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冲却并没有仔细解释。

    “我知道无论我说什么父亲都不相信,但是有几件事情,父亲很快就会知道。第一件事情,只要父亲走出广鹤楼,宋王必定召见,而且派出的人马很快就到。第二件事情,父亲见过宋王,兵部的调令马上就到,父亲很快就必须赶回边陲驻地!”

    “这两件事情是真是假,是孩儿胡说八道,还是确实如此,到时候父亲一辨就知。”

    王冲沉声道。

    上一世,父亲和姚广异见面之后,几乎是前脚刚出广鹤楼,后脚马上就被宋王召见。这个消息是姚广异故意捅给宋王知道的。

    这也是姚广异安排的计策,前后衔接,使得父亲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思考。

    而之后,姚广异和齐王利用在兵部的关系,把父亲当天就调回了边陲,使得父亲彻底的失去了在宋王面前辩解的机会!

    这之后,便发生了胡人入侵的事情。

    这件事情本来不是多大的事,胡人没有明显的边界观念,入侵的胡人造不成太大的威胁,以父亲的能力,完全可以轻易击溃。

    但是在关健时刻,姚广异的兵马却突然出现,杀入进来。胡人故然是轻易击溃了,但却给外界造成了两人,甚至姚、王两家联手的假象。

    宋王正是因为这件事情,勃然大怒,认为王家彻底的背叛了他,投靠了齐王!

    这些事情王冲都记得清清楚楚。但是王冲却并没有说的太多。

    现在这个时候,无论说什么父亲都是不会相信的。说得太多,只会适得其反。但是等到姚广异离开营地,带着数地大军突然出现在父亲领地的时候,那么用不着自己多说,一切都会明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信任也是一点点累积的!

    只要自己先说中一件事情,再说中另一件事情,父亲就会慢慢明白,自己绝非信口开河。

    只要他按照自己说的,在侦察到胡人入境的时候,提前主动后撤五十里,那么王家就真正的躲过了这一劫。

    自己的一翻苦心也就不算是白费。

    但是在这个时候,王冲却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点破的!

    听到王冲的话,王严呆住了,就连什么都不懂的王家小妹也一样呆住了。她确实自己小哥说的每一句话他都懂,但连在一起,她却一句也不懂。

    实在是王冲说的东西太过神奇,近乎于不可能!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王严反应过来,刚想要怒叱几句,但看到王冲一脸郑重的神色,又不由迟疑了。看起来,王冲不像是在胡说八道。

    哪个做父亲的不是望子成龙?就算内心深处再对王冲怎么失望,但是内心深处,王严依然对王冲有着一丝期盼,希望这个孩子是真的长大了。

    但是王冲的话,无论如何,实在过于匪夷所思!

    宋王他刚刚见过,按照惯例,短期内两人绝不可能再见,更别说是一出广鹤楼门口就召见。至于兵部的调令,连他这个兵部的将领都不知道的事情,王冲一个小孩子又从何知道?

    更别说王冲甚至还严格“规定”了这两件事情发生的时间

    ————这简直是无稽之谈!

    “父亲,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是这次孩儿带小妹到广鹤楼,绝非无理取闹。姚广异包藏祸心,已经为父亲设下陷阱。父亲和他见面的事情,就是他主动捅给宋王。父亲如果不信,到时候宋王召见,必定问起姚广异的事情。”

    “如果孩儿错了也就罢了,如果孩儿对了,……请父亲无论如何,一定要说姚广异想要招揽你,但已经被你拒绝”

    “拜托了!”

    王冲说着,跪了下去,匍匐于地,深深的行了一礼。

    整个王家只有他一个人深深明白,王家现在正在面临什么样的危险。到现在,他已经做了他所能做的一切努力。

    现在,王冲只希望父亲能记住现在所说的话。

    “够了!”

    王严呆了呆,随即雷霆大怒: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不嫌给我丢人现眼吗?马上给我滚回家去,如果让我发现你还在外面鬼混,招惹是非,我就打断你的腿!”

    “小哥,别再说了!”

    王小瑶浑身瑟缩,吓得直发抖。父亲现在的脸色非常难看,而且非常吓人。她长这么大都很少看父亲生气到这个样子。

    “是!孩儿明白。”

    王冲朝自家小妹递过去一个安抚的眼神,从地上站了起来,并没有再试图触怒自己的父亲。

    做到这里,已经足够了。透过窗户,在外面汹涌的人群里,王冲看到了两道熟悉的身影。

    这两个人到了,宋王那边也该差不多了。接下来,是对是错,父亲应该很快就会明白!

    或许王冲最后的驯服发挥了作用,王严的脸色明显好了一些。

    “都给我回去!今天的事情回去再说!”

    王严衣袖一甩,阴沉着脸,二话不说,沿着楼梯,转身往外走去。

    王冲一言不发,紧跟在父亲后面,父子三人一起走出了广鹤楼。

    ……

    大街上人群密密麻麻,广鹤楼是京城有名的高档酒楼,出了这样的事情早就吸引了不知道多少人的注意。

    “咦,王兄!你怎么在这里?”

    父子三人刚出广鹤楼,人群里突然传来一声招呼。王严扭过头来,却见人群中两道熟悉的人影正望了过来。

    “鲍大人!卢大人!”

    王严心中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转身这二人走了过去。这两人一个“鲍宣”,一个“卢廷”,都是朝廷的大夫。

    不过,两人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个身份,和王严一样都是宋王身边心腹的部属。

    “两位大人,你们怎么在这里?”

    王严走过去,和两人寒喧起来。

    “呵呵,今日难得鲍兄破例,主动邀我到广鹤楼相聚。这可是千年难得一回,你说我岂能不来?”

    卢廷说到后来哈哈笑了起来。

    卢廷和鲍宣都是朝廷的文士,也是宋王身边的幕僚。不过两人除了公事之外,平常倒是少有私交。鲍宣主动相邀,一起到广鹤楼这种高档消费的地方相聚,这还是头一次。

    王冲站在身后,一直没有说话。

    不管是卢廷,还是鲍宣,对于这两个人的出现王冲一点儿都不意外。在前世的时侯,这两个人同样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前一世的时候,父亲和姚广异密会,就是这两个人在宋王那里扮演着重要的人证角色。两个人当朝的学士大夫,到广鹤楼宴饮,结果却发现广鹤楼闭门谢客,里面统统都是齐王的人,其他任何人进不去。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地方,王严却独自一个人在里面和姚广异会面。

    这样的话传回宋王那里,结果可想而知!

    这件事情当年在京师闹得沸沸扬扬。但是王冲却知道,这件事情还有另外一重真相。这是他上一世在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很多年,当一切都已经变得不重要了之后,才无意中探知道的。

    关于这件事情,还有另外一个无人知道的“真相”:

    卢廷是被利用的,真正的主谋是现在正站在旁边,一言不发的鲍宣。正是他故意邀请卢廷到广鹤楼,目睹了父亲和姚广异的闭门密会。

    没有人知道他早在这场会面之前,就已经投靠姚广异和齐王。

    他先是按照姚广异的意思,把两人会面的消息捅给了宋王,然后才请的卢廷。卢廷清正廉明,从不说谎。在这件事情上,他是最好的利用对象。

    宋王正是因为卢廷的证词,才会对信任多年的父亲产生怀疑!

    王冲可以看得出来,鲍宣的脸色不是太好看。他本来是邀请卢廷作证王严背叛姚广异的,但却无意中反被王冲利用,成了见证王严和姚广异决裂的证人!

    “如果鲍宣出现在这里话,那宋王身边的那位老总管……也应该出现了吧!”

    王冲心中暗暗道。

    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如果鲍宣出现在这里,那么宋王府的老总管也该出现了。

    “王将军!”

    就像是回应着王冲的心声,轰隆隆地动山摇,一辆巨大、华丽的青骢大马车从街头缓缓驶近,巨大青铜车轮上是代表着皇族身份的衮龙浮雕。

    马车的车帘撩开,从里面探出一名面容严厉古板的老者,那老者双手拢在袖里,脸上漠无表情,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磅礴的气息,令人感觉深不可测:

    “宋王有请,请跟我走吧!”

    老者眼帘微说,淡淡的说完这句就扭过头去,眼睛目视前方,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一瞬间满场寂静,鸦雀无声!

    “老总管!”

    王严心神剧震,几乎是下意识的扭头望向身后的三子王冲,仿佛见鬼了一般。

    王冲真的说中了!他才刚刚走出广鹤楼,宋王居然真的派人来请他了!而且还是身边最贴身,身份最高的老总管!

    这一刹,王严心中一片惊涛骇浪,满脸的不可思议!

    做为宋王十几年的部属,王严比谁都明白,在宋王府里,老总管的身份太特殊了。他几乎是看着宋王长大的,因此也极得宋王的信赖。

    如果只是寻常的召见,根本用不着他出马!

    但是让王严更震动的是,这一切,王冲是怎么知道?

    这甚至比宋王突然派人来请他还让他吃惊!

    “难道这只是巧合?”

    王严心中此起彼伏。王冲知道宋王要召见他不奇怪,毕竟他是宋王一系的人,双方迟早是要见面的。

    但是王冲能算中宋王召见他的具体时间,这才是真正不可思议的。

    这一刹那,王严脑海中此起彼伏,脑海中闪过无数的念头。

    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明白,这个顽劣不化,整天就知道和一班狐朋狗友鬼混的逆子,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情?

    “你们两个现在就给我回去!今天的事情,等我回去之后再行处置!”

    来不及多想,马车上,老总管已经在催促了。王严登上青骢马车,迅速的消失在宋王府的方向。

    王冲看着父亲消失的方向,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父亲离去前震惊的眼神他看得清清楚楚,毫无疑问,自己的计策正在发挥作用。

    父亲正在动摇!

    但是王冲知道,这一切还仅仅只是开始。等到父亲见过宋王之后,他就会明白自己这个“逆子”或许顽劣,或者劣迹斑斑,但在这件事情上,自己一件也没有骗他!

    “小哥,怎么办?等爹爹回来,我们就死定了!”

    王父一走,王小瑶立即六神无主的抓住王冲,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她到现在还记得父亲说过要回来之后收抢她的话。

    她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但也怕了自己父亲发火的样子!和王冲不同,就算借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跟王冲在父亲面前忤逆。

    看到自家小妹惶急的样子,王冲不由笑了出来。自己这个小妹还真是傻的可爱啊!

    “放心。父亲不会回来的,我们不会有事的。”

    王冲淡淡一道。

    “啊?”

    王家小妹惊讶的抬起头来,看着自家的小哥,脑袋里完全转不过弯来。

    “别想多了,你信我就是了。”

    看到自家小妹呆萌的样子,王冲忍不住笑嘻嘻,伸手在她脸上掐了一把。

    父亲虽然说是要回来收拾他们,但是王冲却知道,父亲这次进入宋王府之后,很快就会被兵部调往营地。

    这一点,他确认无疑。

    收拾了一下心情,王冲很快向着卢廷和鲍宣走了过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一章 王冲劝父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一章 王冲劝父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一章 王冲劝父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一章 王冲劝父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一章 王冲劝父】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金山喋血最新章节

        位于青藏高原北端的阿尔金山保护区面积约为45万平方公里是中国最大的自然保护区。它地处青海、西藏、新疆三省交界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和野生动物资源。这里曾发生过许多鲜为人知的违法犯罪活动。有人曾形象地比喻说在二十世纪末如果说在中华大地上还有中央政府管不了的地方那么只有两个台湾和阿尔金山……

  • 都市之大明锦衣卫最新章节

        被杀的现代卧底,重生的古代武者。
        当命运把这两个本无联系的人,机缘巧合的绑在了一起。
        嗜血的神兵,黑暗的王者。
        究竟是桀骜不驯的魔王,还是慈悲为怀的佛陀。

  • 妙医鸿途最新章节

        一部成长型都市小说。平凡是大多数人的共性,但当你身边拥有了一个优秀的人,人生会因他而改变,这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三味堂坐堂医苏韬,有能力改变一切,校花可以养成,美女总裁可以养成…轻都市、略猥琐、小闷骚、有内涵,爱人妻、慕少妇、养萝莉,卫道士勿入。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妙医鸿途》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极尽神能最新章节

        光明誉。他太祖爷爷称他是‘绝世天骄’前无古人。三岁聚灵,他太祖爷爷光明劣,发现他身聚六灵,还是六灵神体,六岁时精神力强悍,超过光明劣灵师阶时的精神力。九岁时精通六灵功法,九灵剑道。十三岁时灵力法身可比光明劣灵尊巅峰,六灵功法已至凡篇巅峰,和九灵剑道已出神入化。风雷神体已是小成境界。我有《青呤游神》万树皆可掌握,我有《灵土造物》万兽皆可骑,左手《绝天罡》,右手《驱雷憾月》,还有《玉水寒冰》,《幻象之光》,圣灵剑。惩恶扬善,笑傲星宇;神能极尽,谁与争锋?

  • 如果有一天,奶会爱上我。最新章节

        这是我的故事,也是大家的故事,因为,它会发生在奶们每个人的生活周遭里,是很真实、血淋淋的故事(酱讲好像有点可怕厚),总之..
        它的内容是写实的,因为...他是我的故事。

  • 八零后修道记最新章节

        张叫花,生于农历一九八五年七月十四日。    一样的吃喝拉撒,跟爹娘撒娇,跟爷爷奶奶霸蛮,跟村里小屁孩打架相骂,偷父母一毛钱去买根冰棍吃,张九斤家的葡萄藤里专捏变软的葡萄粒吃,到山里掏鸟窝……一样一样的,没有什么特别。    六岁的时候经历了一件不一样的事情,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js330

  • 史上最强小萝莉最新章节

        现代人林馨儿突然穿越了?还变成了一个刚被退婚羞辱的废材男?这是要逆天吗?走废材流男主的路线吗?    在林馨儿努力的锻炼下。    第一天他现自己的身高变小了。    第二天他现皮肤变白了,容貌变可爱了,头变长了。    第三天他现自己可以一拳打爆地球,无敌于世界的时候,他好像变成小萝莉了呀!    无语的林馨儿仰天怒吼,这和说的不一样啊!可爱的萌萌音传遍整个九州!js330

  • 偶像之道最新章节

        “少年,用你的脑子想一想,不充钱你会变得更强吗?”下载了一款偶像明星养成类游戏,从此沈熠然踏上了疯狂氪金剁手的不归路。“下一次,我一定能抽到ssR...”js330

  • 极品农女要翻天最新章节

        前世二十八,今世小花黄,看着水中的美人,程诺儿怎么都不愿意相信,原主竟然是被饿死的?打鱼开荒,种田经商,银钱大把赚,姐现在真的很忙。无奈,城主大人要娶她进门,西秦王又非她不娶。哎,她只想活的好点,吃的饱点,美的迷人点。决斗?为她吗?某女立刻笑脸如花,忙搬过来一把椅子,坐等看输赢。

  • 全能文艺兵最新章节

        “什么精锐?老子打的就是精锐!”“不抛弃,不放弃!”李云龙,许三多......一个又一个地球上的经典被他带到了这个世界。军旅歌曲战争电影枪战游戏战争理论一个又一个经典,因为他的出现,横空出世!于是,他无所不能的文艺兵人生,从此牛逼闪闪!

  • 花都极品神医最新章节

        “请把腿分开。嗯,对,分开。”“啊啊我是第一次,你要轻一点啊!”张墨拿出了自己的“工具”,“你一定要温柔啊!”那个人还在紧张的嘱咐。张墨额头青筋跳动,终于忍不住了大吼道:“妈蛋,我是医生!做个手术你至于吗?”

  • 农家妙妃:种田吹灯撩汉子最新章节

        黑道大姐大穿越成豪门嫡女,从凤命天下到农家望门寡,宋倾城从来就没有认过命,你让我死,我偏偏活得风生水起,不靠男人靠自己,望门寡带着拖油瓶种田经商抢地盘,好女顶十男,稻花香里说丰年,长工美男一片。太子俊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宁肯舍弃皇位也要娶宋倾城这朵毒花。三王与世无争,却偏偏舍不下这个女人,不惜与太子反目。种田经商全凭一双手,美食美衣抢地盘,我是地痞我怕谁,美男统统到碗里来!

  • 浮屠最新章节

        一花一叶一世界,一善一恶一浮屠。少年唐双在濒死之际得到无名强者的帮助,开始踏上报杀父之仇的杀伐之路。复仇之路上,无数谜团逐渐浮现,扑朔迷离!无名强者的出现,是巧合,还是冥冥中的注定?“西行的青牛,东归的路”究竟是怎样的一条路“路”?万年前的灭佛大战,背后的原因是什么?离浮天之上,天渊之秘,又暗藏有怎样的惊天阴谋?诸天善恶,一念永恒!

  • 涩女时代:偷袭歌神全攻略最新章节

        21世纪的上流社会以奢华著称,金钱糜烂的圈子少不了乐趣。有不少贵族家庭秘密组织“摄域”,集结上万亿的资金去集结科学界化学家物理学家乃至巫师,从孤儿院乃至全世界各地搜集漂亮的孩童,并在其身上做实验使其拥有异能,甚至是……克隆……查熠与圣耀痕逃走之后,利用本身的能力,分别成为了名流之后,娱乐之星。圣耀痕找到了逃跑的克隆体琴歌,并对她进行摄魂之术,篡改了琴歌的记忆,让她接近大明星查熠进行报复,并且想要夺回与琴歌一模一样池子然……他为了深爱的人不断地保护,不断地报复,却不懂池子然需要的却是救赎……“你跟他同居了?”“……”“我不嫌弃你。”“……”“你能为我生个孩子吗?”“……”“没孩子我也不在乎的。”“……”“他被我打死了。”“哦?”“你终于回复我了……”

  • 双蛟记最新章节

        【兄弟情深,生死与共】  【蛟潜藏于深水,历经苦寒可羽化为龙】  【纯银耳坠唯一官方QQ,1106592240】  【打赏两百块,可进核心精英群,六扇门】  【六扇门欢迎诸神降临】  【金字招牌,放心收藏】  【本书原名《纯银耳坠》】

  • 写书证道最新章节

        穿越到了一个与地球相似的平行世界,获得了神级作者系统。  从此以后,苏洛写的的书,可以让读者学习到书中的科技、修真、魔法、国术.....所有的知识!  ......  这是一个阅读的时代

  • 胜者为王最新章节

        一个邪恶组织为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牺牲一些孩童为实验,而后被一名心地善良的老者发现并盗走了一名最重要的孩童,有着一双蓝色的眼睛有着强大的异能。老者带走孩童后便销声匿迹了,十八年一过孩童出现结实了一些朋友并加入了黑社会,一场腥风血雨的对战就在此刻开始了

  • 婚约老公:韩少虐恋小娇妻最新章节

        林晓柔为挽救濒临破产的家族企业和身患绝症的母亲,她不择手段想嫁给韩少,疯狂地爬上了韩少的床,却因此被一直深爱着她的韩少误会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绿茶婊。他顺从她的心意娶了她,却故意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欺负她,惹她生气,一次次想要引起她的注意。不知不觉中,她居然放下成见,爱上了他

    本章内容提要:
    ...    王冲却并没有仔细解释。     “我知道无论我说什么父亲都不相信,但是有几件事情,父亲很快就会知道。第一件事情,只要父亲走出广鹤楼,宋王必定召见,而且派出的人马很快就到。第二件事情,父亲见过宋王,兵部的调令马上就到,父亲很快就必须赶回边陲驻地!”     “这两件事情是真是假,是孩儿胡说八道,还是确实如此,到......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