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是女儿身,但自家这位堂姐“巾帼不让须眉”,武道上生猛的一塌糊涂。王冲在她手中从来走不过三招。

    打那是打不过了,那就只能是逃了,偏偏自家这位堂姐长袖善舞,交游遍天下。她的闺蜜多不胜数,遍布整个京城。

    王冲跑哪里,都逃不过她那些闺蜜的耳目。关键,王冲还不知道一路上经过,哪个站在路边买脂粉的女子就是他的闺蜜。

    最糟糕的是,自己这位堂姐特别喜欢管闲事,尤其是喜欢管自己的闲事。按照她的说法,她一直想要家里有个弟弟,可惜,大伯、大伯母那边不如她的愿。

    所以,堂姐就喜欢把自己当成他的弟弟,反正都是姓王,一个爷爷生的。而且,她还不喜欢自己叫她堂姐,而是要叫她“二姐”,就好像两个人是一个母亲生的一样。

    王冲每次见她都头大。

    王冲跟着那群损友叛逆的时候,没少被她堵过。一路上拎猴子一样拎起来,什么脸都丢光了。

    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了,又是自己至亲的堂姐,王冲也只能乖乖服软。

    “怎么?没有事情,就不能找你?”

    王朱颜闻声抬起头来,眼神很是不善。王冲看到这威胁的目光,心里咯噔一跳,连连摆手:

    “没有,没有,哪有的事!”

    心中却笃定,自家这位二姐无事不登三宝殿。她在大理寺外拦截自己,肯定必定是有什么事找自己。

    王朱颜这才满点的收回了目光,依旧低头继续修着她的指甲,一言不发。自家这位堂姐不说话,王冲便也不敢贸然搭话,乖乖坐在那里,等着她自己提起。

    “最近两天,听说你出息了啊,跑到广鹤楼把姚家的姚风给修理了一顿!”

    王朱颜一边修着指甲,一边语带讥讽道。

    王冲这边还没回答,旁边一束目光看过来,却是旁边的红衣女子听到这句话,一脸惊奇的看着王冲,就好像是第一次看到他一样。

    “二姐哪里话。那姚风在我大哥、二哥手里吃了亏,又打不过他们,就利用马周一个小混混来对付我。我也是气愤不过,所以才闯去广鹤楼找他,发生了一点点小小冲突而已,算不上多大的事。”

    王冲硬着头发道。

    他心中也是阵阵发麻,就知道昨天的事情没那么容易结束。虽然打架的是他们两个后辈,但牵扯进的却是姚、王两家。

    更别说姚家上面那位老头子居然借题发挥,居把这件事情捅到皇宫内庭,告到天子那里去了。

    在大唐帝国,姚、王两家都是参天的大树,门生、故旧遍天下。

    这件事情不知道牵动了多少世家、门阀、大族,引来了多少关注,在朝堂里早就引起轩然大波了。

    要不是这样,大伯父也不会昨天气得跑到自己家登门问罪了!

    但王冲知道,这还仅仅还是开始。

    这不,堂姐王朱颜就已经亲自过来拦截自己,问“口供”了。但王冲知道,这一切还仅仅只是毛毛雨,接下来,找自己的人只会更多。

    “哼!小小的冲突?你倒是会说啊!”

    王朱颜抬头看了王冲一眼,冷笑一声:

    “那姚风被你打得鼻青脸肿,姚家的老爷子把我们家都告到圣皇那里去了,你还说是小小的冲突吗?这是小小的冲突吗?”

    “二姐,这真是冤枉啊!”

    王冲叫起了撞天屈:

    “你想想,那姚风多大,我多大。我那点三脚猫功夫,还能把他揍了?这不是笑话吗?真要有这本事,我还能被二姐你一只手揪着,提进马车里不成?”

    一旁的红衣女子点了点头,她在旁边也看得出来,王冲的武功确实不是很高明。别说姚风,恐怕姚府的护卫都比他强得多。

    “……再说了,姚广异在那里,那里到处都是他们的护卫。该怎么说,说黑说白,往好里说,往坏里说,还不是由着他们?”

    王冲接着道,一脸的委屈:

    “依我看,所有人都知道姚家的人老谋深算。他们恐怕早就知道我要过去,故意等在那里陷害我。我也就是气愤不过,闯进去,掀了姚风的桌子而已。说什么把痛捧了一顿,这不是信口雌黄吗?”

    “真的?”

    王朱颜终于抬起头来,盯着王冲,显然是信了几分。

    “当然是真的。二姐,别人不知道我几斤几两。你还能不知道吗?我也就是每天拎拎鸟笼子,斗斗狗,哪来的闲功夫练功,又怎么可能是姚风那种武道天才的对手?”

    王冲道。这句话倒也不算错,因为出手的基本是王家小妹,王冲根本没出什么手。

    “算你说得有几分理,那姚风在京里同辈之中向来是年轻翘楚。就凭你干的那些事,以你的那点能耐,还真不可能对付得了姚风。”

    王朱颜思忖着,终于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他的说法:

    “好了!我这一关算是你过了!--上次你给我的这把指甲挫倒是不错,还挺好用的。其他还有什么好东西没?”

    王冲望着王朱颜手里,自己上次讨好她给她弄的指甲锉,心里翻了个白眼。自家这堂姐,真当他是机器猫的兜,掏不完,用不光啊?

    这指甲锉才多久的事,也太得陇望蜀了吧?

    “什么?等一等!朱颜,你说手里这京城里独一无二的指甲锉是堂弟发明的?”

    王冲这里还没说话,旁边,那名坐在王朱颜旁边的红衣女子立即忍不住了,一脸惊奇的目光,不停的打量着王冲。

    “是啊!怎么?你这小蹄子想要老牛吃嫩草,看上我这小弟了?”

    王朱颜满脸揄揶道。

    “臭丫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姐姐我哪里老了!”

    红衣女子笑骂道,自己说着忍不住格格笑了起来。

    “少来!我还不知道你,一路上净盯着我手里的指甲锉,眼馋了吧?算了,便宜你这小蹄子,--拿去吧!”

    王朱颜翻了个白眼,葱指一抛,将手里小小的指甲锉朝红衣女子抛了过去。

    “格格,谢朱颜姐赏!”

    后者嘻嘻哈哈,也不在意,玉手一抄,抢在手里,如获至宝。

    王朱颜手里的东西,即不是绝世宝剑,更不能增长武功,对于男人来说根本不值一钱,但她们几个姐妹可是一直眼馋的紧,没想到,最后还是白白便宜了自己。

    红衣女子想到这里,便喜笑颜开,紧紧把那小巧的指甲锉收进怀里。

    “即然知道姐姐我已经赏赐,还不给我滚下车?难道还想让我把这小堂弟也一起赏赐给你呀?”

    王朱颜没好气道。

    “那敢情好啊!姐姐我求之不得!”

    红衣女子笑嘻嘻的说着,妩媚的在王冲脸上瞥了一眼,但还是打开车门,款款的从马车里走出。

    --她的地方已经到了,王朱颜只是捎她一程而已。

    “二姐,那女人是谁啊?”

    王冲扫了一眼红衣女子离开的方向,心中大感吃不消。自家二姐交的那些闺蜜那是一个比一个火辣,一个比一个前卫。

    那红衣女子临走的时候,眼睛还依依不舍,热切的简直好像恨不得从他身上挖两块肉下来一样。

    “越国公的女儿,怎么,你想她的主意啊?”

    王朱颜讥笑道。

    “哪能啊!……嘿嘿,二姐,刚刚那出戏我演的还不错吧!”

    王冲笑嘻嘻道。

    王朱颜突然不说话,盯着王冲看了几秒,神色一冷,突然砰的一声关上马车上,然后一把揪住王冲的耳朵。

    整个人和之前比,仿佛突然换了一个人。

    “臭小子!知不知道你惹出多大的祸事?”

    “不要告诉我说,你是偶然出现在那个广鹤楼。也不要跟我说你和姚风是因为马周的事情。我不想听这一套。如果让我知道你是因为胡闹,替家里惹下这么大的祸事,我就先打断你的腿!”

    王朱颜盯着王冲,神色冰冷无比,就好像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王冲认识她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她这么严肃、生气。

    车厢门里,里面除了两人之外,再没有其他人。

    王冲迟疑了片刻,没有再隐瞒。

    “二姐,你信我吗?”

    王冲坐直了身躯,一脸认真的神色。

    “我要是不信你,就不会带越国公的女儿来给你做证,替你向外面传话,擦屁股了。”

    王朱颜冷着脸道,神色依旧没有丝毫好转。

    “好!我说!广鹤楼,我是故意混进去的!姚风也是我让小妹故意揍他的!甚至姚广异和我父亲的那场会面,也是我故意破坏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经心设计的。”

    王冲正色道。

    “为什么?”

    王朱颜一脸的疑惑,她真的想不通为什么王冲要这么做。

    “姚家对我们王家心怀不轨,我不能让他们得逞!这件事,我没法细说,但过段时间你们就明白了。”

    王冲认真道。

    “什么!!”

    王朱颜脸色微变,一脸凝重道,“这件事情你确定?”

    王冲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这件事情我信你!”

    王朱颜脸上变幻不定,居然没有再追问下去。

    “你不问?”

    王冲惊讶了。

    “不必了!”

    王朱颜笑了,摆了摆手,神色好看了许多:

    “你或许有些顽劣,但也仅仅只是顽劣。我们是一家人,我相信,你再怎么样,也绝不会害自己家人的。”

    “二姐……”

    王冲看着堂姐王朱颜,心中有些感动。虽然淘气,虽然顽皮,虽然闹出很多事情,但他确实从没有想过要害这个家。

    能明白这一点的,只有自己的堂姐王朱颜。

    虽然被自家这位堂姐在外面堵过很多次,但最多也就是斥责了她几句,最后,还是让他去了。

    这次和姚风的事情被姚家那位姚老爷子捅到圣皇那里,所有王氏一族的人都被牵连进去,在京城里引起轩然大波。

    但这么大的事情,堂姐什么都没问,就凭一句话就相信了自己!

    王冲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几天,族里是鸡飞狗跳。不说我父亲,就是大姑、大姑父、小叔,还有你几个堂哥那里,也是暴跳如雷,被你气得不轻。我现在只是打了个头站而已。即便我不出现,他们也会来找你的。”

    王朱颜一脸郑重道:

    “越国公的女儿长袖善舞,有她出面。京城里,关于你的事情就会消解很多。这也是我拉她过来找你的原因。至于,大姑和大姑父那里,今天你这翻话,我会一并告诉她。只要你确定,你和姚风的事情,确实不是私怨,这件事情无论如何,我都会想办法帮你兜住。”

    “二姐,谢谢你。”

    王冲感谢道。堂姐王朱颜和大姑、大姑父他们关系极好,大姑一直认为堂姐很有主见,对于她的意见极为尊重,也能听进去。

    有堂姐出面,大姑那里倒是好交待。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三章 姊弟演戏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三章 姊弟演戏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三章 姊弟演戏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三章 姊弟演戏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十三章 姊弟演戏】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生财娘子最新章节

        陈兮瑜不知道造了什么孽,从现代的金牌理财专家穿越成一家破落户的童养媳,遇上没心没肺的一家人,还摊上个毫无金钱概念的小相公。坐吃山空,穷则思变。眼见着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捉襟见肘,离乞丐的身份渐渐不远。这可不成!陈兮瑜牙关一咬,决定运用前世的知识和今世的努力从里到外改造这家人,改变自身的命运。“娘子,钱不够花怎么办?”“不怕,姐有赚钱妙招!”“儿媳,别人见咱家赚钱起坏心眼怎么办?”“不怕,姐会见招拆招!”“夫人,钱太多花不完怎么办?”“额……不怕,姐有理财方案!”本文轻松不虐,请放心阅读!想发财,跟我来!

  • 八极武神最新章节

        本已拳及巅峰,破碎虚空,却残遭横祸,异界重生。在华夏,八极拳之强,已被冠以‘武有八极定乾坤’之美誉,而他乃是华夏大地之上震古烁今的八极拳第一人。他身怀八极拳降临异界,并继承战王族的强大血脉,二者结合将会塑造出一段怎样的传奇?

  • 武道神尊最新章节

        上古年间,天地逢变,武道神圣销声匿迹,遗留秘境深藏武神之源。  大陆中原,八大圣族守护秘境,因缘际会寻找神圣之谜。  秦族嫡子获取机缘,得遭陷害远走他乡,遗下独子崛起异域。  独子秦鸿步步登天,因缘际会问鼎中原,踏武道神途,闯崎岖凶路,掘出武道神境之谜。

  • 魔武邪神最新章节

        失去天才光环,被家族遗弃,被青梅竹马的女孩上门退婚。决心跳崖自尽,却被幸运女神那个老娘们儿给看上了,吃下丹神与龙神争夺的七彩珠,自此龙翔九天。冰肌玉骨唇如丹,香乳嫩臀体似稣,共浴瑶池把酒欢,不思江山爱美人。猪脚将在魔法与斗气共存的世界,打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各种各样激刺的艳遇如浪潮般一波又一波,注定猪脚的后宫将会莺歌燕舞、百花争春。本书YY,甚至YD,不喜欢此类书的禁入。rnrn

  • 九域神皇最新章节

        带着天地间最强体质重生在了一个小家族,拥有最强的浩然霸体,神秘强大的黄金神瞳,从此走上一条轰杀各种天才、妖孽之路,无论是天纵奇才,还是绝世妖孽,在秦川面前都是不堪一击,傲视天下,唯我独尊!有不世妖孽,天纵奇才、万年魔头、通天巨擘,也有绝代佳人,仙子倾国,红粉枯骨、蛇蝎美人……js330

  • 夜帝狂妃,爷!撩够没最新章节

        夜若晞,夜若云,本是让人艳羡的双生之子。然,亲妹妹却将她毒害,甚至抢走她的未婚夫。雷雨夜的一次穿越,却让她重活在和她同名同姓的夜若晞身上。然,两个夜若晞确实致命地相同。容颜、声音全部被毁,但是她却绝处逢生,步步为营,夺回属于她的一切!只是当一切渐渐揭开的时候——夜若晞赫然发现,这却是一场早就别计划好的复刻之战。唯独他宠她入怀。“你为何不会认错?”“因为你是你,独一无二。”

  • 军婚撩人最新章节

        她不爱他,嫁给他只是为了逃离一场不可能的爱恋。他也不爱她,娶她只是为了应付逼婚。一张床,困住两个人。她表面绝对服从,内心实则叛逆,总是想要逃离他的控制飞向更远的地方。他看似冷漠无情,却总是对她掠爱强欢,不但要她的身体,还要她的心里,只许住他一个人。她自以为掌握全局,却被他蚕食鲸吞,拆解入腹,渣都不剩!

  • 最强装逼直播系统最新章节

        “一天不装逼,我浑身难受!”王野无意中载入装逼直播系统,一路装逼一路飞,一路翱翔到天黑。“主播这个逼装的我给八十二分,还有十八分以666的形式给你!”“主播这个逼装的我给一百零一分,多出一分不怕你骄傲!”“主播我要给你生孩子……”……看着满屏幕的观众弹幕,各种礼物刷的飞起,王野含笑不语。原谅我一生放荡不羁爱装逼!

  • 诡医最新章节

        我是一名拥有穿越梦境能力的精神病医生,我的工作就是进入各种精神病患者的梦中,拯救他们,将他们从自己的梦中带出来。

  • 君怀袖最新章节

        一个寂寞如雪的姑娘,遇见一个温文尔雅却同样空洞的男人。rn 一个是大学生,一个是年长了两岁的讲师。rn 贫穷与富有的差距那样悬殊,却不能阻挡命定相爱的人在一起。rn 像柔软的棉花,却一点就着。照亮了彼此,也温暖了彼此。

  • 我从水中来最新章节

        妈妈怀我七个月的时候掉进断头峡,三天后才发现她的尸体,而我居然还活着……

  • 蚀心蚀骨:总裁,离婚吧最新章节

        走投无路之际,她将自己卖给了他,原本以为只是一夜冷冰冰的交易,却不料肚子里多了一颗意外而来的小种子。rn他是站在云端的豪门贵胄,她是被生活所迫的落魄千金,云泥之别,她从未幻想过与他再有交集。rn而打掉孩子那一天,她恰好看到他揽着心爱的女友,笑容俊逸而又满足。rn他恋着心头的明月光,连多余的眼神都不肯赐予她。rn她谨小慎微的在陆家的夹缝中求生存,只是为了让弟妹能心无旁骛的读书求学。rn他的恋人在异国出嫁,他喝得烂醉闯入她的房间,误把她当做了他的她。rn结婚三年,唯一的一夜,她却第二次有了他的孩子。原本以为命运开始垂怜她,他的目光总算是肯为她稍稍停留,可一切却不过是她的一场幻梦。rn她预备告诉他孩子的存在,可他却牵着心上人的手站在她的面前,递给她一纸冰冷的离婚协议。

  • 田园强势宠:公主嫁到最新章节

        话说何以解忧?唯有暴富!金枝玉叶的公主殿下扔掉锄头擦了一把汗,想起自己从高高在上的公主到流落来这里种田的血泪史,心酸得很。见隔壁老苏又打猎回来了,扔掉锄头哭哭唧唧:“苏公子,本公主三天没吃肉了,能否给我一只鸡腿吃……”苏公子给她一个白眼以及一地的鸡毛:“公主殿下,话说何以报恩?唯有暖床……”

  • 我的青春谁付账最新章节

        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说的就是赌石这种东西。从粗粝而丑陋的外壳中挑选着其中动人心魄的美玉,凭着运气和知识的豪赌。而我深深迷恋着那种像是在悬崖边上踱步的感觉。三年的时间,我成了黑街的一把手,全拜赌石所赐……

  • 黑拳之地下笼斗最新章节

        地下笼斗    一个鲜为人知的格斗赛事,这里聚集了人类最强大的笼斗士。他们在血与肉的碰撞中展现人类最原始的格斗技巧,更在生与死的较量中不断超越极限……    这是一个人在边缘的故事;    这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故事;    这更是一个属于笼斗士的传奇故事……

  • 墨门最新章节

        天生残脉?五年修练才炼气半层?即使如此,也减不了侠骨柔情,修仙之心!少年桓朔道路是艰辛,还是明朗……

  • 幻音狂仙最新章节

        摇滚修仙,只有音乐才是灵气!与众不同的剑仙修真境界,独一无二的墨家修真境界。谨以此文献给:林肯公园(LinkinPark)主唱查斯特·贝宁顿(1976年3月20日—2017年7月20日),小红莓乐队(TheCranberries)主唱:桃乐丝·玛丽·奥里奥丹·伯顿(1972年9月6日—2018年1月15日),17年和18年相继仙逝,愿俩人在天堂可以合唱或者合作一个乐团。但愿……

  • 七殇之最新章节

        “说什么鬼话?中国人是外星人?”陈意朵对此嗤之以鼻。
        “你不觉得黄色人种在地球上显得很特别吗?因为黄种人并不是原生的地球土著人。地球原生的土著人只有黑白两色人种。根据我扫描整个星球数据,结合采集到的样本和信息。我从你附身的地球小女孩身上提取了基因样本,也显示出这种蒲公英文明星系人种的隐性基因。他们是外来文明的人种,也就是外星人……”
        殇先是历经了贝卡尔文明的毁灭,又见证了水熊虫文明和地球文明的毁灭,后间接毁灭了方棱体文明,之后与纳美星系文明交战,最终统一该文明五大神座,再遇邪恶的宇宙文明:围猎文明。进一步接触后,逐渐见识了比围猎文明来的更强大、邪恶的更高等的神之文明……
        在一次次见证和历经各文明毁灭的过程中,殇先后7次死去并复活重生,最终成就为宇宙最高生命体:泰文明的继承者--熵。
        宇之子,名为殇。
        殇七殇,方成熵。
        御泰者,方归零。

    本章内容提要:
    ...    虽然是女儿身,但自家这位堂姐“巾帼不让须眉”,武道上生猛的一塌糊涂。王冲在她手中从来走不过三招。     打那是打不过了,那就只能是逃了,偏偏自家这位堂姐长袖善舞,交游遍天下。她的闺蜜多不胜数,遍布整个京城。     王冲跑哪里,都逃不过她那些闺蜜的耳目。关键,王冲还不知道一路上经过,哪个站在路边买脂粉的女子......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