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争气的东西!”

    看到姚风的神情,姚广异忍不住骂了一句。这孩子虽然天赋惊人,但是计谋、心思方面,还远远没有得到姚家的真传。

    别说自己上头老头子的真传了,恐怕连自己的一成都不到。这也是他迟迟没有将家族的大权交手给他的原因。

    “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就叫欲盖弥彰?”

    “啊!”

    姚风跪在地上,似乎想到了什么,身躯一颤,露出恍然的神色。

    姚广异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王严那边,虽然被很多人看到,我和他针锋相对,撕破脸皮。但我们也可以说成是故意这样做的。宋王那边,被我们拉拢过来这么多的属下,现在早就是草木皆兵,疑神疑鬼。只要我们继续执行原来的计策,煽动、扩大他心中的怀疑,到时侯再在边陲给他以致命一击,到时候他依然会深信不疑。”

    “背叛还好,见风使舵本来就是人的本性。但是像宋王这样的人,如果发现自己故意愚弄、欺骗,你知道那会是什么样的情景吗?”

    姚广异阴气森森,说到最后,即便姚风也感到不寒而栗。

    “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在这种计谋、人性上,自己和父亲还差得太远了。在这一方面,姚风也只有跪在地上聆听的份。

    “王严性格耿直,过于死板,这次宋王召见,只要他一句应对不好,或者一句话说错,或许都用不着我亲自出马,这件事情就可以尘埃落定。”

    姚广异目光深邃,似乎穿透了姚府,望到了更远的地方。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来,把姚风从地上搀扶起来:

    “起来吧,这件事情你就不必担心!——为父另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交给你去做。”

    “什么?”

    姚风大为讶然,还有什么事会比宋王和齐王,以及父亲正在计划的这件事情更重要?

    “王家那对兄妹,老是让我觉得有些不安。今天的事情,如果是偶然的也就罢了。也算不了什么太大的事。怕就怕这一切根本不是偶然的。”

    姚广异的眉头深深的皱着,似乎为此纠结了很久。

    “他们?”

    姚风失声道,他万万没想到,父亲所谓更重要的事情居然是这个:

    “他们两兄妹才不过十几岁,难道父亲以为他们还能识破你的计划?”

    姚风感到感以置信,他怎么也没想到以父亲智慧、手段,居然会担心两个还不到十五岁的小孩。

    “他们十几岁,不也一样打晕在广鹤楼吗?”

    姚广异脸色阴沉道。

    “可是,这根本不同!”

    一码事归一码事,姚风承认王家那个小女孩实力确实强的可怕,但是要说这几个半大的小孩有这么厉害,在智慧能和自己父亲姚广异相抗衡,看破连他们父亲王严都没看破的局,姚风是无论如何都不相信的。

    “没什么不同,你照做就是了!”

    姚广异冷冷道。

    “好吧!”

    姚风本来想要拒绝,但沉吟片刻,突然又答应下来。

    王家的老大、老二也就罢了,他的实力不如他们,吃了亏也就算了。但是现在,连这老三、老四两个小孩子也骑到了他的脖子上。

    广鹤楼,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丢的人太多了。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即便没有父亲的命令,这两兄妹他也是要想办法对付的。

    “这件事情,希望我是多想了!”

    听到姚风改变,姚广异的脸色好看了不少。虽然广鹤楼的事情功败垂成,但还有一个边陲可供他大做文章,发挥余力。

    那两兄妹即便聪明透顶,广鹤楼的事情是他们故意去破坏的。姚广异也不相信,他们会在不久之后的边陲妨碍到他们。

    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无论如何,在出了广鹤楼的事情之后,他都要小心一点:

    “你给我记住,不管怎么样,你都给我好好的盯住他们,如果有什么消息,立即通知我。”

    “是!”

    姚风点头道。

    ……

    通往宋王府的巨大马车里,王严正襟危坐,不动如山,然而心中却是一片繁乱。

    他脑海中思来想去的,都是王冲在广鹤楼上说的那两件事情。

    对于王冲说的这两件事情,王严本来是一件都不相信的。但是事实摆在面前,由不得他不信。

    他才刚刚见过宋王不久,宋王就真的又派使者来了。而且时间恰巧就是在他走出广鹤楼的刹那。

    ——这一切完全被王冲说中了!

    王严不明白王冲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但这并不是关键,王严在意的还是另一件事情。

    “不知道宋王找我,是不是真的是关于姚广异的事情?”

    王严心中暗暗道。

    他生平行事堂堂正正,不论做什么事情,都问心无愧,无一不可对人言。和姚广异的会面,只是一场普普通能的宴饮,酒席上也没有谈什么重要的事情。

    宋王府和王家几代的情谊,王严并不认为宋王会真的为了这种事情来找自己。

    “不管怎么样,是真是假,一会儿就知道了。”

    王严深吸了一口气,撩开车帘,走了下去。

    不远处,一座巨大的宫殿,辉煌壮丽,大门匾上“宋王府”三个金色大字耀眼夺目。

    王严跟在一丝不苟的老总管后面,穿过一条条花园、走廊,进入了宋王府的殿内。

    宋王府的正殿一片空旷,王严走进去的时候,寂静的大殿里,一条硕大的人影踞坐上方,岳峙渊临,散发出一股天生的尊贵、优雅的气息,正是大唐帝国举足轻重的宋王殿下。

    “微臣王严,参见宋王殿下!”

    王严走上前去,单膝行礼,洪亮的声音,在整个大殿回响。

    大殿里空荡荡的,除了宋王之外,其他另无一个人。

    宋王把自己裹身在大殿上方的黑暗里,一动不动,谁也不知道他在这里待了多久。

    久久的,王严都听不到宋王的回应。抬起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王严感觉今天的宋王似乎和平常不太一样。

    “哦,王严啊,你来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宋王恍然惊醒,似乎这才意识到王严的存在。

    王严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头,今天的宋王看起来似乎满腹心事。

    “是!殿下,您找我?”

    王严开口道。

    大殿上一阵漫长的沉默。宋王不说话,王严便也默默的等待。说实话,他到现在都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样重要的事情,需要宋王为什么会派老总管来召见自己。

    而且是这么急!

    “听说……姚广异邀你在广鹤楼宴饭?”

    宋王迟疑了很久,才开口道。这句话似乎费尽了他很大的力量,声音异常的沉重。

    “轰!”

    一石激起千层浪,听到宋王的话,王严心中骤然之间,禁不住泛起万道波澜。

    姚广异!

    王冲说的时候王严还不相信,然而王严没有想到,宋王派老总管找他,居然真的是因为姚广异!

    他和姚广异之间只是一场普普通通的宴饮,根本没有什么。而且还有王家和姚府几代的情谊在,王严绝不相信宋王会因为这种事情怀疑自己。

    但是事实摆在面前,被王冲说中了,宋王真的因此对自己产生了疑心。

    王严心中沉重无比。

    “是!”

    王严开口道,没有丝毫的迟疑。这件事情他问心无愧,自问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那,姚广异找你,都聊了些什么?”

    宋王迟疑着,继续问道,声音中似乎有些异样的味道。

    听到宋王的话,王严心中波动的更加剧烈了。

    第二件事!

    这已经是王冲说中的第二件事情了!王严心中复杂,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三子王冲在他心中一直是个顽劣的逆子形象,广鹤楼的一翻言语,对于王严来说,完全是无稽之谈。

    然而现在,王严已经不敢再这么想了。

    “姚广异想要招览我,但已经被我拒绝了!”

    王严开口道。

    放在今天之前,王严绝不会这么说,但是当意识到宋王已经因为姚广异对自己产生怀疑之后,王严已经不敢再那么想了。

    “吁!”

    大殿里一阵长长的吐气声,原本紧崩的气氛,随着王严这句话突然之间松驰了不少。就像一张拉到大满的强弓,突然松驰弓弦一样。

    “原来如此。”

    王严听见宋王的声音在大殿上方说道,声音轻松不了,就好像卸下了千斤重担一样。

    “其实,这件事情我之前已经通知过殿下了。”

    王严心中一动,突然开口道。

    “哦?”

    大殿上,宋王健硕的身影猛然坐直了,第一次露出意外的神色:“你之前通知过我?”

    “并非当面秉报,而是一封书信。按道理,这封书信应该昨天就已经送到了宋王府,难道殿下没有看过?”

    王严比宋王更意外道。那天吃饭的时候,王冲提到希望自己提前通知宋王,王严虽然觉得没有必要,但还是写了一封书信。

    但是没想到,看起来宋王居然完全没有收到。

    “郑总管,你出去查一查。”

    宋王皱起了眉头,第一次感到了蹊跷。

    气息磅礴,看起来深不可测的老总管匆匆离去。只是一会儿,便重新返回,快步走到宋王身边,低语几句。

    王严虽然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却看到宋王的脸色明显变得柔和、好看了许多。王严心中也不由暗暗庆幸,自己总算当时听进了王冲的话,给宋王写了一封信。

    否则的话,恐怕百口难言。

    “确实有这件回事。只是最近事多,忘了去看。这倒是我疏忽了。”

    宋王微微笑道:

    “呵呵,不提这个了。将军难得回京,想着我们好久才难得一聚,所以我才特地叫老总管过去接你。怎么样,军营里面还好吧?”

    宋王话声一转问起了军营里的事情,一边说着,一边从座位上站起,走了下来,却是一个面色红润,充满皇族气派的中年人。

    他的面容亲切,充满了亲和力,一切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托殿下的福,一切无恙!”

    王严是个典型的军人,听到宋王问起边陲的事情,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大殿里的气氛顿时亲密了许多。

    宋王府和王家几代情谊,说到尽兴处,两人都不住大笑了起来。

    足足待了两个时辰,王严才从宋王府离开。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三章 姚广异的怀疑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三章 姚广异的怀疑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三章 姚广异的怀疑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三章 姚广异的怀疑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三章 姚广异的怀疑】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剑箫吟最新章节

        一个好像世外仙境的江南小岛,细雨蒙蒙间飘散着漫天合欢。
        这里流传着一个关于爱情的神话,一个帝王半生隐居在岛上,终日守着一林合欢。
        有人见过他和一个雪发男人坐在树下喝茶,那是用合欢泡的茶,两人相视一笑,他取了一片树叶放在唇边吹,呜呜咽咽的声音,这首《逐云调》,她走了我每天都吹给她听。
        雪发男人呷了一口茶,从腰间取出一根紫玉箫,惆怅彩云飞,碧落知何许?不见合欢花,空倚相思树。总是别时情,那得分明语。判得最长宵,数尽厌厌雨。
        他从树下站起来,拔出腰间的佩剑,青芒不减当年。
        云雾缥缈间,不知是谁在说:
        暮雨江南觅流云,逐君千里送锦绣......
        她说,逐君哥哥,这是我为你绣的锦绣河山......

  • 唐警归阵最新章节

        随着乾陵墓道的开启,斥候统领赵明德逃离了幽暗的墓室,现代生活的一切,让他充满新奇又十分格格不入……rn

  • 鬼嫁:阴夫难缠最新章节

        什么叫做悲哀?我本人就是一个大写的悲哀!突发奇想去荷塘采莲而已,谁知道采了一个男鬼回家!出门撞鬼,吃饭撞鬼,干啥都能遇到鬼!睡梦中身子被夺,本以为只是黄粱一梦,可是肚子却一天一天的大了起来……“赶紧把你的鬼儿子从我肚子里拿走,不然我疯起来可是连我自己都打的啊!”“你确定下得去手?”“娘亲,你不喜欢宝宝是吗?嘤嘤嘤……”“天啊,我到底做了什么孽了啊!”

  • 破咒逆命最新章节

        某日晚上坚信唯物主义的普通大学生阴阳在紧锁的房间里遭遇奶奶的一连串离奇惊吓,第二天奶奶惨死,紧接着生活发生一连串无法想象的怪异变化。这个世界真的有鬼、奶奶是超级道士、爷爷极其神秘、天降美女道士老婆、各种玄学大家族、各种邪教势力、各种阴界鬼怪势力·····世界观发生改变阴阳又会怎么样?爷爷被诅咒、奶奶在谋划、父母在隐藏、各大家族的心思、几个漂亮女人的争夺,每个人都有可能是真的,也有可能是假的,单纯的阴阳又会怎么样面对?见识鬼怪、和鬼怪战斗、见识鬼王级别毁天灭地的实力后,知晓自己身中多个诅咒、家族难逃宿命的阴阳会走上修炼之路,勇敢面对那些要破坏阴阳平衡的邪恶鬼怪吗?

  • 穿成蛇妖怎么破最新章节

        小公务员一朝穿成半人半蛇女妖精……父亲命在旦夕,凶手竟还想再下毒手?!我只想种田,顺便发家致富奔小康的啊!!!剧情怎么不按套路来!咳咳……不过金手指还可以再粗壮一点没关系……哎,那边的老虎……我治好你的脸,你当我男人怎么样?就这么愉快的说定了!

  • 魔法师纵横异界最新章节

        风萧萧,易水寒,作者一跪不起来!作者跪在人山人海前,对所有本书的读者大大誓,本书绝对好看,越到后面越精彩,如果不属实请拿收藏砸我,如若属实,推荐票+收藏一起砸过来!这是一个魔法师不断成长于异界的故事,喜欢传统魔法师的读者这里看过来,各种斗法(各种神奇魔法与法术的碰撞)、各种恩怨情仇,成长路上艰难险阻。当然,这还是一部描写主角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最后当上总经理,逆袭高富帅,迎娶白富美,出任ceo,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哎哎!读者大大,别走别走啊,我还没有说完呢,一句话总结,这,是一部励志爽文!来群583388168!)js330

  • 弃后重生:邪帝宠上天最新章节

        她,本是天之骄女,集父母之优点,却误信他人,被陷害,最终惨死!
        重生,回到十年前,她什么都可以不要,但是陷害她的人,她必须让他们鸡犬不宁,夜不能寐,生不如死!
        天才崛起,修炼速度一日千里,斗渣男,斗渣妹,顺道拐个妖孽美男享清福!
        “那谁又开始蹦跶了!”某女吃着水果,翘着二郎腿优哉游哉的对着某男说道。
        “你还不赶紧去收拾了!”某男冷着脸对着右手边的侍卫道。
        “那个拍卖会上有件东西,我很喜欢!”某女吃完水果磕着瓜子又道。
        “赶紧去给夫人拍下来!”某男对着左手边的侍卫吩咐道。

  • 重生之庶女倾城最新章节

        重活一世,南筱绡一直在逃避着前世的一切,但命运捉弄,即便她在如何躲,依旧躲不过。
        某男扶墙,脸上挂起一抹贱笑,“美人儿,你说前世你是我的什么?”
        南筱绡蜜笑,前世贵妃,今世宰辅,终究有一件是她能够逃避的。

  • 鸭王老公:萌妻撩不停最新章节

        被渣男劈腿夜店买醉,叶小萌本想点个男公关报复社会,没想到竟然睡了结婚一年没见过面的老公!“一共九万九千五,小姐,刷卡还是现金?”某只邪恶腹黑的大总裁暗搓搓的吓唬她的小娇妻。叶小萌一脸悲愤的看着他:“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宝贝,我要你的命做什么,既然付不起就卖身还债吧。”薄靳霆唇角微扬,再次扑倒她的小妻子,将她吃干抹净。

  • 工业之王最新章节

        小小的轴承,欧洲传统工业强国能做到的极限是公差0.01微米。在他手下?前面再加两个0!巨型怪兽深海挖掘机,西方霸主大国能做到的做大规格是自重380吨,能挖10层楼高。从他手中打造出来的?自重翻一番,挖掘深度加一倍!  他叫赵国阳,一个带领共和国工业崛起,让世界为之震惊的名字!

  • 六迹之贪狼最新章节

        神石破碎,无数碎片散落世界,灵气溃散使得修真消亡。  平静的都市下,神石碎片的能量激发,一部分人更改基因,开启觉醒。  天生痴呆的少年,意外被抓走进行了“爱因斯坦”实验,吸收了贪狼神石的能量,自此自此少年蜕变,狼行都市。  “把他当傻子的人,才是真正的傻子。”一个背负着贪狼命运的傻子幸福生活就此开始。  六迹官方粉丝群:497662407  欢迎大家加入!

  • 活人墓最新章节

        传言古代之时有一位贵人惧死,以万金而求长生之法,有终南山方士现法,建活人墓以遮蔽阴司,然而,活人墓建成,贵人却困于墓中不见天日,天长日久之后,其守墓人渐渐围绕这活人墓形成村落……

  • 樱花日记最新章节

        “你知道吗,我有多么狠你,从小到大你都是父母的好孩子,为什么你什么都是好的,我什么都是错的,为什么?”“这就是你狠我的理由”“没错,我就是讨厌你那凡是都与你无关的模样,讨厌你那假惺惺的面孔。”“你根本没资格说我,是你的嫉妒心害了你”

  • 贵门嫡女:将军请接招最新章节

        数年前的雪夜,她提着灯笼,好心救他相女,边北小霸王。数年后的冬日,她带着行李,义无反顾随他出生入死的心尖人。朝廷风云,边疆战乱,幼帝也罢,佛王也罢,一切纷争混乱皆不足以动摇你我。凤凰歌一曲,红尘皆羡婉,凤舞江山,凰飞九天,此生只愿一生相随,浪迹天涯。

  • 虐恋婚宠:薄情总裁轻轻爱最新章节

        原以为他的温柔是她最强大的依靠,没想到这温柔里竟藏着巨大的谎言。当所有的真相摆在眼前,她发现,他所有的温柔不过是一场骗局,她陷入了迷茫!纠葛的命运,还未到来的人生,他们最终会如何选择……

  • 探墓笔记最新章节

        穷途末路的毒鬼,神秘的出资人,身怀绝技的女童,唯利是图的磕巴,他们看似目的相同,却心怀鬼胎。诡异莫测的青皮子洞,长死不死的沙海血树,迷踪诡秘的地下鼠城……究竟还有多少未解之谜在等待他们?这一切是巧合还是阴谋?幕后操纵者又是何人?到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隐藏其中?一切尽在《探墓笔记》

  •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最新章节

        艾莉亚-史塔克想要杀死自己死亡名单上的所有人,哆啦A梦想让大雄的成绩好一点,蜘蛛女侠格温想救回自己死去的男朋友彼得-帕克......    化身神龙,行走诸天万界,满足他们的愿望。

  • 三国之黄巾神将最新章节

        身中奇毒,重生三国,饮虎血,战猛将,率领黄巾余部,搅动三国风云。

    本章内容提要:
    ...    “不争气的东西!”     看到姚风的神情,姚广异忍不住骂了一句。这孩子虽然天赋惊人,但是计谋、心思方面,还远远没有得到姚家的真传。     别说自己上头老头子的真传了,恐怕连自己的一成都不到。这也是他迟迟没有将家族的大权交手给他的原因。     “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就叫欲盖弥彰?”     “啊!”     姚风跪在地上,似乎......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