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家伙好快的反应!”

    王冲皱起了眉头。

    姚家人的反应比他想像的还要快得多。

    “那两个人从我们离开家里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跟踪了。不过那时候我们还无法肯定。但是现在已经基本可以确定,他们是冲着我们来的了!”

    孟隆凑近耳边低声道,声音非常的肯定。

    王冲沉默不语,心中却是汹涌起伏。

    广鹤楼上,自己和小妹破坏了姚广异的计划。虽然王冲已经尽可能的小心,并且不引起人怀疑。

    但是姚广异老奸巨滑,疑心极重,难道自己在广鹤楼的行动已经引起他怀疑了?所以才派出姚风来跟踪自己?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恐怕就大大的不妙了。

    王冲还不想在这个时候早早的引起他们的注意!

    “两位大师,你们会经文吗?”

    王冲心中一动,突然回过头来,看着两名身毒大和尚道。

    “经文?”

    两名僧人大为诧异,不明白王冲为什么会问起这个。不过,两人还是如实回答:

    “这个还是略知一点。”

    开什么玩笑,身毒的僧侣若是不会经文,那天下就没有会经文的和尚了。王冲这番话相当于问母鸡会不会下蛋。

    “太好了,那可不可以请两位大师为我念一段经文?”

    王冲一拍手掌,笑嘻嘻道。

    两名胡僧心中莫名其妙,不明白王冲为什么会这个时候让他们念经。不过,达成了海德拉巴矿石的协议后,两人心中却了一件大事。

    帮王冲念一段经文也只是小事一桩。

    “当然可以。”

    两人爽快道,声音一落,立即为王冲唱起了一段梵音经文。

    ……

    “这小子到底在做什么?”

    “开什么玩笑?他一大清早出门,就是为了找这两个和尚,替他念经吗?”

    当前方的街道上传来梵音禅唱的声音,街角的地方,两名姚府的护卫面面相觑,目瞪口呆,有种被戏弄的感觉。

    王冲一大早的出门,神神秘秘的,两人还以为抓到了什么重要的信息。没想到搞了半天,居然是在找两个胡僧念经玩。

    这也太离谱了吧!

    两人完全无法明白,这些纨绔子弟脑袋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说什么来着?我就说这小子狗改不了吃屎,公子太高看他了吧!怎么样,没说错吧?你自己看看,这小子有哪点值得我们这么浪费精力的?好好的一大清早,全被这小子白费了。”

    为首的姚府疤脸护卫满肚子的怨气,看到王冲在远处嘻嘻哈哈,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满腹的

    “这个,也不能这么说吧。老爷和公子肯定是有他们的想法。”

    另一名护卫吱唔道,满脸的尴尬。

    “想法?嘿!你是说这个吗?依我看,老爷和公子就是太小提大作了。一个半大的孩子而已,能掀起多大的风浪?”

    为首的疤脸护卫道,一脸的嗤之以鼻:

    “而且真要跟踪,不是应该跟踪他那个小妹吗?广鹤楼的时候,你不是也在吗?这小子只是个陪衬,真正厉害的是他那个小妹。那才是我们真正应该跟踪的目标。”

    另一名护卫嘴唇张了张,想要说出反驳的话来,但却发现自己无言以对,根本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只得到:

    “再看看吧,再看看吧。说不定还有什么其他的发现!”

    “看?还看什么?浪费了一上午不够,难道还要再浪费一下午吗?你想等就等,反正我是不奉陪了。”

    疤脸护卫一脸不耐道。

    另一名护卫嘴唇张了张,欲言又止。目光掠过远处,却见两名胡僧已经结束了禅唱,王冲身子一躬,已经将两名胡僧请进了自己的马车,正往王家府邸的方向去了。

    看样子是准备把两名胡僧请到家里唱!

    “诶!”

    第二名护卫叹息一声,终于打消了心中的念头:

    “还是算了吧!公子有言在先,任何消息都要及时回报。我们还是回府中去汇报消息吧。”

    两人说着一起悄无声息的转身离去。

    “公子,他们已经走了。”

    马车上,孟隆放下车厢尾部的暗帘,扭头对一旁的王冲道。他仔细看了很久,那两人确实没有跟上来。

    “很好,那我们现在去大理寺!”

    王冲微微一笑,似乎料到。

    “希聿聿!”

    烈马长嘶,缰绳一带,整辆马车便调过头来,在十字路口一拐,猛然拐入了另一处岔道,向着中土大理寺的方向驶去。

    ……

    大理寺是京城负责所有狱讼,以及契约纠纷的地方。

    但这个地方最重要的作用,还是关于契约的公证和备案。任何契约一旦在这里公证,就具有很大效力,等于整个大唐帝国为此背书。

    因此,不管契约的哪一方,都不敢轻易的违反。

    对于许多第一次打交道,还不熟悉对方底细的商人来说,到大理寺来备案是最好的选择。甚至连许多大食、西域、突厥、乌斯藏、新罗等国的胡商,到京城的第一件事情,也是选择去大理寺公证、备案。

    兵贵神速,京城里巨商富贾大多,王冲也怕夜长梦多,中途再出现什么变故,所以急急的拉着两人到大理寺公证。

    而对于两名身毒的胡僧来说,有大理寺公证,这样也等于多了一层保障。

    ……

    “呼!终于成功了!”

    王冲扫了扫手中的契约,从大理中走出来,心中轻松了很多。

    “两位大师,多谢了!一个月内,我必然会付给你们300钧矿石的钱。但同时也希望你们能够信守诺言。”

    王冲转过头来道。

    “那是自然。神明在上,我们身毒人是绝对不会背弃诺言的。”

    小路旁的大槐树底下,两名僧人一脸的认真。

    初见的时候,两人本来对眼前的少年是有些排斥的。也并不认为他是两人在中土寻找的合适伙伴。

    但是这一趟下来,两人对王冲的感觉已经截然不同。

    这个少年的思路和普通人完全不同,那个所谓的“销售代理权”他们到现在都还有点没弄明白。

    而且,他的身份似乎比两人想像的还要尊贵许多,这一点,两人在大理寺里的时候就感觉出来。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对于海德拉巴矿石在大唐的销售来说,却是一个极好的消息。

    “两位大师,我们就在这里分别吧。如果有事,到时候我们再联系。”

    王冲看着两人道。

    “嗯。”

    两名胡僧点了点头,迈开步子,大步离去。

    看着两人消失在另一个方向,王冲慢慢的收回了目光。

    “……接下来,就是想办法怎么弄到90000两黄金了!”

    王冲心中喃喃自道。

    虽然从两名身毒胡僧那里要来了海德巴拉矿石的代理权,但是接下才是真正头疼的时候。90000两黄金不是个小数目。

    王冲一个月才几锭银子的月例,如果用月例来还,王冲恐怕一辈子都别想凑齐这笔钱。

    “头疼啊!还是先回去再说!”

    王冲拍了拍脑袋,转身向自己的马车走去。

    “轱辘辘!”

    一阵隆隆的马车声传来,王冲才刚走了几步,眼前一花,一辆青铜色的马车突然横亘在他身前,正好横插在他和马车之间。

    王冲一怔,下意识的抬起头来。马车上一朵看着有些熟悉的青铜花饰立即映入眼帘。看到这朵青铜花饰,王冲好像被人抽了一巴掌,脸色煞的一白。

    “不好!”

    王冲脸色一变,刚想转身逃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一只羊脂白玉般,透着阵阵芳行的手臂仿佛灵蛇般从马车缝隙伸了出来。

    这只手臂的速度看着并不快,但是以王冲的能力居然闪避不了,只一下,就被狠狠的揪住了耳朵。

    “小兔崽子,看见姐姐,还想逃?”

    雅致的马车厢里,传来一个女子傲气的哼哼声,听起来得意洋洋,似乎对于自己一把就揪住了王冲的耳朵非常的自豪。

    “亲爱的堂姐,别抓了,别抓了,我不逃了,不逃了……”

    王冲被那白玉般的葱指揪住,扭了一圈,整个耳朵通红,火烧一样,痛得直哼哼。

    “你叫我什么来着?”

    马车里的女子不满的哼了一声,隐隐还可以听到一阵格格的声音,似乎马车里不止一个人。

    “我错了。二姐,二姐!”

    王冲见风使舵,连忙改口。没有小妹在这里保驾护航,就靠申海、孟隆两个,绝对不是自己这个“二姐”的对手。

    事实上,恐怕就算小妹在这里,也绝对不敢对自家这位“二姐”出手。最大的可能就是自己贴上去,粘在她身上,一脸孺慕,“二姐”、“二姐”的腻声叫个不停。

    “这还差不多!”

    马车里,那女子满意的点点头,手指一提,马车门轰隆一声打开,王冲感觉自己就像一个风筝一样,被提进了马车里面。

    就像是从一个世界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一样,王冲眼前看到了满目的红色。

    “你们两个不用等了,都回去吧。王冲这小子我带走了!”

    电光石火间,耳畔传来那女子对着申海、孟隆颐指气使的声音,说完马车便轰隆隆的上路上。

    王冲定下神来,这才注意到进了另一个人的马厢里。这是一个巨大的,以红、粉二色为主,明显具有女孩子特色的宽大马车厢。

    地毯是红色的,就在自己的对面,王冲看到了一名身材丰腴的,端庄大气,看起来大约二十四、五岁左右的年轻美女,正低头修理着自己的寇红的指甲。

    在她旁边,一位身材婀娜的红衣女子玉指轻捂,看着自己格格格的笑。

    王冲不认识旁边的红衣女子,但被人这么盯着笑,心中也是尴尬的很。

    “二姐,你找我?”

    王冲看着那正修指甲的年轻美女,硬着头皮道。

    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堂姐了。

    自己这位堂姐,就是那种任何人看到都会忍不住从心里产生一种大姐姐般感情的人,并且忍不住想要去靠近她。

    但是这些人里面绝对不包括王冲。

    和其他人不同,只要看到这位“大姐姐”,王冲就会忍不住产生一种“害怕”,逃跑的冲动。

    在这个世界,能令王冲害怕的女人不多。

    偏偏自家这位堂姐就是其中之一。

    王冲最叛逆的那段时间,连自己母亲都管不住。但偏偏,在自家这位堂姐面前,王冲就像落在如来佛手掌里的孙猴子,怎么都翻不起什么浪花来。

    在中土神洲,世家大族当权利达到鼎峰,就会追求人丁兴旺。王家也是如此。不算自家同母所出的兄弟姐妹,那些叔叔、伯伯、姑姑生的子女都是一大堆。

    自己这位堂姐就是大伯所出的第二个女儿。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二章 堂姐王朱颜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二章 堂姐王朱颜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二章 堂姐王朱颜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十二章 堂姐王朱颜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十二章 堂姐王朱颜】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跟着老爸有肉吃最新章节

        他曾是特战兵王
        他也是一家古老门派的传人
        可他现在却选择照顾儿子,当一个二十四孝老爸
        儿子大了要妈妈,怎么办?
        唉,只能找一个呗
        萝莉?御姐?熟女?女警?女军人?女特工?……
        什么?儿子只喜欢咪咪大的?
        要了命啦
        抢女人可是个力气活儿,这个逆子啊!

  • 丑女穿越有外挂最新章节

        一个土肥圆的高中女生刘丽居然在一夜之间穿越成美貌千金小姐南宫琉璃,还受到众多古装帅哥的青睐,草鸡变凤凰不过如此,怎么有这种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当然,这次古代之旅可不是只有好事,有流氓?踩翻你!有绿茶表?我尽量保证不打你的脸!美男们,快到怀里来!穿越时空,叱诧风云,指点江山甚至傲视众生都不在话下!

  • 弦姻最新章节

        &#;&#;她有他人所不能及地容貌却恨不得隐于凡尘,
        &#;&#;她有胜于常人的琴艺天赋却恨不得泯于众人,
        &#;&#;她的前世是个悲剧,
        &#;&#;好不容易在死后获得了一个能够反转命运的机会......
        &#;&#;他曾经给予她在黑暗之中的唯一光芒,
        &#;&#;却在一日突然不告而别,
        &#;&#;两人最终是忘记彼此......
        &#;&#;可在下一世却又重新遇见,
        &#;&#;由曲牵引的两人最终能否重续弦上之姻......

  • 权谋天下:将军不要太惹火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撞见的第一人不是丫鬟,不是父母,也不是仇人,更不是情郎,而是……前世。这让夏以蓝有些懵逼了。然,不等这懵逼劲儿褪去,便被前世的娘亲以毒相逼,让她代嫁!夏以蓝只盼这是一部种田文,没啥大曲折,种种菜,放放牛一生就过去了。偏偏将军野心勃勃,给她写了一出惊天动地的爱情权谋文!将军大人不屑一国之君,他要做这天下之主!暗藏杀机,凶残嗜血,马革裹尸,永不超生……这才是所有人的真面目。

  • 毒妃倾城:嫡女不为妃最新章节

        一朝宇宙空难,身为三十一世纪杰出女商人之一的苏瑾月,成了母不详,爹不疼,又胆小怕事被逼着跳湖自尽的首富嫡女。爹爹不疼?庶妹陷害?渣男抛弃?苏瑾月表示,这都不是事儿!姑奶奶会让他们一个个的跪下叫大王。不过……那个王爷你等等!你长得很像我未来的夫君,你能娶我吗?可以生孩子的那种!

  • 弃女逆袭:帝王娇宠丑颜妃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由权势通天的家主继承人变身为落魄孤女。容貌被毁,身世成迷,她扬眉笑的骄狂,欠她的,没有谁逃得掉。可是,中途这个心眼小到极点的死洁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喂!被折腾的灰头土脸的沈君兮咬牙切齿:“你给我等着!”若干年后……“当年你不是那么嫌弃我吗?”某人笑的得意。“我错了!”“……”要不要回答的这么干脆!你威慑群臣,吓得满朝文武不敢多言的脸面呢?

  • 女总裁的贴身使者最新章节

        一个赫赫有名的兵王,居然要给一个老娘们当侍卫,而且还是一个那么漂亮的老娘们,能看不能碰的那种。“迟早要把你拿下!”陈皓内心恶狠狠的说道。

  • 专属小甜心:老公,晚上见最新章节

        薛晴天过着平静的生活,谈着一个平静的男朋友。本以为自己会和男朋友结婚,然后终老一生。直到席官城肆意的笑脸出现在自己朦胧半醒的眼中。五年后,薛晴天带着孩子去求他帮助自己父母。席官城笑着说,可以,签了这份协议。看着他每天带着不同的女人回来羞辱自己,薛晴天心在滴血,脸上依旧微笑。爱上他,她卑微到甚至可以为他去买杜蕾斯。席官城看她日渐憔悴的脸,心里应该高兴。却在她病倒时让她强行灌下鸡汤。他以为那是折磨。原来,他早已经爱上这个看似没有情绪的小妻子。毕竟,再恨,她也是他儿子的妈妈。

  • 惹火前妻:乖乖躺好!最新章节

        她本是个十八线的小演员,订婚当日被继母和妹妹毒手害死。重生后她好运傍上一个金龟大总裁。他宠她、爱她、捧她,让她成为了娱乐圈举足轻重的耀眼天后。可是在柔情背后,迎接她的却是他永不会爱她的可悲真相。她只是他的一个消遣品而已。好吧,离婚协议甩到他脸上,她带着肚子里的包子跑了。三年后她凯旋归来,这个曾经的“前夫”却开始上演追妻十八式。她说:祝你和别的女人生活美满幸福。他却霸道的把她压在身下说:有你才有性福!

  • 大唐第一少最新章节

        无数次的梦回大唐,贞观盛世,将一个烽火狼烟破碎不堪的九州大地变得生气盎然,万王之王李世民,凌烟阁二十四功臣......质量参差不齐的大唐公主......卧虎藏龙的宣威侯府....太极宫中,李世民高站殿堂之上:“玄世璟,朕允许你开府建衙。”自此,大唐的神侯府应运而生js330

  • 科技衍生最新章节

        酒没了,人也醉了沉沉入睡,仿佛一场梦古怪的声音在他脑海中跳跃然而,此梦非梦醒来,王凡发现脑海中多了一个系统——科技衍生系统从此,情场失意,考场危机的他,开始了一场永垂不朽的征程扭转国内尖端科技落后建立辉煌的科技帝国做人生大赢家

  • 晚上好,总统大人最新章节

        华国人人都说,苏萌萌在名门霍家耀武扬威,受尽宠爱,却不知她内心志向远大:她的兴趣是——撩倒霍御;她的理想是——迷倒霍御;她的宣言是——睡到霍御。“你受伤了,我要和你睡一个房间照顾你。”“我们昨天接吻了,你要是赶我走,我就把你亲我的照片发到朋友圈。”“苏萌萌,你还要不要脸?”“我和你之间总要有一个人要先不要脸,我愿意做那个先不要脸的人。”她使劲浑身解数,但每次都铩羽而归。

  • 唐朝地主爷最新章节

        (全书完)
        徐清是一名理科生,发传单中暑晕过去,竟然穿越到了大唐初年,成为一个小小的府兵,跟着扫荡土匪立了军功,朝廷赏了土地钱粮,阔宅马车,还有两个小妞作仆人!
        正当徐清想腐败到底,安安心心当地主的时候,居然被李渊看上,当了守门大将,而这扇门居然是——玄武门!
        伴君如伴虎,从此徐清的现代知识被榨的一干二净,地主也越做越阔气......
        欢迎加入星空的朋友,群号码:,一个群的作者就不要来了。

  • 重生最强仙皇最新章节

        少年林天,前世一代大帝遭人暗算,坠崖重生,却背负血海深仇,这一世他要强势崛起,报仇雪恨,凭借各种机遇,逆天传承,碾压诸天帝子,各路天骄,在这光怪陆离的万千世界中,成就热血帝路,造就最强仙皇!

  • 凰倾天下:殿下太难缠最新章节

        她本是大燕国的三公主,却被渣男欺骗渣女陷害,受尽折辱自杀而亡。
        一朝重生。
        她凭借先知之势逆转乾坤!
        渣女再袭?以牙还牙!
        渣男前来求亲?先把他踩在脚下!
        什么赵贵妃,宁皇后,父皇的后宫们统统都给她听话!本公主乃是大燕皇室,三无门之主,本宫的地盘哪里轮得到你们这些小人放肆!
        某女:“那谁你别过来啊,本宫位份尊贵,岂是你可以……唔……”
        某男:“再敢用身份压我,我就让你三天三夜下不了床。”

  • 盛宠之锦绣商途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面,秦凌把诸葛云乐的衣服扒了,穿在自己身上,悠哉悠哉回了家。第二次见面,秦凌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件脱下来,“你走不走,不走我喊非礼了啊!”第三次见面,秦凌笑嘻嘻对他说:“脱衣服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嘛,来来来!”诸葛云乐表示,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女子。但是,突然好喜欢她,怎么办?

  • 诡墓血咒最新章节

        八十年前,一个叫九门的盗墓组织在一夜之间销声匿迹。八十年后,九门后人陆续离奇死亡。究竟是诡墓的诅咒还是人心的险恶?

  • 农女当家:谁说女子不如男最新章节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恩爱狗一眼,单身狗苗林林就穿了,穿成十来岁的小孩也就算了,竟然还穿到了一家穷得叮当响的农户家里!看着自己的杨柳腰和全家的茄子脸,苗林林深深叹了一口气,看来是时候想办法暴富了!

    本章内容提要:
    ...    “这些家伙好快的反应!”     王冲皱起了眉头。     姚家人的反应比他想像的还要快得多。     “那两个人从我们离开家里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跟踪了。不过那时候我们还无法肯定。但是现在已经基本可以确定,他们是冲着我们来的了!”     孟隆凑近耳边低声道,声音非常的肯定。     王冲沉默不语,心中却是汹涌起伏。     广鹤楼上......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