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冲却并没有仔细解释。

    “我知道无论我说什么父亲都不相信,但是有几件事情,父亲很快就会知道。第一件事情,只要父亲走出广鹤楼,宋王必定召见,而且派出的人马很快就到。第二件事情,父亲见过宋王,兵部的调令马上就到,父亲很快就必须赶回边陲驻地!”

    “这两件事情是真是假,是孩儿胡说八道,还是确实如此,到时候父亲一辨就知。”

    王冲沉声道。

    上一世,父亲和姚广异见面之后,几乎是前脚刚出广鹤楼,后脚马上就被宋王召见。这个消息是姚广异故意捅给宋王知道的。

    这也是姚广异安排的计策,前后衔接,使得父亲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思考。

    而之后,姚广异和齐王利用在兵部的关系,把父亲当天就调回了边陲,使得父亲彻底的失去了在宋王面前辩解的机会!

    这之后,便发生了胡人入侵的事情。

    这件事情本来不是多大的事,胡人没有明显的边界观念,入侵的胡人造不成太大的威胁,以父亲的能力,完全可以轻易击溃。

    但是在关健时刻,姚广异的兵马却突然出现,杀入进来。胡人故然是轻易击溃了,但却给外界造成了两人,甚至姚、王两家联手的假象。

    宋王正是因为这件事情,勃然大怒,认为王家彻底的背叛了他,投靠了齐王!

    这些事情王冲都记得清清楚楚。但是王冲却并没有说的太多。

    现在这个时候,无论说什么父亲都是不会相信的。说得太多,只会适得其反。但是等到姚广异离开营地,带着数地大军突然出现在父亲领地的时候,那么用不着自己多说,一切都会明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信任也是一点点累积的!

    只要自己先说中一件事情,再说中另一件事情,父亲就会慢慢明白,自己绝非信口开河。

    只要他按照自己说的,在侦察到胡人入境的时候,提前主动后撤五十里,那么王家就真正的躲过了这一劫。

    自己的一翻苦心也就不算是白费。

    但是在这个时候,王冲却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点破的!

    听到王冲的话,王严呆住了,就连什么都不懂的王家小妹也一样呆住了。她确实自己小哥说的每一句话他都懂,但连在一起,她却一句也不懂。

    实在是王冲说的东西太过神奇,近乎于不可能!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王严反应过来,刚想要怒叱几句,但看到王冲一脸郑重的神色,又不由迟疑了。看起来,王冲不像是在胡说八道。

    哪个做父亲的不是望子成龙?就算内心深处再对王冲怎么失望,但是内心深处,王严依然对王冲有着一丝期盼,希望这个孩子是真的长大了。

    但是王冲的话,无论如何,实在过于匪夷所思!

    宋王他刚刚见过,按照惯例,短期内两人绝不可能再见,更别说是一出广鹤楼门口就召见。至于兵部的调令,连他这个兵部的将领都不知道的事情,王冲一个小孩子又从何知道?

    更别说王冲甚至还严格“规定”了这两件事情发生的时间!

    ----这简直是无稽之谈!

    “父亲,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是这次孩儿带小妹到广鹤楼,绝非无理取闹。姚广异包藏祸心,已经为父亲设下陷阱。父亲和他见面的事情,就是他主动捅给宋王。父亲如果不信,到时候宋王召见,必定问起姚广异的事情。”

    “如果孩儿错了也就罢了,如果孩儿对了,……请父亲无论如何,一定要说姚广异想要招揽你,但已经被你拒绝!”

    “拜托了!”

    王冲说着,跪了下去,匍匐于地,深深的行了一礼。

    整个王家只有他一个人深深明白,王家现在正在面临什么样的危险。到现在,他已经做了他所能做的一切努力。

    现在,王冲只希望父亲能记住现在所说的话。

    “够了!”

    王严呆了呆,随即雷霆大怒: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不嫌给我丢人现眼吗?马上给我滚回家去,如果让我发现你还在外面鬼混,招惹是非,我就打断你的腿!”

    “小哥,别再说了!”

    王小瑶浑身瑟缩,吓得直发抖。父亲现在的脸色非常难看,而且非常吓人。她长这么大都很少看父亲生气到这个样子。

    “是!孩儿明白。”

    王冲朝自家小妹递过去一个安抚的眼神,从地上站了起来,并没有再试图触怒自己的父亲。

    做到这里,已经足够了。透过窗户,在外面汹涌的人群里,王冲看到了两道熟悉的身影。

    这两个人到了,宋王那边也该差不多了。接下来,是对是错,父亲应该很快就会明白!

    或许王冲最后的驯服发挥了作用,王严的脸色明显好了一些。

    “都给我回去!今天的事情回去再说!”

    王严衣袖一甩,阴沉着脸,二话不说,沿着楼梯,转身往外走去。

    王冲一言不发,紧跟在父亲后面,父子三人一起走出了广鹤楼。

    ……

    大街上人群密密麻麻,广鹤楼是京城有名的高档酒楼,出了这样的事情早就吸引了不知道多少人的注意。

    “咦,王兄!你怎么在这里?”

    父子三人刚出广鹤楼,人群里突然传来一声招呼。王严扭过头来,却见人群中两道熟悉的人影正望了过来。

    “鲍大人!卢大人!”

    王严心中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转身这二人走了过去。这两人一个“鲍宣”,一个“卢廷”,都是朝廷的大夫。

    不过,两人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个身份,和王严一样都是宋王身边心腹的部属。

    “两位大人,你们怎么在这里?”

    王严走过去,和两人寒喧起来。

    “呵呵,今日难得鲍兄破例,主动邀我到广鹤楼相聚。这可是千年难得一回,你说我岂能不来?”

    卢廷说到后来哈哈笑了起来。

    卢廷和鲍宣都是朝廷的文士,也是宋王身边的幕僚。不过两人除了公事之外,平常倒是少有私交。鲍宣主动相邀,一起到广鹤楼这种高档消费的地方相聚,这还是头一次。

    王冲站在身后,一直没有说话。

    不管是卢廷,还是鲍宣,对于这两个人的出现王冲一点儿都不意外。在前世的时侯,这两个人同样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前一世的时候,父亲和姚广异密会,就是这两个人在宋王那里扮演着重要的人证角色。两个人当朝的学士大夫,到广鹤楼宴饮,结果却发现广鹤楼闭门谢客,里面统统都是齐王的人,其他任何人进不去。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地方,王严却独自一个人在里面和姚广异会面。

    这样的话传回宋王那里,结果可想而知!

    这件事情当年在京师闹得沸沸扬扬。但是王冲却知道,这件事情还有另外一重真相。这是他上一世在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很多年,当一切都已经变得不重要了之后,才无意中探知道的。

    关于这件事情,还有另外一个无人知道的“真相”:

    卢廷是被利用的,真正的主谋是现在正站在旁边,一言不发的鲍宣。正是他故意邀请卢廷到广鹤楼,目睹了父亲和姚广异的闭门密会。

    没有人知道他早在这场会面之前,就已经投靠姚广异和齐王。

    他先是按照姚广异的意思,把两人会面的消息捅给了宋王,然后才请的卢廷。卢廷清正廉明,从不说谎。在这件事情上,他是最好的利用对象。

    宋王正是因为卢廷的证词,才会对信任多年的父亲产生怀疑!

    王冲可以看得出来,鲍宣的脸色不是太好看。他本来是邀请卢廷作证王严背叛姚广异的,但却无意中反被王冲利用,成了见证王严和姚广异决裂的证人!

    “如果鲍宣出现在这里话,那宋王身边的那位老总管……也应该出现了吧!”

    王冲心中暗暗道。

    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如果鲍宣出现在这里,那么宋王府的老总管也该出现了。

    “王将军!”

    就像是回应着王冲的心声,轰隆隆地动山摇,一辆巨大、华丽的青骢大马车从街头缓缓驶近,巨大青铜车轮上是代表着皇族身份的衮龙浮雕。

    马车的车帘撩开,从里面探出一名面容严厉古板的老者,那老者双手拢在袖里,脸上漠无表情,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磅礴的气息,令人感觉深不可测:

    “宋王有请,请跟我走吧!”

    老者眼帘微说,淡淡的说完这句就扭过头去,眼睛目视前方,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一瞬间满场寂静,鸦雀无声!

    “老总管!”

    王严心神剧震,几乎是下意识的扭头望向身后的三子王冲,仿佛见鬼了一般。

    王冲真的说中了!他才刚刚走出广鹤楼,宋王居然真的派人来请他了!而且还是身边最贴身,身份最高的老总管!

    这一刹,王严心中一片惊涛骇浪,满脸的不可思议!

    做为宋王十几年的部属,王严比谁都明白,在宋王府里,老总管的身份太特殊了。他几乎是看着宋王长大的,因此也极得宋王的信赖。

    如果只是寻常的召见,根本用不着他出马!

    但是让王严更震动的是,这一切,王冲是怎么知道?

    这甚至比宋王突然派人来请他还让他吃惊!

    “难道这只是巧合?”

    王严心中此起彼伏。王冲知道宋王要召见他不奇怪,毕竟他是宋王一系的人,双方迟早是要见面的。

    但是王冲能算中宋王召见他的具体时间,这才是真正不可思议的。

    这一刹那,王严脑海中此起彼伏,脑海中闪过无数的念头。

    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明白,这个顽劣不化,整天就知道和一班狐朋狗友鬼混的逆子,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情?

    “你们两个现在就给我回去!今天的事情,等我回去之后再行处置!”

    来不及多想,马车上,老总管已经在催促了。王严登上青骢马车,迅速的消失在宋王府的方向。

    王冲看着父亲消失的方向,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父亲离去前震惊的眼神他看得清清楚楚,毫无疑问,自己的计策正在发挥作用。

    父亲正在动摇!

    但是王冲知道,这一切还仅仅只是开始。等到父亲见过宋王之后,他就会明白自己这个“逆子”或许顽劣,或者劣迹斑斑,但在这件事情上,自己一件也没有骗他!

    “小哥,怎么办?等爹爹回来,我们就死定了!”

    王父一走,王小瑶立即六神无主的抓住王冲,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她到现在还记得父亲说过要回来之后收抢她的话。

    她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但也怕了自己父亲发火的样子!和王冲不同,就算借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跟王冲在父亲面前忤逆。

    看到自家小妹惶急的样子,王冲不由笑了出来。自己这个小妹还真是傻的可爱啊!

    “放心。父亲不会回来的,我们不会有事的。”

    王冲淡淡一道。

    “啊?!”

    王家小妹惊讶的抬起头来,看着自家的小哥,脑袋里完全转不过弯来。

    “别想多了,你信我就是了。”

    看到自家小妹呆萌的样子,王冲忍不住笑嘻嘻,伸手在她脸上掐了一把。

    父亲虽然说是要回来收拾他们,但是王冲却知道,父亲这次进入宋王府之后,很快就会被兵部调往营地。

    这一点,他确认无疑。

    收拾了一下心情,王冲很快向着卢廷和鲍宣走了过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一章 王冲劝父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一章 王冲劝父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一章 王冲劝父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十一章 王冲劝父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一章 王冲劝父】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斗战圣魔最新章节

        一念成佛,一欲成魔,天不容我,立地成魔!五行大陆,神魔乱战,一代魔帝,伴随女蜗石重生,以生命之力,兑换世间万物,为报挚爱背叛之仇,兄弟背弃之恨,从此走上一条成魔之路,吞噬亿万生灵,炼就金刚不坏之法身,诸天万界,唯我斗战圣魔!

  • 鬼王妖妃最新章节

        身为除妖师,肩负使命,千里追魂,无故跌入千年前的历史纷争中。一出场就来个超级大boss,好巧不巧还摔碎了身体。好在搭档很给力,找了个千金之躯,那就暂时将就将就吧。“小姐,皇上一纸赐婚,换了您的夫君。”丫鬟匆匆赶来。“对方是谁?”“大梁里最年轻有为的丞相。”“那也好。”“不好,丞相娶妻九门,每一位新婚夫人活不过七日,就离奇暴毙,死相还十分惨烈!”“噢?”白妖意味深长笑了,“看来,相府有鬼怪啊。”不过,她天生除妖,此下正好可以练练手!

  • 豪门盛宠最新章节

        她,冷漠无情,或者说不懂情为何物。她是贴身保镖,可是,却被他吃干抹净后,变成贴身暖床奴.他,杀伐果断,手段残忍。他是庞大金融王国的帝王,集权势金钱万千风华于一身的天之矫子,弹指间,掌握着无数人的生死命脉。当暴躁、嗜血、霸道的他,遇到冷静、少言、淡漠的她时,会上演怎样的一场豪门盛宠?

  • 三生劫:无良上神爱上我最新章节

        冬暖诞生之时便与寻常仙人不同,炼丹老者白先生抚养之后,怕麻烦便把冬暖当做男子来养,因此便也是像个男孩子一般作风,无奈惹上了上神渊华,渊华在天庭乃至九重天的评价就是英俊潇洒,冬暖见到之后也是被迷上了,却并未发现喜欢这种感觉。小生是白先生的得力助手,雨薇是雨露殿的仙子,两人本就明个注定不会在一起,奈何又再次相遇,两人为反天命而反抗天庭,两人遭罪,冬暖先前因为参与了这件事情而被贬下凡间历劫,渊华倒也趁此下凡两人磕磕绊绊在人间上演了一段情仇,冬暖历劫之后再次回到天庭,渊华便把冬暖的历劫以及以前的记忆封印。。。。。。rn

  • 时光与你两不负最新章节

        “谁说富家千金都是傻白甜”“我向往的爱情一直都是旗鼓相当,势均力敌。”远从国外回国上学的上官晓韵,她是一个富家千金。她回国为了寻找曾经陪在她身边的大哥哥,却在寻找过程中经历了许多故事,收获了许多情感。而她并不像一般的富家女一样,她有她的人生观,爱情观和价值观。而她刚好遇见的那个他,同样让人……期待万分,最后的最后,她和他,她和他们,终是完成了一场青春的谢幕。

  • 苍穹星劫最新章节

        混沌生灭,掌中乾坤尘世轮回,弹指灭苍穹前尘往事,无尽空无只待来时,一念生鸿蒙js330

  • 邪王溺宠俏王妃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她沦为了嚣张跋扈、恶名在外的杨国侯府嫡小姐!比这更糟糕的是她还失了清白!庶妹伪善,未婚夫花心!她深吸一口气,没关系,撕之、踹之即可!n只是,谁能告诉她,这主动找上门、说被她强要了的男人是怎么一回事!n她表示当初自己只是用他救急,并不想对他负责啊!n性子如狐狸一般腹黑狡诈的邪王主动将自己送上榻,笑得宠溺,“既然你不想对我负责,也罢,一报还一报,那让我强回来便是!”n

  • 校花的全能护卫最新章节

        一块能够窥探别人内心想法的神秘吊坠,一个从大山中走出来的古武少年,从此,校花,警花,美女老师纷纷围绕在叶川的身边。什么?我和校花有个婚约?老头子,你终于办了件好事!且看从山上下来的古武少年叶川,在美女如云的都市中会发生怎么样好看的故事吧。保证无虐主情节,就算偶尔有些猥琐发育也是为了主角能够更强做铺垫,想看爽的,你们还在等什么?

  • 为夫逗要你最新章节

        刚参加完婚宴回宫的颜无圣迫不及待地冲进花木棉的寝宫。不顾女子的反对,贴着她的后背,双手紧紧地拥住了她。
        “棉儿,今晚可否让朕留下?”
        怀中的女子胡乱地扭动着,明显不受这好听的磁性男声所收买。
        在酒精的驱使下,颜无圣眼神迷离地一低头狠狠地吻住了思念已久的嘴唇,就像久失甘霖的花儿一样,急需水的滋润。
        气鼓鼓的花木棉毫不客气地用她那娇小的脚掌踩了此刻有点流氓的皇帝,伸手一把推开他低声地埋怨。
        “颜无圣,你无耻,本姑娘可还没原谅你呢。”
        不是说女子都喜欢霸道的男人嘛,怎么到皇后这里就行不通了?他郁闷地揉揉脑门,眼睛一闪,既然霸道不行就…
        他气场瞬间一软,拽住花木棉的胳膊生硬地摇了起来,还带着那种…讨好的笑?
        花木棉铮铮地看着他的变化,似乎联想到了一个词,顿时满脸的黑线,他这是在撒娇?

  • 通灵巫医最新章节

        【2017年度最火爆、最刺激、最搞笑新书!】“漂亮姐姐,我可以看看你的胸吗?”为寻找胸口有痣的有缘人,最后一个巫医传人被师父赶下山,开启了一段捉鬼降妖泡美女,装逼打脸混都市的传奇之旅。跟鸟兽对话,与鬼魅为伍,将巫术与医术发挥到淋漓尽致!全书无尿点,在刺激中感受祝由术的神奇之处。PS:古代祝由之术,是为巫医。

  • 独占君心:爱妃好神勇最新章节

        重生后成为萧凛元的王妃,慕青知道萧凛元会成为日后东临帝,对自己的要求是咬定青山不放松,抱紧大腿不松手,坚决成为萧凛元的狗腿,以此保障自己有吃有喝能活命,只是世事难料,被大腿喜欢上的慕青非常之惶恐。
        萧凛元:“慕青,你这辈子已经是本王的人,哪条腿逃跑打断哪条,至于下辈子,也先预定了。”
        楚随风:“慕青,拐弯抹角的没意思,上一代的恩怨一笔勾销,不如你先做妃子试试,若是干得好,朕可以考虑让你当皇后,够意思吧!

  • 云之彼端曼陀花开最新章节

        黑道出生的特警大小姐,竟去到玄幻世界,成了颜家废柴小姐。谁知这废柴竟是高不可攀云皇一直所寻之人。仙族接班人君云修与两姐妹的羁绊,轮回的等待,万年的陪伴,终成正果。

  • 独宠废柴:舒三小姐要逆袭最新章节

        穿越到一个武道至上的世界,佣兵之王的舒瑾发誓再也不会为钱卖命。她要踏上武道的巅峰,就如同当初成为佣兵之王那般,成为最强的修士。可惜,这一世,她多了一个妖孽般的未婚夫,总是缠着她要生娃,闹得她都无法专心修炼。“娘子,你闭关前,咱们造个娃吧!”某男缠绵道。

  • 庶女不狠,地位不稳最新章节

        上辈子,她被父亲和长嫂强行嫁给一个不能人道的变态公子。可是新婚之夜,来和自己洞房的却是自己的公公!云如心不堪受辱,咬舌自尽,并看到了长嫂和那个禽兽公公的阴谋。  上天垂怜,让她重活一世,绝不能重蹈覆辙。  这辈子,她要撕开嫡姐虚伪面目,挖出长嫂那副恶毒的心去喂狗。  至于前世那个禽兽公公,她发誓要扒了他的皮,喝他的血,让他不得好死。

  • 天玄乱最新章节

        洪荒古地无主无权人兽僧魔四大势力;天佛圣曜天玄万兽魇寂五转大陆天星之界天才似狗界之力界师大界师界尊界宗界圣直至界帝一人一剑屠尽天地邪祟一心一念神魂威慑万物苍生试问苍茫天地万千位面谁主沉浮?自当手持三千落雷杀出万道轮回编辑:在宸

  • 最强警校生最新章节

        临河市天都警察学院的林子墨在周末玩吃鸡游戏的时候手机上意外获得【虚拟现实】软件。从此,开启了自己的最强警校生之路!

  • 始魔异界行最新章节

        诉说一场世界性的大穿越,被丢到异界执行一项神秘的任务。一个乡村村霸,带着小弟们在异世艰难求存,如覆薄冰,期间爆发各种故事与剧情,慢慢不断的成长变强,最后发现一个不小心成了救世主。

  • 混迹江湖开客栈最新章节

        开局一张图,内容全靠点。    自魏武帝登基后,以侠以武犯禁为由,下旨天下禁武,凡内功心法,武功秘籍付之一炬,各大派高手或归顺朝廷,或废掉经脉,或归隐山林,遣散门中弟子,史称焚书灭侠。    元御阁,成立已久,司职江湖纷争之事,自焚书灭侠后,自再无用武之地。    刘元,字天命,号风流,元御阁一个下等小卒,当不好差只能回老家继承父亲的客栈产业。    然而小小一个客栈却招来了武林高手,神偷门人,江湖豪侠,妖女侠女,落草为寇的马匪等等人物。    刘元忍不住仰天长叹:“天杀的,你们好死不死的躲我这儿来干嘛啊!”

    本章内容提要:
    ...    王冲却并没有仔细解释。     “我知道无论我说什么父亲都不相信,但是有几件事情,父亲很快就会知道。第一件事情,只要父亲走出广鹤楼,宋王必定召见,而且派出的人马很快就到。第二件事情,父亲见过宋王,兵部的调令马上就到,父亲很快就必须赶回边陲驻地!”     “这两件事情是真是假,是孩儿胡说八道,还是确实如此,到......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