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不除此子,不足以泄将士心中之愤?’可笑!这些胡虏以为这是什么地方?建立一点功勋,就开始邀功自赏了吗?”

    巨浪涛涛的大海边,几艘战船停着,上面战旗飘扬,写着两个字体:伏波。

    而船舷边,一名黑须的武将看着消息,脸色阴沉,难看不已。

    “传我的命令,写一封奏书上去。谁敢怂恿处死王冲,谁就是与我们伏波军为敌!”

    ……

    “哈哈哈!可笑!可笑!可笑!这些家伙居然敢名要挟陛下了?看来那孩子说的一点都没错,这些胡人自成一党。我倒要看看,这大唐王朝,中土世界,倒底是我们汉家人说了算,还是这些夷狄说了算!”

    夜色起伏的山丘上,篝火连绵,一名壮硕的武将脸色铁青,看着手中的信纸,怒笑不已。

    “传我的命令,写一封奏书,给我八百里加急,日夜兼程,送到朝廷上去。谁敢动王冲,我陆虺杀谁。我镇南军全军保那王冲!”

    …………

    天南地北,相同的事情发生中土神洲的各个军营之中。在大唐的历史上,从没有过众多的胡将联名要求处死一个人。

    同样的,也从没有一件事,能激起大唐如此多的汉人将军的愤怒。

    是夜,在胡人将领的折子飞向京师的时候,数以百计的汉人将军的奏折,夹杂着灼烈的怒火飞向京师,蹄蹄哒哒的马蹄在黑夜中响彻一片。

    ……

    在大唐朝野,因为王冲的事情搅得天翻地覆的时候,大唐皇宫地下的深处,却幽深而安静,没有任何的消息,能够传到这里来。

    “啊!”

    一声轻轻的,低沉而孤寂,在幽暗的牢房中回荡。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冲终于动了一下。

    王冲是被一阵滴水声音惊醒的,在这黑暗的地下,滴水声显得特别的响亮。

    “好痛啊!”

    王冲摸了摸脑袋,只觉得脑袋里一片眩晕。金吾卫下手非常重,那一下睡穴,绝不止是轻轻点了一下而已。

    “这里哪里?”

    王冲摇了一下脑袋,从地上慢慢爬了起来。

    “这是天牢!”

    一个声音突然从耳边传来。

    “你该不会还以为这是在什么锦罗碧帐里面吧?”

    这句话立即引发了阵阵哄笑。

    “天牢”

    王冲浑身一颤,就像一瓢冷水浇下,猛然之间清醒了过来。眼前昏暗、潮湿,几只火把在墙壁上闪耀着。

    王冲扫了一眼,终于看清楚,这是一间牢房。

    一间有着很久的历史,栅栏柱子都都黑斑斑,泛出血色,让人感觉心中发凉的牢房。在这里,空气都是冷的,一股股黑雾在空中泛腾,那浓烈的死气,让人心中发寒。

    天牢?

    天牢!

    这一刹那,无数的念头掠过脑海,慢慢的,似乎明白了什么,王冲慢慢的冷静了下来,坐到了地面。

    “天牢?哼,天牢!真是没有想到啊!”

    这一刹那,王冲已经完全反应了过来。昏迷之前的事情,全部浮诸在脑海。王冲只看到那几名金吾卫进来,却没有想到,他们居然是宫廷中的狱卫。

    一封奏折,居然激怒了朝廷,激怒了诸胡,将自己打入了天牢。这是王冲之前根本没有想到的。

    天牢是死囚的地方,进入这里的人,少有人能够活着出去。

    即来之,则安之。

    这个时候,王冲安全坦然了。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如果这就是我的命运,如果大唐注定要灭亡,就让灭亡从我开始吧!”

    王冲坐在地上,心中此起彼伏。

    他的眼中没有对死亡的害怕,只有深深的哀伤。死亡,他已经无所畏惧。如果贪图富贵,他就不会上这封折子。

    王冲只是感到伤感。

    “节度使制度”和“重用胡人”的策略,如果没有人提醒的话还情有可原。但是他已经竭力提醒了,甚至连爷爷,大伯他们都一起站了出来,但最后还是这个结果。

    这让王冲感到深深的挫败、沮丧,甚至伤感。

    “嘿嘿嘿,快看那新来的小子,石化了!居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跟个木头人似的。”

    周围的牢房里阵阵哄笑。

    王冲却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听若未觉。

    哄笑声越来越大,但终究又慢慢的小了下来,甚至于无聊。

    王冲坐在牢房中,只是一动不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隆隆的脚步震动声突然传来。王冲心中一动,猛的抬起头来。就看到一名面容威严,不苟言笑,看起来一副官员气派的中年人,领着六七个气息磅礴,仿佛风暴一般的宫廷狱卫龙虎行步,从外面走进来。

    “铿铿铿”

    烛火摇曳,王冲面前的钢铁栅栏被敲得铿铿作响。那神色冷漠的狱丞站在王冲面前,冷冷盯着他,目光凌厉无比。

    “你就是王冲?”

    那狱丞看了一眼手中的牌子,道。

    “是!”

    王冲并没有否认。

    “哼!即然是,就老实交待吧。”

    面色冷漠、苛刻狱丞寒声道,

    “交待什么?”

    王冲终于抬起头来。

    “哼,放肆!都到了这里,还冥顽不灵。如果没有犯事,你会进入到这里吗?还是老实交待,免得受那皮肉之苦!”

    面色冷漠的狱丞眉头一扬,盯着王冲,看起来极其不悦。

    “我并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也没有什么可以交待的。”

    王冲平静道。

    “哈哈哈,这小子还在嘴硬!”

    “小子,这是一次例行审问。你还是赶紧交待了,免得受那皮肉之苦。在这里的人,没有不交待的。”

    “就是,在狱丞周大人面前还逞能,这不是找死吗?周大人至少有一百种方法,弄得你开口。”

    周围阵阵哄笑,一名名狱囚,看着王冲满是嘲弄的神色,似乎已经看到王冲吃尽苦头的样子。

    这位狱丞周兴可是真正的酷吏。

    在他手中,没有不打得皮开肉绽的。就算是铁打的,也一样受不了。他有成百上千种折磨人的手法。

    在他面前嘴硬,只会吃尽苦头,得不偿失。

    “闭嘴!”

    一声厉吼,犹如狮子咆哮,一刹那,所有的囚犯噤若寒蝉,天牢里,一片死寂。

    天牢与世隔绝,在这里,周兴就是真正的活阎王。所有人的生死都掌握在他的一念之间。

    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反抗。

    “你真的想好了吗?没什么可说的?”

    周兴盯着王冲,脸色阴沉的可怕。

    “没有。”

    王冲摇了摇头,神色平静,没有丝毫波澜。

    “很好,你第一次进来,不懂得规矩。我再给你几个时辰的时候,你好好想想。如果到天亮的时候,我听到的还是这个答案。我可是会很不高兴!”

    说到最后一句,周兴毫不掩饰眼中的威胁。在这里,他就是王法。谁要是敢违抗他,就等着受尽皮肉之苦吧!

    “我们走!”

    周兴很快带着一群狱卫,转身离去。

    而在周兴离去之后,四面八方,无数双同情的目光几乎是同时望向了王冲。周兴离去时的眼神他们看得清清楚楚。

    当周兴上次眼中出现这种神色的时候,天牢里死了三个人。

    “唉,可惜了这孩子。”

    一名老囚犯看着栅栏里的王冲,深深的叹息一声。

    对于这些,王冲都浑然不知。他盘坐在地上,心如止水,没有任何的动静。时间就在这种寂静中,慢慢的流逝。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冲只听到耳中水滴的声响了二万一千六百下,感觉中就好像无比的漫长,终于便听到了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天亮了!”

    王冲心中叹息一声,睁开眼来,就在看到天牢中的狱丞周兴带着几名狱卫出现在自己面前。

    只是和第一次不一样,这一次,周兴一句话没说。只是隔着栅栏怔怔的看着自己,神色非常的奇怪,就好像第一次看到自己一样。

    “你就是王冲?”

    周兴侧着头道。

    同样的话,同样一个人,一个字都没有变,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截然不同。

    “我是!”

    王冲心中诧异,但还是开口道,声音与之前一样平静。

    王冲的声音一落,周兴的神色突然说不出的古怪,有些惊奇,有些迷茫,还有些深深的畏惧。

    “王公子,昨晚,真是多有得罪了。”

    周兴突然躬下腰道,一揖到底。

    嗡!

    一刹那间,所有等着周兴带着全套刑具来进行严刑拷问的狱囚,统统都傻掉了。这是怎么回事?

    周兴可是以手腕酷烈著称啊!

    他怎么会给这个新来的小囚犯鞠躬?

    所有人都惊呆了,脑袋里完全反应不过来。

    “你们这些家伙,还不快去给王公子准备伙食。这里的东西,王公子能吃吗?”

    周兴一把踢掉栅栏外的饭腕,一边对身边御狱卫喝斥道。说着,又转过头来,对着王冲,神态小心翼翼

    “王公子,天牢潮湿,多有得罪。我这就去给你安排,铺上毯子,替你打扫干净。像您这样的人,是不应该呆在这里的,更不应该拷着的。只是天命难违,还请公子海涵。”

    周兴偷偷的瞧了王冲一样,有些畏惧道。

    “到底出什么事?”

    王冲终于忍不住道。

    “这……公子原凉,请恕在下不能说。”

    周兴欲言又止。收拾了地上的馊掉的饭碗,周兴不敢逗留,连忙匆匆离去。只有调查清楚了,才知道自己关了个什么样的人物。

    在周兴的一生中,什么大官都关过。不管是九品的,还是一品的,不管是地方领五斗米的小吏,还是朝廷上名闻天下的将相,周兴都毫不在乎。

    到了天牢里,就只有囚犯。而所有的囚犯,都得听自己的。

    但是眼前这个少年,……太特殊了。在周兴的一生中,从没有碰过这样的事。他虽然是高官,更不是什么将相。

    但是却根本不是自己这个小小的牢房能够关押的。

    周兴本来还想对他动用酷刑,但是知道今天早晨发生的朝堂里的事,就算借他周兴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对他动手了!

    这种人,根本不是他可以冒犯的。

    从黎明到正午,一拔接一拔的金甲狱卫不断的接着各种名头从王冲所在的牢房面前溜过。

    这个地方,平常除了酷刑的时候根本见不到这些宫廷狱卫。

    但是就在一天之内,关在这里的囚犯至少见到了三四十耿宫廷御卫。所有人都有想着办法打量牢房里的王冲。

    目光又是惊奇,又是畏惧。

    但是所有人统一的都一句话不说,逗留片刻,便匆匆离去。

    左右的牢房里,众人越来越好奇。谁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更不明白,这个面上无须的少年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嗤!”

    不知道过了多久,又是一拨宫廷狱卫经过的时候,其中一名狱卫手指轻轻一拨,一个揉成团的纸条立即悄悄的拨到了王冲面前的地上。

    等这些人离开,王冲心中一动,突然走过去,拣了起来。

    摊开揉皱的纸条,王冲看了一眼。只是一眼,王冲立即脸色剧变。从进入天牢到现在,也就是这一刻,王冲才知道,天牢外面,现在早已是地覆天翻!

    只是王冲不知道,真正的情况比那名宫廷狱卫抛给他的字条上写的,还要剧烈的多!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牢!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牢!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牢!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牢!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牢!】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冷血仙君冒牌妻最新章节

        我是谁?荧惑妖星?神族帝姬?还是肉体凡胎?
        不,我只是一个错误,我的存在本就是一个错误。
        我爱谁?是那个俊逸绝尘、淡漠疏离的无情上仙?是那个酒香清浅,鹤骨清风的红尘过客?还是那个白衣飘飘,讳莫如深的多面少主?
        为何有时我会觉得他们都是一个人呢?他们都是那样的霸道,霸道得让人窒息……
        我究竟在谁的故事里流自己的泪,怎样才可以扭转得了这命运轮回?倒用一场假婚诠释了谁的罪?

  • 小农民混都市最新章节

        一次操作失误居然拥有了读心术,从此美女的心思全了解,看陈猛这个读书不成的无良小子怎么逍遥都市。浴室中,陈猛正站在一张椅子上更换浴霸的灯泡。在他身下胡媚穿一身单薄的吊带裙翘首相望……“陈猛!不关电操作没危险吧!”甜蜜腻人的声音带着一丝紧张,胡媚问道。

  • 透视圣手最新章节

        徐风意外获得透视眼,从此生活随之改变。医途手到病除,财运无法阻挡,秀色不限诱惑。

  • 蛮荒神尊最新章节

        蛮荒行,儿女情。在这里,一场千年筹备,万年营造的血腥盛宴,即将,席卷整个蛮荒世界。少年,出自炎族部落。故事,从这里开始。新书上传,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蛮荒神尊》一本蛮荒流,洪荒封神之作。

  • 夺妻蜜爱狼总裁最新章节

        婚礼上,十年不见的恶魔少爷对她吹着口哨,弹着支票:“妞儿,新婚快乐!想救你男人不?”洛小希含泪点头,却被情敌设计现场直播。一年后,陆凡当众砸下十亿现金:“欧辰,把我的小希还给我!”洛小希:“你们俩,我谁都不要!”欧辰:“想逃?妞儿,游戏已经开始,爷不喊停,你就没有说不的权利!”陆凡紧追不放,洛小希却不顾一切的爱上了欧辰,但是,母亲却死在他的手上……洛小希:“原来,你的爱,不过是报复一场。”欧辰:“把你拴在我的身边一辈子,就是对你最好的报复!”

  • 超时空穿越最新章节

        身患绝症的青年李越获得了一个可以穿越时空的宝物,开启了自己的穿越之旅……js330

  • 太易最新章节

        福祸无门,惟人自召。荀易因心生七窍,惨遭挖心之祸,命定早夭之相。幸天垂生机一线,历经千般坎坷,终临福神之位。神之道,执掌天职,司牧众生。开天辟地,造化万物者为神。行云布雨,操控雷电者为神。执掌山河,运转四时者为神。图腾英灵,保家安宅者为神。战魂祖灵,得享香火者为神。至高天庭,三界十方,万神并立。自福神起,命行太岁,日曜东木。开九重天,自号东皇,执掌乾坤。天庭帝尊,太一至圣,号令群神,谁与争锋。js330

  • 致命伴侣最新章节

        我们都有不同的价值观与世界观,在这斑斓的群体中相互碰撞,引发共鸣与隔阂,相处或许是为了排除寂寞与更好的学习,可却使我们的思想受到转变,不明恶劣与否。
        而若无所示,也只会使我们徘徊于阴暗的角落不能自拔,似乎这一切的缘由,便是情绪的变动,可情绪的变化并不受我们自身的控制,我们所能做的,只有压制情绪。
        黑暗与光明或许并没有区分,只不过我们强制分门别类,规章为制度,就像违反常理归属于恶性,遵循常理便属于良性。
        那么,在这美好的世界中,我们该如何自我引导?
        内容简介:凌决幼小受叶羽的思想转变,后结合其笔记与经历将弊端情绪分为十八类,从而加以利用暗示受控情绪的人们,对不同的人作出相应的手段进行处理,使他们摆脱束缚,可似乎在转变的同时,是为了达成某种骇人的目的……

  • 暗网争锋最新章节

        一次监狱改革,换来一场震惊全国的越狱;一次金库大劫案,牵出蠢蠢欲动的黑客团伙;一个黑客,仗着身后犯罪集团提供的支持,肆无忌惮地挑衅我公安系统的权威。王天络,一个入职公安系统的菜鸟,也是网络安全前沿的战将,他将如何还击,上演一幕引人入胜的暗网对决……

  • 极品钥匙最新章节

        初见,她泼他红酒散他钞票,转身逃跑,却被他抓住,选择侍候他还是剁手?抵死挣扎,欲要报警,怎想反是他将她送入监狱!再见,她妖艳化身,跻身成了他的情人;夜夜枕上,爱语呢哝,女人暗地腹议:恶魔,享受吧,游戏才刚开始……

  • 穿越之魅国邪妃最新章节

        夜店头牌杀手一朝穿越成花魁,被府中姐妹陷害,遭堂兄堂弟惦记,还要和太监对食。这算什么?这还不止!九千岁花样不断,撩的欲火焚身,一夜雄起,绝世美男子竟是假太监!助纣为虐,害死人不偿命,小日子自在又逍遥。真假太监,真假王爷,生死关头,人人恨之入骨的九千岁竟然这番大义凛然,彻底虏获了芳心。

  • 将门嫡女难为妃最新章节

        “飞吧!带着你遥不可及的梦想,去翱翔你头顶的那片蓝天吧!我会站在你身后,目不斜视的看着你的,大黄,去吧!”清晨,一座横跨在乡野大道中央的天桥上,随着一道还算悦耳的女声结束,一只被绑着大红蝴蝶结的大公鸡咯咯大叫的使劲的挥舞着翅膀,扑哧扑哧的从天桥上挥泪直下,好像在控诉着天桥上某个无良又残忍的小主人。‘嘭’随着一声巨响,从桥下升起一阵黑烟,一辆骚包的红色法拉利直接…………"

  • 上神,到我怀里来最新章节

        落落一入红尘,“万千宠爱”加身。小鬼求她度化,将军不恋别人。魔鬼齐心相争,仙妖共图长存。纵她玉魂镀金身,却往天上觅良人。不够格的靠边站,上神到我怀里来。

  • 竹马花式撩:宠妻有瘾最新章节

        墨白死在了25岁那一年,因为一瓶安眠药,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等她醒过来,回到了十年前,她强抢民男的那一天。这时候的墨白还是一个只有八十斤的小仙女,肤白貌美的大长腿,高兴的她差一点想上天。重生后的墨白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扑倒宁奕,扑倒宁奕,扑倒宁奕!然后去做不可描述的事情。真实情况是,她想和学神谈恋爱。宁奕:”呵呵,我不认识这个神经病!“吃瓜群众:坐等宁神打脸……

  • 都市修仙之情商修炼最新章节

        大罗金仙因为情商太差到处得罪人,在晋升无上金仙的关键时刻被围攻陨落。等到苏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穿越到了一个废材身上,于是在恢复法力的同时决定好好在社会锻炼锻炼情商。

  • 黄泉话事人最新章节

        父亲是我们镇上唯一的主事,也就是丧事的话事人,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我子承父业,从我记事起,每年七月十五的晚上,他都会打着一把纸伞,带上我走街串巷。镇上来了一个老道士,说我活不过十二岁,父亲为此差点把人家揍了,而在我十二岁那年,镇上接二连三的死人,巧合的是,他们都是三十三岁的男人

  • 第七特种部队最新章节

        我们是魔鬼,我们像幽灵般不存在,我们像野兽般的狼群战斗,我们像鬣狗一般凶残,敌人称我们为屠夫、刽子手!谁敢挑恤我们的国威,我们就让他亡国!谁敢动我们的同胞,我们就让他亡族!我们活着唯一要做的事情便是战斗,战斗,战斗,战斗,直至死亡!——(新疆)第七特种部队魔鬼特别行动组!

  • 武道灵尊最新章节

        混元大陆以武者为尊,武灵国灵武宗门便是修炼武道的最佳场所。忍辱负重的龙家血脉,机缘巧合得到天外陨石流星的灵石,吸收了灵石的灵气,武道修为扶摇直上。武道灵尊,看少年张不凡一路前行,无往不胜!

    本章内容提要: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不除此子,不足以泄将士心中之愤?’可笑!这些胡虏以为这是什么地方?建立一点功勋,就开始邀功自赏了吗?”     巨浪涛涛的大海边,几艘战船停着,上面战旗飘扬,写着两个字体:伏波。     而船舷边,一名黑须的武将看着消息,脸色阴沉,难看不已。     “传我的命令,写一封奏书上去。谁敢怂恿处死......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