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咚!

    皇宫内院,龙鼓龙钟齐鸣。

    王冲被逮捕下狱的消息传开,早朝还没有开始,一名头发发白的老臣便出现在内宫之中,他的须发皆张,浑身发抖,满面悲愤,一颗花白的皓首一下又一下使劲的撞着龙鼓龙钟,撞得鲜血都流出来了。

    “妄议朝廷,本朝从无先例。陛下,你这是要首开先例,因言获罪吗?!”

    老御史何骖一下又一下的撞击龙鼓龙钟,神情激愤无比。

    做为前朝旧臣,先帝时的御史,何骖忠心耿耿,铁面直谏,曾获先帝御御丹书铁券。只是年事已高,如今已过七十,才辞官归去。

    三十年不闻朝政事,没想到居然出了这种事情。听到王冲的事情,老御史激愤无比,几乎是在得到消息的刹那,命令儿女准备朝服,拿了先帝的丹书铁券,打开城门,直奔内廷。

    “本朝立国二百年,从无此事。陛下若因此事而治罪,必是昏君啊!!——”

    ……

    王冲引发的冲击远不止如此。

    当早晨的洪钟响起,文武百官脚步匆匆,汹涌而入。

    “臣张亚昆,请陛下放了王冲!”

    几乎是入殿的刹那,一名大臣咚的一声重重的跪倒在地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臣陆林,请陛下放了王冲!”

    “臣许汉武,请陛下放了王冲!”

    “臣孙太甲,请陛下放了王冲!”

    “臣古同,请陛下放了王冲!”

    ……

    一个个大臣脸色沉重,神情激愤无比。

    “张亚昆,陆林,许汉武,你们想干什么?”

    这一幕,看得萧禾等人瞠目结舌,一个个都惊呆了。然而萧禾话声一落,更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臣上官参萧禾一本!”

    “臣李云林参刘禹一本!”

    “臣张松参周玦一本!”

    “臣刘枫参张侩一本!”

    ……

    “臣周仁参大将军阿不思一本!”

    咚咚咚,一道道身影木桩般重重的跪了下去。最后一句,连同罗大将军阿不思都惊呆。

    佑大的朝堂突然之间鸦雀无声。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一双双扭过头,看着自己愤怒的目光,萧禾等人隐隐明白了什么,心中突然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排斥!

    强烈的排斥!

    第一次,萧禾感觉自己等人身上被打上了某种标签,第一次,萧禾尝到了被文武百官排斥的感觉!

    王冲说“胡人自成一党”,这些大臣原本是不相信的,甚至觉得不以为然。但是这一么,这么多的胡人大将联名上书,王冲说的哪里有半点差错。

    高仙芝是新罗人!

    夫蒙灵察是羌人!

    哥舒翰是突骑施人!

    阿不思是同罗人!

    安思顺是突厥人!

    ……

    但是这一次,为了对付王冲,这些不同的胡人居然能够不约而同的联起手来。所有的汉臣都被激怒了。

    而当王冲在黎民时分被抓进天牢的时候,这种愤怒更是被激怒到了顶点。

    “胡人自成一党”,这还用说吗?

    王冲的折子,众人本来还觉得不以为然,但是现在,谁还敢这么想?最可恨的是萧禾等人,身为御史大夫,居然帮着外人说话。

    外贼故然可恨,内贼更是可杀!

    萧禾等人并不知道,他们身上已经被打上了异族标记。现在谁帮着胡人说话,谁就是所有汉臣的仇敌!

    大殿静悄悄的。

    除了萧禾等人和阿不思等胡将,所有汉臣不分文武,全部跪了不去。

    “陛下,王冲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有着拳拳的爱国之心。如果因言获罪,那岂不是寒了天下的人心。而请陛下明鉴!”

    咚,当徐国公等地位不下于高仙芝等人的当朝国公跪下的时候,整个朝堂的情绪顿时达到了极点。

    这翻话不止代表着徐国公,也代表着今天跪在这里的朝臣们心中真正的想法。

    整个朝堂寂静若死。

    王亘站在人群中,看着这一幕,心中百感交集。

    “冲儿,你看到了吗?”

    王亘内心深处,本来还觉得王冲没听自己的劝,不该写那个折子。但是这一刻,王亘觉得,王冲这么做,是对的!

    当天早朝,当八成以上的文武官员跪下替王冲求情,消息传出,震动朝野。

    ……

    王家。

    “放开我,放开我!”

    当小哥王冲被抓,关进天牢的消息传来,王家小妹怒不可遏。四名护卫,八个奴仆,六个丫鬟,统统按捺她不住。

    “砰!”

    一个护卫被猛的甩飞出去,重重的撞到了墙上,连墙都塌陷了。王小瑶的天生神力,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放我进宫去,居然敢抓我小哥,我要杀了那个狗皇帝!”

    王家小妹怒吼不已。

    “小姐,不要!”

    “这种话万万不能说。”

    “这种话若是被其他人听到,是要杀手的!”

    ……

    所有护卫、丫寰,奴仆都被这翻话骇得面无人色,这种话也是能随便说的吗?若是传出去,王家恐怕就是抄家大罪了。

    一下子六七只手掌纷纷捂向了王家小妹的嘴巴,而更多的护卫涌了上来,将自家小妹团团围住,使劲按住。

    距离王小瑶不远的地方,王夫人就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往常要是听到王家小妹说出这翻无法无天的话来,早就一个嘴巴过去了。

    不过现在,王夫人坐在那里却是一动不动,只是默默的垂泪。

    王夫人是看着王冲被抓走的,从那个时候起,她就滴水未进。

    “老爷子那里派人去过了吗?”

    王夫人突然问道。

    “去过了。四方馆大门紧闭,现在根本进不去。”

    被问到的护卫道,低着头,神色黯淡无比。

    一下子,王夫人眼中掠过一抹绝望的神色。她一个妇道人家,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指望公公了。

    但是四方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大门紧闭,连大哥王亘都进不去。

    王夫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种事情,她唯一想到能救王冲的,就是公公了。如果连公公都没有办法,那真的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感到绝望的远不止王夫人一个。

    “怎么办,这件事情要不要通知少爷的师父?”

    房间的角落里,申海想起了邪帝老人。

    “没有用的。这是朝政上的事,而且他的武功已被废,还是不必打扰他了。”

    申海的提议被孟隆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他也想救少爷,但是这根本不是个办法。

    而与此同时,大门外,王家的后花园里,一名灰袍的中年男子驻立着,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李诛心是王冲花了五千两黄金雇回来的。他曾经承诺过,一定保证王冲安全。但是这件事情,着着实实超出了他的能力范畴。

    而距离李诛心不远的院墙上,宫雨绫香蹲在上面,低着头,默默契无语。看起来情绪非常低落。

    他们虽然一顶一的好手,但是这种事情,他们也是束手无策。

    ……

    城西的老槐树下,苏正臣正襟危坐,面前放着一张金色棋盘。

    从天明等到天黑,金色的棋盘对面,依旧是空荡荡的。苏正臣依旧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等的那个人影。

    “哒哒哒!”

    突然,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老仆人方鸿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在苏正臣身边附耳细语。

    “嗡!”

    听到方鸿说的话,苏正臣眼角一跳,也微微变了脸色。呼!风声吹过,槐树下静悄悄的。

    苏正臣盘坐在老槐树下,闭上眼睛,一动不动,露出思忖的神色。

    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今天这一局,是下不了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正臣张于慢慢的睁开眼来,伸手一抚,收拾了桌上的黑白子,放进棋盒,然后拿起金色的棋盘,慢慢的向外走去。

    “爷爷,你一定要救救大哥哥啊!”

    苏正臣刚刚走了几步,一道身影突然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苏正臣的脚踝,嚎嚎大哭。苏正臣回过头,一眼就看到眼泪汪汪,抱着自己的“小坚坚”,他一向是喜欢吃糖的,但是现在,那根糖葫芦都被他掉在了地上,扔在了一边。

    “你听到了?”

    苏正臣道。方鸿的声音已经很小了,但是奈何这孩子的耳朵更尖。

    “爷爷,大哥哥曾经说过,你很厉害。哥哥不是坏人,你一定要想办法救他了。”

    小坚坚嗷嗷哭道。

    苏正臣默然不语,望着身下的小坚坚,只是深深的叹息一声,然后慢慢的抽出了自己的脚,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夜色,并没有让整个京师的气氛平静下来,反而越发的躁动。

    王冲的被捕,已经超出王家的范畴,也超出了王冲那张奏折的范畴。胡人大将、副都护、都护联合弹劾、指责王冲,以及王冲被关入天牢所引发的愤怒,随着时间过去,并没有平息,而是越来越炽烈。

    就在当天散朝之后,无数张折子雪花般纷纷飞入内宫之中,要求释放王冲。这已经不是王冲一个人的事情了,而是胡汉之间的风波!

    而夜幕之后,随着无数的信鸽飞向四面八方,当朝中八成以上的汉臣跪下为王冲求情的事情曝露出来,这一波的事情顿时在边陲胡人之中,引发了更激烈的反应。

    汉人的愤怒并没有让胡人妥协,而是引发了胡人更大的愤怒!

    “混蛋!他们汉人想做什么?”

    碛西都护府中,夫蒙灵察雷霆震怒,整个大地都随着他的怒火嗡嗡震动:

    “他们心寒,我们就不心寒吗?我们胡人替帝国浴血沙场,征战边陲,却要受一个黄口小牙的侮辱。此子不杀,不足以平我心头之恨。来人我要给圣皇上一封血书,此子必须要死!”

    “就看看陛下是选择那个黄口小儿,还是选择我们这些胡人大将!”

    ……

    安西都护府、碛西都护府,安北都护府,大斗军、还有许多边陲的地方,胡人的奏折雪花一般,飞向了京师。

    这一次不止是高仙芝、夫蒙灵察、哥舒翰,安思顺一流的镇边大将,还有成百上千的胡人将领。

    而且和第一次的弹劾不同,这一次,所有人奏折,全部都是要求处死王冲。

    “不除此子,不足以将士心中之愤!”

    “陛下不杀此子,必使我等胡人将士心寒!”

    ……

    这是内附胡人将领奏折中出现的最频繁的语句。八成以上的文武官员一起上书,替王冲上书求情,这件事情,几乎激怒了所有的胡将!

    他们现在已经不是要求弹劾王家和王冲,而是要求王冲必须要死!

    当胡将要求处死王冲的奏折雪花一般飞到京师的时候,他们不会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引起了一个势力的注意。

    “混帐!真当这大唐是他们的吗?真当这大唐,只有他们哥舒翰、夫蒙灵察、高仙芝吗?”

    大雪弥漫,营帐座座的山麓上,一名汉人武将看罢手中的消息,双眉倒竖,拍案而起,怒不可遏。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六十六章 汉人的愤怒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六十六章 汉人的愤怒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六十六章 汉人的愤怒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六十六章 汉人的愤怒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六十六章 汉人的愤怒】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千金重生:帝国第一夫人最新章节

        爽版简介:继母继妹未婚夫,联手将她毁了,既然老天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那好就要好好的和他们玩一玩。继母天生的白莲花,但是她可是父亲手中的母,装可怜卖乖,还不是她动动小手就能搞定的事儿。草包继妹,除了白白给人上,脑筋大条,一点儿挑战性都没有。虚伪的未婚夫,既然你敢勾我妹,那我就搭上你哥做你大嫂,掌管你的家。最后再让你身败名裂。我辛简玉从来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你们对我做的事情,我会通通加倍奉还。温馨版简介:“辛简玉,你知道我不喜欢女人拒绝我。”林瑾年紧搂着她的腰,目光里满是占有欲望。辛简玉微微一笑,“大哥,我是你弟妹啊。”“呵,那我就让你成我的老婆!”辛简玉表情一变,妈蛋,林瑾年动真格的了!哎哎,我说,别撕别撕,衣柜里的衣服就没好的了!“林瑾年,你最好滚下去!”“我

  • 绝世神魂最新章节

        荒神大陆,天赋绝伦者,可沟通九天星河,觉醒天赋神通,此谓之荒神所赐,也就是所谓的神赐。一代天骄齐峥自三百年前而来,却成为王府庶子。这一世,他要觉醒绝世神魂,碾压各路天才,君临天下,俯瞰众生,“一剑在手,八方云动,试问天下,谁是英雄!”

  • 仙界盗墓贼最新章节

        大宇宙修仙时代最怕什么,怕死!星球爆炸、空间裂缝等等哪怕你大罗金仙修为也扛不住!抓妖开矿,寻花问柳,圣女收集等一切任务。一切只要价格合适,保证道友满载而归。

  • 短篇散文集最新章节

        一种发 的文章

  • 封神御魔最新章节

        神魔碰撞的大时代!热血沸腾大海,狂啸穿透云霄,血泪涤荡山河,斗战成就无双!众生平等皆虚妄,蝼蚁一怒上青天!白玉京得到系统,召唤万千神魔,推倒旧世界,迎来新世界,三十三天,十八地府,十方世界,盘元大陆,都将被征服!收获各种美女无数,快意恩仇,手刃天下。白玉京:没有什么不是一个大圣搞不定的,如果有,那就两个!

  • 海贼之疾风剑豪最新章节

        夏诺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匹配时秒选亚索的魂淡,甚至当基友说出那句“开黑吗,我玩亚索,你玩石头人”时,干脆一巴掌甩了过去,恩断义绝。然而他却从未想过,自己会有继承亚索传承系统的一天,并莫名穿越到了海贼世界,从此,疾风剑豪之名,开始响彻这波澜壮阔的大海贼时代!【书友群:634887847】js330

  • 艾泽搞事日记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厄庇来到了异世界,本想安安静静当个贵族少爷,没想到被卷入有关世界命运的阴谋之中,无奈,只好让你们这些异世界的土著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穿越者。js330

  • 国民女神最新章节

        她本是黑暗界的杀手,一朝穿越成为十八线的小明星,还遇上了潜规则被人下药,暴揍猥琐导演之后,她逃出了虎穴,但转身又落入了狼口。开始的时候她缠着他的脖子,说:“我要!”他说:“不,是男人就要意志坚定,我不能!”后来缠绵的两人已经不再关心要和不要的问题,再后来,她提起裤子,说道:“我不需要你负责!”他说:“不,我一定会负责到底,我要娶你为妻!”她说:“真的不需要!”他说:“是男人就要负责,你是逃不掉的……”这一次她真的是被狼盯上了……

  • 神威大帝最新章节

        战争的目的是为了和平,死亡的轮回是为了新生……但是,我渴求……那并不存在的永恒!

  • 魔之途最新章节

        神:最纯净,因此圣洁。神创造了世界,带来了希望与光明,是一切的开始;仙:最祥和,所以飘逸。仙创造了生命与情感,带来了欢乐,是一切的点缀;妖:最激烈,因此诡异。妖创造了灾难与疾病,带来了痛苦,是一切的破坏;魔:最混乱,所以率性。魔创造了死亡,带来了绝望与黑暗,是一切的终结。一个无忧无虑的初生之魔,欢欢喜喜踏上他的成魔之路。有一点热闹;有一点可笑;有一点可恶;有一点可爱;有一点可悲;有一点可恨……

  • 小裁缝和两个连长最新章节

        军旗魂征文活动参赛作品结义三兄弟各走国共匪三条生死路胆小怕事、恪守中庸之道的同昌县城裁缝支君义与解放军连长周玉龙、国民党连长武利阴差阳错地交上了生死朋友,小说通过一系列惊险曲折的故事情节,一方面刻画了身处底层的平民百姓在生与死、名与利、大是大非面前,能够以国家民族大义为重的高尚情操;另一方面从人性化的角度出发,彰显出中华民族救人危难、仁者爱人的传统美德。

  • 南王手记最新章节

        我本中二,却又强大,我本自负,却又自卑。我是一名永生者,我是一名大符文师,我是一名准执法者,也是一名枭雄。我这一生,只为自己,一切我行我素,一切都是为了我心中的正义。

  • 逆天女贼:妖孽夫君爱种田最新章节

        本是家族天才的她被亲人夺去灵脊,戳瞎双眼,遗弃匪窝。渡劫醒来穿越异世,常如愿一举占山为王,修内力,炼丹药,化身讨债女匪头,让那些欺她辱她之人百倍奉还。药田随身带,异宝收囊中,挡我路者,碾压成灰。只是,那神秘莫测的妖孽男子,为何非要送上门来做她的压寨夫君?某男:“昨晚对我上下其手,扒光了人家衣服,想跑?”

  • 无限召唤最新章节

        当旧纪元归向了迟暮,新的纪元又浮现了冰山一角,血与火的新纪元,记载了旧纪元和新纪元的传奇!少年苏暮掌握神秘古印玺,召唤古代英勇之英灵,他的出现给新纪元掀起滔天巨浪,他在这部历史上添上了浓厚的一笔。

  • 招魂先生最新章节

        招魂一事自古有之,人有三魂七魄,一魂一魄不得走失,遇到什么惊吓的事,或者遇到什么邪门的事,就容易吓得魂魄离体,从而魂不守舍,有的魂魄可以自行回来,顶多大病一场,有的则是许久不归,卧床不起小命难保,这样就得找招魂师。
        当然这只是普通的招魂师,真正的招魂先生,厉害非凡,能称之为先生也少之又少,基本都是祖传。
        我爷爷就是招魂先生,我也是,但这背后却又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今天一一为大家解开。

  • 锦鲤的重生之路最新章节

        它得他救命之恩,一世相伴却只见他寂寥一生。她拿寿命相赌,奈何恩情未报寿命终尽。她得阎王怜悯再而为人,本不奢求一世情缘只求终伴他身,而他却居心叵测,利用她、怨她、恨她、弃她,伤她身侧之人,害她姐妹惨死,父族尽亡。她化为恶女,夺他权、禁他行,只求他能回归正途,而一切尽去,她方得知,前世救命之人竟不是他?

  • 朕为将军解战袍最新章节

        堂堂大将军胜仗归来就成了皇上的贴身侍卫,这怎么能忍?!“爱卿,泡茶。”“好的皇上。”狗腿就狗腿,谁叫皇上生的俊朗无双,身上的龙气也酣甜诱人,迷得她这只小凤凰团团转。将军尊严什么的,根本不存在的!“所以爱将你打算何时做朕的皇后呢?”腹黑的君王仿佛是一条慵懒的巨龙,张大嘴巴就等着她这只小凰鸟乖乖入腹!

  • 医香满园:扑倒小相公最新章节

        为保护孤儿院的小妹妹,于可欣穿越到古代,竟然成了童养媳。守着体弱多病的小夫君,就当是养个弟弟。于可欣种地、做买卖,带着一家人虐极品、奔小康。只是小夫君身子刚刚有所好转,便寸步不离的跟在她身后,整日念叨着三从四德为哪般?等等,那些暗地里见小夫君的高手又是什么人?说好的穿越农家,做个惬意的地主婆就好了,为毛要给小夫君那么个让人咂舌的身份?

    本章内容提要: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咚!     皇宫内院,龙鼓龙钟齐鸣。     王冲被逮捕下狱的消息传开,早朝还没有开始,一名头发发白的老臣便出现在内宫之中,他的须发皆张,浑身发抖,满面悲愤,一颗花白的皓首一下又一下使劲的撞着龙鼓龙钟,撞得鲜血都流出来了。     “妄议朝廷,本朝从无先例。陛下,你这是要首开先例,因言获罪吗?!......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