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章

    第二日、第三日,大钦若赞和阁罗凤每日都在观察,不过安南都护军的数量始终没有减少。但是气氛已经发生微妙的改变了。

    就在阁罗凤和大钦若赞以为一直会这样的时候,第四日却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哗啦啦!”

    一只巨大的信鸽浑身漆黑如墨,挥舞着翅膀划过天空落在乌斯藏的大军营帐中。

    “是东北的消息!”

    大钦若赞看了一眼信鸽腿上的标志,从上面取下绑腿,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的神色。乌斯藏帝国的东北自然就是大唐的陇西了。

    那里现在正是悉诺罗恭禄和都松莽布支的战线,两人正在和哥舒翰统帅的北斗大军激烈交战。

    悉诺罗恭禄的能力要压住哥舒翰完全没有问题,现在的北斗大军绝对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大钦若赞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时候会收到悉诺罗恭禄他们的消息。

    带着一丝疑惑,大钦若赞拆开了绑腿中的消息。嗡,下一刻大钦若赞霍地变了脸色。

    “出什么事了?”

    火树归藏从后面走了过来。

    “你自己看吧。”

    大钦若赞将手中的消息递了过去。信纸上只有很短的一段内容,大唐战神王忠嗣已经离开京城,前往陇西。

    火树归藏刷地变了脸色。

    “这下麻烦了。”

    火树归藏喃喃自语神情凝重无比。

    在乌斯藏帝国从上至下,包括藏王在内,如果说有一个人是令所有人都为之忌惮的,那么这个人就是大唐的战神王忠嗣。

    在乌斯藏和大唐之间,由王忠嗣领导的几场战争之中,乌斯藏几乎都是惨败而归。包括大将军王悉诺罗恭禄都惨败在王忠嗣的手中。

    王忠嗣率领的大队甚至一度差点攻上高原,占领乌斯藏帝国的王都。

    以至于后来听说,王忠嗣入宫做了太子少保,整个乌斯藏帝国都差点举国同庆,所有人都深深松了一口气。

    对于整个乌斯藏帝国来说,王忠嗣的出动绝对是个地震般的消息。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大将军王绝对支撑不了太久。”

    大钦若赞脸色难看道。

    在整个大唐有一个人是大钦若赞绝对无法掌控的,那就是王忠嗣。这个人的水平已经完全超过了大钦若赞。

    虽然大钦若赞也不愿意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但是公允的说,悉诺罗恭禄绝对不是王忠嗣的对手。

    之前听说王忠嗣体内暗疾重重,为了养伤才不得不进入深宫,担任太子少保的职位,但是现在看来全部都是以讹传讹。

    对于乌斯藏来说这绝对是一个不妙的信号。

    “王忠嗣从京师到陇西最多10天的时间,换句话说,我们最多只有10天的时间彻底的剿灭安南都护军,平定西南。”

    “看来我们得加快行动了!”

    火树归藏一脸凝重道。

    ……

    “老石,你那里还有水吗?水袋给我用下。”

    高高的钢铁城墙后面,一名安南都护军的老兵舔了舔微微发干的嘴唇,向着旁边另一名老兵伸手道。

    “没有了,没有了……”

    老兵将手中的水袋倒过来,袋子里流出了最后一滴水,被老兵一口接住。

    “你没看到吗,我自己也不够了,想要喝水还要等几个时辰后上面发下来。”

    “我记得之前没有这样限制用水啊,你说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军队里真的没多少水可用了。”

    一个声音从边上插了过来。

    刹那间周围一片死寂,所有人都看着那边说话的士兵。

    “你找死啊!胡说八道什么!”

    一名老兵猛地将他踹翻在地,眼光不停的瞟向山顶,虽然他极力的保持着镇定,但是就算是他自己也流露出浓烈的不安。

    四面八方气氛一片沉默,谁也没有注意到一股不安的气氛正在大军中传播。

    “公子,情况不妙啊。”

    老鹰看着山下忧心忡忡。

    众人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由于水远不够,不得不对大军进行用水管制。如果是以前还没什么,但是加上大钦若赞说的那句话,一切就截然不同。

    现在就连老鹰这种不通兵法的人都能感觉得到,大军的士气和几天前相比截然不同,这是一种很令人不安的迹象。

    “知道了。”

    王冲淡然道,脸上没有丝毫的波动,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现在想的应该是怎么结局这件问题。

    “报!山下敌军有动静。”

    一名传令兵突然冲向山顶跪伏于地道。

    嗡,所有人统统转过头来望向山下,之见多日没有见面的蒙乌联军突然躁动起来,成千上万的兵马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烟尘滚滚,旌旗处处,那股气势遮天蔽日,极其惊人。

    而在所有大军之中,那一头头山峰般的巨象尤其令人心惊。

    “不好!”

    老鹰神色骤变。

    “乌斯藏人要发动进攻了。”

    “传令下去,全军戒备。”

    混乱之中,王冲冷静的声音格外的清晰,一层层传遍整个大军。咚,震天的战鼓声中,从山顶到山脚,整个大军一片肃杀。

    “锵锵锵!”

    一层层钢铁的震荡声从山下传来,以蒙乌两军统帅为中心,一圈圈灼亮而辉煌的光芒如同涟漪一般扩散到整个大军。

    成千上万的战争光环,各种各样,铺满整个视野。

    这时蒙乌两军史无前例的第一次大规模联合,数十万的大军同时发动进攻,那股气势铺天盖地如同巨浪一般,这与山上一片死寂的大队形成了鲜明对比。

    然而尽管山峦上一片寂静,但是整体的气氛却反而越发的紧张。

    每一个安南都护军的战士都牢牢的握紧了手中的武器,神情凝重无比。

    “冲儿!”

    山顶上,就在王冲神色凝重,观望着山下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父亲!”

    王冲心中一动,立即反应过来,下意识的望向了山下,那一道高大、魁伟,厚重伟岸如山峦般的身影。这是传音成束的能力,虽然背对着自己,但以父亲的能力完全不是问题。

    “一会儿开战的时候,火树归藏和段葛全就交给我和鲜于都护,你不要动,也不要靠近。这个级别的对手,不是你可以对付的。”

    王严开口道,声音中透着些别样的意味。

    自从抵达这座山峦开始,王严和鲜于仲通一起,坐璧上观,几乎将全部的权力就交给了王冲。但是这一次……,性质已经完全不同。“孩儿明白。”

    王冲点头道,心中沉重无比。显然,连父亲和鲜于仲通他们感觉到了这次的形势恐怕不妙了。没有了试探,也没有了丝毫的轻视,乌斯藏和蒙舍诏准备倾尽全力,剿灭他们。

    而且选择还是大唐的军队出现水源危机,士气跌落的时候。

    “轰隆隆!”

    浓烟滚滚,也就在山顶上安南都护军全军戒备的时候,山峦的东南、西南,东面,西面,北面……,各个地方出现了一道又一道强悍的人影,一个个身上的气息有如风暴一般。

    “是龙钦巴!”

    老鹰突然上前一步道。

    “不对,还有凤伽异,段阳炎……”

    陈叔孙道。

    就在众人的目光中,一道又一道人影出现山脚下的各个方向,龙钦巴、凤伽异、段阳炎、次仁象雄、土弥桑扎……,还有蒙舍诏的诸将,以及乌斯藏的悍将们,一个个昂扬而立,纷纷出现在滚滚的烟尘之后,在他们身后是成千上万的大军。

    ——整个蒙乌联军的武将们终于达个时候出现了,一股无形的军队笼罩了整个大队!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六百章 大决战!万将之决!(上)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六百章 大决战!万将之决!(上)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六百章 大决战!万将之决!(上)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六百章 大决战!万将之决!(上)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六百章 大决战!万将之决!(上)】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虐爱成婚,老婆大人带球跑最新章节

        背后默默关注她十年之久的腹黑男陈绍安,早就将司洛儿归到他私有物品那一栏。前脚搅黄了她的恋情,后脚就戴上面具用QQ撩她。rn同学聚会他将她吃干抹净,末了连个回忆也没留给她,待她回国,他又化身继兄,夜夜爬床??????可是他妈撬了她妈的墙角,这特么是死仇有木有?rnrn“洛儿,夜深了,它好想再吐点什么??????”陈绍安死皮赖脸滚到她床上说。rn“??????”司洛儿抖着腿翻个白眼,尼玛,还没有“吐”够么?

  • 豪门夜宠:腹黑总裁难推倒最新章节

        "我待你真心实意,你却弃我如破履rn今世重生,定虐你千百遍!rn柏奕琛:媳妇,你要虐谁,我帮帮帮!rn你若如那渣男负了我,我让你断子绝孙rn柏奕琛:放心,我把你宠在这里"

  • 鬼妃要上天最新章节

        满门忠烈,一朝灭族。她生前贵为女将,死后亦为鬼雄,重生只为复仇。当年的心上人啊,你赏我一剑,我回你一摞人头。朝中“栋梁”啊,你算计我全家,我灭你九族。可乖张阴戾的他的出现,竟将充满阴暗的日子,过得与众不同。“爱妃,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眸子很美?”“王爷,那人一定……瞎了!”

  • 脸盲总裁的小特助最新章节

        一场爆炸,她临死前听到父亲说是那个男人害的他们全家丧命,她意外重生为他的特助,决心潜伏报仇。而他在那一场爆炸里,患上了认知障碍方面的疾病,变成了脸盲,却独独记得了她的脸。“您好,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她试图逃离他的身边,找机会下手。“夏小姐,我们三秒钟前还见过面。”他微微挑眉,眼里是无可奈何的笑意。??不是说他是脸盲?见过的脸一秒忘?哪个庸医误诊的?“我是有认知方面的障碍,但是,很不凑巧,我只记得你……”夏臻:“……”

  • 我的校花我做主最新章节

        天才少年易天身带极品功法回归都市,拳打土豪脚踢恶霸,左手小美女右手大校花……这功法达到四品就必须一个月内阴阳交和一次?这不是坑人吗!哎美女等等你别走啊……

  • 梓~阁最新章节

        请大家多支持........

  • 你好往事先生最新章节

        苏凉亦每每闭上眼都好像能听见凉裕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他说,姐,好好活着。曾经她只是苏家的长女,后来她是整个A市的女王。曾经她想安安稳稳过日子,后来她结婚了,跟一个只见过几次面的男人。他说,“我们可以选择先婚后爱。”苏凉亦微微一笑,“抱歉,我选择先婚不爱。”

  • 女人请接招:总裁专宠最新章节

        "当风筱璃绝望漂泊在海是齐御救的她。rn当风筱璃逃不过恶梦的摧残时是齐御给予了她爱的温暖。rn当风筱璃坠机时齐御着急的满世界找。rn当风筱璃失忆时齐御想尽办法帮她恢复记忆。rn……一次又一次……rn“风筱璃,不管此行是福是祸,只要我们都能平安度过,回去之后我必定娶你。”齐御笑得温柔似水,含情脉脉的望着风筱璃。rn风筱璃低垂着头缓解情绪,再抬头冲着齐御勉强一笑,声音沙哑的说:“谢谢你,齐御。”rn爱情就是这样,哪怕刚开始是欢喜冤家,最后也能缠得你情深刻骨。"

  • 位面航母最新章节

        驾驶游艇出海的钱沣,遇到了一艘无主的航母,唤醒了五百小弟。在特定的时间,航母能够穿梭到小说、电影、电视剧、动漫的世界。js330

  • 五魂破天最新章节

        世人皆知,人体有极限,一旦到达极限,无论如何修炼,也无法突破极限。而上古之人,为求的更强大的力量,寻觅无数办法,借鉴上古凶兽之力,终得一法门,可以让人更加强大,拥有移山倒海、撼天动地之能。世有巨兽,兽死,留魂,抹去灵识,以魂入体,融入人魂,融入血脉,获得兽之力,可增加实力,获得巨兽传承,习得兽技!而这种人,便被称呼为魂者!js330

  • 土豪直播系统最新章节

        人们都说不作死就不会死,而他鹿一鸣,偏偏就喜欢自己作死……直播间,他望着弹幕,嘴角掀起一抹笑容——“小鹿直播,给我来个粒子炮,回头付账。”“小鹿大哥,给姐姐来个带翅膀的猫,记得包邮。”“小鹿,有没有天狗肉?来两斤。”“什么?储备不够,那快点去搞,先暂停直播,快去!”……

  • 血魔录最新章节

        少年王默,身藏七窍玲珑心,机缘之下终得开启,一代血魔就此诞生,拳碎苍穹,神挡杀挡,佛挡杀佛!

  • 阴九行最新章节

        1912年宣统帝溥仪退位,1949年新中国成立,1978年施行改革开放一个朝代的更迭,往少了说,几十年,往多了说,几百年,而某些匠人的传承,却少则上百年,多则上千年啊。我将满十八岁的时候,我师父跟我叨叨,“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至于干咱刽鬼匠人这一行的,既要无情,也要无义。”刽鬼匠人,赤脚野医,麻衣相爷,野江捞尸人这些阴九行的行当,你没听说,但不代表它不存在。

  • 倾世皇妃太嚣张最新章节

        上官奕凡和南宫思雨双双重生归来,这一重生,他们都发誓一定要让前生伤害过他们的人,粉身碎骨、毁尽所有……

  • 道法双修最新章节

        一个只拥有大魔法师之名的三级法师,在死后到了一个新世界。“我们艾家这套相对剑诀怎么啊?”其实就是个法师在一个东方世界冒险的故事

  • 最强修仙花都行最新章节

        宇宙战神重生,横闯街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各路美女蜂拥而至,萝莉,御姐,傲娇,天然呆……别问他是谁,冷酷伴随修仙路!

  • 天命妖妃狠绝色最新章节

        堂堂王牌第一特工,拥有最高荣誉代号“雪狼”的她,竟然被坑穿越到异世,怯弱的下堂王妃从此换成了夺命狠辣的狼性妖女。惊才绝色,武功盖世,最高天眼系统在手,万兽皆为她所用。整个天下的美男尽在她脚下,什么王爷统统靠边站。可谁知那只高冷的妖孽居然在江湖上自称是她的夫君,谁靠近她就灭谁。最后,某女实在是忍无可忍:“老娘很忙,要夺这天下,哪里凉快你呆哪里去!”某个妖孽却一脸贼笑:“娘子,咱们还是先生娃吧,这天下,你若想要,为夫替你夺!”

  • 修仙大狂徒最新章节

        做好事,拥佳人,问鼎武道巅峰,承传锦绣文华……把重生当做游戏的李鱼一路行去,却发现自己越陷越深,真正爱上了这个世界。当然,他的红颜知己也越来越多了。

    本章内容提要:
    ...    第六百章     第二日、第三日,大钦若赞和阁罗凤每日都在观察,不过安南都护军的数量始终没有减少。但是气氛已经发生微妙的改变了。     就在阁罗凤和大钦若赞以为一直会这样的时候,第四日却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哗啦啦!”     一只巨大的信鸽浑身漆黑如墨,挥舞着翅膀划过天空落在乌斯藏的大军营帐中。     “......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