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你们母子有什么话以后再说。这次来,我们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询问冲儿!姚、王两家,还有宋王的事情,我们必须找他问清楚。”

    突然,一个厚重、威严的声音传入耳中,王冲抬起头来,看到正中央,位置最显赫的地方,一名四十几岁的中年男子正襟危坐。

    他的脸色严肃,一丝不苟,坐在那儿给人一种非常威严,非常的理智的感觉。这种人一看就是那种非常适合担当朝廷要职的人。

    事实上,他确实就是。

    “大伯!”

    王冲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大伯的王亘。前一世,王冲刚刚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对这个和自己不怎么亲的大伯王亘有些惧怕。

    这世上有些人,是因为生气才会发怒,因为发怒才会使人惧怕。但有一些人,似乎生来就是使人惧怕的。

    他们似乎从骨子里就不会笑,而笑起来,阴森可怖,比哭还要令人可怕。

    自己这位大伯就是这样的人!

    甚至自己那位堂姐王朱颜,从某些方面来说,就是因为遗传了大伯父的这些基因,王冲才感觉她这么的令人忌惮。

    “即然大伯说了,那就按大伯说的办就是。”

    王夫人赵淑华松开手,神色讪讪,显然对于王冲的这位大伯父也有些忌惮。封建社会,长兄为父,王亘是长子,在王家天然具有优势,这一点不独是赵淑华,包括王冲的大姑、姑父、小叔,所有人都是如此。

    大伯父一说话,所有人都是噤若寒蝉。只有王冲的堂姐王朱颜都安静了许多,只是王冲调皮的眨了眨眼,翘起大拇指,给了个鼓励的手势。

    “王冲,我问你。你父亲在边陲突然拔营,大军后撤五十里,躲过了姚广异的暗算。你父亲说这是你的功劳,是你告诉他的。我问你,这是真的吗?”

    王冲的大伯父王亘盯着王冲道,刹那间,王冲的姑姑、姑父全部看了过来。

    所有人都相着王冲,等待着他的回答。

    虽然母亲已经把什么都解释了,不过王冲看得出来,众人明显不相信这是他做的。就连堂姐王朱颜,也是有一点不信的。

    毕竟,和他以往的行径相比,他这次做出的事情实在太过惊人。

    “是我”

    王冲沉默片刻,迎着众人的目光,认真的点了点头。

    这简单的两个字,落在众人耳中,感受却完全不同。众人看着王冲,目光复杂不已。虽然王冲的父亲给家族的另一封信里已经把问题说得清清楚楚。

    但亲耳从王冲口中得到确认,感觉还是非常震撼。

    “我问你,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王冲的大伯父依旧板着脸,冷冷道。

    “王冲,你也不要紧张。你大伯父并不是要审问你!”

    一旁,王冲的姑姑王茹霜连忙解释道:

    “你可能还不知道,边陲的事情已经在京城里引起了轩然大波。姚家的人做的不地道,几天前,姚广异带人出现在你父亲的领地,想要造成我们王家和姚家冰释前释,一起联手的假象。”

    “还好你父亲听了你的话,带领大军拔营,提前后撤五十里,洗清了嫌疑,也使得姚广异和姚家措手不及。这一切你父亲都在信里说的明明白白,这都是你的功劳。在和姚家的争斗里,我们王家可是大大的扳回了一城。”

    “王冲,现在你可是我们王家的大功臣!”

    王冲还只是个十五岁的小孩,在王氏一族还没有不怕自己大哥王亘的。王冲的大姑王茹霜似乎知道这点,所以特地笑着缓和气氛。

    “另外,这次找你来了解情况,其实也是你爷爷的意思。你可是有功无过,不必太紧张。”

    听到大姑后一句话,王冲心中咯噔一跳,猛的打起了精神。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爷爷端坐四方馆,随时为圣皇提供政策决策支持,从来不会关心这种国家大事以外的小事。

    这次边疆发生的事情,显然引起了他的注意。或者更准确的说,是自己引起了他的注意。

    在王氏一族的孙子辈中,目前还只有大哥和大堂兄引起了爷爷的注意。自己这个小孙子受到爷爷的重视,这还是头一次。

    王冲飞快的瞥了一眼自己的母亲,只见她的脸色潮红,显然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

    “太好了!”

    王冲猛的握紧了拳头,心中紧动不已。这绝对是个意外的收获。在王氏一族,爷爷虽然年事已高,但却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

    王家所有的权利、地位、名誉、影响,全部来自于爷爷当年的从龙之功。在朝堂上,爷爷拥有巨大的影响。

    自己的大伯和父亲之所以有现在的地位,也全都是因为爷爷的功劳!

    姚家姚广异,包括那个老不死的姚老爷子,还有贵为皇亲贵胄的齐王之所以对王家这么忌惮,想方设法的想要拆散王家和齐王,关键也是因为自己那位隐居四方馆,轻易不现身的爷爷!

    不过王冲在意的还不是这个。

    “桌子上的那封信,我可以先看看吗?”

    王冲一指桌子上白色的信封道。

    “当然,这本来就是寄给你的!”

    房间里的人点了点头道。

    王冲取过信封,瞥了一眼,发现信封上的铅封已经被拆了。显然信里的内容,其他人都已经看了。

    不过,王冲一点也不奇怪。

    宋王和齐王是当今朝廷里权位最高的两位大唐亲王。围绕着他们,不知道牵扯到了多少朝廷重臣、边关将军。

    这种朝堂里的党派之争一向是凶险无比,如覆薄冰。

    王家身涉其中,一个弄不好,就是身死道消,灰飞烟灭,所有的权势、财富、地位,在一昔间化为焦土。

    涉及到这种事情,王家上上下下若是不关心,不在意,不想弄个明白,那才真的奇怪了。

    拆开信,取出里面的信纸,一行行龙飞凤舞,气势磅礴的字迹扑面而来,字里行间透露出一股急切的味道。

    “是父亲的字迹。”

    王冲认出了父亲的笔迹。在信里,父亲王严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讲叙了一记。不出意外,父亲果然听进了自己的话,在自己说到的日子提前派出斥候侦查到了姚广异的动静,然后提前后撤了五十里。

    整个事情的经过并没有花多少时间。然而更多的却是询问王冲的内容。王冲可以感觉到父亲心中深深的迷惑。

    毫无疑问,整件事情的前前后后,有太多的事情是他想不明白的了。王冲为什么知道姚广异要害他,又为什么知道宋王会什么时候派使者过来接他,又为什么知道胡人入侵,以及姚广异会派兵出现在他的领地,所以提前让他后撤五十里?

    如果王冲一惯的表现都是极其杰出优秀,睿智聪明,受到家族的重视,展露惊人的天赋也就罢了。偏偏王冲以往的表现一直都是让人不省心的。

    甚至不久之前还干出了强抢民女这种一般的世家纨绔都不会干出来的低劣事情。

    试想一下,这样的一个王冲突然一夕之间变得这么洞察秋毫、英明神武,谁会心中不怀疑?

    王冲抬头扫了一眼,大伯父、堂姐、大姑、姑父所有人都一语不发,期待的望着自己。

    这是王冲第一次在家族里受到这么多人重视。脑海中,无数的念头飞掠而过,王冲渐渐的冷静下来,脑海中,许多的念头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上一世,一直到王氏一族彻底没落为止,王冲都从来没有受到家族里的任何重视。在所有家族成员的眼中,王冲就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

    但王氏一族并不是什么普通的家族,在整个中土,能够和整个王家相提并论的世家绝对没有几个。

    王冲深深知道,如果能够得到家族里的重视,对于自己以后的计划将有多大的帮助。以王氏一族的资源,包括、爷爷、大伯、姑姑、小叔、父亲、大哥、堂哥、堂姐……,所有的能量联合起来,那股力量是极其庞大的。

    这绝对是自己独自奋斗所无法比媲的。

    但是在此之前,自己需要首先赢得他们信任,获得所有家族成员的认可!在王冲的计划中,改变王家的第一步已经完成,接下来就是要进入家族的核心,而眼下就是最好的机会!

    自己那位隐居在四方馆的爷爷很少会询问小字辈的事情,这次虽然来的是大伯、姑姑、姑父他们,询问自己的也是他们。

    但王冲深深知道,自己那位位高权重的爷爷才是真正询问自己的人。

    边陲的事情影响太大了,父亲“无意中”躲过了姚广异的一次暗算,使得整个王氏一族无意中逃过了一劫。

    这种表现实在是太惊人,根本不像自己这个年纪的人能做到的。

    现在不止爷爷,恐怕所有人都想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

    王冲可以很轻易的找到许多说得过去的借口,比如说,像某些穿越众里流传的,某个世外高人找自己,把姚家的阴谋告诉了自己;又或者,自己只是偶然无意中听到了姚家对付王家的计划,所以告诉了父亲。

    这些统统都可以说得过去。但这样一来,就和自己本来的目的背道而驰了!

    自己要想挤进家族的核心,让所有人重视自己,就必须完全展现出自己的锋芒,让所有人重视自己,给他们留下难以忘怀的深刻的印象。

    “大伯,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不久之前,马周打着我旗号强抢民女的事?”

    王冲抬起头,看着众人中间地位最高,年纪最长的大伯王亘,冷静道。

    “记得!”

    王亘道。他脸上面无表情,心中却突的跳了一下,闪过一丝怪异的感觉。

    在王氏一族,他是长子,老爷子所有的权利、影响几乎都被他继承,在家族内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王家上上下下几乎没有不怕他的。

    别说是王冲、王朱颜这些小家辈,就是王茹霜,赵淑华这些长辈,见到他心里都有些害怕。

    王冲以前也见过他几次,每次都是大气不敢出,畏畏缩缩的,但是这一次,这个不学无术的王家“败类”居然敢直视他的目光,没有任何的畏惧。

    这一点,就算王冲的大哥、二哥都做不出。

    “这小子……”

    王亘眉头微蹙。平心而论,在来之前,他根本不相信王严的说辞。就凭王冲肚子里的那点货也能指点王严?

    这件事情十有八九还是王严护着自己的儿子,为了引起老爷子的注意,替他脸上贴金。

    但是现在,看着王冲侃侃而谈,冷静、从容的神态,王亘突然有些不确定了。在官场打磨几十年,真的不怕还是装的不怕他还是分得出来的。

    眼前这个王冲和记忆中的印象确实是不一样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三十八章 家族的重视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三十八章 家族的重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三十八章 家族的重视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三十八章 家族的重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三十八章 家族的重视】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私人婚宠:腹黑老公狠狠爱最新章节

        被迫嫁给有生育障碍的恶魔总裁,乔依然一气之下,跑去酒吧找鸭子。男人决定以“鸭子”身份给他小妻子一点教训。“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不冷着脸的时候更帅。”“你一已婚妇女,在男女关系上就不能检点一些。”“我也想检点,可你一直……”那些羞人的画面和词语,她实在说不出口了。

  • 心劫最新章节

        全新出发,决对好看

  • 屠仙灭佛最新章节

        和尚不取经书竟然去泡妞?猴子不仅能转换人形还一分为二?有一头猪是杀手组织的老大。有一个老实人却成了校长?佛界不佛我灭了它!仙界不仙我屠了它!我是唐笙,这是讲述我们的故事。

  • 传承铸造师最新章节

        经历具现化,一个神奇的能力。    周墨,这个能力的拥有者。    别人搞不到的绝密情报,短暂的接触,复制他过去的经历,一个人永远无法改变他的过去。    视若珍藏的绝密传承,短暂的接触,复制他曾经的经历,一个人的过去无法撒谎。    价值连城的装备,以经历为材料,以智慧为炉火,每件装备都独一无二,每件装备都值得百代传承。    “赚钱吧,学习吧,修行吧,历练吧,然后当你遇见了我,你的,就是我的!”    ——周墨js330

  • 冒牌大帝最新章节

        我行走于各个文明之间。    我追寻着星空大帝的足迹。    我看起来三观正直,道貌岸然,嫉恶如仇,行侠仗义,所有人形生命都说,我是个厚道人,所有异形生命都说,你是我们的神。    我心底却崇尚厚黑,虚伪冷酷,党同伐异,脸厚如城墙,心黑似锅底,最崇拜的人是托拉斯的鼻祖,最喜欢的书是《演员的自我修养》。    我爱长生,爱长腿,爱财富,爱权势,爱妹子,爱一切世人所爱。    为了伟大的理想,我终会站在食物链的最顶端,把所有阻挡在前的,不管仙魔神佛,无论生命形式,全都一拳打爆。    ——大帝篇章之齐飞本纪js330

  • 万界旅行者最新章节

        王琦得到奇遇,能够穿梭诸天万界。  从此他的人生就改变了,电影,电视剧,小说,游戏……  各种各样的世界等待着他的探索,宝物,财富,机缘,美女……  遨游在各大位面世界,经历着多姿多彩的人生,唯一不变的,就是永远变强的信念。  本文会开后宫,不喜者谨慎入坑。js330

  • 豪门主母最新章节

        一句话简介:  【她和他,都是冷漠至极的人,有些事,只做,不说。比如:爱。】  *  程牧初见陶夭。  灯光流转,觥筹交错,她在跪舔别人的裤腿。  程牧再见陶夭。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别人在跪舔她的高跟鞋。  程牧一笑,“丫头片子有点能耐。”  边上有人促狭道:“二爷,听说那姑娘在圈子里拜了个干爹。”  程牧:“呵。”  *  陶夭说:“生活就像吃屎,无所谓今天吃,还是明天吃,不吃得饿死。头颅仰得太高,没用,不如低眉顺眼先活着,活着活着,一只狗也保不齐活出人样了。”  不曾想——  她将自己当成狗了,某位爷愣是想将她捧成角。  角是那么好当的吗?  人前,她像花瓶,香江程二爷重金打造。 ...

  • 宠上恶魔小顽妻最新章节

        她是被遗弃的明珠,被逼到绝路,她转身嫁给万人之上的曲氏总裁,从此开启她的“恶魔顽劣”之路。同学欺负?找老公!渣姐欺负?找老公!父亲继母花样虐待?还是找老公!有个万能老公,她横行天下也不怕!然而,老公的前任回来了,怎么办?众人都等着看她如何狼狈收场,她却抚着肚子,粲然一笑,母凭子贵,她有孩子她怕谁?

  • 闺心似箭:京城来了只白骨精最新章节

        前世,宁若是配角儿女主说“我是穿越白骨精”,宁若不明就里,以己身成就她皇权之路女主说“爱情要大胆追求”,宁若懵懂欢喜,却被她推进万丈火坑女主说“你会活不过三集”,宁若隐约懂了,却悔之晚矣终被抛尸荒野今生,宁若表示姐要当主角儿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穿越白骨精”么,姐让你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可笑前世的渣男也敢来勾勾缠哼,姐会让你死个明白唉,无敌真寂寞啊,不如,找个“高富帅”谈场恋爱

  • 鬼妻凶猛最新章节

        老婆是喝血的鬼?!村娃王铭在朋友的帮助下,买了个貌美如花的老婆。却发现老婆的身体冰冷,每次和老婆那啥后就觉得身体很虚弱。一天晚上,王铭突然发现老婆居然在喝血!王铭愤怒地找到帮他买妻的朋友,却发现是一场阴谋……

  • 这位大叔,我们不约最新章节

        怀孕?流产?复仇?一切都只是开始!欲罢不能的挣扎,只是挣脱束缚的开始。看纯情小白一路如何过活,大叔求放过!宠爱无度,墙咚,壁咚,各种咚,从此她慕云芊的世界里,就是咚咚咚。

  • 你好,我前男友的总裁大哥最新章节

        “你是我前男友的大哥,为什么要帮我?”阮珞颜问。“因为你是我的女人!”他霸道的搂住她的腰,吻住她的唇。“唔……可是……”“没有什么可是,要是有人敢欺负你,我加倍奉还!弟弟也一样!”“啊——讨厌,你干嘛?”阮珞颜绯红着小脸。“当然是干点让你舒服的事情!”他猛地将她压在身下,深邃的眸子让她沉了进去……

  • 校花的贴身狂魔最新章节

        秦子明,男,十八岁,华夏国大校军衔,黎明计划黄组三部部长、慕琦集团实际控股人,其余信息不详。rn元首颤抖的拿着手中的资料:他现在在学校做什么?rn警卫员顿时满脸无奈:争风吃醋……rn

  • 民间诡闻怪谭最新章节

        在封建社会时期,只有皇宫、官府衙门以及寺庙的大门是红色的。所以,‘红门’便是指在官府衙门口里当差的术士。追溯红门的历史,怕是从有了阴阳五行的时候便已经存在。封建社会推翻以后,红门流入民间,干起了收钱办事的买卖。虽然做着阴阳先生的事儿,却并不属于阴阳行当。门内人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所行之事以信字为先。他们不懂画符念咒,却可降服妖邪鬼魅。也不明邪法降术,却令邪师闻风丧胆。

  • 妻约到期:总裁,不玩了最新章节

        一夜缠绵,她失去了一切。踏血归来,她要讨回属于自己的一切。“贺廷琛,你为什么要娶我?只是因为我是你孩子的妈?”左晴笙面无表情地质问。“因为你的味道,我很喜欢……”这是一个生了孩子也不知道孩子的爹是谁的故事……

  • 混世小神农最新章节

        不要小看农民,农民也可以翻云覆雨,混世横行!年少时的一时冲动,让莫斌身陷囹吾,出狱后,初恋女友已为人妻,父亲病重住院,妹妹失学在家,一连串打击接踵而来……在狱中得到神秘传承的莫斌,誓要成为混世小神农,让身边的人过上最好的日子!

  • 她比时光更憔悴最新章节

        你可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不知道,连喜欢的人都没,何来爱。那正好,我们可以凑成一对,体验一下爱的滋味。算了吧,伤不起。最苦的糖,这辈子,也只能吃这一次,也成了最后一次见面。只怪那苦糖不够甜。灼日下的向日葵如此耀眼,亦如那年笑容。

  • 重生之苍生为棋最新章节

        欲做诸佛龙象,先做众生牛马,凡人九重,脱胎换骨;夺灵九变,与天争命;若然踏入灵海,则我可渡天地五行。一颗棋子能指点江山,一块棋盘可收揽万界诸天,一子落下伴随无数星辰陨落,棋盘之内,皆为棋局,棋局之内,皆为天地,天地之内,我为主宰,主宰之上,我以无极开天辟地。

    本章内容提要:
    ...    “美华,你们母子有什么话以后再说。这次来,我们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询问冲儿!姚、王两家,还有宋王的事情,我们必须找他问清楚。”     突然,一个厚重、威严的声音传入耳中,王冲抬起头来,看到正中央,位置最显赫的地方,一名四十几岁的中年男子正襟危坐。     他的脸色严肃,一丝不苟,坐在那儿给人一种非常威严,非常的......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