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一场廷争,从上午一直持续到了傍晚,争论前所未有的激烈。而到了入幕时分,一架衮龙的金黄色马车,从皇宫的拐角驶了出来。马车上,宋王忧心忡忡。

    “殿下,怛罗斯的事情不顺利吗?”

    一旁,老管家双手拢在袖里,关心道。以往的时候,宋王也有朝堂上不顺的时候,但是很少像现在这样忧心忡忡。

    “嗯。”

    宋王点了点头,在老管家面前并没有隐瞒。

    “殿下放心,怛罗斯的事情一定不会有事的,齐王以往也反对过,不一样通过了?”

    老管家宽慰道。

    “唉!”

    听到这句话,宋王终于忍不住长长的叹息一声:

    “如果仅仅只是齐王作梗,鼓动大臣在廷堂上反对,那样反倒简单了。但是这一次不同,这一次反对的并不是齐王,他仅仅只是从旁辅佐。真正反对的,乃是大唐的文臣!”

    嗡,听到这句话,老管家怔了怔,瞬间沉默了。文武之争,哪怕老管家对于朝堂上的事情一向很少关注,也知道这是比党争还要厉害的政治斗争。如果反对出兵的不是齐王,而是朝中的文臣,那这件事情的性质就完全不同。

    耳边只听宋王的声音传来,声音凝重无比:

    “大唐承平几十载,众人已经越来越习惯这种平和的日子,对于战争也越来越厌恶,我只担心这一切仅仅只是开始。”

    ……

    朝堂上的争论越来越激烈,而随着这场争论,大食这个名字,在整个中土大唐街头巷尾也越来越耳熟能详,大食、乌斯藏、西突厥以及怛罗斯这些名字,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在酒楼茶肆之中。

    而当整个京师还在讨论大食等三国联盟的时候,一只金色脚爪的猎隼鼓动着翅膀,有如闪电般飞往大唐的东北方向。数日之后,幽州营地,安东都护府中,张守珪盘膝坐地,手掌一伸,便从侍卫手中接过了那封京师来信。营帐里静悄悄的,四周围所有的文武幕僚,目光全部集中在这个大唐东北神一样的男人身上。

    “哈哈,一帮犬儒,没有军人的征伐,哪里来的大唐承平,怛罗斯的那个小子失算了,如果这一战他失败了,说不定朝廷还会立即调拨兵马,但是他偏偏胜利了,现在想要朝廷调拨兵马给他谈何容易。”

    “大人,怛罗斯的事情现在在京师中闹的沸沸扬扬,王冲和高仙芝在信中说,大食人有四十万兵马,即将兵临怛罗斯,并且一旦胜利,后续还会有源源不断的兵马,蜂涌而来,一个大食真的有这么多兵马吗?这件事情真实性到底有多少?”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安东都护军副将赵堪突然开口道,神色极为恭敬。

    “当然是真的!”

    出乎预料,张守珪连想都没想,就确定道:

    “当年我镇守陇西,也曾听闻过,大食人性情凶猛,喜好征战,葱岭以西的国度已经被他们征服了不知道多少。当时,我也私底下派人去搜集过一些情报,知道传言非虚。所以当时我就判断,一山不容二虎,未来大食和大唐之间必有一战!朝廷里面都以为高仙芝和那小子夸大其辞,不过我却知道,他们绝对没这个胆子。——欺君之罪可非同小可!”

    营帐里,幽洲众将一个个都呆住了。

    现在的怛罗斯,地域遥远,那里的情况现在整个朝堂里都是云里雾里。谁也没有想到,虽然远在东北,相差十万八千里,但是自家都护大人却对那里了如指掌,洞若烛火。不过很快,众人就反应过来:

    “嘿嘿,以高仙芝和王冲现在的状态,他们现在的兵马绝对不超过六万,如果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大食四十万大军席卷而来,没有朝廷的援兵,他们岂不是必死无疑?”

    “哼,这怪得了谁?高仙芝一个后生晚辈,资历和武功根本没有办法和咱们大人相比,但只不过打了几场胜仗,就敢妄称战神,自以为能和大人平起平坐。也不想想,大人的功绩岂是他能比的。还有那个小子,仗着是将相之家,居然敢在京师当中顶撞都护,真是狂妄至极!这一次怛罗斯告急,我倒要看看,他们以后还凭什么跟大人斗!”

    “哈哈哈,这就叫咎由自取!”

    ……

    营帐里,众人都是阵阵冷笑,一脸看好戏的神色。不管高仙芝还是王冲,对于安东都护军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高仙芝向来对张守珪没什么敬重,而王冲更是上次在京师,击杀了阿史那·崒干,令大都护颜面尽失,众人对这二人哪里有什么好脸色。

    张守珪坐在营帐内,一只手叩着桌面,笑而不语。

    “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传来。声音未落,一名安东都护府的传令兵双手捧着一封信笺,快步走入营帐内,单膝跪地:

    “都护大人,怛罗斯之城来信,请大人过目!”

    “嗡!”

    声音一落,整个营帐内一片死寂,针落可闻。所有目光全部望向营帐内的那个传令兵,就连张守珪也不禁眉头挑了挑,下意识扭过头来。

    怛罗斯是化外之地,根本不属于大唐统辖,如果是在数个月之前,恐怕没有人知道那里,但是现在,就连远在幽州地界的众人,都知道了。

    “大人,怎么回事?怛罗斯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写信给我们?”

    张守珪座位右侧,一名相貌威猛的胡人,穿着白色衣袍,突然皱着眉头道。

    和营帐内的其他人截然不同,他有着一双雪白的卧眉,在整个幽州地界,几乎没有人不认识他。

    白真陀罗!

    张守珪麾下的名将,是张守珪在幽州地界招纳的胡人猛将,准将级别!极有统兵作战能力。

    其他众将看着张守珪也沉默不语。

    “嗯,有什么图谋,打开信看一看不就知道了。”

    张守珪洒然一笑道,一边说着,一边朝下方的传令兵招了招手。

    很快,张守珪从传令兵手中接过信笺,快速浏览了一遍,脸色迅速变得古怪起来。

    “哈哈哈,有趣,有趣!”

    张守珪突然一阵大笑,把营帐内的众人吓了一跳。

    “大人,怎么了?”

    白真陀罗道。

    “呵呵,真是有趣!在怛罗斯的那个王家小子,居然来信向我求援,想让我派出一支兵马,助他一臂之力。”

    张守珪哈哈大笑道。

    “什么!”

    “帮他们,怎么可能?他们是得了失心疯吗?”

    “真亏他们想得出来,让我们安东都护军支援他们,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

    一石激起千层浪,营帐内,所有人都惊呆了。前脚才刚刚提到王冲和怛罗斯众人,后脚就收到了他们的求援信。这也太讽刺了!

    张守珪神情微妙,没有表态,只是淡淡一笑,将手中的信笺递给了白真陀罗和营帐内的众将。

    “赵堪,白真陀罗,你们传阅一下,说说看,这件事情你们怎么想?”

    白真陀罗怔了怔,下意识接过信笺,和营帐内的众人传阅了一遍。

    “大人,我觉得这封信不用理会。怛罗斯的事情自有朝廷去处置,根本轮不到我们发言。而且幽州和怛罗斯距离遥远,高仙芝和那小子就算要请求援军,也不应该是我们,更不用说大人和他还有仇。”

    白真陀罗看着信笺想也不想道。

    怛罗斯现在危险重重,无论如何,安东都护军都不应该是王冲他们的求援对象。

    “赵堪,你的看法呢?”

    张守珪微微一笑,看向一旁的副将赵堪。

    “大人,末将和白真陀罗的看法一样,这封信,属下认为根本不用操心。我们当从来没有收到过就可以了。”

    赵堪道。

    营帐内,众人都点了点头,显然和赵堪、白真陀罗一样的看法。张守珪和王冲本来就有过节,更不用提王冲的爷爷王九龄当初还弹劾张守珪,要不是他,张守珪说不定现在已经坐上宰相的位置了。

    “嘿嘿!”

    张守珪右手在桌面上轻轻一叩,突然说出一番令所有人错愕不已的话来:

    “赵堪,白真陀罗,你们跟随我多年,从很久以前,你们就已经踏入准将级别,但是直到现在,你们依然还是这个级别。而那个王家的小子,不到一年就已经坐上碛西大都护的位置,知道你们和他差在哪里吗?”

    “大人!”

    营帐里,所有人都呆住了。赵堪和白真陀罗也是一脸错愕,他们本来以为都护大人和王家以往有过节,这一次不论从哪个方面看,都不会帮他。但是现在看起来根本不是如此。

    “我和王家那小子,还有王九龄那是私仇,私下见面,我就算杀了他都不过分,但是王家那小子是以公事相求,为的是江山社稷。我如果这个时候因私废公,拒绝他,岂不是证明我张守珪气量狭小,连王九龄的一个孙子都比不过,也间接证明了王九龄当年的话是对的。”

    “而且,怛罗斯不出事还好,一旦出了事,日后追究起来,王冲向我们求援,但却被我们拒绝的事,你们以为瞒得过朝廷和圣皇吗?”

    张守珪道。一句话说得营帐内的众人鸦雀无声,一个个呆若木鸡。众人只想着安东都护军和王家有过节,却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层,跟随张守珪多年,从他口中也隐隐知道圣皇的一些行事风格,这件事情日后如果泄露出来,恐怕非同小可。

    “可是大人,那小子多次顶撞大人,难道我们真的要被他要挟出兵吗?”

    赵堪和白真陀罗道,两人都是一脸的不甘。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宋王的忧虑!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宋王的忧虑!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宋王的忧虑!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宋王的忧虑!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宋王的忧虑!】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星际之夫人威武最新章节

        穿越成为水性杨花的渣渣女,丈夫失踪,名声殆尽,渣女一去不返,让她这么个异界灵魂背锅,叶霜感觉心好累。
        更何况,还有傲娇小包子一枚嗷嗷待哺。
        面对众多心怀不轨的豺狼虎豹,叶霜护着小包子表示,阴谋诡计随便来,打死了算元帅的!
        众人呼:夫人威武!
        某人:呵呵…

  • 竟风流之娇色无双最新章节

        亡国公主司马丹在一次意外中突然有了预知之能,借得此能,她三番两次救得暗恋之人于危难。rn可是,她能预知别人的命运,却唯独不能预知自己。rn那日,她如断翅的蝶,纵身跃下那高高的崖。rnrn“那一袭白衣的俏郎君哟,你是在为何人,日日奏那一曲凤求凰?”rn“我的妻。”rn

  • 邪王追妻:嚣张大小姐最新章节

        上一世求而不得,这一世避而不见。却不料,那男子看着她认真的说:“娘子,据说这缘分,是三生石前就约定好了的。”那个眉目如画的男子笑的很是好看的说:“红尘一醉,愿得一心人。”谁谓荼苦,其甘如荠。

  • 破咒逆命最新章节

        某日晚上坚信唯物主义的普通大学生阴阳在紧锁的房间里遭遇奶奶的一连串离奇惊吓,第二天奶奶惨死,紧接着生活发生一连串无法想象的怪异变化。这个世界真的有鬼、奶奶是超级道士、爷爷极其神秘、天降美女道士老婆、各种玄学大家族、各种邪教势力、各种阴界鬼怪势力·····世界观发生改变阴阳又会怎么样?爷爷被诅咒、奶奶在谋划、父母在隐藏、各大家族的心思、几个漂亮女人的争夺,每个人都有可能是真的,也有可能是假的,单纯的阴阳又会怎么样面对?见识鬼怪、和鬼怪战斗、见识鬼王级别毁天灭地的实力后,知晓自己身中多个诅咒、家族难逃宿命的阴阳会走上修炼之路,勇敢面对那些要破坏阴阳平衡的邪恶鬼怪吗?

  • 七彩神蛊最新章节

        我和我师父本来是半吊子茅山道士,因为多管闲事,师父死在养蛊人手里,我也危在旦夕,未曾谋面的爸妈留下的神秘玉佩帮助下,我成为了一个养蛊人。为了能揭开身世之谜,寻找到爸妈的下落,我四处奔走,降头术,湘西赶尸术,这些邪恶的东西接连出现,不过最后他们的不义之财都成了我悬壶济世的来源,而他们的尸体,则成了我本命蛊的可口食物。

  • 医师大人宠妻玩命最新章节

        自从幸漫清救过双飞的前男友之后......从此被坑到底。
        差点免职、进警察局不说,还被薄璟予内外吃死。
        对此,幸漫清只想说一句:“说好的隐婚呢?隐婚呢?隐婚呢?”
        ......
        三年前,幸漫清给一院之长薄璟予下药被识破后,从此冠上已婚名头。
        某天,她穿着一身性感点的小裙子;
        薄院长道:“穿什么情趣内衣,自己就是医生,倒不如来个制服诱惑!”
        某天,她被迫医院换衣,却不想......
        薄院长道:“难道你希望别的男人来吗?”
        之后......
        某天,他穿着一身魅力无限的休闲套装到医院;
        幸漫清道:“穿什么定制?倒不如白大褂来得顺眼。”
        某天,他亲自送花给她;
        幸漫清道:“什么时候院长大人改行做送花小弟了?”
        ——
        这是狼爱上羊,羊反扑狼的故事。
        对幸漫清来说,梦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对薄璟予来说,幸漫清、幸漫清、幸漫清......重要的名字念三遍。

  • 贱客无敌最新章节

        这里,这个世界,不是虚幻,而是真实!这里,这里的人,没有傻瓜,都是人精!老实,吃大亏,死亡;奸猾,占便宜,生存!在尔虞我诈的世界里,莫无言为了生存只能变成一只‘狐狸’!对朋友赤胆相照,对敌人诡计多端!

  • 快穿:极品嚣张女主最新章节

        好的系统都是别人家的,好的任务也是别人家的,好的男人还是别人家的!而她家的——只会卖萌吐槽的系统,总是九死一生的任务,在啪啪时都想着要打败自己的男人!而每天想要干掉她的同行宿主可以排一个足球队!凰音坐在一根羽毛上,看着已经扑街的各色强力正派反派,沉思,当初她到底是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才会人品这样堪忧。已经扑街的众位宿主:这样开挂的人,我们怎么干的过!系统你就是让我们来送死的是吗?!

  • 直播六零生存记最新章节

        星际当红女主播苏漪贪财,接下了一个超高直播悬赏任务——带着直播器,真身穿回三千年前的地球,向未来观众直播她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华国的生活。  等她身陷其中才明白:任务难度远超她想象。  还能怎么办?不要怂,就是干!  本文又名:全星际围观我脱贫致富谈恋爱  注:苏爽甜文,现代架空,勿考据。平时日更,不定时加更。

  • 无敌亡灵军团最新章节

        重生骷髅,命不由己,无奈之下,蒋墨只能忍辱负重的活着,为了让自己重新成为人类,蒋墨带着他的无敌大军,杀魔兽,抗教廷,征天界,战诸神,只为寻求一片,属于自己的净土!

  • 闪婚老公太凶猛最新章节

        向男友求婚被拒绝,并且被提出分手。到酒吧喝酒,说喝醉就喝醉。以为被好心人带走,一觉醒来,却发现跟一个很帅的男人躺在床上。这个男人竟然叫自己“老婆”,并且得意地拿出两个红本本。这都是怎么回事?只是一个晚上的时间,自己被这个男人睡了,还缠上了?闪婚?

  • 拥兵为王:妖孽,乖乖躺好最新章节

        皇帝逼婚?她三十万兵马,谁怕谁?纨绔公子倾尽家财,誓娶她为妻?等哪日军需不足再说。一个又一个的美人、才子归于她的麾下。好,那就搞个组织,专杀让本王不痛快的人。她披荆斩棘,拥兵为王,地狱归来,只忠于心中最初的信仰。“她会在我铺好的路上,活着走下去,陪不了她永生,朕就还她一世。”一夜婚变,总是有刁王面冷“心热”的,要还她一个普通女儿家的人生。无奈之下,她只好压他上喜床,实施御夫之道:“本王的一生,本王自己会挣,至于你的一生,今日就当聘礼吧。”岂料,当最大的阴谋曝光,她赔了身子又折娃,他竟是她最该杀的仇人:“大胆!你骗本王!还来?天还没黑呢!”他两眼欲火,邪魅吻笑,衣冠禽兽:“我的王,借点光助兴,才能更用心清点‘聘礼’呀。”

  • 萌宠妖帝带回家最新章节

        苏妖后捡了只黑色的小兽,取名小黑,本来还想着悉心教导一番,却没想到这东西除了闯祸只会卖萌,一不小心就会给她弄来大麻烦……哎哟!一定是我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对!为什么萌萌的小黑会变成冷漠霸气妖帝夫君?!

  • 禅修武皇最新章节

        世间武者皆以天玄为引、天泽为辅、御灵为守、法技为攻、锻体修身,逆天改命探究武修之道。
        不知山被灭后,龙居轩宇再次醒来时已经变成了下界人族李轩宇,为报灭门之仇重新踏上了武修之道,和胖子蹲不下,青梅竹马何欣瑶,鬼面钟铉,残魂林若莉,幼小龙女洛莉,神灵天兽听白,剑少王君……一同游历世间,探究真正的武修之道!
        【PS:不知山的兄弟姐妹们,写书不易,喜欢的朋友收藏、转发、评论一下。谢谢!!】

  • 总裁的佛系翻译官最新章节

        佛系宅女张小品,自大学到现在网恋六年,自以为远在异国的恋人是梦中的王子,却不料等到终于可以“千里送”的那天,才发现自己六年的时光,却错付给了一个早已经有了两个老婆的渣男。傲娇总裁陆翔升,哥伦比亚大学毕业,毕业后便与门当户对的女友订婚,回国后执掌家族企业原陆集团,并且成功使其上市,近年以其独到的眼光,将企业重心瞄准了新能源开发项目。一个是为了男友苦心选修了稀缺语种的翻译官,一个是出国后才发现自己培养的翻译官竟然完全歇菜的总裁。两人在异国相遇,又在回国后因为“供需”关系重逢。总裁威逼利诱下的一纸“卖身契”,逼得张小品从此上了贼船。诸位看官坐好,这艘逗逼小船,自此正式起航……

  • 入殓师与药膳师的别样爱情最新章节

        身为一个女入殓师,还是大龄剩女,许一生悲剧了。忍受着别人异样的眼神,做着别人难以理解的工作,许一生单身了,这一单身便是三十年,她就是一个三十岁还保留着初吻初恋和初夜的奇葩。浑身上下透漏着一个信息,古板而又无趣。可就是这么无趣的人,却意外认识了温暖而又专情的药膳师冉木。虽然他们的每一次相遇都不大美好,可却像是两块磁铁一样彼此吸引。简而言之,这是一个古板入殓师和温暖药膳师的别样爱情故事!

  • 鬼医厨神最新章节

        葬神大陆人人可修炼,武者,法师,一旦达到巅峰就必须被迫渡劫,所以衍生而出神鬼毒疯魔五大医者家族,鬼医一脉因得罪南域刘家凋零,百年后,且看鬼医传承者如何在大陆上掀起一场风暴。

  • 诱妻入怀:帝少心尖宠最新章节

        那夜,他对她食髓知味,从此欲罢不能,夜夜只想睡服她。前男友嫌她出身低微,劈腿富家千金。新婚老公觉她平淡无趣,出轨初恋情人。而她却被省城最有权最有钱的男人看上了!从此,他宠她、爱她、呵护她。只要是她想要的,就没有他办不到的。她说:“我出身低微!”他回:“你为我而生!”她说:“我平乏无味!”他宽衣解带:“那我怎么上瘾的?”他帅到让人合不拢腿,而她一看到他就腿软。被诱成婚,二婚老公体力太强了怎么办?

    本章内容提要: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一场廷争,从上午一直持续到了傍晚,争论前所未有的激烈。而到了入幕时分,一架衮龙的金黄色马车,从皇宫的拐角驶了出来。马车上,宋王忧心忡忡。     “殿下,怛罗斯的事情不顺利吗?”     一旁,老管家双手拢在袖里,关心道。以往的时候,宋王也有朝堂上不顺的时候,但是很少像现在这样忧心忡忡。 ......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