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哼!”

    大唐陇右,与乌斯藏交界的新城,一名鹰眼高鼻,生得极为英武的大将冷哼一声,双眸之中掠过一抹剌眼的精芒。

    “北斗七星高,哥翰夜带刀”,在大唐西陲,北斗大将哥舒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一身金甲,腰挎长刀,正是北斗大将哥舒翰。

    在大唐帝国,武将不少,但是真正能够称得上“大将”,地位凌架于诸将之上的,却寥寥可数。

    身为大斗军副使,北斗大将哥舒翰的地位可想而知。

    朝堂发生故事,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上的一张奏折,搅得满朝风雨,朝野震动。这么大的事情,哥舒翰不知可不知道。

    事实上,他手中捏着信鸽传来的消息,已经在城墙上的大风中站了很久了。

    “这又是长安旧事重演了!王冲哼,又是一个长安尉!该死!”

    哥舒翰狠狠的捏着纸条,神色铁青。

    当年,先帝时期,哥舒翰母亲去世,哥舒翰在大唐生活了几十年,孤慕大唐的风仪。母亲去世,哥舒翰学汉人的风俗,守孝三年,却被京师小吏长安尉耻笑。说他胡人学周礼,沐猴而冠,四不像!

    哥舒翰事母极孝,这件事情被他视为奇耻大辱。

    正是因为这个,哥舒翰才投笔从戎,投身军中。

    如今,王冲的折子,又让他看到了当年那个长安小吏。

    轰!

    哥舒翰眼中闪过一抹冰冷的杀机,轰隆,随即一股火焰冲天而起,腾起十余丈之高,将哥舒翰手中的纸条化为灰烬。

    ……

    大唐二百年,内附胡人不知凡几。

    王冲的一纸奏折不知引来了多少胡人的纷怒。弹刻王冲的折子,仿佛雪片一般从四面八方飞来。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但是王冲那一纸奏折触怒的那不止这些人,碛西都护,兼安西都护夫蒙灵蒙,副都护高仙芝,北斗大将哥舒翰,北庭副都护安思顺……,这些胡人大将在大唐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当这些都护、副都护、大将充满愤怒措辞的奏折出现在大唐朝廷之中的时候,事情的性质顿时完全不一样。

    哪怕是王亘都变了脸色。

    这件事情的影响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呈现出一种失控的状态。

    不止是如此,胡人内附这么多年,影响的不止是胡人,还有朝廷里的汉人。

    许多御史大臣不敢攻击九公,就把矛头对准了十五岁的王冲,言辞激动,说王冲“妄议朝廷”。

    而另外一些大臣更是激烈,说王冲和王家包藏祸心,意识分裂蕃汉,让胡、汉对立,对大汉不利,纷纷要求王冲严惩,甚至连带处置王冲的大伯王亘。

    这件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是很多人都预想不到的。

    “太真妃事件”还只影响了满朝文武,以及地方的边吏,影响仅仅局限在汉人之中。但是王冲的这一纸奏折,却将“节度使制度”和“重用胡人”推向了,将所有的胡人以及胡人的边陲大将也一起卷了进来。

    论影响力,这件事情的影响力已经远远超过了“太真妃”事件!

    ……

    夜深时分,万籁俱静,当京师之中许多人还在酣睡的时候,王家的府邸之中,却是烛火通明。

    “冲儿,不行!你必须要避一避了!”

    王冲的书房中,大伯王亘背着手,在灯光中不安的走来走去,他的眼圈深陷,隐隐透出青色,似乎好久都没有休息。

    “节度使事件和重用胡人的事件,已经远远超出你我,以及老爷子的意料。这件事情的反响太大了,这些御史现在不止是要弹刻你和我,他们现在甚至酝酿要弹劾老爷子。”

    王亘的焦虑是不假掩饰的。

    这段时间,只要他自己才知道承受着多么大的压力。高仙芝、夫蒙灵察、哥舒翰、安思顺……,这些位高爵隆,地位显赫的胡人大将不止给朝堂上了折子,而且每人还给他来了一封责问的信。

    王亘是朝廷重臣,地位绝对不低。

    但是这些人……,没有一个人的地位比他差。当漫天的胡人大将责问的信函寄到家中的时候,天知道王亘承担了多大的压力。

    而这,还仅仅只是一小部分。

    每天早朝,那些御史大夫和同情胡人的汉臣汉将,每天围着他,不是谩骂就是弹劾,甚至连朝服都被撕破了。

    在朝堂上几十年,王亘遇到过各种各样的政治风波。但是这一次……完全不同,王亘从中闻到了一股浓烈的危机。

    “哼!他们敢!”

    书桌后,王冲狠狠的攥着拳头,神情激愤。所有的事情,他都已经知道了,包括雪花般的胡人唾骂奏折,还有御史大夫弹劾他“妄议朝政”的事。

    从今天以后,大唐王朝,中土世界,所有的胡人都算是他,还有王家势不两立,不共戴天了。

    大唐立国二百余年,内附胡人早已深入方方面面。王冲得罪了这些人,以后以仕途可想而知。

    不过不管是胡人大将的愤怒,还是御史的弹劾,王冲都并不害怕。

    王冲只是感到悲愤。

    是!

    他是弹劾了胡人!

    “节度使制度”和“重用胡人制度”,本来就是有利于胡人的。谁反对这两个策略,谁就是触动了所有胡人的利益。

    会招致这么多的胡人责骂,质问,王冲一点都不意外,也一点都不在意。真正让王冲在意的,是那些反对自己,支持胡人的汉人。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两耳塞豆,不闻雷霆”,没错!契苾何力确实是忠臣,阿史那?社尔也确实为大唐立下汗马功劳。

    这两人都是太宗皇帝时候的胡人良臣,但是和太宗皇帝打仗的谁?

    汉人吗?

    是胡人!

    现在阴山以北,葱岭以西和大唐打仗的是谁?

    汉人吗

    是胡人

    是乌斯藏人!

    不论任何时代,任何时空,总有那么一些人忘了自己的身份,对敌人的同情,远远大于自己人。

    他们能轻易的代入对手,敌人的思维,对他们产生同情,替对手考虑。但唯独对于自己人,他们异常的苛刻,往往只有冷冰冰的喝斥、指责,什么不识大体,不懂礼仪,有失大国风度。

    分裂蕃汉?让胡、汉对立?

    胡汉对立,难道还用他制造吗?这不都已经是事实吗?难道日后掀起一场叛乱,撕裂这个大唐的,不就是这些内附的胡人吗?

    难道日后藩镇割据的不就是这些胡人吗?

    永远不要高估胡人的忠臣!

    这就是上辈子王冲的教训。

    在大唐强盛的时候,他们可以心甘情愿的为大唐效命。但是当大唐衰落的时候,永远不要指望他们能像汉人一样效死。

    一个主体民族不想着自己保护自己,居然想着让度权利,心甘情愿的让胡人来占据主体位置,替自己来征战沙场,保护自己。

    这是多么的愚蠢和可笑!

    “强权即真理”,不论在任何一个时代,不明白这个道理的民族都是死有余辜!

    “冲儿,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你必须要想办法避一避,这段时间,尽量不要冒头。”

    王亘语重心长道。

    “避?去哪里避?若是御史弹劾,朝廷召见,我能够不去吗?”

    王冲淡淡道。

    他坐在书桌后面,神色镇定,毫不害怕,似乎早已想通所有的事情,也做好了所有的准备。

    王亘看着神色沉着的王冲,心中感慨无比,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曾几何时,他总是把王冲当成一个十五岁,不懂事的孩子,所以对于王冲,王亘总是诸多苛刻,动不动就厉声喝斥。

    就算是王冲算计了姚家之后,王亘也觉得他还太小,不足以担当大任。

    但是就是在这一刻,王亘骤忽之间发现,王冲或许年纪还小,但是他的心,早已长大成人。

    “节度使事件”和“重用胡人”的事,就连他都无法保持镇定,但是这个侄儿,做为一切的始作俑者,居然还能保持平静,还能冷表的跟他说了“避无可避”的事实。

    这一点,就连他都没能做得到。

    “冲儿,终于长大了。”

    这一刹那,王亘心中感慨不已。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这一刻,他对于王冲的看法改变了很多。

    无形中,王亘已经把他当成了一个可以信任,可以商讨,能够担任的同辈人了。

    “冲儿说的没错。我也觉得这件事情,他没得避,也避不了。”

    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王冲的小叔王泌坐在一旁,一脸的沉思的样子。他是昨天才赶回来了。

    王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不可能不回来。这种时候,多一个人商量总是好的。

    只是朝堂上的事情,他根本不懂,所以王冲和兄长王亘的话他根本插不进几句。但完全是一种本能,王泌觉得王冲说的是对的。

    “冲儿,希望小叔觉得你这件事情太冒失了。其实那张奏折,你完全可以不必这么写的……”

    “不可能!那张奏折我必须要写,而且必须要这么写。”

    小叔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王冲打断了。这件事情闹成现在这样,王冲绝不后悔。有些事情,不管代价是什么,哪怕明知道前面是荆棘,也是必然要做的。

    做了,王冲就绝不会后悔。

    “诶!”

    王泌和王亘同时长长的叹息。希望王冲入宫这件事,他特别在半途拦了马车,已经劝过他,没想到王冲还是做了。

    而且还是以一种他预想不到的方式。

    只是事已至此,木已成舟,而且连老爷子都同意了,王亘也是无话可说。

    “砰!”

    就在几人商量的时候,突然一声巨大的撞门声从外面传来,似乎是什么人闯了进来。书房里,三人齐齐抬起头来。

    然而还没等三人起身——

    “轰!”

    一声巨响,王冲书房的大门被一股巨力撞中,瞬间分成数片,飞了进来。就在三人震惊的目光中,几名金吾卫,执戈仗戟,气息磅礴,从门外闯了进来。

    “你就是王冲?”

    几人冷冰冰的看着王冲,漠无表情道。

    “我是!”

    王冲惊疑道,完全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很好,王冲,你被捕了,跟我们走一趟吧!”

    几名金吾卫冷着脸道,说着,跨过去,一左一右,夹住王冲,起步就要往外走。

    “什么!”

    王亘、王泌大吃一惊,也就是这个时候,王亘看到了几人腰上挂的牌子,那是一个黑色的“狱”字。

    这些人是宫廷中的狱卫!

    “等一等!你们以什么罪名抓他。大唐律历,没有犯错的人,你们也敢胡乱抓人吗!”

    王亘怒声道。

    “妄议朝政!”

    其中一名宫廷御卫抖出来一纸金黄色的收押令:

    “这是一张朝廷的画押令,有兵部尚书,刑部尚书,宰相,御史的画押,更重要的是,还有陛下的玉印!”

    “什么!”

    王亘浑身剧震,看着上面的龙印,如遭电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晴。

    “王大人,你是朝廷的重臣。朝廷收押重犯,希望你不要阻碍,否则的话,不要怪我们连你一起擒下,押入天牢!”

    宫廷御卫的最后一句话,连王泌都惊呆了。

    天牢?

    不是刑部不是大理寺而皇宫中的天牢!

    那不是死囚才会关押的地方吗?

    王泌整个人都惊呆了。

    然而几名宫廷狱卫却没有呆住,押着王冲,点了他的睡穴,架着他,大步流星的往外走去,只一会儿就消失在了门外。

    良久,王府之中才传来一声悲泣的声音。

    这个时候正是天明的时候。

    当王冲被押入天牢的事情消息传出,整个天下一片哗然。在所有的汉臣中间,这件事情引发了意想不到的巨大冲击,还有极度的……愤怒!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六十五章 王冲入狱!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六十五章 王冲入狱!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六十五章 王冲入狱!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六十五章 王冲入狱!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六十五章 王冲入狱!】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农女致富记最新章节

        "这就是一个农女穿越、带娃、种田、买房、买车的致富记。rn从吃不饱到吃的饱再到地主的创业史,rn从山野娃到位居高堂的奋斗史,rn收割美男与被收割的爱情史。rn总之,没事种种田,一不小心种出个千亩江山;rn没事带带娃娃,一不小心带出仨种子选手;rn没事收割美男,一不小心……rn不,顾筱婉督了眼床上那嚎的正带劲的两个奶娃娃,欲哭无泪,咋被这妖孽男收割了。"

  • <font color=54c3f2>神罪</font&a最新章节

        代贴的....(忘了说)
        序章分做以下几部,但是仍以潘朵拉为故事主要走向。
        潘朵拉的盒子
        黑帝斯的沉默
        艾珂的悲伤
        那塞西斯之美
        大力士的承诺

  • 不负情深不负婚最新章节

        为了躲避相亲男的骚扰,她意外色诱了公司顶级大BOSS。她一个小助理,从此却成为了他的猎物,一步步踏入他编织的罗网。作为霸道总裁的贴身助理,曲总的假结婚对象,每天面对各种流言,柳絮表示压力山大!“请问曲总,柳助理是不是你的女朋友?”“咳咳,所有关于柳助理是我女友的消息都是谣传。”面对她使劲甩过来的暗示,某人揽过纤腰,笑意如初,“她是我老婆大人。”情网恢恢,疏而不漏,大总裁的小助理,大灰狼和小白兔,一段腻死人不偿命的婚宠撩人。

  • 将门娇,王爷约不约最新章节

        做为王府三媒六聘八抬大轿请进门的正妃娘娘,被个狐狸脸侧妃骑到头上来,这日子没法过了。可恨夫君婆婆全都拉偏架,老虎不发喵你真当本姑娘病危么!怎么说也是将门天骄,你敢给我一巴掌我就敢把你的手揪下来,你敢踢我一脚我就让你以后都没脚走路!王爷,约不约您说了算,可这掌家的大事,还得交给臣妾做主!

  • 天苍黄最新章节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死里逃生,脱胎换骨。仇人,藏于九地之下!江湖,朝堂,何处寻觅?    江湖隐士,遁世仙门,门阀世家,纷纷粉墨登场,数千年前的隐秘被揭开。    天道何在!爱恨情仇,如何选择?    .........    这其实是个复仇的故事,发生在山雨欲来的大晋,搅动风雨的柳寒,则多了一段异世的记忆。    糊涂书友群:群1:50219094,群2:201108312js330

  • 洪荒之大金乌最新章节

        现代精英儒雅青年萧阳穿越洪荒,成为帝俊的儿子大金乌,巫妖征战,十日横空,后羿射日,九死一生,但他不信,不信命,不信运,不信天数,不信定数,不信圣人,不信道祖,他只信自己,一步步精心筹划,最终自我脱,逍遥于诸天万界,无边混沌。js330

  • 护花惊情最新章节

        她是天才的漫画师,他是有名的警探,因为一本推理漫画而走到了一起。漫画中的谋杀情节在现实中一一浮现,看天才画师和刑警队长如何破获这些离奇的案子。

  • 桃花村那些事儿最新章节

        【书友群:376812771】倒霉的杨伟,在被22岁隔壁小媳妇拉到后山推倒时,竟然……五年后,医术在身的他, 成了远近闻名的妇女之友。不行不行,为了心爱的小花姑娘,我一定要保住贞操!js330

  • 绝品透视系统最新章节

        绝品透视系统一朝在手,看我屌丝如何翻身,吊打富二代,泡警花、拥美女!

  • 女帝的大内总管最新章节

        作为“神秘学”爱好者的周安一直都相信,这世界有神仙存在,他练过气功,学过法术,曾在地摊上以十三块五的价格,买过几斤秘籍,也曾在古玩市场上淘过丹方,用微波炉练过丹。  所以他死了!被自己练得“超品九转大还丹”毒死的!  当周安再次睁开眼睛,他确定了两件事,第一是自己穿越了,第二是自己成了太监!  他是崩溃的!  开元历372年,东乾王朝内忧外患,这一年,东乾王朝禁宫内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重病卧床多年的“神都女帝”驾崩,十七岁的大公主继位成新女帝,二则是,一个名为周安的小太监死了又活了。  穿越后的周安惊喜的发现,前世他所有练过的秘籍,在这个世界真的都能练成!

  • 傲娇王爷翻身记之相公是只喵最新章节

        微胖界里大龄剩女陆满金,凭借自己胸挺屁股大成了景王续弦,新婚第二天就把没进洞房的夫君撞下湖。倒了大霉的景王好不容易醒过来,竟然发现自己变成了猫,成了肥王妃的禁脔,而自己的身体却被别人霸占。于是乎引发了一对逗比夫妻智斗穿越人士的身体保卫战!

  • 诛天剑尊最新章节

        帝国第一强者含冤而死,却意外重生年少时,一切还有从头再来的机会。这一世逆天而行,我念为天意,我怒为天威!

  • 生死结最新章节

        自我有记忆以来,就带着一条可笑的蝴蝶结。虽然家人一再告诫我,二十岁之前不能拿下来,可事情往往事与愿违。当蝴蝶结被解下的那一刻,怪事一桩接着一桩出现,深入各地密宗遗迹,外带一个有些疯癫却又实力惊人的主任。我的人生轨迹,竟然在那次突发事件之后,变得越来越难以捉摸起来……

  • 都市极品妖孽最新章节

        一个在养老院长大的妖孽少年,为寻找家族丢失的至宝而踏入都市。就此,前程似锦,美人多娇,成就一代传奇!

  • 重回八零走上人生巅峰最新章节

        前世母亲因她去世、妹妹与她决裂,而她费尽心思讨好的韩衍之对她格外不屑,周围满是犲狼虎犳与极品,而她则是被婆婆欺压的小可怜儿。重回一世,她要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男人算什么?有发家致富有趣吗?极品婆婆算什么?这点本事只会惹她嗤之以鼻,她的目标是!赚钱!赚钱!登上逆袭巅峰,殊不知某人却早已将她惦记上,追着她要生儿砸。寒春:“我的目标只有赚钱。”某人幽幽道:“巧了,我小名就叫赚钱。”

  • 抱住总裁这条锦鲤最新章节

        结婚后,司霖莘发现自己的太太不对劲,说好得爱他如生命,却发现自己地位小于家里的厨师,小于家里的猫,小于她的学习,小于她的工作。

  • 长枪纵横最新章节

        他出生于军人世家,自幼习武,早年就读日本,918后奋然辍学回国。后尊父命,从师于世纪宗师;他学有丰富的军事指挥艺术,练就一身军事绝技;他暗夜神枪、贯虱穿杨,飞檐走壁,万物成兵;他带着报家仇、雪国恨辞师,领发小随从投身于抗战血火之峰;他一杆长枪纵横于战场、歼敌无数;人送他“天魔”尊号,百姓见之宽心,敌人闻之颤抖;他以正义处世,坚信自古正义即永恒的道理

  • 至尊蛊医最新章节

        蛊就只能害人,不能治人了?
        不,阎王就算叫你三更死,我也要留你到五更。
        我就是我,天下至我!

    本章内容提要: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哼!”     大唐陇右,与乌斯藏交界的新城,一名鹰眼高鼻,生得极为英武的大将冷哼一声,双眸之中掠过一抹剌眼的精芒。     “北斗七星高,哥翰夜带刀”,在大唐西陲,北斗大将哥舒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一身金甲,腰挎长刀,正是北斗大将哥舒翰。     在大唐帝国,武将不少,但是真正能够称得上......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