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弥陀佛!是的,两位施主,海德拉巴矿石确实被人买走了。”

    慧明大和尚单掌合什,和两名身毒胡僧再次确认了一次后,对两人说道。

    两人面面相觑,一时都说不出话来。

    这海德拉巴矿石绝不是什么畅销的东西,这两名胡僧到京城也好几个月了,但一直都没有卖出去。

    这一方面故然是和他们的销售方法有关,两人推销海德拉巴矿石的方法根本就不对,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海德拉巴矿石刚刚出现,京城里识货的人少之又少,再加上这两名胡僧行事低调,而且只会说梵语,其他一概不通。

    如果不会梵语,和他们根本没法交流。所以张家才会对这次的交易非常放心,压根没考虑过其他。

    来的时候,两人甚至还想过可以用利用这一点来压价。但是没有想到,海德拉巴矿石居然已经卖出去。

    “你的海德拉巴矿石卖到哪里去的?”

    为首的青衣中年人神色凝重道。

    “问他,是不是京城里的哪个世家买了?”

    另一名中年人道。

    两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两个身毒胡僧在撒谎,想用这种方法来抬价,要不然的话,那就是京城里的其他铁匠世家买了。

    如果是前者还好,也就是多出点钱。如果是后者的话,那就麻烦了。无论如何,两人都必须知道,究竟是哪一家竞争对手居然比自己动作还快。

    一旁慧明大和尚点了点头,立即把两人的话原封不动的用梵语告诉了两名身毒胡僧。

    “不是世家,是被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孩买走的。”

    不一会儿,慧明大和尚就转过头来,摇着头对两人道。

    “小孩!”

    两人一脸错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小孩?怎么可能会是小孩?这个答案甚至比最开始两人毫无准备的听说海德拉巴矿石被买走更让人错愕。

    “大师,你是不是翻译错了?”

    第二名青衣中年人道。虽然知道很冒犯,但是这个时候顾不了这么多了。

    海德拉巴矿石的事情不是小事,两人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这么重要的东西居然被一个小孩买走了。

    而且,一个小孩哪来这么大的财力?

    两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慧明大和尚的梵语是不是不精练,在翻译的过程中出现了错误,把某个世家的名字翻译成了小孩。

    有那么一刹,慧明大和尚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但他还是忍住了心中的不快,继续和两名胡僧交流。

    “没有错!就是被一个小孩买走的。他们说那个小孩叫做王冲。”

    片刻后,慧明大和尚再次认真道。

    “王冲?”

    两人心中感觉阵阵烦躁。这种情况完全不在他们的预料之中,王冲这个名字他们也毫无印象。

    京城里那么多十四五岁的小孩,他们哪里知道是哪个小孩?

    “让他们说得再详细点。那个小孩长什么样?”

    为首的青衣中年人道。他心中始终不相信海德拉巴矿石会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小孩买走,这也太突兀了。

    “他们说那个小孩穿着青色的衣服,大约这么高……”

    慧明大和尚仔细的转叙着两名胡僧口中的形容,但这只是让两人越发的烦躁和糊涂,这样的小孩京城里太多了。

    “对了,他们说那个小孩是大唐九公的子孙。”

    慧明大和尚终于说出了一个有用的信息。

    “九公?”

    两人浑身一震,一脸惊悚的表情。见鬼了!这事怎么会扯上九公?在大唐,谁都知道九公清廉,并不接触这些生意上的事,这事怎么会有九公有关?

    “你确定你没听错吗?”

    两人瞪大了眼睛。

    “绝对没错!”

    慧明大和尚比两人还要吃惊。他答应张家是因为这仅仅只是个翻译、沟通的活,但是慧明大和尚也没料到,这事居然会牵扯上九公。

    在大唐,九公的地位举足轻重,几乎就没有人不知道。

    “问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九公德高望重,从来就没听说过他对锻铁感兴趣。他怎么会和这件事扯上关系?”

    两人道。这件事情太奇怪了,两人必须得问个明白。

    慧明大和尚再次和两人沟通起来。

    “他们说不是九公,是九公的孙子主动找上的他。另外,他们也没有把海德拉巴矿石卖给他。而是和他签订了协议。只要九公的那位孙子能在一个月内筹集到九万两黄金交给他,协议就正式生效。他将拥有海德拉巴矿石在中土的所有处置权。”

    慧明大和尚透露出一个非同寻常的消息。

    “九万两?”

    两人震惊的睁大了眼睛,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九万两这个庞大的数字,就算是张家,一时半会也拿不出来。

    但是九公的那个孙子居然敢许这么大的盘口。

    在两人看来,这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不论怎么样,从慧明大和尚的转叙中,两人还是得到了一个重要的信息:

    “也就是说,交易还没有达成。他们其实还没有把海德拉巴矿石卖出?”

    两名青衣中年人道。

    两名身毒胡僧点了点头。

    “呼!”

    两人同时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只要交易还没有达成,那么事情就还没有成定局。也就是说,他们还有机会。

    从两名胡僧那里问出王家的地址,两人匆匆离开了白玛瑙珠宝铺,登上马车离去。

    “那位王公子还真是厉害啊!”

    “是啊,看来他早已料到了这些了。”

    大门里,两名身毒胡僧摇着头,感慨不已。当初王冲要求销售总代理权,并且要求一定要到大理寺备案的时候两人还有些不以为然,但是现在,两人已经不敢这么想了。

    正是因为这种小细节,王冲已经无形中排除了自己的竞争者。

    “现在,就看他能不能筹集到那九万两黄金了。”

    两人道。

    九万两黄金绝对不是个小数目,但是两人也没有太多选择。这不止是对王冲背景、实力的考验,也实在是因为身毒已经耗不起。

    两人得到消息,海德拉巴那里已经出现饿死的死尸了。

    “希望他能做到吧。否则的话,我们只能另外再寻找买家了。”

    两人心中暗暗道。

    ……

    王家的大门口此时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大门的正中央,王夫人摆了一把红木太师椅居中危坐,两旁王家所有的老妈子、奴仆、奴婢,一字排开,密密麻麻。

    所有人看着那辆慢慢驶近的马车,眼中都满是担忧。

    少爷一大早违背夫人的命令出门,把夫人剌激的现在是火光冲天,早早的搬了椅子,从晌午就开始等起。

    等到现在,早就是怒火腾腾,只看那铁青的脸色,一言不发,就连她们这些跟着几十年老妈子们都吓住了。

    “今天,你们谁也不准劝。谁敢,我就连谁一起打,家法伺候!”

    王夫人的声音从齿缝里迸出,在所有护卫、老妈子、奴婢、奴仆的耳边响起。所有人一起打了个寒噤,一句话不敢说,看向远处马车里的王冲,充满了怜悯。

    这逆子太不像话了,昨天的事情还没有平息,今天就又出去鬼混。直到现在才回来。再不治治,以后还不知道给家里惹出多少祸事。

    王夫人这次也是下定了决定,棍棒底下出孝子,不能再由着他了。

    “棍棒拿过来!”

    王夫人坐在太师椅,伸出了右掌。一名老妈子硬着头皮,将一根带着倒剌的棍棒递了过去。

    修练了武功的人身体都会特别强大,这种棍棒就是将门之中专门针对门中子弟设计的,打在身上特别的疼。

    王夫人手握着棍棒,一言不发,整个王家大门前气氛紧张的可怕。

    远处,马车里,王冲头皮发麻,被母亲赵淑华摆出的阵仗吓了一跳。王家大门口的异状他很远就注意到了。

    很显然,自己早上违背母亲的禁令出门,真的惹火老妈了。

    “公子,现在怎么办?”

    申海、孟隆也注意到了远处的阵仗,两个人惴惴不安。夫人发起怒来的样子可真是可怕!

    两人是上过战场的,水里来,火里去,尸山血海里,眉头都没皱一下。但在这位夫人面前,也会下意识的感到敬畏、心虚。

    “别怕,一会儿,我来应付。”

    王冲道,拍了拍两人的肩膀,一脸的自信。但内心中,王冲也一样没底。在外面风光了一阵子,这回麻烦来了。

    “娘亲!”

    王冲从马车里走出来,头皮发麻。冰冷着脸,不苟言笑的母亲看起来非常可怕。

    “申海、孟隆,你们还不过来吗?”

    王夫人冷着脸,根本没有理会王冲。

    “夫人”

    申海、孟隆从后面走过来,惴惴不安,跪倒在王夫人面前。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夫人让他们守着冲少爷,结果他们不但没有做到,反而和冲少爷一起出去。

    夫人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

    “你们两人就没有什么话说吗?”

    王夫人冰冷着脸。她对两人极其的信任,因此听说两人放王冲出府的时候,心中也更加的愤怒。

    “这件事是我们失职,请夫人责罚!”

    两人跪在地上,低着头,没有争辨。他们确实辜负了夫人的期望,在这一点上没什么可数的。

    “好!你们和三少爷才几天,就和他沆瀣一气了。很好!给我家法处置!”

    王夫人寒声道。

    她也是气得不轻,不过去看守了王冲一天,两人的态度就前后判若两人,完全一副不配合的样子,把王夫人气得不行。

    “等一等!”

    听到要惩罚申海、孟隆,王冲脸色剧变:

    “娘亲,这件事情是因我而起。如果要惩罚就惩罚我吧,与申海、孟隆两个人无关。”

    王冲双膝一软,恭恭敬敬的跪倒在地上。一人做事一人当,王冲并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而牵连到申海、孟隆二人。

    “很好!这么快你就学会互相袒护了!这件事情,我不说,你以为你逃得了吗?”

    王夫人冷声道。

    无规矩不成方圆,王夫人也是被昨天的事情吓到了。前段时间强抢民女的事情还没结束,王冲就在广鹤楼上闹了一场风波,都被捅到皇上那里去了。

    而如今,王冲还没有吸取教训,大清早的,天没怎么样,就又拐带出两名府里忠心耿耿里护卫出府,神神秘秘,也不知道做了什么。

    王夫人也是怕了。

    前车之鉴,后车之师,如果再不治治,以后王家还不知道要惹出多大的麻烦事。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九章 王夫人的家法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九章 王夫人的家法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九章 王夫人的家法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九章 王夫人的家法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十九章 王夫人的家法】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至尊神魔最新章节

        "圣山最年轻的武圣凌风,因为偷喝了太一真水,而悲催重生在一个废材身上,身怀圣山三千古卷的他,以炼体入道,借助太一真水,强势晋级,灵武学院,他暴打师姐,扛回一个美女老师,神岛之上,他横推各路高手……他修炼精神念力,所以成为了绝代天帝,他炼丹,所以成为了史上最强炼丹师,他是一个武者,可却成为了一个魔一样的神。"

  • 爱的拳头最新章节

        说什麽呢?还是不说的好。

  • 燃情蜜恋:傲娇总裁求宠爱最新章节

        “给我生个孩子。”第一次正式见面,他看中她健康的身体,她却觉得他是个男神经。第二次见面,她说他是他的结婚对象,他拉她入怀,履行未婚夫的义务。……所有的人都知道他宠她入骨,只有她明白,他只是为了生个孩子。可是,当一切尘埃落定,他却将她禁锢在怀里,笑得像只老狐狸。“慕云落,这辈子,你只有一个身份,我顾寒墨的妻子!”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最新章节

        梓箐到死才现其实自己就是一个为了成全别人任务而存在的炮灰女配。    主神说,每个人都有一次逆袭的机会。    梓箐现在系统的帮助下轻易就可以达到人生的巅峰,她还现主神空间存在的另一层含义。    主神又说,知进退懂克制观全局,可以成为空间一员,你的任务就是为所有炮灰女配的人生逆袭……    梓箐现,虽然逆袭的是别人的人生,可增长的确是自己的属性值,唔,这个交易划算。js330

  • 僵尸有点帅:一言不合就咬人最新章节

        对于一个把自己当做口粮的僵尸,我需要时时刻刻关注,看看他有什么弱点。但对于一个不怕阳光;不怕糯米;不怕黑驴蹄子的僵尸,我觉得我还是老老是死做口粮比较好,至少一日三餐有着落了。

  • 冷王,下来呗!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成为任人欺凌的废物,看她炼丹、炼器,御宝、御兽,脚踩白莲,剑指苍穹!却不想独独栽在某个号称冷淡的腹黑王爷手上。当被吃了又吃,封星影叉腰怒吼:“滚!”他勾勾手指:“娘子,床和我都准备好了,随时可滚。”---男强女强,爽文,甜宠,欢迎入坑。qq群号:187288583,已有完结长篇玄幻言情《丑仙记》《御兽灵仙》《丹游记》《星壶》js330

  • 神级游戏大师最新章节

        玩VR的时候,手机突然爆炸,整个面部全都被烧伤,整个人更是昏迷不醒,然而短短一夜功夫,他就恢复了原貌,身体还融合了一款游戏大师app,人生就此彻底逆转!js330

  • 豪门难为最新章节

        “过来坐下。”那个男人声音浑厚,带着一股特殊的磁性。我将心一横,牙一咬,扭着水蛇腰,就朝着那个男人挨了过去。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我还有什么可矜持的,我不过是个外围女,跟这包厢里面那些光着大腿任人揩油的人没有任何区别。“顾少。”我的声音清新婉约。

  • 天武永恒最新章节

        世界是残缺的,也是铁血的,残缺的世界需要铁血的手段来统御。人生是残酷的,残酷的人生需要铁血的手段来打破!“我的道注定是铁血的,他年我若为帝,我必用铁血手段建立一个全新的世界!”风离如是说。

  • 我的大脑里有门最新章节

        张幕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居然到了一千年以后,而且脑袋里还出现一扇青铜古门……但问题是,前身干嘛杀人,还是个克隆人?最悲催的是明天就要被当成炮灰送上战场?“我这么帅的人,可不能死……”张幕有些凌乱地想着,赶紧抱住了那扇门。

  • 史上最贱保镖最新章节

        什么?居然有人比我还要贱?有人比我还要帅?那怎么可能!史上最贱保镖萧浪歌奉师命强势空降花都,保护刁蛮俏千金,却意外卷入一场惊天阴谋之中,从此掀起都市腥风血雨,兼具暴力与优雅的他,脚踏嚣张富二代,暴打纨绔公子哥,性感御姐对他欲罢不能,清纯校花对他念念不忘,娇艳女明星对他暧昧缠绵,且看最贱保镖如何纵横花都……

  • 深宫胭脂乱最新章节

        她是侯府嫡女,亦是当朝皇后。十六岁,代姐出嫁,嫁给至高无上的男人。容启恨她入骨,恨她为嫁宫门,逼死姐姐,逼死他的挚爱。宫闱之中,勾心斗角片刻不得安宁。夫妻之间,相敬如冰丝毫不见恩爱。她为他挡去一剑,得到的不过是他居高临下而立——“乔楚戈该还的债还未还,你若敢死,我便叫乔家所有人陪葬。”“我乔家,早就没人了。”

  • 女神的全能兵王最新章节

        家都没了回来装什么逼?一代兵王回归都市,本想好好查个案子没想到被人当做是一条翻不了身的咸鱼。“这位美女,睡了我之后别给钱,我不吃软饭。”能动手的别吵吵,能打死的别手软,打死了你负责,没打死的我继续打。——叶谦低调是准则,打死是原则!!!

  • 基层女警二三事最新章节

        讲述一心想要加入刑警队的迷糊基层女民警马利盾与推理小说家翟高在共同经历突如其来的一系列案件后,逐渐揭开十年前连环少女绑架案真相的故事

  • 乐芳菲最新章节

        元360年,梁国使欣怡翁主和亲栾国。栾王乐毅深爱欣怡翁主,封其为后。元368年,栾王遭亲弟乐显陷害身亡,欣怡翁主携王女乐芳菲逃回梁国。元372年,梁国内乱。安武上将军宁冲叛乱,宁家军占领梁都。宁冲杀梁王,血腥屠灭梁王族人。宁冲改元称帝,史称“伪帝”。元374年,晋国军队攻入梁都,杀伪帝宁冲。元375年,晋国太后重回梁都,寻找原梁王一族幸存者。

  • 秀色小娘子:这个农女有点香最新章节

        天下第一调香师,一朝睁眼成农女。  种花调香,制药有方。苦日子?云轻彤完全没在怕的。  心狠算计的继母?攥紧银子,她不敢造次。  不服管教的弟妹?软硬兼施,甜枣加大棒。  软耳朵的亲爹帮不上忙,没事儿,您老人家安心种地。  半道捡来的小呆瓜,摇身一变成宰相?  “小彤,嫁给我。”宰相迟迟归,只求一人心。  “公子,求不宠。”出身市井乡,农女有点香。

  • 民间送灵录最新章节

        小鬼缠身,民间长者以报纸成符,称作鸡毛符,烧符除殃,称之为送灵。鸡毛符,飞上天,小鬼缠身不叫唤。鸡毛符,送鬼灵,顺顺当当向前行。路过黄泉不回头,一路走到孟婆桥。送得走,你在别人家吃饭,送不走,别人在你家吃饭。已完结作品:《末代刻碑人》《棺命》《鬼道之峦山秘法》

  • 凶灵密码最新章节

        神秘古井接连索命,千年恩怨何时为休,与人斗,与鬼斗,与天斗,我命由我,不由天。

    本章内容提要:
    ...    “阿弥陀佛!是的,两位施主,海德拉巴矿石确实被人买走了。”     慧明大和尚单掌合什,和两名身毒胡僧再次确认了一次后,对两人说道。     两人面面相觑,一时都说不出话来。     这海德拉巴矿石绝不是什么畅销的东西,这两名胡僧到京城也好几个月了,但一直都没有卖出去。     这一方面故然是和他们的销售方法有关,两人推......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