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是女儿身,但自家这位堂姐“巾帼不让须眉”,武道上生猛的一塌糊涂。王冲在她手中从来走不过三招。

    打那是打不过了,那就只能是逃了,偏偏自家这位堂姐长袖善舞,交游遍天下。她的闺蜜多不胜数,遍布整个京城。

    王冲跑哪里,都逃不过她那些闺蜜的耳目。关键,王冲还不知道一路上经过,哪个站在路边买脂粉的女子就是他的闺蜜。

    最糟糕的是,自己这位堂姐特别喜欢管闲事,尤其是喜欢管自己的闲事。按照她的说法,她一直想要家里有个弟弟,可惜,大伯、大伯母那边不如她的愿。

    所以,堂姐就喜欢把自己当成他的弟弟,反正都是姓王,一个爷爷生的。而且,她还不喜欢自己叫她堂姐,而是要叫她“二姐”,就好像两个人是一个母亲生的一样。

    王冲每次见她都头大。

    王冲跟着那群损友叛逆的时候,没少被她堵过。一路上拎猴子一样拎起来,什么脸都丢光了。

    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了,又是自己至亲的堂姐,王冲也只能乖乖服软。

    “怎么?没有事情,就不能找你?”

    王朱颜闻声抬起头来,眼神很是不善。王冲看到这威胁的目光,心里咯噔一跳,连连摆手:

    “没有,没有,哪有的事!”

    心中却笃定,自家这位二姐无事不登三宝殿。她在大理寺外拦截自己,肯定必定是有什么事找自己。

    王朱颜这才满点的收回了目光,依旧低头继续修着她的指甲,一言不发。自家这位堂姐不说话,王冲便也不敢贸然搭话,乖乖坐在那里,等着她自己提起。

    “最近两天,听说你出息了啊,跑到广鹤楼把姚家的姚风给修理了一顿!”

    王朱颜一边修着指甲,一边语带讥讽道。

    王冲这边还没回答,旁边一束目光看过来,却是旁边的红衣女子听到这句话,一脸惊奇的看着王冲,就好像是第一次看到他一样。

    “二姐哪里话。那姚风在我大哥、二哥手里吃了亏,又打不过他们,就利用马周一个小混混来对付我。我也是气愤不过,所以才闯去广鹤楼找他,发生了一点点小小冲突而已,算不上多大的事。”

    王冲硬着头发道。

    他心中也是阵阵发麻,就知道昨天的事情没那么容易结束。虽然打架的是他们两个后辈,但牵扯进的却是姚、王两家。

    更别说姚家上面那位老头子居然借题发挥,居把这件事情捅到皇宫内庭,告到天子那里去了。

    在大唐帝国,姚、王两家都是参天的大树,门生、故旧遍天下。

    这件事情不知道牵动了多少世家、门阀、大族,引来了多少关注,在朝堂里早就引起轩然大波了。

    要不是这样,大伯父也不会昨天气得跑到自己家登门问罪了!

    但王冲知道,这还仅仅还是开始。

    这不,堂姐王朱颜就已经亲自过来拦截自己,问“口供”了。但王冲知道,这一切还仅仅只是毛毛雨,接下来,找自己的人只会更多。

    “哼!小小的冲突?你倒是会说啊!”

    王朱颜抬头看了王冲一眼,冷笑一声:

    “那姚风被你打得鼻青脸肿,姚家的老爷子把我们家都告到圣皇那里去了,你还说是小小的冲突吗?这是小小的冲突吗?”

    “二姐,这真是冤枉啊!”

    王冲叫起了撞天屈:

    “你想想,那姚风多大,我多大。我那点三脚猫功夫,还能把他揍了?这不是笑话吗?真要有这本事,我还能被二姐你一只手揪着,提进马车里不成?”

    一旁的红衣女子点了点头,她在旁边也看得出来,王冲的武功确实不是很高明。别说姚风,恐怕姚府的护卫都比他强得多。

    “……再说了,姚广异在那里,那里到处都是他们的护卫。该怎么说,说黑说白,往好里说,往坏里说,还不是由着他们?”

    王冲接着道,一脸的委屈:

    “依我看,所有人都知道姚家的人老谋深算。他们恐怕早就知道我要过去,故意等在那里陷害我。我也就是气愤不过,闯进去,掀了姚风的桌子而已。说什么把痛捧了一顿,这不是信口雌黄吗?”

    “真的?”

    王朱颜终于抬起头来,盯着王冲,显然是信了几分。

    “当然是真的。二姐,别人不知道我几斤几两。你还能不知道吗?我也就是每天拎拎鸟笼子,斗斗狗,哪来的闲功夫练功,又怎么可能是姚风那种武道天才的对手?”

    王冲道。这句话倒也不算错,因为出手的基本是王家小妹,王冲根本没出什么手。

    “算你说得有几分理,那姚风在京里同辈之中向来是年轻翘楚。就凭你干的那些事,以你的那点能耐,还真不可能对付得了姚风。”

    王朱颜思忖着,终于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他的说法:

    “好了!我这一关算是你过了!——上次你给我的这把指甲挫倒是不错,还挺好用的。其他还有什么好东西没?”

    王冲望着王朱颜手里,自己上次讨好她给她弄的指甲锉,心里翻了个白眼。自家这堂姐,真当他是机器猫的兜,掏不完,用不光啊?

    这指甲锉才多久的事,也太得陇望蜀了吧?

    “什么?等一等!朱颜,你说手里这京城里独一无二的指甲锉是堂弟发明的?”

    王冲这里还没说话,旁边,那名坐在王朱颜旁边的红衣女子立即忍不住了,一脸惊奇的目光,不停的打量着王冲。

    “是啊!怎么?你这小蹄子想要老牛吃嫩草,看上我这小弟了?”

    王朱颜满脸揄揶道。

    “臭丫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姐姐我哪里老了!”

    红衣女子笑骂道,自己说着忍不住格格笑了起来。

    “少来!我还不知道你,一路上净盯着我手里的指甲锉,眼馋了吧?算了,便宜你这小蹄子,——拿去吧!”

    王朱颜翻了个白眼,葱指一抛,将手里小小的指甲锉朝红衣女子抛了过去。

    “格格,谢朱颜姐赏!”

    后者嘻嘻哈哈,也不在意,玉手一抄,抢在手里,如获至宝。

    王朱颜手里的东西,即不是绝世宝剑,更不能增长武功,对于男人来说根本不值一钱,但她们几个姐妹可是一直眼馋的紧,没想到,最后还是白白便宜了自己。

    红衣女子想到这里,便喜笑颜开,紧紧把那小巧的指甲锉收进怀里。

    “即然知道姐姐我已经赏赐,还不给我滚下车?难道还想让我把这小堂弟也一起赏赐给你呀?”

    王朱颜没好气道。

    “那敢情好啊!姐姐我求之不得!”

    红衣女子笑嘻嘻的说着,妩媚的在王冲脸上瞥了一眼,但还是打开车门,款款的从马车里走出。

    ——她的地方已经到了,王朱颜只是捎她一程而已。

    “二姐,那女人是谁啊?”

    王冲扫了一眼红衣女子离开的方向,心中大感吃不消。自家二姐交的那些闺蜜那是一个比一个火辣,一个比一个前卫。

    那红衣女子临走的时候,眼睛还依依不舍,热切的简直好像恨不得从他身上挖两块肉下来一样。

    “越国公的女儿,怎么,你想她的主意啊?”

    王朱颜讥笑道。

    “哪能啊……嘿嘿,二姐,刚刚那出戏我演的还不错吧!”

    王冲笑嘻嘻道。

    王朱颜突然不说话,盯着王冲看了几秒,神色一冷,突然砰的一声关上马车上,然后一把揪住王冲的耳朵。

    整个人和之前比,仿佛突然换了一个人。

    “臭小子!知不知道你惹出多大的祸事?”

    “不要告诉我说,你是偶然出现在那个广鹤楼。也不要跟我说你和姚风是因为马周的事情。我不想听这一套。如果让我知道你是因为胡闹,替家里惹下这么大的祸事,我就先打断你的腿!”

    王朱颜盯着王冲,神色冰冷无比,就好像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王冲认识她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她这么严肃、生气。

    车厢门里,里面除了两人之外,再没有其他人。

    王冲迟疑了片刻,没有再隐瞒。

    “二姐,你信我吗?”

    王冲坐直了身躯,一脸认真的神色。

    “我要是不信你,就不会带越国公的女儿来给你做证,替你向外面传话,擦屁股了。”

    王朱颜冷着脸道,神色依旧没有丝毫好转。

    “好!我说!广鹤楼,我是故意混进去的!姚风也是我让小妹故意揍他的!甚至姚广异和我父亲的那场会面,也是我故意破坏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经心设计的。”

    王冲正色道。

    “为什么?”

    王朱颜一脸的疑惑,她真的想不通为什么王冲要这么做。

    “姚家对我们王家心怀不轨,我不能让他们得逞!这件事,我没法细说,但过段时间你们就明白了。”

    王冲认真道。

    “什么”

    王朱颜脸色微变,一脸凝重道“这件事情你确定?”

    王冲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这件事情我信你!”

    王朱颜脸上变幻不定,居然没有再追问下去。

    “你不问?”

    王冲惊讶了。

    “不必了!”

    王朱颜笑了,摆了摆手,神色好看了许多:

    “你或许有些顽劣,但也仅仅只是顽劣。我们是一家人,我相信,你再怎么样,也绝不会害自己家人的。”

    “二姐……”

    王冲看着堂姐王朱颜,心中有些感动。虽然淘气,虽然顽皮,虽然闹出很多事情,但他确实从没有想过要害这个家。

    能明白这一点的,只有自己的堂姐王朱颜。

    虽然被自家这位堂姐在外面堵过很多次,但最多也就是斥责了她几句,最后,还是让他去了。

    这次和姚风的事情被姚家那位姚老爷子捅到圣皇那里,所有王氏一族的人都被牵连进去,在京城里引起轩然大波。

    但这么大的事情,堂姐什么都没问,就凭一句话就相信了自己!

    王冲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几天,族里是鸡飞狗跳。不说我父亲,就是大姑、大姑父、小叔,还有你几个堂哥那里,也是暴跳如雷,被你气得不轻。我现在只是打了个头站而已。即便我不出现,他们也会来找你的。”

    王朱颜一脸郑重道:

    “越国公的女儿长袖善舞,有她出面。京城里,关于你的事情就会消解很多。这也是我拉她过来找你的原因。至于,大姑和大姑父那里,今天你这翻话,我会一并告诉她。只要你确定,你和姚风的事情,确实不是私怨,这件事情无论如何,我都会想办法帮你兜住。”

    “二姐,谢谢你。”

    王冲感谢道。堂姐王朱颜和大姑、大姑父他们关系极好,大姑一直认为堂姐很有主见,对于她的意见极为尊重,也能听进去。

    有堂姐出面,大姑那里倒是好交待。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三章 姊弟演戏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三章 姊弟演戏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三章 姊弟演戏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三章 姊弟演戏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十三章 姊弟演戏】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一孕成宠:扑倒鲜妻生包子最新章节

        一大清早,她睁开眼就看见他薄唇轻舔。rn“什么玩意!没听见我说过要离婚吗?”rn一纸离婚书丢到他的脸上,某男轻描淡写的把东西卷成一团丢到垃圾桶说道:“可以啊,不过条件要改一下。”rn“怎么改?”rn“你再陪我睡两天,我就签个字。”rn某女一咬牙,两天而已她就忍了!rn可是,一天、两天……为什么天天早上她都被压?rn“你要遵守承诺签字了!”rn某男拿出笔签下名字,她挑眉:“这是谁的名字?”rn“我们未来宝宝的!”

  • 透视御医最新章节

        隐藏高超医术的小小龙套演员唐萧,偶获医仙传承,天眼透视、上古针法,各种神技信手拈来。从院长助理做起,接触的病人五花八门:富贾权贵、冰山美女董事长、秘史惊人的女明星、具有军方背景大佬、国际财团大老板……凭借自己一身技艺,与各方人马斗智斗勇,在风云突变的利欲场,走上了属于自己的精彩人生。

  • 倾世帝女乱天下最新章节

        她身负两重身份,每时每刻都于生死之中周旋不断,他孑然一身,每日每夜都于父兄谋害中夹缝生存。当时年少,以为红尘不过自在逍遥,后来山河飘摇,颠覆王朝,剑指天下扫尽蓬蒿。白炎:“我想过千百种,你的结局,或是与我携手母仪天下,或是我与你江湖天涯,自在逍遥,却未曾知今日会是这般结局,这般让我想毁了所有人……”“我曾想过要亲眼看你剑指天下,大权在握,却不想后来这般苦楚,竟是连你,我再看一眼都是奢侈。”

  • 异界最强打脸系统最新章节

        一场意外,曾健带着最强悍的装逼神器,来到异界大陆挑起了最强装逼王争夺战。一众神君匍匐跪在他的身下,只为曾健赏赐法诀、丹药。看他如何靠这系统过上美女如云,仙宝如土的万恶被打脸生活。这一切,只因为他有个最强装逼“被”打脸系统!

  • 超级农民最新章节

        村花,校花,美女保镖,商业女神,美妇总裁……我王小峰一个农民而已,一众美女何必对我投怀送抱?“切,还不是因为你是超级农民——有钱有权有能力!”

  • 怪物乐园最新章节

        八百年前,世界各地的天空开启了三千座虚空大门,宛若三千颗不同颜色的眼瞳悬挂于天穹之上,无数怪物从眼瞳之中汹涌而出。有一击之下能摧城毁墙,体型巨大,以人肉为食的巨型种;有寄生人体,汲取人体营养,控制人类为自己服务的寄生种;有潜藏于人类城市,伪装成人类模样,以人血为食的噬血种……一夜之间,人类沦为了食物链最底端的生物。整个世界,成为了怪物的乐园……

  • 重生之封魔最新章节

        魔之使者说,只要印上魔印,就会让你重生,回到最初,拨乱反正。    被迫重生,苍月开始改变命运之旅    …….    掀桌,说好的回到最初?说好的拨乱反正呢?为毛,重生在无力回天的时候,为毛自己更加悲惨的被赶出了苍梧派......尹魔心,你丫的给我出来,我保证不打脸......    好吧,复仇之前只能先励志一下,废材逆袭,追美男,虐渣男,斗倒白莲花,天上地下唯我独尊!js330

  • 我的超能力最新章节

        意外获得超能力,一个屌丝从此逆袭。从失业到事业顺风顺水,爱情也随之而来。喂,美女!不要胡思乱想啊,我可是可以看透你的心的!沈寒坏坏一笑道!js330

  • 我家食神是萝莉最新章节

        “尊敬的美食之神啊,请你用神力庇护我们吧,我们愿奉上信仰!”  “信仰?不,我只爱美食。我要吃遍整个星辰大海!”  袁枚:“呵呵,没吃过中华美食的你们,根本不懂什么是美食!”js330

  • 妙手毒妃最新章节

        她重活一世,醉心毒术,无意情爱,只为寻前世身死之迷他摄政三年,执掌王朝生杀大权原本背道而驰的二人再次结缘。几番挣扎,竟牵出前世生死谜团。王朝更迭,政权旁落,原本模糊的真相渐渐清晰,牵扯出的,竟是叫人最不愿相信的血淋淋的现实……她说:“为了我弃了你所有的心血可值得?这一局若输了,你便什么都没了!他言:”江山与你,本王从未犹豫!

  • 君归矣最新章节

        身为精英中的精英,李岩没想到有一天她竟然为了吃顿饱饭费尽心机!解决了吃饭问题,李岩又发现,摆在她面前的,除了危机和谜团,就是谜团和危机………………简而言之,这是一个懞圈儿女主和不靠谱丫头拯救世界的故事。

  • 极品相师混都市最新章节

        相面伸左手,摸骨伸右手,美女看胸口。别拿神棍不当相师,我看起相来,连我自己都怕,因为……天机不可泄露,这可是玩命的勾当。

  • 上门婚姻琐碎多最新章节

        一边是视钱如命的父母,一边是重女轻男的夫家,李薇薇以为嫁入了豪门,却捡了一个没人疼还倒插门的穷老公,接踵而来的生活苦不堪言,隐婚还得面对各方诱惑,李薇薇经历良多,终于懂得生活的美好,明白爱情的真谛??

  • 都市圣手神医最新章节

        林天本是公司里一个小员工,因陷害而被开除,就连老天都不给脸色,让他倒霉。但无意中,林天激活祖上留下的玉佩,拥有无上医术。能起死人肉白骨,更能杀人于无形。他可拳打黑暗王者;脚踢系统附身的草根;打得过深山走出的妖孽少年;干的过身负逆天功法的天才;秒的了重生都市的至尊仙帝。迷住最美的校花,调教最辣的女警,戏弄最冷的总裁,还有萌萌哒的小萝莉……他横扫一切,却是最强的神医!

  • 龙脉武神最新章节

        九龙大陆,武者为尊,以血脉决定一生的成就!落魄世家少主江庭,偶然觉醒先祖神魂,凝练龙神血脉,从此逆势崛起,一鸣惊人!世家天才,豪门少主,王朝皇子,凡有不服者,统统打爆!

  • 萌妻难获,总裁誓宠不休最新章节

        我可以从父亲那里继承财富和权利,我有一个睿智内敛的父亲,一个聪明可爱的弟弟,除了没有母亲,我也算是有一个完美的家庭,我本身聪明又勇敢,是个讨人喜欢的女孩儿,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天之骄子,其实我错了,我只是一个努力想要寻找温暖和依靠的可怜虫……

  • 万古武神最新章节

        武道盛世,帝者俯视天下,王者割据一方。五百年前,真武大帝陨落与混乱之地遗留大帝之心,自此无数强者、天才踏上了大帝之路,大陆由此进入前所未有的盛世。在这天才多如狗,妖孽满地走的盛世,无法觉醒星魂的少年周扬悄悄在江南郡一个不起眼的小山中举起了石磨盘。

  • 甜情蜜爱:总裁大人狠狠追最新章节

        她被嗜赌如命的亲生父亲下药送到男人床上。却与他歪打正着,一夜欢好!她逃之夭夭,他言之凿凿“你能跑出我的手心么!”当她再次出现,满眼局促地轻轻一声“萧总,我是严夏夏!”他却又对她鄙夷不已,下令全公司的人都不要给她活路!当迷雾一层层剥开,他也再一次为她魂牵梦萦。怎奈天意弄人,偏偏不让有情人成眷属孩子没了她也走了寂静的夜,狂傲的他,卸下了所有骄傲,喃喃低语,“严夏夏,我的心很小,就只够住你一个人!”她能听到吗?还会回来吗?

    本章内容提要:
    ...    虽然是女儿身,但自家这位堂姐“巾帼不让须眉”,武道上生猛的一塌糊涂。王冲在她手中从来走不过三招。     打那是打不过了,那就只能是逃了,偏偏自家这位堂姐长袖善舞,交游遍天下。她的闺蜜多不胜数,遍布整个京城。     王冲跑哪里,都逃不过她那些闺蜜的耳目。关键,王冲还不知道一路上经过,哪个站在路边买脂粉的女子......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