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昆吾训练营,距离山顶还有数百丈的地方,一名中年教官负手而立,神情落落,站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一动不动。

    和其他教官不同,在这名教官周围,人群稀稀落落,大部人都是从他周围匆匆而过,看也没看,赶往其他教官那里接受考验。

    那名教官看到这一幕也毫不在意,只是微微笑着。

    “教官,我想参加考验。”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名学生突然从山下走来,行了一礼,神情非常恭敬。

    “呵,你要想好了。我这里的难度可比其他地方难多了。别的地方,你可能是和考生战斗,但是在这里,你需要和我战斗。”

    教官负着手,淡淡笑道。

    “教官?”

    身材削瘦的学生吃了一惊。在其他教官那里,大部分都是考生和考生战斗,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要和教官过招的。

    考生哪里是教官的对手,这样岂不是永远不能通过?

    “不错,不但要和我亲自动手。而且我这里招手的名额还要比其他人那里少很多。如果在我这里浪费了时间,说不定其他教官那里已经招满人走了。你可要考虑好哦?”

    那教官笑眯着眼睛道。

    身材削瘦的考生一下子怔住了,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为考生考虑的教官。也是第一次遇到教官居然让自己不要在他这里考试的。

    “这,这……我,我,对不起,对不起,我还是去其他地方试试。”

    考生连忙低下头来,脸孔通红,连说了几句对不起,匆匆往其他地方走去。

    那教官也不生气,看着那考生离去,依旧笑眯眯的站在岩石,一动不动。

    接下来,又有几个人来询问,但无一例外的全部被劝退了,偶也几个不怕死的,连半招都没抗过,就被一招震得远远的,扑跌地上,啃了满嘴的泥巴,哪里还敢上来。

    一连半个多钟头,这名教官周围都没有一个通过的考生。

    “冲少爷,你说的就是他吗?”

    距离那名考生大约数十步外的地方,赵敬典看着那名教官,皱起了眉头。

    “嗯。”

    王冲认真的点了点头,目光一直盯着那名教官,连动都没动一下。

    “我们站在这里也有好久了。但是完全看不出什么名堂啊。这个教官太强了。而且看他的样子,一点都不着急。”

    赵敬典道。这个教官越看越可疑,这座昆吾训练营里,所有教官身边都站了一定数量的考生,但是只有这一位,身边一个都没有。

    “他当然不急。应该急的是我们。错过了这座山,就没了这座庙,昆吾训练营里最大的奖励就是这位教官。”

    王冲道。

    “啊?”

    赵敬典怔了怔,王冲的这种说话,实在是新颖的很,感觉怪怪的。

    “反正,你记住。在这位教官名下得到的好处,会比其他教官多,这样就行了。”

    王冲道。

    “哦。”

    赵敬典点了点头。换种说话就容易懂的多了。

    王冲没有再说话。他观察这个教官已经有好一段时间了。本来来之前,王冲还担心这位可能招满人走了。

    但是亲眼见到之后,王冲就知道自己想多了。

    要想加入到这位教授统帅之术的特殊教官名下,难度大的很多。人家都主动劝你不用加入他名下,这就足以说明问题。

    而且据王冲的观察,这位和其他人不同。其他教官每个人名下有二三十人的名额,但是这一位,根据上辈子的记忆,王冲本来判断他应该要招个四五个。

    但是看他气定神闲的样子,王冲感觉自己恐怕错了。这位估计根本没有配额的说法,完全就是撞运气,就算没有人挑中,他也没什么。

    “搞了半天,还是得自己出手啊!”

    王冲挑了挑眉,心中唏嘘不已。

    这场比赛,他本来是打着注意,先看看别人的比赛。让其他考生来试试手,探探他的底细。

    结果,王冲发现自己想多了。

    这位的实力实在是太强,那些冲上来的考生,连让他离开脚下那块岩石的实力都没有。

    这位仅仅是一掌劈出去,战斗就结束了。

    碾压级的实力,快狠准!

    王冲就算在这里再待几个时辰,也一样看不出什么名堂。

    “敬典,你在旁边看去。我上去试试。”

    王冲整了整袖子。

    “冲少爷,还是让我先来吧。让我先来试试他的身手。”

    赵敬典道。

    “不用了。还是我来吧。如果你失败,我怕你就没有机会了。”

    王冲淡淡道。

    关于这个教官,王冲知道的不多。昆吾训练营中的事情,也不是事事都会流传。

    至少,王冲这次到昆吾训练营中,就发现这名传奇教官身边一个通过的考生都没有。

    这是王冲印象中的是完全不一样的。

    未来已经发生变化。万一原本可以多试几次,现在只能试一次,那就麻烦了。

    至少,赵敬典就没机会了。

    而且论经验、眼界、见识,现在的赵敬典恐怕还远远不如自己。如果连自己都不是对手,无法通过,那赵敬典就更加没有机会了。

    这也是王冲坚持自己先来的原因。

    “也不知道那个人还会不会出现?”

    王冲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

    和这位教官“绑”在一起的还有一个人,但是有些东西已经变化了,王冲也不知道那个人还会不会再出现。

    脑海中闪过这些念头,王冲很快走了过去。

    “教官,学生有礼了。”

    王冲落落大方的走过去,躬身行了一礼,依足了规矩。

    “在上面看了这么久,终于舍得下来了?”

    那教官看着王冲道,似乎比其他人多打量了两眼。

    王冲闻言一下子笑了,这位教官可是比他想像中的有趣多了。

    “呵呵,不下来不行。再这样下去,估计天黑都看不出什么名堂。”

    王冲笑了。对于这位能看破自己的行藏,一点都不意外。

    “那你现在是有把握了吗?”

    那教官再道。

    “没有。”

    王冲老实的摇了摇头。

    “那你还过来?”

    那教官奇了,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王冲。

    “嘿嘿,能不能过,总要试过才知道。我只想问一下,我总共有几次机会?”

    “有意思。我在这里站了这么久,你还是第一个问我这个问题。都是进昆吾训练营,你为什么不挑一个容易点的教官呢?我这里可是并不好过。”

    那教官越发的来兴趣了。这个考生给他的感觉和其他人完全不一样。

    其他人大部分听了他的劝告,又领教了他的实力,大部分都是知难而退。但是这一位,在旁边看了好久不说,而且那架势好像非得从他名下通过不可。

    “呵呵,天道酬勤,有大难度,自然有大奖励。我就不相信,朝廷设立这么多的教官,实力不一,水平不一,难度不一会没有原因。”

    王冲认真道。

    “哈哈哈,有意思,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那教官哈哈大笑,看着王冲,眼中异色连连:

    “这种事情我一般是不会提前告诉考生的。不过,看在你说话这么有趣的份上,我可以提前告诉你。在我这里,你可以有三次的机会。只要你能够击败我,或者挡住我三招的话,都可以算你过关。”

    “三招?如果闪过去,也算吗?”

    王冲大感兴趣道。

    “算!”

    那教官笑眯着眼睛道,回答的斩钉截铁道。

    “哦!”

    听到这么干脆、爽快的回答,王冲并没有想像中的喜悦,反倒越发的谨慎了。

    有时候,越是看起来简单的东西,说明背后的难度越大。

    对方如此爽快,只能说明两点,第一,对方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的自信,第二,他的身法、速度绝对很快,而且比很多人想像的要快的多,根本就不怕你闪开。

    对于王冲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不过,这并没有让王冲打退堂鼓,反而越发激发出了他心中的战意。

    “教官,我想试一试。”

    王冲突然开口道。

    “呵呵,那就试吧。不过,别怪我没有提醒,昆吾训练营的考核已经进行很久了。你在我这里耽搁的时间越久,你在其他教官那里通过的机率就越低。一旦他们招满了人,你就算实力过人,也一样没法通过。”

    那教官道。

    “我明白。”

    “哦,即然你还是坚持,那就出手吧!”

    那教官微微一笑,做了个“请”的手势,神情自信而从容。

    铿!

    王冲没有客气,猛然拔出了腰间的长剑,那清越的长吟,如龙如虎,瞬间吸引了附近考生的注意。

    王冲手握长剑,目光投向对面的教官,神情凝重无比。王冲从不会轻视自己的对手,何况是这种级别的传奇教官。

    手掌、肩膀、跨部、膝盖、脚踝……,王冲的目光不断的从这些部分掠过。

    虽然对面的教官隐藏了实力,几乎没有任何的显山露水,但是在旁边站了半个多时辰,王冲也绝非毫无所获。

    身为前世的天下兵马大元帅,王冲的经验、见识还在。很多东西并不见得要事事知道,只要看到一点东西,就可以见微知著,判断出很多东西了。

    “他手掌边缘有厚厚的老茧,说明他的掌力其重,在掌力上有特别的修为。一般这种人,剑道上反而不会有特别的造诣。另外,他虽然出手不多,出手的时候都是简简单单一臂,但是出掌的时候,左边肩部筋脉会收缩,另外,他的右膝会颤动,左脚趾会下意识的往外撇……,这是一种长久养成的出手习惯。”

    “虽然不知道他修练的是什么绝学,但是出手的时候都触动这几个部位,这样的绝学绝对不会太多……”

    王冲仔细的回忆着这名教官寥寥可数的几次出手,脑海中此起彼伏。如果那名教官知道王冲在想什么,必然会震撼不已。

    这种能力,见微知著,远远超出了王冲这个年龄段的能力表现。就算是沙场上能征惯战的老将恐怕都做不到这一点。

    王冲的这种能力,太惊人了。

    “铿!”

    长剑颤鸣,王冲睁开眼来,眼中精芒暴涨。下一刻,周围的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王冲就突然出招,瞬间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九十四章 挑战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九十四章 挑战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九十四章 挑战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九十四章 挑战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九十四章 挑战】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耶律王的女人最新章节

        她,生来绝色倾城,聪慧卓越,却只想收敛风华,求一席安稳之地,寻一真心相待之人,过一世无忧无虑的生活,只可惜,终究错生战乱纷争中,被迫和亲嫁他,被迫撕开柔弱面纱。他,俊逸惊为天人,智勇无双,却传言骄奢风流,品性拙劣,彪悍粗俗,狠辣嗜血,五年前,箭射兄长夺兵权,三年前,拔剑挟父娶花魁,日子看似过得声色犬马,好不潇洒。初见,他们斗智斗勇,相知,他们风雨同舟,相爱,他们携手御敌。他们的爱,他们的情,终只是这战火烽烟中的祭奠。。。

  • 大唐江湖道最新章节

        惊雷过,风云起,半川山河生死地。    江湖岂有是非题,横手夺命连环计。    细雨茫,流星灿,一招可震四海义。    兄弟情续芒山巅,不识江湖道别离。js330

  • 重生之苍莽人生最新章节

        蛇化为龙,不变其文;家化为国,不变其姓    再踏人生,是彷徨?是迷茫?沧海扬尘是否?    看见看不见的人生路,只能是坚定的走下去!js330

  • 末世机械师最新章节

        &#;&#;简介:生化狂潮,席卷世界
        &#;&#;疯狂杀戮,血流成河
        &#;&#;人如蝼蚁,尸骨成山
        &#;&#;这灭世浩劫的背后,竟是一场惊天阴谋
        &#;&#;懵懂少年,校园出发,跌跌撞撞,逐渐成长
        &#;&#;路经黄山,心怀善意,救人性命,却令他们踏入阴谋漩涡
        &#;&#;手握神秘石头的他们,为了在这阴谋漩涡中生存,不得不扬起手中的武器
        &#;&#;踩着鲜血,踏着尸骨,在打破漩涡的同时,创造了属于他们的时代!
        &#;&#;作者:欢迎骚扰
        &#;&#;新人新书很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多多打赏支持

  • 网游之三国大帝最新章节

        江湖走马,风也好、雨也罢……豪情万丈不如烈酒一碗烧喉……生死相搏也可一笑泯去恩仇……沙场驰骋不如美人一笑倾城……剑锋所指便有千军万马奔腾……名将如云、谋士如雨、侠客万千,在这个波澜壮阔的时代,道一声:你好,三国!js330

  • 反派炮灰不想死最新章节

        海棠死了,死在了去兑五亿大奖的路上;系统444答应她,只要收集满怨气值,就可以把她的世界往前调一分钟,完美避过车祸,还她一个富婆人生。海棠满怀憧憬的答应了,结果……末世狗带丧尸、亡国小公主、玻璃心大御厨……各种各样的作死身份迎面扑来、各种各样的实力考验等她征服。海棠:嘿!系统,要是能完成她也可以徒手赚五亿,而不是刮彩票了。系统:你想现在就狗带?海棠:不不不!

  • 霸道囚爱恶魔老公放开我最新章节

        他是狂拽酷炫吊炸天的霸道总裁她却是他仇人的女儿!自从遇见孟其琛,一言不合就爬床。女人怒气冲冲“孟其琛,你这么恨我,为什么总是爬上我的床!”某霸道总裁斜睨:“难道你要我爬上别的女人的床?”总裁一脸贼笑,又一次压倒嘴硬的性感小白兔“爬床爬久了就成习惯了,我感觉我还是习惯爬上你的床!”

  • 吃货王妃驭夫有道最新章节

        “咝~”苏畟知觉侧脸一阵发麻,随即热辣辣的疼,他钳制住乔羽的双手,咬牙切齿,“贼喊捉贼。”
        俯身将乔羽压在了床上,黑暗中一双眼睛灼灼生辉,他贴上她的耳根,轻舔浅尝,“既然爱妃给我扣了这么顶高帽,我若不戴,岂不是辜负了爱妃一片心意。”
        “你!”乔羽气结,缓了再缓,决定还是曲线救国,软了态度,“我还没做好准备……”
        苏畟噗呲一笑,指腹轻描她的双唇,“王妃需要准备什么?我已帮你沐浴更衣,余下的不过是准备敞开心怀接纳我……”

  • 我的飞升有点坑最新章节

        喂,你们是黑白无常?我只是骨折而已啊,收错人命了吧!阎王:不好意思,一不小心搞错了……作为补偿送你个APP玩玩?我本是个平凡人,结果死后一切都改变了!……你耍流氓,我黄巾力士附身,打得你头破血流!你人多欺负人少,我天兵天将铺天盖地!你金钱无数,来来来,财神爷给我用钱砸死他!你权势通天,抬起头瞧瞧,我上头有神仙!你美女如云,不好意思我按下手机,七仙女、嫦娥、九天玄女……通通下凡!

  • 强势宠婚,总裁夜深别乱来最新章节

        一场意外,她被吃干抹尽,醒来后身旁躺着一个极口大帅哥。“你想干嘛?”“在想换什么姿势睡你!”“滚!本小姐不伺候!”她拼命想逃,他嗜血冷笑,为查清楚那件事,他强制将她绑在身边,却将她宠上天,步步诱婚……

  • 上尊最新章节

        何为道。孕精魄七灵,点心灯六盏,开天宫五目,散魂归墟,叩圣称神,是为上尊!前世药王掌教唯一真传弟子,苏醒归来!九荒古陆,苍葱万顷妖林,有蛮荒凶兽,亦有精怪灵妖。中州繁华锦绣,可抵红尘遥遥道果!岐荒古兽横行,雨荒阴人饲鬼,九荒天地之大,王朝争霸,道门纷争,一身携他世异术少年,从青禾城走出。为寻身世之谜,为求尊圣之道,闯妖荒,斩道主,一世桀骜性情不改,布道天下,叩圣称神,号为上尊!此身天涯客,惟愿风尘好!这洪荒天下,唯以力可逍遥,但以杀可证道!

  • 后妈有晴天最新章节

        冯萨萨从小到大都普普通通,日子过得跟蜗牛似的,直到遇到那个小时候叫她“胖墩儿”的男人,她的人生才开了挂。不是亲生,胜似亲生,那才是真爱!没谈恋爱,走进婚姻,那才叫缘分!本文味甜,陆陆续续,一大群萌宝来袭……

  • 对你何止钟意最新章节

        并不是所有暗恋,都如同钟意暗恋许淮生,刚好对方也喜欢她这般美好。
        也并不是所有爱情,都能从一而终。
        更不是所有人都像安树这般,对钟意的爱至始至终,只钟情于她一人。
        钟意说,她弄丢了十年前的安树,却用十年后面无全非的自己寻找他。那个如冬日暖阳的人,成了她心尖上的人。
        ————分割线
        温情摄影师X高冷翻译官
        写过了北方冬日刺骨的寒冷,再来看看南方小镇缱绻的温柔。
        书友群欢迎各位加入:

  • 新婚太甜:总裁大人么么哒最新章节

        网曝叛逆暴躁的裴家大小姐厚颜无耻地爬了帝国总裁付战寒的床!吃瓜群众:“连阴狠绝戾的付战寒都下得去手,她是不是想死?!”事实证明,裴飞烟不但没有死,还被付战寒宠上了天!“付少,少夫人被您侄子表白!”“把他发配到西伯利亚分部,永不回来!”“付少,少夫人被她妹妹算计!”“灌药拍好小视频,让她永不翻身!”“付少,媒体又在乱写,写少夫人不能生育,结婚一年多肚子还没动静!”某人眼眸微眯,寒光闪过。当晚,裴飞烟被狠狠折腾,委屈巴巴瞪大眼睛:“付战寒,我错了,再也不敢胡乱跟媒体抱怨了!”“认错迟了,我要毁灭谣言,让你好好造人!”

  • 志妖记最新章节

        十万里山河破碎,八千万尸骨葬天。醉里犹梦生何苦,醒后为凡不做仙!天地之大,纷繁无垠,我不过是个乡村小孩儿,却被命运逼迫,经历惨不忍睹的人生,承受苦不堪言的心殇,化身铭道者,看风云会际,豪强林立,见证乱世的来临,妖族的崛起,解开仙妖之战的原由,三大死地之秘密,一步一步,去挖掘这片天地的真相,去找回真正的自己谱写一篇篇,妖异的传奇

  • 少女擒神套路深最新章节

        众人口中的秦老师湛然若神,不食人间烟火,楚同学费尽心思织了一张巨网,要他堕落尘缘。
        似曾相识、情不自己始终萦绕在秦老师心头,后来发现,她竟是被自己遗忘的初恋情人……
        【本文大宠小虐,小可爱们欢欢喜喜的入坑吧!】

  • 夜行人之白金帝国最新章节

        K城。傍晚。一座废弃的棚户区发生了一桩凶杀案,邢警官狂抽着烟,三十年的刑侦生涯令他疲惫不堪,侦查干警青黄不接,都枕于空闲与享乐。哪知相继又出现了三起凶杀案。邢警官有些疲于奔命。王之桥是格斗高手与射击能手,曾获得公安系统竞赛冠军。彭玉鸣是推理与技术专家。柳一虎是法医。于是,他们才是真正的“三人组”。他们给自己的团队起了一个名字“夜行人”。他们就是要做守护城市的夜行人,并且他们也是要在夜晚行动。

  • 诡异笔记最新章节

        故事的女主角,遭遇意外失去重要记忆,为追求记忆和真相,卷入事情的中心,进入日记,在恐怖片的世界中,挣扎求生!进入这日记,就等于踏上了一条不归路。只有被它选中的人,才能看到它,才能进入

    本章内容提要: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昆吾训练营,距离山顶还有数百丈的地方,一名中年教官负手而立,神情落落,站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一动不动。     和其他教官不同,在这名教官周围,人群稀稀落落,大部人都是从他周围匆匆而过,看也没看,赶往其他教官那里接受考验。     那名教官看到这一幕也毫不在意,只是微微笑着。     “教官,我想......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