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夫人心中对王冲期待有多大,这个时候失望就有多大。这种情绪不止是针对王冲,还有自己。

    养不教母之过,如果不是自己一味对王冲太过姑息,又哪里会闹到这种地步。

    “娘亲,对不起。孩儿知错了!”

    王冲跪在地上,低下头来,心中自责不已。虽然他这么做,完全是为了父亲,也是为了王家,王冲也并不认为自己错了,但是在这件事情上,母亲却是完全不知情的。

    王冲也没有办法向他说明,一切还要等到半个月后才行,只有父亲自己发现姚广异的阴谋,母亲才会明白自己的一片苦心。

    “娘亲,这件事情小哥根本没错!”

    突然,一个有点执拗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声音银铃般清脆。听到自家的小哥不断认错,明明受了委屈还不说,王小瑶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

    虽然很怕娘亲,但王小瑶更看不得自家小哥受委屈。

    “这件事情明明就不是小哥的错,为什么要说小哥错了!”

    王小瑶执拗盯着自己的母亲,一脸不服气道。

    “你说什么?”

    王夫人吃了一惊,瞪大了眼睛,随即被王小瑶气得浑身发抖,“你还敢顶嘴!”

    “小妹,快别说了。”

    王冲也吃了一惊,连忙拉了拉自家小妹的小手。但是这一次,居然被小妹甩开了。

    “哼,为什么不能说。”

    王家小妹牛脾气犯了,这次完全不听王冲的了,“那个姚风指使马周陷害小哥强抢民女,我和小哥去教训他,难道这样也错了吗?”

    “什么?你说是姚家的姚风让指使马周来害你哥哥?”

    王夫人这次真的吃惊了,看看跪在地上的王冲,又看看一脸执拗,梗着脖子的王小瑶,很显然,这件事情她并不知情。

    “当然!我亲眼所见!马周那家伙都承认了!”

    王小瑶理直气壮道。

    十岁的小女孩思想想当单纯,她到现在为止,还以为王冲带她到广鹤楼去教训姚风是为了报仇。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在这件事情上,他是完全支持自己小哥的。

    王夫人本来怒不可遏,但这个时候突然怒气平息了不少,怔怔的看着两兄妹说不出话来。王冲强抢民女的事,王夫人本来也是不信的。

    自己的孩子或许顽劣不堪,不服管教,或者游手好闲,喜欢跟些不三不四的人交往,但王夫人相信,他再怎么样的恶劣,也不可能恶劣到这种地步,干出这样的事情的。

    之所以教训他,是因为不管王冲有没有做,他强抢民女的名声已经出来了,连带的王家的清誉也受到了影响。

    而外面的人是不会在意真相如何的,他们只会知道这件事情是王冲干的,而王家是王家的子孙!

    “真的?”

    王夫人道,却不是看向王小瑶,而是望向跪在地上的王冲。

    “嗯。”

    王冲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虽然他并不是为了报仇才是广鹤楼的,但小妹这么说也并不算是错。

    “诶!”

    王夫人深深的叹息一声,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王冲两兄妹闯出这么大的祸,牵涉到姚王两家,甚至捅到当今圣上那里去了,按道理不能不狠狠的教训一顿。

    但是姚风利用马周设计暗害王冲,弄得王冲在京城名声扫地,王冲气愤不过,带着小妹上广鹤楼去教训他,这又是情理之中。

    王夫人虽然不喜欢王冲兄妹到处惹祸,但夫君毕竟是镇守边陲的将领,王夫人同样也不希望自己生出孩子是个畏手畏脚,毫无性格的懦夫。

    从这一方面,王夫人内心其实是并不认为王冲兄妹的行为有什么错的。

    “起来吧!”

    王夫人叹道,“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向你大伯父解释说明的。只要这件事情不是你的错,就算圣上问起来,我们也算有个交待。”

    “多谢娘亲。”

    王冲站起来,心中长长的松了口气。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小妹,王冲心中也不禁感谢无比。

    这个时候,王冲也不由暗暗庆幸这次行动幸好带上了小妹,要不然这件事情还真不好怎么解决。

    “咯咯,不错吧!”

    看到自己的小哥看过来,王家小妹毫不谦逊的抬起了自己傲骄的小脸。王冲咧嘴一笑,赶紧偷偷翘起一个大拇指,满足自家小妹的骄傲心理。

    到底是自家小妹,没白疼!

    “……不过,这件事情虽然是姚风的错,但你们两也太不像话了。”

    就在这个时候,耳中再次传来母亲赵淑华的声音。听到母亲的声音,两兄妹脸色顿时垮了下来。

    “特别是你,一个女孩子家,跟男孩子一样跟人打架,像什么样子?”

    王夫人目光一转,看着刚刚跟自己“顶嘴”的王小瑶,再次数落起来。

    “是,瑶儿知道错了!”

    王家小妹臭着脸,一脸“就知道会这样子”的样子,低着头,脚下无聊的乱踢,对于自家娘亲的话,完全是左耳进,右耳出。

    “以后再有这种事情,告诉你小哥,你不去!他要是敢多说,告诉我,我打断他的腿……”

    王夫人没有放过这个“家教”的机会,继续唠叨着。

    王家小妹圆溜溜的眼睛开始东瞟西瞟,明显心不在焉,想要开溜。

    王冲看到这一幕,心中失笑,已经知道她想要干嘛了。

    “娘,我肚子好饿啊,要不我们先去吃饭吧。”

    王家小妹两只小手突然按着肚子,一副可怜兮兮,委屈至极的样子道,说着肚子里还传出咕咕的声音。

    王夫人心肠一软,但很快又板起了脸色,“吃饭的事情一会儿再说,以后不许再跟人打架了。”

    “咦,快看,那边是谁来了?”

    王家小妹突然抬起头,瞪大了眼睛,一脸惊奇道。趁着母亲惊诧回头的刹那,王小瑶一拉自家的小哥,撒丫子就跑:

    “小哥,快跑!”

    王冲失笑,甩开手臂,就像事先演练过无数次一样,跟着自家小妹撒丫子就跑。身后,传来王夫人气愤至极,怒不可遏的声音:

    “王小瑶!你敢跑,我要关你三天禁闭!”

    ……

    广鹤楼的事情,王冲暂时算逃过一劫了。

    一大清早,打探到了两名身毒胡僧的消息。

    王小瑶果然被关了三天禁闭,王冲过去找她的时候,已经见不到了。而王父虽然说晚上的时候回来处置他们,但一直到深夜都没有动静。

    没有意外,父亲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调回边陲,一切都和上一世一模一样。

    王冲躺在床上,双手交叉,枕在脑后,却怎么也睡不着。

    白天的事情再次浮现在脑海,两个身毒胡僧居然早早的返回故地,这是王冲怎么也想不到的。

    “不应该的,难道大唐和乌兹钢真的就有缘无份吗?”

    王冲躺在床上,感到深深不甘。

    以自己的情况,想要空手套白狼,积累一笔初始的巨大财富,乌兹钢是最好的机会。虽然并不是说错失了这个机会,王冲就找不到其他的替代方法了。但是任何的其他赚钱机会与之相比,都要逊色许多,要不然,王冲也不会下意识的就想到“乌兹钢”了。

    不止如此,乌兹钢还拥有另一重,特殊的意义。

    上一世,大唐错过了这个机会,最后使得乌兹钢被敌人所用,结果成千上万的大唐精锐倒在了乌兹钢武器的刀下,血流成河。

    这对大唐是个巨大的打击!

    王冲对此印象深刻,因此才会特别的耿耿于怀,想要改变这一切。

    这一世,乌兹钢还刚刚出世,名声不显,这是极好的利用的机会。王冲本来以为可以利用好这个机会,即为自己积累一笔财富,也可以为中土神洲谋利,没想到还是失败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因为我重生的原因,大唐最后连一丁点的乌兹钢都得不到吗?”

    王冲躺在床上,心中隐隐有些不对,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是被自己忽略掉的。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王冲从不认为利用别人的长处有什么错。脑海中,王冲把上一世关于乌兹钢的事情仔仔细细的又过了一遍。

    上一世,王冲分明记得是有个家族接触过这两上身毒的胡僧,并且从他们手中以高价购买了一些乌兹钢,如果这两个身毒僧人现在就回去了,岂不是说,那个家族买不到乌兹钢,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王冲心中此起彼伏,百思不得其解。

    “不对!”

    不知过了多久,王冲突然想到了什么,心中一惊,猛然从床上一跃而起:

    “那两个身毒胡僧只会梵语,不会中土的语言,大金牙一个丁点梵语都不通的人,怎么会和他们说过话,而且还说他们怪里怪气?”

    王冲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身毒位于西域以西,距离中土遥远,那里的僧人很少会到中土来。

    即便过来,那些过来的身毒僧人大部分也是会中土语言的,在沟通方面没有问题。但是这两个身毒的僧人不同,他只会梵语,其他一概不会,就连塞外的胡人和西域的诸胡也听不懂他们的话。

    正因为这一点,使得根本没人知道他们要干什么,更加没人知道他们卖的是乌兹钢。所以乌兹钢矿石的事情曝露之后,前世才会引起这么大的哄动。

    曾经有人说过,如果大唐会梵语的人不是那么凤毛麟角,如果当时有人能询问那些身毒僧人,如果海德拉巴的乌兹钢能够为大唐所用,那么大唐的国力将会截然不同,变得更加的强大。

    大金牙说他们说话阴阳怪气,他如果没有见过他们,是不可能这么过的。

    “不对,大金牙见到的是吐火罗的僧人,根本不是身毒的僧人!”

    王冲脑海里思考了一遍,想起前世的一个典故,突然之间明白过来。吐火罗和身毒庇邻,那里也信奉佛教,并且建造了巨大的佛陀卧像,极其壮观,而且经常有不少吐火罗僧人到中土来传经传教。

    由于大唐对极西之地的国家很少了解,所以这个时代,经常有人把吐火罗的僧人和身毒的僧人混为一谈,甚至直接认为吐火罗就是身毒,身毒就是吐火罗。

    大金牙说这些人是说话阴阳怪气,这分明说的就是吐火罗啊!

    想到这里,王冲心中一片大喜,原来的郁结顿时一扫而空。如果大金牙见的不是身毒的僧人,也就是说那两个身毒僧人还在大唐,还在这里,换句话说,自己还有机会!

    这一刹那,王冲感觉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舒张,心中一片愉悦。

    大金牙虽然给了王冲一个错误的消息,但是王冲也并非毫无所得。

    “白玛瑙珠宝铺。”

    王冲想起了大金牙说的那个地方。

    吐火罗距离中土遥远,那里的僧人前往大唐的时候,都是搭乘的某些西域昭武人的马车。王冲前一世的时候就知道,这些人马都是固定的,只有某些特定的昭武人,才会搭乘这些僧人。

    身毒和吐火罗庇邻,前来大唐也只有一条道。如果能多白玛瑙珠宝铺那里问到吐火罗僧人的行踪,那就一定也能问到两名身毒僧人的行踪。

    想到这里,王冲再也坐不住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七章 王冲的发现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七章 王冲的发现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七章 王冲的发现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七章 王冲的发现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七章 王冲的发现】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毒医太子妃最新章节

        她是二十一世纪的传奇人物,考古学家以及医学院客座教授,人人都想拉拢的天才。一朝穿越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众人口中的废物,白痴,丑八怪。却不知她是全系体,医毒双修,各路魔兽抢着契约。他是大陆上最强国的太子,慵懒邪魅,等她万年,甘之若饴。但她满心都是仇恨,势必要让前世今生伤害过她的人得到应有的报应。从见第一面开始,他就无条件的支持她,陪伴他。世人皆知圣月国的太子为人冷漠且残酷,却独独对她宠爱入骨。“你为何对我这么好?”她问。他邪魅妖娆的眸子闪过一丝慵懒的笑意:“因为我的存在就是为了对你好。”

  • 缠绵入骨,总裁代孕妻最新章节

        五年过去。慕冬至以为自己忘了当年的事情。但是当重新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当年的事情却重复出现在她的梦中。男人羞辱的话,自己亲自爬上别人的床……这一幕幕,就像是噩梦一样缠绕着慕冬至。生下一个孩子,你母亲的医药费我们全包,并且一年后送你去美国进修。是啊,只是一个孩子,只需要生下一个孩子,从小相依为命的母亲的病就有救了。抚摸着小腹上的粉色疤痕,慕冬至告诉自己,她不后悔。但是慕冬至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再回到这片土地,她竟然遇见了当年的那个男人……

  • 仙狂传记最新章节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在不同域面每天都上演杀、虐、障、覆、破、坏、堕之事。唯有创始天灵女娲娘娘怜悯世人,在一次又一次纪元的灭顶之灾中义无反顾拯救生灵。
        但,茕茕孑立双手难敌四拳,虽女娲娘娘心存大爱,想救苍生于水火之中!
        难免会有,踌躇之心剪不断,理还乱!到底该前往那方援助?烦恼之余!女娲娘娘决意收一名传人,继续完成大施仁爱的夙愿!
        于是乎时势造英雄,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的主人翁于公元1986年6月19日,呱呱落地的时候给整个家庭带来了无尽欢乐的同时,也悄悄埋下了一颗改变了所有域世界的平衡的种子。
        让我们一起见证主人翁是笑看沉浮,嬉笑界域.............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模仿!) 《仙狂传记》:

  • 军家良少:神秘甜妻硬上弓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她的“病人”变成了恶魔军阀,带着蚀骨的仇恨对她百般凌辱折磨,只因把她当成另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他出口的每一个字都让她胆寒惊骇:“洛苡之,当我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你是不是在想,我怎么没死呢?”她拼命摇头,不,她不是洛苡之!她明明是郁曦啊!她拼命逃离他的魔爪,可命运却一次次好不留情地将他们联系在一起。迫于严峻的局势,她最后终于决定,她要挺身调查当年的真相!

  • 邪王驾到请避让最新章节

        头顶长着一对尖尖狐狸耳的小僵尸莫凝本就不情愿去人类社会上学,可偏偏遇见了腹黑又顽劣的僵尸王邪月大人,从此在被虐的路上一去不复返。学校里妖山尸海的,各个都比莫凝强。只不过是来上个学而已,有必要活得这么胆战心惊吗?

  • 仙道至尊魔最新章节

        本来为一普通学生,一觉醒来却发现身处异世,初来乍到的他毫无力量,险些丧命于妖兽之口,看他如何一步步成为仙道至尊

  • 都市之重返巅峰最新章节

        三年前,林逸晨偶得一块毫不起眼的玉佩,从此一个天之骄子陨落!三年后,仍是这块玉佩,这次却令他涅槃重生!且看一个上课经常睡觉的后进生,如何一步步地走向人生的巅峰……这是一个都市逆袭的故事。

  • 合欢锦:司令叔叔请轻撩最新章节

        因为算命先生的一句话,13岁的少女孤身北上,这本是一场再寻常不过的求学,她却由温婉的名媛变为叔叔的小妻。是威逼利诱还是真情难抑?他位高权重,她亭亭如荷,若是他不是她的叔叔那该有多好,他仍是统帅一方的倨傲霸主,她仍是巧笑嫣兮的曼妙佳人,江山美人,两不相侵……

  • 桃运乡村最新章节

        知道什么是桃运体质吗?
        为什么女人一见了秦小云就忍不住想要靠拢亲近?
        身为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桃运体质,继承了药王传承的秦小云感觉好无奈!
        老天啊,别再派美女到我身边来了!

  • 豪门情深:少爷别爱我最新章节

        苏晓茹酒后被人陷害,醒来后,她的世界完全塌陷了。男友背叛、事业失败,那个她在酒店客房遇到的高富帅,究竟是恶魔,还是她的真命天子……

  • 绝世神医最新章节

        身具九阳绝脉,看到美女就得躲,偏偏总有各色美女靠上来,还要给美女治病,陈阳这个一代神医想在大都市落脚,还真不容易。

  • 锦绣良缘种田忙最新章节

        进山挖到宝,卖钱买田地。白天种种田,养养花,折腾几个新品种,弄点新糕点,晚上快乐的数数钱,——顾洛数钱数到手抽筋,笑的嚣张,这日子才叫一个舒适惬意啊。嗯,为了她的幸福,为了她的银子,为了她的甜点,她要佛挡杀佛神挡诛神——爹不疼娘不爱?没关系,咱自己爱自己。叔伯婶娘是极品,要抢钱?没事——关门,放美人儿,给我咬。呃,是打!(女主云,咱是淑女,打打杀杀这事,嗯,是男人干滴。)——什么,嫁个男人还得附赠家斗?大伯嫂狠心,欲夺家产谋她性命。她眸眼微咪,玉手一挥,先把你家的都抢光光再说!

  • 殓龙记最新章节

        一境之主被兄弟和心爱的女人苟合所害,重生在一个十五岁少年霍星尘身上。翻风云,行风云,屠风云。一:蔺姬,蚕食宗掌上明珠,黑纱遮面,冷艳绝俗,很难有人敲开她的三字尊口,更别提看她尊容。霍星尘:“我不信。”然后,蔺姬说了很多话,摘下了黑纱。二:段湘湘,李婵之女,性格多变,心狠手辣,一毒在手,天下我有。霍星尘郁闷道:“谁是你夫君?”段湘湘痴痴道:“尘哥哥你啊。”霍星尘喝道:“小娘皮,再乱说,我收了你。”段湘湘笑道:“好啊,好啊,尘哥哥,你收了湘湘吧。”三:慕小昕,调皮捣蛋,性情外向,大大咧咧。慕小昕睁着大眼,道:“你肯定非礼了蔺姬,不然人家为何会哭?”霍星尘辩解道:“我没有,我对天发誓。”四:山如画,成熟稳重,举止端庄,性格温和。山如画笑道:“好!”霍星尘笑道:“也

  • 青春最后的归宿最新章节

        毕业前后,迷茫与诱惑,身边好友都没逃过分手的命运。仿佛是青春必不可少的经历。而肖策和顾琪披荆斩棘,试图冲破这道魔咒。毕业来临,天各一方,顾琪失声痛哭在南来北往的火车上。他们能否再见?当面对毕业季和异地恋,爱情的两大头号杀手。顾琪说:如果我们能熬过去,我就嫁给你。一个胆小而又受过情伤的女孩,和一个不懂爱情的男孩,会为自己的青春带来怎样的归宿?

  • 夜幕君王最新章节

        举头不见如来,闭眼即是黑天!无尽深渊侵染万界,三十三诸天高高在上!唯有妖魔鬼怪在人间!

  • 闪婚甜宠:狼性总裁别缠我最新章节

        夏忧为借精生子而招惹上自己的大BOSS欧锦翊,最终跟好朋友爱上同一个男人,在友情和爱情之中她选择了友情,却偏偏造化弄人,楚雪依跟欧锦翊结婚后发现两人居然是亲兄妹……面对好朋友的陷害和癫狂,以及所爱之人的不信任,她该如何抉择?

  • 守护灵之无限召唤最新章节

        英雄于黑暗崛起,灵魂为守护而生。关公战秦琼,吕布斗项羽,李白斩山海凶兽,孔圣破洪荒祖巫!秦汉,三国,大唐……诸天猛将、谋士帝王、祸水巾帼穿越同一时空,万豪争雄、屠神灭佛!  神话降临镇魂街,无限召唤守护灵。

  • 嫡女生存手册最新章节

        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郇王殿下,沉重内敛,杀伐果决,朝局动荡之下却置身事外,坐山观虎。她是二十一世纪某个科学研究院的被实验者,魂穿异世,重获新生,坐享将府嫡女之位,却被迫担起将军府这个重担。她本处事不争,奈何命运难改,身兼异数,他的一次次出现,救她于水火之间,到底是真情还是别有用心?“我们一直处于利用与被利用之间。”“没关系,你利用我,我依附你,两全。”潜台词:姓燕的!你敢不疼我不宠我不爱我你就完了,狗子你就完了,完了へノ

    本章内容提要:
    ...    王夫人心中对王冲期待有多大,这个时候失望就有多大。这种情绪不止是针对王冲,还有自己。     养不教母之过,如果不是自己一味对王冲太过姑息,又哪里会闹到这种地步。     “娘亲,对不起。孩儿知错了!”     王冲跪在地上,低下头来,心中自责不已。虽然他这么做,完全是为了父亲,也是为了王家,王冲也并不认为自己错了......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