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飒飒!

    离大堂越近,王冲心中便越是紧张,大抵越是失去过的人,才越知道珍贵。

    前一世的自己,浑浑噩噩,对什么事情都不关心,对什么事情都不上心。很难想像,仅仅只是前去吃个饭,居然就会让自己感到紧张。

    “这应该就是近乡情怯吧。”

    王冲心中暗暗道。抬起头,两扇狮首的大门屹立,前面就是家里吃饭的大堂了。

    王家并不是什么王侯大家,没有那么森严的法度,但却也是将相之家,娘亲虽然没有立下那么多的条条框框,但大家族的规则还是有的。

    家中子女众多,不论是谁,包括父亲在内,只要还在京城,每周就必须有一次聚餐。所有人聚在一起,围着一张大桌子,开开心心的吃饭。

    这是王冲禁足之后的最后一天,也是七天以来,也是家里的第一次聚餐。不过王冲在意的并不是这个。

    没有意外的话,这个时候,父亲已经从外面回来了。父亲因为官职的原因,每天早出晚归,就算是自己这个儿子,也不是想见他,就能立即见到的。

    而等那件事情发生之后,父亲很快会离开京城,返回军营驻地。以后恐怕至少半年多的时间自己都见不到他。

    如果想要阻止那件事情,改变家族的命运,这次家里的聚餐就是最好的机会,也是最后的机会。

    不过,父亲会相信自己吗?

    王冲想起自己,顿时沉默了。

    种花得花,种豆得豆,前一世,他自认是所谓的穿越者,玩世不恭,游戏人生,做了太多的荒唐事。

    在最开始的那段日子,他想着在这个世界游侠任性,在外面天天夜宿,结交了大量的狐朋狗友。

    小妹说的那个“马周”就是其中的一个。

    前一世的王冲,性格直来直去,没那么多花花肠子。总想着大家是朋友,坦承相交。哪里想得到,这些和自己一样的二世祖心思那么深,表面上和你称兄道弟,背后**一刀。

    这些家伙打着自己的旗号,在外面胡作非为。甚至最后闹出了光天化日,强抢民女的事情。

    别的事情也就算了,但是“强抢民女”实在是太过份。连领兵在外,对自己一向很少管束的父亲都看不下去了,知道这件事情后勃然大怒,连夜从驻地赶来回来。

    王冲也因此被关了七天的禁闭。

    在这件事情上,父亲对自己是彻底的失望了。当初自己穿越之后,虽然很长一段时间叛逆反常,净干出些出格的行径,但还没有堕落到这种地步。

    但是强抢民女……

    这已经挑战到了父亲的底限,从此以后,父亲对自己也就彻底的放弃了,不再理会。

    王冲也是在这件事情之后很久才知道了。被马周那些混蛋打着自己的旗号阴了一把,王冲也是郁闷的不行。

    但是这些事情没法去说,如果不是自己识人不明,又怎么可能被人阴上一把。以父亲、母亲此时此刻的心情,无论自己说什么,恐怕都是不会去听的话。

    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又能干出什么,说出什么正经的东西呢?

    想到这里,王冲心中苦涩无比,自己种下的苦果还得自己吞下啊!

    “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这么混蛋下去了。无论如何,都必须改变自己在父亲心中的印象。”

    王冲心知肚明,要想改变父母心中的成见,这次的家族聚餐就是最后的机会。无论如何,一定要让他们明白,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自己了。

    要慢慢赢回他们对自己这个孩儿的信心。

    王冲深吸了一口气,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少爷!”

    狮首的大门紧闭,看到王冲走过来,大门口的两名健硕的劲装护卫立即躬下腰身,低头行礼。

    这两人虎背熊背,站在那里仿佛门神铁塔一样,一看就知道是战场上的劲卒。

    “辛苦你们了。”

    王冲在两人身旁停了一下,诚恳道。

    他认得这两名护卫,他们是父亲王严从军营里面挑选出来,留在府邸的。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前一世的时候,王冲根本就没关心过这些护卫叫什么。直到家中发生大变,所有的护卫、家丁都散了,只有这两名护卫,带着其他几名家丁不离不弃,一直紧紧相随。

    直到那一场大乱潮来临,这两名护卫也像其他成千上万的人一样死在了里面,临死都在尽忠职守。

    那个时候,王冲才深深的记住了他们的名字,一个叫做申海,一个叫孟隆,是府中最忠实的护卫。

    “少爷?”

    两名护卫盯着王冲,眼中大为惊异。这位少爷以前的时候,从来都是眼高与顶,桀骜不驯,根本不与他们这些护卫说话。

    这次居然会主动跟他们打招呼,这还是生平头一次啊!

    两个人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奇!

    王冲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笑了笑,也没有解释。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自己以往的形象太差了,想要一朝一夕之间改变是很难的。

    不过,迈出了第一步,就会有第二步,迟早有一天,他们会发现自己确实变了。

    两只手按在狮首门环上,王冲大力一推,走了进去。大门吱哑声,在大堂房间里非常的响亮。

    “好香!”

    王冲走进去,还没看清楚,鼻中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令人垂涎欲滴的菜肴香味。巨大的房子里,一张可供十几个人吃的大桌子摆着,上面摆满了二十多个丰盛的菜肴。

    “好久没吃到这么丰盛的饭菜了。”

    被这股香味一勾,王冲也感到腹中饥饿了。仔细回响,自己禁闭七天,饭菜可是一直清淡的很,哪里有这么丰盛。

    不过,虽然菜肴丰盛,但大堂里的气氛却不是很对。

    王冲心中微惊,抬头扫了一眼,立即看到那张大大的长桌子旁边,坐着的父亲、母亲,两个人面沉如水,谁也没看自己。

    饭桌上虽然香气盈动,但两个人谁也没有动。只有旁边的大胃王小妹,埋头在桌边,一只手拿筷子,一只手端着碗,张开嘴巴使劲狂吃,只看到那两只冲天羊角辫在桌子旁边颤动,只见辫子不见人。

    王家小妹生平两大嗜好,一个是好吃,一个是贪玩。

    王冲第一次见到她吃饭,也差点被她吓死。这哪里还是一个小女孩,分明是一头饥饿的巨兽。

    不过想想她的惊人力气,王冲后来也就释然了。

    在家族里,只有小妹一个人是可以不按饭点吃饭的。不过,以往小妹吃饭的时候,饭碗都是吃得叮叮铛铛作响,但这一次,只看到她的嘴巴张得大大的,但没有一点声音传出,分明是知道气氛不对。

    整个大堂里,死一般的沉寂。

    “你!死!定!了!”

    小妹端着饭碗,一边得意洋洋的狂吃海吃,一边远远的丢过来一个同情的眼神。她已经可以看到到自家小哥悲惨的命运了。

    小女孩虽然单纯,但却也因此特别记仇,她可没忘记自家小哥之前骗她的事!

    王冲没空理会自家惹得人牙痒痒的小妹。他心知肚明,父亲、母亲虽然放了自己出来,但这件事情还根本没有过去。

    “爹,娘!”

    王冲没有像往常一样,一声不吭坐到餐桌旁,直接像驼鸟一样埋头吃馁,而是绕了个圈,绕过吃饭的桌子,在自己父亲、母亲身侧停了下来。

    一旁的小妹看着王冲的举动,嘴巴都张大了。

    自己这小哥这是在干什么?不知道爹爹、娘亲正在怒火上吗?这个时候走过去,这不是找死吗?

    但是更令王家小妹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这次的事情,我知道错了。以后,我就会和以前的那些人一刀两断,不会再和他们往来了。”

    王冲低着头道。

    “啪哒!”

    王家小妹举着筷子,看着自家一脸认真的小哥,惊得下巴都要掉地上了。这是怎么回事,自家小哥居然会主动认错了。

    她没听错吧?

    赶紧擦了擦眼睛,王家小妹发现自己真的没有听错。

    大堂里,压抑、沉重、凝固的像石头一样的气氛突然松动了一下。餐桌上的主位上,一个穿着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罗衫,梳着云鬓,看起来端庄、典雅的中年美妇人脸上动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抹惊诧到极点的神色。

    这孩子,居然会主动认错了?

    赵淑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了这些事,她已经说过他多少遍了,但是他却完全听不进去,关禁闭,杖打也完全不在乎。

    有时候,赵淑华都觉得自己这个母亲的极其失败,这让私底下她感觉非常的沮丧,只是在子女面前从不表现而已。

    但是这一次,他居然会主动道歉认错了。难道这孩子真的变了?

    这一刹那,赵淑华心中有些失态了。

    她希望自己的孩子是真的变了,但又怕这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毕竟,他以前的表现实在太差了。

    “你这个逆子!你还知道错了吗?”

    一声冰冷的声音,却是王冲的父亲王严在旁边说话了。王冲的父亲面相威严,目光如炬,端坐那里,有如枪扎一样,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礼记》中说“父慈子孝”,但王冲却感觉到相当大的压力。而王冲心知肚明,这其实还是父亲收敛了一身气息的结果。

    “你这是什么话,难道冲儿就不能浪子回头吗?你不是也听到他认错了吗?”

    赵淑华本来还担心王冲是哄自己开心的,但听到王父的话,立即就不乐意了。妇人不得干政,这是朝廷的规矩,赵淑华从来不干涉王父在政治、军事上的事。

    不过,王父经常领军在外,这个家里,四个孩子,还有佑大的府邸基本都是王夫人在操持。在教育几个孩子方面,王夫人赵美人拥有绝对权威。

    王父虽是战场上统兵一方的大战,在这方面却也影响不到王夫人。

    王冲虽然低着头,但是察言观色看得清清楚楚,父亲王严虽然依旧脸色冰冷,正眼都没瞧自己,,但是神色却微微舒缓,并没有之前那么刻板、紧崩了。

    很显然,自己的道歉并不是一点作用都没用。

    “父亲教训的是,冲儿以前实在是太顽劣,太糊涂,令父亲、母亲担心了。以后,冲儿一定会改过从新的。”

    王冲低头道。

    一句话,说得王父、王母同时抬起头来,两人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讶。这逆子之前的道歉就算了,但这次被自己训斥居然没有顶嘴,这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一次还是偶然,两次就未必了。难道这逆子真的变了,知道错了?

    “冲儿,别听你爹的,赶紧坐着。一家人吃饭的时候,板着个脸像什么样。”

    王母赶紧吩咐道。

    王冲嗯的应了一声,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规规矩矩的,垂眉低目,一动不动。王父、王母还没动筷子,王冲便也不动。

    这翻举动落在王父、王母眼中,又是惊异不已。

    “这孩子真的变了。”

    这个时候最欣慰的莫过于王母赵淑华了。

    谁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

    可惜这孩子的表现实在太让人伤心了。难道自己的祈祷应验了,这孩子真的懂事了?

    这一刻,赵淑华几乎要喜极而泣。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章 再世为人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章 再世为人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章 再世为人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章 再世为人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章 再世为人】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腹黑竹马弄青梅最新章节

        他们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她负责搞破坏,他负责收拾烂摊子;他负责哭,她负责哄于可可哪儿能想到那个成天跟在她屁股后哭鼻子的小男孩,变成了腹黑到人神共愤的骚年长大后,他们一起睡觉,他负责卖力地…做,她负责卖力地…叫。“可可,乖,叫一个。”“唔闫回…有事好说…以后咱们还要长期合作。”“那就叫一个好听的。”“……叫什么?”“你知道的。”于可可可忍了忍,“好啦,老公…”“嗯,乖,来……再加个后缀。”“老公…我爱你…够了么?”闫回笑得魅惑动人,“不够,永远不够。”于是,她叫了整整一夜,叫到第二天声音沙哑,双腿发软。

  • 病娇忠犬攻略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极度闷骚的忠犬,闷着闷着闷成了变态的故事。这也是一个废柴公主被憋坏了的忠犬逆袭的故事……"rn

  • Boss,你够了!最新章节

        初见,她误摔在他的车前,悲惨崴脚不说,还被她的女伴误认为是“碰瓷”钓金龟的捞女。  谁知,一次升职,女魔头成了她的上司,而他却成了她的大BOSS。  一个横挑鼻子竖挑眼,一个笑里藏刀桃花眼,哪个都得罪不起。  在女魔头和大BOSS的夹缝中生存,人生已经如此艰难……  偏偏老天还要给她的生活再加一点悲惨。  “签了这份协议,从明天起,不用再来上班了。”  小绵羊怒而掀桌:“楚临江,你特么当我是什么?!”  总裁大人笑眯眯铺平一纸婚书:“去替我打理分公司,我的亲亲老婆”

  • 男神老公的小萌妻jd_urltrue最新章节

        他是众人追捧的帅气男神,却唯独性格冷漠,没有任何人可以让他多看一眼。她是可爱率真的萌妹子,对男神一见钟情并发誓要让他爱上她。多年后再次相遇,他们都不再是从前的彼此。爆笑的开始,揪心的过程,无节操的缠绵悱恻。看萌妹子如何逗笑高冷男神,观男神怎样秒变食肉男,猜最终到底谁会成为谁的盘中餐?

  • 夜不惊人尸不休最新章节

        三个大学生,陷入三角恋中无法自拔,一次偶然他们得知一个传说,只要去到香尸谷,传言那是个能收获爱情的世外桃源。岂料这一切都才只是梦魇的开始,住进一座古宅中的他们,接二连三地开始发生灵异事件。拦腰截断的半截人尸,夜半床底的婴儿哭声,能拍出二维码的女人尸画,具有鬼眼的少女,倒挂在窗外的长发人脸,微信中出现来自地狱的搭讪。在所有真相的背后,却更流传着一个诡异可怕的怪谭。死了的人,也是会活的。夜不惊人尸不休,天黑请闭眼。rn

  • 合欢未已最新章节

        余居于瑶山十里竹林,与外人绝,唯意适从,洋洋自得焉。
        于时年为十五,所遇君子,舍之安而随其于城,愚之甚矣。
        妹为鬼也,钟于王孙,不可得焉。遂余弑女,予其形。
        因果相报,女复归来,其时为大患,人各散尽。
        何日是,合欢时?

  • 重生影后撩夫忙最新章节

        重生之后,元媛圆有两个伟大的梦想:一是避开娱乐圈;二是不饿死!然而,当她的人生再次和演员两个字绑在一起时……嗯,修炼修炼走上人生巅峰也不——等等,那好像是我的手机!boss大人眉一挑:“你将我的老婆养得很好,很对我的胃口!谢谢!”“这样说是不是有点不太好?”“是有点不好。”boss大人蹙眉冥思了下,一副勉为其难的道:“所以,我送你一个baby吧,正好让这朵烂桃花死心!”

  • 娇狮记最新章节

        重生在一个瞎子身上已经够悲催的了,赠品居然是一屋子心怀鬼胎的家人,调查两个前身扑朔迷离死因的同时,也揭开了满目疮痍的秘辛和惊天泣血的阴谋,哦,顺便还勾搭了一个冷仙暖男来平衡一下身心……js330

  • 农家悍妃最新章节

        孟西月,21世纪特种兵,一朝穿越成为无父无母的孤儿,上有极品亲戚一大堆,没事就爱打打秋风。下面还有一个温柔似水的软妹妹,带着一个小包子,还不知其父。西月咬咬牙,打打猎,种种田,养养小包子,没事虐虐渣渣,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啥都不缺,就缺个老公,咋办?买个老公回来过日子,可脑袋一抽风。完了!
        “哪来的男人,这么丑,快点带走!”
        男子邪魅一笑,“娘子,买货离手,概不退货。你就从了吧!”
        当她倾心以付时,才发现他心有所属,她不过是个替身罢了!
        很好!她孟西月定要让你世子府鸡飞狗跳,你不是痴心不改吗?那好!我便送你去地府,让你们当一对鬼鸳鸯。
        此文,一对一宠文,无虐心不狗血,欢迎大家入坑。

  • 妃常穿越:皇妃武媚娘最新章节

        别人穿越都是官家小姐,可她穿越偏偏确是个尼姑。好了安心做尼姑,不问世事吧,忽然却来了皇上。温泉池边,她疑惑问他,“你谁啊。”“媚娘,我是李治,你不记得我了?”他眉头深锁,眉宇含情道。顿时如雷轰顶。李治,咋这么熟呢,等等,武媚娘,那不就是武…则天!想要躲开宿命的追随,奈何却好了进宫就进宫,刚好去见见鼎鼎大名的王皇后和萧淑妃,来个化敌为友,三人一桌刚好斗地主!

  • 乞尸棺最新章节

        民国七年,几个市井混混无意中获得一张秘墓古卷,顺着古卷指引最终发现了民间流传甚广的战国杀神白起之墓,相传白起之墓中有一神龙骨,人换神龙骨,可百年不死,而墓陵深处,还有着道家失传绝学风水鬼门棺、马尸拉棺的战国冥车、供奉阴人的咸阳地宫、遇血即活的鬼陵尸兵以及守灵秘术中的独头男僵……这让人匪夷所思的种种,竟掩盖着一个数千年来不为人知的秘史……

  • 职场忠诚最新章节

        主人公面对着各种利诱,周旋其间,凭着职业敏感性,用正义与忠诚,时而小心翼翼的融入,出淤泥而不染,时而狡猾面对,大智如愚,同种种违法违规行为斗争。昔日一起的同事,或触犯法律被判刑、或违反纪律被处分、或人浮于事被解职开除,倒在自己亲手编制的牢笼里……

  • 聊斋之长生最新章节

        “这是什么世界,聊斋?神话?”身穿异界,梦长生很严肃的思考这个问题,隔壁金华县住了个宁采臣,隔壁郭北县又有座兰若寺,最骚的是,自己救了一条鱼居然是天上泾河龙王的女儿.....

  • 绝色美女的超级兵王最新章节

        身怀绝世武功,兼备惊天医术,叶莽却一脸无奈,“想要低调咋就这么难?!”

  • 家有悍妃:摄政王独宠最新章节

        前世自己被赐婚给云离歌,他默默护着自己一世。重回到他们大婚当晚,结果遇上了穿越而来的冒牌云离歌。一个性格火爆,武艺高强,一个现代财阀富二代,风流成性。两人将会产生怎样的火花?

  • 神探萌妃最新章节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前世的楚芸清在警校遭人陷害,毕业后被迫放弃了她心爱的犯罪心理学,成了一名普通的上班族。阴差阳错,她一朝穿越成了大齐北冥王的通房丫鬟。凭着前世的高超技能,她揭皇榜,查冤案,惩奸人,朝堂上下混的风生水起。起落沉浮间却又躲不开,逃不掉,北冥封的纠缠羁绊。“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女人”前世今生,是谁该还给谁的恩怨情仇?“她不是我杀的!”“你连给她陪葬都不配!”翩然隐香间,是否还能携手这一生“你还记得自己的承诺吗?”“一生一世一双人,不负如来不负卿。”

  • 快穿:黑化男神,你好甜最新章节

        【1V1,苏爽宠,甜文】男神一言不合黑化了怎么办?苏甜桃花眼潋滟无双,笑答:撩!狠撩!使劲撩!撩完就跑!她撩天撩地撩空气,人送外号:撩女王!却不想,终有一日,马失前蹄,一头栽进了自己挖的坑里。当黑化男神不按套路出牌,腹黑的丧心病狂,一言不合就卖萌,该如何?黑化总裁/清冷师父/病娇哥哥……纷纷为她跌下神坛。苏甜埋头痛哭:宠宠宠,除了宠还能怎么办?自己的男人,跪着也要宠下去!友情提醒:本文高甜,书如人名,又苏又甜!男神必杀技——专业黑化+专业卖萌,emmm……反差萌,萌萌萌,萌炸天际,分分钟把女主萌到哭。

    本章内容提要:
    ...    秋风飒飒!     离大堂越近,王冲心中便越是紧张,大抵越是失去过的人,才越知道珍贵。     前一世的自己,浑浑噩噩,对什么事情都不关心,对什么事情都不上心。很难想像,仅仅只是前去吃个饭,居然就会让自己感到紧张。     “这应该就是近乡情怯吧。”     王冲心中暗暗道。抬起头,两扇狮首的大门屹立,前面就是家里吃饭的......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