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冬意未去,春意尚寒。

    京城的雀龙街上,人流汹涌,白色的蒸气腾腾。在雀龙街最繁华的地方,一间富丽堂皇、恢宏大气的酒楼矗立,酒檐飞檐斗拱,垂下一排排的大红灯笼,里面传出鼎沸的人声:

    “船长,我敬你一杯!”

    “船长,我也敬你一杯!”

    “我铁勾子很少服人,但是就是服船长。什么是少年英雄,船长就是!”“哈哈哈,铁勾子,船长还用你服?这么多的兄弟,谁不是佩服船长。”

    “船长救了我的命,以后谁敢对船长,谁就是我的敌人!”

    “来,来,来!别说那么多有的没的,大家都来敬船长一杯。情深情浅,就看这杯酒了。”

    “哈哈哈,秃子,滚你的蛋!船长一杯就醉,你少给我乱来!”

    ……

    醉星楼的二楼,人头济济,觥筹交错,许许多多的人影脸色酡红,正围着一个神色沉稳远超年龄的年轻人,不停的敬酒。

    那年轻人虽然年纪虽轻,但神色老练,所有的敬酒都是来者不拒。只不过,看起来他相当的自律,每次喝酒的时候都是浅尝辄止,在唇边轻轻沾湿一下,就移开了酒杯。

    所以,尽管“以一敌众”,那年轻人依然屹立不倒,即没有把自己弄得太醉,却又同时不失风度。

    自从海外归来,一个寒冬之后,这还是众人第一次聚会。所有的人都非常重视,当初参加海外活动的船员几乎都来了。

    “对了,船上,我们什么时候再出海去行动一次?”

    酒桌上的气氛非常热闹,席间一名原本是雇佣高手的船员忍不住问道。这一句话问出了众人的心声,一刹那间,所有人都放下了酒杯,齐齐看向了站在主位上的王亮,一个个目光热切。

    每一次的海外行动虽然风险重重,遇到了雷暴、飓风等种种天气,还有人心诡谲、

    阴谋诡诈,途中更是死了不少的人,但是众人却也因此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所以尽管如此,众人仍然非常希望能够再次出发,前往海上。

    “说起这个,其实这也是我这次召集你们的原因!”

    听到这句话,王亮目光沉着,缓缓的放下了酒杯:

    “我决定,过段时间,就再次出发,前往海外!”

    声音一落,整个房间里都是静悄悄的。

    所有人都呆住了,就连那名提问的雇佣高手船手也是一脸的呆滞。所有人都记得,

    上次分开的时候,王亮已经说得清清楚楚,四五个月内,绝对不会再有任何的行动。

    他提这句话也就是随口问问,想要知道一个确实的时间,并没有指望过,王亮会真

    的会再次出发。

    “轰!”

    在短暂地的沉默之后,房间里突然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

    “太好了!”

    “船长早就在等你这句话了。”

    “什么时候开船,记得叫上我铜头。不管船长去哪里,我铜头都绝对一心一意的跟随。”

    “就是!就是!不管船长去哪里,我们都一力跟随!”

    ……

    房间里,众人脸色酡红,兴奋不已,比过节还要高兴。

    虽然王亮年纪尚轻,但不管是风暴、雷暴、巨浪、暗礁、浅滩还是船员内斗,一次次险象环生的“天灾人祸”,王亮都以自己的表现征服了众人,带领着众人一次次的走出了种凶险万状的处境。

    在大海上,人力是渺小的,任何武者的实力都难以和大自然的威力相抗衡。这种处理危险情况,带领众人走出危险的能力,在茫茫的大海中甚至比强大的武力都还要重要。

    所以这也是众人对王亮如此倚重的原因。

    在一艘人头济济的大船上,每个人的存在都不是那种不可或缺的,唯有王亮的存在是不可代替的。

    没有他,没有他绘制的海图,众人甚至都不知道如何再找到那些群岛。

    ——在茫茫无际的大海中,可是没有坐标的。

    王亮默然不语,感受着酒楼里周围众人的爱戴和热情,目光也不由自主的恍惚了一下。

    “果然,我还是属于海上的啊!”

    王亮心中默默的想道。

    从海外回来的时候,他本来是跟王冲说过,要好好休整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在家里待了一个冬天之后,王亮却仿然之间觉得心中空荡荡的。

    在京城的生活,安逸、自在、舒适,但是内心深处,王亮却并没有得到内心深处原本期望的放松,反而是空落落的,就好像失去了什么东西一样。

    在思索了很久之后,王亮才知道那种灵魂中缺失了的东西是什么。

    是大海!

    是无尽大海中的海风,是咸咸的海水,无尽的雷霆、风暴,还有号子呐喊的声音。

    那些老资历的水手曾经说过,在大海上待上超过一个月的人,大海就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

    王亮原本是不信的。

    但是现在,王亮却信了。

    就是这一次的历险,王亮突然之间明白,京城之中那种平平淡淡,安逸享乐的生活并不是他想要的。

    他想要的是那种剌激、危险,和无尽的大自然,和无尽的汪洋,还有自己搏斗的感觉。

    也就是在那一刹,王亮突然有了一种觉悟:

    从此以后,他的生活恐怕是永远都无法平静起来了。

    “……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啊!”

    王亮听着耳边众水手的欢呼、喝彩,感觉着体内仿佛有什么东西慢慢的苏醒,嘴

    角慢慢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喜欢这种全身热血沸腾般的感觉,只有置身在这群同甘同苦的水手中,他才能

    感觉自己仿佛又活了过来。

    这些念头从脑海中一掠而过,王亮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先别高兴的太早了!”

    王亮微笑着道:

    “从准备到出发,最少也要两个月多月的时间。舰队需要重新修理,再外还需要增添新的大船。衣服、食物、缆绳、帆布,饮水……这些都是需要解决的。我们在海上至少需要待上半年的时间,这些都不是小数目。”

    “没关系,船长需要我们做什么?”

    一群人纷纷道,气氛非常热烈。只要可以出海,等一等算什么。

    “这也是我召你们过来的原因。上次我们准备不足。所以这次,无论如何,我们都要仔细商量,做足万全的准备。不过这些,都不是我一个人可以搞定的,所以需要大家的帮助。”

    王亮道。

    “船长放心,需要我们做什么,船长尽管吩咐就是。”

    众人红着脖子,大声叫道。

    “轰隆!”

    就在整个聚会最热闹的时候,突然之间,一阵巨大的轰响从楼底下传来,打断了众人的声音。

    接着便是一阵嘈杂的声音。

    “怎么回事?”

    众人放下酒楼,纷纷皱起了眉头。

    这间酒楼在雀龙街上也是数一数二的顶级大酒楼,这次宴席之前,众人也早已交待过,没有特殊的事情,绝对不要来打扰。

    这种事情绝对不正常。

    “怎么搞的,不是说了吗?让他们不要来随便打扰。”

    “把他们掌柜叫过来问一问”

    众人脸上面有不豫,任谁在这种私人聚会的时候被人打扰,都会心中不快。

    只有王亮隐隐感觉有些不对。但是还来不及多想,一阵噔噔噔的脚步声立即打断了他的思路。

    “对不起,对不起!”

    酒楼的掌柜想像的还要快,几乎是片刻的时间,一个皮肤粗励,穿着青色绸缎的中年掌柜就出现在了楼梯口,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他的腰压得低低的,弓着身子,一边道着歉,一边不停的陪不起:

    “诸位客官,实在是对不起。今天小店已经被人包下了,还请各位赶紧离开这里!……”

    哗!

    听到掌柜的开口的第一句话,二楼大厅内的众人就是勃然色变。这分明是有人包场,开始赶人了。

    “开什么玩笑我们没有赶人就不错了,什么人敢赶我们?”

    “掌柜的,你知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来的?”

    “你这是在开玩笑吗?你不知道我们这里多少人!”

    ……

    在气氛热烈,酒兴正酣的时候突然被人驱赶,众人勃然大怒。王亮算是沉得住气的。

    但是这个时候,听到这种无礼的请求,也不禁心中动了怒气。

    王氏一族可是将相世家,以王家今时此日的地位,想要包下一个酒楼,把其他人驱赶出去乃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是王亮并没有这么做。这次开春以来的第一次聚会,王亮也仅仅只是包了二楼的部分酒桌,依然留下了一楼,和二楼的部分包厢。

    王亮并不是那种性格霸道的人。但是对方一言不发,立即赶人,也让王亮心中忍不住有些怒气。

    “掌柜的,到底是什么人……”

    王亮耐着性子道,然而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打断了。

    “是我!——”

    一声蛮横、霸道,咄咄逼人的声音,带着浓烈的羊膻味道,从楼梯口飘来,声音未落,砰!一只裹着青铜护甲的战靴,轰然一声踏落在了酒楼的二楼。

    那一刹那,地动天摇,整座酒楼都仿佛随之颤动!

    整个酒楼内,众人顿时为之色变!

    ……

    第四百四十章

    灵脉山上,一片寂静。

    在山顶袅袅的白色雾气中,一座美伦美奂的大殿矗立。大殿正中的书房间,安放着一张镂空的,雕满花鸟虫鱼,极为精美的精铁书桌。

    而王冲就在书桌之后,一边修练,一边办公。

    距离棋院对弈,打败许绮琴已经过去半个多月,当许绮琴如约出现在止戈院,王冲就放下了那边的事情,将工作重心从止戈院搬到了灵脉山上。

    王冲现在全部的重心都放在西南的事情上面,涉及到了几十万军队,还有蒙舍诏、乌斯藏,还有大唐三方势力,其中千头万绪,并不是一时就能够解决的问题。

    王冲只能够一点点的去想办法。

    “老鹰,写给安南都护鲜于仲通的信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另外属下还额外准备了一份礼物,已经送往安南都护府了。”

    “嗯,和鲜于仲通的关系必须处理好。以后我们还有很多需要和他打交道的地方。”

    “属下明白。”

    “另外,再额外准备一百万两黄金,给我连夜送往西南,交给张寿之吧!”

    “这……大人,可是我们已经给了他二三百万两的黄金。这已经比最初的计划高出很多了。那座城池可是无底洞啊!”

    “一切我自有主张,你一切按我说的做就是了!另外,帮我安排会见兵部的张大人……”

    “是,公子,属下明白!”

    ……

    透过老鹰,王冲不断的发布一个个命令。

    “公子,公子,不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大叫,打破山峦的宁静。

    “砰!”

    王冲和老鹰还没有反应过来,宫殿大门砰的一声被人大力撞开,一名王家的劲装护卫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从外面撞了进来。

    看到这名护卫,王冲和老鹰的眉头同是皱了皱。

    “出什么事情,这么慌慌张张的??”

    王冲有些不悦道。

    这名劲装的护卫明显不是灵脉山的护卫,王冲记得以前说过,家族里的护卫命令,严禁擅自闯入灵脉。

    而且,这种慌慌张张的样子也不是王冲所喜的。

    但闯进来的护卫跪在地上,却好像没有看到王冲的脸色一样。

    “公子,不好了!亮少爷被人打了!”

    劲装护卫汗出如浆,说出来的第一句话就令房间内的王冲和老鹰神色陡变。但是还没等王冲开始,护卫说的第二句话就令王冲心神沉到了骨子里。

    “……亮少爷现在身受重伤,生死不知。他身边的那些随从,也全部被人打伤。他们找不到公子的联系方式,所以特地让我来通知公子。”

    说完这句话,那名劲装护卫跪在地上,顿时一动不动。

    “什么?!”

    王冲猛的一拍桌子,砰的一声,从座位上霍的站起来:

    “这怎么可能?京师重地,天子脚下,到底什么人敢把他打成重伤而且,他身边那么多人,怎么可能会受伤?”

    王冲的神情震惊不已。表兄王亮在他的计划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很多计划,缺了他就没法展开。

    更重要的是,表兄王亮是自己的亲族,王冲完全信任他,这是其他人所难以替代的。

    但王冲更震惊的还是府中护卫叙说的事实,王亮居然被人打了,而且还是重伤。王冲分明记得,自己在王亮身边可是派了不少护卫,而且他自己这趟海外之行也收服了不少高手。

    一般人根本进不了他的身,更别说是把他打成重伤了。

    “这到底是什么人”

    王冲心中急剧起伏。

    在京师这种地方,王家人算是相当低调的了。但是王家将相世家的身份毕竟摆在那里,不去欺负一般人就不错了。居然还会有人欺辱到了王家的头上,而且还是在天子脚下这种地方。

    ——这一刻,王冲心中是愤怒的!

    “属下不知道。只听说打人的是一群胡人,而为首的是什么安氏四兄弟。”

    劲装护卫跪在地上道。但是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旁的老鹰打断了。

    “你说安氏四兄弟?”

    “你知道?”

    王冲扭头望向一旁的老鹰。

    “是这是京师最近这一个月冒出来,声名鹊起的胡人新贵。这安氏四兄弟是四个胡人,据说在来京的路上恰好遇到,又同为安姓,所以互相结为兄弟。又因为各自的家族中都有人是朝廷的胡人将军,在朝廷的边境地区担任要职,位高权重,所以在京师之中很是有些影响,在胡人之中影响更大。”

    “因为我们的圈子和胡人基本上没有什么交集,再上公子要我的调查的也都是西南、西北、姚家,还有齐王,止戈院、灵脉这些地主,所以这件事情我就自作主张,暂时还没有告诉公子。不过……”

    老鹰顿了顿,继续道:

    “那四个安姓胡人分别是安文贞,安孝节,安轧荦山,还有一个我没调查清楚,但据说和朝廷的岚洲别驾有关……”

    “轰隆!”

    老鹰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王冲身躯一颤,脸上露出极度震撼的神色,就好像受到某种巨大的冲击一样。

    老鹰跟随王冲这么久,也很少在王冲身上看到这种情况。他的双眼怒睁,全身的血液几乎是在一瞬间涌到脸色,额头上的青筋一根根凸起,看起来极其可怖。

    “老鹰,你说那几个人叫什么名字?”

    王冲情绪看起来极度的激动,但声音却异常的冷静,甚至冷静的感觉不出一点点的起点。

    这种情绪的极度激动和声音的极度冷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手,就连地上的王家护卫都感受到了王冲身上的奇怪,惊讶的抬起头来。

    “安文贞,安孝节,安轧荦山……”

    老鹰话还没有说完,耳中就听到了一阵轰隆隆的钢铁巨响,房间里唯一的那张缕空铁桌几乎是在瞬间被一股大力撞开,老鹰只觉得眼前一道模糊的黑影闪过,王冲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传我的命令,调集王家所有的护卫,让他们全部出动。传令到止戈院,让李嗣业、宫雨绫香、魏安方他们全部出动,调出止戈院所有的护卫!”

    “召唤铁手,让他放下手头的事情,即刻赶回!”

    “召集罗统,通知宋王,我需要他们全力的援助!”

    “召集赵敬典、孙知命、庄正平、池韦思他们全部出动!派人到黄家,告诉黄芊儿,告诉她即刻返回!”

    “告诉京师里所有我们交好的世家大族,让他们派出族中最好的好手。就说我们王家欠他们一个人情!”

    “召集所有我们能召集的力量!”

    “快!”

    ……

    最后一个字响起,蹄哒哒踹急的马蹄声,王冲便已经消失在了山下的方向。

    大殿里,老鹰和那名护卫早就呆住了。

    “轰隆!”

    几乎是在王冲离开的同时,一道巨大的雷霆,灼亮无比,从灵脉上空的飞掠而过,天地间乌云滚滚,狂风大作。

    随着王冲的最后一道命令,整个京师都为之震动起来。整个京城王家仿佛一架精密的仪器,轰隆隆的运转起来。

    王家的府第之中、灵脉山上、止戈院、还有京城张家、黄家,以及各个和王家交好的世家大族中,无数的高手蜂涌而出。

    止戈院中,所有的护卫和高手全部被抽调一空。

    灵脉山上,一直在吸纳灵气,沉浸在修练之中的赵敬典、庄正平、池韦思等人,几乎是在接到王冲命令的同时,迅速离开了灵脉。

    同一时间离开灵脉的,还有灵脉山上所有王冲召集的禁军教官。

    而就连王家和王冲的大伯王亘的府第中,也是在短短时间内突然为之一空,安静的仿若无人地带。

    四个京师之中戒备森严、守卫严密,仿若龙潭虎穴的地方,在漫长的时间以来,第一次出现了守卫的真空。

    而这种状态甚至影响到了京师中的部分世家大族,许多家族都在收到王冲请求的同时,派出了族中的高手。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所有人都从这频繁的调动中深深的感觉到了不安,这是一股暴风雨来临的味道。

    在京师里生活久了的世家大族,都习惯了王家的低调和谦逊,像今天这样大规模的调动,以前从未发生过。

    “这是要变天了!”

    世家的园子里,一名京城大家族的家族抬头望着阴云密布上空,眼中闪现出深深忧虑的神色。

    老虎咆哮,百兽能够听到巨象抬脚,蛇虫都会退避。

    虽然王家异常的低调,低调到很多时候人们都淡忘了他们的存在,忘掉了他们也是帝国最顶尖的家族之一。

    但是王家毕竟是帝国公认的将相世家,王冲的这一纸命令,就像一道引子,引令王家这个庞然大物,慢慢从水底浮起,展现在众人面前。

    ……

    “这是危星之兆啊!”

    几乎是在王冲离开灵脉山的同时,没有人知道,皇宫的深处,一阵狂风突然从太极殿以北,一座紫色的圆台上掠过。

    这是一座华丽至极的紫色圆台,上面的轨仪一圈又一圈,仿佛蕴含着某种特殊的力量一样。

    而从天空中俯瞩而下,就会看到这个紫色圆台就如同一个巨大的“罗盘”,罗盘上镶嵌着一圈圈的神秘符号。

    这里就是观星台!

    ——整个皇宫中最古老的建筑。

    而此时此刻,一名穿着白衣白袍,看起来来德高望重的老者,正望着天空一道向着西南划落的流星,忧心忡忡!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百三十九章-第四百四十章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百三十九章-第四百四十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百三十九章-第四百四十章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四百三十九章-第四百四十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百三十九章-第四百四十章】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逆魔奇缘最新章节

        一名内心孤独的流浪少年,
        一个守护世间太平的正道剑派,
        十年之约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若,天不怜我,我自命天。然,人自欺我,必当以剑弑之。
        太平将去,阴谋初露端倪,妖魔乱舞,
        以吾之剑行侠之道,破天之道,捍世间太平……
        求收藏,求点击,求鲜花!!!!

  • 霸道重生:狂凤炙爱最新章节

        她是混迹于市井的小混混,是校园里横行霸道的大姐大。然而一个意外居然魂穿异世,成了一个女扮男装、背负振兴家主重任的病秧子。老天爷,你这惩罚手段也太无厘头了吧?既来之,则安之,重活一世,总要抡圆了活个够本儿!金银,美男,统统到本姑娘怀里来请看这个霸道小妞的奇异重生之旅!

  • 甜妻难宠:腹黑BOSS别乱撩最新章节

        十五年前他惨遭灭门,贪玩的他逃过一劫。十五年后他再遇凶手之女,他告诉自己他要复仇。谁知命运捉弄,昔日的仇人之女,成了今日他心底最牵挂的人。于是,他对她步步紧迫,金钱上威逼利诱、事业上无端陷害,只为逼她回到自己的身边。他为她步步为营,公开里是事业搭档,风华无限。私底下温柔如水,以身为饵,只为再次骗取她的爱情。第二次的婚礼,他霸道的抗起她扔进洞房,她骂他混蛋流氓,禽兽。他抿唇一笑,轻笑道:“我这不是在尽禽兽的本分吗?”

  • 顶级鲜妻最新章节

        第一次遇见她,她打伤了他的“宝贝”第二次遇见她,她被人下药,误闯进他套房,丢给他一万块,解决她的生理问题,纳尼,他居然如此便宜……第三次遇见她,她做了他的情人,她做了她妻子,最后,情人妻子傻傻分不清……这个小妖精,巾帼不让须眉,火辣时妖媚无骨入艳三分,沉静时温婉动人柔情似水,他是S市最吸金的商业奇才,她在他生命中扮演了情人与妻子的角色,他却一直不知是一个人,抵抗得了一切女色诱惑,惟独抗拒不了她。多年后,他听到她说的最温暖的一句话: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rn

  • 千谜之馆最新章节

        有一千种谜题
        就会有一千种答案

  • 测试签约fxl最新章节

        &#;&#;这是从PC上发表的章节

  • 超品神才最新章节

        父母相继离开家,弟弟考上国外大学,妹妹有病要治疗,楚云早早缀学打工。尝尽了世间酸辣。几年后,一场突然而来的车祸,让他拥有了神奇的能力,过目不忘,控制电力,透视万物,看破命运等等,开始了一场逆袭崛起之路……js330

  • 国民男神住隔壁最新章节

        他是S市最大集团公司的继承人,传说中的禁欲系男神,高冷,沉稳是他的代名词。看见这些词用在这个男人身上,安夏脑中只有四个字:胡说八道!一日,落跑的安夏被厉墨琛咚在酒店的门后,咬着质问:“我供你吃供你喝,你居然还想跑?”“哼!我妈给我交房租和生活费了,谁说是你供的我?”安夏表示不服。闻言,厉墨琛玩味的看着她,满眼的不怀好意:“哦~也是,不过你妈妈有没有告诉你,其实你就是房租和生活费呢?”安夏身子一轻,诧异的睁大眼睛看着厉墨琛,“你……你要干嘛?!”厉墨琛将其压在床上,双手不停,慢条斯理的说:“收房租!

  • 蜜汁甜宠:老公,别闹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面就被要求领证结婚,顾盼觉得未知行就是长着一张帅脸的智障。
        她除了长得漂亮点,好养了点,也没别的优点,更何况她肚子带球,娶她就是拖家带口。
        奈何未知行诚意满满,顾盼终究是把自己嫁了。
        从此壁咚床咚地咚各种咚,更有夫妻戏码连连上演。
        一次被扑倒,二次被扑倒,N次被扑倒,顾盼忍无可忍,“未知行,你说过不碰我的!”
        未知行勾唇,不疾不徐的道出一个事实:“我们是夫妻。”
        “未知行,我要跟你离婚!”顾盼梗着脖子大喊,双脚却吓得后退。
        未知行扯开领带,一步步朝她逼近,“什么时候把我伺候好了什么时候离。”

  • 陈庆之升迁记最新章节

        草根出身的陈庆之意外进入官场,从最偏僻的乡村开始,一步一个脚印,在经历了人生中的彷徨、孤独、打击、迫害、蛰伏等一系列磨练后,遍尝官场的酸甜苦辣,修炼出属于自己的“官场真经”,凭着“不忘初心,砥砺奋进”的念头,靠着自己的努力,终于一步步迈上了人生巅峰!阅读本书,让您了解不一样的官场,体会别样人生,学习如何在官场中纵横驰骋!

  • 穿越之女配修炼手册最新章节

        秦小月穿越到自己的书中成了她亲手打造的恶毒女配,与同是穿越的书中杀手女主夙心言情感之间的碰撞,看她如何从女配开始修炼,跳出女配的悲剧命运,创造属于她的辉煌!不过她好像一不小心解封了什么东西,为什么这东西总是缠着她?而且因为他,她不得已卷入了一系列的纷争……她一个女配居然还有那么多烂桃花?她是恶毒女配啊喂!

  • 绝世元素师NO。1最新章节

        世界以痛养我,叫我如何还之以爱。世界,变了,费兹兰大陆,变了在这片大陆上,只有一个准则,强者的准则:成王败寇,弱者,不配生存血腥、杀戮、暴乱n一个普通的女孩,拥有着神秘的身份。既然无人来怜悯这些人,那么,就由我来改造这个昏暗世界。

  • 都市之逍遥神医最新章节

        身怀绝顶无上医术的少年路帆,他勇闯风云都市,专治各种不服。崛起于都市,掌世间生死,成就无上修为,纵横天地。

  • 寻梦会龙庄最新章节

        酷似紫禁城建筑的会龙庄,为何人所建?何年代所建?是吴三桂的皇庄?建文帝的行宫?还是和坤的府邸?这都是中国建筑历史界待解之玄机,而关于会龙庄里是否真的有遗留的宝藏,庄边那些大大小小的盗洞是否均指向会龙庄里的财宝谜团?这里有太多太多的未解之谜等着我们去解开……

  • 涅锦传最新章节

        她初入宫廷,便要亲手将一杯毒酒灌下亲姑姑的喉咙。来不及哀戚伤悲,便只能强颜欢笑。本想安然度日,偏生事与愿违。“朕喜欢你,想你成为朕的妻子”无心之言,后宫之争,一次次的将她推至风口浪尖。“蔺玉锦,你以为你是谁”姐妹的背叛,权力的压制,心中那抹可笑的单纯早已荡然无存。“我,蔺玉锦,在此发誓,若不让她血债血偿,我永生誓不为人。”看这美娇娘如何成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一代女相。

  • 农门商女:财迷小娘子最新章节

        顾向阳重生到古代名为柒月,一个最没有女主光环的女主,看她在古代如何女扮男装、养家糊口、发财致富。无意救了魔教教主,被教主死乞白赖的要以身相许来报恩,柒月心中冷哼:可笑,发财致富尚未成功,儿女情长岂能扯后腿!拒绝,狠狠拒绝;没戏,绝对没戏。

  • 战国第一纨绔最新章节

        公元前361年,战国时代,大争之世。    这一年,一个满心壮志的年轻人孙膑刚刚告辞了师傅下山,准备去魏国安邑投奔自己的师兄庞涓。    这一年,庞涓还是魏国的大将军,位高权重。霸主魏国威震天下的时代已经持续了六十二年,看起来还将持续下去。    这一年,秦孝公刚刚颁布了招贤令,商鞅尚未入秦 ,还是魏国相邦公叔痤的家臣。    这一年,田因齐尚未继位成为那位青史留名的齐威王,还在魏国之中苦逼充当一名质子。    也是在这一年,吴杰穿越到了一个魏国纨绔子弟的身上,开始了他注定多姿多彩、载入史册的纨绔人生。

  • 没有谁,我惹不起最新章节

        “什么?你从修仙界回来,会修炼?能炼丹?能炼气?在武者中是宗师?在修炼者中是天人?我惹不起你?”林南嘴角上扬,露出一丝不屑,大手一拍。    东南省第一人,江南武道宗师,卒!    “哦,你从地狱来,其他人的生与死,皆在你一念之间?我惹不起你?”林南轻轻点头,目中满是轻视,弯指一弹。    阎王爷的拜把子,卒!    “佣兵之王、杀手之王也敢在我面前装逼,前面那个修仙界归来,地狱归来都死了,你这个太没排面了吧?”林南嘴角微微抽搐,一眼瞪过去。    某佣兵之王,卒!    “抱歉,这世界上没有我惹不起的人!”林南道,突然他目光一转,双眸中满是宠溺的味道。    “乖老婆,来来来,吃了这一碗万年灵芝煲的鸡汤,你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全家的希望啊!”

    本章内容提要:
    ...    第四百三十九章     冬意未去,春意尚寒。     京城的雀龙街上,人流汹涌,白色的蒸气腾腾。在雀龙街最繁华的地方,一间富丽堂皇、恢宏大气的酒楼矗立,酒檐飞檐斗拱,垂下一排排的大红灯笼,里面传出鼎沸的人声:     “船长,我敬你一杯!”     “船长,我也敬你一杯!”     “我铁勾子很少服人,但是就是服船长。什么是少......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