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了。我找你有事,找个地方坐下说话。”

    王冲拍了拍魏皓的肩膀道。

    “好!在这里等我一下!”

    见王冲说得正式,魏皓也收了笑容。他和王冲是发小,从小一起长大,知道王冲从来轻易不会开口向人帮助。

    而且八神阁他向来不喜来,这次出现在这里,肯定是有事!

    “高飞!老子的彩头一毛都不许少。一会儿乖乖缴上来,要不然,以后别想在京城里混了!”

    魏皓抛过去一只袋子,拉着王冲转身就走。

    八神阁上的世家子弟都是有头有脸的,要是耍赖,谁也丢不起这个人。魏皓倒也不怕他们耍赖。

    “对了,王冲,跟你郑重说件事情?”魏皓突然道。

    “什么?”

    王冲回头,讶然道。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以后能不能不要叫我魏小年?”

    魏皓压低声音,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看得王冲不由哈哈大笑:

    “臭小子!想都别想!——”

    “……”

    ……

    八神阁上,热闹非凡,魏皓拉着王冲,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你这家伙,早上哪里去了?听出你出关,我一大早去你家,结果你娘说你不在。想见你一面,还真是不容易啊。”

    魏皓满头大汗,坐在座位上喝了一口八神阁上特供的西域石榴汁,一边大大咧咧道。

    “上午有事,出去了一趟。”

    王冲微微笑道。

    耳中听着魏皓的报怨声,王冲心中涌过一阵暖暖的感觉。只有失去过,才知道珍惜。

    眼前这看似平凡的一幕,只有王冲才知道这一切有多么的弥足珍贵。

    魏皓永远都不会知道,上一世的这个时候,自己已经和他决裂了。

    上一世的自己,对于这个世界有很生的陌生感。包括父母、兄弟、姐妹,当然也包括魏皓。

    对于那个时候的自己来说,魏皓是王冲的好兄弟,好哥们,但却并不是自己的。特别是自己关禁闭的那七天。

    魏皓这个所谓的“好兄弟”,却连看都没来看自己一下。这算什么好兄弟?好朋友?好哥们?

    恐怕酒肉朋友都比这好一点吧?

    从那以后,王冲就和他彻底决裂了。再也没有和他见过。

    只有很久之后,王冲才知道,原来当自己关了七天禁闭的时候,魏皓却因为自己的关系,同样被家里关了七天的禁足。

    当时的自己,名声太差,魏皓的父亲严禁他和自己来往。但一向顺从的魏皓,这次却为了自己和他的父亲顶撞了。

    这彻底激怒了他的父亲,也为魏皓自己招来了一顿毒打!

    那七天,他其实是躺在床上的。

    但魏皓却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说过,连提都没的提过。直到过了很久之后,当那一场大崩乱来临,两个很久没见面的兄弟聚首,王冲才知道了这一切。

    王冲同时还知道的是,那个在王家蒙难之后,躲在幕后,一直偷偷帮助自己的神秘人,不是别人,就是魏皓。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王冲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朋友,什么是真正的兄弟。

    只可惜,等到王冲幡然醒悟的时候,一切都已经迟了。世界崩毁,神洲不存,这个时候又何况是一个魏皓?

    当魏皓最后在自己面前伤重死去的时候,王冲忍不住痛哭失声。

    这辈子自己做的最错的一切事情,就是失去了一个真正的朋友,兄弟!这是王冲心中的痛,也是王冲一辈子的遗憾!

    “好兄弟!放心吧,这一世,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放开你了。”

    王冲看着眼前大大咧咧,侃侃而谈,什么都不知道的魏皓,心中暗暗道。

    “……说起来,这次姚风的事情你可是闹的很大。可惜那家伙武功太厉害,我不是他对手,要不然,我非得和你一起去不可。说起来,姚风这家伙也太过份,居然利用马周来对付你。”

    魏皓砰的一砸桌子,愤愤道:

    “马周那王八旦我早就跟你说过,这家伙就是个混蛋、地痞,他跟你混在一起肯定是有企图。现在你信了吧?”

    “信了,信了。”

    王冲微笑,看着自己兄弟抱怨的样子,心中涌过阵阵暖流。这不是他第一次听到这翻抱怨,但是这一次的感觉却特别不同。

    一世人两兄弟,这样平常的一幕,已经有太久太久没看到过了。

    “……兄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猫与老鼠不可能混到一块,鱼不可能离开它生少的水里,鸟不可能像虫豸一样在地底下打地洞。脱离了我们出身的环境,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马周的事情就是一个例子,你以后就不要再和马周他们那些人混在一起了。”

    “听兄弟一句话,以后多来八神阁玩玩。在这里,我们的出身都一样,我们这些人以后都是要继承家里产业的,大家多接触接触,玩一玩,对于以后总会有好处的。”

    魏皓絮絮叨叨,语重心长道。对于兄弟,魏皓从来就是那个可以两肋插刀的存在。

    王冲性格叛逆,和马周那伙人走得越来越近,越来越远,魏皓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为此也是操碎了心。

    这并不是魏皓第一次和王冲说起马周的事情,在魏皓看来,王冲恐怕又不会听进去,然而王冲这一次的反应却出乎他的意料。

    “好!”

    王冲斩铁截铁的,只说了一个字。

    “好?”

    魏皓一下懵了,伸出的一根手指定在空中,舌头底下快翻出来的一大段长篇大论,顿时半句也吐不出来了。

    好?这就好了?

    魏皓睁大了眼晴,有点反应不过来。

    自己以前跟他说了那么多次都没有用。这次一次,他就听了?

    这怎么可能?

    魏皓眨了眨眼睛,脑子有点反应不过来。

    “你以后不会再和马周那伙人去混?”

    “嗯”

    “你以后跟我经常来八神阁?”

    “嗯。”

    王冲微笑着再次点了点头。

    魏皓眨了眨眼睛,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王冲,你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魏皓上下打量着王冲,一脸的惊奇。现在的王冲和以前完全不同,以前的王冲是绝对不会到八神阁来的。

    更加不可能听从他的建议。

    而且现在的王冲,从容镇定,整个人的气质感觉和以前也完全不同,感觉就好像变了一个要一样。

    “哈哈哈!好家伙你终想明白了!兄弟我真心替你高兴!”

    魏皓突然想到了什么,狠狠的拍了一下王冲的肩膀,一脸高兴道。

    王冲被马周陷害,关了个七天禁闭。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在魏皓看来,王冲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变化,明显是因为马周的原因。

    王冲是真的醒悟了!

    再没有比这个,更让魏皓高兴的了。

    “呵呵。”

    王冲只是一笑。他知道魏皓在想什么,不过真实的理由,王冲是不会去说的。王冲这次来还有另外的任务。

    “差不多了。”

    王冲心中微微笑道,看向人群的某处。就像回应着王冲的心声,人群沸沸扰扰,一阵喧闹。

    还没有看见人,却有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提前传了过来:

    “哟!这不是王冲王少爷?”

    声音充满了讥讽、冷嘲的味道。人群分开,只见一个十五六岁的银冠少年,穿着白色云纹锦衣,披着轻裘,手里一把桃花扇子,昂首阔步,满脸鄙弃的从远处走来。

    在他身后,一大群人嘻嘻哈哈,紧步相随。

    “苏柏!你来做什么?”

    看到这个人,魏皓脸色大变,霍的站了起来,眼神中透露出深深的敌意:

    “这里不欢迎你,马上给老子滚!”

    魏皓一个箭步横身挡在王冲前面,心中满是担心。苏柏是苏国公的儿子,苏国公和姚家走得很近。

    王冲刚刚才得罪姚家。这苏柏只怕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哼,魏皓你装什么装,这里又不是你家开的。老子为什么就不能来?而且,我有说了是来找你吗?王冲,你说是不是?”

    苏柏说着,眼神冷冷一扫,望向魏皓身后的王冲。

    王冲扫了一眼苏柏身后低着头的高飞,他心中肚明苏柏就是那高飞找来的。那高飞对付不了魏皓和自己,就把苏柏搬来当救兵。

    或者更直接一点,这高飞本来就是苏柏安排用来坑害魏皓的。苏柏的计划失败,当然忍不住出来找碴。

    不过,王冲却没有兴趣和他计较这个。

    “苏柏,你们来得正好。借点钱给我吧!”

    王冲抬头看着苏柏,淡淡道。

    此言一出,周围十丈之内突然一片安静。原本嘻嘻哈哈,一脸热闹的人群看着王冲满脸的错愕。

    就连站在王冲身前,一副老鹰护小鸡般的魏皓都呆住了。

    借钱?

    王冲要找苏柏借钱?这是什么情况?

    王冲难道不知道苏柏最讨厌的就是他吗?而且以苏家和姚家的关系,苏柏怎么可能会借钱给他?

    “哈哈哈王冲,你疯了吗?你凭哪只眼睛觉得我会借钱给你?”

    在短暂的错愕之后,苏柏终于忍不住仰头爆笑起来。在他身后,众人也忍不住跟着轰笑起来。

    “这小子疯了吧!”

    “居然以为少爷会借钱给他!”

    “我看他是早上的瞌睡还没睡觉吧。净在这里说胡话!”

    ……

    一群人跟着起哄,满是满是嘲讽。

    王家的子嗣王冲居然向敌对的苏国公世子借钱?今天的八神阁再没有比这更可笑,更滑稽的事情了。

    这小子也未免太一厢情愿了。

    听着四周的哄笑声,魏皓心中也是尴尬的要死。

    “王冲,你到底在干吗?”

    他到现在都不认为王冲是真正的。以苏柏和王冲的关系,王冲是绝对借不到钱的。

    “二分息!一个月!按天计算!到期,本息一起结算!”

    王冲哂然一笑,身体往后一仰,只是简简单单的说出了这句话。刹那间,整个大厅一片寂静。

    就连其他桌的王公子弟,世家纨绔听到这句话,也被吸引过来,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咝!

    一阵阵倒抽冷气的声音,就连苏柏都瞪大了眼睛,就好像第一次见到王冲一样。

    王冲的话言简意赅,但京城里的世家纨绔谁都明白他的意思。二分的利息,按天计算,一个月后就是六十分的利息,十两的银子就会变成十六两!

    王冲这利息比高利贷都要疯狂的多!

    “王冲,你疯了!”

    魏皓陡然变了脸色,回过头猛的抓住王冲的手臂,手指紧张的都快扣到王冲的肉里了。

    “缺银子,你跟我说就是了。为什么要向他们借高利贷!”

    魏皓一直以为王冲是开玩笑,但是现在看起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六章 借鸡生蛋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六章 借鸡生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六章 借鸡生蛋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六章 借鸡生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十六章 借鸡生蛋】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天泣之万妖再现最新章节

        万妖再现,九州风云际会。
        背负血海深仇的叶北辰,机缘巧合之下进入了修道圣地玄火门!他虽毫无修道天赋,但体内却拥有惊人的力量,更为奇怪的是,他竟然长出了狐狸的尾巴......
        当他知道了自己体内流着天狐一族高贵的血液时,当他知道了自己命不久矣时,当他知道了自己爱上了一个人不该爱的人时,手握天泣剑的他,是爱到亘古洪荒?还是放弃一切?还是……

  • 我的手办女友最新章节

        手办爱好者唐隐,收到了表弟黎飞送的一款名为《灵物情侠录》的单机游戏。唐隐对游戏并不感兴趣,只是对游戏附赠手办青睐有加。当唐隐将激活码转卖给杜蒙后不久,这个名叫即墨绮绯的手办竟因他的一滴鼻血而活了过来……

  • 诱爱少女,甜宠乐乐要节制最新章节

        两年阔别,强势回归的苏擎??当着她现任的面将她抱走,夺了她的初吻。还有什么比这更强势的?“我就是要宠她,我就是要爱她,你比不过我就自觉滚!”不管什么初恋什么前任,他只知道乐乐是他的小丫头,谁也别想抢走!当她的天堂变成地狱,发现一切深爱都是谎言。他依旧愿意,陪伴在她的身旁,不离不弃。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原以为尘埃落定,却不料一切才刚刚开始。订婚前夕,他留下一张金卡消失在人海。一切恍若初梦,唯一确定他曾来过的证据,就是她的每次心跳,都在呼唤着苏擎这个名字。那些逝去的美好时光,正将她们一步步推向深渊……“苏擎啊,你在哪里?我好想你……”泪水沾湿脸颊,望向天空的双眸空洞无力。“我一直都在这里,在你的心里,”他忽然出现在她

  • 婚然天成:唐少的闪婚萌妻最新章节

        订婚前夕,她闺蜜陷害,被送入“地痞流氓”的房里。不曾想,那人居然是唐氏财团的总裁,她名义上的“姐夫”。订婚那天,闺蜜挑拨,她被当场退婚,是他出现带走了她。他说:沈洛,呆在我身边,我可以给你无尽的尊荣和宠爱。可是为什么到最后,伤她最深的也是他?

  • 生死掌控最新章节

        天道主掌九数,留其一数于人,是生,是死,是毁灭,还是存活,皆由世人自己掌握;
        而每过千年天道就会降于人世,从中体验人世,得出人世应不应该毁灭;人世之中也有人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每过千年就会对天道发起摧毁让他再入轮回,等过千年再度重来……

  • 惹火上身:我的总裁太凶猛最新章节

        “床上躺好等我。”将贺冷知搀扶到床边,顾闻瑜扯过了一条浴巾,笑着调侃道。贺冷知的脸在一瞬间涨红,抬手轻轻地拍在了顾闻瑜的手臂上,“你!”世间安得两全法,在面对保住母亲的性命和自己一辈子的幸福的两难选择时,贺冷知终究还是选择了前者,只是,上天似乎是特别恩惠于她,让她遇到了顾闻瑜,一个她有些看不透的男人。

  • 阴阳后裔最新章节

        生于和平年代。流血与牺牲似乎只是偶然得见的新闻头条。而妻离子散、甚至于家破人亡更是仅限于历史书上最为黑暗的一页!    然而人们所不知道的是,在寂静的黑夜中。生与死的战斗却从未停息过......!    为杀戮而生的恶鬼、不断寻找冤情债主的冤魂、死不瞑目的尸体,千年古墓中的僵尸、还有那些不受约束的野仙与妖怪!    古往今来,一代又一代的阴阳先生继承先辈的遗志。脚踏阴阳两界,战斗于黑暗之中,徘徊于生死之间。    当新一代的阴阳先生踏上战场,新潮与传统的对撞又会出现怎样的火花。面对世俗的不解与诱惑,他们又将如何抉择!    他们以为斗的是恶鬼,但终有一天他们会现其实战的是人心!js330

  • 最强骷髅王最新章节

        亲眼见证诸神陨落,才知神并非永垂不朽。亲手破灭了苍穹,才知天外有天。这是个东方武技与西方魔法大碰撞的辉煌时代,群雄并起,诸神争锋。苏离,本为一代天娇,只因给自己取了个极其霸气的名号,便惨遭神的诛杀。他手指苍穹,仰天狂啸,“神若无道,我便弑神,天若无眼,我便诛天!”

  • 都市无敌修仙最新章节

        叱咤仙界的陈璇仙帝重生到了无尽虚空之中地球上的落魄幅富二代叶尘之上。兵王回归,贴身保安,鬼才下山。这样的戏码你是不是看腻了?2016劲爆爽文,武力值突破天际,拳拳到肉,震撼来袭!各种大明星、校花、女杀手、警花纷至沓来,穿越而来的仙帝又将演绎怎样的精彩人生,一切尽在都市无敌修仙

  • 第九妖主最新章节

        新书《黑骑》发布,每日12点、19点更新一章,欢迎关注,你的收藏和评论是作者写书最大的动力!
        ————————
        都市修真时代的背景下,苏皓被世界第一穷凶极恶之魔头“罗睺”入侵凡躯,踏上血火与阴谋交织的无尽之途。斗法,杀人!
        “人仙上官清在未来必定会成为我的死敌,所以在他还未大成的时候,我要先下手,毁他的道基!”
        读者1群:欢迎加入和作者讨论剧情提出意见,加群的可以获得创建自己的角色的机会

  • 游戏开发指南最新章节

        一部关于游戏制作的科普读物;  一篇游戏及互联网产业崛起史;  一个传奇游戏制作人;  一些红颜知己;  从页游、端游到手游,从网游到单机,从产品到平台,从国产到世界,创造游戏帝国,谱写游戏人生。  ps.作者老策划退役追梦,全职码字,更新稳当。  ps2.看了书就去面试游戏策划吧。  ps3.如果我建水群,水群,水群,你会加我吗?【257627296】

  • 小妻要逃:帝少的心宠娇儿最新章节

        沐小染的人生陷入了黑暗期,被闺蜜出卖、失身、男朋友的背叛、母亲的离世,甚至最后自己因父亲的债务被一纸契约锁在了那个冷酷的男人身边!好吧她认命,反正还有命在,不过就是在这个男人有需要的时候奉献自己一下地身体,她就当做善事了。可是明明是一场契约,为什么到了最后会动了真心?她本以为的爱恋都是一场痴心妄想,直到被他推上手术台,她才明白自己原来只是为了另一个女人能够活命的筹码。她用最决绝的方式离开了他,只愿从此以后两两相忘。六年后,当她牵着女儿的小手再次归来,看着墓园中自己当年的照片,她冷笑。容珏,何必这么惺惺作态。宴会之上,灯火交错间,在看到那张脸上的波澜不惊被狠狠打破之时,沐小染携着身边的男人,优雅举杯。rn “好久不见,容少,这是我的丈夫。”

  • 暗心浮动最新章节

        前世她是林家的嫡长女,万千宠爱凝聚一身,却不想一夕之间,父兄被斩首,家人被流放,自己刚出生的女儿被人活活摔死,而她也在乞丐的强暴中死去……这一世,她依旧不懂宅斗,不懂攻心,只想忘记前世,自由自在,躲开命运的安排,顺便虐下渣渣,可没想到,却遇到了前世为她收尸,为她叹息,亦兄亦友的他!至从遇到了她,徐清远的行为准则是:说什么都点头,做什么都同意,哪怕坑蒙拐骗,先把人弄回家,咱们稍后再言其他。宫皓轩看着女子娇艳的容颜,悲痛欲绝:你可知前世,为了与你生死相依,我抱着你跳下了断肠崖!林雨芯晃着两只小脚:“喂,你的青梅出现了,把和离书上的字签了吧!”徐清远青筋暴露的怒道:“我再说一次?“

  • 全民老公,娇妻约不约最新章节

        “结婚。”她皱眉:“我不!”“你没有选择权。”林梦玲顺从了,不就是嫁给高富帅吗,不就是六年约定然后远走高飞吗!她又不会少块肉,忍了!可是六年后的某一天,林梦玲怒了:“不是离婚了吗,你发什么神经病!”“是离婚了,所以呢?你是我的,你的孩子是我的,结婚就是一张纸,我们要透过表面看实质!”面对厚颜无耻扑上来的尹大少,某女发出杀猪般的声音:“尹易,你妹!”

  • 灵珠九洲录最新章节

        一个平凡的少年觉醒了禁忌之体,从此走上了逆天的道路,前世的恩怨,谜底,也将会在这一世彻底揭晓。看少年如何斩破荆棘,从新回到大陆的巅峰。

  • 农女再嫁:状元娘子会种田最新章节

        都说再嫁农女是非多,可没想到这么多。先有极品亲戚欺上门,再是无良邻居嚼舌根。最可恨的是前婆婆无赖要彩礼,气的包子娘直跺脚。对此,娄伊璟表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人不必再忍。空间在手,要啥没有?带着包子娘种田养家,助秀才夫君步步高升。

  • 今妃昔比:摄政王求放过最新章节

        一个是不做正事假疯子闲王,一个是兢兢业业真毒舌医生。醉酒当歌,随便许愿,一觉醒来竟成为了女扮男装的游侠。阴谋暗现,险象环生,她知道自己的身体里居住另一个灵魂。“不好啦不好啦,王爷又发癫啦。”“一个王爷,两个王爷,总有王爷找上门!”

  • 我真不想当奶爸最新章节

        当什么奶爸啊,我只想泡妞……

    本章内容提要:
    ...    “先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了。我找你有事,找个地方坐下说话。”     王冲拍了拍魏皓的肩膀道。     “好!在这里等我一下!”     见王冲说得正式,魏皓也收了笑容。他和王冲是发小,从小一起长大,知道王冲从来轻易不会开口向人帮助。     而且八神阁他向来不喜来,这次出现在这里,肯定是有事!     “高飞!老子的彩头一毛都不......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