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皓,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的身份比较敏感,暂时不方便出面!你就先帮我顶着。”

    王冲一边喝着茶,一边撇开话题道。

    “知道!你是担心姚风对吧,放心,这里的事情交给我,绝对没问题。”

    魏皓拍拍胸脯道。

    虽然对王冲的卖剑计划还持保留意见,但是说起其他方面,魏皓是当仁不让的。兄弟是干什么的?兄弟就是这个时候来帮忙的。

    姚家虽然权势涛天,但魏家也不是什么吃素的。一个堂堂国公,也用不着对姚家太过忌惮。

    “可不止是姚风……”

    王冲笑了笑,他做下的事情何止是广鹤楼那事。姚广异要是知道是自己坏了他的事,恐怕皮都得扒掉自己的。

    王冲借助魏皓家的青凤楼来卖剑,也是不想在计划成功之前太引人耳目。否则的话,姚家来给他添添堵,警告警告那些来看剑,还是足够他烦了。

    “不说这些了,来,喝茶!”

    王冲给魏皓满了一杯,一边喝着茶,一边眼睛瞟着栏杆外。

    第一天卖剑,吸引的人群并不是很多。仅凭这点人是做不了什么大事的。

    不过好在,王冲也没指望第一天就能把剑成功卖出,所以也并不着急。

    “有人来了!”

    突然,魏皓开口道。

    王冲心中一动,抬起头来,目光眺过凭栏,顺着魏皓的目光看过去,只见远处人群骚动,一大群人浩浩荡荡,正从街道的另一头,往青凤楼的方向走来。

    这些人分成三股,明显是属于三个不同的势力。但彼此又并不分开,显然都是“同道”。

    “不好,是京城程家、黄家和鲁家的人。这些人恐怕是来踩场子的!”

    魏皓出身富贵,府里出入的都是名流,再加上魏家也有打铁的铺子,因此那这三大铸剑世家的人一出现,他立即就认了出来,一时间禁不住眉头狂跳,心中大为不安。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看对方那气势,魏皓可不认为人家是来买剑的。

    “怕什么?”

    王冲看了一眼,放下茶杯,淡淡道:

    “京城有京城的规规,就算是铸剑世家的人也不敢乱来。——这些人肯定以为我们是外地的世家、豪门,跑到京城来销售武器,捞过界了!不过,我们本来就是京城的,这条规矩对我们不管用,你怕什么?”

    “啊!还有这个。”

    魏皓一脸惊讶。他对这种东西完全是一知半解,不知道里面还有这样的道道。

    “你确定吗?”

    “嗯。”

    王冲点了点头。上一世活了一辈子,什么都见识过,什么都经历过。虽然外表只有十五岁的年纪,但他知道的东西比魏皓多多了。

    而且,上一世动荡的时候,他接触过一个铸剑老人,因此对这里面的规矩知道的清清楚楚。

    “这可不妙了,他们肯定是误会了。我得赶紧去跟他们解释一下?”

    魏皓焦急了。

    “不用了,我还有用得着他们的地方。”

    王冲一只手扣着茶蛊盖子,淡淡道。

    “啊?”

    魏皓呆住了,看着王冲,脑海里完全反应不过来。

    也就在魏皓发呆的那么一会儿,程、黄、鲁京城三大家的人就已经到了青凤楼的门下。一群人仰着头,看着楼门上悬着的黑布包裹的剑。

    “哼!卖剑的呢,也不来个人吗?”

    一名身宽体胖,看起来很是蛮横的汉子斜着眼,双手环抱,瞟一会儿楼门,盯一会儿门内,说话带剌,一副“我就是来挑事”的样子。

    “这位爷,您要买剑吗?”

    青凤楼内,早有一个黑衣的年轻小厮低头腰猫奔了出去。

    “这是你的剑?”

    那名身宽体胖的汉子斜着眼道。在他说话的时候,所有程家、黄家、鲁家的人全部都看着。

    汉子叫黄蛟,是京城黄家的人。京城里的世家有打铁的,有卖剑,自然就有负责对外挑事,砸场子的,而这个黄蛟就是其中最出名的。

    京城富庶,是天子脚下,经常会有不按规矩的人跑到京城来卖剑抢生意。这种事情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为了让人懂规矩,也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所以黄、程、鲁这些世家里自然就有一些像黄蛟这样的角色。

    “不是,这是我家主人的!”

    “哦,听说你们家的剑六百两一把,还是黄金?”

    黄蛟抱着手臂,说话的时候满脸的讥笑。在京城黄、程、鲁三大铸剑世家面前卖剑,简直是班门弄斧。

    “是!”

    小厮低着头,依然陪笑。

    “把你们的剑拿下来,让我看一看!”

    黄蛟毫不客气道,神情依旧满是讥讽:

    “要是看得满意,说不定大爷我就买了!”

    周围黄、程、鲁三家都是跟着一脸讥讽的看着。这是京城里的世家对付外地势力常用的手法,借着买武器的借口看刀看剑,到时候再用力一刀砸下去,在人家的刀剑上砸出一个缺口,砍出一个豁子,甚至直接劈成两爿,到时候那么多人看着,自然是丢人现象。

    这就是砸场子!

    在刀剑的制造方面,还很少有很超过京城黄、程、鲁、张等几家的!

    “对不起,我们的剑只能买,不能看,也不能摸!”

    小厮躬着腰,依然带着笑脸。

    “什么,不能看?连摸都不能?”

    “嗯!”

    一瞬间,黄蛟,包括黄、程、鲁三家全部的人在内,所有人都愣住了。六百两黄金一把剑,这可不是白银,更不是铜钱,居然连摸都不能摸一下,这种事情简直前所未有闻!

    三大世家来的时候,可压根没想到。

    “不能看,连摸都不能摸一下?”

    黄蛟再次道,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京城里卖剑,无不是想尽办法让众人看尽,极尽所能在众人面前夸耀。

    这家倒好,卖这么贵的剑,居然连碰都不能碰一下。

    “不能。”

    小厮的声音一如继往的平静。

    “你家主人是谁?把你家主人叫出来!我倒要看看,倒底什么剑,居然碰都不让人碰一下。”

    黄蛟恼怒道。

    “不知道!”小厮的声音硬的就像块石头。

    “不知道?什么意思?”

    黄蛟怔住了怒笑道:

    “是不知道你家主人在哪里,还是不知道你家主人是谁?”

    “不知道我家主人是谁。”

    小厮的回答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不止黄蛟,所有人都愣住。

    “放狗屁!哪有不知道自家主人是谁的!”

    黄蛟勃然大怒:

    “好!不想说老子就不问。那我问你,你们家的剑有什么好处?凭什么敢标六百两黄金的价格?”

    “不知道!”

    “钢材呢?是用哪里的矿石做的,你也不知道吗?”

    “不知道!”

    “那有多锋利呢?能砍入几毫呢?”

    “不知道”

    ……

    小厮的回答一如既往,声音没有丝毫的变化,似乎永远都只会说那三个字“不知道”。这是王冲的意思,除了六百两黄金一两外和不能看不能碰这两句话外,其他一概不用回答。

    “不知道,不知道……,除了不知道,你还知道什么?”

    黄蛟都被这小厮快气疯了,怒笑道:

    “没有金刚钻,就不要揽那个瓷器活!卖刀剑的,哪有不让人看的?不能看,不能摸,真当你是公侯府的千金吗?——哗众取宠!”

    哄!

    听到黄蛟的话,和几大铸剑世家的人怔了怔,随即哄堂大笑起来。就连外面围观的人群也跟着哄笑起来。

    “我说什么来着,这就是一哗众取宠的小丑。我说的没错吧。”

    黄蛟一手指着小厮,对着众人哈哈大笑,眼神中满是轻视。

    “来之前,我还担心京城里是不是来了什么砸场子的厉害家伙!现在一看,我们恐怕是杞人忧天,操心过虑了。黄蛟虽然说的难听,但这件事情他并没有说错,这一家就是在哗众取宠!”

    一名程家的人不停的摇头,眼神不再如之前那般充满敌意,眼神充满了不屑。几大铸剑世家是绝对不会使用这种方法,故弄玄虚的。

    京城程家只要打上自己的名号,那就是招牌,用不着这么装神弄鬼的。很显然,这家没什么“真本事”!

    另外几家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神也是一样,真正有本事的,是不怕别人看自己的刀剑的。不但不怕,还巴不得别人多看,多摸,多见识自己的刀剑厉害。

    像这家这样的,还真是没有。

    在众人看来,就像黄蛟说的,这一家就是在哗众取宠。这样的刀剑,卖得出去才怪。

    “青凤楼是吃酒的地方,居然跑来这里卖剑。而且价格也标得这么高,看起来,这完全是门外汉啊!我们之前高看他了!”

    鲁家的人也是一脸轻视。

    青凤楼雕梁画栋,装饰堂皇,极上档次,在京城里绝对是最顶级的几家酒楼之一。在这里消费的人非富即贵,大部分都很有来头。

    对方在这种地方卖六百两黄金一把的剑,几家一开始还真以为来了什么厉害的对头,跑到这里砸场子。

    不过现在看来……想多了!

    众人一发现“真相”,策略就完全不同了。

    “散了吧,散了吧,这家什么都不知道,哗众取宠而已!都散了吧!”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王八旦,乱坏规矩!浪费我们时间!”

    “青凤楼的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黄、程、鲁三家的人自感没趣,骂骂咧咧着四散走开,一边走,一边开始不耐烦的驱赶青凤楼前其他凑热闹围观的路人。

    “这些混蛋!”

    魏皓在楼上听得分明,气得一拍桌子,怒站起来:

    “在京城卖把剑而已,关他们什么事。嘴巴里不干不净的,真以为黄、程、鲁几家顶了天去了。我就不信,还收拾不了他们!”

    魏皓从小和王冲一起长大,穿一条开裆裤的交情,唯一的,也是最珍视的就是这个好朋友了。

    被人当着自己的面骂自己的哥们,这让魏皓心里一百个的不舒服,简直是怒火腾腾。京城程家、黄家、鲁家的招牌响亮,但是对魏皓没用。

    魏国公府出身的公子又哪里会把这种铸剑的世家放在眼里。

    “等一等!”

    一只手从旁边伸出拉住了魏皓,王冲神情淡定,远不像魏皓那么激动:

    “一点小事而已,何必动怒?由他们去吧,反正他们也要散了。”

    王冲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嚼着茶叶。这是他在穿越前的一个习惯,喝完茶水以后,嚼吃茶叶。

    到了这个时空,王冲也保留了下来,权当是对以前生活的怀念吧。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十八章 四大铸剑世家的轻视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十八章 四大铸剑世家的轻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十八章 四大铸剑世家的轻视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十八章 四大铸剑世家的轻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十八章 四大铸剑世家的轻视】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命之途最新章节

        顺应天命者,悲;逆应天命者,死!
        如之可奈何?祈求天地庇佑?
        殊不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身世坎坷,且看他如何面对人生!
        经历大变,且看他如何渐渐蜕变!
        命运降临,且看他如何对抗命运!
        持戟弯弓,且看他如何挽破苍穹!
        毁天、灭地、戮神、屠魔、诛仙、噬魂、镇妖、斩尸、弑佛!
        逆命运,踏天途,一切尽在——《命之途》!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命之途》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安徒生的眼泪最新章节

        香帅掌管知名的酒吧,活在美女中间,不管事事,活得潇洒,却身体力行的考出了各种急救证,帮助了一个又一个需要帮助的人。rn他16岁之前生活在根本哈根,正当时目睹母亲溺死在夏威夷的海里,之后与哥哥成为陌路。rn米莉想做一个写尽人生百态的作者,认为爱情是圣洁的不能被金钱玷污,却被赤裸裸地伤害。rn香帅与米莉不打不相识,笑对她说:谁说我不爱钱?我不爱钱是因为我知道随时有大把钱可取,这底气不能失。

  • 快穿书中游最新章节

        章小鱼偶然被小时空女神拉苦力,以命魂穿越成为一个个小说时空角色??有女配也有女主,任务是支持小时空建设,促进发展。一书一世界,虽不以攻略男人为主要目的,但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和事,且看平凡女主在历尽千帆后的华丽蜕变。

  • 娇妻难撩叔叔请珍惜最新章节

        他们因为一场恶意的设计开始纠缠,却不想两人的关系不仅仅那么简单。她的爷爷是他名义上的父亲,她要恭敬喊他一声小叔叔。他为他灭前夫、灭渣女,裴易如天神般降临:离婚,我娶你。某日,他一把抱起她:“既然我为你做了那么多,现在该你回报我了。”“裴易!”“你这个疯子!”裴易嘴角一勾,把诗诗扔到床上,一边扯着领带一边朝她走近:“疯子?很好,我会让你叫得像个疯子!”

  • 红楼上位记最新章节

        兴儿穿越红楼,成为贾琏心腹小厮,却无意中与王熙凤结下了仇,于是走上了一条上位道路。    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这里有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这里有孤标傲世的林黛玉,风情万种的秦可卿,曲高和寡的薛宝钗,英姿飒爽的史湘云,风姿各异的贾府三春,以及风韵犹存的李纨。    卑微的蝼蚁,也可以鱼跃龙门,不一样的上位,引爆屌丝逆袭之路!js330

  • 万古玄帝最新章节

        天玄大陆,武道为尊。强者一怒,伏尸百万;圣者一怒,血流成河。少年杨乾,因挚爱背叛,导致满门被屠。且看一个背负着血海深仇的少年,如何凭借心中的那股执念,踏天路,征万界,屠神灭仙,百死不悔!【玄体境等级设定:壮魄期、淬皮期、熬筋期、练骨期、通体期、真玄期、灵海期、天火期、通玄不灭期】

  • 蜜诱萌妻:狼性老公请节制最新章节

        “蓝筱筱,你何时爬上我的床有了我的种?”蓝筱筱就知道某男会算帐,她前脚逃,琛少后脚就追上。蓝筱筱愤怒,“睡了你不是我的错,孩子更不关我事,要怪就怪渣男!”琛少抓住蓝筱筱咬牙却齿的道:“蓝筱筱,你敢说我是渣男?”蓝筱筱只感觉头上一群乌鸦飞过……“蓝筱筱,生了儿子再给我生个女儿呗?”“不行!”“不行?”某女很后悔,早知被某人日夜压榨,她就说“行”好了←_←T_T

  • 如骄似妻最新章节

        联系作者有以下方式——新浪微博:醉时眠;微信:zuishimian0808
        豪门悬疑第一部,本书原名:《惹火烧身》——书名有变,内容不变
        *
        一次重生,华丽蜕变;岁月沉淀,完美回归。
        走投无路的无名小嫩模,被财大器粗的阔少爷们,玩死在大床上
        离婚失败的神秘设计师,被患有隐疾的变态丈夫,谋杀在浴缸里
        醒来时,她不再是蒙尘的明珠,而是涅槃的凤凰!
        剥离豪门与高干光鲜的华美外衣,爱与欲纠缠不休,男人们你争我夺。
        本是一场寻欢作乐,却不想惹火烧身!
        揭开生死谜题,再现爱欲情仇
        「我用尽力气绝望地爱着你,只是用着别人的身份」
        「我爱你,天地可鉴,日月为牢」
        *
        我的新文《盛嫁》同样是豪门悬疑题材,已经完结了!

  • 无限世界直播系统最新章节

        在这个直播间里,没有你看不到的,只有你想不到的!——赵羽“兄弟们,这是比武招亲,有趣吧?等等,好像杨康那小子上去了,待我前去会会他!”“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这可是丧尸,活生生的丧尸哦,哪位见多识广的老铁遇到过?不管了,先让我上去摸一摸,看看质感如何!”“大家请看,这就是……是伽椰子——!?喂喂喂,系统,合同里可没这么讲啊,我抗议,我不服……”………………如上,在被一个名叫无限世界直播系统的东西强迫签下合同(卖身契)之后,赵羽便开始了他在无限世界的直播旅途。

  • 农家小富婆最新章节

        穿越女一脸懵逼在棺材,遇收破烂的咸鱼王爷一枚,各种被坑,不是傻白只是初来乍到没搞懂状况,且看后头成长、经商加宅斗。“别烦我,我很忙,忙着赚钱!”“昂,我很粗俗,只会种田玩泥巴。”“昂,我很肤浅,有点贪财。”“反正你就是弄不死我,昂,我是古代小富婆……”

  • 情牵仙剑最新章节

        一次阴差阳错,二十一世纪的一个孤独少年竟意外打开时空隧道,来到了一个游戏中的仙侠世界。于此,他结识了天真无暇、娇若芙蓉的少女赵灵儿,他也和那倾城美丽、一身武艺的林家千金共执手江湖,同时,他也遇到了那个活泼灵动、俏皮爱整人的阿奴······仙侠异界,是血雨腥风、还是漫漫情路。终不可知······一首诗词飘然若歌,道出了这一段仙侠尘缘······这正是:一卷仙景一手牵,满纸香魂伴君宣。且看江湖三生梦,影在云阁月在眠。

  • 汉血丹心最新章节

        元召意外来到大汉王朝最鼎盛的时期,这个精彩时代金戈铁马壮怀激烈,朝堂权谋波诡云谲,宫廷隐杀凶险莫测。在这个由盛转衰的大历史节点,他的到来会有怎样的改变呢?“给我一个支点,我会推动整个轮回的方向”。一切会就此不同吧!

  • 我的美女校花老婆最新章节

        阴影行者,华夏最神秘的组织,为了守护华夏的和平,应对可能出现的袭击和犯罪事件而成立。身为其中一份子的陈锋,潜伏在都市,成了一名普通的快递员。一枚R74的出现,让他华丽丽的从快递员晋升成了美女大小姐的贴身保镖。
        身为古武者的他,脚踩世间的不平。侠肝义胆,身边却处处美女环绕。
        顶级杀手惊愕:你怎么这么厉害?究竟是人是鬼!
        各色美女幽怨:你个小王八蛋勾走了我的心!你得负责!
        吃瓜群众无语:这家伙还能再恐怖一点么?
        陈锋:我本想低调,为啥世事非要处处和我过不去?我本不想录一手,可你们非要逼我。何必呢?
        ……

  • 可惜没如果最新章节

        “郑超,你个流氓!”“你才是流氓吧,擅闯男寝的可是你。”迷迷糊糊的呆萌女主遇上霸道易冲动的校草男主,他的霸道戏弄,她是该搓着刘海,面红耳赤的害羞,还是应该恼羞成怒飞踢一脚?明明决定远远的离开这个流氓的,可是偏偏命运弄人,总是让她在最丢脸尴尬的时候遇见他。内衣扣开了,竟然还被他看到了,她和这个流氓注定相生相克!爱情就在这猫捉老鼠般的逗弄中悄然而至了,原来他也不只是一个霸道的流氓,还是一个知她懂她的暖心人。且看霸道校草级男神如何擒获害羞小绵羊的芳心!

  • 倾世医妃最新章节

        沦落到远古时空的半夏平生只有一点小小的追求:一手杀人,一手救人。一手赚钱,一手花钱。不过,那一朵朵冒出来的桃花是肿么回事?彼秋国新君南宫洵玉:“欠你的钱我不打算还了,肉偿吧。”敌国君主完颜陌:“小不点,到朕身边来吧,朕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美男个个都不差,似乎,养上一两个也不错。男人嘛,听话就留着他,摆愣不了就干死他!实在不行,还能给她当医学小白鼠练手。“你说什么?”某男声音清冷。呃,忘了,还有一个最难缠的,她的金主兼挂名夫君——宸王殿下。什么,娶她,对她好,都只是为了坐上那张龙椅,得到他心爱的女人?她将他按倒在榻:“王爷,你不喜欢我,这是病,得治!”

  • 震痛随笔最新章节

        生活是现实的,人在生活中成长,岁月流逝,回头看,才知走过的路,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但一切已无法重来,有的只有借鉴。

  • 狂凤重生:傲娇邪王请自重最新章节

        她,二十一世纪的佣兵老大,却不幸身死,再度睁眼,竟成了险些被凌辱的小可怜。无父无母,天生废物,唯一可依傍的只有一个上了年纪的爷爷。内有恶毒二叔、二婶虎视眈眈,几个白莲花妹妹还想方设法要毁她清白,污她名声;外有忘恩负义的皇帝老儿,手段恶毒的要杀了他们祖孙二人。她冷笑一声,敢动她的人,还没生出来!手腕翻转,毒针毒虫立马将他们都灭的干净!敢断她活路!她就送他们上路!只是这称作暴虐无度、阴狠歹毒的暴虐王爷为啥总缠着她?白歌月满头黑线地将某个大型人宠推开:“堂堂九王爷,夜闯小女子闺房,您还要脸吗?”当初帮你杀人放火的时候,就叫本王九哥哥,现在渣渣虐完了,就叫九王爷,始乱终弃是要被关起来的!”……

  • 小村长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

        魔鬼身材的混血女警,前凸后翘的富家千金,清纯娇艳的农家女,周镇宇犹如狂蝶扑花般地穿梭在花丛之中,游刃有余的带领着乡亲们创业致富,尽情享受着他小村长的幸福生活。

    本章内容提要:
    ...    “魏皓,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的身份比较敏感,暂时不方便出面!你就先帮我顶着。”     王冲一边喝着茶,一边撇开话题道。     “知道!你是担心姚风对吧,放心,这里的事情交给我,绝对没问题。”     魏皓拍拍胸脯道。     虽然对王冲的卖剑计划还持保留意见,但是说起其他方面,魏皓是当仁不让的。兄弟是干什么的?兄......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