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人的做法若是放在大食,或者条支、大马士革那些地方自然没有问题。因为大食的商人只要是赚钱的生意,什么都做,珠宝、香料、丝绸、茶叶、瓷器、矿石……,只要能想到的,有利润的,他们都会染指,而且百无禁忌。

    包括贩卖人口这样的事情,大食商人也是做的。

    但是这里是大唐,并不是所有人都对矿石、冶炼的生意感兴趣。两人这种做法,算是找错了对象。

    更不要说,这京城里有几个人懂得梵语。他们这样叽哩呜噜一大通,就算是找对了人,人家也未免明白他们的意思。

    毫无疑问,两人这种做法是他们自己的损失,但同样更是大唐的损失。更或许,两人最初的时候对这趟行程就没有抱过太大的希望。

    内心深处,他们或许早就做了空手而回的准备。

    “这一切,必须要改变!”

    王冲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从马车里走了出去。身后,申海、孟隆两人紧紧相随。

    “两位大师,有礼了。”

    王冲大步走过去,走到两人身后,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听到身后的动静,两名身毒胡僧回过头来。但是看到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两人眼中都流露出失望的神色。

    “波罗萨呜哆……”

    其中一名僧人更是神色严肃,冲着王冲连连摆手,示意他离开。

    被拒绝了!

    申海和孟隆互相看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笑意。

    他们早在马车里就看出来,这两名身毒来的胡僧有着自己的规矩,他们虽然在到处找人,同时找他们的人也不少,但是往往询问几句后,大部分人就被他们拒绝了。

    毫无疑问,自家少爷也在拒绝之列!

    对于这趟行程,两人本来是充满好奇的。但是现在看来,是他们高看了,自家少爷还是自家少爷,一点没变啊!

    “原来少爷根本没跟人家谈妥。”

    “不是没谈妥,估计是压根没接触过。少爷恐怕根本没想会被人家拒绝。”

    两人轻声低笑。

    但是下一刻,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

    “两位大师何必急着拒绝,我年纪虽小,但却是购买你们乌兹钢最合适的人选。”

    王冲语声一变,突然微笑着,嘴巴里迸出来一翻申海、孟隆两人从没听过的语言。梵语!

    申海、孟隆惊呆了。王冲嘴里的语言音节韵律和两个胡僧一模一样

    自家少爷居然会梵语!

    这怎么可能?

    两人满脸的不可思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家少爷的梵语不但没有丝毫生涩,反而相当的流利。

    看起来就好像学了几十年一样。

    但问题是,少爷到底是怎么学会的?

    两人在王府待了十多年,从来就没看过王冲拜过什么梵语的老师。王家的宅邸,也从来就没有任何一个梵语老师登门造访过。

    自家少爷到底是从哪里学会这么流利的梵语?

    “你会梵语?”

    两个身毒大和尚比申海、孟隆还要震惊,特别是那名之前扭头过去,不理王冲的胡僧,更是满脸的惊。

    来中土神洲也有好几个月了,这还是他们在大唐遇到的第一个会讲梵语的汉人。而且居然还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不起眼的小孩。

    这让两人心中不禁眼前这个小孩产生了一种亲切感。

    “嘿,小孩就不能会梵语吗?”

    王冲淡淡道。他的梵语是上一世三十年后学会的,在那个时代,虽然像他这样的会梵语的人不在少数。但是在现在,王冲心知肚明,自己恐怕是京城里寥寥几个会梵语的人之一。

    “我也不瞒你们,我是大唐九公的子孙,按照你们的说法,就相当于你们身毒的刹帝利。在中土,对乌兹钢感兴趣,并且买得起的人不多,我绝对是其中之一。”

    王冲望着两名胡僧,侃侃而谈,一边说着,一边从怀中掏出一枚令牌来,亮了一下,又收了进去:

    “看到后面那两个人没有,这两个人就是我府中的护卫。现在,你们该相信我了吧。”

    两名身毒胡僧看着王冲更惊讶了。这小孩看着年纪轻轻,居然还知道身毒有刹帝利的存在。

    不过很快,两人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乌兹钢?你恐怕弄错了,我们并不卖乌兹钢,而是海德拉巴矿石!”

    “而且,我们不远万里,来到中土,是希望找到一个可以购买我们矿石的大主顾。或者长期的合作伙伴。就算你会说我们的梵语,我们也是不会轻易答应你的。”

    两人沉声道。

    “啊?”

    王冲满脸的错愕,这翻答复大出他的预料。但王冲更在意的还是另外一件事:

    “海德拉巴矿石?你们卖的不是乌兹钢,而是矿石?”

    “嗯。”

    两名胡僧一起认真的点了点头。

    王冲一下子就懵了。这个玩笑可就闹大发了。他还一直以为两人卖的是成品的乌兹钢,没想到居然是原始的矿石。

    但是仔细回响,海德拉巴矿石现在才刚刚面世,乌兹钢这个名字恐怕还要等到几年之后才会出现。

    自己一时疏漏,居然把这个几年之后才会出现的名字,提前说出来了。

    “公子,乌兹这个名字不像是中土的名字,贫僧也算是见多识广,去过不少地方,但也没有听过这种钢材。不知道公子是从哪里听来的?”

    第一名胡僧皱着眉头,有些疑惑道。

    “这个……我听说身毒的海德拉巴出了一种很厉害的乌兹钢,还以为你们卖的是乌兹钢。”

    王冲当然不能说自己是上辈子听来的,立即随口胡谄道。

    “哦?”

    两名胡僧一脸的意外,搞了半天,王冲居然是把海德拉巴矿石弄成了乌兹钢:

    “身毒只有海德拉巴矿石,并没有什么乌兹钢,公子恐怕是搞错了。”

    “不过,乌兹钢这个名字倒是挺好听的。公子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希望把这个名字传回去。说不定,乌兹钢可以成为海德拉巴矿石的正式名字。”

    “不介意,不介意!”

    王冲连连摆手,心中却涌起一种异常古怪的感觉。

    上一世,乌兹钢这个名字是怎么出现的,王冲早就忘了。但是现在看起来,自己好像要成为这种珍稀钢材的正式命名者了。

    这让王冲心中升起一种亲手缔造历史的荒谬感。

    “多谢。”

    另一侧,两名胡僧听到王冲答应,微微一笑,心中对于眼前这个十多岁的少年顿时多了许多的好感。

    “两位大师,在谈生意之前,不知道可不可以让我先看一下你们手中的海德拉巴矿石?”

    王冲微微一笑,突然开口道。

    “当然可以!”

    听到王冲这个要求,两名胡僧倒是没怎么犹豫很爽快的答应了。在谈生意之前先看货,这是情理之中。

    一名僧人手掌一抬,很快提起手中一个黑不溜湫,外形怪异、丑陋、脏兮兮的铁桶子。

    “原来在这里!”

    王冲心中大为惊异,他早就注意到这两人手中提着一个怪异的,黑不溜湫,外表一看就知道不是中土造物的铁桶子。

    不过王冲没想到,海德拉巴矿石居然被他们藏在这里面。

    “给你!”

    果然,这名僧人右手探进去,很快取出一枚黑漆漆,表面斑驳,凹凸不平的椭圆形矿石,朝冲递了过去。

    看着眼前这块海德拉巴矿石,王冲心中突然不争气的怦怦直跳起来。海德拉巴矿石!他终于见到了这种传奇的矿石!

    “终于看到了!”

    王冲盯着这块矿石,心中此起彼伏。

    和后世的声名显赫相比,现在的海德拉巴矿石还是那么的声名不显,默默无闻。

    王冲敢打赌,就算是这两名胡僧,恐怕也未必知道自己手里海德拉巴矿石的真正意义!

    玄水街上人流汹涌,不知道多少鸿商巨贾从自己身边穿梭经过,但却没有人往这边看上一眼。

    王冲心知肚明,如果没有自己出现,恐怕大唐又要和这种珍贵的海德拉巴矿石失之交臂了。

    “呼!”

    王冲伸出手来,不动声色的从两名身毒胡僧的手中接过海德拉巴矿石。

    “好沉!”

    这是王冲的第一感觉。这些海德拉巴矿石远比它们看上去的要沉重的多,王冲估算了一下,最起码有四、五十斤之重。

    以王冲的实力,也是非常费力的。

    “这两个和尚好高的实力!”

    王冲忍不住下意识的看了两名胡僧一眼。之前只注意到他们身上有海德拉巴矿石,却没有注意他们的实力。

    这两个胡僧能把海德拉巴矿石藏在身上,却若无其事,显然实力不俗。

    王冲并没有过多的打量,很快就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手中的矿石上。后世名震天下的海德拉巴矿石现在看起来却黝黑、斑驳,其貌不扬,甚至可以说有些丑陋。

    单单从外表,王冲也看不出来它和其他的铁矿石有多大的区别。

    从这点来说,也难怪海德拉巴矿石在大唐明珠蒙尘,大唐这么多的鸿儒、天才,却没有一个人感觉出它的价值。

    但王冲却深深知道,这种矿石所蕴含的意义是全世界其他所有的铁矿脉都无法比媲拟。

    这是全世界最锋利,最完美的武器材料!

    “海德拉巴山脉里的矿石是我们最近才发现的。它的重量至少是其他铁矿石的三四倍以上,非常的珍贵,仅从这一点,它就是最好的铁矿石之一。”

    耳畔传来两名身毒僧人郑重其事的声音:

    “虽然是矿石,但是它的铁含量非常高。根本不需要太复杂的程序,就能从里面提炼出所需要的东西。如果你需要那种高品质的铁,那么海德拉巴矿石将会你比预期的还要高!”

    “另外,海德拉巴非常锋利。我们曾经试着造出过一把刀,并不需要过于打磨,就非常的锋利。而且可以轻易的砍断其他的宝刀。这是极好的武器材料!”

    “这是海德拉巴山脉的第一批矿石。出价越高,购买越多,越会赢得我们的尊敬。那将会是我们最合适的合作伙伴。

    ……

    两名身毒僧人在一旁解说着。

    听到这样朴实的解说,王冲心中感慨不已。就凭这种直白的解说,也难怪两人最后空手而回,海德拉巴矿石也在中土卖不开。

    相比起来,后世的解说要简短的多,但却也华丽、冲击的多:

    世界上最华丽的兵器,最锋利的武器,杀伤力最可怕的战场梦魇!

    ——在这方面,王冲甚至比这两个身毒来的胡僧懂的都要多!

    【三章已更,希望大家看完之后,随手留个评论,并点击简介右下方的收藏。另外,微信公众号“皇甫奇”,感兴趣的兄弟可以搜索关注一下。】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九章 海德拉巴矿石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九章 海德拉巴矿石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九章 海德拉巴矿石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九章 海德拉巴矿石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九章 海德拉巴矿石】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废材大小姐:邪王请靠边最新章节

        "金牌杀手一朝穿越,尼玛,居然是废材一枚。rn姐乃是魔武双修的超级天才,天下唯我独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rn什么?初级炼药师便可以横霸大陆,抱歉,姐早已是高级炼药师。rn灵兽稀有?上古神兽之王麒麟是姐的小弟。rnWhat?那个魔武大陆人人崇拜的超级强者要来当我相公?rn哼,别以为惊才绝艳,有银子,还是个王爷就可以收买我。rn某男:王妃,别说话,吻我。rn好吧,其实这闲散王爷胸前八块腹肌还是很不错滴。rn哇,人鱼线也有哦。"rn

  • 凰朝最新章节

        穿越一回不容易,她可不是为了委屈自己当小媳妇儿来的。可是亲爹嫡母不靠谱,硬要逼迫出嫁,唐亦瑶表示鸭梨山大。一入东宫深似海,名义夫君是路人,而周围的女人都凶残到了一定境界。她决定以长辈先贤为标榜,以退为进,步步为营,徐而图之,云开见月。为了理想中的桃花源生活,皇孙娘子在奋斗……

  • 三界超级会员最新章节

        潘诚,大年初九在南岳衡山求姻缘,求事业,求健康...机缘巧合之下,求到了成为三界通的会员资格,从此...托塔李天王,给你一斤毛豆,帮我打架呗!二郎神,给你一块硬盘,教我装比呗!嫦娥姐,给你一颗小白兔,陪我聊天呗!七公主,给你一片炫迈,做我红颜呗!小龙女,给你一束玫瑰,当我媳妇儿呗!--呵呵,我帅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 最强保镖俏总裁最新章节

        明明身负绝学,却甘于平淡。明明英雄盖世,却玩世不恭。秦氏心法传人秦穆,为了寻找心法中遗失的最后一页,回归都市,进入美女如云的服装企业,成了女总裁的贴身保镖。从此美女缠身,麻烦不断。铁肩担道义,妙手护群芳。小保镖,大能量,想找美女麻烦的,都冲我来!

  • 武神高校最新章节

        金鳞岂非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身处武道高校强敌环伺,本是一家道中落的世家之子,受尽十八年屈辱,一朝觉醒武神血脉。血可流头可断,决不言败!吾命即荣耀,脚踏山河,拳镇四方!

  • 来自星世界最新章节

        为了替父母支付高额的治疗费,沙陌深埋骄傲与自尊,卑躬屈膝成为凯乐星地下城最下等的交易员。
        她以为遇到他是一切悲惨的结束,幸福的开始,然而这却不过是一场噩梦的开端。
        相依为命的弟弟为护她自爆而亡,本该在除石所得到治疗的父母早已去世。
        绝望中,带着γ病毒的天灾落下。
        生命被吞噬,丑恶的嘴脸凝成结晶,碾为齑粉,得以终结。
        而柔弱的少女却在天罚中死而复生,脱胎换骨,蜕变成妖异的毒之蝶。
        我要撕碎命运的枷锁,结果一切不公与偏见!

  • 农门小辣妻最新章节

        瑾俞悲催的穿越了,厨王的荣誉一天都没有享,就得了爹残娘傻的一家。家徒四壁不说,刚刚退婚又被逼婚;望着四面漏风的茅草屋,想着欠下的巨款;瑾俞只想说:故事都是骗人的,谁说穿越都是豪门贵族来着

  • 究极仙途最新章节

        古有一路心炼体,不为人求以修真。本书有着最真实的人物刻画,主角一路走来所经历的云云所有,都仿佛注定一般的经历,先行炼体再接修仙之路,充满血肉的情节带你走进一个最真实的仙侠世界,开启一段究极的修炼之途。

  • 千金归来:腹黑大少太难缠最新章节

        七年前,她全家遭遇车祸,她崩溃求助,调查结果却是自己酒驾逃逸!她被捕入狱,发誓报仇,最后“死”在了狱中。七年后,投资界大鳄千金强势回归,不一样的气质,不一样的脸,可顾景程却总觉得那张脸下面藏着太多的秘密。“我早知道是你。”他终于信誓旦旦。“那你还敢睡了我?找死?”“不找死,我找你。”

  • 如意胭脂铺最新章节

        以中国传统的美容药方、饮食菜谱等为基础,杜撰出的一个个离奇小故事。但,只是故事,不是历史,因此希望读者不要过分在意文中出现的东西是不是唐朝时就有的。大唐天授年间,神都洛阳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有一间装修极为典雅的胭脂铺。店铺女主人姓邢名如意,拥有了可以点化鬼神的能力。她与一只能够说人话的狐妖为伍,偏爱美食,以美容古方为谋生手段,只是这美容古方背后的故事你敢看吗?

  • 那么大条白素贞最新章节

        跌宕起伏的剧情!rn  华丽的战斗场面!rn  好莱坞式的巨作!rn  百万投资的制作!rn  明星加盟的阵营!rn  我这里……都没有……rn  这里有茄子土豆青辣椒,修炼成精自称“地三仙”。白素贞看一眼就饿了。小手一挥,面前出现菜刀,案板,灶台。空中飘来葱姜蒜,炒锅,炒勺……rn  “地三仙”大喊:“快跑啊!厨子来啦!”rn  这里什么妖精都有,鳖精,鸡精,这些都是为厨房服务的妖精,还有洗洁精,这个妖精特别废水。rn  然而,妖精不可怕,可怕的是人!rn  这里有负能量爆棚生无可恋的被遗弃者;有长相俊美自命不凡的富家公子哥;有大富大贵狗眼看人低的地主爷爷;有贪财好色连男人都不放过的采花使者!rn  许仙是个大夫,多年行医最终发现,这世间什么都缺,就特么不缺“病人”!rn  这本书:rn  脑洞大开!

  • 龙刺兵王最新章节

        他是最强龙刺,也是死神收割机,更是暗黑界的王者!一代兵王风云回归,从此通天之路何人敢阻!

  • 最强无限穿越系统最新章节

        欢迎来到主神空间,玩家您需要完成主神颁发的任务来获得龙珠。注:集齐七颗龙珠并许愿回家,便可以脱离系统。任务一:穿越到忍者木叶村,帮助晓组织收服尾兽。啥?帮晓组织收服尾兽,活抓仙术鸣人?坑爹啊!任务二:穿越之绝地求生,玩家尽可能的活下来。什么?还有100个人生存游戏?吕布奉先、战神刑天、魔神蚩尤、各种武林高手齐聚一堂。擦,还有提莫、鲁班七号?鲁班这么可爱,怎么可以杀?任务三:穿越到葫芦山,并在二十四小时内帮助葫芦兄弟救出他们爷爷。诶,葫芦兄弟一个一个送,我又有什么办法?任务四:穿越海贼王,化身海军,打败所有妄想成为海贼王的人。啥,让老子单挑路飞大军?任务五:?任务六:?任务七:?http://www.bqg3.com

  • 金牌特工妃:误惹妖孽世子最新章节

        一遇,她从天而降,将他砸得走火入魔;二遇,撞裸男出浴,二话不说看完跑路;三遇,和他抢儿子,直接带着儿子闯江湖。  那日,他大婚,她一杯杯灌下毒酒,毒酒入体,再大的痛苦也没有叫做心的地方痛。  那日,她与别的男人携手,他几欲疯狂,终于明白她当初毒酒遍身的痛。  最后……  “女人,昨晚你对本世子做了那样的事,必须负责!”  她翻转手心,匕首对准他的那处,“现在还要负责吗?”  “当然要!”说话间,天旋地转,她被他反手制住,压在身下:“生生世世,都要负责!”  窗外,突然冒出一个六岁奶娃,恶狠狠地瞪着某男,“夜世子,楚楚是朕预定的皇后,你不准欺负她!”

  • 前世今生之雪色妖娆最新章节

        她是雪中仙女,伴雪而生,他是佛前青莲,千载化形。那一世,只是无意中一眼,她便喜欢上他,从此情心不悔,此生不换,而他,也在她的柔情攻陷下渐渐沉沦。偏偏天不成其美,百般无奈,两人迫入轮回,再世为人,如何续前缘?前世种种,又当怎样应对,是浴火成凰,还是焚化成灰,一切,都只是刚刚开始!

  • 凰后有妖气最新章节

        宁凰盗个墓,左手拐了只妖娆穿越鬼,右手收了只俊美僵尸仆,顺手撩了条傲娇小公龙。有朝一日封印解除,一双素手翻云覆雨,布奇门遁甲、掀血雨腥风、灭魑魅魍魉、登顶巅峰!  谁知,装无害乖巧的腹黑某龙,化身至尊冷傲神帝将她扑倒。  “小东西,本尊要娶你!你可有意见?”  “……可以考虑吗?”某女深感鸭梨山大。  “可以,待生米煮成熟饭诞下十八只娃后你再考虑。”神帝邪皇挑眉。  嗯哼,既然逃不掉,傲娇夫君,你乖乖的在下,让我来!

  • 宫有妖妃最新章节

        她,本是泾河的龙女。因为施云布雨之际身受重伤,失去了妖力,遇上了身为澈王的他,在人间滞留七年;他,本是云漓国的七殿下。因为自己心爱的女子死而变得癫狂,被贬至云澈小国为藩王,再次寻得真爱……可是,人龙殊途,人和妖不可同语,两人的相爱究竟能不能感动上天呢?

    本章内容提要:
    ...    这两人的做法若是放在大食,或者条支、大马士革那些地方自然没有问题。因为大食的商人只要是赚钱的生意,什么都做,珠宝、香料、丝绸、茶叶、瓷器、矿石……,只要能想到的,有利润的,他们都会染指,而且百无禁忌。     包括贩卖人口这样的事情,大食商人也是做的。     但是这里是大唐,并不是所有人都对矿石、冶炼的生意......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