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重地,是什么人在打闹!”

    王严放下酒杯,双眉一扬,神情不怒而威。

    沙场征伐的武将眼晴里掺不得沙子,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最不喜欢的就是枉顾法纪,违法作乱的人。

    京师重地,天子脚下,居然有人在广鹤楼闹事,简直是肆无忌惮,无法无天!

    王严说着,右手一按,似乎就要起身察看。

    对面,姚广异见状顿时目光一凝,连忙安抚:

    “呵呵,王兄,你我都是朝廷领兵的大将,些许小事哪里又用得着你我去插手?来,来,来,继续喝酒!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一边说着一边还举起了酒杯,示意王严继续座下,不必理会。开玩笑,这次的聚会他谋会许久,第一次有效,第二次就难说了。

    如果让王严起身离开,他的一片苦心就全白费了。

    “这……好吧。”

    王严虽然不愿,但看到姚广异举起酒杯,也只能坐下。

    姚广异见王严放弃了起身察看的念头,心中一松,拿过酒壶,继续给王严添酒。不过内心之中,姚广异也暗暗纳闷。广鹤楼是什么情况他比谁都清楚,现在楼里面全部都是他的人。

    自己怎么可能打得起来?难道说有人闯进来了?

    为了今天的计划,他早就做足了安排。广鹤楼里铜墙铁壁,一只蚊子都飞不进来。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能在他的广鹤楼里闹事?

    “如果让我知道是谁在广鹤楼里坏我好事,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碎尸万段!”

    姚广异狠狠的握紧了拳头,眼底闪过一丝凌厉的光芒。这次的计划关系到齐王和宋王两位皇亲贵胄之间的争斗,也关系到整个朝廷的大局。

    姚家依附齐王,涉身其中,绝无退路。这个关口,谁敢坏他的计划,谁就是姚家的死敌。

    以姚家如今在朝廷里的威望,以及齐王的影响,要想让一个世家灰飞烟灭,鸡犬不留绝对不会太难!

    “王兄!”

    姚广异想了想,还是决定继续安抚一下王严。这位的性格宁直不弯,过于刻板,若是不安抚住他,只怕他还是会想起身查看:

    “京城重地,世家纨绔,权贵子弟多得很,打打闹闹免不了,只要不闹出人命就可以了。再说广鹤楼自己也有一些高手护卫,一会也就平息了,闹不起来……”

    话声未落,砰!又是一道身影炮弹一般从广鹤楼上飞出,狠狠的砸在街上,接着便是第三道,第四道……

    霎那间,姚广异陡的变了脸色。

    ……

    “小妹!羚羊挂角!”

    “小妹!仙鹤梳翎!”

    “……猿猴摘桃!”

    ……

    广鹤楼三楼的雅间里,王家小妹打人如挂画,把周围的姚府高手以及京城的年轻俊杰们就像皮球一样踢飞出去。

    王家小妹懒癌入骨,练功的时候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会的招式更是少得可怜,但偏偏对自家的小哥言听计从。

    当那天生的恐怖神力配合上王冲前世一辈子积累下来的眼界、见识和经验之后,一切顿时截然不同。

    整个房间里,除了姚风还是抵挡住王家小妹三拳两招外,其他人完全抵挡不住。只一会儿的功夫便被打得哀鸿遍野。

    雅间四周墙壁一个个窟窿,千疮百孔。王家小妹的神力把这些人踢飞不出,还直接皮球一般飞出广鹤楼,飞到大街上去了。

    “臭丫头!”

    姚风越打越心惊,也越打越愤怒,一双眼睛都红了。

    王冲两兄妹,一个十五,一个十岁。说实话,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但是没想到就是在这两兄妹身上碰到了硬茬。不但搅黄了他的聚会,而且连他自己都被打伤了。

    “别管这小丫头,抓住王冲!抓住那小子!”

    姚风厉声大喝。他看得清清楚楚,如果不是王冲,这个小丫头根本不是自己一群人的对手。

    而且看她言听计从的程度,只要擒下王冲,这小丫头也绝对会束手就擒。

    嗡!

    听到姚风的话,三四个从外面赶过来的姚府护卫舍弃看似最厉害的王家小妹,直扑王冲而去。

    嗖,王冲脚下一滑,就像泥鳅一样,迅速的闪过了这几人的扑击。他的力气不够,这房间里哪一个他都不是对手。但是前世的眼界、见识毕竟放在那里,仅仅只是自保逃命还是绰绰有余的。

    “小妹,听我的,速战速决!倒挂金钟!”

    王冲听得清清楚楚,门外噔噔噔的木板脚下密集如雨,正迅速的往这里赶来。这些都是姚家的高手。

    广鹤楼里现在是铜墙铁壁,到处都是姚广异安插的高手。这些人开始还没在意,但现在一旦打起来,立即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这种情况是不适宜久战的,必须速战速决。否则的话,等到这些人赶过来,自己和小妹就算三头六臂,也是抵挡不过。

    “好咧!”

    王家小妹响亮的应了一声。她是越打越剌激,全身都兴奋的发抖。她虽然以前也打过架,但哪里有这么带劲。

    那些人高马大的姚府高手,还有姚风他们就像是自己往自己的拳头上送一样,一拳一个,简直跟玩一样,一屋子的人几个呼吸就被她摆平了一半!

    “小妹!就是现在,灵蛇摆尾!”

    王冲瞅准一个时机,指挥自家小妹直取姚风。

    姚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他早早就注意王冲的动静。“灵蛇摆尾”只是最粗浅的招式,王冲想让王家小妹用这招来对付,只能是妄想。

    轰!

    姚风脚下一晃,踏步欺身,一个“腑下捶”主动攻击王家小妹。不料锤落处,空荡荡的,居然打偏了。

    “不好!”

    姚风心中一沉,顿感不妙。王家小妹这招“灵蛇摆尾”似乎和正常的完全不同,差了七八分的距离。

    往往只有招式炼的火侯不到的人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姚风高估了王家小妹招式熟悉的程度,也低估了一个十岁女孩的懒癌地步。

    这一份疏漏放在平时也就罢了,但在这个时候是要人命的。

    这个念头脑海,姚风刚想要抽身后撤,但已经来不及了。一只瘦小的右腿从姚风后脑绕过,狠狠的劈打了下来。

    轰隆!

    就像被一只无形巨槌击中,姚风身躯倒下,就像木桩一样狠狠的砸在房间地板里。那一格格的地板,就像狂风过境一样被姚风的身躯砸的四分五裂。

    嗡,王家小妹神威凛凛,狠狠的扳过姚风的双手,一把跳到了他背上,捏得他的骨骼咔嚓作响。

    “少爷!”

    “姚公子!”

    ……

    雅间外,密集的脚步声戛然而止,一堆赶过来的姚府高手,连同房间里留下来的世家贵公子看着姚风背上王小瑶,一个个满脸的惊恐。

    姚风姚公子绝不是什么弱者,相反,他天赋惊人。即便老爷姚广异也赞不绝口。谁也没有想到,以姚风的修为居然会栽在一个半大的小女童手里!

    “谁敢伤害我的公子!”

    在最初的惊恐之后,门外一大群的姚府高手一股脑冲了进来。

    “抓住那个小子,他王家的公子!用他来换公子!”

    一名周家的贵公子指着王冲厉声大喝。

    听到这话,王家小妹勃然大怒。

    “谁敢伤我哥,我就杀了这个你们什么少爷!”

    王家小妹把手一拧,就听到一阵咔嚓的骨骼粉碎声。她天生神力,这一含愤出手,差点把姚风整条手臂都拧下来了。

    饶是姚风硬气,也不禁惨叫出来,脸色煞白,疼的额头上冷汗都出来了。这王家小妹对自家小哥言听计从,也关心、在意的紧。

    真要让这小丫头拧下了自己的手臂,自己恐怕以后前途尽毁。

    “住手!统统给我住手!”

    姚风心中又急又气。他生性高傲,加上天赋惊人,从来没有吃过什么大亏。这次栽在几个半大的小孩手里,颜面丢尽。

    “王冲,你们到底想做什么?我就不信你们王家这么大的胆子,敢在这里对我动手。告诉我,不管今天怎么样,我都要你们王家给个交待。我倒要看看,你父亲王严怎么个说法!”

    姚风满面的鲜血,半个脑袋都砸进了地板。他心中又羞又气,以他的修为,整个京城同辈之中能胜他的寥寥无几,偏偏身上这半大的女童算上一个,让他心中又是羞愤,又是无奈。

    形式比人强,这王家小妹年纪虽小,但实力比他还强,由不得他不服。只是吃了这么大亏,他是绝计不会甘心的。

    打不过这小丫头,但以姚家的家世和影响对付王冲、王小瑶两兄妹背后的王家还是可以的。

    “你真不知道?”

    王冲眯着眼睛,看着地上的姚风,眼中大有深意。不过看着姚风一脸茫然的神色,终于确定,这件事情恐怕姚风真的不知道。

    姚广异对付父亲王严,为了隐秘,除了少数人外,居然连亲生儿子姚风都瞒过了,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王冲也只能感叹老狐狸在这件事情上的决心和毅力。

    虽然姚风并不知情,不过这并不妨碍王冲的计划。老狐狸姚广异故然不是个东西,但这小狐狸也不是什么好鸟!

    马周那件事情就可以看出他的险恶用心。

    “小妹!”

    王冲目光一闪,大步走了过去。即然确定姚风什么都不知道,王冲也就懒得跟他多说了:

    “……不用留手,给我拆散他的骨头!”

    “你敢!”

    一群人,包括地上的姚风全都大惊失色。

    “好咧!”

    在满屋的大惊失色声中,王家小妹童稚的声音格外的清脆。对于自家小哥的命令,王家小妹是从来都不去思考的,更不会去怀疑。

    即然小哥说了要揍人家,那肯定是有揍人家的理由。

    轰隆,在满屋骇然失色的目光中,王家小妹那恐怖的小手高高举起,然后一拳击下。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虚空,震得整座广鹤楼都隆隆颤抖。

    ……

    “风儿!”

    广鹤楼的地下一层,当楼上接二连三的抛出人来,姚广异开始还不在意,一个劲的安抚对桌的王严,说“没事没说”。

    但当姚风的声音传出,姚广异猛然一惊,忍不住霍的站起来。

    从第一个人被抛出到现在,姚广异全部听得清清楚楚。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连儿子姚风也卷了进去。

    姚风什么修为他清清楚楚,京城里能超过他的世家子屈指可数。而且广鹤楼明里暗里他不知道安排了多少高手。能够在重重包围中还打伤风儿,其修为之强可想而知。

    而且姚家就风儿这么一个男丁,最近,他还准备大力扶持,让风儿开始接手自己的衣钵。如果风儿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姚家岂不是绝后了,他又如何去姚家的列祖列宗交待?

    想到这里,姚广异再也坐不住。

    “王兄,恕罪了!”

    说完这句话,姚广异浑身衣袍抖动,一股磅礴的金色光焰从脚下喷薄而下。轰隆隆,只见光芒一闪,房间上方现出一道巨大的窟窿,姚广异居然是震破地板,直接往广鹤楼三楼而去了。

    ……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九章 越闹越大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九章 越闹越大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九章 越闹越大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九章 越闹越大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九章 越闹越大】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百元新娘火辣辣最新章节

        一夜醉酒,她被霸道总裁吃干抹净,醒来,他给她三百块交易金。什么?他竟然将她当做那种女人?三百块,她才不会要!她一定要将钱甩在他的脸上,拒绝这样的侮辱。她一怒之下砸了霸道总裁的家,偷了几十瓶上好的红酒。被霸道总裁抓住,她将三百块狠狠地砸在他的脸上,高傲地说道:“三百块,还你!”“三百块便宜了一点,但是我很乐意效劳。”他将她狠狠地压在身下,把三百块当做了酬劳,再次为她服务。

  • 紫焱至尊最新章节

        凌岩许下了一个不可能的愿望,成为玄圣!虽然已经失败了无数次,但这个信念依然坚不可摧!因为这是对于母亲的承诺。终于有一天,一团神秘的紫焰降临,为他带来了一丝飘渺的希望,或许,在这个玄修世界,终有一天会留下他无法抹灭的印记……紫焱降世,唯我独尊!何为修真?非得结金丹修元婴或者凝结兵刃才能得道?非也!道有三千,各有不同,感悟天地自然,锤炼本心,提升自我,便是修真!

  • 低品少爷极品仙最新章节

        想写出一部经典的修真小说

  • 宠宠欲动,总裁缠上小甜妻最新章节

        宋小雅盯着姜北辰那张妖孽的脸,啧啧,可惜了!这个食物链顶端的男人……既然喜欢男人!但是这跟她没有一毛钱关系,他们不过是个形式上的夫妻而已!然而,婚后她就发现自己上当了,这个男人不仅不虚,而且简直是个发动机!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最新章节

        “废物!背着本宫,你究竟和多少个男人鬼混过!?”一个耳光,她被打的口鼻出血,渣姐趁机加害,让她一命呜呼乱葬岗!再睁眼,锋芒乍现,浴火归来!渣男前任带着丹药新欢欺上门,她嗤笑:“这种垃圾,也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一纸休书,甩在他脸上,让他有多远滚多远。逆天萌宠威震百兽,通天神器震慑九天!丹药在手,医决我有。踹你鬼哭狼嚎,哭天呛地!抽你薄情蛇蝎,矫情狗男女!只是……她如此强悍,还有人不要命的黏上来?“听说你把我睡了千万遍?你想怎么死?”他绝色狠厉,一朝苏醒,反手将她扣进怀里。她横眉冷对,银针对准他的某处:“听说你背着我出了轨?你想让我怎么弄死你?”

  • 妖孽总裁太难追最新章节

        婚后,他摇身一变成了她的贴心小棉袄,呵护跑腿会耍宝,当众宠妻求喂饱。rn  “权爷,夫人砸了老夫人的价值一个亿的手镯。”特助匆匆来报。rn  “去,再买十个,让夫人砸过瘾。”权北琛淡淡的说道。rn  “权爷,不好了,夫人把季家大小姐打了,还扬言要封杀了季家企业。”特助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rn  “准了。”权北琛大手一挥,决定了季家悲惨的下场。rn  被宠到横着走的手心宝却内牛满面,跟权北琛结婚之前,慕雨最大的目标就是睡遍天下男神,结婚之后,谁在跟她提睡字,她跟谁急。rn  此刻的她,扶着腰,更加深刻的体会了衣不系扣衣?

  • 诱宠娇妻,总裁你找错人啦最新章节

        他是炎黄商界的冷面阎罗,她是父亲摈弃的女儿,他一次次救她换来的却都是她的报复!rn第一次,她将他咬得鲜血淋漓,这女人真狠,他下定义。rn第二次,她咬破了他的唇!这女人真野,他又记上一笔。rn第三次,她竟然…又咬他了!rn来,来,来,小猫咪我们来谈谈人生!rn想咬了不负责?别以为你可爱娇软易推倒就能逃避责任了!他堂堂复大总裁是你能咬就咬的吗?rn复忱:哎呀,老婆你别走啊,我乖乖让你咬还不成吗?rn姜洛:……rnrn

  • 瞳宰天下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属于瞳修的世界,没有缤纷绚丽的魔法,没有繁衍到巅峰的斗气。有的,仅仅是千奇百怪、让人叹为观止的魅眼邪瞳!    蛮瞳境十重天:一重铸瞳、二重育瞳、三重瞳花、四重瞳骨、五重瞳力、六重瞳像、七重瞳灵、八重瞳神、九重瞳相、十重瞳涅……    全新的体系,不一样的架构。    一个人,一双拳,瞳战天下!    PS:兄弟们,我回来了!提刀出绝谷,随我杀出一条血路!杀!    新书求包养、求推荐、求收藏!Q群:331291973,诚邀加入!    --------    秦锋:让我来告诉你,轮回眼,是怎样炼成的!js330

  • 嫡女重生:冷情王爷独宠妻最新章节

        名声被毁,婚约被退,她本以为这一世便该是如此沉寂了可谁知造就这一切的竟然是视她为宝的继母,甚至连自己亲生母亲的死,都与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绝望重生后,再次面对继母与妹妹的花言巧语,她已是看透了她们的本质,发誓定要将他们赶出家门,尝尝前世所受的痛苦,可却不经意间遇到了他…从最先开始的针锋相对,到后来的默默守护,她只觉得自己的心,也在慢慢的融化着……

  •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节

        一次受伤倒下,她梦见了自己的未来。未来的她事业有成,可惜未来的丈夫偷情,亲人无情,自己最后死于非命。一朝梦醒,丈夫、亲人她都不要了,抱着自己的能力与喜好找个地方归隐山林。可怜她五谷不分四肢不勤,天天泡面、火锅、开水煮白菜,日子过得好清贫。忽然有一天,村里来了一个外乡人,他的厨艺让人羡慕妒忌恨。“……你今天煮什么?”她垂涎三尺扶着门。邻居抬眸一笑,“肉片炒竹笋,一起?”“……好。”诱惑当前,心动在所难免。js330

  • 异契最新章节

        民间流传,蛇修行可飞升成龙,怕受人类干扰,藏于深山谷底,或海底深渊,当蛇修出龙冠时,需要前往人间寻找石命人,助其渡劫。    肖邦为救治女友,查找父亲死的真相,和浣碧蛇签定死契,进入异世,开始一段惊心动魄的奇幻之旅。    “我们要一起去看红蜻蜓飞满湖面,吃最好吃的美食,……,我们还没老,还没有在一起疯狂够”js330

  • 贴身特种兵最新章节

        猛如虎刁如狼的特种兵陈龙象,一向信奉‘泡妞从身边做起,宁缺毋滥’的准则。当这样一条过江猛龙混迹香都,他将谱写怎样的传奇?

  • 重生之电子风云最新章节

        胡一亭回到了自己16岁那年的春天,不甘再尝平淡,从人生寂寞轨迹中一步步迈出,站在了青春的十字路口。面对千帆过尽怅然落泪的过去,他要如何抉择,才能不留遗憾,在这片天空下,如白日惊雷,点亮人生。    半导体产业又称Ic产业,是信息革命的动机,共和国每年进口芯片总值过石油,仅2o12年便进口19oo多亿美元,比起12oo亿美元的石油进口总值,出近6o%。重生的全栈工程师胡一亭,依靠强悍深厚的研功底,面对一个个Ic业界重量级巨兽,无可避免的狭路相逢。电闪雷鸣般对撞后,他将是昙花一现被慢慢遗忘?或是抵达彼岸的灯塔?

  • 红尘笺最新章节

        两个相伴成长的少女,一个古灵精怪、一个单纯傻萌,却因遇见同一位男子而卷入江湖是非,人心难测、善恶无疆,两人在相同的际遇中选择了背道而驰的人生路,她们是否还能一如往昔地策马江湖,在情爱纠葛中她们又该何去何从?他是人中翘楚、卓尔不群,却与尘世有着格格不入的间离,至交决裂、知己叛离、情爱难圆,身负非凡身世的他在经历过暴雨倾盆之后能否重获艳阳?一对双生姐妹花,同喜同悲,亦爱上同一个男子,二人为夺所爱不择手段,到底谁能够终成眷属、双宿双飞,亦或是二人同坠魔渊、万劫不复……游龙帮会宛若人间缩影,每个帮众都有着专属的故事,以及不为人知的心路历程……

  • 盛世惊凰:殿主的绝世宠妃最新章节

        杀手之王穿成背负废柴傻子之名的世家嫡女,她如凤凰涅槃,震撼世人。神器随手捡,神兽接踵来。炼丹,别人一炉一颗她一锅;炼器,别人一把两月她半天。驯兽,她有神兽压阵;比武,那更好,姐又能动筋骨了。恶毒女挑衅、白莲花陷害、花美男追求、心机男算计,看姐怎么见招拆招,轻松应对!咦,随手捡的小屁孩怎么长大了?红衣时邪魅入骨,白衣时淡漠出尘。可是,好好的美男子,怎的一见她就卖萌耍乖信手拈来了呢?“哎哎哎,小屁孩你干什么,我是你姐,你却想泡我?”“什么姐,本殿可从没承认过,娘子,春宵苦短,还是快快睡觉吧。”

  • 鸿蒙道尊最新章节

        这里是修道的世界,新奇的法宝,厉害的妖兽,强大的仙术,应有尽有!且看一个普通小子,如何在这以道行为尊的世界,达到道之巅峰,成就鸿蒙道尊!

  • 一世锦绣最新章节

        含恨而终的嫡长女,竟在庶出幼女的身躯里重生。傅锦仪表示,她只想老老实实报个仇。只是,这纠缠不休的黑脸大汉又是什么鬼。——没有温柔的面孔,却有世上最温暖的心。许你一世锦绣,可愿与我共赏?

  • 太阿大帝最新章节

        万物之始皆为零,万物之末归为零;零为本,力为根,红尘宇内吾为尊。
        我这一世,不求长生,不问永恒,只愿踏遍六道红尘,笑傲宇内苍生。
        我叫白玉风,也有人叫我白玉疯,疯子的风。

    本章内容提要:
    ...    “京城重地,是什么人在打闹!”     王严放下酒杯,双眉一扬,神情不怒而威。     沙场征伐的武将眼晴里掺不得沙子,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最不喜欢的就是枉顾法纪,违法作乱的人。     京师重地,天子脚下,居然有人在广鹤楼闹事,简直是肆无忌惮,无法无天!     王严说着,右手一按,似乎就要起身察看。     对面,姚广异见......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