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他们都已经开始驱赶周围的路人了,这你也能忍吗?”

    魏皓睁大眼睛,觉得不能忍了。骂人也就算了,但是驱赶路人算怎么回事?王冲把剑悬在青凤门楼上,为了就是吸引人来看。

    要是人都被赶跑了,那谁还来买?

    王冲的计划岂不是就要被人破坏了!

    “你也说了。他们是路人,只是来看看的,你觉得他们会来买剑吗?”

    王冲反问道。

    “这……”

    魏皓顿时语噎。

    “放心,没多大的事。我心中自有计划。”

    王冲拍了拍魏皓的肩膀,笑了笑,对于几大铸剑世家的作为不以为意。乌兹钢武器要是卖到他预想中的那种价格,几大铸剑世家的人不可能没反应。

    这一点,王冲早有预料。

    挪了挪身体,王冲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向后仰着,这样可以让自己的视野看得更开阔,更清楚。

    “嗯?”

    突然,王冲的目光跳了一下。

    “怎么了?”

    魏皓道。

    “看到两个熟人而已。”

    王冲笑了笑,盯着远处。透过街道上的人群,王冲一眼看到了京城张家的张淙、张检。青凤楼的事情即然惊动了程家、黄家、鲁家,没道理京城张家会不知道的。

    只是王冲没料到,来的居然是张淙、张检两个熟人。

    “熟人?那要不要去见见?”

    魏皓下意识道。

    “不必了,该见的时候自然会见的。”

    现在,还不是和张淙、张检他们见面的时候,趁着被他们发现之前,王冲推开茶杯,拉着魏皓赶紧离开。

    …………

    “怎么回事?他怎么在这里?”

    王冲不知道,就在他起身离开的时候,远处的张淙、张检同样注意到了他。

    两人站在人群中,同样满是错愕。

    王冲虽然走的很快,但是两人对于这位王家幼子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特别是当日他在两人面前说的那翻话,给两人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所以尽管只是匆匆瞥了一眼背影,但两人还是很快从楼上众多食客中将王冲认了出来。

    两人刚得到消息的时候,只是说有人在青凤楼售卖宝剑,却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看到王冲。

    这绝对是两人史料不及的事情!

    “该不会是他在这里贩卖刀剑吧?”

    张检下意识的脱口道。

    “不可能!”

    张淙几乎想都没想,脱口而出。一句话说出口,这才感觉有些不妥,欲盖弥彰道:

    “我是说,说不定只是巧合,人家只是到这里来喝茶的。”

    “嗯。”

    张检应了一声,意外的没有多说。

    两人撒开步子,大步朝着程、黄、鲁三家迎了上去。

    “张淙、张检,你们来了。”

    看到两人,三家之中认识的人都大步迎了上去:

    “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家伙在这里哗众取宠而已,告诉你们家主不必在意。都回去吧!”

    “原来如此!”

    两人从三家那里询问了事情详细的经过,也不由长出了一口气,心中放松了下来“这件事情我们会回去禀报家主的。”

    嘴上这般说着,但不知道为什么,两人精神恍惚,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出现在青凤楼二楼的王冲。

    王冲的出现,多少让两人有些不安。

    “希望不是我想像的那样……”

    这般想着,两人迅速的转身离去。谁也没有注意到,门楼前,一名禁军头领站在人群中,一手摸着下巴的胡须碴子,一面看着门楼前悬着的长剑,露出饶有趣味的神色。

    …………

    被三大铸剑世家的人这么一闹,青凤楼前门可罗雀,基本上没什么人围观了。在几大世家看来,这件事情也基本上就此打止,告一段落了。

    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才不过平静了一天的青凤楼,第二天又闹出更大的动静,重新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一千两百两黄金!

    这是青凤门楼上,那把刀剑的最新价格

    相比第一天,足足翻了一倍!而且那位刀剑的主人还透过青凤楼对外放出话来:

    门楼上的武器,每天只卖一个时辰,过了一个时辰,就算想买,也坚决不卖!而且,依然不准看,不准摸!

    “一千二百两黄金?这是疯了吗?”

    京城程家的府邸内,一位长老听到这个价钱,眼睛都瞪大了,好像要从里面鼓出来:

    “那混蛋以为他是谁?一把武器的成本才多少,他居然敢卖一千二百两,还是黄金!就算是我们程家,几百年的基业,都不敢卖这么高的价格!他以为他是谁?以为京城里都是傻子青凤楼那边到底是怎么想的,就由着他这么胡闹?”

    昨天去青凤楼,他也在场。哗众取宠也要有个度啊!最令他想不明白的还是青凤楼,在京城里,青凤楼还是很有影响的。这么让人胡闹,以后还要不要做生意?

    “怎么样,我让你查的那件事情有消息了吗?”

    程家长老程又青放下手中的信笺,顿了顿,突然望向一旁的送信的程家弟子道。

    “回长老,查过来。据说卖剑的是青凤楼老板的一位朋友。旧情难却,所以挂在那里售卖。怎么办,长老,他们这么破坏生意,我们要不要去看看,或者警告一下他?”

    被问道的程家弟子道。

    “荒唐!”

    程家长老程又青瞪着眼睛,挥手骂道:

    “人家小孩子胡闹,我们也要跟着胡闹吗?这成何体统!一千二百两黄金一把的刀剑,难道你还以为他能卖得出去?让他闹一闹,等过上一段时间,他自然也就消停了。”

    “是,长老!”

    说话的弟子心中惶惶,连忙低下头来。不再做声。

    ……

    没有人会在不了解底细的情况下,花一千二百两黄金去买一把武器。这个价格可是远远超出正常的市场行情!

    只要是个正常人,绝对不会去买!

    而只要没有人去买,这种事情自然就变成了一场闹剧,不了了之。

    这就是程、黄、鲁三大铸剑世家的态度。

    青凤楼的事情,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无名小卒闹出来的风波而已,不值得去关注,更不值得去大动干戈,那样,都有的自己的身份。

    不过,同样在京城之中,另一家的气氛却完全不同。

    “怎么样,查清楚了吗?”

    与此同时,京城张家的内邸之中,张淙、张检神色一脸凝重,气氛和其他几家完全不同。

    “查清楚了,青凤楼是魏国公府的产业。门楼悬剑这件事,好像魏国公的公子特别要求掌柜去做的。”

    被问道的张家弟子躬着身子,双手抱拳,恭声道。

    “魏国公的公子?知道是哪位公子吗?”

    张检神色一紧,连忙问道。

    “好像是公子魏皓。”

    被问道的张家弟子道。

    “嗡!”

    听到这个名字,张淙、张检互相看了一眼,两个人都变了脸色。

    “你先下去吧。”

    张检摆了摆手,等到这名张家弟子出去,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气氛凝滞,谁也没有说话。

    “不妙啊那个魏皓,不就是和王冲走的极近的那个吗?”

    最后还是张淙第一个开口,眉头皱起,神情很是担忧。因为海德拉巴矿石的问题,他们对王冲极其的关注,自然也关注到了他周围交际的人群。

    魏皓就是其中之一。

    海德拉巴矿石的事情,两人压根就不相信王家是真的想做染指来煅造业,购买海德拉巴矿石。

    王家从来就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从内心里两人就不相信王冲是认真的,所以两人一直都没太当回事。

    但是如果青凤楼上寄剑的是王冲,那一切就完全不一样了。

    不能王冲能不能成功,不管他做的事情有多荒唐,但是真的去做了,并且炼出了一柄剑,仅仅是这种意外和变化,就值得两人大为不安,甚至恐慌了。

    没有人喜欢变数,毫无疑问,海德拉巴矿石的事情已经出现了令人不安的趋势。

    “这件事情有些不妙了。他不是真的在炼剑吧?”

    张检也很是不安。

    “不管怎么样,都值得我们谨慎。虽然不相信一个小孩子真有这么厉害,但海德拉巴矿石的事情对我们极其重要,这件事情我们还是赶快报告家主吧!”

    两人说着很快站起身来,匆匆的向室内行去。

    ……

    一千二百两黄金!

    在中土神洲,这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恐怕是几辈子都花不完的巨款。然而这仅仅只是一把剑的价格!

    就在很多人觉得这是一个令人难以企及的“高价”的时候,青凤楼第三天的举动顿时刷新了许多人的认知:

    二千四百两黄金!

    这是青凤楼门楼上的最新价格。

    青凤楼上的那位似乎语不惊人死不休,在他的心中,似乎没有行价和底价这个概念。当这个最新的价格报出来,整个京城武器市场都沸腾。

    不管青凤楼上的那位是谁,就算他是恶作剧,他也用自己的行为成功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二千四百两黄金,放眼整个京师,成百上千家剑楼、剑铺,还没有一家敢挂出这样的天价!而这位不知道什么来历的青凤楼刀剑主人,成功做到了别人不敢做的事情。

    不止是如此,第一天六百两!

    第二天一千二百两

    第三天二千四百两!

    很多人都看出来,这位青凤楼上的那位似乎并不仅仅是在涨价而已。他的价格都比前一天涨了足足一倍!

    这人该是如何的大胆才敢做出这样的举动?

    “疯子,这家伙真是个疯子!”

    “谁说不是呢?一把剑二千四百两黄金,这得是什么剑才值这个价。不是疯子,谁干得出来。”

    “关键是他还不准看,不准摸。哪有这样卖剑的?”

    “要不然怎么说是疯子呢?”

    ……

    青凤楼外,围观的人嘻嘻哈哈,指指点点。反正看热闹不要钱,更不要说,青凤楼里居然还向这些围观、凑热闹的人派送美味的糕点!

    路过围观的人群顿时越来越多,远超过了第一天,第二天,并且还呈现出增加的趋势。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十九章 张淙、张检的不安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十九章 张淙、张检的不安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十九章 张淙、张检的不安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十九章 张淙、张检的不安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十九章 张淙、张检的不安】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幽影龙帝最新章节

        立足天下,运筹帷幄之中,决战千里之外。纵横捭阖,叱咤风云巅峰,犹言横戈跃马。千年的风云重新翻起,神龙出没,诸霸争强,兵革互兴,朝野难安。天刀显,大帝归!刀写历史,评说由我!风刀霜剑,操刀制锦,身为幽影阁的阁主,只因一个女子,被卷入神魔之战。且看他如何踏平乾坤,搅他个天地变色,山岳崩颓。

  • 邪王霸宠:王妃很嚣张最新章节

        她是二十一世纪特种部队的魔鬼女教官,一朝穿越,成了帝国臭名昭著的昭阳郡主。“断肠噬心散,这可是你上山之前,三皇子给你的践行酒,被心上人亲手送入黄泉的滋味,如何?”被亲妹妹逼下山崖,再归来,定不会对渣母渣妹手下留情!麻烦层出不穷,亦有各路美男傍身,不过不等她出招应敌,找茬的人竟都被身边忠犬收拾干净……

  • 歌词创作最新章节

        虽然有词但曲的部分有些仍未完整

  • 剑林晚录最新章节

        这是一部传统纯武侠小说,主角是一位寻常普通的年轻人,虽侠气塞胸,仁心溢怀,却终究还只是一升斗小民。他无意中遇到行将就木的天下第一高手,得之传授绝世武功秘籍,却也因此家破人亡;朋友也因绝世秘籍而遭人监禁;自己更是陷入重重困扰之中。为救朋友,为打抱不平,为解除自身重重麻烦,他不断提升自己实力,不断去揭开一个又一个的谜团,经历一场又一场的战斗……
        向金庸先生致敬的小说,风格比较接近经典武侠,文笔典雅,穿插古代历史地理文化知识。不种马,非爽文,欢迎阅读。

  • 科技衍生最新章节

        酒没了,人也醉了沉沉入睡,仿佛一场梦古怪的声音在他脑海中跳跃然而,此梦非梦醒来,王凡发现脑海中多了一个系统——科技衍生系统从此,情场失意,考场危机的他,开始了一场永垂不朽的征程扭转国内尖端科技落后建立辉煌的科技帝国做人生大赢家

  • 涅槃倾城,九千岁请自重最新章节

        “如此宠她,就不怕她乱了这天下?”玉骨扇轻摇,美如谪仙“那又如何,乱了便乱了,我扳回来就是。”“你终究还是不信我!”崖上,两行清泪挂在她的脸上。“你回来。”“回不去了,此番若生,愿你我不复相见,若死,愿我永世不入你梦。”惊鸿一瞥,纵身一跃。那日,他一袭红衣惊艳了天下,口中倾吐“不疯魔,不成活!我为了定这天下!终究负了她!不如便让这天下人来为她陪葬,可好?!”  他用尽全力去保护的子民怕他,厌他,他费尽心思保护的国家容不下他,皇帝忌惮他,群臣畏惧他,寂离啊寂离……这些年,你是真的不难过吗?  “我回来了……为了你辛苦平定的天下……”“你……终是回来了……”

  • 重生之美好年华最新章节

        重生种田,想尽办法发家致富。
        沈如带着一家包子,反抗老宅的压迫。
        一次偶然,发现这包子一家竟然只是养子!
        怪不得,爹爹不亲,娘亲不爱!
        看沈如一个重生在八岁的身体里小人儿,如何带领包子发家致富!

  • 美女总裁的贴身小助理最新章节

        韩泽熙一不小心约炮约上了未来女上司,不约不打紧,这一约生活全乱了。

  • 娇妻在上,亿万总裁宠妻如命最新章节

        锦城最尊贵的男人陆泽修,叱咤商场,矜贵冰冷,不近女色,却突然娶了一个失了恋的女人。传闻这个女人的心里装着别的男人,陆少居然忍:“没关系,就算是块石头,我也能捂热了。”传闻这个女人脾气很坏,陆少阴冷一笑,“我宠的,有意见?”然而,等到她嫁给了他,却发现,这一切都是一场复仇。他说:“嫁给我,我可以给你别人所羡慕的宠爱,给你陆家少奶奶的名头,但是……你不要指望我会爱你!”

  • 连锁“笑”应最新章节

        让你在会心的,开心的,舒心的哈哈大笑中度过每一天

  • 百战天骄最新章节

        流传了两百多年的大显王朝,在龙骧铁骑的喧嚣声中崩溃,末代太后受辱,皇帝被囚,于是群雄并起而混战,武力是生存下去的唯一本钱,逐鹿天下,是一代代强者的梦想。一百柄名剑,一百位倾城绝色,一百张人皮藏宝图,一百枚传国玉玺,无数如彗星崛起又瞬间泯灭的将星,均出现在这个令人热血沸腾的乱世中,一个起于微末的天才,如何在乱世中遇云化龙,一步一步攀上权利的巅峰,最终百炼成兵,煮酒烹鹿,玩弄天下大势于鼓掌之间。正所谓:山河破碎风飘絮,飞扬跋扈为谁雄。

  • 先婚后爱:闪婚老公100分最新章节

        程小玥被所谓的好姐妹算计,将她送上了林逸琛的床!
        一夕之间,母亲意外身亡,父亲嗜赌成性,男友弃之不顾!
        她温暖的生活就此陷入无尽深渊,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可这时候被她避之不及的林逸琛却强势将她纳入羽翼之下。
        林逸琛对她说:“我可以帮你解决一切困难,前提是你要和我结婚。”
        程小玥哭道:“林先生,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林逸琛却笑着:“你可以选择笑着接受或者哭着接受。”

  • 九天炼神诀最新章节

        三载缠绵,无非梦幻泡影,一朝梦醒,却是红粉骷髅。这是一个天才铸剑师,以魔入道,问剑天下的故事。

  • 我的岳父有点强最新章节

        【快乐玄幻文,六块腹肌锻炼器!】  XX:充值能使你变得更强!  苏怀山:充值?不不不,不需要,抱紧岳父的大腿我就能变得更强!  PS:搞笑轻松,更新稳定,幽默吐槽,不一样的玄幻文!

  • 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最新章节

        她是美貌绝伦的少女,几次往返于数千年前的异界,战妖怪,救国难,和许多精灵结下了恩恩怨怨。她和异界的王子情意绵绵,有了爱的苦涩,也有了情的甘甜……他是异界的王子,也是风度翩翩的美少年,为了追求爱情往返于数千年后的世界,经历坎坷,饱尝了爱的苦果,渴望美梦能圆……

  • 愿赌服爱:校草别躲了最新章节

        她是孤女,大学第一天就踩中一个帅哥馅饼,校长千金将她当作情敌,不惜立下追爱赌约。她经历羞辱、群殴、甚至是被人脱光拍照威胁后,终于决定火力全开,势必要将这棵校草吃掉!勇敢野花猛追傲娇校草,情敌嫉妒成恨,不惜出卖自己也要拉她下地狱。一场大火烧光了所有,也让烧毁了她的情人。谁能告诉她,他是死是活?

  • 人性解剖最新章节

        一个喜欢跟尸体睡在一起的人,却害怕虫子?
        “也许你身前隐藏许多秘密,我的双手会知晓你的一切。”
        “有些人活着还不如一具尸体诚实。”
        “尸体是世界上最干净的东西,因为他们从不说谎!”
        姜旭看着眼前的尸体,淡淡的说道。
        “之所以想要将罪恶袒露在阳光之下,被世人所知,是为了让悲剧不再重演。”
        每一个案件背后的故事都值得发人深省,每一个不会说谎尸体在生前都充斥着谎言。

  • 重生之良媒喜嫁最新章节

        纪长婧觉得,女人的一生就该如母亲般,找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的夫君,可她后来才明白,她夫君顾晏想要白首到老的另有其人。病卧榻上,磕下两粒药丸,纪长婧一梦回到谷国十三年,那时她还待字闺中,未来夫婿顾晏站在灼灼海棠林浅笑音容。顾晏的笑一如从前,只是顾晏不知道,这旧梦纪长婧再也不想要,这旧人纪长婧更加不想要……。

    本章内容提要:
    ...    “可是他们都已经开始驱赶周围的路人了,这你也能忍吗?”     魏皓睁大眼睛,觉得不能忍了。骂人也就算了,但是驱赶路人算怎么回事?王冲把剑悬在青凤门楼上,为了就是吸引人来看。     要是人都被赶跑了,那谁还来买?     王冲的计划岂不是就要被人破坏了!     “你也说了。他们是路人,只是来看看的,你觉得他们会来买剑......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