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皓,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的身份比较敏感,暂时不方便出面!你就先帮我顶着。”

    王冲一边喝着茶,一边撇开话题道。

    “知道!你是担心姚风对吧,放心,这里的事情交给我,绝对没问题。”

    魏皓拍拍胸脯道。

    虽然对王冲的卖剑计划还持保留意见,但是说起其他方面,魏皓是当仁不让的。兄弟是干什么的?兄弟就是这个时候来帮忙的。

    姚家虽然权势涛天,但魏家也不是什么吃素的。一个堂堂国公,也用不着对姚家太过忌惮。

    “可不止是姚风……”

    王冲笑了笑,他做下的事情何止是广鹤楼那事。姚广异要是知道是自己坏了他的事,恐怕皮都得扒掉自己的。

    王冲借助魏皓家的青凤楼来卖剑,也是不想在计划成功之前太引人耳目。否则的话,姚家来给他添添堵,警告警告那些来看剑,还是足够他烦了。

    “不说这些了,来,喝茶!”

    王冲给魏皓满了一杯,一边喝着茶,一边眼睛瞟着栏杆外。

    第一天卖剑,吸引的人群并不是很多。仅凭这点人是做不了什么大事的。

    不过好在,王冲也没指望第一天就能把剑成功卖出,所以也并不着急。

    “有人来了!”

    突然,魏皓开口道。

    王冲心中一动,抬起头来,目光眺过凭栏,顺着魏皓的目光看过去,只见远处人群骚动,一大群人浩浩荡荡,正从街道的另一头,往青凤楼的方向走来。

    这些人分成三股,明显是属于三个不同的势力。但彼此又并不分开,显然都是“同道”。

    “不好,是京城程家、黄家和鲁家的人。这些人恐怕是来踩场子的!”

    魏皓出身富贵,府里出入的都是名流,再加上魏家也有打铁的铺子,因此那这三大铸剑世家的人一出现,他立即就认了出来,一时间禁不住眉头狂跳,心中大为不安。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看对方那气势,魏皓可不认为人家是来买剑的。

    “怕什么?”

    王冲看了一眼,放下茶杯,淡淡道:

    “京城有京城的规规,就算是铸剑世家的人也不敢乱来。——这些人肯定以为我们是外地的世家、豪门,跑到京城来销售武器,捞过界了!不过,我们本来就是京城的,这条规矩对我们不管用,你怕什么?”

    “啊!还有这个。”

    魏皓一脸惊讶。他对这种东西完全是一知半解,不知道里面还有这样的道道。

    “你确定吗?”

    “嗯。”

    王冲点了点头。上一世活了一辈子,什么都见识过,什么都经历过。虽然外表只有十五岁的年纪,但他知道的东西比魏皓多多了。

    而且,上一世动荡的时候,他接触过一个铸剑老人,因此对这里面的规矩知道的清清楚楚。

    “这可不妙了,他们肯定是误会了。我得赶紧去跟他们解释一下?”

    魏皓焦急了。

    “不用了,我还有用得着他们的地方。”

    王冲一只手扣着茶蛊盖子,淡淡道。

    “啊?”

    魏皓呆住了,看着王冲,脑海里完全反应不过来。

    也就在魏皓发呆的那么一会儿,程、黄、鲁京城三大家的人就已经到了青凤楼的门下。一群人仰着头,看着楼门上悬着的黑布包裹的剑。

    “哼!卖剑的呢,也不来个人吗?”

    一名身宽体胖,看起来很是蛮横的汉子斜着眼,双手环抱,瞟一会儿楼门,盯一会儿门内,说话带剌,一副“我就是来挑事”的样子。

    “这位爷,您要买剑吗?”

    青凤楼内,早有一个黑衣的年轻小厮低头腰猫奔了出去。

    “这是你的剑?”

    那名身宽体胖的汉子斜着眼道。在他说话的时候,所有程家、黄家、鲁家的人全部都看着。

    汉子叫黄蛟,是京城黄家的人。京城里的世家有打铁的,有卖剑,自然就有负责对外挑事,砸场子的,而这个黄蛟就是其中最出名的。

    京城富庶,是天子脚下,经常会有不按规矩的人跑到京城来卖剑抢生意。这种事情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为了让人懂规矩,也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所以黄、程、鲁这些世家里自然就有一些像黄蛟这样的角色。

    “不是,这是我家主人的!”

    “哦,听说你们家的剑六百两一把,还是黄金?”

    黄蛟抱着手臂,说话的时候满脸的讥笑。在京城黄、程、鲁三大铸剑世家面前卖剑,简直是班门弄斧。

    “是!”

    小厮低着头,依然陪笑。

    “把你们的剑拿下来,让我看一看!”

    黄蛟毫不客气道,神情依旧满是讥讽:

    “要是看得满意,说不定大爷我就买了!”

    周围黄、程、鲁三家都是跟着一脸讥讽的看着。这是京城里的世家对付外地势力常用的手法,借着买武器的借口看刀看剑,到时候再用力一刀砸下去,在人家的刀剑上砸出一个缺口,砍出一个豁子,甚至直接劈成两爿,到时候那么多人看着,自然是丢人现象。

    这就是砸场子!

    在刀剑的制造方面,还很少有很超过京城黄、程、鲁、张等几家的!

    “对不起,我们的剑只能买,不能看,也不能摸!”

    小厮躬着腰,依然带着笑脸。

    “什么,不能看?连摸都不能?”

    “嗯!”

    一瞬间,黄蛟,包括黄、程、鲁三家全部的人在内,所有人都愣住了。六百两黄金一把剑,这可不是白银,更不是铜钱,居然连摸都不能摸一下,这种事情简直前所未有闻!

    三大世家来的时候,可压根没想到。

    “不能看,连摸都不能摸一下?”

    黄蛟再次道,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京城里卖剑,无不是想尽办法让众人看尽,极尽所能在众人面前夸耀。

    这家倒好,卖这么贵的剑,居然连碰都不能碰一下。

    “不能。”

    小厮的声音一如继往的平静。

    “你家主人是谁?把你家主人叫出来!我倒要看看,倒底什么剑,居然碰都不让人碰一下。”

    黄蛟恼怒道。

    “不知道!”小厮的声音硬的就像块石头。

    “不知道?什么意思?”

    黄蛟怔住了怒笑道:

    “是不知道你家主人在哪里,还是不知道你家主人是谁?”

    “不知道我家主人是谁。”

    小厮的回答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不止黄蛟,所有人都愣住。

    “放狗屁!哪有不知道自家主人是谁的!”

    黄蛟勃然大怒:

    “好!不想说老子就不问。那我问你,你们家的剑有什么好处?凭什么敢标六百两黄金的价格?”

    “不知道!”

    “钢材呢?是用哪里的矿石做的,你也不知道吗?”

    “不知道!”

    “那有多锋利呢?能砍入几毫呢?”

    “不知道”

    ……

    小厮的回答一如既往,声音没有丝毫的变化,似乎永远都只会说那三个字“不知道”。这是王冲的意思,除了六百两黄金一两外和不能看不能碰这两句话外,其他一概不用回答。

    “不知道,不知道……,除了不知道,你还知道什么?”

    黄蛟都被这小厮快气疯了,怒笑道:

    “没有金刚钻,就不要揽那个瓷器活!卖刀剑的,哪有不让人看的?不能看,不能摸,真当你是公侯府的千金吗?——哗众取宠!”

    哄!

    听到黄蛟的话,和几大铸剑世家的人怔了怔,随即哄堂大笑起来。就连外面围观的人群也跟着哄笑起来。

    “我说什么来着,这就是一哗众取宠的小丑。我说的没错吧。”

    黄蛟一手指着小厮,对着众人哈哈大笑,眼神中满是轻视。

    “来之前,我还担心京城里是不是来了什么砸场子的厉害家伙!现在一看,我们恐怕是杞人忧天,操心过虑了。黄蛟虽然说的难听,但这件事情他并没有说错,这一家就是在哗众取宠!”

    一名程家的人不停的摇头,眼神不再如之前那般充满敌意,眼神充满了不屑。几大铸剑世家是绝对不会使用这种方法,故弄玄虚的。

    京城程家只要打上自己的名号,那就是招牌,用不着这么装神弄鬼的。很显然,这家没什么“真本事”!

    另外几家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神也是一样,真正有本事的,是不怕别人看自己的刀剑的。不但不怕,还巴不得别人多看,多摸,多见识自己的刀剑厉害。

    像这家这样的,还真是没有。

    在众人看来,就像黄蛟说的,这一家就是在哗众取宠。这样的刀剑,卖得出去才怪。

    “青凤楼是吃酒的地方,居然跑来这里卖剑。而且价格也标得这么高,看起来,这完全是门外汉啊!我们之前高看他了!”

    鲁家的人也是一脸轻视。

    青凤楼雕梁画栋,装饰堂皇,极上档次,在京城里绝对是最顶级的几家酒楼之一。在这里消费的人非富即贵,大部分都很有来头。

    对方在这种地方卖六百两黄金一把的剑,几家一开始还真以为来了什么厉害的对头,跑到这里砸场子。

    不过现在看来……想多了!

    众人一发现“真相”,策略就完全不同了。

    “散了吧,散了吧,这家什么都不知道,哗众取宠而已!都散了吧!”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王八旦,乱坏规矩!浪费我们时间!”

    “青凤楼的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黄、程、鲁三家的人自感没趣,骂骂咧咧着四散走开,一边走,一边开始不耐烦的驱赶青凤楼前其他凑热闹围观的路人。

    “这些混蛋!”

    魏皓在楼上听得分明,气得一拍桌子,怒站起来:

    “在京城卖把剑而已,关他们什么事。嘴巴里不干不净的,真以为黄、程、鲁几家顶了天去了。我就不信,还收拾不了他们!”

    魏皓从小和王冲一起长大,穿一条开裆裤的交情,唯一的,也是最珍视的就是这个好朋友了。

    被人当着自己的面骂自己的哥们,这让魏皓心里一百个的不舒服,简直是怒火腾腾。京城程家、黄家、鲁家的招牌响亮,但是对魏皓没用。

    魏国公府出身的公子又哪里会把这种铸剑的世家放在眼里。

    “等一等!”

    一只手从旁边伸出拉住了魏皓,王冲神情淡定,远不像魏皓那么激动:

    “一点小事而已,何必动怒?由他们去吧,反正他们也要散了。”

    王冲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嚼着茶叶。这是他在穿越前的一个习惯,喝完茶水以后,嚼吃茶叶。

    到了这个时空,王冲也保留了下来,权当是对以前生活的怀念吧。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十八章 四大铸剑世家的轻视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十八章 四大铸剑世家的轻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十八章 四大铸剑世家的轻视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十八章 四大铸剑世家的轻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十八章 四大铸剑世家的轻视】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冠军之心最新章节

        “周先生,我们注意到您小时候曾经涉猎过篮球、乒乓球、羽毛球、围棋、跳棋、五子棋、中国象棋、国际象棋、书法绘画、吉他音乐……等多方面的领域,那这是否意味着就算您当初不选择足球做您的职业,您在其他领域也一样可以取得如今的成功?”
        “是的。但我就是要踢足球!”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冠军之心》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总裁缠妻慢慢宠最新章节

        为复仇他步步为营,想着将她怎么哄骗到手,没料到最后却爱她如命,宠她入骨。第一次婚礼,他突然悔婚;第二次婚礼,她临阵逃婚;第三次婚礼总算没出什么幺蛾子,却被抢婚!顾天磊怒,“女人,你太招蜂引蝶了!”“谁让你最开始悔婚的?”温暖咬牙说道。男人深情凝视,“从今以后,我会缠你宠你,生生世世。”

  • 毒后难寻:不做帝王妻最新章节

        她是一国贵女,却远离皇宫,师从无良鬼医……本就尊贵无匹,却被别人顶替身份,入宫为后,成为心爱之人的卧榻之妻;遭人绑架,破庙受辱,是心爱之人一手将她推至无间地狱;心灰意冷,她转嫁他国王爷,新婚大礼上,红色头纱飞舞,他以一指挑起她的下颌,温热的气息撩动她的耳畔“你这样的女人……莫非还想要嫁给别人”他的唇畔划过她颤抖的红唇,带着奇异的低柔“你待旁的男人一分好,我便要你一次!”她以失贞之身嫁入宫廷,受万人唾弃!她步步为营,身下是早已堆砌的累累白骨……无妨,既然无爱,那就一起下地狱吧!

  • 锦绣农女忙种田最新章节

        商界精英女白领VS穷困潦倒落魄农家女。一朝重生,两世为人。修茅屋,上青山打猎;耕沙田,下河沟抓鱼。还能做得一手好美食。采菊青山下,悠然现良人。叹!世事无常,人祸易躲,天灾难防。且看小小农家女,带领全家,如果躲过饥荒年,寻到理想的世外桃源!

  • 星际转职指南最新章节

        林三水在修真世界冲击飞升失败,被水玉佩送到星际时代,被误认为是林家后人。林三水被林家收养,成为林淼淼。在重新踏入修真时,林淼淼感悟天机示警,预料到未来发生的事。为了改变命运,林淼淼正是成为林淼淼,并主动改变一些人的命运。

  • 影之谧歌最新章节

        架空奇幻,黑夜是属于我的黑暗影只是随我同行的伙伴。黑夜的挽歌在此时唱响雪舞纷飞穿梭在林间的精灵摇曳夜影的裙摆所有的旅程只是一首唱不完的黑夜赞歌从苏醒的黑暗开始踏上史诗般的征途……

  • 醉卧王爷怀最新章节

        她是穿越而来的特工,她是为爱而亡的淮南王王妃李素罗!哎呀!要不要这么劲爆啊!刚穿过来,就被前身下了药的王爷残暴对待!对着身为战神的王爷仇恨的目光!再看看伪白莲花的堂妹同侍一夫!李素罗不禁长叹呀!这个次第好生不好解呀!

  • 绝代吞天神王最新章节

        一代武帝杨霖偶得武圣传承,遭受挚友偷袭,重生五千年后,为寻红颜,踏百转轮回。为斩强敌,修无上秘术。武帝荣耀归来,脚踏星辰,拳镇山河,一念可吞苍穹!

  • 永生妖帝最新章节

        痛失双亲,修为尽废,他几近一无所有,反而被唾成扫把星。宗门打压不愿屈服,却沦为众矢之的。正面相对,一拳落定,“区区萤虫,怎可与日月争辉?”……百万春秋,岁月江流不再复,断剑重铸,神魔可杀苍天亦可戮!

  • 神级小村医最新章节

        阎罗门,一个拥有古老传承的门派
        吴道,一个风流不羁的少门主
        天真烂漫的未婚妻,火辣暴力的女警,侠肝义胆的女侠,妩媚多情的女特务……纷纷登场,对这个年少多金、风流倜傥、身份闪亮的少门主展开了一场生死争夺战。

  • 展翅吧乌鸦最新章节

        讲述了一个少年,在肩负起强大的力量和重大的使命后,与自己的命运不断抗争的故事。待到他抹去心中所有的罪恶,必将揭开这虚假的历史,把自己的民族领向浩瀚无垠的苍穹。

  • 毒宠旺夫药妃最新章节

        她,二十一世纪的特种军医,一朝穿越,变成了空有美貌,被人嫌弃的“贡品”!最最倒霉的是,惹上了一枚动不动就要杀了她的王爷,打不过吧……还得嫁给他!幸好她有神奇的药田空间,各种珍贵草药应有尽有,“王爷……一株百续草,换您一封休书如何?”他,邪魅入骨,权势滔天,却唯独看不透这只披着羊皮的小狐狸,视他为洪水猛兽,却又一再挑衅!这样不安分的家伙,他是应该捆起来……还是应该直接压倒呢?

  • 王爷,我要休了你最新章节

        一朝醒来穿越到祠堂,入眼就是阴森森的牌位。不过她可不是那个窝囊废了!不是要娶侧妃吗?本妃便让你娶,场面弄得风风光光博个贤良美誉。你要争宠本妃不奉陪!明里在寺庙祈福实则玩得风生水起。“沈柠,你竟敢与男人来往甚密,你好大的胆子!”还有更大胆的呢!本妃要休了你!“喂——姓路的快解开我穴道!你干什么?”“洞你娘亲的房!快把我松开!”

  • 神仙是怎样炼成的最新章节

        然世事难料!纵然精诚所至,事情成败还看天意!纵然满腹经纶,博古通今,也要天公做美,方可成事。运气所至;画龙点睛,一马平川。我通明此道,愿作壁上观,厚积勃发。待运气来时,一鼓作气,永往直前。紫薇斗数,天下第一神数,高深莫测,可以看透世间的一切。奇门遁甲,天下第一幻阵,迷惑心智,可以堪破生死大劫,但却是紫薇门下的传人。却有幸得到两种神功。想想会发什么呢!值得期待他无意中发现了另一个世界的通道――长生界在他报得师傅大仇后,满心澎湃投入到新的世界当中――长生界且看他如何称霸江湖,

  • 反派成长血泪史最新章节

        四海之内,天下共九州    青州居正东,一条长河名曰荒川,由北向南贯穿青州。    曾有一个家族,以荒川为姓,执掌整个青州。在经历了四百年前的那场变故之后,荒川家便在青州土地上销声匿迹。    四百年已过,一个以荒川为姓的年轻人,肩负起家族血仇,走上了称霸青州的道路……    (这一本是一个反英雄的故事,要是按照正常的视角来看,主角就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反派,喜欢这类不一样剧情的朋友,可以看看。)

  • 大宋超级学霸最新章节

        那一年,大宋甲级足球联赛正热,国民老公苏东坡金榜高中。    那一年,京城房价一飞冲天,老干部欧阳修买房不及时被夫人赶出家门。    就在那一年,赵官家上元夜偷窥香艳女相扑,被朝阳群众司马光当场抓获。    也是那一年,王老虎携女参加非诚勿扰,扬言非进士不嫁,金明池畔四大才子仓惶奔逃。    还是那一年,河东狮喜拜婚堂,胭脂虎相亲正忙,全国神童大赛各路少年英才开始隆重登场。

  • 神域战魂最新章节

        天,早已决定了我的一切,曾经,我是个突破云霄,踏入三界的神!现如今我已成为了一个人界强者的后裔,一个……萝莉?即便我身形软弱,但我曾经的那颗刚正不阿的心依然存在。我——会成为万物之主宰!

  • 泠水操最新章节

        出关?一去紫台连朔漠,黄沙万里葬天极。君莫急,我有《泠水操》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这是一个神秘少年出走大荒,平凡又不平凡的故事。鸿蒙万千界,百舸争流,一曲战天歌,一曲泠水谣……  书友企鹅群:177155975

    本章内容提要:
    ...    “魏皓,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的身份比较敏感,暂时不方便出面!你就先帮我顶着。”     王冲一边喝着茶,一边撇开话题道。     “知道!你是担心姚风对吧,放心,这里的事情交给我,绝对没问题。”     魏皓拍拍胸脯道。     虽然对王冲的卖剑计划还持保留意见,但是说起其他方面,魏皓是当仁不让的。兄弟是干什么的?兄......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