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呵呵,无妨。”

    章仇兼琼摆了摆手,突然笑了起来,阻止了王亘:

    “原来王公子对军事也感兴趣,不过也是,将门之弟,又怎么可能不感兴趣。多涉猎一些,对以后有好处。”

    章仇兼琼不愧是坐镇一方的大都护,挥手间就化解了尴尬。

    “呵呵呵,是啊,是啊!我接触过王公子几次,王公子确实对军事很感兴趣。这次难得遇到章仇大人,我就知道他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哈哈哈!”

    杨钊反应也快,连忙在旁边打圆场。

    被章仇兼琼一说,杨钊再一附和,宴席的气氛再次变得缓和起来。安南都护府那些原本心中有些不岔的将领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这个解释。

    王冲的王亲王严,大哥王符都是军中的将领,都是军中的将领,对军事感兴趣也是正常的。

    章仇大人做为帝国有数的大都护,找机会找他讨教也是很正常的。

    “呵呵,王公子久居京师,不了解也正常。乌斯藏地处高原,要想南下剑南,路途遥远,地势险峻,并不容易。而且乌斯藏从未进入内陆,人生地不熟,也摸不清内陆的虚实,除非有人引领,否则的根本不可能能有什么收获。”

    “不过乌斯藏人脸色褚红,和我们唐人截然不同,不管什么探子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而进入剑南的乌斯藏人,一向都受到严格的监视。除了茶马古道,其他内陆城池统统严禁进入。而且,乌斯藏地广人稀,消息传达很不方便。说句不客气的话,我们进入京师的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但乌斯藏人……可就未必知道。”

    章仇兼琼伸出一根手指,对着王冲摇了摇,一脸笑意。

    哄!

    左右诸将,跟着一阵哄笑。做为安南的精英将领,说句不客气的话,他们比任何人都对乌斯藏人了解。

    王冲没有说话,眉头微不可察的更加皱紧了,心中的忧虑也越深了。

    “当然,我们决不是寄希望于敌人的失误。安南都护府,我经营十余年,早已是铁打的营盘,不落的堡垒。而且所有的规章制度都已全健,即便我不在那里也可以正常的运作。更何况……,那里还有我苦心经营的十八万精兵,就算是乌斯藏人南下又有何惧?”

    章仇兼琼说着冷哼一声,目光睥睨,神情中自有一股不世的傲气。身为安南大都护,帝国有数的顶尖统帅,没有几分本事是坐不到这个位置的。

    南疆十几年无战事,靠的可不是地利,更加靠的不是运气。而是实力。强将手下无弱兵,他章仇兼琼的手下也无弱者!

    十八万精兵就是帝国南端最大的保障!

    “想不到,连章仇兼琼也是如此!”

    王冲听到章仇兼琼的话,心中起伏,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章仇兼琼是个合格的统帅,这点是毫无疑问。

    他统帅的剑南绝非一直如此平和,十几年的和平并非偶然,而是章仇兼琼练兵的结果。

    完整的制度,庞大的精兵,还有无数能征惯战部将,章仇兼琼绝不是什么庸将。

    做为统帅他是绝对合格的。

    但是哪怕章仇兼琼也不会想到,未来那场地陷西南,天塌西北的帝国大劫,恰恰是从他镇压的安南都护府开始的。

    十八万精锐全部阵亡!

    章仇兼琼镇压的安南都护府将成为帝国历史上第一个因为巨大的惨败而受到裁撤的都护府!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古人诚不余欺,连章仇兼琼这种帝国统帅,安南都护都存了这种大意心理,更别说是受他影响的鲜于仲通了。我本来还想留章仇兼琼在剑南,但如今看来,就算是章仇兼琼在那里,也一样的不可避免了!”

    王冲心中激荡,突然有种说不出的伤感。

    章仇兼琼说出这翻话的时候,是带着一翻自豪的。王冲能感觉得出来,他对于自己在安南的布局确实很有自信。

    但恰恰是如此,才越发的让王冲感到莫名的伤感。

    西南的那场惨祸,那个悲剧……,王冲一直以为是个偶然,是可以轻易改变。但是这个时候王冲才知道。

    不管是章仇兼琼,还是鲜于仲通……,不管是谁在位,这一场悲剧都是无法避免的。

    大唐太平日久,那种傲慢不止是浸入朝堂,同样也渗透到了军伍之中。

    “大人有没有想过,如果乌斯藏和蒙舍诏联合起来,那会怎么样?”

    王冲突然开口道。

    声音一落,刚刚还一脸笑意,满是自豪的章仇兼琼突然变了脸色,整个人阁楼里一片死寂,针落可闻。

    那些安南的诸将看着王冲,眼中已经有了怒意。

    王冲说的话,于他可能是个玩笑,但是对于安南的诸将来说,那里有无数的将士袍泽,甚至还有他们的家人小孩,是他们一辈子心所归属的地方。

    王冲这个笑话可是一点都不好笑。

    “王公子恐怕有些过份了吧?”

    章仇兼琼身旁,那名谋士模样的中年文士突然捋着八字须道。

    “呵呵,王公子点到即止就可以。吃菜,吃菜,大家还是吃菜!”

    杨钊连忙在旁边打圆场。

    他心中也暗暗纳闷,自己这个拜弟平常都是风流不羁,气度超群。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见面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净问这些敏感的,有的没的的东西。

    他本来是想好意撮合章仇兼琼和王氏一族这个京师里的将相世家,但这么闹下去,这场宴席恐怕都没法进行下去了,最后大家不欢而散。

    “蒙舍诏刚刚扫平洱海,征服其他五诏,国主阁罗凤正是意气风发,踌躇满志的巅峰之时,听说大唐的诏令,蒙舍诏。而乌斯藏正在秣兵厉马,大量训练骑兵,收购精铁,已经积累了一只新的三十万的骑兵。”

    “秣兵厉兵,扩张兵力,如果不是有所图谋,为何这么做?安南地处乌斯藏和蒙舍诏的夹缝之中,两边都是虎狼之国,如果两边联合起来,大人想过没有,安南会怎么样?”

    王冲盯着对面道。

    即便是在这位闻名天下的安南大都护面前,王冲也没有丝毫的退缩。安南一隅关系到十八万精兵,无数的黎民百姓,即便冒着触怒章仇兼琼的危险,有些事情他也是必须要说,必须要做的。

    现在的安南都护府,从上到下,从章仇兼琼这个大都护,到下面的普通将士,全部都没有一点危机意识。

    这个时候,必须有一个人,有一个声音去警醒他们。否则的话,真的等到悲剧降临,那就迟了。

    王冲很庆幸,当初在青凤楼外的大街上遇到了杨钊。也因为杨钊,获得了这个机会。

    他不在灵脉上修练,而是赶来这个宴会,不是为了巴结章仇兼琼这个大都护,也不是为了拉拢安南的诸将,而就是这么一个机会,一个在安南诸将面前说上几句话的机会。

    哪怕因此而招来章仇兼琼的忌恨也无所谓了。

    “冲儿!”

    王亘看着身侧的侄儿,眼中闪过一丝忧虑的神色。这次宴会之前,他确实说过,让王冲不要和他们走得太近,免得徒添许多麻烦。

    但现在,王冲却是走到章仇兼琼的对立面去了。

    王亘倒不担心章仇兼琼,几代的将相门第,这点气度能力还是有的。就算是章仇兼琼心中有什么微辞,也不可能奈何得了王氏一族。

    王亘担心的是王冲。他能感觉得出来,王冲现在的状态可是很不对。

    “臭小子,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呢?”

    “有这么跟大人说话的吗?”

    “不要以为你是九公的子孙,可不要太过份了!”

    ……

    宴席上,几名安南都护府的武将终于忍不住了,阴沉着脸,难看无比。都护大人入京,好心好意宴请众人,这本来是喜事。

    但是这个王家的公子却完全不识时务。

    说什么时候乌斯藏进攻也就算了,现在又说什么乌斯藏和蒙舍诏联合起来,进攻安南都护府,这可就太过份了。

    这也是嫌他们安南都护府太平静了吗?

    “王大人,我们敬你是朝堂上的重臣,但你们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羞辱大人吗?”

    王冲年纪太小,不好和他一般置气,许多人立即将气发泄到了对面的王亘身上。

    不知底细的,还以为是王亘的授意。

    “给我住口!”

    说时迟,那时快,章仇兼琼神色一冷,竖起几根手指,突然喝止了手下诸将。身为安南大都护,他不可能一点容人的雅量和气度都没有。

    而且和众人想像的相反,章仇兼琼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是一脸思忖的神色。

    对面那个小子,章仇兼琼一开始还以为这小子在故意无理取闹。但是听到后面的话,章仇兼琼反倒一点都不生气。

    因为王冲说的全部都是事实。

    他的探子最近才收到情报,乌斯藏帝国的七代赞普正在青海湖大规模的练兵,收敛牧民,训练骑兵。

    而蒙舍诏的阁罗凤,确实越来越对大唐生出骄狂、不恭之心。这一点,他比谁的感觉都明显。

    蒙舍诏是大唐的藩国,以前的时候,阁罗凤对他还算颇为敬畏。但是现在,很多命令,就算他也差使不动了。

    完全是阳奉阴违!

    他收到的最新消息是,阁罗凤刚刚罢免了蒙舍诏内那位对大唐亲近的丞相和其他一些官吏,而新近扶持上去了几个蒙舍诏的少壮派和主战派。

    这对于安南都护府来说绝不是什么好消息。

    蒙舍诏和乌斯藏帝国都有了不臣、不轨之心,这一点已经是昭然若揭了。只是章仇兼琼正好一心想着进入兵部,心中也是想着把这件事情交给继任去解决。

    只是没想到,王家一个十五岁的少年,竟然当着他的面揭了出来。

    “王家消息灵通竟然达到这种地步了吗?”

    电光石火间,章仇兼琼深深的瞥了对面的王冲一眼,脑海中掠过无数的念头。片刻之后,章仇兼琼的目光又定格在了王冲旁边的王亘身上。

    在内心里,章仇兼琼还是很难相信,刚刚的话是出自王冲一个少年的主意。在内心深处,章仇兼琼更愿意相信这是王亘的主意。

    王亘的沉默也越发的坐实了他心中的猜测。

    “王亘是朝中的重臣,老臣,有入宫面圣的权利,他这翻话借自家侄子的口说出,绝不是无的放矢。难道,这是圣皇的意思?”

    章仇兼琼心中暗暗道。

    他却不知道,这次他真的是猜错了,这一切完全是王冲自己的主意。对于自家的这个侄儿,王亘的信任简直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不止是他,就算宋王也一样如此。

    所以尽管不知道王冲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一旦王冲做出了某些事情,不管是王亘这个大伯,还是宋王,就绝对不会去阻止。

    因为两人知道,这个孩子绝对不会去做没有目的事情。

    ——这一点,已经无数次的被过往的事情所证明!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百七十四章 警醒都护府!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百七十四章 警醒都护府!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百七十四章 警醒都护府!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百七十四章 警醒都护府!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百七十四章 警醒都护府!】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最新章节

        直播火葬场烧裸女。在学校毕业后,我参加了殡葬行业,了解到殡葬业的很多秘闻,同时也遇到了很多恐怖诡异的撞邪事。给大家讲述极其不一样的恐怖见闻,以及殡葬业里的忌讳……奔放程序员的最新力作。还是老约定:把悬念和恐怖进行到极致一天保底双更,让大家看到嗨。本人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3930136275官方群:110165607等更新的朋友可以看看我另外两本书,完结作品《阴间那些事儿》httpwwwheiyancombook20125《阴间之死后的世界》

  • 魔血战神最新章节

        他出生于庞大的不坠夜族,却因特殊的体质而受尽嘲弄。他会就此沉沦吗?流着魔血的圣体少年,一枚古老的神秘号角,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是龙,注定将翱翔天际!蛟龙出海,天地动荡!不管圣、魔,正、邪,看我一声怒吼碎苍天!

  • 亡国赋最新章节

        她在战乱中诞生,他是天朝太子南宫离,与她青梅竹马他说野丫头,我喜欢你,当我的太子妃可好?
        她点点头子离,我愿意嫁给你。
        可是命运却使他们不能在一起。
        在伤心之余她结缘于竹毓,一个经天纬地的男儿。他许她一生一世,与她永不分离,但他,却没有做到……
        在她最痛苦的时候是他,夏朝皇帝赫连睿,一个被别人称为鬼才的人,一直陪着她直到生命的尽头,但她的心已经给了别人,再也没有他。
        她的一生有甜有苦有酸有辣,文字再好,却道不尽离人泪。

  • 极品透视神医最新章节

        美女想治病?好,先把衣服脱了!贪官污吏想治病?不好意思,小爷心情不爽!当实习医生华长琪获得透视之瞳,踏上神医之路的同时,却发现自己的透视神眼还有着一个巨大的副作用……

  • 风水大术士最新章节

        山、医、相、命、卜统称玄学五术。
        葬者,乘生气也,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风水之法,得水为上,藏风次之。
        风水即术士,这是一个关于强者重生的故事。

  • 情深不负最新章节

        总裁的床不是那么好爬的,安易揉着自己的小腰,声泪俱下。失身就够恼怒的了,可是却被不要脸的大魔王围追堵截!“吃干抹净就想跑?”大魔王第101次抓回逃跑的小女人后黑着脸。“我们只有一晚,而且我还想不起来了。”安易耍赖。“是一整晚。”冰山魔王冷冷地瞪过来,伸手将她扔在床上:“戒指在这里,我是来求婚的。”看着眼前人冷冰冰的面孔,安易咽咽口水:“你确定这不是威胁?”总裁嘴角勾起邪魅微笑,欺身而上:“这才是威胁!”

  • 异界之书最新章节

        很多人认为,我们的宇宙和世界是独一无二的,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在宏观宇宙当中,世界是由许多不同的维度所构成的,在现实维度之外,还有许多其他维度的世界。每一个世界都有着截然不同的规则和构造,世界与世界之间被时空之墙所分隔,使得不同法则下的不同维度世界之间不会生交集。然而,利用一种被称为召唤术的神奇法术,人们将异度空间的生物召唤到现实世界中来。具有这样力量和知识的人,被称为召唤师。而异界之书,便是记录召唤术知识的载体。请小心面对你接下来所看到的一切,因为它们很有可能将带你走进一个出你想象之外的世界。js330

  • 皇陵守墓人最新章节

        在抗日战争结束两年后,中国军队在秦岭的山脚下,忽然抓到一个日本兵,围绕着这个日本兵发生了一系列诡异的事情。王宣教授经过数十年研究后发现秦始皇陵隐藏着惊天秘密,他带领四名学生,深入巴蜀深山的一个小县城内,开始了诡异无比的探索秦皇陵之旅。

  • 圣剑魔渊最新章节

        圣光大陆本是一个被人们称之为神佑的大陆,他们感谢神留在了天地间元素,让他们得以修炼,变得更为强大可以对抗妖魔邪物。直到那天,天空一声惊雷过后,一座通体黝黑死气沉沉的巨塔破土而出,直破苍穹!魔族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几乎就要将人类灭绝!坐落在大陆各方的六大圣殿站了出来,他们带领着人类守卫住了最后的领土。一名家族庶出的旁系少年,为救母加入骑士圣殿,从此奇迹与磨难便时刻伴随他左右,在这人类六大圣殿与魔族巨塔的较量中,他能否成功拔出那石中剑?加更规则:每天晚上七点之前100推荐票加更一章,200收藏加更一章,1000点击加更一章。js330

  • 家有刁夫初养成最新章节

        初见时,她的婢女误以为苏城是登徒子,踹了他一脚,谁知这家伙赖床不起,生生讹了她两支千年人参。她在商界驰骋风云,势头正猛的时候,却不停的被他下绊子。不光断了她的财路,还掐了她的桃花。逼婚无果,他不要她,她偏要用追夫三十六计将美男收入囊中!婚后,只听她兴奋的大叫道:“夫君,我又穿越了,这次是男的,男人!”他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娘子,你不过是穿错了为夫的衣衫。”

  • 求神最新章节

        这片天地,是被周天虚弥星阵封印的世界,融入轮回大道吞噬众生。数百万年来,唯一的盘古大神,破开星阵,逃了出去,但星阵未毁,轮回之力与日俱增。奈何,从此仙界再无神,轮回大道仍不灭,寻仙问道已无力,何处求神破苍天。

  • 闻诡神算子最新章节

        我是个神算子,除了能够帮人算命,更是可以帮鬼算命,我当道士这些年间,遇到过很多恐怖阴事,嘘,我的故事有些吓人,你们想知道的话,就进来看看吧

  • 魔武天下最新章节

        魔法世界谁称霸青春少年无敌魔  一个生活在小山村的少年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走出大山  然而路途并没有他想的那么轻松被人算计掉入魔法深渊  奶奶为什么断定他不会使用魔法的呢  奶奶又是什么样的人呢  她在大陆到底是什么地位呢  他是怎样进入消失在大陆近百年的龙谷  又是怎样和强悍骄傲的龙族结为兄弟的  他的每一个女人都是那么漂亮他是怎么和她们一个个认识的呢他将会上演什么样的传奇呢

  • 科技抽奖大亨最新章节

        江远仰天:“求老天赐给我个系统吧,什么代价都可以!”  老天:“叮,您的系统已经上线,现在发布任务:30天内建立一个估值10亿美元的企业,失败就短10公分。”  江远:“......我可以反悔吗?”

  • 重生九零撩夫忙最新章节

        上辈子的应颜,是父母眼中的坏孩子,老师眼中的坏学生,被渣男贱女利用一世,一世凄凉,一世悲哀。rn这辈子,她强势回归,不仅要洗清身上所有污点,带领母亲致富奔小康,更要虐到蹦跶的渣渣们怀疑人生。rn本来决定冷心冷肺,除了至亲不对任何人侧目,可她是怎么被这个神秘而强大的男人缠上了身?rn邪魅慵懒的声音在耳侧响起:“女人,你偷了我的心,就是我的人!要逃?休想。”

  • 疯语者最新章节

        知名摄影师唐寻鹰收到莫名的信件,参与到了一场阿勒泰探秘金矿之旅中,组队后却发现团队里的人五花八门,一群带着猜忌上路的旅人们进入无人区后才发现等待他们的不仅仅是大自然的恶劣,还有一系列无法解释的超自然力量如影随形。这场金矿之旅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神?到底有没有魔?“我”到底疯了吗?这一次,请原谅玉松鼠,这次吓到了你们!

  • 绝品大相师最新章节

        洞房花烛夜,却被总裁老婆扫地出门。他是西方君主,也是摸骨算命先生。背负血仇,龙潜都市。左手冷艳女总裁,右手狂野女警花,脚踩富家狂少。内外武学双独步,成王道路骸骨铺。一条黑暗多舛的道路,且看他如何加冕称王。

  • 光怪陆离症候群最新章节

        一扇门在眼前展开。  邪恶在茁壮生长,窃窃私语声从门内后溢出。  怨毒的复眼一闪而逝,想要冲出的存在被阻隔在内,蛊惑的低语耳畔回绕。  黏糊糊的粉色脑子嘟囔着什么。披着黄衣斗篷的人影远处注视。带着腥气的墨绿色存在在怒吼。一串奇妙的肥皂泡泡释放出友善——以及许多,许多的客人。  它们诚挚邀请陆离,参加这个疯狂的派对。  陆离迈步进入,步伐坚定不移。  他没有理由拒绝。

    本章内容提要: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呵呵,无妨。”     章仇兼琼摆了摆手,突然笑了起来,阻止了王亘:     “原来王公子对军事也感兴趣,不过也是,将门之弟,又怎么可能不感兴趣。多涉猎一些,对以后有好处。”     章仇兼琼不愧是坐镇一方的大都护,挥手间就化解了尴尬。     “呵呵呵,是啊,是啊!我接触过王公子几次,王公子确实对军......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