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街上人来人往,王冲坐在马车里,撩开窗帘,放眼望去,许许多多碧眼红须的胡人穿梭其中。

    王冲看了一眼,分辨出了许多鹰视狼顾的突厥人;身材悍小,但极其好斗的乌斯藏人;外貌和汉人相似,但气质却截然不同的新罗人、高句丽人;还有身材高大,骨骼,红发、褐发、金发的西域人,大食人,条支人……

    看到这些来自各个地区的胡人,王冲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不管是在任何一个平行世界,大唐永远都是那个最自信的大唐。

    它永远以那种最开放的态度,去迎接着整个世界。即便是在和那些诸胡战斗的时候,大唐也没有完全排斥过些胡人。

    在这个时空,它就是当之无愧的世界中心。只可惜……

    王冲心中一痛,很快回过神来。

    朱雀是胡人聚集最多、最厉害的地方。如果想要找那两个西域“身毒”的僧人,这里就是最好的地方。

    不过,王冲到这里,却不是为了要碰运气。运气是最不可靠的东西,王冲要找的是另外一个人。

    在整个朱雀街,包括京城城东的所有区域,要说对于那些番、胡的了解,没有能超过那个人的了。

    前世的大唐,曾经因为自己的“傲慢”,而错失了这种珍贵的“乌兹钢”,在大唐境内留下的乌兹钢,寥寥无几。

    本来,这是可以极大壮大大唐国力的。

    王冲就是要来纠正这个错误。

    “师夷长技以制夷”,这是自己来的世界,一个叫魏源的人说的话。人有夷狄之分,技术却没有,乌兹钢更是如此。

    只要能够改变前一世的那种悲剧,王冲并不在乎他是来自于哪里的。

    “驾!”

    马车一拐,载着王冲兄妹拐进了一条不起眼的弄巷之中。

    “哟,这不是冲少爷吗?”

    王冲带着小妹刚刚走进去,一张笑容可掬的胖脸立即从柜台后面抬起头来。那胖脸汉子对着王冲裂嘴一笑,立即露出一颗金色的门牙来,看起来非常显眼。

    这是一间典当行,虽然看起来门可罗雀的样子,而且还只有胖脸汉子那么一个人在里面。

    但王冲却知道,面前的家伙富的流油。

    “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说的这家伙。他不做别的,就专门做京中的胡人,以及纨绔子弟们的典当生意。

    谁要是缺银子、少细软的,都到这里来典当。特别是那些胡人,异乡为客,基本上都会捉襟见肘,免不了要到这里来拿东西典当。

    因为这个原因,胖脸汉子对京城里胡人的消息最是灵通,人送外号“大金牙”。

    王冲在京城里“游手好闲”,净交些马周这样不三不四的朋友,不过,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好处。

    “大金牙”就是王冲认识的这种有用的“朋友”。

    虽然有些肉痛,不过王冲咬咬牙,啪的一声,翻掌将一锭银子压在了桌上。“大金牙”从来都不是免费的,要让他开口,还得每次“割点肉”才行。

    “买几个消息,有几个身毒来的胡僧到了京城。光头,大袈裟,很好认。我想知道他们在哪里?”

    王冲开口道。

    “嘿嘿,冲少爷果然豪爽,真不愧是九公的子孙。……嗯?身毒的僧人?冲少爷找他们做什么?这些家伙说话怪里怪气,动不动就劝别人信教。冲少爷还是少和他们打招呼。”

    “而且,冲少爷如果是想找他们,也已经迟了。这些家伙几天前就已经返回身毒了。”

    大金牙眉开眼笑,一边摸着银锭,一边低头跟王冲说话。

    “什么?”

    听到这句话,王冲心中咯噔一跳,猛的睁大了眼睛,“回去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王冲虽然料到这两名僧人已经到了大唐,但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两个胡僧居然早已经回去了。

    “是啊,是坐城西白玛瑙珠宝铺昭武人的马车回去的。冲少爷如果找他们有什么事的话,从城西出去,沿着大道往西,一路说不定还有机会追上他们。”

    大金牙道。

    王冲摇了摇头,出了京城,一路往西,便是茫茫的山岭和沙漠,三日的路程,足够他们走出玉门关了。

    天地那么大,哪里去找一辆载着两名胡僧的马车?

    大金牙这翻话,纯粹是安慰他而已。

    “多谢了。”

    从典当铺出来,王冲心中说不出的失落。这乌兹钢终究还是有缘无份啊!

    “走吧!回家去!”

    两兄妹登上了马车,离开了典当铺。

    ……

    回到王家宅邸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整座宅邸里灯火通明,但却反而越发的寂静。

    “站住!”

    当王冲两兄妹蹑手蹑脚的推开大门,准备返回各自的房间的时候,突然之间一声冰冷冷的暴喝从大堂上方传来。

    “糟了!”

    两兄妹身躯一僵,缓缓的转过头来。却见大堂上方,两点灯火亮起,灯火中一张冷若寒霜的脸庞缓缓浮现,正冷冷的盯着兄妹二人。

    “娘,娘亲!”

    王小瑶浑身一个激灵,怯生生的转过头来,叫了一声。

    “母亲!”

    王冲也是满脸的不自在。在外面转了一圈,特意跑到大金牙那里,就是想要避过母亲。没想到,还是被母亲逮着了。

    看着母亲满面寒霜的样子,不知道等了多久,很明显,广鹤楼的事情“东窗事发”了。

    “你们两个混帐东西,我问你们,你们今天都到哪里去了?”

    王夫人冷冰冰的神情,令人望而生畏。

    两兄妹都是头皮发麻。在王家,王父虽然生性严厉,但大部分时间都出征在外,管不到两人。

    真正管束两兄妹的,还是母亲赵淑华。

    别人家是“慈母严父”,王家却是“严母慈父”!和母亲比起来,父亲王严算是相当的“慈爱”了。

    “去了……我们去了一趟广鹤楼!”

    王冲心里发怵,知道瞒不过,硬着头皮说了出来。

    “去了一趟广鹤楼?你们仅仅只是去了一趟广鹤楼吗?”

    王夫人猛的一拍檀木桌,声色俱厉。

    砰!

    王冲膝盖一软,不再争辨,猛的跪倒了下去:

    “对不起,娘亲,这件事情是我错了。”

    王冲知道母亲在生气什么,不管是这辈子,还是上辈子,王冲最看不得的就是母亲伤心失望。

    虽然外表看着严厉,但是经历过上一世,王冲深深知道,其实内心深处她和其他人一样的脆弱,也一样的深深爱着这个家。

    因为失去,所以珍惜。

    上一世,当母亲瘦弱的身躯缓缓倒在自己面前的时候,王冲痛彻心扉。也因此在这一世重生的时候,王冲就暗暗发誓,无论有什么样的理由,都不能惹母亲生气,让她如为自己伤心、流泪。

    “错了,你仅仅只是错了吗?”

    王夫人气得浑身发抖:

    “你自己胡闹也就罢了,居然把你小妹也带到广鹤楼里去胡闹,你知不知道姚家的姚老爷子那里已经把我们家告到陛下和你爷爷那里。这件事情已经在京城引起轩然大波!”

    “你大伯父白天早上一散朝,连家都没回,就气得亲自到我们登门拜访,质问我们家到底要做什么,是不是要害死整个王氏一族!”

    “什么!”

    王冲浑身一震,猛然抬起头来,心中大吃一惊。前世的时候,他根本没有参与过这件事。所以根本不知道,姚家的姚老爷子居然会把自己和小妹告到圣上那里,甚至连大伯父都跑过来登门质问了。

    “怎么会?”

    王冲喃喃自语,心中掀起一片惊涛骇浪。原本以为,姚广异想要陷害父亲,离间父亲和宋王,按道理应该不会把这件事情闹大,至少不应该捅到当今天子那里的地步。

    但是王冲发现自己低估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姚家的姚老爷子。

    如果说姚广异是老狐狸,老奸巨滑,那么这个老狐狸完全是姚家的姚老爷子手把手一手带出来的。

    他在朝堂上那些翻云覆雨的本事,和姚老爷子比起来,甚至还不到姚老爷的十分之一。王冲记得清清楚楚,在前世的时候,姚老爷子有个子侄贿赂朝廷官员,结果这个魏姓的官员到圣皇那里把他的子侄给告了。

    本来,在官场上,朝廷大员出了这种事情,基本上政治生涯也就到头了。

    但是最后的结果,姚老爷子手腕通天,结果不但没事,反而告发的那位官员被贬官免职了。至于那位子侄,自然也是无罪释放,事情不了了之。

    王冲对这件事情印象非常深刻,不管前世还是今生,都听自己的父亲和大哥、二哥他们提过很多次,所以尽管根本就没见过这位姚老爷子,但王冲对这位姚家的老爷子却有很大的忌讳。

    他的做事手腕高深莫测,完全不可以按常理来揣度!

    王冲知道在这件事情上,自己只注意姚广异,却忽略了姚家那位隐于幕后的姚老爷子了。姚家老爷子和自己的爷爷素来不对付,两人是政治上的对手,这种关系从前朝就开始了。

    而且姚风深得姚老爷子的宠爱,前世的时候,姚家老爷子甚至为了这个亲孙子到圣皇那里去求官。他会做出这种事情一点都不令人意外。

    仔细思考,姚老爷子会为了打击自己的爷爷小提大做,把这件事情捅到圣皇那里去,倒一点都不令人意外。

    真正令王冲意外的是大伯父!

    大伯父和自己父亲的关系一向不是很好。和父亲不同,大伯父并不是武将,而是在朝廷任职,他的地位很高,权利极大,爷爷的门生故旧,以及昔日在朝中的影响,几乎都被大伯父继承。

    因此,对地位不如自己的父亲王严,以及其他几个兄妹,很是有些高高在上,瞧不起的味道。

    王冲的其他几个叔叔和姑姑,都是逆来顺受,但王冲的父亲王严,他是军人,性格耿直,所以很多时候都是当面顶撞,发生过冲突。

    所以大伯父和父亲的关系最不对,王冲从上一辈子就不喜欢他,只是没想到,这次因为自己和小妹的事,他居然会亲自登门问罪。

    “……还不会?!”

    王夫人却比王冲想像的耳尖的多,听到他的自言自语,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大伯父和你父亲的关系你不是不知道,他本来就不喜欢你父亲,再过段时间就是你爷爷七十大寿,当着这么多的叔叔、伯伯,还有你爷爷门生故旧的面,你是想要你父亲名声扫地,颜面无存。”

    说到最后,王夫人心中气苦,眼眶通红,几乎要落下泪来。

    昨天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的孩子终于懂事了。但是没想到今天就闯上广鹤楼,带着小妹把姚家公子打了一顿。

    涉及到姚、王两家,这不是小事。何况姚家背后的那位老爷子还亲自把自家的公公告到了圣皇那里!

    她这个做母亲的难辞其咎。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六章 轩然大波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六章 轩然大波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六章 轩然大波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六章 轩然大波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六章 轩然大波】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情陨江南最新章节

        清乾隆年间国强民富四海臣服,乾隆大帝二十七岁寿诞时收到臧边神僧所进贡的神像。为了避免天地会反贼抢夺神像,御前侍卫副都统将神像安放在西湖边的灵隐寺内。乾隆带领众人前去观看神像,谁料被反贼刺杀。在千钧一发之际神像放出诡异的光芒,将乾隆大帝与两名侍卫还有刺客四人送到了300多年后。乾隆在300多年后化名为钱龙,开始寻找回到清朝的方法。在漫长的寻家之路上与当代的美女发生了感情,又遇到了和他同来的刺客,开始了一段斗智斗勇的旅程。

  • 光明的暗黑神之魅影紫瞳最新章节

        这可以算是我的处女作吧,或许有点不够成熟,却绝对精彩!
        希望你们能在繁忙的生活中,因为我的书而偷得会心一笑┅┅
        新手上路,请多关照┅┅┅┅┅┅

  • 重生之娱乐宗师最新章节

        穿越到了娱乐产业高度发达的异世界,萧云海凭借着前世的记忆,在这里混的风生水起。音乐、编剧、文学、国术,他无所不能,成为了真正的娱乐宗师。rn

  • 凤引九雏最新章节

        她出生于武林世家,从小立志为一代女侠。
        从小耳濡目染江湖上的刀光剑影、腥风血雨。
        为刀尖上舔血的日子,一准备就是十八年。
        奈何命运偏偏将她的设定为:坑蒙拐骗专业户。
        随之而来的人生格言也从行侠仗义、劫富济贫,
        改成了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溜的流氓主义。
        ——————每日下午6点更新—————

  • 凤鸣九天之邪女倾城最新章节

        她说,若这个世界注定与我为敌,我便毁了它重新建造。
        她本是相门之女,生就妖冶无双,却被视为邪女。琴棋书画不会,读书写字嫌累,偏偏爱舞枪弄棒,自己寻了个夫君倒追到手。却应了方丈那句艳极必祸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九死一生后她脱胎换骨归来。
        有朝一日权在手,杀尽天下负我狗。

  • 魔王失格最新章节

        “被青梅竹马的天使双生子骗婚,被所守护对象的帝国公主潜规则,被身为学生的原初精灵推倒…”“别说了,请别再说了——”“明明就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魔王,但是为什么在这件事情上面总是受害者啊?你知不知道现在别人都怎么说你?什么魔王殿下有三好,可爱、活好、易推倒,你一点威信都没有了会让身为你第一使魔的我很难做的,你究竟明不明白?”“对不起……”“如果对不起有用,这个世上还需要战争吗?所以与其道歉不如做点什么吧。”“你想干嘛?”“想。”魔王失格,意即丧失作为魔王的资格。js330

  • 校花的修仙高手最新章节

        文能撩妹,武可克敌,修仙高手,纵横都市,风生水起。

  • 施主,“贫僧”不嫁最新章节

        朝堂之上,他是“一人之下”,却也是“万人之上”,身居高位,众人念他,谋略滔天,却也心狠毒辣。畏他,惧他,厌恶他……庭野之间,巅云之上,她死守青灯古佛,已是十一年。敬她,“求”她,觊觎她……“忘尘不还俗,本王便将这青山寺大殿付之一炬。”“还”“忘尘你别忘了,那青山寺的上上下下百八十口的僧侣可还在本王手里。”“依你”他迫她还俗,迫她委身于他,迫她……亲手送了自己的命。

  • 乱世鬼豪:邪妃祸天下最新章节

        “只要我想,天下都是我的,何况区区小女子。”某女勾唇,直接调戏嗜血阎王,“想打我的主意,那就拿天下来聘。”她是军情处最高参谋,执笔点天下,运筹帷幄间,却因一场蓄意谋杀,卷入波云诡秘的事件中。浩瀚黑海,她九死一生,成为梦境之中的另一个自己,化身厉鬼回来复仇。他是落云王朝将门之后,本该前程似锦,却把酒言欢游戏人间。然而不为人知的背后,诡异的身份,隐藏的秘密,封存于黑暗之中。当现代谋心女遇上古代腹黑男,谁能降服谁?

  • 冷少霸爱:嗜宠失忆小娇妻最新章节

        三年前,他爱她如命,她却给他戴了绿帽子,然后莫名其妙消失三年。三年后,他恨她入骨,她却忘得一干二净。冷云深举旗投降,“洛言,我们试着重新开始吧。”一场意外的邂逅,三年繁冗的纠葛,冷云深爱洛言,时光不老,情深不散。

  • 权婚撩情:扎心了,boss!最新章节

        一遇,酒吧扫黄,范多多与陆军少校从此结下梁子;二遇,饭店相亲,她声称怀了孩子,搅黄他的好事;三遇,街头传单,她穿着暴露推销他买男性神油;这个男人一定是上天派来欺负她的逗比,为毛每次见面自己都被他吃的死死?陆敬琛一把扛起女人,在她屁股上重重拍了几巴掌,“不听话,行,今天起每晚睡服……”

  • 我的女鬼新娘最新章节

        我有一个昆仑道士的师父,教了我一身捉鬼的本事,但师父说,在我二十五岁之前不能破了童子之身,否则将会有灾祸临身,不过最近我交了一个从事入殓师的女朋友,故事也从这里开始……

  • 重生之凤主天下最新章节

        上一世她助他登上皇位,却被他凌迟处死,眼睁睁看着他和昔日姐妹如胶似漆。这一世她重生归来,欠她的都给她还回来;辱她的都加倍还回去!重活一世,她发誓只为自己,不为别人!直到有一天,她被一个男人护入怀中,“我的人,谁敢惹!”

  • 黑色温柔乡最新章节

        一场车祸将她与父母送上了黄泉路。在汽车爆炸的最后一刻她被保镖拖出车外,而她的父母却在汽车的爆炸中消失的干干净净。当她从死亡边缘醒来,现实的残忍让她几近崩溃、绝望!她美丽的容貌被毁,丑陋的脸如地狱恶鬼!她深爱的丈夫居然是策划车祸的真凶,目的竟是为了得到她凌家的鼎盛集团!
        血海深仇不共戴天!在经过了啼血的蜕变后,她‘重生’了!‘变脸’成为她曾经深爱的丈夫的小表妹。她以他小表妹的身份,逐渐的靠近他、吸引他、诱捕他!让他这个心狠无情的人为她而柔软、为她而心动!沉沦在她为他准备的黑色温柔乡中!
        凌然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如来自地狱恶鬼的脸,浑身颤抖,心痛的快要无法呼吸!贺显明,我凌然向诸天神佛,向地狱万鬼诸魔发誓!我会让你也尝到被深爱至亲背叛谋害的滋味!我要让你万劫不复!

  • 异星公主攻略手册最新章节

        林诺穿越到了奇幻世界。为了能够回家,林诺一心想成为能穿梭位面的神。因不知道能否成功,他决定做两手准备,那就是一边提高实力,一边开始种田,将科技树攀升到能制造穿梭机器的地步。然而令林诺苦恼的是,为什么这个世界的公主们都在为他而上演修罗场,从而让他分心呢?

  • 重生七零致富记最新章节

        王冬鱼觉得自己真是倒了大霉,好不容易奋斗出头,结果闭眼回到解放前,还是和渣夫刚订婚!不行,这婚必须离!离不掉?好吧,那就过日子吧,反正有上辈子的经验,谁赢谁输还说不定呢。等等,渣男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的奸夫在哪里?我的奸夫不就是你么。

  • 帝国争霸最新章节

        在战后的废墟之上,帝国浴火重生,为了无上的荣耀,逐鹿天下,称霸全球。

  • 修真极恶魔头最新章节

        本书凡人流、黑暗文。有的人并不是生来要被打败的。他可以被消灭,可就是打不败他。“对不起,我什么都没给你留下。”弥留之际,枯瘦如柴却又因为肾衰竭四肢浮肿的母亲对韩林说道,“你不要怪我。我也没有办法,以后,你要自己一个人活了。对不起。”才十二岁的韩林安详地给母亲穿上寿衣,送去火化,埋在了后山。最后立木牌的那一刻,他还是没忍住哭了出来。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哭。

    本章内容提要:
    ...    朱雀街上人来人往,王冲坐在马车里,撩开窗帘,放眼望去,许许多多碧眼红须的胡人穿梭其中。     王冲看了一眼,分辨出了许多鹰视狼顾的突厥人;身材悍小,但极其好斗的乌斯藏人;外貌和汉人相似,但气质却截然不同的新罗人、高句丽人;还有身材高大,骨骼,红发、褐发、金发的西域人,大食人,条支人……     看到这些来自......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