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了。我找你有事,找个地方坐下说话。”

    王冲拍了拍魏皓的肩膀道。

    “好!在这里等我一下!”

    见王冲说得正式,魏皓也收了笑容。他和王冲是发小,从小一起长大,知道王冲从来轻易不会开口向人帮助。

    而且八神阁他向来不喜来,这次出现在这里,肯定是有事!

    “高飞!老子的彩头一毛都不许少。一会儿乖乖缴上来,要不然,以后别想在京城里混了!”

    魏皓抛过去一只袋子,拉着王冲转身就走。

    八神阁上的世家子弟都是有头有脸的,要是耍赖,谁也丢不起这个人。魏皓倒也不怕他们耍赖。

    “对了,王冲,跟你郑重说件事情?”魏皓突然道。

    “什么?”

    王冲回头,讶然道。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以后能不能不要叫我魏小年?”

    魏皓压低声音,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看得王冲不由哈哈大笑:

    “臭小子!想都别想!--”

    “……”

    ……

    八神阁上,热闹非凡,魏皓拉着王冲,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你这家伙,早上哪里去了?听出你出关,我一大早去你家,结果你娘说你不在。想见你一面,还真是不容易啊。”

    魏皓满头大汗,坐在座位上喝了一口八神阁上特供的西域石榴汁,一边大大咧咧道。

    “上午有事,出去了一趟。”

    王冲微微笑道。

    耳中听着魏皓的报怨声,王冲心中涌过一阵暖暖的感觉。只有失去过,才知道珍惜。

    眼前这看似平凡的一幕,只有王冲才知道这一切有多么的弥足珍贵。

    魏皓永远都不会知道,上一世的这个时候,自己已经和他决裂了。

    上一世的自己,对于这个世界有很生的陌生感。包括父母、兄弟、姐妹,当然也包括魏皓。

    对于那个时候的自己来说,魏皓是王冲的好兄弟,好哥们,但却并不是自己的。特别是自己关禁闭的那七天。

    魏皓这个所谓的“好兄弟”,却连看都没来看自己一下。这算什么好兄弟?好朋友?好哥们?

    恐怕酒肉朋友都比这好一点吧?

    从那以后,王冲就和他彻底决裂了。再也没有和他见过。

    只有很久之后,王冲才知道,原来当自己关了七天禁闭的时候,魏皓却因为自己的关系,同样被家里关了七天的禁足。

    当时的自己,名声太差,魏皓的父亲严禁他和自己来往。但一向顺从的魏皓,这次却为了自己和他的父亲顶撞了。

    这彻底激怒了他的父亲,也为魏皓自己招来了一顿毒打!

    那七天,他其实是躺在床上的。

    但魏皓却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说过,连提都没的提过。直到过了很久之后,当那一场大崩乱来临,两个很久没见面的兄弟聚首,王冲才知道了这一切。

    王冲同时还知道的是,那个在王家蒙难之后,躲在幕后,一直偷偷帮助自己的神秘人,不是别人,就是魏皓。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王冲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朋友,什么是真正的兄弟。

    只可惜,等到王冲幡然醒悟的时候,一切都已经迟了。世界崩毁,神洲不存,这个时候又何况是一个魏皓?

    当魏皓最后在自己面前伤重死去的时候,王冲忍不住痛哭失声。

    这辈子自己做的最错的一切事情,就是失去了一个真正的朋友,兄弟!这是王冲心中的痛,也是王冲一辈子的遗憾!

    “好兄弟!放心吧,这一世,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放开你了。”

    王冲看着眼前大大咧咧,侃侃而谈,什么都不知道的魏皓,心中暗暗道。

    “……说起来,这次姚风的事情你可是闹的很大。可惜那家伙武功太厉害,我不是他对手,要不然,我非得和你一起去不可。说起来,姚风这家伙也太过份,居然利用马周来对付你。”

    魏皓砰的一砸桌子,愤愤道:

    “马周那王八旦我早就跟你说过,这家伙就是个混蛋、地痞,他跟你混在一起肯定是有企图。现在你信了吧?”

    “信了,信了。”

    王冲微笑,看着自己兄弟抱怨的样子,心中涌过阵阵暖流。这不是他第一次听到这翻抱怨,但是这一次的感觉却特别不同。

    一世人两兄弟,这样平常的一幕,已经有太久太久没看到过了。

    “……兄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猫与老鼠不可能混到一块,鱼不可能离开它生少的水里,鸟不可能像虫豸一样在地底下打地洞。脱离了我们出身的环境,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马周的事情就是一个例子,你以后就不要再和马周他们那些人混在一起了。”

    “听兄弟一句话,以后多来八神阁玩玩。在这里,我们的出身都一样,我们这些人以后都是要继承家里产业的,大家多接触接触,玩一玩,对于以后总会有好处的。”

    魏皓絮絮叨叨,语重心长道。对于兄弟,魏皓从来就是那个可以两肋插刀的存在。

    王冲性格叛逆,和马周那伙人走得越来越近,越来越远,魏皓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为此也是操碎了心。

    这并不是魏皓第一次和王冲说起马周的事情,在魏皓看来,王冲恐怕又不会听进去,然而王冲这一次的反应却出乎他的意料。

    “好!”

    王冲斩铁截铁的,只说了一个字。

    “好?”

    魏皓一下懵了,伸出的一根手指定在空中,舌头底下快翻出来的一大段长篇大论,顿时半句也吐不出来了。

    好?这就好了?

    魏皓睁大了眼晴,有点反应不过来。

    自己以前跟他说了那么多次都没有用。这次一次,他就听了?

    这怎么可能?

    魏皓眨了眨眼睛,脑子有点反应不过来。

    “你以后不会再和马周那伙人去混?”

    “嗯.”

    “你以后跟我经常来八神阁?”

    “嗯。”

    王冲微笑着再次点了点头。

    魏皓眨了眨眼睛,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王冲,你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魏皓上下打量着王冲,一脸的惊奇。现在的王冲和以前完全不同,以前的王冲是绝对不会到八神阁来的。

    更加不可能听从他的建议。

    而且现在的王冲,从容镇定,整个人的气质感觉和以前也完全不同,感觉就好像变了一个要一样。

    “哈哈哈!好家伙你终想明白了!兄弟我真心替你高兴!”

    魏皓突然想到了什么,狠狠的拍了一下王冲的肩膀,一脸高兴道。

    王冲被马周陷害,关了个七天禁闭。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在魏皓看来,王冲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变化,明显是因为马周的原因。

    王冲是真的醒悟了!

    再没有比这个,更让魏皓高兴的了。

    “呵呵。”

    王冲只是一笑。他知道魏皓在想什么,不过真实的理由,王冲是不会去说的。王冲这次来还有另外的任务。

    “差不多了。”

    王冲心中微微笑道,看向人群的某处。就像回应着王冲的心声,人群沸沸扰扰,一阵喧闹。

    还没有看见人,却有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提前传了过来:

    “哟!这不是王冲王少爷?”

    声音充满了讥讽、冷嘲的味道。人群分开,只见一个十五六岁的银冠少年,穿着白色云纹锦衣,披着轻裘,手里一把桃花扇子,昂首阔步,满脸鄙弃的从远处走来。

    在他身后,一大群人嘻嘻哈哈,紧步相随。

    “苏柏!你来做什么?”

    看到这个人,魏皓脸色大变,霍的站了起来,眼神中透露出深深的敌意:

    “这里不欢迎你,马上给老子滚!”

    魏皓一个箭步横身挡在王冲前面,心中满是担心。苏柏是苏国公的儿子,苏国公和姚家走得很近。

    王冲刚刚才得罪姚家。这苏柏只怕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哼,魏皓你装什么装,这里又不是你家开的。老子为什么就不能来?而且,我有说了是来找你吗?王冲,你说是不是?”

    苏柏说着,眼神冷冷一扫,望向魏皓身后的王冲。

    王冲扫了一眼苏柏身后低着头的高飞,他心中肚明苏柏就是那高飞找来的。那高飞对付不了魏皓和自己,就把苏柏搬来当救兵。

    或者更直接一点,这高飞本来就是苏柏安排用来坑害魏皓的。苏柏的计划失败,当然忍不住出来找碴。

    不过,王冲却没有兴趣和他计较这个。

    “苏柏,你们来得正好。借点钱给我吧!”

    王冲抬头看着苏柏,淡淡道。

    此言一出,周围十丈之内突然一片安静。原本嘻嘻哈哈,一脸热闹的人群看着王冲满脸的错愕。

    就连站在王冲身前,一副老鹰护小鸡般的魏皓都呆住了。

    借钱?

    王冲要找苏柏借钱?这是什么情况?

    王冲难道不知道苏柏最讨厌的就是他吗?而且以苏家和姚家的关系,苏柏怎么可能会借钱给他?

    “哈哈哈!王冲,你疯了吗?你凭哪只眼睛觉得我会借钱给你?”

    在短暂的错愕之后,苏柏终于忍不住仰头爆笑起来。在他身后,众人也忍不住跟着轰笑起来。

    “这小子疯了吧!”

    “居然以为少爷会借钱给他!”

    “我看他是早上的瞌睡还没睡觉吧。净在这里说胡话!”

    ……

    一群人跟着起哄,满是满是嘲讽。

    王家的子嗣王冲居然向敌对的苏国公世子借钱?今天的八神阁再没有比这更可笑,更滑稽的事情了。

    这小子也未免太一厢情愿了。

    听着四周的哄笑声,魏皓心中也是尴尬的要死。

    “王冲,你到底在干吗?”

    他到现在都不认为王冲是真正的。以苏柏和王冲的关系,王冲是绝对借不到钱的。

    “二分息!一个月!按天计算!到期,本息一起结算!”

    王冲哂然一笑,身体往后一仰,只是简简单单的说出了这句话。刹那间,整个大厅一片寂静。

    就连其他桌的王公子弟,世家纨绔听到这句话,也被吸引过来,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咝!

    一阵阵倒抽冷气的声音,就连苏柏都瞪大了眼睛,就好像第一次见到王冲一样。

    王冲的话言简意赅,但京城里的世家纨绔谁都明白他的意思。二分的利息,按天计算,一个月后就是六十分的利息,十两的银子就会变成十六两!

    王冲这利息比高利贷都要疯狂的多!

    “王冲,你疯了!”

    魏皓陡然变了脸色,回过头猛的抓住王冲的手臂,手指紧张的都快扣到王冲的肉里了。

    “缺银子,你跟我说就是了。为什么要向他们借高利贷!”

    魏皓一直以为王冲是开玩笑,但是现在看起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六章 借鸡生蛋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六章 借鸡生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六章 借鸡生蛋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六章 借鸡生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十六章 借鸡生蛋】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吃货王妃,停停嘴最新章节

        二十一世纪有言云:夏家老二夏纡蔷就是那史上第一个撑死的女人。一朝穿越,她竟成了不讨喜的三王妃。当满城传遍三王爷府不合,夏纡蔷一手拿握鸡腿,另一手还不忘桂花糕,吃的不亦乐乎。要问起那相爷府的二小姐夏纡蔷,只能让人捶胸心痛。孪生姐姐纡薇捂脸无奈道:蔷蔷不是不爱说话,而是她的嘴光顾着吃东西了,没时间说话。丫鬟小烟叉腰一副正经的样子:要是哪一天我们家主子消失了,一定是你们这些厨艺不精的奴才虐待了她的胃!丑颜温顺的二夫人将一叠糕点送上:前些日子听说姐姐因为将军府送来的玫瑰酥缺失而偷出府邸,差点被人害了性命,妹妹这次回将军府才叫厨子连夜多做了些玫瑰酥给姐姐带回来。邪魅倾城的三王爷萧倾墨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派人去告诉出走的王妃,她要是再不回来,别说上次金莲蓉糕的秘方

  • 天岚咒语Ⅱ最新章节

        陈文杰,1980年出生,江苏省东台人。毕业于扬大师院。在大学期间创作完第一部长篇武侠小说之後,初尝写作的欢乐与悲伤,至如今再不愿割舍。
        虽然由武侠创作开始其职业作者的漫漫生涯,但同时视超时空和魔法师的玄幻与魔法小说为阅读创作最钟爱。文浅情深,愿与读者朋友共体会美妙神奇的另类空间世界。

  • 漫游世界的神最新章节

        穿梭各个位面学习知识法则不断变强,创造自己的世界的故事。js330

  • 网游之短刀行最新章节

        漂泊书生:高手就是要站在高的地方,才有居高临下的感觉,我是高手,所以我总出现在高处。    白天书:我是白天书,我不只白天不会输,晚上也不会输。    白人:做坏人也要坏得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看我样子坏,我做事更坏!    龙九: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硬上。    严重:我的江湖从成为一个店小二开始......    一个被誉为五虎断门刀最杰出弟子的普通玩家没什么波澜,不怎么壮阔的武侠网游大冒险.....js330

  • 恋上复仇三千金最新章节

        她们,是行走在复仇之路的孤独者,而他们,是众星捧月的人气男神。初次相见,职业赛车手莫纪衍连胜13场,最后竟输给一个女生?再次询问起时,他答:赢了她,就没有办法追她了。一线小星严雨泽一小时内狂掉粉二十万,被众人追着骂人渣,原因竟是因为他的女朋友怀孕了,并且怀了四胞胎,可是……他根本就没有女朋友啊!紧接着,著名设计师千易辰的电脑竟莫名被黑,一夜之间所有手稿全部失踪!当询问起某人为何黑他电脑时,竟是因为一杯奶茶?她们将爱情置身于外,只想夺回她们本该拥有的一切,可他们却成了她们复仇之路的绊脚石。接二连三的心动,最后的她们,到底是选择复仇,还是选择爱情?

  • 最强兵王最新章节

        在国际暗黑界排名第一的佣兵之王重归都市,见惯铁与火血与沙的他本只想过一段平凡而安逸的日子,然树欲静而风不止。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既然江湖无处不在,那就凭一双男人的铁拳,开创一个属于自己的崭新时代吧!

  • 养个王爷好种田最新章节

        21世纪农村出生的中医叶筱穿越到了古代一户奇葩的农户家。爷爷奶奶偏心,偏的还是她的心。家里小孩十几个,其他的孩子吃了上顿没下顿,她不但能吃香喝辣还能上学堂,妥妥的公敌……最后被亲弟弟无意之下打死。哎,这种情况……不能报仇,那她只好带领他们发家致富填饱肚子不要再恨她了。只是……咋的一不小心就混成了全国首富了呢?还有那个谁谁谁,大好的青年做啥子不好偏偏死乞白赖的要倒插门……【甜宠】

  • 午夜女主播最新章节

        每一次直播的背后,都隐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女主播夏沫进入404直播间,直播将要结束时,屏幕上居然出现室友苏琳从高处坠落的死亡画面,第二天,夏沫收到了苏琳坠楼身亡的消息。这只是一个开始,恐怖的死亡画面不断出现,电影院的幽灵、女厕所的影子、挂在钩子上男人、带纸脸的女人谁能解开死亡直播间背后的秘密?神秘莫测的封门村、惊险恐怖的降头术、神秘消失的夜鬼族,还有发生在夏沫周围那些不可思议的怪事。无处不在的鬼面符号,石洞内挖出的铁皮箱子,箱子里隐藏的秘密,看似不可思议的事情最终联系在一起。夏沫惊奇的发现,她的朋友、亲人身份出现变化,她看到的根本不是事实,从一开始,一只无形的大手已经开始操控这一切。

  • 报告教官,回家煮饭最新章节

        宁大少一直觉得男神的标准是——有钱有颜有身高;但女教官用严苛的事实告诉他,他还得——有才有艺挨得操;对于宁大少来说,部队的生活一直是——爷想咋样就咋样;但女教官用惨痛的事实告诉他——是姐想你咋样你就得咋样;宁大少:“报告教官,我要……”雄起!反抗!摆脱魔爪!女教官:“嗯?”宁大少:“……回家给您煮饭。”

  • 重生之都市大魔头最新章节

        武界血族魔王叶诚重生回到数百年前的少年时代,这一世当快意恩仇,以敌之血祭奠宿怨。

  • 怎么又是天谴圈最新章节

        偶得吐槽系统,一个被绝地求生诅咒的男人。落地自带天谴圈,洗头全靠轰炸区,资源只有十字弩,载具从来一格油。轰炸如风,常伴吾身。长路漫漫,唯毒相伴。什么?落地98K,枪枪都爆头?我怂还不行嘛!什么?落地天命圈,开枪落空投?我怂还不行嘛!什么,你说这么惨这么怂都忍不住要吐槽?这就对了!“叮,吐槽值+1,系统已激活!”

  • 灵王最新章节

        一夜之间家族惨遭灭门,仅少年一人逃出生天,火灵为友,公主为伴,肩担血海深仇,且看一代灵王如何纵横天下!

  • 超级黄金眼最新章节

        女朋友劈腿,又被公司赶走,房租到期,没钱交,只能和两个陌生女人合租。祖上积德,我获得了布置风水的能力。我准备重头再来,玩玩赌石,混混股票,用钱把老东家收购……有谁知道怎么干么?在线等,挺急的!

  • 江湖小魔仙最新章节

        一个是最没有野心的魔教少主,一个是最离经叛道的名门之秀,他们的相爱却是一场武林浩劫的起因……江湖动荡、波谲云诡,最“无害”的人步入魔道,名满天下的侠士为爱疯狂……阴谋、死亡、误会……为何我们明明相爱,却还是不断的彼此伤害……其实,我一直深爱着你,不知道这个,可不可以成为让你原谅我的理由。

  • 魔战曲最新章节

        天帝又如何?天魔又怎样?能够用自己的力量守护爱自己的人和事,守护自己爱的人和事,是没有正邪之分的!也许在敌人眼中你是魔!但是在心爱的人眼里,你却是永恒的天帝!所站的位置终究会决定你自己的命运!

  • 御天武帝最新章节

        大道无形,大道无情。少年楚岩,怀一颗赤子之心,为心中所梦不惜踏破山河,破灭三千世界,终成一代御天武帝。

  • 女总裁的近身护卫最新章节

        最强兵王徐清从一个神秘的地方回到都市,成为了美女总裁的近身护卫。其实徐清的想法很简单:只要是美女,那就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然后安安静静的当个美男子!

  • 无敌至尊小神农最新章节

        小青年郑齐林偶得一缕仙气,远离繁华都市回乡种田。    池塘里养的不仅是五湖四海的稀有鱼类,还有几亿年前的恐鳄……    白头鹳,豚鹿,小齿灵猫,镰翅鸡,冠麻鸭……这些动物已经灭绝了?    不可能,郑齐林家后山多的是。    艾滋,恶性肿瘤,白血病,类风湿,肌萎缩侧髓硬化症是绝症?    不存在的,那些死了几百几千年的绝世佳人貂蝉西施昭君杨玉环苏妲己褒姒……克利奥帕特拉海伦玛丽斯图亚特马哈尔……都被他一口气吹的起死回生了……    这个世上,有郑齐林做不到事情吗?    貌似没有了……    无敌的他,驾龙驭凤,君临人间!

    本章内容提要:
    ...    “先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了。我找你有事,找个地方坐下说话。”     王冲拍了拍魏皓的肩膀道。     “好!在这里等我一下!”     见王冲说得正式,魏皓也收了笑容。他和王冲是发小,从小一起长大,知道王冲从来轻易不会开口向人帮助。     而且八神阁他向来不喜来,这次出现在这里,肯定是有事!     “高飞!老子的彩头一毛都不......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