逗她,让她叫自己“穿越者”。

    不过自己的玩笑话,小妹却当真了。一而再,再而三的追问自己,什么是“穿越者”。仔细回想起来,应该就是这次了。

    一想起这个梗,王冲心中也是尴尬的要死。

    “这个穿越者啊,就是帅哥的意思。”

    “帅哥?”小妹睁大了眼睛,更加迷惑了。

    “就是帅气的小哥啊”

    王冲哈哈大笑。

    “小哥,你骗我!”

    小妹顿时勃然大怒。她虽然年纪小,但也不是那么好骗的。

    “小妹,我突然想起来了,父亲恐怕快要回来了。你还是赶快回去,要不被发现了,那可就麻烦了!”

    王冲心中冷汗,连忙转移话题。小妹心思单纯,虽然对自己极为相信,但如果让她发现自己骗她,以她惊人的力量,发起飙来,恐怕自己就有得苦头吃。

    “哼!!”

    小妹两颊气鼓鼓,怒气难消。她年纪是小,可没那么好骗。小哥明显没说实话。

    王冲连哄带骗,好不容易把她给骗走了。不过走的时候,却是怒气冲冲,显然很是不满:

    “爹爹一会儿就回来了,娘亲让我来叫你,让你一会儿记得去大堂吃饭!”

    “轰隆!”

    听到这句话,轰隆隆仿佛一道雷霆掠过脑海,王冲心中突然一片凛然。

    小妹说着,怒气冲冲的走出了门外。

    王冲摸了摸额头,感觉是一手的冷汗。还真以为她偷偷闯进的,敢情骗过了父亲,根本逃不过母亲的法眼!

    不过,一点也不意外啊。以小妹的能耐,怎么可能逃得过佛祖的五指山呢?

    等到小妹离开,王冲阖上大门,背靠着墙壁,头颅微微仰起,盯着高高的屋顶,神色微冷,脸色也慢慢的冷静下来。

    今天发生的事情太诡异了,他需要时间好好的想一想。

    临死前的一幕幕再次浮诸心头,最后看到的那颗流星也慢慢变得清晰。一些遥远的记忆仿佛已经被淡忘了,但这个时候却变得清清楚楚。

    王冲记得清清楚楚,在公元2022年的另一个时空的地球,那个炎炎的夏日,自己就是走在大街上的时候,被一颗从天而降的流星砸中,然后便被带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

    当初穿越到这里的时候,以为会有什么“穿越者的福利”,但事实上平平凡凡,就算到“死”的那一刻为止,除了一个将军之子的身份外,他看起来也和别的正常人类没有什么区别。

    那颗流星,神秘的流星,除了将他带到这个陌生的,远离自己宇宙的世界,其他什么神迹都没有显现出来。

    没想到,等到自己死亡的一刻,却又突然显现了出来。

    “是怨念吗?还是最后的不甘?”

    王冲心中此起彼伏。

    不管怎么样,他真的又重来了。他真的回到了三十年前!这一年,他十五岁,小妹十岁

    中土神洲正迎来它有史以来最富庶、强大的时候

    不论是秦朝,还是大汉,从没有一朝像本朝一样将版图扩展到像本朝一样庞大。东起东海,西到葱岭,南起交趾,北到阴山,全部都是帝国的势力范围。

    凭借着六十万大军,大唐定鼎神洲,镇压住了边陲所有的胡夷诸国。军中更是将星璀璨,号称有百将同辉,就连胡人也臣服于这个庞大的帝国。

    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帝国的版图不断扩展,终于达到现在的地步。

    这里是当之无愧的世界中心。

    这是中土最强大的时代。

    而宫中的那位,也因此在中土神洲被尊称为圣皇。在这个中土神洲,人人因此而自满自得,到处充斥着一股骄傲的情绪。

    但是除了王冲之外,没有人知道,在极其强大的外表下,帝国正在由盛而衰,走向它衰落的道路。

    在盛世的幻像下,马废弓驰,已经蕴含了无数的危机。

    大唐的西侧高原上,乌斯藏正在强势崛起,迅速的步入他最强大的时候。而更西侧,白衣大食轰然倒下,取而代之的是阿拉伯帝国历史上最强大的黑衣大食时代。

    东北,渊盖苏文秣兵厉马,而南方的洱海也是暗流涌动。

    所有危机,一触即发。

    然而中土大唐,所有人还沉浸在这盛世的幻像中,对这些潜伏的危机还一无所知。甚至在夷狄们秣兵厉马,对中土虎视眈眈的时候,儒家还在朝野内外酝酿一股新思潮,试图让朝廷罢黜军队,退还版图,推行仁义,以礼仪教化来感化夷狄,换取中土神洲与夷狄之间长久的和平。

    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自废武功:

    老虎废掉了爪子,狼拔掉了利齿!

    四年之后,当夷狄如虎狼吞噬而来,当另一场毁天灭地的更大的灾难席卷而来,整个中土即再无抵抗之力。

    当四年之后,这些危机一起爆发出来,便是一场天塌东南,地陷西北的大祸!这个庞大、辉煌的帝国彻底的衰落了。

    而自己深爱的家族,也同样在这四年里由盛转衰,分崩离析,彻底的没落,由高高在上的将相世家,打落到了泥泞中挣扎。

    上一世,他浑浑噩噩,直到一切无法挽回了才幡然醒然,但是这一世,带着整个一生的记忆和经验,他绝不会再让这一切再次重演!

    这个庞大的帝国为什么会在短时间内分皙离析成这样子,当年他曾经思考了无数遍。如果能够按照他在“三十年后”思考出来的计划实施,那这一切还来得及。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要先阻止这个家里即将要发生的另一件重大的事情。小妹、大哥、父亲、母亲,还有整个王家……,所有人都受到了这件事情的影响。

    正是在这件事情之后,整个王家一步步的陷入了衰落之中,积重难返。

    他所爱的那些人和爱他的人,便是在这件事情之后,又经历了一系列的事情,才慢慢的“离他而去。”

    而这一切都发生在他穿越到这个世界不久的时候。

    只不过那个时候,他还懵懂无知。但这一世,他绝不会放弃!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覆巢之下又安有完卵?如果不能拯救这个家庭的命运,他又拿什么去拯救这个世界?

    无论如何,他都一定要阻止!

    心中这般想着,王冲推开大门,很快走了出去。门外鳞次栉比,看着那些熟悉的景像,王冲心知肚明接下来的事情对自己极其重要。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章 诸夏之亡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章 诸夏之亡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章 诸夏之亡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章 诸夏之亡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章 诸夏之亡】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英雄连最新章节

        赵晓晨认为他的父亲一直给总司令雷战当警卫没有出息,于是他偷偷报名参军,一心要在部队里超过父亲。
        刚到新兵连,就遇到父亲手把手带出的连长肖峰,面对和父亲一个作派的肖峰,赵晓晨非常反感,明暗对抗,甚至还拒绝去老虎团最牛连队疯三连的机会,不过最终还是去了疯三连。在疯三连,部队生活让赵晓晨得到了锻炼,更改变了赵晓晨的精神面貌,得到锻炼的他,由于底子打得好,再加上自己的努力,靠实力入选北方战区联合军演,凭借着卓越的军事才能和实力,带领小队深入敌后斩首夺旗,力挽狂澜。
        军演过后,赵晓晨开始奉命执行国内外任务,一场场生死考验的磨炼,让他逐渐成长为王牌特种兵。

  • 轻音之春暖花开最新章节

        叮当发现一本少女之间的温馨日常番!已确认里面有轻音部噢轻音部?什么你居然不知道轻音部!那可是跟SOS团,FFF团并称三大社团的轻音部啊!!你说为什么那么牛?当然是因为轻音少女萌,很萌,非常萌!!所以说喜欢萌的朋友千万不要错过啦!一起来坐看少女们搞笑,买萌,顺便带点小小暧昧地日常吧!话说,不是日常番吗?怎么老跑去非洲冒险……

  • 天骄战纪最新章节

        苍图大陆,茫茫无垠。有古老宗门盘踞十方古域,有世外仙道屹立青冥之上,有太古妖神统领黑暗大渊,缔造了不知多少的辉煌篇章。就在这大千世界中,一个名叫林寻的少年,独自从矿山牢狱中走出,掌御灵纹,心通万古,踏上了一条古今未有的传奇之路。

  • 入局:升迁秘事最新章节

        一个特殊身份美女的一个美丽阴谋,让这个刚刚毕业的年轻人为她献身后,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机会。凭借着这个女人,他筚路蓝缕,迎来人生第一次辉煌,却在漂亮女同学嫉妒所设下的陷阱中,他功亏一篑,于是他去了基层从头开始。基层更是他大展拳脚之地,他收获了人生的辉煌,也收获了占凤娇这个省领导的女儿……rnrn

  • 傲娇总裁:一言不合就同居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自带吸金体质的女主,自从遭遇了一场车祸,明溪就掉进了杜展精心布置的陷阱里,从此明溪身边围绕了各种一百万的诱惑。杜展给她一百万,让她去捐骨髓。;杜展妈妈甩给她一百万支票:“请你离开我儿子”她掏出十块钱:“请你儿子马上离开我”;杜展未婚妻:“这一百万给你,请你离开杜展”明溪拿着钱来到杜展面前:“今天有人给我100万,要我离开你”,杜展头也不抬:“你离开我,我不离开你就行”

  •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最新章节

        在帝都,但凡有点身份的人提到司晟御无不抖三抖。rnrn他是谁?rnrn华国权力中心的顶级太子爷,贵胄之身,众多权贵之女心中的钻石王老王。rnrn然而在初九面前,他也只是一个疼她入骨的男人而已。rnrn某日,某女参加家宴会回来,神情颇为傲娇道:rnrn“大姐她们说你这是老牛吃嫩草!?”rnrn某男听完后邪魅一笑:“这嫩不嫩要吃了才知道……”

  • 调戏文娱最新章节

        风属于天的,我借来吹吹,却吹起人间烟火。  ……我们的故事,从在平行时空鼓捣“转发这条锦鲤,会给你带来好运”开始。(ps:一本明星文而已,粉丝群:600325551)

  • 权婚蜜爱,教官么么哒最新章节

        “今晚你陪我。”“啥?”“要是不,我就叫二十个兄弟陪你。”“啊?!”“记得穿上这件衣服。”这是什么裁缝哪!这么节省!“要是不穿,以后你都不会有衣服穿了。”摔!“少将!您就是这么报答自己的救命恩人的吗?”“我这不都在以身相许了吗,你还想怎样?”一篇小萝莉被少将哥哥缠上,甩也甩不脱的血泪史……

  • 甜宠契约:恶魔总裁套路深最新章节

        两年前的一场意外,她生下了他的孩子,而她居然毫不知情?
        两年后的今天,她为父出嫁,要与一个老头子结婚,却被他半路出来劫走?
        她感激:“男神,你是来救我的吗?”
        他冷酷地微笑:“当然,除了我,谁也没资格睡你。”
        男神很美好,可是这个小包子是谁?
        一步步靠近,她终于发现,原来一切意外,都只是他的圈套!
        “恭喜你,小骗子,你成功的勾引了我。”
        “唔……不要……”

  • 嫡女傻妃,王爷勾勾缠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竟成了古代第一丑女,不但满脸恶疮,还是一个人人唾弃的傻子。姐妹欺压,爱人戏弄,就连府中下人都敢人人来踩一脚。原来自己的前世居然过得如此悲惨。笑话,既然她接纳了这具身体,就必须活出个痛快来。不但要治好脸上的恶疮,还原出惊世美貌,更要让欺负她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恶毒姐妹,统统送去给恶霸纨绔暖床。势利未婚夫,一脚踹开,想要和好?抱歉,好女不吃回头草。终于清完碍眼的人,准备研究体内先天存在的毒。却迎头飞来一宗圣旨,要她嫁给当朝最为荏弱多病的宸王。好吧!反正是一短命之人,嫁过去,就当换个环境生活便是。只待他一归西,自己继续逍遥快活。谁知,宸王并非传闻那般荏弱,更在新婚之夜将她……。此仇不报非女子,她一定要找回立场……

  • 辣宠女主播最新章节

        丈夫出轨、小三踢门,她一气之下将偷情视频公诸于众,引起一场轩然大波,小三的报复也让她陷入绝境,本以为等待她的会是肆意凌虐,却没想到他不顾一切娶她为妻,给予她前所未有的宠爱,更助她登上当红女主播的宝座,让她以为幸福就在眼前。陡然却发现,她不过是一场豪门争斗的棋子,这一次她心如漠雪,她信奉相敬如‘冰’,他却坚持‘日’久生情。电视台跨年晚宴上,他凑到她耳边低语,“晚上滚床单?”她回敬一个字,“滚。”他一脸兴奋,“这是同意了么?”

  • 判官最新章节

        我9岁那年爷爷领我去了趟拍卖会,因缘际会之下,我得到了一块雕着神秘花纹的黑檀木牌子,开启了不一样的人生。19岁那年,我学有所成,考上了全国有名的江城大学,本来只能梦见鬼怪的我,突然之间,眼睛白日也能见鬼,这事给我带来极大困扰,殊不知,这只是噩梦的源头

  • 权色声香最新章节

        夏商一觉醒来,穿越为华朝扬州富商之子,与将门嫡女秦怀柔达成三日之约。其后以夏春秋之名前往怡然春院,独占鳌头,妙音醉满楼。赏风月笙歌,品南北香食。这就是高级知识总监夏商穿越古代给自己制定的终极目标。

  • 灵纹战尊最新章节

        圣元大陆,武道为尊。守墓少年得上古元纹师传承,自此踏上一条聚三千灵纹,战八荒六合无敌之路。

  • 影帝独宠小娇妻最新章节

        嗯?影帝就这样跟我表白了?!难道不可以?高冷如冰山的他竟然会跟人表白?影帝本人:“不行吗?我连喜欢的权利都没有?”跟影帝的日常:“哎呀,我不仅要抱抱,还要亲亲!”“这有什么,要不要一起睡觉?”(脸红)“滚开!”

  • 极品农妃最新章节

        现代文学女博士,成了铁匠村的小少爷?  我是女的!  爷爷:小声点,先当着,以后再改。  王爷:这小子不错,有爷在,你一定能考上状元!

  • 追凶法医最新章节

        一宗宗匪夷所思的命案;一条条错综复杂的线索;一处处诡异离奇的现场;他面对的是最为凶狠的凶手;他解读的是化为骸骨的语言;迷案澡泽内,抽丝剥茧外,他让尸体说话!

  • 杀神白起在都市最新章节

        百万人屠武安君,神鬼辟易九幽哭——白起大秦武安君白起重生于二十一世纪,在另外一个时代的他,将重新铸造属于一代杀神的传奇!跨越两千余年的长生阴谋,在新的时代再次揭开,异能人,古武者,在这个世界开始上演。

    本章内容提要:
    ...    王冲知道这是自己在这个世界最后的宿命     “夷狄之有君,未若诸夏之亡”,这是伦语上的句子。王冲从没有想过,在这个遥远的宇宙时空,“诸夏”居然真的会“灭亡”!     而自己就是这一幕的最后见证者!     天空在燃烧,大地在颤抖,茫茫的死尸成山成海,流出的鲜血汇成江河。王冲甚至能看到大地处处,那升腾而起的浓浓死......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