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

    “好机会!冲,这些家伙支撑不住了!”

    “吼!杀光他们,不要让他们逃了!”

    “将军有令,杀一名,赏牛羊十头!”

    “冲垮他们!安南都护军支撑不住了!”

    “冲啊!”

    ……

    一阵阵的嗷叫声,嗜血,癫狂,从乌斯藏铁骑中传来。和安南都护军相持了这么久,始终都攻伐不下,安南都护军的防御简直顽强到了极点。

    然而越反抗,就越是激起了众人心中杀意。乌斯藏人以凶悍、勇猛著称,越是强悍的对方,越是能激起他们征服的欲望。更何况,做为这片区域的宿敌和老对手,这一次是摧毁大唐安南都护军最好的机会。

    轰隆!

    如用任何的指挥,成千上万的乌斯藏铁骑如同泄闸之水般一边追杀,一边往山顶直冲而去。远远望去,山顶就是唐人的帅帐所在,只要斩断帅旗,就能彻底击溃他们。

    “杀啊!——”

    一阵阵的乌斯藏语的叫嚣声震彻云霄,马蹄飞溅,和暴雨声混在一起。那一柄柄的乌斯藏弯刀密集如林,在虚空中闪烁着阵阵的血光。

    “走,走走!”

    为首的将领不停的催促着,眼睛都急出血了。两条腿如何跑得过四条腿?要不是最前面的那一批铁骑在阵地拉据战中已经降低了速度,加上又是上坡,现在只怕所有人都已经丧命于此。

    然而即便如此,这种全面的撤退,恐怕牺牲大量的士兵。

    “大人,希望你的决定是对的!”

    为首的将领看了一眼山顶,心都在滴血。战争需要牺牲,毫无疑问,自己这些人应该是属于牺牲的对象。但是战争就是如此,就算是真相如何,他也无法责备什么。

    只希望一切都是值得的。

    “神箭手部队,前方五百步到六百步,散射!”

    王冲看着东北方向溃乱的大阵,眼中没有丝毫的表情。

    砰砰砰砰!

    声音一落,成千上万的箭雨,密集如蝗,抛入虚空,然后猛然射落下来。希聿聿,人仰马翻,一名名乌斯藏铁骑翻落马下,坠落地上。

    数百名乌斯藏铁骑分散在各个地方,坠落地上,使得铁骑冲锋的速度陡然一缓。而就是这么一缓,所有撤退中的大唐步骑身上压力一轻,陡然争取到了那一线生机。

    所有人全速向着山顶冲去。

    “准备!”

    王冲脸上一片冷静,目光盯着山下,一动不动。所有的一切,如境中花,水中月,全部倒映在他的心中,没有任何细节能够逃过他的眼眸。

    成千上万的乌斯藏大军汹涌如潮,如同过江之鲫般顺着那处缺口冲杀进来,而且距离王冲所在的山顶越来越近。在这个距离,王冲甚至可以透过雨水看到他们头顶暴起的青筋,但王冲始终不为所动。

    头顶的大旗在雨中哗哗作响,但王内心却是一片平静。

    时间飞梭,似乎只有一刹那的时间,又仿佛过了无数个漫长的时间,山顶上突然响起冷静至极的倒数声:

    “三!”

    “二!”

    “一!”

    说到一的时候,王冲裹着黄金臂甲的右手狠狠的的挥下:

    “传令郑诰年、张植,冯龙大军待命,转变阵形,向右突击!”

    “传令赵谦,黄赫,傅陇大军准备,一字长蛇阵!”

    “开始!”

    ……

    战马蹄哒,一名名传令官如飞而去。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和微博,搜索皇甫奇即可,里面有很多小说没有的内容】

    轰隆!

    下一刻,就在一名名乌斯藏铁骑疯狂的叫嚣,狰狞着脸孔,快要冲到山顶上的时候,异变突起,原来有些混乱,被动的北面大军突然之间活了过来了一样。

    成千上万的大军,各个方阵,如同一个个转动的齿动,疯狂的运转起来。

    轰隆,最开始的变化发生在防线的末端,没有任何的征兆,一只步卒方向突然斜插而出,盾兵,步兵和斧兵混合方阵,仿佛狂战士一样猛冲进去,如同一把尖刀一般,将乌斯藏人的铁骑洪流一分为二,强行隔断开来。

    而几乎是同一时间,山峦端顶,成百上千的巨型弩车突然之间从暗出推了出去了。

    “不好,有埋伏!”

    “陷阱!这是陷阱!”

    “太卑鄙了!杀了他们!”

    ……

    希聿聿的马嘶声不绝于耳,第一波巨型的车弩攻击直接带走了成百上千的乌斯藏铁骑。在阵形之外,乌斯藏的兵力极度分散,弩车的威力远没有那么厉害。

    但是王冲特意布下这个口子,在狭小的空间内,乌斯藏人为了追杀“逃兵”,冲破安南都护军的阵形,一窝蜂涌至,队伍与队伍之间密集到了极点。

    不止是如上,几乎是同一时间,乌斯藏人的左右两侧,所有的全部向着中央的乌斯藏人疯狂挤压。

    战场上的局面本来是乌斯藏人数量压制住了,但是此时此刻,在王冲布下的这个口袋里,反而是占据了绝对的数量,变成了以多打少。四面八方足足达数万的安南都护军一起围攻着八九千之数的乌斯藏铁骑。

    “快,后退!冲开口子,和大军汇合!”

    “不要让他们把我们截断了!”

    “所有人随我来!”

    ……

    口袋中的乌斯藏人不泛厉害的将领,看到情况不对,开始调头往外,开始冲击那只“封口”的。只要冲开这个口子,和大军汇会,的这个陷阱立即不攻自破。

    不止如此,只要大军汇合,这么干反而是自套牢笼,自掘坟墓。

    “杀光他们!”

    “你们这帮废物,快,不要让他们合拢了!”

    “快点!”

    ……

    “口袋”外,其他的乌斯藏人也急了,成千上万的乌斯藏骑兵眼睛都红出血了,谁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这种战法和之前截然不同。

    然而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

    轰隆,下一刻,一条“长蛇”嘶叫着,突然之间摆了过去,斜插进了大军之中。关键时刻,相隔略远的赵谦,黄赫,傅陇大军也完成了一字形的变化。

    两支大军重叠在一起,排成两道刀锋,一道对内,抵抗口袋里面乌斯藏大军的困兽之斗,而另一道则锋口朝外,抵抗其他乌斯藏人的冲击。

    “吼!”

    “咚咚咚!”

    “呜!——”

    东北部的战局,在这一刻突然之间达到了白热化的地步。一方想要解救那被困的八九千骑兵,而另一方侧拼命阻止。双方都拼尽了全力,刀光与剑影,马嘶与惨叫,在雨水中全部响起了一片。

    而东北部引发的变化,还远不止如此,看到东北区域困境,所有的乌斯藏人几乎都往这里驰援过来。

    “杀了他们!”

    “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

    马背上,一名名乌斯藏将领伏着身,眼睛里都冒出了血光。

    这只发现踪迹,并且追过来的,只是一支七万人的前锋。如果被唐人用这种方法歼灭七分之一的军队,对于大军来说绝对是个重创。

    大将军和大相那里,还不知道会受到怎么样的责罚。

    “走!我们带兵去支援!”

    情况紧急,山顶上,陈叔孙眼中也露出焦急的神色。王冲的这种战法,完全不同于常规。别人拼死要守的地方,他却毫不犹豫的舍弃。

    别人会舍弃的地方,他却毫不犹豫的坚持。

    虽然感觉有些难以接受,但陈叔孙也不得不承认,王冲的策略非常有效。如果能够歼灭的八千多人的乌斯藏军队,绝对对他们是个巨大的打击。

    至少可以打压人们的士气,同时提振己方的士气。

    “等一等!”

    就在陈叔孙准备亲自出发的时候,一只大手一挥,王冲毫不犹豫的叫住了他。

    “等一等,现在还不是你出发的时候!”

    王冲平静道,目光始终连看都没看陈叔孙的方向一眼。

    “可是,现在的情况,必须尽快的歼灭那八千人的乌斯藏军队,否则的话必生祸乱!”

    陈叔孙焦急道。

    东北区域因为大公子昏迷,本来是大军防御里面的弱点,但是现在,这个态势在王冲手中瞬间反了过来。弱点反而变成了优点,弄不好,乌斯藏人反而要在这里赔掉八九千的人马。

    虽然对于高达二十多万的乌斯藏阿里王系来说,这八九千的人马还不至于伤筋动骨,但是这也绝对是个不小的损伤。至少,就算是火树归藏和大钦若赞两人,也不敢说无视这么大的损失。

    “哼,别急,真正的战争还远没有开始!”

    王冲淡淡道,难得的笑了一声,但是在这种激烈的战争,让听到的人不但没有丝毫的笑意,反而会觉得有种沉重无比的感觉。至少,陈叔孙听到王冲的话,瞳孔就不由自主的缩了一下。

    “还远没有开始……”

    陈叔孙瞥了一眼山下激烈如火的战争,对比着王冲嘴角淡淡的冷笑,突然之间,脑海中浮现一个不可抵制的念头,心中狂跳不已。八九千的乌斯藏人,这种胜利难道对于王冲来说还不算是胜利吗?

    又或者,难道他还有什么其他的算盘吗?

    虽然已经跟随过了王家两代主人,对于王家的所有一切都了如指掌,甚至王冲幼时,曾经还抱过他。但是这一刻,陈叔孙的内心还是不可抑制的升起一种陌生的感觉。

    关于王冲的传闻,他也听说过许多,在京师里的不学无术,游手好闲,在京师节度使事件中的挺身而了,当仁不让,以及京师之中的种种事情……

    前后完全是两个人。

    但是不管外界怎么传说,对于陈叔孙来说,他始终记得的是那个幼时的王冲。不好也不坏,虽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惊才绝艳,但是也绝不是那种不学无术,游手好闲的纨绔之徒。

    但是这一刻,看着眼前这个王冲,陈叔孙心中泛起一种熟悉却又陌生的感觉。

    不论是京师中传说的哪一种,都和眼前的王冲完全对不上号。

    这种淡然从容,指挥若定的感觉,完全不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能有的,不!不止是淡定从容,指挥若定,在王冲的身上,还有一种军中几十年的老将都不可能的运筹帷幄,成竹在胸。

    而一句“真正的战争还远没有开始”,则陈叔孙感觉眼前的少年突然之间身上披上了层层的迷雾,有种深不可测的感觉。以他在军中几十的经历,参加了这么多场战场,见识过了这么多的名将,包括王严和大公子,居然也完全判断不出王冲的用意。

    如果王冲的真正目的并不是那陷入包围圈里的八九千乌斯藏人马,那他的真正目标是什么?难不成还有什么别的目的不成?

    “少爷到底想要做什么?”

    陈叔孙的目光扫过下方激烈的战场,却完全判断不出王冲的真正目的。

    …………

    王冲却没有理会身侧的陈叔孙,或许注意到了也不会思考他在想些什么。此时此刻,他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到了激烈的战场上。天空中电闪雷鸣,灰蒙蒙的暴雨连成一片。

    如果一个人站在这样的暴雨中,是很容易被淹没的。但是成千上万的骑兵汇集在一起就不是一回事了。这就像白纸上面沾了微尘大小的一个黑点,根本不会有注意到。

    但是当成千上万个这样的微尘大小的黑点聚在一起,聚成浓墨重彩的一滴墨汁的时候,那就不是任何人可以无视的了。

    “差不多,可以开始了!”

    王冲望着山下,漫漫的乌斯藏铁骑正在呼啸而来。所有人都发了狂一样想要解救那八九千人的骑兵。甚至连其他地方的铁骑也被吸引了过来。

    就好像王冲所在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块要命的磁石一样。

    看到这一幕,王冲嘴角慢慢上扬,露出一丝冰冷的笑容。上党伐谋,下党伐兵,乌斯藏人不通兵法都能够打成这样,算是不错了,但是兵法从来都不是那么简单。

    “准备!”

    王冲突然开口道。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声音不高不低,但却如同雷霆一般在山顶上空炸开。陈叔孙连同山顶众将都是浑身一震。

    “神箭手听令,东南方向,三千五百米,方圆三十丈范围,密集攒射!”

    事隔许久之后,这是王冲第二次发布命令。

    轰轰轰!

    随着王冲的声音,没有丝毫的犹豫,一阵阵的机刮声在山顶响起,所有神箭手全部射出了手中的长箭。轰轰轰,伴随着神箭手方阵的射击,东南方向,距离激战区域极远的地方,密集的箭雨攒射下来,一队数千人的骑兵正好从其他地方驰援过来,一头撞入了箭雨之中。

    “希聿聿!——”

    一阵阵凄厉的马嘶声在泥泞中响起,在密集的箭雨中,一名名铁骑连人带马栽倒在地上,尸体在雨水中滑行,一路撞出很远。这突如其来的箭雨令人始料不及。

    后方的铁骑速度快到了极点,一时躲避不及,纷纷缠了上去,在阵阵马嘶声中摔出很远。后方的大军受此影响,顿时一片大乱。

    然而变化远不止如此!

    王冲选择的地方,不止是这只援军的前锋,而且还是整片区域乌斯藏援军的旋流中心和节点。当一只大军混乱,阻乱的不止是自己,还有其他方向的援军。

    “希聿聿!——”

    一头头青稞马人立而起,纵声长嘶。一名又一名的乌斯藏铁骑不断的撞击上去,在雨水之中,地面湿滑,连勒缰绳,停止都停止不了。

    只一会儿的功夫,几百人的混乱变成了几千人的混乱,并且迅速的扩大。

    而后面的骑兵纵队根本没有其他选择,只有选择早早的停止下来。而没有了高速的冲击,骑兵的威力也就丧失殆尽。更重要的是,五六千人的大范围混乱成为大军的最大弱点。

    “这,这怎么可能!”

    山顶上,陈叔孙看到这一幕脑海中阵阵轰鸣,眼睛都瞪圆了,心中一片惊涛骇浪。

    他从军几十年,参加了不知道多少战争,神箭手方阵这是基本的配备。凡是数万人以上的军团,基本上都配备有一支专门的神箭手军队。

    其作用,就是在两军相交前,提前杀伤对方,给对方减员,同时间接减少己方的伤害。

    但是见识过了这么多场的战争,陈叔孙也从来没有见过哪个武将能将神箭手方阵运用到这种地步。仅仅是一波箭雨,就造成了对方军队大面积的混乱。

    这已经跟神箭手杀伤的数量没有关系了,而是上升到了战略层面。

    只是这一步,王冲就至少阻止了数万的大军过来。在战略层面,已经足以左右这场战争全局了。

    “传令第十七,第十八方阵,张伟、姜通两大将军,放弃放守,全线进攻!”

    果然,下一步,王冲命令东南方向的安南都护军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主动进攻。

    “轰隆隆!”

    山峦下,数万人的乌斯藏人试图采取措施,主动撤退,但是已经退了。随着东南面的大唐凶猛的冲入那处援军的节点,乌斯藏大军顿时被杀得人仰马翻,一片混乱。

    而且不同于口袋里的那些乌斯藏骑兵,节点位置的乌斯藏大军进不得,退不得,所有人挤作一团,根本没法闪避。

    没有速度,骑兵就是步卒!

    而放眼天下,没有什么步卒能够和大唐相比。

    嗤啦!

    冰冷的雨水之中,血光四溅,钝物倒地的声音不绝于耳。经过了这么多年战争,安南都护军对于怎么对付厚厚板甲的乌斯藏铁骑早就积累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

    一柄柄宣花大斧在空中闪耀,跳着死亡之舞,而凌厉的长枪则如毒蛇吐信,不断的剌入青稞马没有保护的眼眸之中,只一击不止剌破了眼眸,更剌入了脑髓之中。

    驰名天下的青稞马连惨叫都来不及,便重重的倒在泥泞之中。

    “差不多了,也该我了!”

    一阵阵狂风卷着雨水拍打过来,王冲缓缓的抬起头来,望着头顶黑压压的乌云,然后往前踏出了一步。

    “轰隆!”

    这一步地动山摇,随着这一步,王冲终于放开了体内的“万卒之敌”光环,一圈圈肉眼难见的波纹以王冲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整场战争中最关键的一步,也是足以左右胜败的一枚棋子终于在这个时候落下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五百二十七章 转折!反守为攻!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五百二十七章 转折!反守为攻!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五百二十七章 转折!反守为攻!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五百二十七章 转折!反守为攻!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五百二十七章 转折!反守为攻!】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农门丑妇最新章节

        家有哑巴弟,又有极品亲。爹老实来娘受气。无辜受灾失清白,还被爷奶活溺死。连笑生说:连凤丫这闺女真倒霉,长得丑就算了,还被个陌生男人夺了清白,被夺了清白也就算了,狠心亲戚个个下黑手盼她死。不过既然她穿来了,那定要用这具身体,活一个锦绣前程!可是,这肚子最近怎么越来越大?这突然冒出来的冷艳美男又是哪个鬼?萧凤年说:我是娃他爹。啊?你说什么?我耳朵失聪了,听、不、见!

  • 驭兽狂妃倾天下最新章节

        她是颜家废物嫡长女,他是荆国废物三皇子,一个被迫下嫁,一个被迫迎娶。他表面温顺,实则阴暗,不择手段拿下皇位,却丢了她;她被发配边塞,却独自一人来到徐国,嫁入皇宫,夺取后位,步步为营,步步算计,终成为一代女皇。他志在天下,她亦如此,当二人决战于将军岭,两国亦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当一切尘埃落定……

  • 道武雄霸最新章节

        身为光明之龙的嫡传血脉,却身有顽疾无法修炼。被称为废柴,却从未放弃。医术、丹药、阵法无所不精,却对顽疾无能为力。没想到,参加试炼的时候惨遭围攻,却意外的更得到了《血火九脉》绝学,不但解决顽疾,更得到了一代皇者体皇传承……

  • 恋上麦当劳最新章节

        麦当劳是大人小孩所喜爱的地方
        它的招牌就是服务人员的微笑
        所以,有不少的小小爱情故事发生喔

  • 道士老公鬼媳妇最新章节

        秦静,白天是个普通的都市白领,却身怀一双阴阳眼当然,一切都只是她以为。晚上,她则变成一个狼狈不堪的逃命亡徒,被各种各样的恶鬼追杀,直到黎明。“你要为你所做一切偿命!”这句话她已经听到麻木了。为了活下去,她不得不四处寻找方法,寻找能让她活下去的人。……直到有一天,遇到他…叶九桃花眼勾起:“你知道为什么它们的怨气很重么?为什么它们要你偿命么?”她摇头。叶九面无表情,“因为你有罪。”

  • 魔君大人别太坏最新章节

        风萧萧兮易水寒,扑倒魔君不复返!rn   邪魅妖治的男子揉了揉发疼额角,看着凌乱的被褥和琉璃宫殿里的一地狼藉,眼里溢满了狂风暴雨。rn   盗了他的神魔殿,睡完他就跑?rn   “鹿云汐!你很好!”森冷的声音顿时充斥着正个神魔殿。rn   鹿云汐华夏世家的鬼医圣手,在执行任务中无端穿越异世天玄大陆。rn   吞磨丹,盗灵宝,更有盛世美颜的魔君易扑倒。rn   鹿云汐:那啥……扑倒不负责行不行?

  • 无妻徒刑,老婆大人请息怒最新章节

        四年前,纯真的她被男友欺骗,成了给他代孕的工具。难产生下孩子,被他的手下无情抱走。却不曾想到,肚子里还有一枚女婴。四年后,她为了生活所迫成了他家的保姆,整日照顾自己的儿子却浑然不知……“芷苒……”深夜酒醉,身为男主人的他竟然将她这保姆扑倒在床,次日醒来,他一副无辜模样,说什么无妻徒刑太辛苦,老婆大人请息怒!

  • 神级巫医在都市最新章节

        身怀巫医传承,拥有惊世医术,人鬼妖神个个能医!    且看赵元走出一条与众不同的巫医之道!    “定神香,能宁心安神,增强记忆力和思维活力,一盒一万绝不打折!”    “养容丹,能让青春常驻,美肤养颜,十万块钱一颗,限量供应欲购从!”    “赵哥哥我胸小怎么办?”“没关系,我有一门按摩术,最能丰胸美臀,来,让我给你揉揉……”js330

  • 重生七五军嫂成长记最新章节

        一梦醒来,八零后的杨文娟发现自己变成了五零后,回到这个温饱还没彻底解决的时代,出行两条腿,通讯变成喉,前世的奋斗化为乌有····一切的不习惯都比不上新生的欢喜!  杨文娟打定主意,学一技之长,挣一个美好未来!只是,那个当兵的救命恩人,什么时候她要以身相许了?

  • 田园小厨娘最新章节

        身为农业部门职员,眨眼间,赶潮流,魂穿异世。公婆软弱被欺负,八戒牌的钉耙,上!爹娘极品上门来,如来神的大巴拳,拍!穷困潦倒没法过,萌萌达的小吃货,挣!若有极品来挡道,统统送他见阎王!斗,是一定要斗滴,态度一定是温和滴,手段一定是狠辣滴,极品是一定要被消灭滴!某女:“相公,来非一个!”某男:“娘子,非个啥,我们去瞅办的幼儿园咋样了?”【美食、美容、美体、幼儿园,一手在握,银钱滚滚来】

  • 找个媳妇带回家最新章节

        我对爸爸说,我要去打工,挣很多很多的钱,建一个很漂亮的楼房,然后找一个媳妇带回家。人品不好的,对爸爸不好的,不要。爸爸高兴得摇摇欲坠,我怕他坠到地狱去,于是急忙拉了他一把。爸爸拍了我一巴掌,他一高兴就打我儿子啊,挣钱多少都无所谓,一定要找个媳妇带回家啊,能找几个就找几个啊,韩

  • 武逆苍冥最新章节

        受冷言冷语,纵开脉不顺,我心如止水。历千难万险,纵魂飞魄散,我灵识依在。战百世轮回,纵天道无常,我仍然永生!燃我不死躯,聚我不灭魂,魔挡杀魔,天挡胜天。恃强凌弱者杀,触我逆鳞者死。既然魔道险恶,我便是这世上最大的魔。既然天道不公,我便是这世上的至尊,我便逆了这苍冥!

  • 噬血玫瑰最新章节

        被喜欢的人追杀到天崖海角是什么感觉?“白成飞,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的,你没杀死我,就做好承受我复仇的准备。”被不爱的女人逼着结婚又是什么感觉?“好,既然你不爱,我也不见有多想嫁。”“不行,我改变主意了,你必须嫁”“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耻?”“你管我。”媳妇面前,无耻算什么

  • 武当山卖丹道士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武当山上破破烂烂的道观里,穿着道袍开始卖丹药。可是这年头,什么生意都不好做啊。

  • 玄黄天人道最新章节

        命运的棋局刚刚落下一子,宿世的轮回刚刚再现一人。谁将主宰这片天地的命运,未知的道路究竟通往何方。

  • 快穿系统:炮灰女配要逆袭最新章节

        云斓死翘翘了,死后意外绑定系统,踏上了替苦逼炮灰的逆袭之路!从此云斓开始穿梭一个又一个位面,开始狂虐臭屁拽拽咆哮男,手撕纯真善良白莲花,脚踩心机深沉绿茶婊!渣渣们开始颤抖吧!男主咆哮语录:“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我这辈子都不会爱上你!”云斓:“......”鬼才要你爱!女主圣母语录:“他爱的只有我!你不要继续错下去了,只要你肯回头,我们都愿意原谅你包容你!”云斓:“......”谁要你们原谅!

  • 重生娇气包的九零生活最新章节

        佟冉熙带着系统重回九零,本着开金手指撩男神虐渣为目标,结果系统总劝她脚踏实地,努力当个娇气包……还没发财致富就被人当作了不良少女,天天被教育。“错了吗?”“错了。”“错在哪了?”男人扫了眼角落里惨不忍睹的一群人。“他们看热闹不帮忙,祸从天降呗……”

  • 备孕365夜:总裁大人宠太深!最新章节

        对她冷漠的丈夫在奶奶的命令下,开始留意他那粉粉的妻子了。长辈之命不敢违,“乔染,奶奶让我们早点睡。”男人声音懒散。“纪寒骁,你不是想跟我离婚了吗?”“离婚这东西还是下辈子再尝试吧!”乔染以为这一辈子都没有可能跟纪寒骁和好了,中间的误会也是扑朔迷离,没想到在她最狼狈的时候,他却是最信任、最支持她的那个人!

    本章内容提要:
    ...    第五百二十七章     “好机会!冲,这些家伙支撑不住了!”     “吼!杀光他们,不要让他们逃了!”     “将军有令,杀一名,赏牛羊十头!”     “冲垮他们!安南都护军支撑不住了!”     “冲啊!”     ……     一阵阵的嗷叫声,嗜血,癫狂,从乌斯藏铁骑中传来。和安南都护军相持了这么久,始终都攻伐不下,安南都护军的......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