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结束张慕年的事情,王冲又拨了一大笔,几十万两黄金给表兄王亮,让他购买、建造船队,以及招蓦船员,士兵。

    靠着和张家之间的合同,这笔钱,王冲倒还承受得起。

    “该去宫中看看了。”

    结束这一切,王冲叹息一声,然后坐上了前往宫中马车。在宫门处,一名宫中的禁军早早的等着。

    “跟我来吧!”

    那名禁军二话不说,领着王冲来来回回,在宫中曲曲折折的转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在王冲的面前,出现了一座地下的入口。

    入口的上面,只有两个字:

    “死牢!”

    字迹斑驳,漆面脱落,很是有些年头了。而大门口,一十二壮硕的金吾卫一字排开,面无表情的守卫在大门口,如同一尊尊魔神一般。

    这里就是死牢!

    宫廷中的监狱,共分“天牢”和“死牢”两部分。最严重的罪犯关在天牢之中,由圣皇判断生死。

    大部分人都是很难出来。

    而死牢之中的人,相对稍轻一些。王冲的二哥王孛,就关在死牢之中!

    阴风瑟瑟,王冲坐在马车里,透过窗子,看着十二名黑甲金吾卫守护的死牢入口,长长的叹息一声,心中此起彼伏。

    王家四兄妹,从小和王冲最系最好的,不是大哥王符,也不是小妹王小瑶,而是二哥王孛。

    大哥王符年纪比自己年长很多,很早就参军出去了。真正陪自己长大的,是二哥王孛。

    然而随着年纪的增大,两人之间的关系不但没有长进,反而越发的疏远了。对于王冲来说,心中深深的遗憾。

    王冲知道这是为什么,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才更加的遗憾。

    这次参加昆吾训练营,如果说有一个人是王冲最想见的到话,那么就一定是自己的二哥王孛。

    “帮我打开!”

    王冲从马车里下来,拿出一张令牌,在十二名把守的黑甲金吾卫面前晃了一下。这是宋王的腰牌。

    有了这张腰牌,在皇宫里,大部分地方王冲基本都去得。

    “轰隆隆!”

    其中一名气息森冷的黑甲金吾卫在看了一眼王冲的腰牌之后,慢慢的拉开了大门。

    “嗡!”

    寒气汩汩,一股黑冷的地下雾气,随着气流从地下涌了过来。王冲微微皱了皱眉,然后踏入了地下甬道之中。

    地下甬道里,非常安静,走在里面,王冲可以听到自己清脆的脚步声。

    在一间特殊的囚房里,王冲终于见到了自己的二哥。

    这是一间特制的囚牢,空间比任何一个囚牢都要大的多。它的栅栏、柱子,每一根都有碗口粗细,而且全部都是附加了铭文的深海玄铁打造。

    而在这间囚牢的最中心,一道削瘦人影看起来备受折磨,正盘膝坐着,一动不动。他的头发披散,眼眶深陷,四肢、躯干,总共五根粗大的锁链,如同蛛网一般,纵横交错,从四面八方将他牢牢锁住。

    这就是自己的二哥王孛。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王冲简直无法相信,眼前这道形销骨立的身影,就是自己记忆中那个不可一世、张扬霸道的二哥。

    “二哥,我来了。对不起,我到现在才来看你。”

    看着囚牢中那披头散发,备受折磨,犹如行尸走肉一般的身影,王冲心中突然阵阵的难受。

    这不该是自己那个二哥的样子。

    这里,这种阴暗潮湿的囚牢,也绝不是属于他的世界。

    囚牢里静悄悄的,除了王冲的声音,没有任何的回答。那囚牢里的身影一动不动,就好像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二哥,我们都很想你。大哥想你,小妹想你,我和母亲也一样想你。出来吧,二哥,你不是属于这里的!”

    王冲叹息道。

    死牢是关押囚犯的地方,但是王冲心知肚明,自己的二哥和这些人截然不同。因为他是自我关押在里面的。

    王家的人,所有人犯了“狂血症”的人,都可以自由进入死牢之中。这是圣皇当年给予爷爷的恩惠。

    是爷爷当年从龙之后,特别求取的。

    这间花费极大的囚室,就是圣皇出资特别建造的。所有王家的后人,犯了狂血症之后,都可以进入其中,囚禁自己。

    这一代,就落在了二哥王孛身上。他是自有放逐进去的,除了他自己,谁也无法放他出来。

    囚牢里静悄悄的,依然没有半点声音。王冲叹了一口气,继续道:

    “……二哥,如果你是为了郑国公的长子的话,那大可不必。他已经恢复了,并没有死!”

    “你以为我是因为郑王侯才这样的吗?”

    一个阴冷的声音突然从囚牢里响起,打断了王冲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王孛突然抬起头来,一双通红的眼睛,隔着栅栏,冷冷的盯着王冲。

    “二哥!”

    王冲怔了怔,大喜,“你终于肯跟我说话了。”

    “你真的以为我因为他才进来的吗?”

    王孛听若未觉,双眼冷冷的盯着王冲,不带丝毫的感情:

    “滚!立即给我滚出去!我不需要你来看我,也不需要任何人来看我!滚!——”

    最后一个字,如同雷霆迸裂,死牢里面,狂风滚滚,扑天盖地,即便以王冲元气七阶的实力,配合蛮神劲和蛟龙之骨,也被吹得衣袍猎猎,噔噔后退。

    虽然身负“狂血症”,发作起来神智癫狂,但是王冲二哥王孛,却绝对是京师城里拔尖之流。

    狂风来的快,去的也快。

    只一会儿,死牢里又风平浪静。王孛盘坐在囚牢中,又恢复了平静。

    “二哥,即然不是因为郑王侯,那你为什么不出去呢?”

    王冲望着囚牢里的人影,却并没有退缩。

    他到这里来,是要改变一件事情的,这件事情没有做完,如论如何他都是不会离开的。

    王孛一动不动,就好像没有听到王冲的声音一样。

    但是王冲却并没有放弃。

    “以你的能力,这里是困不住你的。距离你进来这里,已经半年多了,难道你还准备在这里一辈子待下去吗?”

    王冲道,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囚牢的栅栏走过去。

    “不要逼我对你出手,出去,现在,马上!——”

    王孛终于再次有了反应,伸出一只手,指着死牢出口的方向,声音冰寒无比。

    “二哥,狂血症并不是不可能战胜。以你的能力……”

    “狂血症!哈哈哈,你跟我说狂血症!你知道什么时狂血症吗?”

    轰隆,锁链滑动,响成一片,剧烈的震动声中,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突然从王冲心中产生。轰,巨大的钢铁轰鸣声中,一张削瘦的脸孔,皮肤苍白,眼眶深陷,血红着眼睛,散发出庞大的杀气,猛的出现在王冲的视野之中。

    这一翻暴起突如其来,那阴冷,冰寒、血红,充满着杀机的目光,简直能令人做噩梦一般。

    被这双眼睛盯着,就算是意志过人之辈,都会胆战心战,跄跄后退,但是王冲没有。

    王冲定定的看着那双魔性的,冷酷的,充满杀戮和嗜血欲望的眼眸,四目相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连一丝半丝的后退都没有。

    “……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后退的!”

    王冲望着那双通红的,布满血丝的眼睛,还有长久不见天日而变得苍白的脸颊,眼神深处掠过一丝深深的哀伤。

    王冲是来赎罪的!

    王冲其实早就知道二哥王孛为什么自我放逐在这里。“狂血症”是王家人背负的诅咒,一旦发作,六亲不认。

    二哥是怕伤害家人,是怕伤害自己和小妹,所以才故作冰冷,封闭心灵,令自己和小妹自发的疏远他。

    他是想要刻意的制作裂痕,让自己疏远他的。

    “狂血症”的痛苦并不令人可怕,独自索性的孤独也不可怕,真正令二哥受伤的,是来自家人的畏惧。

    可惜上辈子自己并不知道。

    第一次看到他发作后的样子,自己跄踉后退,那是小的时候。正是那一次,他永远的疏远的了自己。

    记忆中那个和自己最亲近,会在大雪天,把自己举在肩上,在雪花里转圈的二哥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那个冷冰冰的,患了狂血症,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王孛。

    而第二次,就是在这里。就是在这张苍白的脸孔,通红的眼睛面前,自己将他亲手送入了深渊。

    也永远的失去了这个二哥!

    那小小的一步后退,彻底的割裂了自己。也让王冲后悔了一辈子。很多东西,总要过去了才会明白。

    上辈子的错误已经无法弥补,这辈子,无论如何,王冲都不会再退缩。

    “你不怕我杀了你吗?”

    王孛看着栅栏处,面色平静的王冲,怔住了。

    “我为什么要怕呢?你是我的二哥,现在是,过去是,未来是,永远都是。我怕谁,都绝不会怕自己的二哥!”

    王冲隔着隔着栅栏,定定道,目光没有丝毫的闪避。

    这是王冲的肺腑之言。

    这一世,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自己的二哥离开。虽然“狂血症”是不治之症,但是王冲愿意尽自己的全力,把自己的二哥救出来。

    王孛怔住了,通红的眼眸中突然闪过一丝痛苦和惶恐的神色。他的脚步跄踉,猛然松开了栅栏,往后退去。

    “走!走!走!我不想见到你,离开这里!这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王孛披头散发,背对着王冲,一边挥着手,一边驱逐道,声音中透露出一股浓浓的痛苦。

    看着二哥的样子,王冲心中也跟着狠狠的抽搐起来。不过王冲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

    “二哥,没有什么是不可战胜的。狂血症是血脉遗传,不是精神遗传,我希望你深深的记住这句话,‘不以心为形役’,用你的精神,用你的意志,去战胜血脉里的狂血症。”

    “我们王家人没有什么是战胜不了的。也绝对不会被狂血症控制。我相信你!”

    王冲沉声道。

    囚牢里,听到“不以心为形役”,王孛的身形猛然颤动了一下,但很快又平静了下来。

    “走吧,走吧,不要再打扰我!”

    王孛挥着手道。

    王冲看着王孛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黯然的神色。

    “二哥,我这次来其实是跟你告别的。我很快就要加入昆吾训练营了。时不待我,大唐正在面临许多的危险,我可能很快就要进入战场了。有些话,我不会跟别人说,但我可以告诉你。”

    “未来的大唐,将会有一场大祸乱。我不知道我的计划能不能成功,或许成功,或许失败,但是哪怕马革裹尸,我也绝不后悔!”

    就在王冲说这句话的时候,脑海中响起命运之石的声音:

    【警告,宿主正在试图愈越界限,扣除10点命运能量。若有第二次,直接抹杀!】

    ……

    一阵剧烈的痛苦从全身各处传来,王冲脸色发白,袖子里,双手都抽搐起来,但是王冲并没有表露出来,而是继续说道

    “二哥,我需要你的帮助!如果可以的话,就离开这里,过来帮我吧。狂血症虽然在京师里处处掣肘,但是战场上,这却根本不是问题。——我希望你来帮我!”

    王冲说完这句话,便转身往外走去。

    身后,王孛一动不动,只是当王冲消失在甬道口的时候,才转过头来,望着王冲的背影,目中露出复杂之极的神色。

    “小弟……”

    声音在甬道中回荡,如风吟低语,微不可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八十六章 二哥,王孛!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八十六章 二哥,王孛!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八十六章 二哥,王孛!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八十六章 二哥,王孛!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八十六章 二哥,王孛!】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武周仙凡录最新章节

        中唐乱世,女帝登基,妖龙欲趁此天地大劫重返天宫,西王母重生的李家小妹李西雪出生不久就被关在了禁妖阵中,在峨嵋山下开始了她这一世的平淡生活,只为了寻找洪荒之初的那个人,那段情……

  • One Way Memory最新章节

        这是一些随笔心情
        很短...
        很暖...

  • 太古龙帝诀最新章节

        一力破万法!一个小小的酒楼端菜工,遭大家族子弟欺凌,不甘平凡,以血立志,以武立心。偶得世间最霸道功法《太古龙帝诀》,从此追求力量的极致,所到之处,无坚不摧,无所不灭!七尺男儿,三尺枪芒,踏千山万水,闯九天十地,登武道之巅!

  • 女王的抉择足球最新章节

        从女王公园巡游者的预备队教练助理到新女王公园的女王——属于克里斯汀·L·陆的传奇,我要你,也要王座。1,作者不是伪球迷,所有战术细节,技术动作,球员评判经得起推敲。2,热血,狗血,男女主都很苏。3,超长文

  • 冥婚强娶:鬼夫,夜未眠最新章节

        “活人和死人,你选择谁?”“活人。”她毫不犹豫。一场“未婚夫”的现场秀,她反悔了。“我和他,二选一?”他危险的低头,冰凉的牙齿刺进她的肌肤。“鬼都是不能人道的,我想换个活人!”于是,他身体力行让她夜夜感受了他到底是行还是不行。“我抗议,我要双休!”“为夫满足夫人愿望,给你双修!”

  • 竹马总裁霸道复仇记最新章节

        海德集团的太子爷留学归来,偶遇正在公司实习的老冤家莫黎,一场预谋已久的复仇就此展开……

  • 二次元之真理之门最新章节

        穿越二次元,身附真理之门,穿梭无尽世界,目标成就至高神!!陈安夏一觉醒来却发现世界已经变了,自己重生到了二次元的世界,在灵魂深处还有一道门“什么,竟然是真理之门!?”这一世,我一定要不留遗憾,我要在诸天万界传播我的事迹,宣传我的荣光!这一世,我要信仰成神!.....

  • 魂帝最新章节

        大陆第一势力暗纵为完全统一,派间谍散布三大帝国,眼训练魂师,组成军队,准备统一天下。在这浩劫之时,钟川带领他的势力强势崛起,发现暗纵的计划!与暗纵战斗到底,看一少年如何坐骑紫狱幽龙,笑傲苍穹!

  • 最终深渊最新章节

        谁曾听得岁月在时光中叹息,光明褪去后是无边的黑暗,绝望的背后从来没有退路,而面前却是万丈深渊。在这苍老的灵魂之外是钢铁铸就的身躯,恶灵在血液中咆哮奔腾,我从死亡中来,带着绝对的信念与不屈的灵魂探索这万千世界。(ps:本书无限流)(ps:书友群178401496)

  • 农门小医女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到古代,钟锦绣有些懵,啥玩意?老爹是个草包,任由叔伯欺负我们娘仨?娘,休了他!没了吸血虫,日子乐呵呵;哎呦,天上掉下一个随身空间大馅饼,这下还不发大财?什么?隔壁的二少爷想要分一杯羹?不成!好处只能是自家人的!卧槽,有节操没?娶不成就要入赘?不过,我喜欢你,这句话怎么听着这么顺耳呢?算了,看在他能预知未来的份上,勉强收了他!

  • 故梦千秋最新章节

        民国少女舒心,为救父亲于危难,上山求高人相救。人还没见到,自己就稀里糊涂坠崖了。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她怎知等待她的是腹黑的先生、寄身的狐仙,以及数不清的奇闻异事……看来,她只有自求多福了……

  • 时光不负你情深最新章节

        父亲落狱,公司倒闭,母亲进了医院,人生最危机关头丈夫露出了丑陋贪婪的真面目,是秦暮阳将我从危机中救出,我曾以为他是从天而降的天使,后来才发现他才是真正的恶魔。拨开重重云雾,是否真的会有雨过天晴的那一刻……

  • 重生八零之我主沉浮最新章节

        她大器晚成,她晚年辉煌。回首往事,不懂的懂了,不会的会了。不会经营的有了成功的经验,不知道取舍的有了明确的选择。
        她十几年的勤奋笔耕,有了小小的名气。却也在梦醒时分洒落浓浓的惋惜。她收获了亲情友情,却也在老迈的时光里失落了爱情。
        岁月是财富的积累,也是残缺的沉淀。是人生的感悟更是无法重来的遗憾。假如重生一回,你是否会活出精彩。

  • 大明崇祯第一权臣最新章节

        张斌意外魂穿明末,附身一个年轻的县令。    不愿做亡国奴的他决心拯救大明。    但是,一个县令,要救大明,貌似很难。    因为,权力太小,没人鸟。    在明末,怎么快速上位,手掌大权呢?    根据史料记载,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吹。    学圆嘟嘟,学东林党,使劲吹!    要想一步登天,先得把自己吹上天。    张斌:我一年就能平定东南匪患。    皇上:擢张斌为福建巡抚。    张斌:我两年就能把皇太极打趴下    皇上:命张斌督师蓟辽。    张斌:我三年就能剿灭西北反贼。    皇上:封张斌为五省总督。    张斌:我五年就能打败所有列强,让万国来朝。    皇上:......

  • 大首长,小甜妻最新章节

        “宝贝,乖……让我进去……”男子低沉暗哑的声音充满了诱惑。“不行!”软糯甜美的少女拦在战斗机机舱前,一脸坚决地不让受伤的顾锦琛上战斗机进入作战区,死在战场上,她不要守寡!前世作天作地非要离婚跟人私奔,落得横尸街头的下场。重生后的李若茜只有一个愿望,就是抱紧自己权势滔天、俊美如斯的首长老公的大腿。传说中高冷无情、杀伐果断的男人,却唯独对她宠在心尖上。“报告首长,夫人把领事给打了。”“还不拿武器!夫人的手没受伤吧?”“报告首长,夫人抢了某影后的角色,被全网黑了。”“封杀,送进人间地狱生不如死!”“报告首长,有人给夫人送了99朵玫瑰表白。”“剁碎了喂警犬!”

  • 西游之盖世巨妖最新章节

        重生混血妖,以吾之意志,撕天裂地,荡三界万敌!

  • 邪魅帝君,高冷王妃太妖孽最新章节

        卿魅影高傲的坐在属于她的王位上,轻挑地捏住他的下巴:“做我的王后,如何?”“哦?做王后有什么好处,说来听听。”“好处自然多得是,我的一日三餐外加洗衣做饭都由你负责,这可是任何人都享受不到的荣幸。”亚斯抽搐了下嘴角,随后把她反压在身下,邪笑道:“可是,我更想负责你的生理需求啊”卿魅影漠然地看着这比自己还嚣张的无耻之徒,眼底的笑意却渐渐加深。

  • 太古战帝诀最新章节

        【火爆畅销】“世间若无不朽法,此生便做无敌人!”轮回战帝君陌尘,历经九世轮回,在即将触碰到圣境之时却意外重生。这一世,他逆天修行,收绝色美人,势要万古长存而不灭!书友群:631714592

    本章内容提要:
    ...    第一百八十六章     结束张慕年的事情,王冲又拨了一大笔,几十万两黄金给表兄王亮,让他购买、建造船队,以及招蓦船员,士兵。     靠着和张家之间的合同,这笔钱,王冲倒还承受得起。     “该去宫中看看了。”     结束这一切,王冲叹息一声,然后坐上了前往宫中马车。在宫门处,一名宫中的禁军早早的等着。     “跟我来吧......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