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王亘摇了摇头:

    “这段时间,我总共见过宋王殿下两次面,而且每次都没有太多时间交谈。”

    听到大伯王亘的话,王冲顿时深深皱起了眉头。

    从在呼罗珊接到圣旨的那一刻起,王冲就在思考整件事情。自己的明升暗降,以及呼罗珊的撤军,被剥夺军权,即便是有人有心这么做,按道理也绝不会通过。

    宋王、大伯王亘、兵部尚书章仇兼琼,还有杨钊和他背后的太真妃,再加上爷爷九公在朝中的巨大影响,以及其他文武大臣的帮衬,包括圣皇的宠幸。所有这些,就像一道无形的屏障,将所有的恶意阻隔在外,这也是王冲能够安心在外征战的原因。

    但是,就是在拥有这种坚实屏障的情况下,居然会通过了这样一条圣旨诏令,一举剥夺了王冲的兵权,将王冲为大唐在呼罗珊苦心经营的一切化为乌有。这是王冲怎么都没有想到的,而回首整件事情,最怪异的莫过于宋王的态度。

    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本来王冲以为自己很快就会收到宋王的书信,迅速得知事情的前因后果,这样自己至少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整件事情发生之后,从呼罗珊到京师足足半个多月的时间,宋王却连一封书信都没有,整件事情实在太奇怪了。

    “当日的朝廷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冲沉吟片刻,终于问出了心中最想知道的问题。放眼整个朝廷,如果宋王那里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那么最有可能告诉自己的就只有大伯王亘了。

    作为朝中从一品的大员,大伯的地位虽然比不上三公之流,但也绝对能够接触到很多隐秘的朝堂信息。

    当初走在路上的时候,王冲其实就已经问过大伯王亘。但是大伯说得很隐晦,几乎没有透露什么信息,只是说一切等王冲回来再说。现在时机终于成熟。

    “唉!”

    出乎预料,听到王冲的话,王亘的眉头突然深深地皱了起来,原本镇定从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深深地忧虑:

    “冲儿,我现在也没有办法回答你这个问题。这段时间实在是发生太多太多的事情了。在朝中二十载,我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但是没有一次比得上这次的动荡。有很多事情我甚至都没有办法和你说明白,甚至就连那道圣旨,我到现在都没有弄清楚,到底是怎么通过的。那天的朝堂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其实我也很想知道。”

    王亘的话令王冲大为意外。

    “大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连你都不知道?”

    王冲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这么大的事情,王冲从来没有想到,以大伯的地位,居然也会不知情。

    “冲儿,你听我说完就明白了。”

    王亘背靠着马车厢,眼中露出一丝苦笑:

    “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不对劲,冲儿,你可能还不知道,当天那件事情发生的时候,我根本不在朝堂上,整件事情,一直到最后的决策出台,我都全部没有参与其中!”

    “嗡!”

    王亘说出来的话,令王冲心中震动不已。这一刹那,无数的念头从王冲的脑海中飞掠而过。

    以大伯从一品重臣的地位,想要将他调离京师,绝不是寻常人能够做到的。而且大伯是王家在朝堂上的重要代表,如果想要对付自己,必须要调开大伯。而从大伯的话来看,那件事情发生的时候,他根本不在京中,王冲相信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巧合。

    ——这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提前准备,精心设置的构陷。

    王亘显然也明白这一点,眉宇间流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忧虑,很多事情等到那个时候才能发现,但是真等到那个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在事发之前,我接到消息,江南道发生灾情,百姓暴动,许多良田、房屋都被摧毁,地方官吏处置不了,再加上有民众请愿。朝廷商议,虽然都认为大唐兴盛,认为江南道不会有多大危险,但是关系到百姓民生,就没有小事,所以要派出一名大员安抚地方,主持大局。当时讨论了一番,最后决定派我出去。”

    王亘微微仰着头,看着上方,眼中露出回忆的神色:

    “虽然我有些意外,但是涉及到百姓,又是职责之内,必然责无旁贷,所以就出发去了江南道。当时宋王也在朝上,不管是我还是宋王,都没有多想,因为即便不是我,也肯定有其他人要去。只是等我到达江南道的时候,一切和我之前在朝堂上得到的消息完全不同。”

    “江南道确实发生了水灾,但是灾患已经被平息,所有的百姓都得到了妥善的处置,另外,灾情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也并没有发生什么暴动或者灾民上书。起因是撰写奏折的书记官渎职,根本没有仔细调查,随手就写了这封奏折,所以才出了这事。那名书记官已经被处置,主要的地方官吏也都已经辞职,这些都是等我到达的时候,就已经安排妥当的。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接到消息,朝廷通过了那封诏书。”

    王冲没有说话,脸色慢慢变得阴沉起来。马车轱辘辘前进,大伯王亘的声音继续从耳边传来,声音透出几分之前没有的沉重:

    “从得到消息那刻起,我就感觉到了不妙,连夜赶回京师。但是一去一回,短短时间内,整个朝廷就已经发生了大变样,许多以前熟悉的官吏统统消失不见,却多了许多以前根本没有见过的生面孔。”

    “大伯没有调查过他们的背景吗?朝堂之地非同小可,没有过人的功绩或者才华,是很难进入朝堂的!”

    王冲突然插口道。

    从地方小吏到朝堂大员,很多人恐怕要皓首穷经,耗尽一辈子的时间才能做到。而对于更多的人来说,那座皇宫中的大殿,整个帝国权力集中之地,恐怕是一辈子都无法奢望的地方。王冲连番征战,立下那么大的功劳,拥有的也仅仅只是兵权,一旦涉及到朝堂上的政治,也只是分了一个平章参事而已。

    “查过了,他们的出现虽然有些突兀,但背景却是无懈可击。要么是地方上的孝廉,要么就是地方上的官吏,以前有过许多的功绩,只是一直压在那里没有奏报,直到最近才集中爆发,上奏朝廷。”

    “怎么可能?!”

    王冲的眉头猛地跳动一下,大唐朝廷运转至今,对内早有一套官僚的考核、选拔体系,绝不可能存在立下那么大功劳,却累积起来,没有上报的说法。这一点理论上听起来可以,但在实际中根本不可能发生。

    “我当初也有这种怀疑,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别的事情尚且不说,但是朝廷奏折上列明的那些功绩,却是实实在在真实的。”

    王亘苦笑道。在朝堂上坐镇多年,想要在他的面前卖弄手段,蒙蔽他,根本不可能。但正因为调查的深,王亘才越加无法说出什么反驳的话来。车厢里,一片死寂,良久,王冲的声音突然在车厢里响起:

    “大伯就没有查过他们的卷宗吗?”

    “冲儿,你果然聪明。”

    王亘喟叹道:

    “他们的履历确实无懈可击,所有的身份、背景都非常完美,不过我查过他们的卷宗,所有的卷宗所用纸张都非常崭新,一份完整的卷宗,如果真实有效,记录档案的纸张绝不可能有那么崭新!这些人处心积虑,这恐怕是他们留下的唯一破绽,这一点,恐怕是任何手段都无法弥补的!”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再完美的履历,也一定会留下破绽,时间这种东西是唯一无法作假的。

    轱辘,正在说话的时候,突然之间,马车震动,同一时间,马车外响起马车夫的声音:

    “老爷,到了。”

    一刹那间,王冲和王亘回过神来,推开车门,两人一起从马车厢内走了出去。马车外,一座熟悉的府邸映入眼帘,这是大伯王亘的府邸。王冲和王亘再没有讨论朝堂上的事情,他衣袖一拂,神色淡然,就好像最寻常的亲族相见一般,朝着府中行去。

    在府中,王冲拜见了大伯母邢氏、堂兄王离,又在府中盘桓片刻,很快就离开了,一切看起来都正常无比。从大伯府中离开,王冲没有逗留,直接朝着宋王的府邸而去。

    这一次事件有太多疑点了,整个事情,只有一个人才能回答王冲心中的那些疑问。

    那就是宋王!

    作为大唐的皇亲国戚,同时作为朝堂上的重要魁首,宋王属于整个事件的中心。每一次的动荡,每一次大的政治风波,都几乎绕不过宋王。

    “站住!什么人!”

    威严肃穆的宋王府门口,王冲还没有靠近,立即就是一阵暴喝声传来,门口的两名护卫披坚执锐,猛地上前阻止了王冲。两人手中的长枪交叉,神情看起来凌厉无比。

    “宋王府邸,闲人免入,这一点都不知道吗?赶紧离开!”

    看着眼前的两名护卫,王冲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宋王府他也来过很多次,但还从来没有被阻拦过,而且眼前两名侍卫,王冲以前从未见过。

    “我是异域王王冲,特来拜见宋王殿下,替我通传一声。”

    王冲没有动怒,深吸了一口气,很快平静下来。\t

    听到异域王三个字,两名侍卫终于微微变了脸色,仔细打量着王冲,似乎想确认他的身份。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很快,一名侍卫快步朝着里面走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变了天的京师!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变了天的京师!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变了天的京师!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变了天的京师!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变了天的京师!】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三国之无限召唤最新章节

        穿越成陶谦长子陶商,此时便宜老爸已死,徐州被刘备所占,没名望没地盘没人马,处处还召人不待见,处境艰难。
        没关系,我有英魂召唤系统,召唤前朝名将谋士,为我所用。
        你有吕布天下无敌,我就召个霸王项羽,一较高下。
        你有诸葛亮多智近妖,我就给你召个张良,比比谁的智谋更胜一筹。
        人屠白起,飞将军李广,兵圣孙武……各代名将,尽入我麾下。
        妖媚无限的妲己,不笑的褒姒,捧心的西施,掌上神舞的赵飞燕……历朝美人,皆入我怀。
        且看无名废材,如何逆天崛起,率千古英魂辗压三国,成就传奇霸业。
        三国之召唤群 33o968o99 微信号 tyg184 欢迎兄弟们加入。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三国之无限召唤》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玩转花都最新章节

        在寿诞后地数月中,张坦致近乎天天都在和刘远志练武和印证,已再不是原来那个技艺蠢笨地白面书生。怡心诀可以帮他快速记着全部的动作,刘远志的确也是个严苛地好讲师,张坦致本来就是个耳聪目明地人物,修道后身子地坚韧即然已经非阻碍,对灵气地掌握本事又远胜刘远志,临行就已能与刘远志对招很久。一个骇客机缘巧合踏入修真界,搅风搅雨,财色兼收!

  • 未婚先谋最新章节

        多年前一夜疯狂,她带着孩子出国,不料孩子身染重病。为了拿到孩子的救命良药,她再次接近他,成为他名副其实的妻子。他痛恨她分开了自己和所爱的人,觉得处处折磨才能让她知道自己错在那里。谁知最后竟然搭上了自己的那颗心。“你们竟然连孩子都有了?置我于何地?”“你不爱我,我求你放了我吧,我成全你和她。”“顾湘湘,你想逃离我?想得美,这辈子不可以,下辈子也不可以。”

  • 韩娱是一种病最新章节

        韩娱是一种病,很多人被这种病折磨得不轻,他,本是其中一员。js330

  •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最新章节

        南浔遇到了一只碉堡神兽,可带她穿梭各个世界,她帮助神兽收集功德值,功成之后便可回到过去改变身死异处的结局。可是现在,她悔啊,悔得肠子都青了。尼玛那功德值是得从黑化值100恶念值100的反派大boss身上获得啊,她只是想净化那些邪恶boss的心灵,卧槽她真不想要他们爱上她啊啊啊!变态1他吃人!变态2他是只恶鬼!变态3……当南浔知道他们都是一个人之后,她双眼一翻,直接躺地上装死。邪魅狂狷酷霸拽的boss大人邪邪一笑:“宝贝儿,你不是要净化我的心灵吗?那干脆把我的身体也净化一下吧。”说完,直接宽衣解带赤裸以待,“来吧宝贝儿,快来净化我。”南浔:“自作孽不可活,我好想死啊怎么办?”

  • 绝品小村医最新章节

        一个山村小子,偶得《百家天书》传承。治治病,不小心就震惊了医界,种种田,就成了商界大鳄。面对各路美女的穷追不舍,陈小石很苦恼:“我只是个小村医,这么多的如花似玉我怎么调教得过来?”

  • 不可思议的学校最新章节

        陈况是一个刚刚步入大学的新生,之后却发现不是理想当中轻松自由的大学模样!这是一座创造了鬼的学校,住着的却是在死神镰刀下挣扎的学生们!无边的恐惧和黑暗铸就了绝望,想活着就必须抱着必死的信念……

  • 晚安,我的腹黑大少!最新章节

        我叫水儿,或者你们也可以叫我冷儿,父亲破产母亲和父亲一起跳楼,世间上只剩我一人,后来我遇到了他,那个让由爱又恨的男人

  • 后院美男关不住最新章节

        以为自己魂归地府,却不想穿到了女王爷家,什么叫美男如画?南语默的后院美男,只有你想不到的款,没有她未拥有的款!谪仙?去看看堇成!冰山?去瞧瞧傲宸!傲娇?那边有个辞月!软萌?乖乖云奚在看你!当然,那些个狡诈的、专情的、苦情的更是应有尽有无所不有!你说她好福气?难道你不知道有个成语叫做:‘夫’祸双至么!

  • 仙佛之旅最新章节

        ”一个是在修真与修佛之中徘徊,起步便得到仙人修行之法的少年。
        一个是从天界被禁制了部分修为落入凡间,一心想返回天界的散仙。
        一个是通过不知名的时空扭曲误入而来的怪异离奇男子。
        这怪异的三人组在这道与佛的境界中将遇到如何一番经历呢?”

  • 乡野透视高手最新章节

        周小宝,苦命的孩子,雨夜爬寡妇的墙,结果被雷劈成了透视眼,从此想看谁就看谁。他纵情于乡野之间,驰骋于大都市之中,泡村长的女儿,逆袭白富美,各种花朵扑面而来。

  • 婚令如山,老婆不许动最新章节

        唐宁结婚三年,从未见过老公

  • 枕上仙,宠妃别乱动最新章节

        他们的初见,一个是仙界白衣翩翩少年郎,一个是一朵七彩晕染紫莲花。阿喂,她可是花神啊,为什么碰到的是一朵又一朵烂桃花?一朵铁面无私执法者花,像是命中注定,心心相印,然而换来的结果却是诛仙台一跳红颜陨殁。一朵张扬妖娆不可一世魔界之尊,然而心中却有心结帝女阿罗。一朵以倾尽全力捧她于手心的妖界之王,却为了自己的哥哥而与她刀剑相见。还有一朵,居然是一只雄性凤凰!她可不要做鸟后!上古原野,四海八荒,上演着为情为爱的一幕……

  • 梦野险踪最新章节

        冰冷的棺材,无尽的下水道,跑不完的走廊,诡异的时间,是重复不断的梦。这一切看似毫无联系,却始终隐隐约约暗示着某些事情的到来。诡异的事情接连不断的发生,懦弱的逃避终究不能解决一切,怀着同样疑惑的队友的到来终于让妄图逃避的少年正视了现实。为了朋友,为了家人,为了自己,他终于踏上了寻求真相的道路。可关于这些事情的线索少之又少,他又该从何下手呢?

  • 女总裁的超品保镖最新章节

        在一次任务结束后,杨毅被师父派到了云海市,并交代杨毅完成自己最后的一项使命,在任务中他会了解到自己的身世之谜,经过杨毅不懈努力,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原来自己身世的背后隐藏着一个通天大案。

  • 早安,学神大人最新章节

        &gt;dd&lt;    靳夏末是被父亲“流放”到学校的米虫,本来最大的梦想就是混吃等死,悠悠闲闲地过完这一辈子(谁让她投了个好胎,家里的钱几辈子都用不完)。    而江子聿则是津阳市医科大的传奇人物,不止长相出众,且年纪轻轻就斩获过国内外几项大奖,全校师生几乎都引以为傲。    谁知开学第一天,她就将鞋砸到了这位学神清隽的脸上,从此开启了虐狗式日常……    告白篇:    “江大神,追女孩子呢,绝对不能像你平时这么高冷的。喜欢嘛,你就要大方地说出来让她知道。    我教你哈,你趁她不注意,就这样直接把她抵在树上,这叫壁咚懂不懂?我保证女孩子都喜欢这个调调。”靳同学说着得意地冲他眨眨眼睛。    “壁咚是墙吧?这是树,应该叫树咚吧?”某神却在一本正经地纠正她的措词。    “你管它什么咚呢?总之你要靠她很近,眼睛深情款款地看着她,让她先接收到信号,然后说出准备好的那三个字——”    “靳夏末,我喜欢你。”接下来的话却被某神截断。    靳同学微怔,抬眸正好对上他近在咫尺的脸……    求婚篇:    “靳夏末,刀不是这样握的,你手势不对。”    “下手要利落一点,你以为磨木头呢?”    “靳夏末,你是不是个白痴啊?!”某日,给靳同学补课的江学神终于压抑不住自己的脾气。    “那你还跟白痴谈恋爱?”被训的靳同学不高兴地丢下手里的手术刀和猪肉,瞪着他。    只见江学神故作无奈地摇头:“我也在后悔。”    “你!”    靳同学气得鼻子都歪了,转身便走,岂知下一秒就被拦腰放到琉璃台上。    江学神额头抵着她的额头,道:“不如你直接嫁给我吧?以后我来养你。”

  • 霸王枪圣最新章节

        岁月无情,造就一代传奇霸王

    本章内容提要:
    ...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王亘摇了摇头:     “这段时间,我总共见过宋王殿下两次面,而且每次都没有太多时间交谈。”     听到大伯王亘的话,王冲顿时深深皱起了眉头。     从在呼罗珊接到圣旨的那一刻起,王冲就在思考整件事情。自己的明升暗降,以及呼罗珊的撤军,被剥夺军权,即便是有人有心这么做,按道理也绝不会通过。......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