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张寿之在土木工程上浸淫了半辈子,在工部,他是资历最老的官吏。所有和土木有关的东西他都了如指掌。

    但是张寿之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

    “呵呵,前辈一直想要做研究的,不就是那种最强的砖墙粘合剂吗?这张单子就是这种配方,说不定能对前辈有所启发。”

    王冲说着,把一张事先准备好的单方递了过去。

    这是这个世界的第一份“水泥”方子。

    这已经不是王冲第一次做出这种事情了。但是每一次都有种说不出的说不出的感觉。

    武道的世界,什么都好,就是后勤交通很不方便。虽然飞鸽往来,几天就可以到达。

    但是如果是马车往来,往往需要一个月以上,甚至更长的时间。

    章仇兼琼这样的人物,紧赶慢赶,从剑阁赶到京师也花了二十多天的时间!

    国与国之间的交场,有的时候,比拼的不止是双方的军力,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双方的后勤。

    王冲自己做过兵马大元帅,对这一点再清楚不过了。

    最简单的,战争中,运兵速度最快,援军来得更早的一方,更容易获得战争的胜利。

    在局部的战争中,这关系到的只是一场战役的胜负。

    但是在大国级别的战争中,这就关系到一个国家的兴衰和权利的更迭。

    不过在这个时代,除了王冲,基本还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块。

    在王冲的计划中,“水泥”是极其重要的一环。

    虽然看似来自另外一个世界,但和杂交水稻一样,这其实并不是什么非常高深的技术,只是一直都没有人钻研到这种高度而已。

    王冲给张寿之的,就是一块基础的水泥配方。至于具体该怎么做,怎么去生产,这些就要张寿之自己去做了。

    房间里静悄悄的。

    张寿之开始还是漫不经心,但是就着房间里昏暗的灯火,张寿之托起手中的单子,只是稍微瞄了一眼,张寿之立即就变了脸色。

    他一辈子在钻研砖石的粘剂,王冲给他的东西,一看就是非常厉害的东西。这东西甚至比他最后研究出来的东西,还要厉害的多。

    张寿之心中的天平一下子就打翻了。

    就着昏暗的灯光,张寿之拿着手中的单子,看了很久很久。王冲也没有打扰,就在一旁默默的看着。

    “怎么样?”

    王冲在一旁道。

    张寿之没有说法,手中握着那张单方,眉头蹙起,似乎还在犹豫,拿不定注意。

    王冲怔了怔,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慢慢的走上前去,在张寿之耳边附耳低语,只说了一句话:

    “如果张老答应我,我也可以答应张老,帮忙对付徐将作!”

    这句话成为了压弯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答应你!只要你能够帮忙把徐西子那个混蛋弄下来!”

    张寿之狠狠的点头道,眼神中射出深深的仇恨。

    当年,如果不是徐西子那个混蛋陷害他,在他研制的粘合剂里动手脚,导致宫中的宫殿出现裂缝,墙壁倒塌一截,他又如何会被驱出工部,流露到现在这种地步。

    杀人不过头点地,张寿之也不要他死。只要他离开工部就可以了。

    “公子,你没有骗我吧?我知道你来头很大,但是徐西子现在是宫中的将作。想要把他弄下去,可并不容易。王家难道有这种能力吗?”

    张寿之想起了什么,沉声道。

    “呵呵,这你就不必管了。不容易,又不是办不到。你放心等消息就是了。”

    王冲摆了摆手,一脸云淡风轻。

    要想罢免一个宫中的将作可并不容易,就算是王氏一族也没有这种能力。再厉害的世家大族,也不可能把手伸到皇宫里去。

    不过王冲根本用不着这么麻烦。

    只要跟宫中的太真妃打个招呼,换个负责建造宫殿的将作,根本轻而易举。

    成功说服了张寿之帮助自己负责剑南的城池基地,王冲很快的离开了这间偏僻、破旧、潮汐的老旧府第。

    外面天色已暗。

    一阵微风吹过,王冲心中思绪翩翩,也随之此起彼伏。

    建造城池不是小事,特别是王冲要的,还是一座能够容纳十八万将士,供提充足的粮食,并且能够在关健时刻,防御对手攻击的城池。

    这座城池必须要很大很大,而且特别的牢固,包括了各种防御工事,以及饮水、饮食,马粮……

    所有这些都不是小事。就算一百两万黄金,恐怕也远远不够。

    不过,即便花费如此之巨,王冲也毫不在乎。

    王冲只是感觉自己能够提供的帮助实在是太少了。现在的自己,还远没有到那种一言九鼎,举足轻重,笑谈间轻易决定帝国的方针政策的地步。

    以王冲现在的能力,帝国西南,狮子山上的那座城池,已经是他的最大努力了。

    “……一旦开始建造城池,我身上的那些钱恐怕就远远不够了。必须要赚到更多的钱才行。看来,得想办法提前推动那件事了。”

    王冲慢慢的抬起头,心中思绪连翩,目光缓缓望进了漆黑的夜空深处。

    “哗啦啦!”

    片刻之后,一只鸽子振翅飞起,掠过层层虚空,飞向了京城张家的宅第。而鸽子飞向京城张家的同时,三十多锭的海德拉巴矿石也送往了京城张家。

    而随着这些海德拉巴矿石的出现,京师中的乌兹钢武器数量也多出了三十多把,而所有的这些武器,全部都涌向宫中。

    非常之时,当用非常之策!

    王冲并不是拘泥不化的人。

    ……

    朝日初升,万道金霞从云层落下,洒在巍然的大唐皇宫之中,一座座宫墙在晨曦中散发光芒,如同人间圣地一般。

    此时此刻,一道人影穿着朝服,正穿行金黄色的宫墙之间踽踽独行。他低垂着头颅,一幅满是心思的样子。

    尽管身边没有一个陪伴的人,不过那人行走举止之间却流露出一股很强的威势。而腰上一条垂下来的二指宽的紫色垂吊令牌,更是显露了此人非凡的身份。

    在宫廷之内,但凡腰上挂着这种紫色垂吊的令牌的,大都身份非凡,在宫廷内拥有特殊。

    因为所有这种紫色吊牌,不是朝廷发的,而是当今圣皇所发。

    “再过不久就是一年一度圣皇检阅的时候了,希望今年能够让陛下满意才好啊!”

    李清有皱着眉头,心事重重。

    他是正三品的军务大臣,不过和朝廷里的官员不一样,李清有不用上早晨,也不参与军国大事。

    他只要负责宫中的禁军就可以了,而且是直接向圣皇负责。

    腰间那枚美仑美奂,透着华贵气息的令牌,就是李清有身份的证明。身为宫廷的军务官,或者说是陛下的军务官,李清有的权力很大,甚至比朝中某些负责军需的官员权利还要大。

    至少,李清有可以调动的财力就远远超出想像。

    不过这让李清有一点感觉不到快乐,反而感到强大的压力。

    做为禁军的军务官,李清有需要同时满足十几万禁军的需求。最重要的是,李清有满足陛下的要求,让圣皇满意。

    只不过,兵工坊的武器和几大铸剑世家铸造的武器质量却完全不能让人满意。

    兵工坊的武器质量参差不齐,而几大铸剑世家的宝刀宝剑产量太低,每年武器的损耗几乎和购买量一个样了。

    凭借这样的表现,是很难让陛下满意的。

    做为宫廷直接向陛下负责的军务官,他的表现几乎没有什么可圈可点,能够让陛下留下很深印象的。

    “哎,再这样下去。即便陛下不说,我这个军务官也很难当下去了。”

    李清有心中暗暗道。

    “哈哈哈……”

    正是心情烦闷的时候,旁边的院墙,突然传来一阵哈哈大笑声,伴随着剧烈的打斗声。

    宫中武风较盛,禁军之间彼此切磋,那是再正常不过了。李清有每天从这里经过,对这种声音再熟悉不过。

    不过今天却有些不太一样。

    往常激烈的打斗可以持续很久,不过今天很快就结束了。不止是如此,今天打斗的声音似乎也不太一样。

    似乎并不是寻常兵刃的声音。

    几乎是下意识的时候,李清有驻足停步。

    “再来!”

    正在疑惑的时候,宫墙内,突然再次再来那个人的声音,似乎有些不太服气。

    “哈哈哈,来就来!就算再来一百次你也输定了!”

    另一个爽朗的声音道。

    接着是一阵兵器交击的声音。罕见的,李清有并没有离开,而是就在宫墙外谛听。

    在这宫廷里,一切都是有规矩的。像这样的事情,太不寻常了,是很难遇到。李清有心突然产生了一些兴趣。

    铿!

    这一次战斗结束的比上次还人快。铿!一声兵器折断的声音传来,因为用力过猛,一截剑尖高高飞起,掠过城墙,铿的一声落在李清有身前不远处,插入了宫廷的坚实的红色地砖之中。

    “这是!”

    就在剑尖坠落的那一刻,李清有眼尖,一眼认了出来,心中呼噔猛的跳了下来。

    “这不是京城鲁家的铸造的名刀吗?”

    李清有捋起袖子,陡的蹲了下来,伸出两根铁钳般的手指,小心翼翼的从地上轻轻一夹,夹出了那枚剑尖来。

    没错,是京城鲁家的名剑!

    上面有京城鲁家的花纹烙印,绝对错不了。做为宫廷的军务官,每天和这些东西打交道,对这些他再熟悉不过了。

    京城鲁家是京城新兴的家族,在几大铸剑世家里是最年轻的。但或许正因为如此,在几大铸剑世家里,品相、规格、质量反而是相对最好的。

    而且由于鲁家的产量更高,所以在禁军里用得人很多。

    鲁家的名剑居然让人砍断了,这实在是让人意外,但更让让李清有惊愕的是那截断剑的断口,居然像镜子一样光滑。

    “这是什么武器居然会锋利到这种地步!”

    李清有眼中难掩震惊。鲁家的名剑虽然不是最厉害的,但绝对是超一流之列,要想像将它斩断绝不容易。

    而要想它的缺口斩成这个样子,那把剑必须得锋利到了极点。

    但是李清有主管禁军军械军备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见过什么武器能锋利到这种地步。

    “原来他们是因为刀剑被砍断所以才结束战斗。”

    一道灵光划过脑海,李清有突然明白了什么。只是对于那把砍断鲁家名剑的武器,李清有却更加好奇了。

    “哈哈哈,好剑,果然是好剑!周烈,你还要再来一次吗?”

    只听宫墙内那爽朗的声音爱不释手道。

    “不来了,不来了。黄裳,不就仗着买了一柄乌兹钢剑吗?有什么了不起,有本事你就不用乌兹钢剑,和老子单打独斗!”

    那输了的禁军道,最后一句听得宫墙外的李清有心中陡然一震。

    乌兹钢,那居然就是乌兹钢武器!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百八十章 宫廷军务官,李清有!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百八十章 宫廷军务官,李清有!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百八十章 宫廷军务官,李清有!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百八十章 宫廷军务官,李清有!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百八十章 宫廷军务官,李清有!】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替身影后最新章节

        乔蔓凭着当大牌明星贝奕宣的替身入行,之后又在现实里当起了已经去世的贝奕佳的替身和齐修远在一起。乔蔓不知道自己上辈子究竟造了什么孽,这辈子竟是一直生活在贝家两姐妹的阴影下。她不愿妥协,输的一无所有后终于如愿离开了齐修远。可这一次这个男人却阴魂不散起来,一直默默陪着她走完了影后之路。rn才得知乔蔓婚讯的粉丝表示拒绝:我们家蔓哥儿没男人配得上!rn得知齐修远身份后:TMD,惊得我手上的瓜都掉地上了!!!

  • 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家族弃子被贬去守护药园,受尽欺凌和侮辱。一朝偶得小瓶法宝,催生各种灵药为己所用,天才看资质,我有小瓶助,实力提升快。从此,虐天才战强者,傲世无双,成盖世武神。

  • 女神的贴身保镖最新章节

        才华横溢,却要以出卖男色为生;实力惊人,却惨遭美女欺压蹂躏。暖床、陪睡、捶背按摩,我是命苦的贴身男秘;警花、校花、美女明星,我是风骚的超级保镖!

  • 娇宠令最新章节

        恩情已还,仇恨已报,她了无遗憾的——重生了!    同样的朝代,一样的姓名,不一样的至亲,她扶额长叹幸福的醉了。    专精型武将爹:誓要持剑斩尽后宅阴司,保护女儿靠拳头。    女主无奈劝说:爹,后宅争斗不能简单粗暴。    高大上善谋娘:誓要把天下最好的一切都留给女儿。    女主无言以对:娘,您给我的不是我想要的。    某王爷:嫁我,嫁我,会暖床,会卖萌,腹黑,忠犬,冷傲各种款应有尽有的那种。    女主:滚,前生最终赢你半步,今生我得多想不开再同你斗智。    神曰:赐予你娇宠令——重生后你将被各种满满的爱包围。    总结:娇宠令在手,天下谁于争锋!js330

  • 重生科技狂人最新章节

        一架飞机的失事,让大批参加某着名论坛的各色精英陨落,他们的记忆被瞬间爆发的巨大能量压缩至一个极点,随着一名IT工程师的残缺灵魂,穿越到了平行时空的1979年旧金山。    睁眼看世界,一代歌后正在躲避护照风波处于人生低谷等着自己乘虚而入,苹果电脑即将上市诞生亿万富翁如何才能跻身其中……这可真是一个大展身手的时代!js330

  • 殿下有恙:本宫的死亡无效最新章节

        宫变之时,她奔逃而出,隐姓埋名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山村落脚。数年后,她以最为不动声色的姿态,让卑躬屈膝之人站直了身,让恣意妄为之人再也站不起来。前朝妖后的名号,在她这里洗刷了个干净。她叫北堂若,是妖后唯一的女儿。她又是安若素,是站在大乾一代明君身后的人。她说:顺逆之间,我安之若素。"【本宫就是怎么作死就不会死,有本事你打死我呀!】

  • 狂傲天尊最新章节

        家族少主,深受万古寒毒,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冰塔界,经塔中器灵白狗大尊指引,从此之后,一路逆袭,邂逅仙姿美女,碾压诸多天才,绝双盖世,狂傲诸天。惟我天尊!

  • 我的前夫是同性恋最新章节

        当我以为,老公出轨了,找了个小三,却没想到,小三竟然是个男人,更没想到的是,我才是真的小三!不想在婚姻中沉默,我终于爆发!

  • 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她,从最高贵,变成最低贱。他,从最低贱,变成最高贵。她享受惯了,虎落平阳被犬欺。而他,就是她眼中的那只犬。高贵的就会永远高贵?那要看运气。低贱的就会永远低贱?这要看本事。苏婉如有没有猛虎翻身的可能?得先要将拦路犬,驯成一条忠犬!沈湛:有人挣功名是为了权势,有人是为了钱财,而沈湛是为了娶!媳!妇!“小白眼狼!信不信爷立刻办了你。”沈湛压着苏婉如,磨牙后槽牙,“你坑爷的时候,良心痛不痛?”苏婉如咬他,使劲咬,“对着你,不谈良心。”沈湛一辈子的执念,就是要娶到这只养不熟白眼狼。苏婉如:有人努力是为了自己,有人是为了家人,而苏婉如是为了甩掉那只臭!流!氓!“你就是条拦路犬!”苏婉如气的肝疼,等她救出二...

  • 独宠:霸道王爷俏皮妃最新章节

        王妃真不是人做的!不但要和太监“搞搞”关系,还要上传说中的花楼,来个实地考察,亲身体验一下男人的温柔窟?!造孽啊!为了这俊美王爷,吃喝黄赌,她竟在大婚后第一天全沾上!这还不够,那男人如今看她的眼神,竟像饿狼扑倒娇嫩的小绵羊!

  • 都市小神医最新章节

        小小少年历经变故,得获医仙传承。从此,有仇报仇,有怨报怨,飞龙在天,纵横都市。

  • 我的极品女神最新章节

        五岁被一代武学宗师霍延庭强行带上山的丘陵,十五年后终于经霍延庭的批准,下山见识一下外面世界。以为摆脱了霍延庭的束缚,就可以过上精彩生活的丘陵,满心欢喜的下了山,然而他想象的生活并没有到来,反而因为霍延庭给他的一栋房子,掉进了一个又一个的谜团中。

  • 棘地最新章节

        在周洛的荒山野岭,生长的最多最为茂盛的两种植物就是荆和棘,丛生遍野,铺天盖地。许一鸣每次勘察线路,总要被棘上的刺划得遍体鳞伤,酸痛难忍,许一鸣这才明白为什么先人要用荆天棘地来形容艰难的处境,因为那种被荆棘划伤的滋味实在不好受,虽然不能说是痛彻心扉,但那种酸胀的感觉却可以直入心里,让人抓狂,难以忍受。刚开始的时候,许一鸣不是没有想过放弃,心想这么艰难,何必呢,可是站在半山腰回望山下那些家徒四壁的木瓦结构的屋子,想想那些生活在其中的群众,许一鸣顿时为自己的这种想法感到羞耻,“何必”的想法一闪而过,有的只是“必须如此”。把额头的汗一抹,挥舞着镰刀,迎着荆棘而上。

  • 重回九四最新章节

        种田文,重生文,半现实文。且看主角如何在农村走出一条致富路来,

  • 最强忍者在木叶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爱吹牛的,有血有肉的小人物,在忍界不断闯祸,被逼着变强的故事!】    二战结束后不久,从战国时代沉寂了半个世纪之久的“幽冥”血继限界,强势归来!    水门老师,望远镜之术算什么呀!告诉你,我这个血继限界老厉害了,比那个看得远,看得清!最近每晚我都在观察长着红头发的漂亮小姐姐!    咦?怎么感觉有杀气?    水门脸色难看:孽徒!你可知道那是你玖辛奈师母?    雷吉:······    火影爷爷,告诉你,感觉我最近又变厉害了!啥?你说我雷吉会打不过一头猪?怎么可能!    艾玛!火影爷爷救命呀!那长鼻子猪是团藏养的,它已经领着根部的忍者杀上门来了!    (不水一个字!所有人物智商在线!简介无力,看到二十二章后,剧情精彩绝伦!)

  • 限量专宠:禁爱总裁,请温柔最新章节

        “从现在起,你身体的每一寸都是我的,不许反抗。”失踪两年,重新回归,他却像是变了个人。连本带利想要从她身上讨回那笔债。他连同身心肆意侵占,可到头来怎么就成了那个离不开的人了。当霸道总裁变成狗皮膏药……秦舒妤:“这位先生,你晚上睡我白天粘我,还能不能有点私人空间了?”霍诩挑眉笑道:“过来,我们可以被窝里聊聊……”

  • 最强仙帝混花都最新章节

        凌宵北帝被挚友所害,重生在被家族逐出的废物私生子身上,从此纵横都市,为自己讨回一切。对此他只想说,“生而为人,你们尽力就好,但我会吊打一切!”众美女围绕,都想攀上凌宵,他告诉她们,“我很挑剔的,想靠近我,先得有让我动心的理由。”面对他的仇敌,他什么也不说,随手抛给了他们一道选择题。“要么死,要么跪!”

  • 错过时光的缘分最新章节

        一位富家千金林萧筱,在这大学的四年里,她与男主的喜怒哀乐早就融为一体。他的出现,让林萧筱不知所措!他的离去,让她心痛不已。他们的中间不知经历了多少波折,可庆幸的是,他们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曾经最好的朋友如今反目成仇,在林萧筱最无助的时候,却遇上了新来的转校生,她们成为朋友。可让林萧筱不敢相信的是一切都变了,曾经那么好的友谊如今变得支离破碎……

    本章内容提要:
    ...    第二百八十章     张寿之在土木工程上浸淫了半辈子,在工部,他是资历最老的官吏。所有和土木有关的东西他都了如指掌。     但是张寿之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     “呵呵,前辈一直想要做研究的,不就是那种最强的砖墙粘合剂吗?这张单子就是这种配方,说不定能对前辈有所启发。”     王冲说着,把一张事先准备好的单方......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