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先别高兴的太早了。小叔在天柱山,他那里可不是我能交待的。他现在是军务缠身,下不来。但是也很说,你自己要有准备。”

    王朱颜道。

    王冲顿感头大,家大业大,家族兴旺的麻烦就在这里。一旦出了事情,各方面都来了找麻烦。

    “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王冲道,心中大感棘手。

    都怪自己以往纨绔子弟的恶劣形象太过深入人心了,虽然这件事跟王冲完全是为了家里,但小叔他们是不会知道的,也不会像堂姐她们那样,完全保留对自己的信任!

    不过好在这件事情可以拖一拖,只要拖过一段时间,等到事情真相大白也就没事了。

    王朱颜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

    “对了,刚刚那两个和你一起从大理寺里走出来的胡僧是怎么回事?”

    王朱颜突然想起了什么,盯着王冲,心中警惕大起:

    “你该不会又家里惹祸了吧?”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的事!”

    听到王朱颜提起这件事,王冲双手抱头,斜倚着车厢壁,全身放松下来。这件事情,他本来也是要去找自家堂姐,如今堂姐自己问起,那就更好。

    “没有,没有你带他们到大理寺做什么?”

    王朱颜越想越不对劲,说到最后,声音俱厉。

    大理寺是什么地方,那是主刑狱、诉讼的地方。没有事情,谁会跑这地方?这小子该不会是故态萌发,和姚家的事情还没有平息,又惹下了什么麻烦吧?

    想到这里,王朱颜看向王冲的目光顿时如临大敌。

    “这个,其实也没什么了。就是,就是欠了他们一点钱。”

    王冲笑嘻嘻道。

    “真的只是欠了点钱?”

    王朱颜一脸狐疑。

    “真的。”

    王冲认真道。

    “吁!”

    听到只是欠钱,王朱颜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多少?十两,还是二十两?”

    一边说着,一边从袖里子里拿出银锭了。

    “这个……恐怕有点不够。”

    王冲有点不好意思。

    “多少?你该不会是欠了人家一两黄金吧?”

    王朱颜吃惊道,但还是掀开自己的座位,从下面拿出一片金叶子来。王朱颜的父亲是王氏一族的长子,比起王冲的父亲王严来,在金钱方面相对要宽裕一些。

    王冲再次摇了摇头。

    “你该不会欠人家十两黄金吧?”

    “一百两?”

    “王冲!不要告诉我你欠了人家一千两黄金!”

    ……

    说到后来,王朱颜咬牙切齿,彻底的不淡定。一千两黄金恐怕王氏一族倾家荡产,把所有的家产都搜刮了,都给王冲凑不出这个钱。

    “都不是!是90000两黄金!”

    王冲摇摇头,双掌伸出,比出一个石破天惊的手势。

    “什么!!”

    王朱颜浑身剧震,被王冲说的这个数字惊的花容失色,俏脸煞白。王冲在广鹤楼闯下大祸,被姚家老爷子告到圣皇那里,她也只是心中不悦,有些生气而已,但听到王冲欠了人家90000两黄金这么多的钱,整个人都惊得失态了!

    把王氏一族上上下下全部卖了,看能不能凑出这个钱?

    恐怕连一个零头都不头。

    “哈哈,二姐,我骗你的呢!瞧你吓得,我怎么可能欠人家那么多钱?”

    就在王朱颜脸如寒霜,就要气得破口大骂的时候,王冲突然站了起来,笑嘻嘻道。

    “逗我玩的?”

    王朱颜懵了,“这么说,你没有欠人家这么多?”

    “当然没有。”

    王冲笑嘻嘻道,摊了摊手。

    “臭小子!你最好没有,要不然我非宰了你不可!”

    王朱颜恨恨的威胁道,心中却是如释重负。

    这小子吓他一跳,还真以为他欠了人家那么多!

    “不过,有件事情还真想请二姐倒帮忙。那两个胡僧想炼点铁矿石,但又人生地不熟。我看着有利可图,就想赚点差价。二姐你交游广阔,看能不能介绍一个好一点武器大师给我?”

    王冲笑嘻嘻道。

    武器大师是这个世界的一个特殊职业,他们给武器附加的力量、速度、敏捷铭文能够使得武器威力变得更加强大。

    这些武器大师地位很高,一般人请不动。王冲还只能麻烦堂姐王朱颜。不过这些,却不能对堂姐明说。

    “你带那两个胡僧到大理寺就为了这事?”

    王朱颜睁大了眼睛。

    “那你以为还能是什么?”

    王冲笑嘻嘻的反问道。

    “如果这点事那还是没问题,你二姐我这点门路还是有的。”

    王朱颜顿了顿,有些惊奇的看着王冲:

    “臭小子,看不出来,你整天在外面鬼混,居然连这些胡僧的门路都能混上!”

    王冲想赚点外快,她倒是一点也不反对。至少,说明这小子是长进了。

    “嘿嘿,二姐,那这件情就拜托你了!你先忙,我就不打扰你!”

    王冲嬉皮笑脸,说着,拉开马车门,在堂姐的笑骂声中跳下车去。

    “臭小子!给我长进点,别再给我惹事了!”

    远远的,堂姐王朱颜的声音还从马车里传来。

    “知道了!”

    王冲站在大街上,背朝着马车,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

    等着堂姐的马车渐渐远去,王冲这才收回目光,咔嚓嚓活动了一下脖颈,眼睛里透露出明亮的光芒。

    “看来这件事情还是要谨慎点!堂姐向来胆大,但才透了一点口风,就把她吓得不轻了。要是告诉他是真的,而且在大理寺备了案,抵赖不了!那岂不是完蛋?”

    王冲心中暗暗道。

    90000两黄金的事,王冲本来是准备合盘告诉堂姐的。但还好临到最好随机应变,马上改口。

    要不然,估计又要惹出很大的麻烦。

    活动了一下手脚,王冲目光转动了一下,很快迈开步子,大步朝着不远处,一棵枝叶茂盛大槐树下的马车走去。

    “少爷!”

    马车门打开,从后面探出来两张熟悉的面孔来,正是申海、孟隆。王朱颜在大理寺门口截住王冲的时候,明确说过要两人回去。

    但看起来,两人不但没回去,反而一直悄悄的跟在后面,并没有走开。

    “嗯!”

    王冲点了点头,似乎对于两人的出现一点也不意外:

    “走,去八神阁!”

    说罢,王冲一头跳上了马车。刚刚在堂姐马车上的时候,他突然想明白了一些问题。

    王冲突然知道该去哪里筹集九两万黄金了!

    “驾!”

    长鞭一扬,马车一拐,立即驶进了一条和王朱颜截然不同的道路,向着八神阁的方向驶去。

    ……

    八神阁,堂丽堂皇,威严壮丽之处绝非广鹤楼可比!

    在京城里,对于普通平民来说,那完全是属于他们高不可攀,只能仰望的存在!

    原因很简单,因为八神阁是不对外开放的。

    在大唐,只有那些权贵的子弟才能够进入。它是京城里所有世家纨绔溜狗斗鸡,胡天花地,享乐的地方。

    听说,甚至连一些皇室的皇子和公主都会偶尔出现在这里。

    八神阁里等级森严,规矩极多。虽然都是十几岁的小孩子或者少年,但是根据各自的出身三六九等,分成了很多个不同的“小圈子”。

    一个圈子里的人看另一个圈子的人,都是颐指气使,高高在上。王冲受另一个世界的熏陶,王冲不喜欢这一点。

    所以前世,王冲去过几次后,就再也没有去过,也不想和这些人打交道。

    王冲之所以和马周那些玩在一起,也是这种思想的结果。

    不过这一次不同,90000两黄金不是个小数目,王冲要想筹集资金,获得海德拉巴矿石的销售权,再没有比八神阁上这些公主、少爷们更好的对象了。

    “冲少爷,到了!”

    正在默默契出神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申海的声音。

    王冲心中一怔,回过神来,这才发现马车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停了。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先下去!”

    王冲推开门,刚刚走下马车,一阵嘈杂的声音立即仿佛洪水一样倾泄而来。

    “八神阁到了!”

    王冲抬起头来,一眼就看到了一座山恋般巍然的紫红色建筑。说是建筑,其实是一栋栋的楼宇,共同围成了一片巨大的庭院。

    这些庭院飞檐斗拱,檐牙高啄,看起来非常气派。

    这里就是八神阁了!

    王冲扫了一眼,立即看到了八神阁前数以百计的奢华马车。这些马车极尽华丽,一辆辆如同军队般排成整齐的列阵,给人一种排山倒海,很是壮阔的感觉。

    王冲心知肚明,这些马车每一辆代表着大唐帝国的一个显赫世家。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些马车,但是这一次的感觉却极其不同。

    “……这可都是钱呐!”

    王冲哈哈大笑,迈开步子,往前走去。

    还没有靠近八神阁,一阵嘈杂声音立即洪水般渲泄而来,仔细的听去,可以分辨出许多的吆喝声、酒令声,斗狗声、逗鸟声、喝骂声……,一阵阵听起来热闹非凡。

    王冲亮出自己的令牌,一路熟门熟路的穿过八神阁的门庭、走廊,沿着一条楼梯,噔噔噔直奔三楼。

    王冲步伐很快,倒也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到了!”

    王冲微微一笑,踏上三楼。眼前人头攒动,人群密密麻麻,一张张上好做工、极其精致的圆桌星罗横布的铺满三楼。

    这里是八神阁的世家纨绔们聊天、喝酒、玩乐的地方。

    一大群人聚在一起聊天打屁,谈女孩,侃得不亦乐乎。

    “魏小年那家伙应该就在那里了!”

    王冲微微一笑,顺着人群的目光望向了三楼的东南角。那里人群拥簇,喝彩连天,俨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王冲分开人群,挤了过去。就在八神阁三楼的东南位置,王冲看到了一片用栏杆刻意围出来的擂台。

    擂台上,两名十几岁的锦衣少年正在“擂台”上兔起鹘落,激烈的搏打在一起。这两个人一个是圆脸的少年,年纪和王冲差不多。

    而另一个年纪明显要大得多,足有十六七岁,而且武功也要高得多。每每出手,轻轻一拨,就能把那圆脸少年推飞出去,引得满堂的喝彩。

    倒是那圆脸少年,虽然实力不及,但却悍勇异常,虽然一次次的摔飞出去,但依旧勇猛不减,一次次又扑过去,扑打在一起。

    “这小子还真是一点没变啊!”

    王冲望着那圆脸少年,心中笑了起来。那一次次被调戏、摔飞在地的圆胖少年自然就是他认识的魏皓魏小年了。

    魏皓是他的真名,“小年”是他的小名。

    “……如果我不出现,你小子恐怕要啃两个月的白萝卜了吧。”

    王冲看着场中的魏小年,心中嗤笑不已。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四章 八神阁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四章 八神阁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四章 八神阁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四章 八神阁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十四章 八神阁】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阴阳天师最新章节

        【最火爆灵异】茅山道术有玄秘,上请三清诛邪祟!少年天师李飞,下山救人,浪迹都市,灭千年僵尸,除东瀛鬼王,保护大校花,清除茅山叛徒,以道术度一切邪恶,终功德圆满。

  • 混迹花街:谁的青春不璀璨最新章节

        我在高考失利后放弃复读,投奔在深圳打工的同学,偶遇美女富婆孟小冬。孟小冬将我聘为她的特别助理。本以为飞黄腾达,运气好得出奇的我,没想到从此陷入了一场复杂的财产争夺战中。我的美女老板孟小冬因为在企业改制中,被他人利用,接受了利益输送的改制原始股份。这笔巨大的财富背后牵扯着一个秘密。香港女人以及她与某高官的私生女。孟小冬的老公背叛了她,而且还卷走了她的所有财产。为维护自己利益,孟小冬设了一个局,我就成了这个局里一个不可或缺的人。在利益面前,所有的亲情和爱情都会不堪一击。我在这场战争中,以人性去感动他人,以真情去化解矛盾,在获得了财富的同时,收获了美丽的爱情。热血故事,千折百回。穷人、富豪、官员、警察,一个个粉墨登场。亲情、爱情、道德、伦理,一场场故事,精彩纷呈。

  • 女配才是真绝色最新章节

        她不幸穿越进一本看过的玛丽苏小白文中?却没有穿成那个套着“人人爱我,我爱人人”主角光环的白莲花女主!而是穿成了教科书般的人物??恶毒女配!坑爹呢?未婚夫爱上女主无法自拔,嫡亲兄弟疏远她却百般讨好女主。自己三天两头找女主麻烦,却落得一个众叛亲离、名声狼藉、清白被污,惨死乱葬岗的下场。她表示鸭梨山大,摆脱命运从我做起!白莲花既然你非要不依不饶的踩着我上位,那就别怪我将反派进行到底了!且看她揭穿白莲花伪善的真面目,勇斗主角光环!只是,男主男配们……你们那么如狼似虎的盯着我干嘛?

  • 不说再见最新章节

        再次看到奶,时间像是静止,回忆却一点一滴的出现,若可能我想永远的忘记奶,但我会永远的想奶。

  • 生猛财神爷:姑娘莫慌!最新章节

        她是青海囊谦死过的雪,穿越过来,生猛不忌。“嫌弃我?省省吧,别以为你叫赵财神就真是财神爷了。本女侠一句赵王爷喊出来,你这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就——”“就曝光了,我知道。然后会有人来抓你,说你挟持病弱的王爷,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赵财神眉眼不抬,安安生生地给鸡褪毛。四姑娘咬碎一口白牙,好个不要脸的东西!  …………  她像是天空漏下一团火,热烈又放荡。“喂喂!有情况!是对野鸳鸯。”“知道了,知道啦。”“灭火抹脸,抄家伙。”“咳咳,话说,你可是个姑娘。这么热衷于捉奸,真的好么?”“你说的,为了生活嘛!”四姑娘一身正气,轻描淡写:“能不能有点儿职业素质,你看她这一身,能敲多少?喂喂——!你……捂我眼睛干嘛?!”“好听么?”某财神压低嗓音控制着怀中人。

  • 我的鬼君大人最新章节

        命中克父克母克夫克子,姚希觉得自己注定孤独终老,可谁曾想她的命数,竟只是为了等待命中注定的鬼君大人为夫。可当她终于从起初的厌倦反感,到慢慢的敞开心扉,她却才知道,他的出现,只是因为一个承诺,而非关于爱……

  • 军婚缠绵:首长,求轻点最新章节

        容纤语这辈子最爱的人就是薄勋,薄勋这辈子最厌恶的人就是容纤语。明明是两个不会有过多交集的人,却被一纸婚姻死死地捆在了一起。薄勋,华夏帝国的神话,外貌,金钱,权势,地位样样卓越,所有女人的梦中情人。而容纤语,不过只是容家一个私生女。“容纤语,我绝对不允许你的肚子里,怀上我的孩子。这不是警告,这是命令。”然而谁能想到,三个月后——“容纤语,你想带着我儿子,逃到哪里去?

  • 风花醉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水浒与天龙相融会的另类北宋末年,更是一个风起云涌的大争之世。    汴梁河畔,春风几度,吹动了几多柔情。    李师师冷艳如冰,念奴儿智若妖姬,张贞娘人比花娇,耶律南仙巾帼红颜。    朝有“六贼”,江山风雨飘摇,齐鲁豪杰,八百里水泊梁山。尽男儿豪迈,更有扈三娘双刀不须眉。    王语嫣宛如仙子,木婉清水若清华。    仗剑行江东,不似游侠儿,长歌当笑,一杯酒,可知得北乔峰南慕容。    他出身皇族,却又处处受制,身为楚王之子,宋徽宗却视他为眼中钉。    前有大辽猛士,后有金国精骑,西夏蓄势待,吐蕃人如狼似虎。花石纲、生辰纲,民不聊生,田虎、宋江、方腊,谁能搅动一片风云?    北定燕云十六州,可还会有靖康耻?怒冲冠,千里狼烟,看...js330

  • 布衣江山最新章节

        &#;&#;乡野小民一跃成了皇帝的孙子,这也太玄了吧。
        &#;&#;不过我的叔伯们对我可不太好,总怕我抢他们的东西。
        &#;&#;是我的总归跑不掉,任你阴谋诡计,我自从容面对。
        &#;&#;美人如斯。且看我小儿郎舞动天下。交流群:

  • 娱乐之闪耀冰山最新章节

        二十一岁高中生你们见过吗?这里有。  不认识他的人都觉得他是不良少年,可认识他的人都说他是才华横溢的天才。    陈智庭:我只是一个追求自由的平凡普通人,你们这么崇拜我我就勉强收下了。

  • 嫡女谋:医品世子妃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面,唐静姝就被罚下跪,从此记住了这个吊儿郎当的世子雷震霆。第二次见面,她不过是借用了一下他的马匹逃跑,就被通缉了,都怪他不好。第三次见面,机会来了,她在他的汤里下了点巴豆粉,他果然在大半夜里上了七八次茅房。她不过是想在这异世,混得风生水起,有自己的产业好专心做米虫。“反正你也是要嫁人的,不如我们做对假夫妻,也省得我娶个不知道底细的。”她答应了,却没发现雷震霆的腹黑一笑。

  • 冷情总裁追妻路漫漫最新章节

        家族破产、未婚夫叛变、去打工被流氓绑架下药……我们女主还能不能再悲惨一点?!一不小心与传闻中从不近女色的冰山大BOSS签订一纸契约,这冰山大BOSS不会是gay吧,难道从此以后她就要变成一个“gay”的宠物?说好不是不近女色吗,说好的冰山总裁呢,她为什么被大BOSS压在床上。“季紫萱你永远都是我的女人,你敢逃我一寸,我就追你一丈!”大BOSS蛮横地对她说。“你是谁?”季紫萱疑惑地看着这个霸道帅哥还有旁边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小娃娃。“妈!”“老婆!”等等,她失忆的这段时间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 重回学生时代最新章节

        “老婆,别闹了,跟我回家吧。”陆宸拉住顾盼的手,深情款款的望着她。  “滚,谁是你老婆!”  “你就是我老婆啊!”陆宸无辜的眨眨眼。  “那是上辈子的事情,这辈子我打死不做你老婆了!”顾盼十分坚定的道。  如果时光倒退十年,你还会不会跟现在的老公在一起?  顾盼斩钉截铁的回答“不会!”

  • 一锤定音,傲娇总裁被敲晕最新章节

        一夜强欢,她霸王硬上弓。一场霸爱,他对她纠缠不休。“女人,给我生个孩子。”霸道男人的誓死纠缠,是她颠覆一生的劫难。要孩子是吧,只要能还她自由,她答应了她的条件,生了一个孩子给他。“孩子我替你生下来了,放我走”他邪魅一笑,再次五花大绑的将她绑在了床上。“想得美!”

  • 魔教也温柔最新章节

        仓庚教,一个在江湖人眼中无组织无纪律的教派,其余各派掌门更是在心中称它为魔教。
        一个是仓庚教教主,一个是左护法,一个邪魅无情,一个冷漠多情,谁想最后却是无情之人最先沦陷。
        背负血海深仇的青岚,一直很感谢夜莫寻,是他一念心慈救了她,也是他慧眼识珠提拔了她。但是……“教主,我一点都不想以身相许。”
        武林盟事件,寻药之旅,报仇之路,一同经历过风雨后,谁的心在为谁悄悄敞开?
        这是一个关于魔教教主与他的左护法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 鬼神大人的祭品新娘最新章节

        回到老村,被五花大绑成为山神祭品。被吃干抹净之后,大妖怪却说,“山神是什么玩意儿?你男人比野路子山神厉害多了。”山村老僵,神秘部落,阴毒诅咒,诡异生物……虞姝卷入巨大的漩涡,被一张密不透风的网笼罩着。“大妖怪,帮个忙……”“姝儿,先喂饱我再说……”“不爱惜身体,吃枣药丸!”“姝儿放心,孤哪儿都可以完,唯独腰不能完儿,不然姝儿的幸福怎么办?”虞姝表示她再也不想过不可描述的生活了。

  • 农门有喜:王妃种田记最新章节

        穿越而来,成为王妃?才不屑,就要做不一样的农女。

  • 这个故事有点扯最新章节

        “林飞,我和诗音结婚了,想去浣熊市度蜜月,你给个方便吧。“    “去什么去,浣熊市那么危险,吓到诗音姐怎么办,改去维斯特洛,那里风景才好,还有去之前先陪我去躺虎牢关,那里要掐起来了。”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章内容提要:
    ...    “你也先别高兴的太早了。小叔在天柱山,他那里可不是我能交待的。他现在是军务缠身,下不来。但是也很说,你自己要有准备。”     王朱颜道。     王冲顿感头大,家大业大,家族兴旺的麻烦就在这里。一旦出了事情,各方面都来了找麻烦。     “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王冲道,心中大感棘手。     都怪自己以往纨绔子弟的恶......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