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他们都已经开始驱赶周围的路人了,这你也能忍吗?”

    魏皓睁大眼睛,觉得不能忍了。骂人也就算了,但是驱赶路人算怎么回事?王冲把剑悬在青凤门楼上,为了就是吸引人来看。

    要是人都被赶跑了,那谁还来买?

    王冲的计划岂不是就要被人破坏了!

    “你也说了。他们是路人,只是来看看的,你觉得他们会来买剑吗?”

    王冲反问道。

    “这……”

    魏皓顿时语噎。

    “放心,没多大的事。我心中自有计划。”

    王冲拍了拍魏皓的肩膀,笑了笑,对于几大铸剑世家的作为不以为意。乌兹钢武器要是卖到他预想中的那种价格,几大铸剑世家的人不可能没反应。

    这一点,王冲早有预料。

    挪了挪身体,王冲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向后仰着,这样可以让自己的视野看得更开阔,更清楚。

    “嗯?”

    突然,王冲的目光跳了一下。

    “怎么了?”

    魏皓道。

    “看到两个熟人而已。”

    王冲笑了笑,盯着远处。透过街道上的人群,王冲一眼看到了京城张家的张淙、张检。青凤楼的事情即然惊动了程家、黄家、鲁家,没道理京城张家会不知道的。

    只是王冲没料到,来的居然是张淙、张检两个熟人。

    “熟人?那要不要去见见?”

    魏皓下意识道。

    “不必了,该见的时候自然会见的。”

    现在,还不是和张淙、张检他们见面的时候,趁着被他们发现之前,王冲推开茶杯,拉着魏皓赶紧离开。

    …………

    “怎么回事?他怎么在这里?”

    王冲不知道,就在他起身离开的时候,远处的张淙、张检同样注意到了他。

    两人站在人群中,同样满是错愕。

    王冲虽然走的很快,但是两人对于这位王家幼子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特别是当日他在两人面前说的那翻话,给两人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所以尽管只是匆匆瞥了一眼背影,但两人还是很快从楼上众多食客中将王冲认了出来。

    两人刚得到消息的时候,只是说有人在青凤楼售卖宝剑,却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看到王冲。

    这绝对是两人史料不及的事情!

    “该不会是他在这里贩卖刀剑吧?”

    张检下意识的脱口道。

    “不可能!”

    张淙几乎想都没想,脱口而出。一句话说出口,这才感觉有些不妥,欲盖弥彰道:

    “我是说,说不定只是巧合,人家只是到这里来喝茶的。”

    “嗯。”

    张检应了一声,意外的没有多说。

    两人撒开步子,大步朝着程、黄、鲁三家迎了上去。

    “张淙、张检,你们来了。”

    看到两人,三家之中认识的人都大步迎了上去:

    “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家伙在这里哗众取宠而已,告诉你们家主不必在意。都回去吧!”

    “原来如此!”

    两人从三家那里询问了事情详细的经过,也不由长出了一口气,心中放松了下来“这件事情我们会回去禀报家主的。”

    嘴上这般说着,但不知道为什么,两人精神恍惚,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出现在青凤楼二楼的王冲。

    王冲的出现,多少让两人有些不安。

    “希望不是我想像的那样……”

    这般想着,两人迅速的转身离去。谁也没有注意到,门楼前,一名禁军头领站在人群中,一手摸着下巴的胡须碴子,一面看着门楼前悬着的长剑,露出饶有趣味的神色。

    …………

    被三大铸剑世家的人这么一闹,青凤楼前门可罗雀,基本上没什么人围观了。在几大世家看来,这件事情也基本上就此打止,告一段落了。

    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才不过平静了一天的青凤楼,第二天又闹出更大的动静,重新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一千两百两黄金!

    这是青凤门楼上,那把刀剑的最新价格

    相比第一天,足足翻了一倍!而且那位刀剑的主人还透过青凤楼对外放出话来:

    门楼上的武器,每天只卖一个时辰,过了一个时辰,就算想买,也坚决不卖!而且,依然不准看,不准摸!

    “一千二百两黄金?这是疯了吗?”

    京城程家的府邸内,一位长老听到这个价钱,眼睛都瞪大了,好像要从里面鼓出来:

    “那混蛋以为他是谁?一把武器的成本才多少,他居然敢卖一千二百两,还是黄金!就算是我们程家,几百年的基业,都不敢卖这么高的价格!他以为他是谁?以为京城里都是傻子青凤楼那边到底是怎么想的,就由着他这么胡闹?”

    昨天去青凤楼,他也在场。哗众取宠也要有个度啊!最令他想不明白的还是青凤楼,在京城里,青凤楼还是很有影响的。这么让人胡闹,以后还要不要做生意?

    “怎么样,我让你查的那件事情有消息了吗?”

    程家长老程又青放下手中的信笺,顿了顿,突然望向一旁的送信的程家弟子道。

    “回长老,查过来。据说卖剑的是青凤楼老板的一位朋友。旧情难却,所以挂在那里售卖。怎么办,长老,他们这么破坏生意,我们要不要去看看,或者警告一下他?”

    被问道的程家弟子道。

    “荒唐!”

    程家长老程又青瞪着眼睛,挥手骂道:

    “人家小孩子胡闹,我们也要跟着胡闹吗?这成何体统!一千二百两黄金一把的刀剑,难道你还以为他能卖得出去?让他闹一闹,等过上一段时间,他自然也就消停了。”

    “是,长老!”

    说话的弟子心中惶惶,连忙低下头来。不再做声。

    ……

    没有人会在不了解底细的情况下,花一千二百两黄金去买一把武器。这个价格可是远远超出正常的市场行情!

    只要是个正常人,绝对不会去买!

    而只要没有人去买,这种事情自然就变成了一场闹剧,不了了之。

    这就是程、黄、鲁三大铸剑世家的态度。

    青凤楼的事情,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无名小卒闹出来的风波而已,不值得去关注,更不值得去大动干戈,那样,都有的自己的身份。

    不过,同样在京城之中,另一家的气氛却完全不同。

    “怎么样,查清楚了吗?”

    与此同时,京城张家的内邸之中,张淙、张检神色一脸凝重,气氛和其他几家完全不同。

    “查清楚了,青凤楼是魏国公府的产业。门楼悬剑这件事,好像魏国公的公子特别要求掌柜去做的。”

    被问道的张家弟子躬着身子,双手抱拳,恭声道。

    “魏国公的公子?知道是哪位公子吗?”

    张检神色一紧,连忙问道。

    “好像是公子魏皓。”

    被问道的张家弟子道。

    “嗡!”

    听到这个名字,张淙、张检互相看了一眼,两个人都变了脸色。

    “你先下去吧。”

    张检摆了摆手,等到这名张家弟子出去,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气氛凝滞,谁也没有说话。

    “不妙啊那个魏皓,不就是和王冲走的极近的那个吗?”

    最后还是张淙第一个开口,眉头皱起,神情很是担忧。因为海德拉巴矿石的问题,他们对王冲极其的关注,自然也关注到了他周围交际的人群。

    魏皓就是其中之一。

    海德拉巴矿石的事情,两人压根就不相信王家是真的想做染指来煅造业,购买海德拉巴矿石。

    王家从来就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从内心里两人就不相信王冲是认真的,所以两人一直都没太当回事。

    但是如果青凤楼上寄剑的是王冲,那一切就完全不一样了。

    不能王冲能不能成功,不管他做的事情有多荒唐,但是真的去做了,并且炼出了一柄剑,仅仅是这种意外和变化,就值得两人大为不安,甚至恐慌了。

    没有人喜欢变数,毫无疑问,海德拉巴矿石的事情已经出现了令人不安的趋势。

    “这件事情有些不妙了。他不是真的在炼剑吧?”

    张检也很是不安。

    “不管怎么样,都值得我们谨慎。虽然不相信一个小孩子真有这么厉害,但海德拉巴矿石的事情对我们极其重要,这件事情我们还是赶快报告家主吧!”

    两人说着很快站起身来,匆匆的向室内行去。

    ……

    一千二百两黄金!

    在中土神洲,这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恐怕是几辈子都花不完的巨款。然而这仅仅只是一把剑的价格!

    就在很多人觉得这是一个令人难以企及的“高价”的时候,青凤楼第三天的举动顿时刷新了许多人的认知:

    二千四百两黄金!

    这是青凤楼门楼上的最新价格。

    青凤楼上的那位似乎语不惊人死不休,在他的心中,似乎没有行价和底价这个概念。当这个最新的价格报出来,整个京城武器市场都沸腾。

    不管青凤楼上的那位是谁,就算他是恶作剧,他也用自己的行为成功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二千四百两黄金,放眼整个京师,成百上千家剑楼、剑铺,还没有一家敢挂出这样的天价!而这位不知道什么来历的青凤楼刀剑主人,成功做到了别人不敢做的事情。

    不止是如此,第一天六百两!

    第二天一千二百两

    第三天二千四百两!

    很多人都看出来,这位青凤楼上的那位似乎并不仅仅是在涨价而已。他的价格都比前一天涨了足足一倍!

    这人该是如何的大胆才敢做出这样的举动?

    “疯子,这家伙真是个疯子!”

    “谁说不是呢?一把剑二千四百两黄金,这得是什么剑才值这个价。不是疯子,谁干得出来。”

    “关键是他还不准看,不准摸。哪有这样卖剑的?”

    “要不然怎么说是疯子呢?”

    ……

    青凤楼外,围观的人嘻嘻哈哈,指指点点。反正看热闹不要钱,更不要说,青凤楼里居然还向这些围观、凑热闹的人派送美味的糕点!

    路过围观的人群顿时越来越多,远超过了第一天,第二天,并且还呈现出增加的趋势。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十九章 张淙、张检的不安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十九章 张淙、张检的不安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十九章 张淙、张检的不安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十九章 张淙、张检的不安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十九章 张淙、张检的不安】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综漫之少女异游录最新章节

        两个对现实生活失去所有的期待而沉迷于二次元的少女,一次漫展上的奇遇,两个人由此拉开了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帷幕。双女主,两人身世强大,能力也强大,本文是两个人穿越到动漫世界的故事,男主待定。死神(正在进行中)

  • 邪君追妻:废物嫡小姐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竟成了帝都有名的废柴嫡小姐!封家的二女儿,不仅没斗气,还天生废灵根。人人都说她傻,她却能出口成章说她废,她能不开斗气捏断一根法杖说她无能,却能轻易收服一只人人都想得到的神兽。他是帝都的第一王爷,他冷漠暴戾没有女人能近他身,可他却只对她特别。他对她千般宠爱,万般纵容她对他不屑一顾,避恐不及奈何实力不够强,处处被压制。待她登上顶级强者宝座时,绝美的脸上带着一丝得意,她挑起他的下巴,轻笑:“王爷,你从还是不从。”某人妖孽一笑,说:“爱妃若想,本王自然从。”

  • 偏爱蛮妻最新章节

        传闻,尉皓辰尉太子爷,家世好、身材好、长相也好,那张脸比女人还要美腻。传闻,尉皓辰性格孤僻,追他的女人无数,他却通通拒了,是个不近美色的禁谷欠系美男。传闻,尉皓辰手段狠厉到变态,认定的事情,绝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否则……某一天,传说中的太子爷强行把她掠到了身边。他强行让她扮演他已经去世的妹妹。也承诺会给予她,她想要的好处。最初,他给她钱!之后,他帮她虐前男友、虐白莲花!最终,他宠她竟然宠上了瘾。只是说好的做妹妹呢?被吃干抹净是怎么回事?多出来的小红包是怎么回事?至于那些传闻……江羽楠:情报中心,咱能不能做朋友了?说好的禁谷欠呢?

  • 夜深沉茶微凉最新章节

        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难熬的,所以放弃黎明,同样也不想再待在黑暗当中。今生只想守护珍惜她的人,潇洒肆意过这一生,与朋友知己把酒言欢,笑傲这天下

  • 遇见一段恋曲。。。最新章节

        异国酸酸の柠檬草┅
        构成一段美丽恋曲┅
        用水蓝色的瓶子装起来┅
        细细の品尝那酸涩的滋味┅
        这是我帮我的二哥〈乾哥〉写的哦!
        只是我不知道能不能写的很好┅

  • 乡间诡事最新章节

        我本是一个平凡的人,本该过着平淡的生活,怎奈造化弄人,我的这一生,注定不再平凡。人肉筑墙,泥人吊塔,是什么,造就了这一切?尸蜱,鬼山魈,又是什么,在暗处注视着所有?四月八,毛虫嫁,十八进了牛王家;磨刀独自赴,血染战袍杀;缘生缘灭缘离去,天知地知你不知;问天天不应,求地地不灵;要想知晓缘去处,还得求问系铃人。

  • 我的美女大小姐最新章节

        高手,是用来垫脚的;强者,是用来践踏的。从监狱中走出的奇才少年,身手绝世,医术高超,肩负着“替未婚妻夺回龙蛇会”的重担,与老仇家斗智斗勇,挖出内幕,玩转商场,开启了一段铁血却又让人啼笑皆非的都市生活!

  • 一朝试爱,萧总你过来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面,马路边上,他在车里,我在车外。我向他求救,他漠然关上车窗。第二次见面,他是我的二世主,他高高在上,我卑微不堪。第三次见面,是在烟花柳巷,他拿着钱,我端着酒。从那之后,我和他源远流长。他是个商人,所以他把我当作谋利的工具。他很重情谊,所以为了兄弟把我送进精神病院。他需要的从来都不只是言听计从,必要的时候,他还想我杀人不眨眼。不然你以为,他肯砸下重金,是买我百岁无忧的么?

  • 小草崛起最新章节

        【2017最火爆新书】  重生成为原始世界的一棵杂草,  在虫子和各种妖兽之间求生存!  进化!进化!再进化……  变强!变强!再变强……  小草,小草,要崛起!  在这蛮荒的时代,四处都是敌人和危险。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  【每天12点,18点,22点稳定三更!倔强小草,励志要成为玄幻小说当中的一股清流!  请大家都为自己的书架和书单当中增添一抹绿吧!要想生活过得去,就得头上带点绿呀!】js330

  • 快穿小妖精:腹黑男主,别过来!最新章节

        钟情在意料之中死去,却在一片神奇的纯白空间之中醒来。震惊!少女身患绝症,却死而复生,这其中隐藏的秘密,竟然是——她变成了一只小妖精!任务之前:系统淡然:“宿主你的任务是陪在男主身边,帮助他走上人生巅峰!”任务之后:钟情悲愤:“系统你出来!说好的只是需要奉献爱与关怀,可没说过要我献身!”“……”系统默默装死。早已经锁定猎物的男人:“宝贝儿乖别闹,来,跟我回家。”【日更,一对一甜宠】

  • 腹黑王爷的绝色宠妃最新章节

        他是大离的混世王爷,凶残狠绝,腹黑暴虐,一计退敌千里。她是千年不死的狐狸精,穿越异世,直接掉到了他的床上,缠绵中刀剑往来,抬手间,生死一线!为了活命,她选择百依百顺,却在关键时刻,绝地反击,逃之夭夭!一场火,他容颜俱毁,一场阴谋,她名誉扫地,大婚前夕,她露宿街头一身吻痕,大婚当日,她大闹洞房讨要休书,却被皇上下旨嫁与了那个大火里死里逃生的残废王爷

  • 婚途漫漫,落跑甜妻太难宠最新章节

        海上逃跑,她遇到侵犯过自己的妖孽男,痴痴开口:“姐姐,你真美,可惜就是不会说话。”妖孽男搂住她纤腰的大手一滞,玩味掀唇。却不料小姑娘继续开口:“你也跟我一样,是被送来给那个色老头欺负的?”妖孽男身体微僵,随即面色自如,把玩她的秀发,浅笑不语。而多久之后她才知道,所谓的色老头,原来也可以化身成“美丽姐姐”……某日,她喝醉调戏他:“姐姐,你长得这么好看,为什么就偏偏是个女的呢?你要是男人,我就嫁给你了。”男人漂亮的桃花唇微抿,凝视她的目光幽邃。“我也只是说说而已啦,你别当真。”后来,当了妖孽男不再化身玉面修罗,为她一点点褪去杀伐狠戾。她却也为了心头朱砂,将刀插向他的胸口……

  • 第一宠婚:前夫求放过最新章节

        新婚夜,他扼住她的喉咙,声音冷如寒谭,“听说你爱我?!”“不爱。”她轻轻摇头,“可,我爱赵太太这个身份。”“好极了,千万别爱上我!”这不过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始料未及的是,还未来得及分道扬镳,一场意外便将他们永远隔绝。传闻,赵北渊命中带煞,孤星转世,克死两位妻子,一双儿女。传闻,赵太太无视家族声誉大胆出轨,是赵北渊开车撞死了她。再见面,他猩红着眼,将她困在墙角,“赵太太,别来无恙。”她弯了弯唇,笑颜逐开:“赵总,你搭讪的方式真是奇葩。”转眼间,她已然退出一丈,挽着另一个男人的臂弯,撒娇嗔骂:“老公,我们回家吧。”

  • 天道大药房最新章节

        现代小子秦凡穿越异界,结果发现自己身上居然多出一个药房系统。普普通通的复方醋酸地塞米松乳膏居然可以治愈修真界的奇毒?阿普唑仑胶囊既然连神族的心魔都可以化解?主宰这个世界的妖、神、魔、鬼、人五族,竟然只是棋盘中的棋子?是什么样的人物在操控这场棋局?无论是谁,你只能操纵棋子,而我秦凡要掌控天地之局!

  • 我欲修天最新章节

        天有九野,何谓九野,一曰皇天,二曰幽天,三曰青天,四曰接天,五曰苍天,六曰昊天,七曰钧天,八曰炎天,九曰玄天。九天之上,方为乾坤!

  • 升官指南最新章节

        副市长唐一天被人推下楼回到了20年前,再次踏入官场,在展现强大政治智慧的同时,也实现着自己一心为民的理想,直入青云,美女环绕,成为官场奇才!

  • 酆都鬼域最新章节

        最可怖的鬼怪不在鬼域,也不在阎罗殿,而在复杂难测、狡猾多变的人心里。赶尸派、道貌岸然的道士、阴险狡诈的鬼族人、地府神灵、卫道盟、通天教……你方唱罢我登场,鬼怪和人,究竟谁在利用谁?天理昭昭,善恶有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若天不报,替天行道!

  • 遗体入殓师最新章节

        我是一个殓妆师,我的工作专门是给死人化妆,我只接私活,某一天,我和我的搭档接了一个私活,并且我们俩不知死活的从死人的身上扒下来一只玉镯,可我们两个都没有想到,噩梦从此开始……

    本章内容提要:
    ...    “可是他们都已经开始驱赶周围的路人了,这你也能忍吗?”     魏皓睁大眼睛,觉得不能忍了。骂人也就算了,但是驱赶路人算怎么回事?王冲把剑悬在青凤门楼上,为了就是吸引人来看。     要是人都被赶跑了,那谁还来买?     王冲的计划岂不是就要被人破坏了!     “你也说了。他们是路人,只是来看看的,你觉得他们会来买剑......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