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冲摇了摇头,递过去一个安抚的眼神。

    他从来都不会贸然行事,二分的利息,按天计算,虽然算起来很高,但是只要自己能够拿下海德拉巴扩石的代理权,这一切就都只是毛毛雨。

    “苏柏,这句话不止是对你有效,对其他人也是一样。任何人,只要借钱可我。我都可以立下字据,做为凭证。”

    王冲淡淡道。他的声音并不高,但却足以听进所有人耳里。一刹那,所有人的眼神都变得微妙起来。

    八神阁里的世家纨绔们,哪一个不是出身不凡,家资丰厚?这些人从来就没有操心过吃、喝的事情。

    但是就算家里再有钱,日常的月例再多,又有谁会嫌钱多?而且,家里虽然给的钱多,但是开销也大,像魏皓,虽然家里给的钱多,但每天跟人赌斗,打赏什么之类的,身上根本就不剩下几两银子,很多时候还不够用。

    “嘿嘿,想不到堂堂九公的子嗣,居然也会穷到上八神阁来讨钱!王冲,想要钱子,用不着那么麻烦,这锭银子就算公子我赏你的了,用不着你还了”

    在开始的震惊之后,苏柏突然嘿嘿一笑,抖手翻出一锭银子,抬手就发出去,砸到了王冲面前的圆桌上。

    二分的利息,按天计算,一个月就是六成!

    王冲给出的许诺不能说不多。

    不过,苏柏刚刚却突然想到了一个重要的东西。九公一脉出了名的清廉,也就是所谓的“穷”。

    王冲这种子嗣,一个月的花销,也就那么几两银子。

    就这么几两的银子,又能产生多少利息。王冲就算开的再高也没有用,还不如大方点,给他几两银子,也好趁机奚落他一翻,图个心里痛快。

    不过出乎预料,王冲伸出食中二指,只是屈指一弹,便将苏柏那锭银子弹落地上。

    “苏柏!这么点银子连塞牙缝都不够,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王冲冷冷笑道,一脸不屑。

    “哼!嫌少,我可以再赏你一锭!”

    苏柏目光嘲讽,手掌一抖,又是一锭银子弹到了王冲面前的圆桌上。

    王冲连看都没看,哂然一笑,又是屈指一弹,将这锭银子同样弹到了地上。

    “不够!”

    王冲淡淡道,那嘲讽的目光看得苏柏心中抽搐,剌痛不已。

    “臭小子,不要太贪了。今天我心情好才赏你两锭银子。你想要多少银子,三锭?四锭还不够?难道你还想要一两黄金不成?就凭你的月例,还得起吗?”

    苏柏满脸的嘲讽。

    “一两黄金?哼,苏柏,看来你也囊中羞涩。即然这样,就不用借钱给我了。不如这样,等我一会儿借到钱,倒可以借几两金子给你花花。”

    王冲嗤之以鼻。

    一句话,说得苏柏脸色难看,整个人不好了。

    什么叫做一两黄金就是囊中羞涩

    京城里的王公子弟们就算出身不凡,但每个月的零花,少则几锭子,多则几两金子,最多也就是十几两金子而已。

    一两金子就算是他们这些王公子弟都不敢不当回事。王冲这王八旦以为自己是谁?还借几两金子给自己花花?

    真是气死人了!

    “好了,苏柏,你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原来不过如此。即然你实力不够,那还是靠边站吧!”

    王冲扶着扶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边讥讽的拨了拨手,示意苏柏不要挡路,站到一边。

    “其他人都听着,‘二分息,按天计算,借期一个月’,这句话对任何人都有效。有多少,借多少!只要任何人借钱给我,一个月后都可以从我这里得到不菲的收入!”

    “王冲,你这句话当真吗?”

    一个声音突然插了进来,却浑然不顾一旁苏柏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当然!”

    王冲淡淡道,“在八神阁上,还有说话不算数的吗?”

    “但要是时间到了,你还不起怎么办?”

    另一个声音道。

    苏柏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笑话!就算我还不起,难道王氏一族还不起吗?只要拿了我的字据、借条,还有人会担心拿不回几两金子吗?”

    王冲冷笑,一脸傲然。

    周围阵阵哄笑,确实!在八神阁里的人非富即贵,王冲虽然还不起钱,但王冲背后王氏一族却还不至于还不起钱。

    只有还有王家的那位九公在,王家就是面不倒的金字招牌。

    “好!王冲,这可是你说的。这里二两黄金,拿去吧!”

    一名世家纨绔越众而出,喜滋滋的将两片二两的金叶子扣到了桌上。他出身也算是富裕,但是谁又会嫌银子多?

    借王冲一个月,正好多赚点钱。

    “这是我的金子!王冲,记得给我凭条!”

    苏柏脸色愤怒,还没等他发飙,又是一名世家纨绔迈步而出,将几两扣到了王冲的圆桌上。

    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

    “这些王八旦,这不是跟公子做对吗?”

    苏柏的身边,众人脸色都变了。这些世家子弟这么干,等于是裸的打苏柏的脸。但是这么多人一起借钱给王冲。

    这个时候,就连苏柏都不敢站出来,与众为敌。

    “王冲,你疯了,你要这么多钱干吗?”

    魏皓把一切看在眼里,在王冲身边压低声音,心中又急又气。王冲的花销他也清楚,根本用不了这么多钱。

    他不明白,王冲借这么多钱,到底是要做什么。

    “魏皓,你别担心。我不是胡闹。我借这些钱并不是乱花,而是另有用处。等一会儿你就明白了。”

    王冲淡淡道。从旁边一名世家纨绔那里借来文房四宝,王冲匆匆几笔就写出了一张凭据。

    看到这张借条,王冲身边围拢的人顿时更多了。

    “王冲,银子交给你了。给我写一张!”

    “还有我!……”

    ……

    王冲身边顿时闹哄哄的。

    苏柏看到这一幕,脸色愤恨,转身就走。

    “公子,难道我们就这么走吗?”

    人群中,高飞挤到苏柏身边,一脸的不甘。

    但是刚刚的赌斗,就因为王冲的插手,害他损失了十几两黄金。现在要他就这么放手,心中总是不甘。

    “走?哼,我们为什么要走?”

    苏柏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王冲的方向,阵阵冷笑:

    “你没听人家说吗?二分的利息,按天计算,有多少借多少。这样送上来的机会,我们为什么要走?”

    “那公子的意思?”

    高飞迷糊了。如果不是走,那苏柏这是要做什么

    “哼,这小子不是要借钱吗?即然如此,我们就送他个大的。我倒要看看,他每个月几两银子的月例,怎么还得起数百两黄金的利息?——你现在就去找姚公子,把这里的事情告诉他。该怎么做,到时候你自然知道。”

    苏柏冷笑。

    “是,公子!我现在就去”

    高飞心中一震,陡然明白过来,心中大喜。说罢,二话不说,疾步就走。

    他们这些世家弟子,家里给的银钱不多,一般少则几两银子,多则十几两黄金。但姚风不多,这位轻轻松松借个几百两黄金出来完全不是问题。

    如果一个月后到期,王冲还不出来,这就是最好的对付王家的机会。而就算对付不了王家,这也是一个极好的赚钱的机会。

    一个月的时间,随随便便就能赚个几十两黄金,这样的好事为什么不干?!

    ……

    姚风得到的消息,远比想像中的快得多。

    “什么?那王冲在八神阁上大肆借钱?”

    距离八神阁不算太远的一座酒楼里,姚风的眉头深深的皱成了川字型。

    早上他才得到消息王冲找了两个胡僧玩,这边就传出王冲在八神阁,两边的消息完全不符。

    “是的,公子,我亲眼所见,绝对错不了!”

    高飞恭恭敬敬道,神色间充满了畏惧。

    听到高飞这翻话,姚风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你等等!”

    姚风二话不说,突然起身站起,一个转身,几步之后挑起帘子,进了内间。

    “父亲,这件事情要不要查一查,会不会有什么古怪吧?”

    姚风躬着身子,把所有的消息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等待着自己父亲请示。在这件事情上,父亲是对王冲最上心的。

    姚广异皱着眉头,沉吟不语。

    “这件事情,你们暂且不要轻举妄动。我即日就要动身前往边陲,完成对王家的最后一击,在这件事情完成之前,你们暂时不要引起王家的注意。”

    姚广异扣上领子上最后一粒扣子,一脸老谋深算的神色:

    “不过这件事情你们可以密切关注。那小子不是想要借钱吗?你满足他就是了。”

    “是,孩儿明白。”

    姚风低下头应了声,眼中却露出一丝兴奋的神色。知道父亲就要前往边陲发动对王家的致命一击。

    等到这件事情之后,将不会有人再记得他在广鹤楼上受到的耻辱了。

    “这个钱袋你拿去吧,交给苏柏就行。”

    从里间出来,姚风抓起一个沉甸甸的钱袋扔到了高飞面前。

    “是,属下这就去办。”

    高飞抓起桌上的钱袋,兴冲冲的离去。出了外面,跨上烈马啼哒哒痴驰而去。

    …………

    八神阁内,王冲现在忙得正不可开接。他每接一笔银子,就会写一张数据。

    一封封银子雪飞一般从四面八方扔过来,因此王冲的借据也就写个不停。一两,二两,三两……,这些扔过来的钱零零碎碎少则几两,多则十几、二十两。

    等到一切结束,王冲清点的时候,这些钱居然多达二百多两黄金。

    得出这个数据,就连魏皓都变了脸色。

    他虽然出身富裕,而且喜欢赌斗,但每个月的月例最多也就是十一、二两。王冲在八神阁一借,居然借了二百多两!

    哪怕对于魏皓来说,这也是个不小的数目。看着一旁挥笔的王冲,魏皓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还是不够啊!”

    王冲皱着眉头,心中暗暗发愁。

    二百两黄金虽然对付京城的世家子弟来说是一笔巨款,但对于王冲来说却根本不够。海德拉巴矿石拥有很高的价值,王冲没指望从八神阁的这些王公子弟身上就筹集到九万两黄金的巨款。

    王冲只需要五六百两的黄金,来请人帮自己提炼、打造、铭纹几柄初始的乌兹钢武器。只要能够打造出乌兹钢武器,凭借着这种武器的强大价值,王冲就要把柄慢慢的累积,积累出购买300钧海德拉巴矿石所需的巨款。

    但是现在仅仅只是二百两黄金,这距离王冲的预期还有很大的差距。

    八神阁的世家子弟们毕竟还没有掌权,每个月从家里领取的那些月例,根本就达不到王冲的要求。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七章 苏柏的算计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七章 苏柏的算计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七章 苏柏的算计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七章 苏柏的算计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十七章 苏柏的算计】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特种纨绔最新章节

        咫尺天涯两渺茫,何日功成还乡?
        醉笑陪公三万场,不用诉离殇。
        特种兵王叶轻翎堕落成为臭名昭著的纨绔大少,不是一念成魔,而是另有隐情。
        订婚那天,美人裙下另有阴谋,远遁千里飞来横祸,一朝失忆是喜非忧。燕京第一美人怀了他的孩子,风华绝代的青梅竹马对他倾心,清纯校花立志成为一代商业教母。借我三千铁骑,振我华夏国威,敢叫蛮夷丧胆,不敢入我华夏国门。
        这是一部猪脚将扮猪吃老虎演绎得淋漓尽致的故事,强悍的武力值让他有足够的资本的将一切敌人轰杀至渣,同样的都市,不一样的故事。
        美女,热血,爽到爆。提供一个书友群,欢迎大家进群讨论:
        .......

  • 吸血鬼之两种观念的对决最新章节

        恩┅┅
        该说些什麽呢?
        我不知道。
        我只能说这一篇我自己本人很喜欢。
        至于你们的感受呢?
        看看不就知道了。^_^

  • 神级上门女婿最新章节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算我抄你。    上门,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js330

  • 男神的装逼日常最新章节

        莫小秋,身高160,体重160,近看像个球,远看就是球。秦彦对着这个球一样的女人怒目而视:“莫小秋,你给我滚过来!”莫小秋翻了个白眼,“虽然我圆,但滚这个动作有点难度。”秦彦深吸一口气,“行!我过去总行了吧!”一个聪明伶俐却长得憨傻可爱的草根女和玩世不恭的逗比二世祖明星的故事……爆笑来袭,请勿喝水!

  • 女总裁的透视保镖最新章节

        特种兵王回归都市做保镖,居然被女雇主给睡了!自此之后麻烦不断,更有诸多美女飞蛾扑火的找上门来,火辣的警花,清纯的校花,妖媚的女间谍,冷艳的女杀手……面对这花花世界,叶青说他喜欢海。其实,他喜欢浪……

  • 盛宠溺爱:总裁轻轻宠最新章节

        因为莫名的巨额债务,她成了他的女人。  一个是高高在上,驰骋沙场,指点江山的男人。  一个是再平凡不过,一心想安稳度日的女人。  命运的枷锁,却把两个没有交集的人联系在了一起。

  • 闪婚甜妻:高冷老公晚上约最新章节

        毕业前夕,她被陷害,误打误撞招惹了大总裁,被吃干抹净后,她只当这一晚是秘密,毫不犹豫把男人施舍的钱扔掉了垃圾桶。  她本以为可以顺顺利利毕业,事与愿违,她被迫替姐姐嫁给令人闻风丧胆的大总裁。  传闻大总裁不近女色,可新婚当晚,她被男人压在身下,她满脸疑惑,耳边传来男人魅惑的声音:“嗯?忘记我是谁了?”

  • 风水师的诅咒最新章节

        爷爷收留的风水先生临终前找了一块风水宝地报答,说是此地出贵人,弊端却是三代之内次子绝后,也就是家中每一代的老二都会绝后!为此,二叔老大不小仍然是个光棍汉,而我,正是家中第三代的老二……一个祖坟,一个希望,一个诅咒。希望如何迎接?诅咒又是否真的避无可避?

  • 雁落归墟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神秘的国度。传说,街道的最深处,有一座名叫“雁落归墟”的茶楼。这里,可以换取你想要的一切她双手托腮痴痴的看着他:“为什么我看你一眼,便目不转睛、无心正事,难道我中了你的毒?”他轻轻敲了一下她的额头;“女孩子要矜持,以后这种情话交给我来说。”【她嘟嘴呆萌又霸道的说:“谁都不可以和我抢,他是我的。”】0

  • 重生之盛世嫡嫁最新章节

        前世深受并嫁给九皇子的尹姝,婚后诞下儿子却不得幸福,后被庶妹陷害致死。重生回到七年前的,她誓要远离前世那个男人,不提嫁事,努力保全家人,谁知却一次又一次被撩,终被撩回大灰狼窝。

  • 抓捕妖孽学长!最新章节

        【TFBOYS】  “学长,你看我追你都追到这份上了,你就从了我吧!”某女眨巴着她的星星眼满脸期待得仰望着眼前的某学长。  “不行。”他不带丝毫痕迹地直接拒绝。  两个星期前,自从某女看到某学长打篮球帅到爆的样子就彻彻底底被这位学长迷住,在死党的怂恿下,她立志要追他!可偏偏这学长就是丝毫不领情,某女也是欲哭无泪。  俗话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但某女面前这个高冷的学长可不是那么好追的!要追他?简直痴人说梦!  “学长——”  “学长——”  “学长——”  “再废话一句我就直接把你扔出去。”某学长在图书馆看书看得好好的,突然一团不明物体朝他冲过来,一下子坐在他旁边,唧唧歪歪说个不停。  他只是轻瞟了一眼,继续翻看着手中的书。  用脚趾头想想就可以知道,天天黏在某学长身边,整天死缠烂打穷追不舍的也只有她——慕小柒!  【看女主如何倒追男主俘获男主芳心】  【本文不谈娱乐圈】  【本文不与现实挂钩,请勿上升真人】

  • 焚尽九霄最新章节

        身怀惊世之才却遭天妒,北冥焱一身经脉尽被天雷所毁!怨天、恨天,誓要逆天!毁我经脉,那我便强修肉体,肉身成圣!任你战技玄妙,我万钧之力破灭一切;任你势若雷霆,我肉身硬抗丝毫不惧!脚踩大地、肩扛苍穹,天道如此不公,那我北冥焱便要焚尽苍穹……

  • 魔姬九耀最新章节

        三界之地,九域之灵,魔姬九耀就出生在三界形成之际,生长在三界不安之世。她的美丽令九域动容,她的冷酷连地魔也相形见绌。人间界就存在与天地之间,这里只有外表的华丽和宁静,暗地里却充满了魔姬九耀带来的恐惧和战争,血腥杀伐之下,到底有多少人可以安然一生。最终,罪孽累累也伤痕累累的魔姬九耀自己又该何去何从,请大家随我一起走入这个玄幻的故事,一起来掌握他们的命运吧。

  • 猖狂道士混都市最新章节

        修行三百年,道法通天的叶知秋为飞升证道而重临人间。不要在我面前嚣张,因为我最爱打脸。……………………对不起,我要开始低调装逼了。

  • 三界直播间最新章节

        主播叶长歌成为三界秀场的唯一主播,获得在三界穿梭直播的能力,地仙界行走,见证无数光怪陆离,采仙果,战太古凶兽,遇仙人。亦或者,地狱闯荡,诛灭十方恶鬼,带领世人领略十八层地狱一日游的恐怖奇景。无聊了,还可以去神界串串门,和无数神话人物攀攀亲,探索偌大疆域,一不小心,拿出那么一颗两颗神丹,在人间发家致富。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奇葩主播的非凡直播经历,颠覆你的想象,精彩至极!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最新章节

        她是相府丑女,废物小姐,人人欺凌抵毁!他是沙场战神,冷傲高贵,更是最为受宠!初见时,她被凌辱入河,一抹薄纱涅槃重生,恰巧遇他剧毒入骨。某女冷冷一撇,瞧着某男命不久矣,又见自己衣不遮体。于是上前两步,解其毒,拿其衣,后而扬长而去。美名其曰,“此毒已解,衣为酬劳。”再见时,他是东离国高高在上的战神离王,而她,竟是成了他的待纳小妾?

  • 盛宠天嫡最新章节

        她是一个活泼开朗且不拘小节的女子,与二皇子意外结识成为知己。(绝对单纯的知己,并无男女之情。)  怎料二皇子那善妒的未婚妻杜梦瑶却说她勾引二皇子,还心狠手辣将她推下池塘害她香消玉殒。  幸得上苍垂怜,她重生回了二皇子与杜梦瑶定亲之日的半年前。  喂!杜梦瑶,你不是说我勾引你的未婚夫吗?  我要是不正大光明的勾引他一次,岂不是对不起你推我下池塘的举动了?  不蒸馒头争口气,杜梦瑶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二皇子我要定了!  可是……  哎哎哎!  谁能告诉她二皇子为什么会变得这么霸道强势?  她心目中那个温柔体贴的二皇子跑哪儿去了?  等等,二皇子!  我是夸你善解人意,不是让你脱我衣裳!...

  • 花自醉,人不寐最新章节

        驰骋疆场,她持剑让多少敌将望而生畏,却步难行。漫落红尘,她的豪情让天下男子叹之,敬之。敢爱敢恨,她曾在万花丛中过,却能片叶不沾身。她便是宇文王朝的一代名门女将:楚天洛。待我还天下太平,再与君相知相守。——楚翾

    本章内容提要:
    ...    王冲摇了摇头,递过去一个安抚的眼神。     他从来都不会贸然行事,二分的利息,按天计算,虽然算起来很高,但是只要自己能够拿下海德拉巴扩石的代理权,这一切就都只是毛毛雨。     “苏柏,这句话不止是对你有效,对其他人也是一样。任何人,只要借钱可我。我都可以立下字据,做为凭证。”     王冲淡淡道。他的声音并不高......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