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无疑是这段时间吃得最开心的一顿饭。

    饭菜上笑声不断,王夫人满面春风,喜形于色,席上不断的给王冲夹菜,王冲碗碟里的饭菜高高的,都快放不下了。

    而王父也不再如之前那么古朴、严肃,在王夫人的督促,主动给王冲夹了一筷子。

    “三哥,你厉害!”

    看到这一幕,王家小妹早就惊呆了,从桌子底下递过来一个眼色,对自家的小哥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本来以为自家小哥这次是再劫难逃了,王家小妹已经做好了目睹人间惨剧的准备。没想到,三言两语,爹爹、娘亲不但没有责罚,但而欢声笑语,对三哥赏罚有加,甚至就连父亲都给三哥主动夹菜。

    就连王家小妹都忍不住心里醋意大发,她在家里这么久,都没怎么享受过这种待遇。

    “爹爹,不管,我也要!”

    王家小妹气鼓鼓的,把自己的大碗一推,推到了王父面前。

    “你一个女孩子家家,像什么样子!”

    王父板着脸,说得王家小妹委屈不已,小眼眶里眼泪直打转。看得王夫人在一旁又好气又好笑:

    “给!娘亲夹给你!”

    “哥也给你夹一筷子!”

    王冲在一旁看得暗笑,也给自家小妹夹了一筷子。

    “谢谢哥。”

    王家小妹破涕为笑,又欢快的吃起来,浑然把之前那茬忘得干干净净。

    一家人吃得开开心心。

    “父亲,听说你要去见姚大人?”

    王冲低头吃饭,状似不经意的突然问道。

    餐桌上的气氛顿时一变,微微有些僵滞。王夫人连忙向王冲打眼色,王家小妹也吓得碗筷悬在了空中。

    在家里,谁都知道,王父是不喜欢谈公务的。也不喜欢家里人插手。

    “你从哪里听到的?”

    王父抬起头来,不动声色道。王冲看得清清楚楚,父亲的眉头目光越过餐桌,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显然对他提到这个有些不喜。

    王冲心中咯噔一跳,但却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说。这件事情对他非常重要,如果不能改变这件命定的事情,那他之前的苦心就全白费了。

    “孩儿是在父亲和娘亲说话的时候,无意间听到的。”

    王冲硬着头皮道,心中紧张不已。成与不成,就看接下来的一翻话了。

    “哦。”

    王父眉头动了动,这才想了起来,这件事情他好像是偶然向夫人赵淑华提过一次。不过也仅仅只是一次,没想到居然被王冲听到了:

    “不错,是有这么回事。你为什么会问到这个?”

    王冲之前良好的表现发挥了作用,王父并没有发怒,反而让他继续说下去。显然是慢慢把他当做一个大人看待了。

    一个即将加入训练营,准备登上战场的人,确实不适合再当成小孩子。

    “姚大人一向和父亲不和,而且没有往来。这次却会主动约父亲见面,孩儿觉得他居心不良,恐怕别有用心。”

    王冲斟字酌句着道。

    王冲知道父亲最不喜家里的人插手他的公务,这翻话本来不应该由他这个十五岁的孩子说出来,但是王冲却不能不说。

    前一世的时候,那位姚大人姚广异就是以公务的名义,邀请一向没什么交情的父亲去赴会交谈。

    父亲其实也并不是没有提防,如果姚广异在会上说出什么话,大力拉拢也就罢了。父亲一定会严辞拒绝。偏偏这个姚广异狡猾之极,席上什么都没说,就是拉着父亲喝酒,尽聊些无关痛痒的东西。

    之后,姚广异又故意主动把这件事捅给了宋王知道。

    宋王是皇室宗亲,参议兵部,是宗室里面少有掌握实权,能在兵部说上话的人。因为爷爷的关系,宋王对父亲宠信有加。

    父亲王严年纪轻轻就能达到现在这个地方,成为地方的实权统兵大将,宋王功不可没。

    父亲“瞒着”宋王和敌对的,效忠齐王的姚广异私下密会,宋王如何能不生气?

    若是平常还没什么。

    但偏偏宋王和齐王在朝堂里现在明争暗斗,势同水火,宋王在朝堂上的门生、故旧,更是被齐王拉拢了几十个,纷纷倒戈过去,造成宋王在朝堂孤家寡人,孤堂难鸣的情况,影响大为下降。

    这些事情对宋王剌激很大,造成他因此非常多疑。父亲这时候和姚广异私底下见面,宋王的感受可想而知。

    更要命的时,父亲生性刚直,不懂变通,明明知道宋王怀疑,还说姚广异联系自己什么都没聊,两个人就在那里喝了一下午的酒。

    两位敌对的朝廷重臣私下见面,却什么也没聊,只是喝酒,这种事情宋王哪里会相信?

    父亲的这翻说辞,不但没有解释清楚,反而使得宋王认为父亲不止背叛了他,而且还在叛投齐王之后,故意在他面前羞辱他。

    再加上后来姚广异后来故意误导宋王,在边陲弄出的一系列手段,使得宋王对父亲误会更大。

    连带的也认为王家见风使舵,看到他不得势,一起投靠了齐王。

    所谓爱之深,恨之切,宋王和王家几代的交情,关系最近,用心最多,扶持也最多,因此对于王家的“背叛”越发的不能接受。

    这件事情对他打击很大,甚至比那几十个信赖的门生、故旧的叛投还要让他难以接受。宋王对王家彻底的失望。

    爷爷在世的时候,宋王还顾念了几分情谊,只是剥夺了父亲的兵权。等到爷爷去世,没有了宋王的庇护,齐王便对王家大力打压。

    短短几年之内,曾经显赫的王家便彻底的退出了大唐帝国的官场。

    而失去了宋王这个积极进取的主战派,没有人可以抗衡齐王,大唐帝国的战略便由硬而软,向内收敛。最终造成了后来的祸患。

    可以说这一场变故不止是对王家,对宋王,乃至对整个朝廷都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三方都是这场变故的输家,甚至就连齐王自己,也并不是最后的赢家。

    这件事情的影响如此之深,所以王冲记得清清楚楚。

    整个王家,整个朝廷的命运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改变的,而父亲一直到死,都为此耿耿于怀,说自己生平最大的错误,就是接受了姚广异的邀约,没有在宋王面前解释清楚。

    这件事情王冲记得清清楚楚。

    前世的时候,王冲浑浑噩噩,拒绝接受一切,对这个家庭也没什么感情。等到后来惊觉,珍惜这个家庭,想要改变什么的时候却已经晚了。

    对于王冲,这同样是一件至深的遗憾。

    上一世也就罢了,但这一世,即然知道这件事情的走势,王冲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熟视无睹的。

    这件事情,他一定要阻止!

    只是,这些事情王冲却是不好对父亲明说的。

    “这件事情,你小孩子就不必掺和。为父自有主张。”

    王父淡淡道,脸上却没有太大表情。

    姚、王两家的祖上有隙,但那毕竟是前朝的事情,而且隔了很久,至于他和姚广异之间,反倒并没有太大的冲突。

    王父倒也并非不知道宋王和齐王的事情,他有心不见,但又担心双双撕破脸皮,抬头不见低头见。

    毕竟,两人之间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冲突。

    大不了,如果姚广异想要拉拢他,他到时候表明立场,严辞拒绝就是了,让他彻底的死心,也好一劳永逸。免得他这次拒绝之后,姚广异那边还不死心,死缠滥打,也是麻烦。

    王冲察言观色,心中暗暗焦急。

    父亲是典型的军人,领兵打仗、战场杀敌真不见得逊色姚广异。但是论起勾心斗角和政治手腕,父亲和姚广异比就真的差的太远。

    双方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姚广异吃透了父亲的性格,故意设置这种陷阱。如果父亲还抱着这种“只要我光明正大,其他什么也不怕”的心思,到时候恐怕会措手不及,在姚广异手上栽个大跟头。

    那时,再后悔可就迟了。

    “冲儿,竟然你父亲说了,你就不要多说了。赶紧吃饭。”

    “知子莫若母”,王夫人察言观色,王冲心里打得什么注意一眼就看出来,连忙冲他打眼色。

    自己夫君的性格她再清楚不过了,他是最讨厌在饭餐上讨论公务的,能容忍王冲在饭餐上说这么没有发脾气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一句“为父自有主张”其实已经说明了他的态度,这件事情已经定调,就此打止了。王冲若是再说下去,恐怕真的要触怒王父了。

    王冲心里暗暗着急,母亲的意思他哪里不知道。但是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弄不好,这里的一切,这里的大堂,连带整个王家和大伯父那里,都会跟着灰飞烟灭。

    整个王家会彻底的扫除出大唐的政坛。父亲不知道姚广异的手段,现在还没的提防他,王冲却不能不提醒。

    哪怕因此触怒父亲,被父亲责罚,他也是必须要做的。

    “父亲,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孩儿觉得,这件事情会不会通知一下宋王,让他提前知道一下,有这么回事……会比较好一点。”

    王冲斟酌了许久,想来想去,终于换了一种折中的方法,委婉的提出了自己的建议。直接阻止父亲是不行的,父亲又不是三岁小孩,过于执拗只会触怒他。

    王冲只能想出一种纡回的路线,不说姚广异,而从宋王身上着手。

    “大人的事,你就不必掺和了。”

    王父神色冷冷的,从桌上站了起来:

    “你们先吃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竟是饭也没吃完,转身就走。

    王母回头埋怨看了王冲一眼,王冲心中只能叹息。知道仅凭自己一夕的表现,想要完全赢得父亲的信赖难于登天。

    “但是他至少还是没有发火。”

    王冲心中暗暗道。

    看起来,这一顿聚餐是“不欢而散”了。但是王冲心知肚明,以往以父亲的性格,自己这么顶撞他,恐怕早就是勃然大怒了。

    这次仅仅只是神色不悦,已经是相当不错了。看起来,自己之前的一翻说辞,还是多少发挥了一些效果,并不是完全没有作用。

    只要父亲能在和姚广异见面之前,提前通知宋王,那自己的一翻苦心就不算是白费。这件事情必须是父亲亲自去做才行,就算自己代劳也是不行。

    “要做成这件事情,恐怕是少不了马周了!”

    王冲忧心忡忡。

    父亲的性格太过崛强,一旦做好了决定,就不会轻易更改。仅凭自己三言两语想要让他改变心意是不可能的。

    这种性格,也使得他上辈子吃亏很多,以致被对手们利用。

    王冲在饭餐上试探失败,只能另外再想办法,从别的地方入手了。无论如何,这件事情都是一定要阻止的。

    找了个由头,匆匆和母亲、小妹告别,王冲很快离开了房间。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章 王家的危机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章 王家的危机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章 王家的危机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章 王家的危机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章 王家的危机】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BOSS大人别咬我最新章节

        洗澡被男子扑倒,这难道是一段爱情故事的开始吗?答案当然不是。某律师:“你现在的确是吸血鬼了。”夏妍心:“”当禁欲精明律师碰上炸毛八卦小职员,结果到底会如何呢?“这注定是一场没有胜算的战斗啊!”夏妍心躲在角落默默垂泪。阴谋,秘密,颠覆现实的黑暗(温馨)故事。最后,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同样是吸血鬼,她还要被吸血鬼追着跑呢!

  • 迷之世界最新章节

        这是本人的第一部小说,因为写得太烂我懒得在打下去了,各位大大如果有空就稍微欣赏一下吧,如果可以也顺便给些意见,因为我现在也需要一些意见来改进我的写作技巧.

  • 我是杀毒软件最新章节

        我游走在黑暗与光明之间,杀戮是我的挚友,邪恶是我的仆从,白骨累累化作我的权杖,鲜血殷殷染红我的披风,阴冷双翼所过之处,死亡的哭号必将震天动地!
        我是死神。
        同时也是一个杀毒软件。

  • 回到三国去种菜最新章节

        一个三无宅男回到三国,张飞、关羽、简雍都不是轻易能收服的,史书上的叔父支持刘备崛起的刘焉却一心想要谋刘备的家产,名义的老师卢植却是自己在官场上最大的拦路虎,又不好意思低头去求好友公孙瓒,黄巾起义更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织席贩履也不是无产阶级能玩转的,为了起步资金刘备只能选择老老实实先种菜吧!js330

  • 重生时代巨头最新章节

        岁月回,你生命中的青春留下了什么?当刘贺回到十八岁,回到年少的纯真时代,那么,以前的种种遗憾一切都将重头再来,他要站在时代巅峰,看那风云变幻!js330

  • 谋嫁嫡妃最新章节

        相传西昭国的王玺之上镶有一颗玉灵珠,此珠可解百毒,可医百病。西昭灭国后,玉灵珠落入凉城的纳兰家,为得此珠,前西昭苏世子之女灵戈顶替威远将军叶秦之女的身份,独自从玉山来到凉城,辗转入住了纳兰家。只是未曾想到,一心只想得到玉灵珠的她竟被卷入了一场王权争夺的风波中来。卿本佳人,奈何为谋?谋权,谋利?谋心?看她素手拨琴弦,执子落尘埃,终拨乱君心,落定情缘,嫁做良人妃。

  • 傲娇总裁请自重最新章节

        狠心母亲将自己作为商品送给中年男人只为挽救危机的家族企业。
        姐姐挽着前男友趾高气扬的羞辱自己。
        刘艺与陌生男子一夜缠绵,却不知该人身份。
        传言本市徐慕深多金、不喜女色,冷酷。
        刘艺与他签订隐婚协议书。
        “离婚,我要离婚”刘艺觉得自己根本就是被欺骗了。
        “老婆,离婚多麻烦呀,不如我们生个孩子吧”徐慕深将刘艺压在身下,邪魅的对着刘艺一笑。

  • 神豪玩无极限最新章节

        讲个笑话:当不缺钱的二代陆安接受了自己流离平行时空被壕无人性系统绑定,还让他消费的时候。  其实他内心是拒绝的,嗯,他是拒绝的…  一个响指后,陆安开启了新的人生。  陆安:壕的人生,真特么精彩呀!每天花个十亿八亿的还是很有意思的。  (小白纯爽文)

  • 祖瞳录最新章节

        恒古十宇宙,仙魔人神鬼,巫武魂气源,万古纪元终,唯有一人存。漫步时光长河,左眼轮回右眼永生,一眼动念间,神魔皆虚无。九位天命之主,主宰宇宙千秋掌控万古长河数千次轮回的谋划终于等来了这一世斩因果、断轮回!一步一步从蝼蚁崛起吾名命无川,吾终将归来。

  • 动力之王最新章节

        被大宇宙的意志给踢回了1978年的陈耕,故事再次开始。l0ns3v3

  • 权婚蜜宠,妖精我们再来一次最新章节

        传言中校官晏煜城不喜欢亲近女人,她信了,为了50万与他逢场作戏却突然被他给吃了,吃了就算了她还怀孕了,因不舍打掉孩子她只能与他结婚。可是谁能告诉她,这个只与她见过几面并且性格冷淡的男人怎么对她这么好呢?rn晚间散步休息时,他拍着自己的腿:“坐上来。”苏宁安微囧:“晏先生,这样不太好吧,来来往往都是人,都看着呢。”,晏煜城直接将她抱进自己怀里,轻声道:“你怀着孕,石椅凉。”小说就一个字:宠!!!

  • 石头里藏着一匹马最新章节

        本书为中考热点作家周海亮十年经典作品集。书中三分之二部分为散文,也收录了一些曾获过奖的小小说。题材广泛,风格多样,以小见大,寓意深刻。作者不回避现实的残酷,却也惊叹生命的顽强。与其说他笔下的人物是被命运捉弄,不如说是被各种局限性——身外的和自身的局限性所困。作者善于架构情节,设置悬念,时而温情脉脉,时而深沉冷峻,每一个故事都动人心魄,引人入胜。

  • 我是主角他老爹最新章节

        得到一个坑爹的“万界老爹”系统,穿越到各个世界之中去当主角的老爹,这个主角也很“绝望”啊!

  • 冷帝追妻:独宠祸水小娇妻最新章节

        曾经,她看着十里红妆,立下诅咒:南宫黎,孤要你和你的皇后,断子绝孙!不曾想到,有一日,她竟然成了他的皇后。断子绝孙?曾经的诅咒,还能算数吗?大燕清河公主慕容清,大周皇帝南宫黎,樱花树下,情定一生,一场干戈,白骨如山,他和她,究竟可以走向哪里?黄泉路上,奈何桥头,谁,又在等着谁?

  • 时空飞盘最新章节

        走向有序成时空,回归无序为混沌……  众生之念为长存,道主之愿归无常……  一位没有太大志向的青年,意外的获得一金属盘,穿越时空成家常,不受掌控的穿梭让人心惊胆战。  第一目标活着,第二目标成长,第三目标发财……  所谓的魔法只是意志调用了能量,所谓的阵法只是回路产生了力场,修仙只是身体的进化加上意志的成长,穿梭无尽虚空获取成长的力量,领悟法则的奥秘,掌无上神通。  一切的一切通过科学的原理来阐述

  • 落难公主的逆袭记最新章节

        一个原本是身份尊贵的皇族公主,却因身上有着某种神秘的力量被邪教组织发现并拐走,十年后恢复记忆的她知道自己被拐的真相后,想尽一切办法脱离组织的掌控,但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计划已久的逃跑计划竟然被发现了而要来组织的追捕,面临身体和心理带来的双重危机,她将何去何从

  • 重卡雄风最新章节

        工艺精良、动力十足、载重非凡,牵引着战争之神,碾过历史的尘埃,轰隆隆行走在大地上的伟岸巨物——且看被誉为重卡超人的林超涵如何绝地求生,革新技术引领潮流,将濒临倒闭的重型卡车厂塑造成中国重工业的明珠、世界重卡行业的巨头企业。

  • 总裁的头号甜心最新章节

        稀世珍宝离奇失踪,案件迷雾重重,唯一看破真相的,是一个外表看似软萌,其实内心更加软萌的扑街推理小说家苏糖!只是,苏糖想不明白,她只是帮忙找回了一条项链,对方也用不着非得以身相许吧!

    本章内容提要:
    ...    这无疑是这段时间吃得最开心的一顿饭。     饭菜上笑声不断,王夫人满面春风,喜形于色,席上不断的给王冲夹菜,王冲碗碟里的饭菜高高的,都快放不下了。     而王父也不再如之前那么古朴、严肃,在王夫人的督促,主动给王冲夹了一筷子。     “三哥,你厉害!”     看到这一幕,王家小妹早就惊呆了,从桌子底下递过来一个眼......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