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大人。”

    王冲行了一礼,对于旁边的鲍宣则是视若不见。

    “三公子。”

    卢廷看着王冲,一脸微笑。他早到了一会儿,广鹤楼里发生什么事他早打听清楚。虽然王冲的父亲王严雷霆大怒,觉得王冲闯了大祸,但卢廷倒没觉得这事有多大。

    姚广异是齐王的人,王严是宋王的人,双方本来就不对路,私底下冲突很正常的。反倒是宋王那里,若是知道王家十五岁的小子教训了姚家的姚风,不但不会责怪,还会非常欣喜,劝阻王严责罚一双子女。

    “三公子不必担心。不就打伤了姚家的公子吗?等我回去,告诉宋王,保管你们兄妹无事。”

    卢廷嘿嘿笑道。

    “真的?”

    王家小妹眼睛一亮,立即信以为真,逗得卢廷哈哈大笑。

    王冲听得心中一暖,这位卢大人虽然前世曾指证过父亲,但在这件事情上,他也只是被利用了,说了自己看到的东西,本心倒是不坏。

    “卢大人是君子之风,晚生佩服。只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卢大人还需要防备被小人利用才好。有些人表面上忠秉正直,道貌岸然,私底下却折节叛变,投降齐王,为了五斗米而折腰,大人可要防备些个才是啊!”

    王冲道。他这翻话虽然是对卢廷说的,但目光却是一直盯着旁边鲍宣,说得后者神色大变。

    “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卢廷也不是愚笨之人,脸色一变,立即顺着王冲的目光望向身边的鲍宣。

    和父亲不同,卢廷要聪明得多。

    宋王身边大量的部属投靠齐王,父亲不清楚,但是卢廷是知道的。听着王冲的话似乎意有所指,又联系鲍宣突然破例邀请自己到广鹤楼,以及老总管突然出现,卢廷突然感觉出了什么,看向鲍宣的目光瞬间变了脸色。

    卢廷会被人利用,完全是因为没有防备。君子眼中,人人都是君子。从内心,卢廷是压根没想过鲍宣会叛变的。

    但是一趟广鹤楼之行,简简单单的吃顿饭,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却由不得卢廷不多想。

    “臭小子,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卢,卢兄,你别听他胡说八道……”

    鲍宣被王冲打了个措手不及。

    他开始还很镇定,但看到卢廷渐渐变得严厉的眼神,顿时心神大乱。

    “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这件事情说的绝对不是鲍宣。

    他做这件事情本来就心虚,卢廷又是那种性格正直,眼神犀利直指人心的人。被王冲一个小孩突破道破秘密,加上卢廷的洞察,鲍宣猝不及,顿时心神大乱。

    “鲍宣,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

    卢廷的目光冰冷无比。

    他开始还是将信将疑,但现在,却是确定无疑。王冲只是一个小孩子,说的话不能完全当真。但鲍宣的反应已经完全说明问题了。

    他不是什么三岁小孩,还分得清什么是真话,什么是假话。

    “嘿,鲍大人,劝你一句,‘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宋王和齐王之间最赢谁输,现在说还太早。小心身家压错人!”

    王冲上前一步,毫不客气道。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舒服,本来还以为要费很多唇多,想不到这卢廷比他想像的还要厉害,自己只是给他提个醒。没想到,他直接就追查出了真相!

    “卢,卢兄……,别听他胡说。齐王有什么不好?”

    鲍宣冷汗涔涔,越说越乱,终于说不下去,扭过头来,挤进人群,仓皇离去。

    卢廷却没有在意,回过头来望向王冲。

    “嘿,‘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三公子果然不愧是九公子嗣,说话别出心裁,与人不同。”

    卢廷一脸赞赏道。

    这个十五岁的少年给他感觉非常特别,不可以等闲视之。

    王冲却是一笑,所谓“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在他穿越之前的那个世界不过是很普通的寻常而已,但是在这个世界,卢廷显然没有听说过,感觉很是新颖。

    “大人谬赞了。”

    王冲淡淡道,神情落落大方,不卑不亢,落到卢廷眼中,更为奇异。

    “卢大人,小子还有事,就先告退了。”

    王冲躬身道,点头即止。

    这是第一次见面,王冲不想说得太多。只要让这位卢廷卢大人留个好印象,让他知道自己并不是真正的纨绔子弟就可以了。

    拥有着上一世的记忆,王冲再清楚不过了。眼前这位看似不起眼的卢大人,在宋王身边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他所看到的,听到的,经历到的一切,几乎都会和宋王提起。

    前世的时候,曾经出过一件事情,某个大臣的小妾过生日,这件事情连那位大臣自己都忘了,但结果这位大臣的小妾却在生日那天惊奇的收到了宋王送的一件礼物。

    这是生日当天唯一的一件礼物!

    事情发生后,所有人都百思不得其解。宋王连见都没见过他的小妾,怎么可能知道他的生日。

    直到后来这位大臣一拍脑袋,才无意中想起来,以前曾经无意中向卢廷提起过一次。

    这件事情发生后,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卢廷卢大人在宋王身边拥有非凡的地位。凡是他知道的事情,几乎十有八九都会告诉宋王。

    王冲对这件事情印象很深,所以记得。

    在宋王那边留个好印象,以后对自己做事会非常方便。这也是王冲主动和这位卢大人打招呼,在他面前留下好印象的原因。

    “小妹,我们走吧。”

    王冲招呼了一声自家小妹,登上来时的马车,径直往王家宅邸缓缓驶去。

    “有意思,好有意思的世家子弟。”

    卢廷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丝奇亮的光芒。一直到这对兄妹离开,这才转过身来,想了想,召了一辆马车,也没进广鹤楼,径直往宋王府的方向驶去。

    ……

    与此同时,姚家的府邸!

    “啊!”

    声中,姚风慢慢醒转,只觉得浑身每一根骨头都在剧痛。这两兄妹下手极重,姚风这一回载到家了。

    “醒了!”

    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姚风一惊,转过目来,这才发现房间里还有一道宽厚的身影,背对着自己,站在窗前。

    “父亲”

    姚风挣扎着,从床上站起,走了过去。

    “今天的事情,关于那个王冲,事无巨细,详详细细,全部告诉我!”

    姚广异的声音冷冷的,听不出表情。

    “王冲?”

    姚风怔住了。他实在没想到父亲在自己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居然就是询问那个王冲。以父亲的身份地位似乎用不着对这种人物在意吧?

    不过姚风深知父亲的脾气,听到询问,不敢反抗,忙把把事情的经过详详细细说了一遍。

    姚广异听完脸上阴晴不定,长久没有说话。

    “这么说,这对兄妹之所以能够闯进来,完全是因为那个马周?”

    姚广异道。

    “是的!”

    姚风声音刚落,啪!一个耳光重重的扇到了姚风脸上,姚风的半边脸孔立即高高肿了起来。

    “父亲?!”

    姚风捂着自己的左脸,看着眼前的父亲,整个人都惊呆了。他长这么大,父亲还是第一次这么打他。

    “畜生!你知不知道,你坏了我多大的好事!为了今天这件事,你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心思!”

    姚广异神色狰狞无比,怒不可遏。广鹤楼里,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不好发作。但现在没有一个人,姚广异终于爆发出来。

    “噗通!”

    姚风脸色一变,噗通一声双膝跪倒在地上。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父亲发这么大的脾气。

    姚广异心中却依然怒气难消。

    王冲、王小瑶兄妹的事情,他回来之后,越想越不对劲。

    然而姚广异怎么也没想到废尽心思,千般谋划,所有的事情全部都思虑周全。然而没想到,千算万算,居然废在了京城的一个小混混身上出了纰漏!

    马周?

    那算什么东西

    放在平常,在他们这样的人眼里恐怕连只蚂蚁都算不上。但是宋王和齐王,两位皇亲贵戚,朝廷里的领袖大佬,居然会因为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混混而动荡。

    传出去,这简直就是个笑话!

    “我们姚家本来可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就因为你,就因为那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的马周,就因此全部化为泡影!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对我们姚家是多么大的损失,你知不知道齐王对这件事情有多看重?我可是向他一再保证,绝对不会出纰漏的!”

    姚风开始还觉得这一巴掌非常的无辜,但听到后来,陡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白,而且越来越白,不过数息之间,浑身颤抖,冷汗如雨。

    “爹,孩儿错了。这件事情孩儿根本就不知道!”

    姚风心中惶恐不已。

    齐王那边计划对付宋王的事,他绝非不知道。要对付宋王,最重要的就是离间宋王和王家。

    而要想离间宋王和王家,关键就是离间王严和宋王,这是王家最容易着手的地方。

    这么重要的事情,姚风本来以为要很久的,他怎么也没想到,这种事情执行的居然这么快。

    自己在广鹤楼上一场宴饮,居然无意之中破坏了父亲这么重要的事情。

    “……这件事情也不能完全怪你!”

    看到姚风惶恐的样子,姚广异心中又不禁一软。他毕竟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而且说到底,这件事情上自己也有错。

    为了对付王严,自己刻意的封锁消息,连自己的儿子都没有告诉。广鹤楼上那么多齐王的宾客,很多人可能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有一得,必有一失!

    如果自己事先告诉了姚风,又哪里会发生这种事情。

    姚广异虽然特意的安慰,但姚风心中却依旧感到深深的不安。他深深的知道这件事情有多么严重。

    齐王那边要是怪罪下来,那不是父亲一个人能担待得住的。

    “爹,那现在这件事情岂不是完全失败了?”

    姚风想到的是齐王。

    父亲在齐王那里一再承诺,这件事情绝对万无一事。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齐王那里还不知该如何暴怒。

    和宋王不同,姚风可是深深知道,齐王那边是绝对无法容忍属下无能的。

    “失败?”

    听到姚风的话,姚广异冷冷一笑,反倒突然安静下来:

    “我姚广异定下来的计策,哪有那么容易失败?即然和王严在广鹤楼上撕破了脸皮,那就换一条计策,换成苦肉计就是了。”

    “啊?”

    饶是姚风并非什么愚笨之人,但听到“苦肉计”三个字,也不由呆住了。在这一方面,他还完全跟不上自己的父亲。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二章 洞察秋毫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二章 洞察秋毫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二章 洞察秋毫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二章 洞察秋毫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二章 洞察秋毫】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大师姐的废柴联盟最新章节

        悦溪河上漂浮的尸体突然睁眼,一些人注定被她践踏堕入地狱。大千世界万古城第一女仙,居然沦落为凡体凡轮凡命的废柴,那又如何,凭借着一句真决,硬生生的做了九霄古派的首席大师姐!在此之前,那个借着“捏骨”摸遍她全身的蛮教少主要退婚?她带着凶兽去蛮教兜了一圈,咦……又不退婚了?也好,你就先从侍从做起吧。练仙身、撬灵轮、启命宫,寻自己无上大道。废柴们站好队,改造进行中……“大师姐,太好了!弦乐派、苗疆古国终于打过来了!”废材吕某某眉飞色舞。梧若离缓缓抬眼“嗯,把仓库清理出来,挖个大点的坑。”这就是一个把废柴养成逆天废柴的故事。

  • 重生之养成小娇妻最新章节

        于妹前二十年的人生一帆风顺,后二十年的人生却异常的艰辛。丈夫出轨,一个人将女儿带大,看着女儿结婚有了照顾她的男人,于妹无力躺在床上,醒来后居然回到了两岁的时候。人生重来,这一次她绝不让父母再为了自己卑躬屈膝,要让父母幸福安渡晚年。前世被自己年幼无知害的没了出生机会的弟弟,这一世她会让弟弟平安降生!当拥有小小志向的于妹不在愚昧,他发誓这一次绝不再找一个大男子主义又没担当的丈夫,一定要睁大眼睛找一个疼爱自己的男人!但是找啊找啊……诶诶,原来男神一直在身边!

  • 战武红颜最新章节

        带着异象出生,谁料却是废物属性,天之骄子瞬间变成了家族耻辱。记忆被封印,却机缘巧合来到了一个接收废物属性的宗门,拜师入门修炼属性,二十多年后,当初的废物不见了,新的骄子出现了,命运之轮再次转动!

  • 帝皇演义最新章节

        帝者,一派之主,一门之宗,武中称帝;    皇者,众族之长,众部之尊,帝中称皇;    是为帝皇!    这是一个百道齐放,武道称雄的时代;    这是一个百舸争流,武破虚空的时代;    这是一个百花争鸣,武能称帝的时代;    这是一个绚烂的世界,这里一刀能碎岳;这里一剑能断流;这里一拳能破空。    这是一个苍茫的世界,这里焚山煮海;这里血染长空;这里战尽九州。    这是一个残酷的世界,这里弱肉强食;这里血气漫天;这里实力为王。    而一个现代世界的骨灰级宅男武侠狂迷意外带着游戏系统来到了这个世界……js330

  • 幻想轮回之魔兽最新章节

        主角身负轮回神器,重生艾泽拉斯的世界,这里是真实的世界,战士只有肉身力量,奶妈不能瞬间抬血,技能也没有cd一说。    身为一个熟知剧情展的老玩家,主角会掀起怎样的风云呢?是建立属于自己的王国,成为一方诸侯,还是以一个玩家的心态纵横这个世界?    主角会重生成鹰身人,鹰身人是一个只有女性的种族,但请放心,主角是纯爷们,不会给他变性。    谨以此文祭奠那逝去的魔兽时光。js330

  • 天庭小卖部最新章节

        楚明远,屌丝一枚。虽出身名门,但幼年便父母失踪,被亲祖遗弃,流落街头,好不容易长大,又遭家族灭杀。生死关头,他得到可沟通人仙两界的“天庭小卖部”,仙界商品予取予求。命运从此改变,从无缚鸡之力,到肩山扛岳,同时各项异能开启,透视眼、穿墙术、隐身术…昔日之辱,百倍偿之!屌丝逆袭之路开始…

  • 混沌魔神最新章节

        天降异象,一代魔神就此产生。什么是魔,随心所欲便是魔。叶辰接受了魔神的传承,他会成为新一代的魔神吗?

  • 绝世小农民最新章节

        山村小子一脚踏进一片灵石空间,从此走上一条逆天之路!一路上还有纯纯小村花,性感女教师,妖娆女老板相伴,甚至城里的高冷的俏总裁也对他纠缠不休,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陈北站在山头大喊:我只是个农民,你们别过来!

  • 女总裁的神级兵王最新章节

        一代兵王被人陷害,被迫退伍,藏身都市,卧薪尝胆,查探真凶,却无意揭开了阴暗世界的一角。传承强者,高阶修士,隐世门派,古武高人接踵而至……他将如何面对?清纯校花,美女总裁,性感空姐,可爱护士纷至沓来……他又该怎么抉择?作为一个霸气的兵王,林啸虎躯一震横推敌手,美女全收,自此走上人生巅峰

  • 总裁诱入怀:老公大人,早上好!最新章节

        盛瑾画,盛瑾帝国集团最高统治者,黑暗神秘犹如王者一般的男人,不过28岁,便握尽一切金钱与权势。一场意外,顾安心却与这个男人再度有了纠缠。他却说:女人是最低等的生物,不配给我生孩子。他还说:但凡躺上我床的女人,都是犯了死罪。然而,五年后。帝尊酒店的总统套房里,盛瑾画黑眸冷峻,幽幽开出条件:“只要陪我一晚,明天的钻石影后,就是你的……”

  • 妃本为王,皇叔府中我当家最新章节

        安凌落,21世纪特警部队的一队队长,因为拖欠了一个星期的房租,于是就苦逼的穿越了?!穿越就穿越吧,还是穿越成一个刚出生的奶娃娃?女儿身,男儿命,还被皇帝老爹册封为王。原本以为会这样度过她的一生,却没想到遇到了他。……“皇叔,我们不合适!”某女一本正经说道。“哪里不合适?”某男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你是我的皇叔!”“你又不是皇兄的亲孩子。”“……”某女一愣,又道:“我们性别不合适!”“哦?那你要不要试试?”“……”

  • 神医毒妃,王爷尝个鲜最新章节

        他,是南照杀人如麻,叫人闻风丧胆的病秧子王爷;rn她,是国公府跋扈蠢笨,任人玩弄的痴傻三小姐;rn一朝穿越,痴傻小姐逆袭医毒双绝的“鬼手天医”,各路牛鬼蛇神缠上身。rn她避他如蛇蝎,他缠她如藤蔓。rn她只好扮猪吃虎坑他、虐他、刺激他、每次撩完就跑。rn他只能猎捕她,宠溺她,诱惑她,找准时机办了她。rn这个毒妃有点甜,王爷要不要尝个鲜?rn已有完结文《神医萌妃,王爷约不约》,坑品保证,多多支持!

  • 不死仙疆最新章节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修仙者,可身上却藏着不可告人的惊人秘密,后来被卷入了一场仙魔大战中,不仅陷入了种种恶战,而且还经历许多扑朔迷离的事,这些事件的背后似乎都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当拨开层层疑雾后,才发现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秘密。rn

  • 重生六零好时光最新章节

        云裳懵逼了!穿到六零年,成了风流寡妇的女儿,吃不饱,穿不暖,还得被迫听墙角,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好在老天还算开眼,咱也拥有了穿越神器。看着空间里的十亩地,云裳挠了挠下巴:她该去哪里抓些干活的劳力呢?

  • 天帝重生记最新章节

        因转生出差错,被转到不知名的星球去的经历。天帝会有什么经历呢爱还是恨情还是仇他将得到什么?女人!金钱!实力!权利?比天帝更高的权利!他有多少女人?令人期待的王母将在何方?

  • 我的女神是重生强者最新章节

        有一天,重生归来的校花女神对默默无闻的我说,你前世对我有恩,我要报答你。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起地球。小人物之所以如蝼蚁一般不起眼是因为没机会,一旦得了机遇便化龙,成为所有人都仰望的存在!

  • 一念沧桑最新章节

        穷小子被初恋抛弃,下定决心出门闯荡!经历各种人性丑恶!艰难险阻!大器终成!且看他如何掌控自己的命运,超脱凡俗!

  • 傲世刀尊最新章节

        一桩几年前的灭门血案,一个身怀绝世功法的落魄少爷,背负血海深仇,用手中的刀,斩出一条通往强者的道路,用手中的刀,为自己讨一个公道!林月明:“我贪生,但并不怕死,我所追求的,只不过是一个公道!若是前方都是死路,那我就杀出一条生路,以杀止杀!”一个落魄少爷的寻仇之旅,一个呆萌二货的热血江湖行

    本章内容提要:
    ...    “卢大人。”     王冲行了一礼,对于旁边的鲍宣则是视若不见。     “三公子。”     卢廷看着王冲,一脸微笑。他早到了一会儿,广鹤楼里发生什么事他早打听清楚。虽然王冲的父亲王严雷霆大怒,觉得王冲闯了大祸,但卢廷倒没觉得这事有多大。     姚广异是齐王的人,王严是宋王的人,双方本来就不对路,私底下冲突很正常的。......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